web版第7章 黑球

第126話

web版第7章 黑球  第126話

譯者:颯君CONAN

一一一一一

「就是人死了以後會覺得傷心的感情,類似這種。我覺得真正的愛情就是能夠為那人犧牲自己。不過愛有許多種形式,也不能完全斷定是這樣」

「為了心愛的人而死?為什麼?」

「因為愛上那個人了。如果犧牲自己就能救到對方,那為了那個人我可以犧牲自己。就是這樣的一種感情」

「那麼,保安也會為我而死,他們也是愛著我?」

「不是,我說你……這種性質的職業是不一樣的……」

  關於愛情的定義真的很難說明。說到底,那種感情只能由自己親身來體會不是嗎?

「我不是很懂」

  九空一副不滿的樣子回答道。

「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啦。更重要的是最好是不要步入錯誤的愛情」

「錯誤的愛情?」

「怎麼說呢……。總是盲目地拜託對方之類的?打個比方,我和你是相愛的。不過,我總會以請求的態度來利用你的權利,這樣的情況……」

「這樣非常很讓人覺得無聊。大叔,如果你有這種打算,那我勸你最好打消念頭。在我觀念中,這種心思都是屬於讓我覺得討厭的」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說這樣的愛情是不行的」

「那就好。就因為大叔違逆我還能活下來,並且還殺不死才有意思……。啊,不過……」

  九空突然意有所指地說著,隨後露出惡魔般的笑容。

「喂,你又想搞什麼把戲。當你會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總會謀劃些什麼……」

「呵呵,你注意到了?什麼時候學會看懂我表情了?真氣人」

「總是陷入危險的狀況,自然就會這樣了」

「嘛,我倒也不是在謀劃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坦白說,大叔是特別的。無論是被封鎖在這裡……還是在那爆炸中,我知道大叔都想救我。我認同你的忠誠心,所以允許你睡在我旁邊」

  你知道?

  明明就沒有展現過這種跡象的舉止。

  不過,她知道就行。這個自我中心的女人。

  畢竟在瘋狂教團事件當中救她的時候,她還說“所以呢”。

「話是這麼說,每次救我都要給你些獎勵也太無聊了吧?所以說反過來……要是我對大叔做了些錯事……」

「要是對我做了些錯事?」

「那我就為你做一件有趣的事情。呵呵」

「有趣的事情?具體來說是什麼啊」

「有趣的事情就是有趣的事情吧。到時候我再告訴你。懂了嗎?我就當你同意了喔?」

「嘛,就算我不同意,你也照樣會做吧」

  聞言,九空鼓起臉頰。

「笨蛋。你說說錯了。我還是會重新考慮的吧?」

  雖然不清楚有趣的事情是指什麼,不過九空究竟會認錯麼?畢竟這傢伙自尊心高得要死。

  算了,現在這件事並不重要。她想做就讓她做好了。

「我懂了,我懂了,我們還是走吧。吃飽了也睡夠了,趕緊尋找逃生出口的樓梯吧。一定要找到逃脫的方法」

「也是。好,手」

  九空伸出了手。

  於是我們又像昨天一樣,手牽手下了樓梯。

  VIP接待室中間的樓梯是一條死路。

  這一次是要走到還沒去過的逃生出口。

  來到逃生出口,我們望著樓梯。

「遙愛,你就跟在我後面。有什麼危險我就可以應付了」

「利用能力?那我能不能特意去冒險?還可以觀察!」

「喂!」

「開玩笑的啦,開玩笑。呵呵」

  我受傷的時候,你明明就那麼慌張。

  啊,那已經是不復存在的事情了嗎。

  畢竟我已經[讀檔]了。

「我想起我做了一個夢。大叔受傷的時候我很不開心的夢。總之因為這樣,我也不希望你有危險」

  誒?

  她說出一句讓人無法置之不理的話。

  然而,我沒能問到關於這件事的詳細情形。

  因為在我們下樓梯之前,看見了驚人的東西。

「這……不就是人類的屍骨?」(長谷川)

「是呢。從骨頭的輪廓來看,一定是人類的」

  九空像是覺得有趣般走近骸骨,用手指戳一戳。

  接著,她皺著眉頭。

「大叔」

「嗯?」

「這骨……」

「怎麼了?」

「像是我一樣」

「像你一樣?你在說什麼蠢話……」

  這是九空?那旁邊的屍骨是我嗎?

「因為這頭部有洞的位置……」

「你的頭做過手術嗎?還是說受過什麼傷?」

「……」

  九空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什麼時候?」

「……爸媽死的時候」

「啊,對不起!」

  九空搖搖頭,像是說沒關係的樣子。

「我經常會去拍腦部的X光片,所以記得很清楚」

「可也許是剛好別人的屍骨也有洞……」

「……雖然是這樣」

  當然,有可能真的是九空。

  並且也可能真的是我。

  雖說前提是屍骨的死因是餓死才行。

「總之……我們繼續前進吧。說不定……」

「說不定?」

「哦不,關鍵還是前進」

  我們再次走下樓梯。接著跟剛才一樣的黑色空間將我們一併吞沒。

  又是一片漆黑的空間。

  黑光消失以後,又回到初始點。

  我們又站在頂樓的會議室。

  跟中央的樓梯是同意的現象。換句話說,無論我們怎麼到樓下都會回到這裡。

「大叔。這空間似乎就只有會議室和VIP接待室的樓層。就好像模仿我的工作場地特意顯現的空間……」

「我也這樣覺得。怎麼逃脫都會回到原地。而且……我們會像最後那些屍骨一樣餓死。畢竟剛剛的屍骨並沒有什麼外傷」

  想到這裡,我腦海裡竄過其他的可能性。

  於是我立刻使用道具欄中的[黑球]。

  然而,黑球並沒有出現。

  我瞬間覺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無法使用的[黑球]

  道具仍可以使用。剛才我已經用過[強化套裝]了。

  朝著九空使用[探查器]也是正常的運作,依然是情報都全部鎖定,什麼事都無從得知。

  既然如此,那窗口外邊的黑暗。

  那黑暗是黑球的內部?

  並不是說我們處在時空裂縫中,而是說到現在都還沒有從[黑球]出來?

  [黑球]究竟是什麼啊?

  使用後是會從危險中保護到我們,可反過來會被關進裡面?

  一個人使用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異常。

  還會出現[請問需要解除嗎?],以及不能使用道具。

  可是現在不一樣。

  等一下,既然可以使用其他的道具,那就用[太陽眼鏡]無效化?

[太陽眼鏡]

[可取消道具的效果。]

  不行。

  試著用一下,沒有效果。因為都同樣是黑暗系列?

  還是說這個[黑球]並非是道具,而是其他什麼?

  又或者是我等級太高了?

  這[黑球]的真面目究竟是什麼?

  如果說[黑球]像是活著一樣,會將使用者吞噬的話。

  等等,那平行世界的人物也使用[黑球],就可以在這裡會面?

  [黑球]裡面是次元的接點?

  管理次元的上級道具?

  我究竟是抽到什麼道具了。

  如果不是這樣,那九空和我的屍骨就沒辦法得到解釋。

  當然,有可能不是我們的屍骨。

  然而從黑球只能由玩家使用,並且玩家還是我來看,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屍骨。

  所以是這樣的,其他次元的我使用了[黑球]後無法成功逃脫,結果餓死了。

  我們會有這樣的未來。

  如果是這樣子。

  屍骨的存在就得到解釋,雖然心情十分複雜。

  到頭來,還是在表明我們無法逃脫。

  等一下,我得稍微理順思緒。

  怎麼可能存在沒有逃脫方法的空間。

「大叔」

「大叔」

「大叔,你想死嗎?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我沉迷在想事情中,到這時才注意到九空抬起腿。

「你等一下!停停停!放下你的腳」

「都怪你像死人一樣不回應我」

「衝擊性太強了,我想稍微靜一靜」

「這種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比起這件事,大叔」

  明明這些屍骨有可能就是我們,還能說什麼比起這件事。這女人究竟是什麼神經。

「一開始我就覺得那東西有點眼熟……怎麼看都是……」

  九空指著會議室的天花板。正確地來講,是會議室天花板的角落。

「那裡?」

  天花板的角落,很普通。

  嗯?

  倒也不普通。

  那裡不像其他的天花板,而是存在著某種什麼。

  天花板的角落一般都是由牆壁與牆壁以及天花板這三面組成的。而在那牆壁與牆壁之間夾著某樣東西垂落著。

  疑似黑色繩索的東西。

「皮帶?帶子?繩子?那是什麼?」

「是這個」

  九空說著從肩膀上取下迷你包。隨後指著迷你包的帶子說道。

「跟這帶子一樣。這條帶子有特殊的圖案對吧?」

「你是說那條帶子跟這個是一樣的?」

「嗯,不會錯的」

「感覺上好像是這樣啊。等一下,那麼……」

  果然牆壁上寫著的「ハ」是指手提包嗎?

  對了,我一開始沒辦法區分手提包。

  所以牆壁上的「ハ」是我留下的嗎?

  寫完「ハ」以後就在那下面死了。位置也對得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只寫了這個就死了。

  既然這樣,這裡果然就是[黑球]裡面!

  而那帶子。

  難不成。

「揺愛……看樣子我們在關進這奇妙空間的時候,你的迷你包並沒有完全進來,而是夾住了。所以現實那邊的迷你包就處於黑球的外面。也可以說是爆炸的時候掉進時空裂縫了」

  我沒有說到關於黑球的事情。

  畢竟這裡是黑球裡面只是我的推測,姑且先這樣說明。

「本來是可以出去的……。也許那就是唯一的線索了。死在樓下樓梯的你並沒有拿著迷你包吧?」

「嗯。這東西能看到金色的部分全都是純金。所以都不會腐蝕。就算帶子腐蝕了,金的部分也會留下。可是在那邊並沒有看到」

  既然如此,那死去的九空並沒有帶著迷你包。

  沒有迷你包就沒辦法逃脫。

  因為那樣會徹底地被關在這黑球裡面。

  九空的屍體之所以沒有迷你包,難不成是因為這個迷你包已經為我們打開逃脫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