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恍若空之彼岸 Bloom Into You: Regarding Saeki Sayaka

第二卷  恍若空之彼岸 Bloom Into You: Regarding Saeki Sayaka

伴隨著微微睜開惺忪睡眼般的感觸,一片朦朧的意識也逐漸地歸於明晰。

伸手扶著長椅,無意識間仰望著的青空似乎稍稍改變了它的模樣。厚重的雲層從遠方飄來,逐漸逼近了太陽。在即將被完全遮擋住的那一剎那,太陽迸射出的最後一縷光芒,如瀑布般傾灑在我的肩上。

春天總是毫無防備地接納著一切,或許正是因此,才讓人感到如此舒適。

事情發生在兩節大學課程的間暇之中,我告別了一同聽課的友人,稍稍得到了一些獨處的時間。講堂後院有一把平日裡無人問津的長椅,同時又處於建築物的陰影之下。而周圍的景緻,樹木的清香,以及枝椏間灑下的陽光,都讓我回想起通往學生會室的那條林蔭小徑。

所以一旦坐在這裡,我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沉溺於回憶當中。

太陽暫且藏身於雲層,收斂了刺眼的光芒。於是,我便趁此機會再次仰望著天空。

與高中時代之間,已拉開了一段有如仰望天空一般的漫長距離。

當時存在於周圍的一切,都已不在身邊。

我一邊回味著學生會室的氣息,一邊做了個深呼吸。

剛剛升入高中的時候,也曾如此回首初中生活。

如今當了大學生,又開始回首高中生活。

我便是在這樣的循環當中成長至今。

這次,不再有後悔。

……當然,事實並非如此。

後悔,還是有的。

但是,以一句「並不後悔」來宣洩自己心中小小的倔強,也並不是什麼壞事。

只要這樣,能使自己滿足便好。

雲層片刻不停地向前移動,將太陽留在了原處。突然傾灑而下的光芒,使我連忙閉著眼睛低下了頭。結果,卻在對面看到了一雙腿。事態過於突然,令我不由得吃了一驚。

在那個瞬間,我猶豫了一下應該將目光向上還是向下移。但按照常識,當然是向上了。於是我緩緩抬起了頭,從出現在眼前的服裝和體格來看,對方應該是個女生。

不知何時出現的這名女生,正背靠著講堂的牆壁站在那邊。

她距離長椅只有數步的距離,這讓我看到了浮現在她眼角的淚水,陣陣抽搐的鼻尖以及泛紅的眼角。看上去並不是由於春季特有的花粉症,而是確確實實在傷心地哭泣。

天氣這麼好,為什麼要哭呢?

——我心中浮現出了有些奇怪的感想。

但是確實,春天並不是個適合流淚的季節。

「可惡……咦?」

而就在這時,正在哭泣的女生也終於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她暫且收起了淚水,用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凝視著我,然後連忙害羞地擦起了眼角。真沒想到在如此人跡罕至的地方,竟然會遇到如此狀況複雜的女生……不對,正是因為這裡見不到人,她才會特意過來吧。想必,她是遇到了什麼不愉快的事。

話說回來,我現在應該作何反應呢。看她的樣子,似乎也覺得場面有些尷尬。

「對不起。」

然後,她向我道了個歉。

又沒做什麼冒犯到我的事,也不必如此吧。

只是兩個多愁善感的人碰巧湊到了一起而已。

「不必不必,那……」

你請繼續?這實在是說不出口。沒有辦法,我只好提著包站起身來。

「啊。」

她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可我並未多做等待,只是低頭示意了一下就走開了。畢竟她是在哭,而我只是在曬太陽,很明顯她比我更需要那個地方。

雖然還有時間,不過還是先去下一堂課的教室吧。

我來到了幾座講堂之間,這裡有一條連接著許多台階和入口的分岔路。像這種充滿選擇的路,會讓我想起建築物之間的狹窄通道。小時候去上游泳課時一旦快要遲到,我就會從那裡抄近路。

經過這條路之後,沒來由地回頭望了望。那個女生,不知是不是還在那裡哭?

時至今日,我依然清楚地記得自己上一次哭是在什麼時候。

如果在那之後都沒哭過,那麼哭也未必是壞事。

剛走進位於講堂一樓的教室,就收到了朋友發來的簡訊,聲稱今天要給自己放個假,還配了個可愛的圖片表情。上了大學之後,大家連給逃課找的理由都顯得這麼冠冕堂皇。

至於我,到目前為止都未曾缺席,畢竟也沒有什麼事情值得我翹課去解決。

不知朋友們都找到了怎樣的生活目標呢?

就在我獨自坐下,等待講座開始的時候——

「啊。」

忽然發現,剛才遇到的那個哭鼻子的女生正站在教室門口。與此同時,她也注意到了我,頓時愣在原地。她身後的學生們紛紛從她左右兩旁經過,並一臉狐疑地看著她。於是她也發現自己妨礙了別人,一時也不知該朝哪個方向躲,顯得左右為難。

她那副突然忘記自己要去哪裡該做什麼的樣子,有點像是被嚇到後慌亂無措的小狗。我一邊這樣想,一邊繼續展開觀察。她秀麗的頭髮隨著身體的晃動而左右飄揚,手腳的動作利落又灑脫,讓人能夠感受到她小小身體當中蘊藏的活力。也就是說,「像小狗一樣」這個第一印象確實沒錯。

在我之前認識的朋友當中,並沒見到過這種類型的女生。

經過了一番猶豫後,她朝我走了過來,並隔著多人用的講堂長桌站在了我面前。

「坐你旁邊,可以嗎?」

從她的聲音當中,已經聽不出哭腔。

「請吧……」

反正今天朋友也不會來了。

於是,她隔著一個空位坐在了我旁邊。

事情似乎變得有點麻煩了。

「剛才……」

只見她低頭凝視著桌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而我實在無話可說,只好默默等她繼續說下去。

「謝謝你。」

看來她是在猶豫是不是該再說一次對不起。

說完之後,她用餘光偷偷窺視著我的反應。從她的眼角,還可以清晰地看出剛剛哭過的痕跡。

「別放在心上。」

再說,我也並沒幫到什麼忙。

「這就難了……」

說罷,她捂著自己的眼睛長嘆了一口氣。確實,自己哭的樣子被人看見,換成是我也很難不放在心上,只會希望對方趕快忘掉。一旦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人們往往會變得不安。

會擔心自己的軟弱招來周圍的反感。

想到這裡,腦中不禁浮現出燈子的臉。

到頭來,她也從未主動向我展示她最為脆弱的一面。

至今為止,這仍然令我略感失落。

緊接著她似乎又在猶豫是否該坐到其他地方去,但看到講師已經站在了講台上,於是也只好放下提包,拿出文具,乖乖地坐在這裡聽課。之後,還時不時地偷偷朝我這邊看。

之所以知道這一點,是因為我也在看她。

雖然很好奇她剛才為什麼會哭,但我和她並不是可以互相問這種事情的關係。

「……………………………………」

這使我想起了高中時的朋友愛果和翠璃。

如果是她們的話,估計早在初次相遇的時候,就能問清楚她哭泣的原因。

是應該快一點,還是慢一點,深一點,還是淺一點?與人交往時想要跨出第一步,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真沒想到竟然會剛入學就把自己給弄哭。」

她這句有些像是自言自語的喪氣話,讓我聽了感覺有點意外。

「你是一年級?」

因為沒有料到,我不由得對此做出了回應。而她也為此驚訝地張開了嘴巴,然後向我投來一個眼神,像是在問,那你呢?

「二年級。」

「原來是前輩啊。」

她一下子又變得唯唯諾諾起來,一看就知道還沒把握好與前輩交往的分寸,這讓我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別在意,就用平常的態度跟我說話就行了。」

勉強她做不熟悉的事,也只會讓她更加拘謹而已。

「真的嗎?」

「沒什麼不可以啊。」

再說,我也一樣不懂該如何擺前輩的架子。

「那我就不客氣了。」

「嗯,不過已經要上課了。」

課堂紀律還是要遵守的哦——我無聲地告誡道。啊,這倒是蠻有前輩的樣子。

只見她有些意猶未盡地張開了雙唇,卻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我轉過頭面對著黑板,並且心想,日子過得真快啊。

——不知不覺,我也又到了有晚輩的年紀。

講座結束後,又陷入了有些尷尬的局面。

我和她都沒有急著離開教室,就像是忘記了什麼東西一樣,覺得渾身都不自在。這種時候別管是不是前輩,身為年長者我都應該做出點表率才行吧。

於是我以率先掛斷電話的心情,緩緩站起身來。見狀,那個女生也緊跟著站了起來。

「突然說這種話,可能有點莫名其妙……」

「嗯?哦。」

「在那之後,我一個人在長椅旁邊,拼了命地思考自己哭的樣子被你看見了該怎麼辦呀如何是好呀之類的,結果自然而然地就不再流淚了。」

說罷,她笑著躲開了視線。但在這之後,她並沒有繼續躲避下去,而是立刻重新面對著我說:

「剛才那聲謝謝,就是因為這個。」

「……是這樣啊。」

雖然我並沒有刻意去做任何事,但被她如此道謝,還是蠻高興的。

或許是多虧了她開朗的語氣,以及為人吧。

這樣一來,我們之間應該就沒有更多話可說了。

「對了,不知接下來可不可以一起去吃個飯?」

說著,她抬頭凝視著我,話語當中仍帶著面對前輩的些微拘謹。這樣面對面地站在一起,還是明顯可以意識到存在於彼此視線之間的高度差。我平時都是和朋友一起去用餐,但今天倒是沒有安排。

現在我的身邊,就只有這個女生。

「好啊。」

我稍微考慮了一下,然後答應了她。於是,她立刻像一朵花一樣綻放了笑容。早已不見了淚痕的雙眼,以及上揚的嘴角都顯得十分柔和,散發著春日的氣息。

「請多關照,前輩!」

她帶著有些調皮的口吻,站到了我的身邊。

「前輩啊……」

我重複了一遍這個字眼,然後不由得笑出了聲。

看到我這種反應,她有些好奇地歪了歪頭。

「沒什麼啦。」

只是稍稍想起了一位讓我永遠無法忘掉的晚輩而已。

話雖如此,其實我們至今還是會偶爾見面。

說不定比起燈子,我更常見到她。畢竟想見她並沒什麼難度嘛,無論是從距離上,還是心理上而言。

燈子依然是一位值得珍惜的朋友,每次見面我們都相談甚歡,笑容滿面。

但是不得不說,我依然對她心存芥蒂。而這芥蒂,恐怕一輩子都無法摘除。

就像是經過縫合的傷疤一樣,無論經過多少歲月,也無法徹底清除它留下的痕跡。

但我還是要堅稱,自己對此並不後悔。

因為這份傷痛,可以讓我回想起當時奔湧在心中的強烈情感。

與其漸漸淡忘,我寧願忍痛將它牢記心底。

「啊,對了,你的名字是?」

在走出講堂前,她對我提出了這個問題。

不知不覺間,浮現在腦海裡的名字,已然是五個工整又清晰的漢字。

無論姓,還是名,每每被人念及,傳入耳中的都是我最為喜愛的音韻。

這是我,值得珍愛一生的姓名。

「佐伯沙彌香。」

講堂之外,想必依然是一派晴朗的好天氣。

讓人不由得想極目遠眺,把心放飛到遙遠天空的彼岸。

即使上了大學,即使步入今後的人生,我或許仍將經歷失敗。

縱然如此,我還是想加倍地去領悟,如何愛上一個人。

還是渴望著,每一次嶄新的邂逅。

所有這些發自內心的渴望,都是源於與她們的相遇。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