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章 出現競爭對手

第五卷  第一章 出現競爭對手   網譯版 轉自 轉生惡役只好拔除破滅旗標吧

翻譯:星Han_Chun 愛你不簡單乜

  久違的見到精緻的王都街景、喧鬧的人們,使我被困在鄉下里的心情變得舒暢了。

  所以,自從回到王都之後,我很高興。這才是,這七年裡最棒的。

  但是,在過去的朋友們為了慶祝我歸來而舉辦的茶會上,我瞭解了一件衝擊的事實。

  「為什麼啊!為什麼那個女人還自稱是吉奧魯德大人的未婚妻啊!」

  我大叫一聲,怒氣衝衝的拍了桌子。上面的茶具嘎吱嘎吱地響。

  「那種什麼也不會的女人,我以為馬上就會排除婚約者之外了!」

  我意識到高昂的情緒後,熱度正在升高。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友人中的一人喃喃自語道。

  「那麼、為何!為何那個女人還是婚約者啊!」

  咬緊牙關後,朋友們稍微後退了一點,

  「那個我們也都不知道呀。怎麼說呢,是吉奧魯德大人本人說想訂婚的樣子。」

  「吉奧魯德大人本人!?」

  怎會有那樣的事! 我提高了嗓門。

  「為何吉奧魯德大人要和那種女人訂婚啊!」

  我的氣勢使得友人更往後退、

  「雖然也不是很清楚……但是。」

  「但是、怎麼回事!」

  「好像是因為對她臉上造成了傷痕的責任,很堅決的緣故吧……」

  「啊啊、那就是訂婚的契機呢。但是都那麼多年以前的東西了,早消失了吧。」

  在七年前、那個女人在城堡的庭院裡受傷了,也因此在臉上留下了傷痕。

  由當時負責嚮導的吉奧魯德大人負責,兩人的婚約以那樣的形式決定了。

  但是,那不過是那女人自己自作自受而受傷而已。

  「一定是因為那個女人傷口消失,把那個隱藏起來了,想永遠束縛著吉奧魯德大人呢。啊啊,多麼可憐的吉奧魯德大人——」

  一想到溫柔又哀傷的王子大人就心痛。

  這個國家的第三王子吉奧魯德.斯圖亞特大人,是一位金髮碧眼、美麗的王子大人。

  初次見面的時候,宛如故事中的王子大人出現在眼前!就這樣受到衝擊,心就這麼的被奪走了。

  而且,這個人一定是我命中註定的王子大人!我是那麼的確信著。

  所以、拜託擁有侯爵地位的父親,決定參加吉奧魯德大人的未婚妻候選人。

  未婚妻候選人已經有好幾個人了,雖然加入的太遲,沒能成為第一位候選人,但我打算立刻踢下其他候選人,奪取未婚妻的寶座。

  因為我比身旁的千金小姐還要可愛,連學習也學得不錯。而且魔力也很高,簡直就是和吉奧魯德大人相稱的公主大人!

  本來是這麼想的……我才剛剛參加了未婚妻後補……我的王子大人的婚約者寶座就被奪走了。

  這也是吉奧魯德大人被迫承擔受傷責任,非常不講道理的形式。

  聽到那些話的時候,我的絕望感非常的嚴重。

  即使如此……如果是對方是連我也敵不過的美麗聰明、魔力又強的孩子的話,或許多少還能接受(嘛啊,我想這樣的孩子是不會有的),決定這樣的人物是吉奧魯德大人未婚妻……。

  結果並不是那麼美,也沒那麼聰明,魔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比我還強的指有她的身分,不管怎麼想都是和吉奧魯德不般配的女人。

  那個女人,爸爸的熟人在她六、七歲的時候有遇到一會兒,但是,記得是明明什麼也不會,卻個性任性又傲慢的女人。

  吉奧魯德大人的『負起受傷的責任!』這樣,肯定是迫在眉睫了。

  所以我拜託父親,在朋友們的協助下,想把吉奧魯德大人從那個女人的咒縛中解放出來。

  然後,在成功之後,我將作為未婚妻站在他身邊。

  但對方是公爵千金,雖說全部將會是我的勝利,但也不是能那麼容易擊退的。

  那麼首先,為敵人做出評價,然後由我來宣傳吧。

  我靠著朋友還有父親的關係,開始傳播那個女人任性等等的壞名聲。但是在那不久之後……突然,和父親一起全家被調到國外的鄉村去了。

  表面上說要任命父親作為重新開拓廣大領地的負責人,但不管怎麼想都是降級調職。

  大概是父親做了什麼事情了吧。

  雖然沒有告訴我們他做了什麼,但從接到命令回來的那一天起,父親一下子的就變老了,明明那麼疼愛我,可從那以後就完全不聽我的話了。

  我也好母親也好,不想去什麼也沒有的國家外邊的鄉村!

  雖然一直堅持到最後,但父親完全不允許,我們全家被強制遣散到遠離王都的國家之外。

  就那樣,八歲就從華麗的王都來到遙遠的國界,七年來,被困在鄉下,完全聽不見王都的消息。

  完全沒有任何娛樂,在只有自然的土地上,度過的每一天都是痛苦的。

  但是,七年過去了,終於到了可以再見的日子了。

  我終於迎來了15歲。

  15歲,擁有魔力的人必須前往魔法學園。

  根據這個國家極好的規定,我終於又能回到王都了。

  雖然離入學還有幾個月,就算早一點也好,想盡早去王都的我強烈主張著『為了準備』。

  自從被趕到鄉下,父親完全不聽我的話了,雖然對我的主張也很難點頭,但對於堅持的我『回到王都,不要做多餘的事情,靜靜的度過』以這樣條件,很為難的允許我了。

  沒錯,雖然我向父親承諾過……但沒想到在那之後,吉奧魯德大人還一直被那個女人束縛著……。

  還以為,已經找到代替的別的未婚妻了……因為在鄉下的關係,根本聽不到王都的消息,甚至連這點都無法得知。

  啊啊,我的王子大人是多麼的可憐!

  七年前,因為父親的錯而失敗了,這一次,一定要把那個女人從吉奧魯德大人身邊強硬的拉下來……如果能成功,我一定要成為吉奧魯德大人的未婚妻!

  「再等一下!卡塔麗娜.克拉耶斯。這次一定要將吉奧魯德大人解放哦!」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並如此宣言著。

  ♥♥♥♥♥♥

  「噗嚏、噗嚏……唔~嗯。是感冒了嗎?最近變得很冷了~。安,可以給我什麼溫的飲料嗎?」

  在打噴嚏的同時,連鼻水也流出來了,然後拜託了在房間裡等候的安,

  「遵命。」

  恭敬的那樣說後開始準備。但是,在那之後「但是卡塔麗娜大人,那樣的噴嚏是沒辦法成為淑女的。」這樣責備著。

  「好──的」

  雖然這樣回答,不過,那麼像淑女一樣的噴嚏到底是怎麼樣的?

  在打噴嚏之後,『呀~』這樣加在語尾就可以了嗎?『噗咕~呀~』唔-嗯,這樣聽上去像個淑女嗎?

  好~下次就試試吧。

  想著那樣的事情後,安為我端來了熱紅茶。上茶的同時附上看起來很好吃的餅乾。

  不愧是安,是個能幹的女僕。

  說聲謝謝,接過茶水,嘴巴沾上一口,身體就暖和起來了。

  最近連在屋內也越來越冷了。秋天結束後,就要到冬天了。

  然後,冬天結束之後,春天進入魔法學園,要開始在宿舍生活了。

  在那之前,必須準備的事情很多。

  特別是我的情況,有面向魔法學園的破滅在等待著,所以需要更加充分的準備。

  話說回來,時間過得真快啊──。

  8歲時想起來前世的記憶,就這樣決定成為吉奧魯德的未婚妻,很快的就過了7年。雖然為了減少破滅旗幟,千方百計的想從未婚妻的立場逃離,但結果還是繼續著和吉奧魯德的婚約。

  吉奧魯德從小就被譽為美麗又完美的王子大人,儘管他長大了,但一點兒也沒有改變。

  倒不如說,那份美麗被磨練,成為吸引更多女性的存在。

  學習也好、運動也好,魔力也都很高。那個聲譽逐年上漲。

  對身為未婚妻的我來說,周遭女性的嫉妒也逐年加重。

  嘛啊~但是實際上,身為公爵家的千金,從來沒出現過想要對我做些什麼的人,也從未遭受過實際的傷害。

  也不至於被挖苦或者被冷眼相待。但是,如果之後進入學園的話……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年年人氣上漲的吉奧魯德,在遊戲裡是腹黑的,在攻略有進展之前,他是隻會對主人公一個人而露出親切的笑容。

  但是,實際上,他對裝飾用的未婚妻也很親切,是個經常笑的好人。

  如果那樣的他和遊戲的主人公相遇的話……主人公也會像其他女性一樣愛上吉奧魯德的嗎?

  那麼吉奧魯德又怎麼樣呢?受到很多女性的追捧,非常的有人氣,但從他的嘴裡沒有連續說出過特定女性的名字。

  這麼說來,我連他喜歡的女性類型什麼的也都沒有聽過。

  在遊戲中,他對主人公與其他千金小姐們不同的破天荒地方感興趣,是被那積極樂觀開朗的性格所吸引的設定

  在現實中會怎樣呢,吉奧魯德畢竟還是一見到主人公就會感興趣,不久就會墜入愛河的吧。

  如果,兩人墜注愛河的話,身為未婚妻的卡塔莉娜就會成為礙事的存在。

  但現在的我根本不想妨礙他們倆人。

  倒不如說是打從心底應援著。

  但是,即使如此,進入學園後遊戲開始的話,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如果被主人公覺得礙事的話……現在作為好友的吉奧魯德,也可能會沉溺於初次的戀愛終而忘記自我。

  前世的漫畫、動畫,以及最近看過的浪漫小說中,也有很多這樣的故事。

  正因如此,在進入學園之前必須做好準備啊!

  「好!去託姆爺爺那裡,調整一下蛇的玩具吧!」

  一邊咬著餅乾,一邊說著站起來。

  「卡塔麗娜大人,別老是玩了,我覺得您差不多該開始為進入學園做準備了哦。」

  安堅定的那麼說了。

  「你在說什麼呀,安!製作蛇玩具也是很重要的準備哦,進入學園之前必須完成完美的東西的才行啊!」

  「欸!難道卡塔麗娜大人,打算把託姆先生一起做的那個奇妙東西帶到學園裡去嗎?」

  「當然唷!因為那可以非常重要的武器啊。」

  「武器……到底是什麼武器啊!」

  「是防止破滅,非常重要的武器哦!」

  「又來了,又再說莫名其妙的話了……」

  那樣說著並把手放到額頭上。

  然後我離開了嘆了一口氣的安,準備前往是我家的園藝師,也是我的農業師傅,協助製作吉奧路德對策的蛇玩具的託姆爺爺身邊。

  很~好!在進入魔法學園之前讓蛇玩具更加完美吧!

  我重重的哼了一口氣,更加有幹勁的邁出跑步的步伐……在第二步的時候踩到禮服的下襬,並翻了個跟斗。

  「哈咕-!」

  勉強用天生的運動神經伸出手,雖然避免了從臉撞上地面,但是卻感覺很不吉利。

  唔唔唔,為什麼這個世界裡穿的是這麼長又難動的禮服呢,要說起平時穿的衣服就是運動服吧!懷念每天在運動服中渡過的前世。

  我拉了拉禮服的下襬,然後緊緊的提到膝蓋上。

  這麼一來就能衝刺了。就這樣去房間換上工作服後再去院子裡吧。

  如此一來,又鼓起勁的邁出一步。

  這時,眼前的門打開了,母親大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對上視線的母親大人第一次露出『哎呀嘛啊』的感覺,有點吃驚的樣子。

  可是,那副表情在望向我全身之後,變得越來越險峻了。

  母親大人總是『淑女不可以翻起裙襬的行走』這樣的提醒著。

  但是,現在的我不但翻起裙襬,連膝蓋也張得開開的。

  平常在母親大人的眼前,(因為會捱罵)明明很注意不要做這種事情,但因為太專心了,不知不覺就忘了這件事了。

  原本嚴厲的面容變得越來越險惡,變身為鬼面的母親大人。

  這下慘了……我本來的往後退,試圖逃亡,但是……那裡的母親大人長年做著我的母親,對我的行動讀得很透徹,一下子就抓住禮服的頸部,瞬間就被捕獲了。

  然後,

  「等下,到我的房間來」

  被帶到母親房間,這個名叫說教房間裡去了。

  結果,那一天別說是做蛇玩具了,連庭院都沒能到達。

  而且,母親大人說擔心進入學園之後的品性,於是又增加了學習禮儀。

  就這樣,我進入學園的準備工作一直沒有進展,時間就這樣的過去了。

  「舞會嗎?」

  「沒錯,舞會哦。馬上就要去學園上學了吧。在那之前,為了擴大交友關係,我想還是先去幾個比較好呢。」

  一家四口一起吃飯的時候,父親大人說的話原封不動的重複一遍,就那樣被還回來了。

  然後『從收到的請帖裡選擇了幾個,所以就去你認為不錯的是試試看吧』的這樣說。

  今年已經十五歲的我,生日時就已經舞會出道了,後來也出席了吉奧魯德和亞蘭的生日舞會,但其他正式的舞會還沒有出席過。

  理由是在吉奧魯德他們的生日舞會上大口吃飯,大口喝著果汁的時候,喝錯喝到酒了,引起喝醉後,在會場裡喪失記憶的事態。

  儘管如此,幸好是在派對一角發生的事情,在那之後義弟和友人們迅速的對應,讓社交界的人們都不知情,但是……不愧是父親他們,消息確實的傳達到了。

  因為如此,暫時禁止舞會,並強化了母親大人的禮儀教室。

  到這個時期為止,每天都持續說著禮儀禮儀禮儀,但……舞會終於OK了。

  這樣一來,母親大人的斯巴達禮儀教室就結束了,非常開心,但是……那裡好像還會持續著。不如說,並不是因為我的禮儀合格,舞會就能去了,是因為差不多要進入學園了,所以得多多少少的去參加舞會才行,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進入魔法學園後,在宿舍生活就很難進入貴族的社交界了,這似乎是最大的原因吧。

  並沒有認同我的禮儀。

  為何呢,明明這麼多年來都這麼認真的學習做淑女,可是卻絲毫沒在母親大人的禮儀教室合格。一定是因為母親大人太要求完美了吧。

  嘛啊,正因如此,禮儀教室仍在持續著,但能夠參加舞會了。

  舞會和孩子們的茶會不同,不是點心,而是會有很多好吃的餐點,所以非常的期待。

  也和基斯商量之後,從父親接受的幾個舞會中,選出了要參加的舞會。

  「為什麼,會選擇這個舞會呢?」

  跟在平常就一直來我家玩的吉奧魯德,說了要去好久沒參加過的舞會後,就露出微妙的表情,這樣問道。

  「啊啊,我在哪個地方都很好,不過基斯好像覺得這個不錯。」

  我不太瞭解社交界的事,原本父親就選擇了即使是我也沒事的的地方,真得是哪裡都可以啊,但是基斯似乎喜歡這裡,因為強烈的希望著,所以就決定在這裡了。

  「基斯-君,你故意的呢」

  吉奧魯德不知為何皺起眉頭,冷冷的看向基斯。

  「您在說什麼呢」

  對此,基斯微笑的說著。

  「有什麼問題嗎?」

  我問著一臉微妙的吉奧魯德,

  「舞會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天,我有迎接來自鄰國客人的任務,所以沒辦法脫身哦。」

  「這樣阿,那可真辛苦呢。那麼有什麼不好的嗎?」

  身為王族的吉奧魯德還有不少外交的工作。王族很辛苦啊。

  但是,那是吉奧魯德沒辦法脫身的吧,但參加舞會的人是我,所以我覺得沒什麼問題。

  「哈啊──卡塔莉娜。舞會是需要陪同者的吧。然後陪同者基本上是婚約者哦。」

  「啊、是這樣啊!」

  這麼說,和茶會不同,舞會需要陪同者呢。因為好像沒去了,所以完全的忘記了。

  參加舞會的時候,必須確認婚約者的吉奧魯德是否方便。

  「對不起。完全忘了……但是已經答應要去了呢。怎麼辦」

  真困擾啊~雖然已經說了一次,但是取消也沒問題嗎?

  「沒關係哦,義姐。陪同者大致上雖然是婚約者,但是家人也沒關係,所以這個舞會由我來陪同哦」

  溫柔的義弟對困擾的我這麼說。

  「太好了。謝謝你~基斯」

  與高興的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吉奧魯德不知為何露出不服的表情。

  「做得可真好呢,基斯」

  「在說什麼呢。嘛啊,在這次的舞會上,因為我會做義姐的陪同者,吉奧魯德大人請加油做客人的陪伴。」

  這樣說著的基斯,露出非常好的笑容。

  就這樣,我決定在基斯的陪同下,參加人生中第三次的舞會。

  這次的舞會是由克拉耶斯家的親戚主辦的,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

  即使如此,貴族的淑女孩是必須打扮的漂漂亮亮,還得早點梳理頭髮,整潔了肌膚等等的被拉來拉去。

  然後呢,在到去舞會的這段時間裡,可以看到一個惡役千金小姐完成了。

  「好了,義姐」

  今天扮演陪同者的基斯向我伸出手。

  「謝謝你」

  握住基斯所伸出來的手,一起走向馬車。

  坐上馬車的時候,基斯也會幫忙。

  在美少年的幫助下,穿著禮服坐到馬車上,心情上完全是位公主。

  嘛啊~雖然身分上和公主很相近,但因為平時周遭人都不會像公主般的對待著(有母親大人的指示,所以家裡的傭人們意外的對我很嚴苛)。

  馬車開始行駛後,

  「義姐,今天千萬別喝酒呢」

  基斯對懷著公主心情而興奮不已的我如此說道。

  「真是的,我知道哦。母親大人也說了好多次好多次了」

  參加這次舞會時,母親大人說了很多各種各樣的話。

  絕對不喝酒、不要掀禮服的下襬、飯不能吃得太多、不要張大嘴巴大笑,止輕輕微笑的程度、就算搞錯了也不要嘴裡放著東西說話、不要跑步、不要一個人擅自轉來轉去、掉在地上的東西不要拿起來吃(不如說,最後說的那個,在母親大人的心中,我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

  「在上次的失敗中我也學到了,沒問題哦!我是個不會重複失敗的女性哦」

  我挺起胸膛的那樣宣佈,但基斯看著那樣的我,露出無精打采的表情。

  「……不,因為完全重複了,倒不如說沒有重複過吧。只是馬上就忘記了失敗而已。」

  「……」

  感覺就像被說中了似的,沒能反駁。

  結果,基斯的牢騷還在持續著,我的公主心情一下子轉變為被老師訓斥的學生情緒。

  這時候,馬車到了舞會場所的宅邸了。

  「歡迎光臨。今晚請一定要玩得開心。」

  對在這裡迎接的宅邸主人打完招呼和感謝之後,接下來就是自由時間了。

  話雖如此,總之還是得和熟人打個招呼,但畢竟只是第三次參加舞會的我,也沒有什麼熟人。

  但是,從剛才開始,義弟基斯就被很多人打招呼了。

  基斯和被禁止參加舞會的我不同,在社交界出道後就會定期參加舞會,也因為經常和父親大人參加各種各樣的,所以認識的人很多。

  雖然知道會這樣向他打招呼,但數量還是相當的多。每走一步就會友人打招呼。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性。

  嘛啊,基斯是克拉耶斯的繼承人,也沒有婚約者(而且美形、性格又好)對於單身女性來說,這可是相當優秀的對象啊。

  所以,被基斯陪同著的我,女性們的視線很嚴厲。到目前為止基斯在舞會上好像都沒有做過特定女性的陪同者,現在遇到了女性『那邊的女性是?』這樣,被投以敵意的目光。

  即使如此『義姐的卡塔麗娜』這樣打了一會兒招呼,總而言之也算是平靜下來了,但是……『陪同的是姐姐,那我的話呢』當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和基斯分開了。

  不過,嘛啊~基斯大概在那些年輕女性的人群中吧……不過能進入到那裡嗎~

  母親大人說不能做任何事情,所以一定要和基斯在一起,但是……也參加了讓人厭煩的禮儀課程了,老實說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應該沒問題的呢。

  好!總而言之先把肚子填飽在去接他吧。

  首先先填飽肚子!

  於是,我走向了會場盡頭的站立式用餐的地方。

  哦哦~果然舞會的餐點很好呢,在吃很多東西之前,我非常的感動。

  軟軟的肉、盛滿鮮豔的沙拉和魚貝類,看著看著都快流口水了。

  啊啊,從哪個開始吃呢,還是先從肉開始吃,又或者是從沙拉開始果腹呢。

  好多種類,真讓人猶豫啊~。可能的話我想吃全部的種類啊~。

  嗯,好、決定了!從肉開始吧。因為如果吃飽了的話就不好了呢。好~開動了。

  「是卡塔麗娜.克拉耶斯大人嗎?」

  「……-咬」

  正好在我咬下肉的那一刻,有呼喚的聲音讓我回過頭來,於是發出了奇怪的聲音。順手的把肉叼起來樣子有點太傻了。

  她似乎也沒想到對方會叼著肉吧,看到我轉過頭的身姿時,她也嚇了一跳。

  不過,我對那驚訝的面孔完全不清楚。

  亞麻色的頭髮、綠色的眼睛,大概和我是同齡的女孩子,也是相當可愛的孩子。像梅麗和索菲亞那樣的美少女。

  認是這樣的美少女嗎?雖然抱持著疑問,但總而言之先把叼著的肉咕嚕的放進嘴裡然後進胃裡。

  美少女呆呆的看著這樣的我,但當我好像把肉收拾完的時候,

  「好久不見。我是瑪莎.凱特利。」

  這樣向我打招呼。是貴族千金小姐的正確打招呼。

  然後『好久不見』這似乎是熟人的樣子。但是完全想不起來。真困擾呢。

  但是,如果被打招呼的話,這邊也必須回應。所以我也、

  「好久不見。凱特利大人」

  好好的吞下肉,先優雅的回了個招呼……。

  「話說回來,卡塔麗娜大人還在和吉奧魯德大人訂婚嗎?」

  自稱是瑪莎的美少女可能是對我的問後感到厭煩,說完問候後就向前探出身子。

  「啊……是的」

  對突然的發言和震撼力不由得後退了一步,然後回答後,瑪莎莉克豎起了美麗的眉毛。

  「也請該適可而止的解放了吧!」

  「……欸?」

  完全不懂事情的來龍去脈。突然間怎麼了?kaihou?是看護嗎……。

  「欸,有誰的身體不舒服嗎?」

  總而言之先回話,

  「哈-,你在說什麼呢」

  被用冷冷的目光注視。看起來,好像不對。那麼,是什麼話呢。為何我會在這種地方被美少女嚇到呢。完全搞不懂。

  莫名其妙,讓人一片混亂,

  「真是個裝腔作勢又厚顏無恥的人呢!吉奧魯德大人也是如此被束縛著的吧!」

  哦哦,這樣啊,吉奧魯德的關係嗎!

  站在人氣王子吉奧魯德的婚約者立場上的我,被喜歡吉奧魯德的女性徹底討厭了。

  不適合、不般配、背地裡說壞話是常有的。嘛啊~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

  「吉奧魯德大人真是可憐!已經,把那個人束縛了七年,已經足夠了吧!」

  也許是第一次被從正面說這種話。而且,總覺得我被強行的絆住了。

  因為瑪莎的聲音相當大,所以開始慢慢的引人注目了。

  唔~嗯。這下有點糟糕呢。

  如果,又傳到母親大人耳裡克拉耶斯家的女兒太顯眼的話,說不定又會生氣的……可是,不知道要怎麼說才能明白……。

  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

  「義姐怎麼了嗎?」

  「基斯!」

  靠得住的義弟在非常好的時機,在一群女性圍著並猛追的情況下過來了。

  『不是,這個叫瑪莎的美少女對吉奧魯德的事情有點纏住了──』這樣,在我向基斯解釋之前,

  「是基斯.克拉耶斯大人嗎?」

  瑪莎出聲了。

  「是的,是沒錯?你是?」

  基斯一副奇怪的問道,

  「我是瑪莎.凱特利。」

  瑪莎像對我一樣的好好的打招呼,然後繼續說道。

  「我聽說了很多有關基斯大人的事情。七年前被克拉耶斯家收養了」

  「……是的,是這樣沒錯」

  基斯一邊回答,一邊以『這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樣的眼神轉向我,但是,抱歉,這個我也不清楚。

  當我們義姐弟倆感到困惑時,瑪莎的表情變得非常陰沉,

  「真可憐」

  這樣低下頭說道。

  欸?怎麼回事。在越來越困惑的我們面前,瑪莎單方面的發言了。

  「因為處在被收養為養子的軟弱立場上,所以被迫像這樣做陪同者,或者遇到了些不講理的事」

  將話說到這地步,瑪莎抬起頭,將視線投向基斯後,

  「基斯大人的事我也會幫忙救您出來的!」

  用閃閃發光的眼神這樣說,然後這次往我這邊瞪過來,

  「請做好覺悟吧!」

  投出敵人角色般的台詞,『再會』的這樣颯爽離去。

  我們因為巨大震撼還有難以理解的局勢而凝固了,但是……好像稍微清醒過來的基斯、

  「剛才的孩子到底是?」

  這樣,雖然被問了,但沒辦法回答。

  「我也不知道啊……」

  我猜她恐怕是因為喜歡吉奧魯德而瞄準他的千金小姐之一……怎麼說呢,是至今為止沒有遇到過的類型。

  啊、不是,見過面嗎。好像說了好久不見,但是基斯似乎是初次見面,到底是什麼人呢。

  而且好像有各種各樣的誤會。

  又不是遊戲裡的卡塔麗娜,我完全不記得有把吉奧魯德給束縛住,而且關於基斯也是養子,處在微弱的立場,強行與他來往什麼的這種事……有嗎?

  確實基斯從身分較低又遠的分家收養到克拉耶斯家來的。

  也許那個立場確實是很微弱。

  可是,父親大人對義姐弟是平等的對待,至於母親大人對基斯是明顯的偏心,所以完全的忘了這一點,但是……實際上不知道基斯是怎麼想的。

  我要是想種田的話,就陪著我去;說要去街上的話,也跟著我去;然後在五為上也是陪著我。

  一直「可以哦」這樣的笑著,不知不覺就撒嬌了,但是……說不定正如瑪莎所說,他因為養子這個微弱的立場,所以才無法拒絕。

  都怪我什麼也沒想,所以才讓基斯受了不必要的辛勞也說不定。

  不如說,也許因為添了麻煩而被討厭了……啊啊、我真是笨蛋笨蛋!

  「基斯,至今為止抱歉了呢。以後我會好好注意的,所以不要討厭我」

  一下子覺得非常抱歉,向基斯謝罪後,

  「欸!為什麼,從剛才的對話中,又是抱歉又是不要討厭的」

  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的基斯,對他說了瑪莎所說的話,因為基斯是養子,所以顧慮和勉強的和我來往的吧,這樣說到這些想法時,

  「……義姐的思考總是一個人就擅自失控呢」

  夾雜著苦笑說著。然後用右手輕輕的敲了一下我的額頭,

  「確實我是被領養到克拉耶斯家的,在這件事上是有些必須要忍耐的事情,但從來沒有被無理的強迫過哦。和義姐在一起也是我本身的意思哦。我是不可能討厭義姐的呢」

  用著非常溫柔的笑容那麼說了。

  太好了!沒有被討厭!

  非常高興的我,忘記了這裡是舞會的會場,高興的緊緊抱住了基斯。

  「謝謝你基斯。最喜歡你了哦!」

  平常的話,基斯會提醒著我,作為淑女這樣是不行的,但是,這時不知為何的凝固,暫時的一動也不動了。

  因為這樣我緊緊擁抱著基斯……然後,又傳到母親大人那裡,克拉耶斯的大小姐做了不體面的事情,被狠狠的罵了一頓。

  順便一提,那位叫瑪莎.凱特利的美少女,如父親大人所說,在和吉奧魯德訂婚的前一年,好像有見過一小段時間。

  父親大人苦笑的說,因為過去只有一次,所以卡塔麗娜應該不記得了吧,但果然如此。

  雖然不是自誇,但感覺再過幾天就又會忘記了吧。

  ★★★★★★★★★

  我,瑪莎.凱特利──決定從卡塔麗娜.克拉耶斯的束縛中解放我所愛的吉奧魯德大人,但是……失去了父親大人的力量,離開王都好幾年的我,已經沒有像以前那樣的關係了。

  因此,將卡塔麗娜的壞評傳播開來,由周遭人的壓力從婚約者的寶座上撤下的作戰計畫已經無法使用了。

  那麼,我該怎麼做才能把那個女人從婚約者的立場拉下來呢。

  就算那個女人配不上吉奧魯德大人,她的身分也比我高、也擁有著力量。

  因此,即使單純的認為我更適合王子大人的這樣來對抗也沒有用吧。

  想不出好主意,總而言之為了收集關於卡塔麗娜的情報,和我一樣以前是吉奧魯德大人的婚約者候補人的千金小姐們那裡收集情報。

  於是,果然卡塔麗娜和七年前一樣,沒有那麼美麗、沒那麼聰明、魔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知道她完全配不上吉奧魯德大人。

  身為婚約者候補人的其他千金小姐們,至今仍無法接受而感到憤慨。

  但是『那麼,一起踢掉那個女人吧!』這樣出聲,大家卻『那有點做不到』這樣一直低著頭,無論怎麼提都拒絕了。

  或許,那個女人在施加什麼壓力也說不定。我覺得越來越不能原諒了。

  燃燒了鬥志的我還沒有想出好主意,不過我想先和敵人直接對峙。

  必須要親眼目睹從那之後,七年成長起來的惡女卡塔麗娜.克拉耶斯!

  我總算是依靠以前的幫手去尋找卡塔麗娜所參加的舞會,然後自己也去了那裡。

  那是大戶人家規模的舞會。因為不大也不小,所以有相當多的人數參加。

  說實話,以前只是稍微看一下卡塔麗娜的臉,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她參加舞會的話,那個陪同者就是現在,還是婚約者的吉奧魯德大人,所以我想只要找他就可以了。

  倒不如說,我期待著能和吉奧魯德大人相隔七年的再次相見……但那裡卻沒有吉奧魯德大人的身影。

  說不定是因為情報錯了,卡塔麗娜沒有參加這個舞會呢,但並非如此。問了其他參加者,今天卡塔麗娜的陪同者,因為吉奧魯德大人不方便,所以是由她的義弟來參加的。

  一定,是吉奧魯德大人無法忍受卡塔麗娜的束縛,所以拒絕了做陪同者……怎會,多麼可憐的我的王子大人。而且,被迫代替吉奧魯德大人陪同卡塔麗娜的那個叫做基斯.克拉耶斯的少年也是。

  就在我離開王都前不久,克拉耶斯家的獨生女卡塔麗娜被定為王子的婚約者,聽說收養了能繼承家業的養子。看來是從身分較低的遠房收養的。

  那樣的養子,不可能違抗克拉耶斯家的親生子卡塔麗娜的吧。

  所以才像今天一樣被強行當作陪同者。

  卡塔麗娜.克拉耶斯真的是一個很過分的女人啊!不可原諒呀!無論如何都得這樣說個一句才行。

  我,一邊向舞會上聚集的人們詢問,一邊尋找卡塔麗娜。

  站在會場角落的棕色頭髮少女,得知她恐怕就是卡塔麗娜,我便向那邊走去。

  然後,來到那名少女身後,小聲的深呼吸著,與她打招呼。

  「是卡塔麗娜.克拉耶斯大人嗎?」

  我的聲音讓少女回過頭來。

  然後,我時隔七年才看到的卡塔麗娜的身影,但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因為太過震驚而凍住了。

  回過頭看到的是吊起水藍色眼睛,營造出強烈氛圍的少女……但是,比起這個……嘴裡含著的到底是什麼?

  卡塔麗那回過頭來,嘴裡含著一些像是餐點的東西。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情況?

  趁我一昧的混亂時,當下的卡塔麗娜若無其事咀嚼著含著的東西。

  欸,為什麼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持續吃著?

  哎哩?

  我離開王都的時候,淑女的面貌變了嗎?

  還是說這是幻覺?

  在久違的舞會上,疲憊的看到幻覺了嗎?

  怎麼回事?什麼意思?…………哈啊!當卡塔莉那把含在嘴裡的東西全部吞了進去的時候,我終於清醒過來了。

  眼下有什麼事情嗎?卡塔麗娜像是這樣的微笑著。

  現在的肯定是幻覺……我現在,從記憶中消除了眼前難以置信的景象。

  「好久不見。我是瑪莎.凱特利。」

  既然是由自己先打招呼,就得好好的打招呼才行。我作為貴族千金的淑女禮儀得當。卡塔麗那也回了個招呼。

  「好久不見。凱特利大人」

  果然還是能好好的打招呼的卡塔麗娜,而我馬上,

  「話說回來,卡塔麗娜大人還在和吉奧魯德大人訂婚嗎?」

  這樣進行確認後,

  「啊……是的」

  卡塔麗娜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簡直像是理所當然的模樣,讓我突然怒上心頭。

  「也請該適可而止的解放了吧!」

  起初我本來打算平靜的說話的……等我回過來神,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因為想到我那可憐的王子大人,胸口就痛得受不了了。儘管如此,

  「欸,有誰的身體不舒服嗎?」

  卡塔麗娜裝傻似的回答了。啊啊,是怎樣的女人啊,怒氣越來越大了。

  「哈-,你在說什麼呢……真是個裝腔作勢又厚顏無恥的人呢!吉奧魯德大人也是如此被束縛著的吧!」

  明明和吉奧魯德大人完全不般配,卻以微不足道的傷和身分勉強維持婚約者關係的過份的女人。

  「吉奧魯德大人真是可憐!已經,把那個人束縛了七年,已經足夠了吧!」

  與預定不同,憤怒的語氣不斷湧上心頭。

  但是,對方什麼都沒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我。一定,是打算把我看得低下而不理吧。那是與七年前一模一樣的傲慢態度。

  我懊悔的咬了嘴唇。然後,

  「義姐怎麼了嗎?」

  一名少年跑到這邊來,這樣打招呼。

  「基斯!」

  卡塔麗娜喊了出來。

  難道這個人是傳聞中克拉耶斯家的養子基斯.克拉耶斯嗎?

  「是基斯.克拉耶斯大人嗎?」

  這麼一問後,

  「是的,是沒錯?你是?」

  這樣回答道。有著麻色頭髮和藍色瞳孔的基斯是和吉奧魯德大人有著不同類型,有著不同魅力的美少年。

  「我是瑪莎.凱特利。我聽說了很多有關基斯大人的事情。七年前被克拉耶斯家收養了」

  「……是的、是這樣沒錯」

  這個人也被卡塔麗娜折磨了吧。

  「真是可憐……因為處在被收養為養子的軟弱立場上,所以被迫像這樣做陪同者,或者遇到了些不講理的事」

  卡塔麗娜的惡行是不可饒恕的!我把視線對準了基斯.克拉耶斯。

  「基斯大人的事我也會幫忙救您出來的!」

  然後,轉向卡塔麗娜,

  「請做好覺悟吧!」

  這樣宣佈,然後離開了會場。

  雖然胸口咕嘟的劇烈跳動起來,但心意已決。

  ★★★★★★

  雖然非常的非常的不愉快,但也不能不報告。

  要說為何,因為如果有下次的舞會的話(雖然很不甘心),要做她的陪同者的人是他。

  起初是想寫信的,但因為今天剛好跟父親來到城堡辦事,因為那樣,我、基斯.克拉耶斯勉勉強強的訪問了吉奧魯德.斯圖亞特。

  然後我走進了被引導的房間內,

  「唷、你來找我什麼的還真是稀奇呢」

  吉奧魯德浮現笑容說道……但是,總覺得那個笑臉有種不協調的感覺。

  感覺在眼睛裡的深處沒有笑意。算了,其他的人大概都無法理解這種微妙的不協調感吧(恐怕在房間裡待命的傭人們察覺不到)。

  自己也是,平時要是沒有看到他在義姐卡塔莉娜面前露出爽朗的笑容的話,那個違和感大概也不會察覺到吧。

  吉奧魯德.斯圖亞特,在我所知道的,他只會在卡塔莉娜面前露出耀眼的笑容。

  僅此而已,對他來說卡塔莉娜是特別的存在吧。正因如此,他才想拼命想把卡塔莉娜得到手。

  可是,對我來說卡塔莉娜也是特別的存在,是絕對不想交給別人的女性。

  所以,對我來說,他是個棘手且強力的戀愛敵手,不是合得來的人。

  因此,雖然今天這樣過來了,不過我打算把前幾天舞會上的事迅速報告後就馬上回去。

  「其實,有件關於前幾天舞會上的事要和吉奧魯德大人說」

  這樣提之後,吉奧魯德大人皺起了那美麗的眉毛。

  「啊啊,你利用我的外交工作漂亮的扮演卡塔莉娜陪同者的那場舞會嗎」

  帶著眼睛裡沒有笑意的笑容、挖苦的回答了我。對這個相當記恨著。

  「是的。是那個舞會」

  『因為一直都是婚約者,由自己來做陪同者,一次也可以的吧』這樣一邊想著,但如果說出口的話,不知道會以怎樣的挖苦來回答。總而言之先點點頭。

  吉奧魯德與他那宛如王子大人般美麗的容貌截然相反,有著腹黑的性格。

  「在那場舞會上,義姐被一位千金小姐糾纏了」

  「被纏住了嗎?那個不是平常就有的挖苦嗎?」

  沒錯,義姐立於吉奧魯德婚約者的立場,經常被其他瞄準吉奧魯德的千金小姐們所挖苦。

  只不過,那不是面對面的,據說是在附近聽到的。

  即使如此,在附近被人挖苦的話,心情還是會低落的吧,但義姐卻……。

  『今天千金小姐們挖苦的範圍很少呢。不文雅不美麗,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呢』等等,第二天就把那些事情給忘得一乾二淨了。姐姐根本沒聽進去千金小姐們的挖苦。

  因此,在這方面,不管怎麼牽制下次也會發生,也沒有什麼大害處,最重要的是姐姐完全不在意……不過,這次的事情要是放任不管的話,還是覺得不太妙。

  因為,她和至今為止的千金小姐們不同,面對面的挑戰姐姐,然後宣言從現在開始進行攻擊。

  我把舞會上出現的那個女孩詳細的告訴吉奧魯德。

  「……啊啊,那個瑪莎.凱特利嗎」

  聽完之後,吉奧魯德露出苦笑說道。

  「你知道嗎?」

  姐姐好像在訂婚前見過一些人(本人不記得了),吉奧魯德也認識嗎?

  「嗯嗯,以前有過一點。話說因為她也是魔力持有者,所以從春天開始為了進入學園而回來呢。話雖如此,她的父親什麼也沒跟她說呢」

  「?」

  後半段,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喃喃自語,聽不懂那句話的意思,所以用奇怪的目光注視他,

  「啊啊,請放心吧。那個叫瑪莎的女性我會想辦法的」

  這樣說著,他露出非常燦爛的笑容。

  那明明是一個很好的笑容……背後一陣。不知為何,稍微有點擔心那個叫做瑪莎的少女的之後。

  算了,不過如果那個少女真的想對姐姐做點什麼的話,我也不打算原諒她的。

  「話說回來基斯,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再一次,露出平時令人懷疑的笑容,吉奧魯德那樣說道。

  「什麼事嗎?」

  這樣反問。

  「不,上次的舞會上聽說了卡塔麗娜和你很密切的傳聞呢。那邊想請你詳細的告訴我一下」

  再一次背後一陣激靈,用笑臉轉向我。而且這次不是別人的事。

  雖然想了好藉口,但突然腦筋一片空白,變得沉默的我,吉奧魯德他,

  「吶啊、基斯。請告訴我吧」

  這樣逼近了。

  結果,在那之後,本來想馬上回去的計劃被破壞了,而且被拘留了很久。

  ★★★★★

  上回的舞會又搞砸了一點,雖然我和往常一樣被母親大人大發雷霆,但因為這次到學園入學已經沒多少日子了,所以不能禁止舞會了。

  所以,又要參加新的舞會了。

  然後因為這次是吉奧魯德的邀請,所以陪同者也由他來當。

  只是這次,上次當陪同者的義弟基斯『有一個無論如何也脫身不了的預定』這樣面帶複雜的表情說道。肯定是相當重要的預定吧。

  雖然很遺憾令人放心的義弟不能來,但是這裡以『我知道了,小心點呢』這樣回答道。然後因為基斯也『義姐也千萬小心』這樣說,所以我『嗯嗯,這次我會注意,不會有任何疏漏的』這樣回答。『雖然不是這個意思……』這樣不知為何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當我問了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但被混淆過去了。是怎麼了呢?

  順便說一下,這次參加的舞會規模比上次參加的規模更大。因此人數也很多。

  這一次,如果做了什麼事情的話……名為說教房間的母親大人的房間,有可能會被監禁好一陣子。

  回想起來,要去舞會時而前來送行的母親大人那令人害怕的笑臉『請小心點』這樣宛如從地面深處傳來的聲音,我頓時緊張起來。

  「那麼,請將手交給我,親愛的未婚妻」

  絲毫沒有害羞而伸出手的吉奧魯德,不愧是乙女遊戲的王子大人。裝模作樣的台詞也非常的適合。

  只是,如此優雅的陪同者,並非是與他相配的公主大人,而是扮演惡役千金小姐,雖然這讓我覺得感到遺憾……一邊想著這些事,一邊拉著吉奧魯德的手走進會場。

  在寬敞的會場裡已經聚集了很多人了。從這裡開始又是打招呼的開始。啊啊,好麻煩。

  而且,因為今天還是跟身為王子大人的吉奧魯德在一起,所以會有很多人來打招呼(同樣的,千金小姐們帶刺的視線也很多,嘛啊,這個是和吉奧魯德一到公眾場合就常有的事了)。

  正因如此,雖然才剛開始和吉奧魯德一起打著招呼……也差不多感到累了。

  真是的,好像和大約的人數打過招呼了,差不多就可以了吧。

  好的。我決定了,

  「我,已經有點累了,想去休息一下」

  趁著打招呼中斷的空隙說道,迅速的離開了吉奧魯德。

  可不是白白的和母親大人反覆的玩追趕呢,我的逃跑速度可是很快的。與其說吉奧魯德跟不上我,倒不如說是稍微走了幾步,就被別的貴族給抓住了。

  一邊對那樣的吉奧魯德在心中道歉,一邊向會場一角所設置、我在舞會上唯一樂趣的飲食區走去。

  「唔嗯,這裡是甜點嗎」

  我在飲食區抱著雙手點了點頭。

  這次是第四次的舞會,不過因為一次是在自己家、一次是在城堡,但在別人家舉辦普通的舞會是第二次……發現在各別家所舉辦的舞會而準備的餐點有很大的不同。

  在我家首次參加的舞會因為是相當高位的家世和兼任我的社交出道,所以很豐盛的把所有食材都用上了,當然,這國家最高峰的王族所主辦的比這個還要更厲害,但是……在上次的舞會上,瞭解到了一貴族的舞會上,在餐點上並沒有那麼用心。

  即使如此,上次舞會上的沙拉很講究也很好吃。而且,這次的甜點很充實。

  雖然不能讓全部都變得很豪華,但還是要堅持不懈吧。唔嗯~真是很精緻的安排呢。

  然後明明是講究而製作出來的,但大家,光是打招呼和跳舞,幾乎都不吃東西,太可惜了呀!

  好~的,我就來好好的品嚐吧!

  於是,我一隻手拿著盤子,首先從看起來像是開胃菜的沙拉開始吃。

  把生菜味十足的菜葉放進嘴裡,這個又新鮮又好吃~淋上的調味汁也很絕妙呢~這樣好吃的一塌糊塗的話,

  「那邊的人,可以的話,這邊也可以嗎?」

  「呼欸」

  正好在叼著新菜葉的瞬間被呼換轉頭,所以發出了奇怪的聲音。順手把菜葉叼著的樣子實在有點滑稽。

  打招呼的那個人也沒想到會叼著菜葉吧,看到我回過頭來時很驚訝的樣子。

  不過,她那驚訝的表情似乎有種熟悉的感覺。

  哎哩,好像在哪裡見過。是誰來著?

  黑色的頭髮、綠色的眼瞳,大概是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而且還是個美少女。

  雖然我對此抱有疑問,但總而言之先把叼著的菜葉咕嚕的咀嚼到嘴裡。

  雖然美少女茫然的注視著這樣的我,但當我像把菜葉一掃而光時,

  「這邊的飲料也很美味哦。可以的話,請」

  笑著遞出了玻璃杯。

  在這樣的場合沒有報上名字的話,就是剛才打招呼的其中一人吧……因為有很多人,所以想不起來。

  再問下去也很失禮,總而言之,還是用剛才的感覺先微笑著,

  「非常感謝」

  接過遞出來的玻璃杯。

  玻璃杯裡面裝的是淡紫色的飲料。大擺是葡萄汁或者葡萄酒吧。

  葡萄酒的話就不好了(因為母親和大家說說要節制喝酒)聞了一下味道,只聞到甜味又美味的氣味,沒有酒精的味道。好,好像沒問題呢。

  面對遞給我的美少女,再一次微笑,將飲料喝進喉嚨裡。

  甜甜和醇厚的味道逐漸蔓延開來。

  嗯嗯,真美味呀。有什麼不知道的味道呢。想要再來一杯。

  「非常的好喝呢。想要再喝一杯呢」

  如此一來,美少女『嘛啊,那麼請多喝一點』親切的遞出新玻璃杯。

  多麼心思細膩的好孩子啊。

  「真是非常感謝」

  說聲謝謝,收下了第二杯的玻璃杯,含在嘴裡稍微喝了一點之後……哎哩?

  總覺得以前也曾有過的感覺……晃動的景色開始旋轉了。

  哎哩?哎哩?為什麼?

  就這樣我的意識輕飄飄的落在夢中了。

  在意識消失之前,彷彿聽見了被稱為舞會之花的好友的聲音。

  ★★★★★

  我、瑪莎.凱特利,在上次的舞會上,與卡塔麗娜.克拉耶斯對峙後經過了數週。

  看到卡塔麗娜如自己所想的惡女樣子成長起來,我進一步的提高自己的想法,想了很多事情。

  但是,果然像以前所想的那樣,首先要徹底降低那個女人的名聲,然後得出了從吉奧魯德大人的婚約者於社交界趕出才是最適合的結論。

  可是,現狀是沒有像以前那樣與父親有往來的關係,也沒有很多能幫助我的朋友。

  如此一來,只能由自己直接行動,讓那個評價降低嚐到失敗了。

  雖然我覺得這作法有點骯髒,但那女人本身就是以骯髒的作風君臨著婚約者的地位,所以必須以眼還眼的來對抗。

  於是我考慮了各種作戰方案,不過總而言之先把能最快就能完成的付諸實踐。

  首先再調查一次那個女人會參加的舞會。然後,在舞會的會場,讓那個女人在大家面前犯下失態。

  其實以前,父親所熟識的藥師在王都,在那裡賣了些奇怪的藥。

  雖然不是國家禁止的不合法東西,但沒有氣味的酒精和少許的酒也能起著強烈的作用,變成像是喝很多狀態,之類的藥品等等,悄悄的出售著銷路不好的東西。

  然後,我購入了兩個不太好的藥品。

  如果能把這兩個藥品混在一起讓那個女人在會場喝的話,那女人大概就會喝得醉醺醺的。如果就那樣在會場中心的話,就完美了。

  一定會作為嚴重的醜聞流至社交界。

  但是,我不認為會那麼順利。因為先前才在舞會上打了招呼並且宣戰,完全的支到臉了。恐怕會警戒的吧。

  可是,我想不到能幫到這些事情的人物,拜託別人卻失敗的也會很困擾。

  結果,我帶了黑髮的假髮,化了裝去參加舞會。

  就這樣改變了外表,不過幾周前剛見過面,所以被發現的可能性很高。

  而且也不知道有沒有讓卡塔麗娜喝下藥品的機會。

  上一次,因為是自己一人在飲食區,所以如果這次採取同樣的行動的話,也許就能行得通,但上次是巧合的可能性也很高。

  因此,今天的作戰成功機率非常低,但是首先要試著做多少才能成功。這麼想著,早早的就在舞會會場待命了。

  馬上就知道等待的人來到會場了。因為在來臨的那一瞬間,會場開始騷動起來。

  當然不是那個女人受到注目,而是在那女人的旁邊聚集了所有人的視線。

  這個國家的第三王子,吉奧魯德.斯圖亞特大人,容貌美麗、文武雙全的完美人物。不管男女老少都想和他親近。

  從人群之中我也偷偷的看著他的人。在那裡的,是從七年前開始就一直美麗,還有非常有男子氣概的王子大人。

  看到他的身影,胸口的鼓動聲大了起來。在七年前墜入愛河的王子大人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可是,在那美麗的身影的旁邊,那雙吊著雙眸、有個薄薄嘴唇惡人分為的女人,以理所當然的表情站著。

  多麼厚顏無恥的女人啊,不由得皺起眉頭。

  那樣看著卡塔麗娜後……欸!沒想到和旁邊的吉奧魯德大人視線相合了。然後,只是看著驚訝的我,吉奧魯德大人輕輕的微笑著。

  啊啊~吉奧魯德大人對我微笑,他一直在等待著我!親愛的王子大人,我一定會從那個女人的魔掌中拯救你出來的!

  然後,幾乎所有的來賓都到齊了,舞會正式開始。貴族們的問候馬上就要開始了。

  可是離開王都多年的我,因為沒有特別要打招呼的對象,所以在會場的一角的餐桌旁靜靜的等待機會到來。

  如果父親沒有被降職到那樣的鄉下,現在站在那個女人所在的華麗地方明明應該是我,比起那種女人,一切都更勝一籌的我,肯定會被譽為舞會之花的存在。

  而如今,像現在這樣停留在會場角落的自己是多麼悲慘啊……想著那樣的事情,心情低落的時候。

  在眼前茶色頭髮隨風飄揚,抬頭一看,那個女人來到飲食區。而且不帶其他人的獨自一人。

  幾乎不可能的情況就是現在,就在眼前出現了。這一定是神賜予我的機會呀。

  我本來,想說恐怕沒有機會使用,但還是偷偷的藏在懷裡,將那藥品輕輕的倒入附近準備的果汁中。

  然後,來到卡塔麗娜的背後,和她打招呼。

  「那邊的人,可以的話,這邊也可以嗎?」

  「呼欸」

  我的聲音讓卡塔麗娜回過頭來。

  然後,我再次與卡塔麗娜對峙,但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因為太過震驚而凍住了。……在口中含著的是到底是?

  轉過頭來的卡塔麗娜嘴裡含著應該是蔬菜的某種東西……

  怎麼回事,這個狀況是怎麼回事?

  趁著我一昧混亂的時候,當下的卡塔麗娜若無其事的咀嚼著叼著的東西。

  咦,為什麼要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吃呢?

  哎哩?我離開的王都之後的淑女面貌改變了嗎?還是說這是幻覺?

  之前好像也遇過這樣的場面……而且是最近……不對,但是是我的錯覺吧。一定是考慮太多事情而累了呀…………哈-!當卡塔麗娜吞下她所含的所有東西時,我終於清醒過來了。

  在眼前露出,有什麼事情嗎?彷彿這樣微笑的卡塔麗娜。

  剛才的一定是幻覺呢,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淑女做出如此離奇古怪的舉動……我累了呀。然後我,將眼前難以置信的景象從記憶中抹去。接著露出笑容遞出玻璃杯。

  「這邊的飲料也很美味哦。可以的話,請」

  目不轉睛盯著我看的卡塔麗娜,不愧是前幾周的宣戰,只是稍微改變一下外表而已,在臉上露出警惕的神情,我在笑容之下嚥下口沫。可是,

  「非常感謝」

  她爽快的接下玻璃杯,讓這邊非常驚訝。

  是因為有假髮和化妝效果而沒注意到的嗎,還是說想收下後拿去扔掉呢?

  卡塔麗娜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後,就做出把玻璃杯靠近臉,像是在確認什麼的動作。

  被發現了!覺得一定是這樣後,但在那之後她對這邊微笑,將玻璃杯靠進嘴唇,咕嚕的喝光了。

  太好了!明明沒想過會這麼順利的,看來神是站在我這邊了呀。

  「非常的好喝呢。想要再喝一杯呢」

  卡塔麗娜像是天真無邪的這麼說著。好像真的什麼都沒注意到。

  「嘛啊,那麼請多喝一點」

  我笑著遞出新的玻璃杯。

  「非常感謝」

  那樣說著的卡塔麗娜接過第二杯玻璃杯,嘴裡含著開始喝的同時,搖搖晃晃身形倒塌了。

  看起來,藥好像起作用了。

  將這個醉醺醺狀態的卡塔麗娜帶到會場中心,在那裡如果卡塔麗娜以醉的狀態稍微引起騷動就完美了。

  如果被喝醉了的卡塔麗娜糾纏著,變成可連的被害者,吉奧魯德大人一定會關心的呀。

  很好,那麼馬上把這個喝醉的人拉到能引起大家注目的地方吧。

  當我這麼想,將手伸向卡塔麗娜的時候,面對搖搖晃晃的卡塔麗娜,有隻手從相反的方向伸過來了。然後,

  「您沒事吧,卡塔麗娜大人」

  那麼說著,支撐著靠在卡塔麗娜搖晃身體上的,是一位陌生的少女。

  大概是卡塔麗娜認識的人吧,她有著一頭紅褐色的頭髮、大大的眼眸、形狀漂亮粉紅色雙唇,相當漂亮的美少女。

  而且,那行為舉止感覺也非常講究……雖然很不甘心,但同樣是女性也會情不自禁的迷戀那份美麗。

  少女扶著卡塔麗娜,目不轉睛的看著這邊。

  那雙眼睛像在說請說明這邊的狀況。雖然我不喜歡被這樣用眼神命令,但是因為無法抗拒那股強大的力量,嘴巴不由自主動了起來。

  「那、那位好像喝醉了酒的樣子,我正想說要幫忙呢」

  總算是擠出了說法,這麼說之後,

  「啊啊,是這樣嗎。那麼,打算就這樣帶到休息室,能幫忙一下嗎,瑪莎.凱特利大人」

  「咦!為什麼我的名字會……」

  對著明明沒有報上家門,卻毫不猶豫呼喚我的名字的少女發出驚訝的聲音。

  「哎呀,在過去幾次,有在茶會上一起度過哦」

  咦,以前,在茶會上見過面嗎?有這樣魄力的少女不記得有見過。

  對著困惑的我,少女浮現出優雅的微笑,

  「我是亨特家的四女,梅麗.亨特。好久不見了」

  那樣自報家門。

  確實曾經和亨特家的千金小姐們在茶會上有幾次聚在一起過。和長女的莉莉亞關係也不錯。

  但是……四女的梅麗……那個,沒有存在感又怯生生的孩子!

  我不禁凝視著眼前的少女。確實,頭髮和眼睛的顏色是一樣的,臉型也是這種感覺……但給人的氛圍太不一樣了。

  以前的梅麗,自始至終都毫無自信,總是畏縮著害怕人們的眼色。

  但是如今,眼前的是凜然、滿溢著自信的高尚少女,簡直就像另一個人。

  人在七年之間能如此改變嗎?

  對著茫然的我,梅麗她,

  「那麼,為了青梅竹馬,請幫我的忙。瑪莎。正好,已經確保了休息室了。而且,也有人想要見你哦」

  那麼說著後又微笑了。

  不知為何從背後傳來了討厭的感覺,就好像本能的在說不想去,但是……無法抗拒那不容質疑的氛圍,於是我幫她把卡塔麗娜帶到了休息室。

  回想起來,在這裡作戰已經失敗了,當時的我還不知道,我深感後悔要是早點回家就好了。

  在舞會上消除疲勞,或者整理裝束又或者化妝,還有密會的之時,休息室一定要預備好幾間。

  一般來說,會在會場附近的幾個房間和平時客房裡使用是常有的,但是……在梅麗.亨特的帶領下,將卡塔麗娜送往的是離會場很遠的房間。而且是傢俱及陳列品質量非常好的高級客房。

  為什麼在這種地方會有休息室,而且如果只室租賃給幾個人的休息室,那房間的質量也太好了。

  這或許是事先準備好的房間。

  卡塔麗娜、不,因為吉奧魯德大人是王族,所以才專門為這樣的人準備房間嗎?在我學到的知識裡沒有,但是最近是這樣的嗎?

  雖然對此抱有疑問,但是我不想老實的詢問,討厭被覺得是鄉下人,我沉默著,和梅麗一起默默的坐在放置了卡塔麗娜的高級沙發上。

  卡塔麗娜雖然晃來晃去的,但還是被支撐著,用自己的腳走路,喝醉了之後心情會變好嗎,好像一直很開心的『這裡推薦甜點哦~』『啊啊、明明還只有吃沙拉而已』『想吃那個雞肉料理~』一個勁兒的談論著食物。

  然後一到沙發上,就呼嚕的睡著了。這樣的話,我的工作就結束了,『卡塔麗娜喝醉了』這樣告訴她的友人梅麗。

  事到如今,被喝醉了的卡塔麗娜糾纏的謊話也太不自然了,畢竟梅麗是在卡塔麗娜喝完飲料後就馬上過來了,也有可能看到我根本沒有被糾纏。

  倒不如說,在那之前我將飲料遞給卡塔麗娜……不會的,一定沒問題的,就像卡塔麗娜擅自醉了一樣,往看起來像是葡萄酒的葡萄果汁裡混入了藥,那杯果汁值得慶幸的是卡塔麗娜一口氣飲盡了,所以沒有證據。

  但是……從剛才開始,不,從第一次向我打招呼之後,從這個叫做梅麗的少女身上總感覺到了討厭的氣息。

  不想就這樣在這裡和這個人在一起,所以我,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一說完,我就想離開房間,可是……。

  「哎啦,請不要回去呀。剛才就說過了吧,有人想要見你哦」

  雖然臉上浮現出淑女的高級笑容,但梅麗卻用強而有力的力氣抓住了我的手臂沒有放手。其聲色也充滿了威壓感。

  這樣下去不行,一到這裡來,我就注意到跟上梅麗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動搖了。

  對於沉默不語的我,梅麗笑著繼續說下去。

  「本來的話,對於你的罪過我是想直接用鐵錘制裁,但這次畢竟是受那個人託付的立場……所以自律……但是如果你再一次對卡塔麗娜大人做什麼的話ーー」

  梅麗把臉臉湊近、

  「絕對不會原諒你哦」

  她低聲說道。那表情不管怎麼看都非常冰冷,我感覺到了恐懼。

  然後,從梅麗的話中,我發現我所做的事被揭穿了。

  好可怕,如果不逃走的話,為了撥開被梅麗抓著的手臂,將另一隻手搭在梅麗的手上,而就在這個時候。

  房間出入口的門打開了,從那裡進來了一個人。看著他那過於優雅身影的我,連現在自己的狀況都忘記了,不由得的迷戀起來。

  「好久不見了呢。瑪莎.凱特利小姐」

  吉奧魯德.斯圖亞特大人這樣說著,對我露出了美麗的微笑。

  「是、是的」

  近在咫尺的王子大人,那七年不見的身影使我像被熱氣侵蝕似的砰-!的這樣。

  自初次相遇以來,一直憧憬著的王子大人終於來迎接我了。

  一定會想小時候所讀的童話一樣,將被趕到鄉下,拉著可憐的我的手到城堡裡去。想成那樣之後,

  「那麼梅麗小姐,謝謝你將卡塔麗娜送到這裡來。過會兒會向你送上謝禮的」

  「不會不會,不用謝禮。因為這是為了卡塔麗娜大人做的,所以和吉奧魯德大人沒有關係哦」

  「不,卡塔麗娜是我的婚約者,是之後會成為妻子的存在,請讓我作為丈夫而感謝」

  無視著我,吉奧魯德大人和梅麗開始說話。只是那個內容有點奇怪。

  「哎啦,現在還只是婚約者而已,今後不是還不知道嗎。不管怎麼說,在關鍵的這種時候靠不住的人,和卡塔麗娜大人是不般配的吧」

  「應該已經說明過那是作戰計畫了,比起這個,卡塔麗娜為什麼會變成那樣的狀況呢?我應該拜託過你看著卡塔麗娜,以免對她造成傷害哦?」

  「那、那個是……卡塔麗娜大人的動作比想像的還要快所以看漏了……非常抱歉。可是,因為有調查顯示使用的東西是沒有害處的,所以我想應該沒有問題的」

  「算了,這一點我也查過了,知道不會有問題的」

  展開了不明白話語的兩個人,我只是茫然的凝視著。

  不過,在這段對話中,我注意到的是……。

  「吉奧魯德大人不是疏遠了卡塔麗娜.克拉耶斯小姐嗎……」

  婚約也是被強迫的,被卡塔麗娜厭惡的束縛著而已。明明是這麼想的,但聽了這個對話,就好像吉奧魯德大人是期望著卡塔麗娜似的。

  「啊啊,你也是那麼想的嗎?」

  吉奧魯德大人對我所發出來的喃喃自語做出了反應。

  然後,轉向我並再次露出迷人的美麗微笑。

  「這麼堂堂正正的我希望和卡塔麗娜訂下婚約,明明說愛著她,可那樣說的人根本沒減少,真讓人頭疼呢」

  「……吉奧魯德大人所期望的婚約」

  而且……愛著卡塔麗娜……怎麼會、因為,

  「……因為,卡塔麗娜.克拉耶斯明明是既不美麗、魔力也弱、也不優秀,什麼也沒有的女人!為什麼!」

  聽到了我那樣的話,吉奧魯德大人的表情突然變了。一副從未見過的冷酷表情,與平常笑臉迎人的王子截然不同。

  「像你這樣只聽自己想聽的事,只看自己想看的東西的人,應該不會明白卡塔麗娜的魅力吧。那或許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可是呢,對她造成傷害是不能允許的。你的父親沒跟你說嗎?」

  聽到從來沒有被別人說過的冷酷語氣,我嚇了一跳,儘管如此,我回應了無論如何也聽不懂的話。

  「……父親大人……怎麼樣的話嗎?」

  「真的什麼都沒聽說呢。不對,是你沒有問的吧」

  這次他像是露出了輕蔑的表情,

  「你的父親呢,是因為你而被調到現在的土地上的哦」

  「欸!?」

  父親被調到那個鄉下是我的錯?那不是父親擅自做了什麼嗎?

  「……怎麼回事?」

  「你的父親,因為你流傳的卡塔麗娜的惡評而被調職的哦」

  「……因為我,流傳了卡塔麗娜的惡評……」

  的確,雖然父親被調職是從我流傳著卡塔麗娜的惡評開始……難道那種事情……應該說,

  「……到底、會是誰?」

  不覺得這樣滿是漏洞的會是卡塔麗娜本人。是溺愛她的克拉耶斯公爵嗎?

  然後,吉奧魯德大人接近了思考中的我,微笑著。

  「呵呵,你猜會是誰」

  嘴角明明揚起笑容,卻完全沒有笑意的眼瞳。那是冷酷的,而且說著的話,那是自身---。

  「啊啊……啊啊……」

  發出了無法形容的聲音。

  既溫柔又裡想的王子大人,以為吉奧魯德大人是自己命中註定的人,堅信著著人物形象一下子的崩塌了。

  「已經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明明警告過要好好告訴他自己女兒的」

  確實父親『回到王都的話就老實的待著』雖然說了好幾遍……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事……為何,不告訴我呢……不是,還是像吉奧魯德大人說的那樣,只是自己沒有問而已。

  「所以這次,傷害卡塔麗娜的事情,我不會再原諒了呢」

  從那眼裡可以看出這句話是認真的。身體開始顫抖。

  眼前的人已經不再是憧憬的王子大人,而是毫不留情的可怕惡魔。

  因為害怕而讓眼神飄移尋求幫助,而映入眼簾,身後的少女也做出相同的冰冷表情。

  這裡沒有同伴。

  到目前為止,被好好的撫養長大的我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待遇。

  「啊啊……」

  再次發出無法形容的聲音。

  好可怕,可是因為太過可怕了,腳像是貼在地面般的逃不了。

  「好了,要讓你受到怎樣的懲罰呢」

  惡魔露出可怕的笑容。血色從身體一下子的消退。

  有誰,有誰能救救我。那是當在心中這樣喊叫的時候。

  「吉奧魯德大人,已經夠了不是嗎」

  有誰的聲音凜然的響起。

  欸-!我驚訝的朝聲音方向看去,坐在房間一角的沙發上,剛才躺在那裡的少女突然站起來了,轉過身朝像這邊。

  眼前的惡魔也看著她,睜大了眼睛。

  「……卡塔麗娜,你醒來了嗎?」

  「我覺得已經足夠了」

  卡塔麗娜沒有回答惡魔的問題,以凜然的聲音再次說道。

  不管怎麼看都非常清澈的藍色眼瞳凝視著這邊。

  那雙眼睛像是在說,已經夠了,可以從這裡逃走了。

  立刻解開了身體的咒縛,停止了顫抖。

  我一溜煙的從那地方逃了出去。惡魔們看起來很驚訝,但幸好沒有追上來。

  拼命的跑向安全的場所,而我的胸口感到非常慌亂。

  一直憧憬著的王子大人是個意想不到的惡魔,然後,認為她是個惡女的那個女人──。

  ♦♦♦♦♦♦♦♦♦♦♦♦

  看著跑走的少女背影,我、吉奧魯德.斯圖亞特嘆了一口氣。

  「被逃掉了呢」

  伴隨著苦笑的喃喃自語,身後的梅麗接著說道。

  「算了,那麼嚇唬她的話,應該就沒事了吧」

  「嘛啊,確實呢」

  的確是那麼害怕的臉色蒼白而顫抖著,已經不會再做什麼事情了吧。

  自己身邊有很多那樣的千金小姐。

  因為這個外表和在周圍演繹著王子大人風格的人物形象,千金小姐們擅自制造出我這樣的人物。

  在她們之中我好像是理想的王子大人。然後就這樣把理想強加上,連真正的我也不看。所以,才稍微露出了別種樣貌,就那麼的動搖了。

  即使如此……我再次看向房間一角里的沙發。

  在那裡的是親愛的婚約者,睡得很香甜。那看起來睡得很舒服的樣子,不由得浮現出的並非假笑。

  她不像其他千金小姐那樣強加自身的理想樣貌。她那清澄的藍色眼瞳筆直的看著真正的我。

  說實話,我並不認為自己的性格好。倒不如說,是世間普遍認為的不好的那一方。即使如此,那也是我,所以並不在意。

  可是,只要稍微展現出真正的我就會逃跑的千金小姐們,有時也會感到厭煩。有時也會覺得自己被強加的理想很沉重。

  然後,那種時候就會想見卡塔麗娜。她無論怎麼樣的我都會展現出一如既往的純真笑容。

  看到那個笑臉,心情一下子就會輕鬆了。她這個存在現在已經成為我不可或缺的東西了。

  正因如此,我絕對不能原諒想要傷害卡塔麗娜的東西。

  立於我的婚約者的立場,對於那些將我誤認為完美王子大人的笨蛋千金小姐來說,一定是很羨慕的吧。

  從決定卡塔莉娜是我的婚約者之後就開始騷擾她。嘛啊,雖然我馬上就開始應對,但是那數量之多,實在是厭煩了。

  在那之中,卡塔莉娜有著非常堅強的精神,如果只是挖苦的話就完全不在意,所以就把那些可能會有實際危害的人給擊潰了。

  這次的瑪莎.凱特利小姐也是其中之一。婚約決定的那一刻,卡塔莉娜的惡評相當過激的流傳開來,和曾經做過很多壞事的父親一起,將他們送往一個什麼事也做不了的國家外的鄉村了 (嘛啊,實際上插手的不是我,只是放了些信息而已)。

  雖然對離開王都的瑪莎的父親稍稍威脅,但似乎沒有好好的傳達給自己女兒。

  回來之後,就馬上又對卡塔莉娜出手了。

  果然有第二次的話,有必要相當大的懲罰,這次,在梅麗.亨特的協助下,決定將她設下圈套並抓住她(順便一提,向梅麗.亨特請求合作是因為她沒有被瑪莎看見臉,而且因為她的性格很像我,所以即使拜託她這麼做也不會猶豫的吧)。

  這麼一來,就能讓瑪莎輕易落入我所準備的圈套裡,帶到特別準備的房間……但是,本來還想多做些什麼的。

  『吉奧魯德大人,已經夠了不是嗎』聽到凜然響起的聲音,我不禁失去話語。

  然後看著那筆直投來的清澈眼瞳,不知為何有一種已經可以了的感覺。

  究竟是出於什麼目的而說了這種話呢,知道那是貶低自己的人,所以才說那種包庇的話嗎,對於完全進入睡夢中的卡塔麗娜好像也問不出來了。

  我呢,大部分的人只要稍微接觸一下就會知道那個人的性質了,但是……只有這個奇怪的婚約者不管多少年都不懂。即使想明白,她還是會做出像今天這樣從未見過的模樣,做著自己無法想像的事情。

  真的很有趣。怎麼看也看不厭。

  只要在她身邊,那種在遇見她之前的無聊日子就不會再來了吧。

  我走近沉睡了的她,撫摸著那平順的茶色頭髮。

  雖然從後面感覺到了梅麗刺過來的視線,但是無視,然後為了只讓卡塔麗娜聽見而輕聲細語的說。

  「我愛你哦」

  ♢♦♢♢♦♢♢♦♢♢♦♢♢♦♢

  「卡塔麗娜大人、卡塔麗娜大人,請您起床。差不多該回宅邸了哦」

  因為安這麼說著並叫著我,所以睜開眼睛一看,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哎哩?這裡是哪裡?」

  「啊啊,據說這裡是吉奧魯德大人讓主辦者所準備的房間」

  「吉奧魯德大人……那為什麼,我會在這個地方呢?」

  不明所以的向安詢問,我好像在舞會途中狀況變差了,然後好像被偶然在附近的梅麗照顧,帶我來這裡的。

  真是的,都不記得了。最後的記憶是喝了別人給我的果汁。

  「哈-!難道那個果汁,其實是酒嗎!鼻子堵塞了所以不知道啊!」

  雖然如此慌張,不過『這次卡塔麗娜大人沒有錯』因為安這麼說著,看來好像沒問題,好像也不會對母親大人報告我失敗了。

  放心了。

  好像身體不舒服,但睡了一會兒就很清爽了。

  心情很爽快。暫且,因為已經不回去舞會了,所以說了要早點回去,於是決定早早的回到宅邸。

  話雖如此,明明梅麗也在同一個會場,卻沒有馬上過來。平時的話明明會馬上跑過來打招呼的,是來晚了嗎?嘛啊~總之,下次一定要好好向梅麗道個謝。

  我一邊想著這些,一邊丟下吉奧魯德(本人也諒解了)的就回家了。

  「話說回來,我做了個討厭的夢」

  「討厭的夢嗎?」

  我在回家的馬車上,跟安說了在剛才的場所睡覺時所做的夢。

  「吉奧魯德大人好像想把我要吃的沙拉都全部吃掉哦,所以我『已經夠了不是嗎』這樣說了,不過他還繼續吃著,『我覺得已經足夠了』這樣再說一遍後,終於停止吃東西了」

  「……那是什麼啊,應該說那是令人討厭的夢嗎?」

  「不是討厭的夢,是想要吃的東西被吃掉了哦。是一個非常討厭的夢啊」

  安向我投向了無法形容的目光,然後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就到達了宅邸。

  而且這次終於避免了母親大人的說教。

  我也是隻要做就能做得到的呢!

  之後參加了好幾次的舞會,完全的習慣了。

  雖然不能像梅麗一樣成為舞會之花的存在,但如果能稍微熟練一點的話,就好像成為舞會的野菜一樣的存在了。

  可是,最近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

  「怎麼了嗎?卡塔麗娜」

  今天也是假笑全開的吉奧魯德如此說著,他才一靠近,那個人就消失了。

  嗯,果然不是錯覺的樣子。

  「不是,總覺得最近在舞會上去飲食區的話,會有人選好自己喜歡的好吃的食材,然後盛裝的很漂亮,雖然真是位親切的人……吉奧魯德大人一來就會不見了呢。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吉奧魯德大人有印象嗎?」

  最初還以為是吉奧魯德的粉絲呢,不過這樣的話,在他本人來的時候就消失也太奇怪了。而且對作為競爭對手的我親切對待也很奇怪。

  「總覺得,在之前好像見過的樣子」

  對於歪著頭的我,吉奧魯德也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就在這時,義弟基斯突然來到這裡,像是抓住吉奧魯德似的並說道。

  「吉奧魯德大人,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叫做瑪莎.凱特利的孩子,不知為何用熱切的視線注視著義姐,最近好像義姐的餐點也變得特別的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欸!基斯,你知道那孩子嗎?」

  「咦、義姐已經忘了嗎!」

  看來以前,曾經好像打過招呼。哎呀~總覺得我不擅長記住人呢。

  基斯好像想說些什麼似的注視著我。

  嗯,好像知道你想說什麼哦義弟,但是呢,你義姐的水平就只有這種程度哦。像你們那樣打過一兩次招呼就能夠記住,是做不到的哦,用眼神這麼回應。

  然後,在用眼神談話交流的義姐弟的旁邊,吉奧魯德喃喃自語。

  「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順便說一下,因為基斯告訴了我那個親切的人的名字,所以這次決定要好好的稱呼名字道謝。

  然後,

  「好了~今天也來吃吧」

  我像往常一樣,開始了在舞會上最開心的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