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第6章 時間軸的秘密

第104話

web版第6章 時間軸的秘密  第104話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才不知道!吵死了!你再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我就把你那嘴巴縫起來。難得我把你帶到醫院來,他們也只是說麻醉藥生效了而已,況且你背上的傷勢是輕傷。為什麼我非得要慌張不可?為什麼?」

九空突然激怒氣力,語無倫次。

不應該問的。所謂的禍從口出指的就是這種事吧。我連忙岔開了話題。

「話說回來,從我倒下了之後已經過了多久。」

「也沒過多久,雖然我也沒怎麼在意時間就是了。」

九空如此回答之後,可能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吧。她露出平時特有的笑容注視著我。

她會露出這種笑容絕對是在心情好的時候,但這並非一定會給我帶來好的結果。

「我遇到了跟大叔相似的人。雖說他那些狂妄到想要襲擊我的一夥人其中之一,不過卻很像大叔。可是呢,只是長相很像而已,完全不是同一個人。我討厭他那種請務必繞我一命的態度。所以原本是想把他帶到大叔的面前再殺了他,但途中實在是太惹人生氣,我就把他從直升機上弄下去了」

喂喂,真的假的。

她所說的事情實在令人啞口無言。

跟自己長得像的人在眼前死掉的確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情。不對,無論是否相像,有人在眼前慘遭殺害都絕不會感到愉悅。

我感到不悅之後,九空可能是對於我的反應感到滿意吧,突然就笑了起來。

「話說大叔你才是,究竟被誰襲擊了?為什麼會流著血暈倒了?」

「我也不怎麼清楚,畢竟是他們突然襲擊過來的。接下來得調查一下。」

我實話實說之後,九空可能是對我說的話不滿意吧,她緊咬牙關。之後她所說的話都帶有殺氣。

她一旦產生殺氣,必然會有人死亡。

「大叔?」

「怎麼了?」

「大叔說過會服從我的對吧?既然如此,只要你不做出損壞到我心情或者背叛我的行為,那你就是我的東西。我呢,最討厭別人傷害到我的所有物了。所以我不會饒恕那些傷害大叔的傢伙。那就跟我做對是一個意義。」

我為九空對於傷害到我的那些傢伙感到生氣這件事而吃驚。

她憤怒的源頭並不是我,而是刺傷我的那些人。也就是說她現在正為我感到生氣。

「接下來我想要調查一下那些人的來歷,雖然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就是了。」

「是嗎?早知道這樣,當初在巷子裡就應該留個活口。」

這次九空把手伸向嘴邊,咬著指甲。似乎是相當生氣的樣子。

「嘛,我也迅速下達展開調查的指示了,應該立馬就知道結果了。所以大叔直到身體完全康復之前都要老老實實的。」

九空從椅子上站起來。她走近我,硬是讓我躺下來。必然的她的手會觸碰到我的手腕。接著她把手掌放在我胸膛上並使力。當觸碰的瞬間,九空又慌張地往後退。

她這幅樣子彷彿就像是突然驚嚇到的小狗一般。

明明是她自己接近我,可一旦身體接觸就自個後退。一瞬間我窺視著她的臉色。不過並非是帶有厭惡的樣子。雖說很奇怪,但她現在反而是溫柔的神色。

然而沒多久她就緊咬牙關,似乎是對什麼感到生氣而多次踢著床鋪,然後開口說道。儘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她看來是相當氣憤。

「總而言之,快點治好傷勢再補償我沒有接我電話的那段時間。你要給我安安分分的,明白了嗎?」

什麼?她還繼續威脅我。不過這一次實在太不甘心了,又不是故意不接電話。自從上次臟器買賣組織的討伐任務中不接九空的電話導致狀況惡化之後,我都最大限度地留意來自她的聯繫。

單純只是我弄丟了手機,所以沒辦法接她的電話而已。絕不是我這邊的錯,我重新解釋著。

「我手機不知道落在哪裡了。我可以發誓絕不是我故意不接電話。」

「別說那麼多了!你不是在我家裡發誓過電話一打來就會立刻接聽嗎?這番話也就是無論處於什麼樣的狀況都要能隨時隨地能夠接電話。可是!大叔居然兩次都沒有接電話。本來光是不接電話就已經是死刑,可我這邊卻是連續打了兩次電話都沒接。」

「開什麼玩笑?這一次是手機弄丟了,就不能寬容大量嗎。」

「你見過我開玩笑過嗎?」

九空對我發著怒,一步步走過來。當然,她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依舊是這種微妙的距離。

「補償?那我要怎麼補償才好?」

「我不知道,不對,這是秘密。」

「你該不會又要說把我弄成標本之類的吧?」

「我都說這是秘密了。」

我嘆了口氣,她又開始了。這種時候就非得討她開心不可。不然她會一直是這種莫名其妙的狀態。偶然的,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曾經我通過把戒指作為禮物送給她而擺脫困境。那這一次果然也還是利用禮物來度過難關吧。

能夠令猶如小惡魔化身的她滿足的禮物。

「那我就準備兩支專用的手機吧,其中一支就是我送給你的。這一次我絕對會隨身攜帶,永不離身。」

「什麼意思?我說過我討厭手機來著。」

「不光是可以打電話,還可以用短信互相交流,你覺得如何?這可是以我的名義簽約的禮物喔。與其等待你不知什麼時候才會打的電話,這種方式你不覺得更好嗎?」

「短信?」

九空的眉頭微微蹙頭,顯而易見的反應。

「沒錯,短信裡面用文字互相交流。」

「啊啊,是嗎。記得上學的時候有看過其他人這麼做過。雖然我覺得真的是把人生浪費在無聊的事情上。」

「啊,這樣啊?」

「不過既然你送我這樣的禮物,那試一下也不錯。嘛,你就拿給我試試吧。看到實物之後再來考慮大叔的處分。」

雖然九空是這麼說,但表情卻是柔和的。看來應該是對短信這種功能挺感興趣的樣子。

「我知道了,傷勢痊癒之後,我會立馬拿過來…。」

「嗯。」

到最終她的口吻依然是不感興趣,但終究只是口氣上而已。表情上看起來隱約有些期待。我也終於能從她表情上看出某種程度上的神色了。

「我說,你最近不覺得我最近對你太仁慈了嗎?可能是因為這樣,隱約覺得警衛們也有些小瞧我了。這全部都是大叔的錯,你要怎麼辦?」

「就算你跟我說這種事。」

「那我要跟誰說才好?真是無聊的答覆呢。啊啊,真無聊。」

「那麼我稍微去一趟廁所,先失陪一下。」

既然她已經說出無聊一詞,我還是迴避一下比較好。而且更重要的是現在並非是跟九空爭論的時候。

總之現在我很在意冰上小姐的情況,而且還有襲擊我們的那些傢伙的真面目。這全部都得解決掉,之後再來搞定送給九空的手機。總而言之,現在必須前進不可。

雖然九空說過會展開調查,但也不能將一切都交給她處理。

就在剛才我搶先說出上廁所這番話,所以我擔心她又會露出什麼反應,於是窺視著她臉色。不過意外的是她推開點滴架,從床上站起來靠近我。

「廁所?大叔你能走過去嗎?」

「不是你自己說過傷勢不嚴重嗎?怎麼,既然這麼擔心不如幫我一把!」

說完之後,一瞬間我想著完蛋了。因為說出剛才的言辭,那就必須要做好她會說出‘’你想死嗎‘’的覺悟。

「幫你一把?」

然而九空並沒有特別的反應。雖說有點躊躇,但還是靠近我。接著十分親切地將我手腕搭在她肩膀上,似乎要支撐我。之後她再推開點滴架。

久違的與她身體親密接觸。不對,手腕搭在她肩上本身還是第一次。至今以來她自己有允許過這種身體接觸嗎。

說到以前,她只有在設下陷阱時必然會利用身體的魅力進行誘惑。這就是九空的做法。

她的臉就在眼前。因此她頭髮的香氣也撲鼻而來。

剛才光是身體相互接觸了一丁點,她就立刻嚇一跳,頓時保持距離。說起來最近我只要靠近她,她就會採取像是遇到蟲子一樣的態度,拉開距離。

而這樣的她如今卻是自己主動地幫我搭肩。

在我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她一副心癢難熬的表情走到門口,接著用腳踢了踢門。

於是門對面的警衛們嚇一跳,連忙打開門向她喊道。

「大小姐,請問有什麼事嗎?」

「讓開。」

九空只說出這一言,那些以抑揚頓挫的口吻說話的警衛們便站在兩邊,分出一條路。宛如摩西的奇蹟一般。

「大叔,你走路要小心點。」

九空就這樣把我帶到了廁所。特別室專用的廁所就在病房門打開之後的眼前。話說她若無其事地打算跟著我來到有著紳士專用圖標的房間內。

「等等,廁所裡面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了…。」

「那又怎麼了?反正誰也不在。醫院又被我包場了。」

「可是既然是女孩子,不就應該會有點羞恥心…嗎?」

「為什麼我非得為這種小事感到羞恥不可?別開玩笑了,快點搞定。」

九空十分固執。對於她而已,這種事情並非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嗎。那在病房裡面為什麼又會嚇一跳,露出少女一樣的表情離開我呢。

還是老樣子令人捉摸不透的女人。現在她這種親切心真是多餘。

既然如此,我只能裝作是要上大號,而不是小號了。應該不會跟我一起進去裡面吧。

「我要上大號來著。這裡就讓警衛看著,你自己回到病房裡面不是比較好嗎?」

「大號?大叔真髒。」

「不,人又不是隻靠小號就能過活的生物吧?不是還得上大號?你也是這樣吧?」

「我不知道這種事情。」

「什麼?」

我露出呆然的表情後,九空就直接轉過身。

「嘛,也好吧。不過要快點完事哦,我會讓警衛過來的。」

雖說她的行動還是老樣子是隨心所欲,但我從此隱約感覺到她的溫柔。她不求回報就幫我來到這裡。

重點是將我帶到醫院並且還照顧我這件事本身更能這麼說。

嘛,雖然各方面有些不可思議,但現在問題不是這件事。

我姑且走進廁所裡,坐了下來。當然,我並不是想上廁所。

要跟她分開的原因是為了尋找應對這種狀況的道具。

而且也是為了與冰上小姐取得聯繫。

總不能在九空的面前擺弄遊戲窗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