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第2章 虛假與真實

第15話

web版第2章 虛假與真實  第15話我安心地回答道。不過眼前這個女人為什麼要把事情都全部告訴我呢。比起這件事,為什麼她會在這裡。我腦海裡同時浮現出幾個疑問,我甩了甩混亂的頭,冷靜下來之後開始一件一件的詢問。

「剛才也問過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想要在這條街上賣身,就無法從代表手中逃脫…因為她是掌握買春業的大人物。」

她訴說時表情看起來很悲傷,她也有她的隱情吧。九空愁眉苦臉地說著,過了一會兒又再次開始勸誡。

「大叔,先不說我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管理這裡的並不單單隻有代表而已,還有許多的黑社會。要是知道你沒有吃藥,後果肯定不堪設想。等會代表回來,請儘可能地裝出軟弱無力的樣子。最好也做出像是要倒下的舉動抱住代表。因為有些人第一次吃到藥時會因為藥效過強而倒下來。」

「我知道了,我會這麼裝的,非常感謝。」

總之她告訴給我的信息是有用的情報。無論是[讀檔]還是攻略,又或者是按照這種情況繼續行動都不會找到攻略相關的線索。因此我想再稍微嘗試一下,一有危險立馬就[讀檔]。

當我考慮著這些事情時,重新看一看九空揺愛的身姿。與昨天不同,她現在有好好的化妝。頭髮也優雅地綁起來,意外地很合適。跟昨天完全沒有打扮過的樣子截然不同。多虧於此,原本就引人注目的美貌看起來更加燦爛了。

「代表差不多要該回來了,所以我要騎在大叔身上了哦。啊,不然就這樣直接做也行,要做嗎?畢竟還有昨天那筆錢的人情…。」

「不,這有點…。」

我慌張地擺擺手。一旦對這位級別A的女人出手就會發生更加嚴重的問題。直到現在,我都依然沒有改變過這種想法。雖然我是很感謝她幫助我,不過這裡是遊戲,根本不知道陷阱隱藏在何處。而且這麼容易就跟級別A的女人上床什麼的,根本就不可能。並且還是跟擁有如此的美貌,而又燦爛奪目的女人。她的隱情絕對是因為過於非同尋常才會冠以級別A。如果在如今這種狀態中跟她有過多的牽扯,可能會陷入無法逃脫的巨大奔流之中。

不過事實上她也幫助過我,所以一旦我等級達到可以解決她的隱情時,我絕對會幫她解決。雖說我是有這種打算,不過那不是現在。

「是這樣嗎,果然是奇怪的大叔…」

九空揺愛如此說著,並把衣服脫掉了。雖然她跟朱峰一樣是穿著純白色的禮服,不過裡面卻沒有穿任何一件內衣。

「正如你所知道的,我身體上有許多傷痕,所以平時都是穿著衣服來做。不過我們兩看起來非得像是在做某種事情不可,所以我脫掉衣服了哦。」

接著她屁股坐在我的下腹部上。總覺得這位置感覺有點令人按捺不住,不過場合就是場合。正因為沒有比這還要危險的狀況,因此我才能保持一定的理性詢問她。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幫我?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對我視而不見豈不是更好? 一旦這件事暴露你打算要怎麼辦?」

「昨天大叔你也不是平白無故地就請了我吃頓飯嗎,還你人情而已。而我會來到這裡只是因為被人強行帶來,又不是為了賺錢。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你應該感到幸運,因為這裡真的是很可怕的地方。」

她如此說道,眼睛裡可以看見些許淚水。她應該是為自己必須要出入這種地方的現實而感到害怕吧。她這幅樣子令人覺得有些可憐。這世界上的女性全都是些利用我,對我冷眼相待的人。像這樣不求回報而幫助我的女人還是第一次遇見。然而,無關我對她的謝意,我的老弟因生理現象而逐漸變硬。

「啊啦? 似乎真的不是ED呢。」

「嗯、嗯。」

「果然要做嗎?」

「不了,總覺得這樣有點不對。」

「那麼代表一回來,請你就裝作虛脫無力的樣子倒在地上。剛才我也說過了,偶爾會有藥性過強的情況發生,倒在地上之後能不能就那樣隨便躺著?這樣做之後依照以往的經驗,他們應該會期待你能在下次聚會中主動求得這份藥。總之應該會直接放你回去,接著你就斷絕聯繫,從此以後不再跟這裡有所瓜葛比較好。」

「嗯~不一定吧,我是有事情要調查才來到這裡。當然,我是很感謝你幫助我,而我也必須從這裡逃出去,所以就用你說的方法試試看。這件事先不說了,下次能不能兩個人單獨見下面呢,關於這個地方我還想要多知道一點情況。」

「誒?沒聽見我剛才說的話嗎?這裡很危險。」

她一副真心在為我擔心的表情說道。然而她的情報是必要的,我想要知道關於這裡的真實。而且我也想回報她幫助我的恩情。

「我知道啊,可我也不是那麼無力的傢伙喔。」

我一認真地說完,她就盯著我看。當然,除了道具以外的確是無力。不過隱約想要試著吹吹牛。接著,我偶然間看到她那火傷的傷疤。或許是注意到我盯著那裡看了吧,她連忙遮住手腕,開口說道。

「那麼,早上七點在我們初次相遇的地方見面吧。你還記得嗎?」

「我還記得喔,明明就還沒經過一天。」

我如此答覆之後,朱峰或許是把事情解決了吧,她回到房間裡。於是我們立即開始擁抱在一起,裝出喘氣的樣子。接著九空揺愛像是做完事一樣從床上起來,淡定地說道。

「藥已經讓他吃下去了。恐怕現在神經已經不正常了吧。」

「啊啦,是嗎,做得不錯。話說回來,為什麼你要脫下衣服? 明明你脫下衣服就沒有多少價值了。」

「反正他神經已經不正常了,感覺這樣做也沒什麼關係,所以就」

「好了啦,趕緊穿上衣服。」

「好的…。」

九空揺愛側著眼向我暗中點下頭,邊離開了房間。似乎是要我注意小心。這時,我特意露出彷彿因藥而迷糊般的猥瑣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