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外傳(?) 我重要的她

第二卷  外傳(?) 我重要的她

進入魔法學院已經有一年的時間,升到二年級之後,我、吉奧路德•斯圖亞特被任命為學生會長。

這個學院崇尚實力主義,因此學生會以及學生會會長都是由成績選拔出來的。為此成績總是位於榜首的我成為學生會長也可以說是必然的結果。

要是以前的我的話,一定會覺得這種沒有任何實際價值的顯眼地位很麻煩,考試會隨意地放些水吧。而現在,雖然我還是覺得麻煩,但仍然老老實實當上了學生會長這個職位。其中也是有原因的。

第一點就是為了讓周遭清楚地認知到吉奧路德•斯圖亞特的實力,鞏固我的地位,從而能夠確確實實地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那名女性。

甚至是過去我覺得完全就是麻煩、從沒有一絲興趣的王位,如果對於得到那名女性來說是必須的話我也會以成為王為目標而行動。

我展示實力、鞏固地位的另一個理由是為了守護那名女性。

雖然很會撩人的她有很多會守護她的己方,但她毫無警戒心的性格甚至會讓人不禁懷疑她貴族千金的身份是否是冒牌的。再加上她從來不會對人有疑心,我一不注意她就很有可能就被懷有惡意的貴族給利用了。

因此,我很有必要威懾住所有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想要傷害她的人。

因為上述的理由,我今天也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處理著麻煩的學生會會長的工作。

在某一天放學後的學生會室中,我完成了工作。

“今天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請恕我先告辭了。”

我如此說道站了起來,如果現在是高峰期的話我還得幫其他人的忙,但現在並不是高峰期,所以沒關係。

“已經完成了嗎?”

今年被任命為學生會副會長的瑪麗亞•坎貝爾驚訝地出聲說道。

“是的,因此請恕我先回宿舍去了。”

學生會長的工作量會比其他成員要多一些,但我認真起來的話也算不了什麼。平時我總會用與其他學生會成員差不多的時間完成工作,不過今天我認真起來、很快就結束了工作。

要說為何的話——因為她今天沒有來學生會室。既然她沒有來這裡,那她就很有可能一個人待在那個地方。

要是我快一點完成工作的話,就能稍稍獨佔她一會兒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想法,學生會成員基斯•克拉斯狠狠地瞪著我,而梅麗•亨特則是瞟了我一眼,手上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看樣子很快就會被他們給追上。不過,雖然時間不多,好歹也還是能獨佔她一會兒。帶著這樣的想法,我快步離開了學生會室。

走出學生會室所在的校舍,我前往位於學院盡頭的那個老地方。結果正如我所料,她就在那裡。

我的未婚妻卡塔麗娜•克拉斯穿著類似於農民的服裝,在她自己於學院一角開墾出來的田地中快樂地做著農活。

她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想要得到的女性。

“卡塔麗娜。”

我出聲呼喚沒有注意到我的卡塔麗娜,她有些驚訝地回過頭來。

“啊,吉奧路德大人。學生會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嗎?”

“嗯,卡塔麗娜今天是在種苗嗎?”

我看到田地間並排豎立著像是蔬菜苗一樣的植物,如此詢問她。

“嗯,苗昨天送到了,所以我想著得快點把它們種下去!”

卡塔麗娜露出高興的表情回答我。

我的未婚妻總是這樣,不管何時、何地、總是一副快活的模樣。

只要和她在一起我就不會覺得無聊,和她一起度過的每一天都閃閃發亮。

不知何時起,卡塔麗娜自身在我眼中也開始閃耀光芒。……回過神來時,名為卡塔麗娜•克拉斯的少女已經是我心中最為重要的存在了。

我靠近津津樂道地描述著幼苗的卡塔麗娜,伸出手觸摸她柔軟的臉頰。

“?吉奧路德大人?”

卡塔麗娜抬頭仰望我,那水藍色的眼瞳中露出些許不可思議的感情。看到她眼瞳中映出的我的身影,我實在是喜悅得不能自已……

“臉上弄髒了哦。”

“這樣啊,非常感謝您。”

完全不知道懷疑,一點警戒心都沒有的卡塔麗娜坦率地如此回應道。

要是往常的話,此時就會有人出來礙事……但因為今天學生會的工作還沒結束,礙事者們並沒有出現。既然如此,我移動手指,觸摸卡塔麗娜柔軟的嘴唇。

我將臉龐靠近愣愣的卡塔麗娜,用手輕撫她的嘴唇。

如果是一般的貴族大小姐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會羞的滿臉通紅……但卡塔麗娜不愧是卡塔麗娜,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恐怕她腦子裡想的也就只有“一定是嘴唇上也沾到髒東西了,吉奧路德大人在幫我擦乾淨吧”。畢竟我們都交往了九年,她想的事情我大體都能猜到。

她柔軟嘴唇的觸感使得想要更多地觸摸她的慾望湧上了我的心頭。

“卡塔麗娜,你眼瞼上也有髒東西哦。我幫你擦乾淨,閉上眼睛。”

“啊,好的。”

卡塔麗娜完全沒有對我的話語產生懷疑,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而我則是緩緩地靠近她的臉龐。

“姐姐!危險!”

伴隨著這一喊聲,被我抱在懷中的卡塔麗娜被人一旁搶了過去。

真是,每次都是在高潮時!我如此想道,狠狠地瞪向搶走卡塔麗娜的犯人。

如同我的預料,氣喘吁吁的基斯就站在那裡,露出一副可怕的表情瞪著我。

看來他是結束了學生會的工作追了過來。要是他來的再遲一些就好了……

卡塔麗娜的乾弟弟基斯一邊調整著自己粗重的呼吸,一邊恨恨地等著我。我和他也認識了快九年了。

他對卡塔麗娜抱有超越姐弟的感情,總是來妨礙我,還想要解除我與卡塔麗娜的婚約。

“喲,基斯。學生會的工作結束了嗎?”

我按捺下心中的怒火,露出微笑對他說道。

“對虧您的福,我有了必須快點完成的理由,努力完成了。”

基斯露出緊繃的表情回答我,接著注視卡塔麗娜的臉龐,說道。

“姐姐,沒事嗎?”

“?沒事是說什麼?”

卡塔麗娜露出有些傻愣愣的,完全沒有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的表情如此回答道。

卡塔麗娜超絕的遲鈍今天也發揮出了120%的效力。

不過……卡塔麗娜和基斯的距離非常近,這讓我很不快。於是我握住了卡塔麗娜的手腕把她拉離基斯。

看到我的舉動,基斯露出了有些不滿的表情,但並沒有再將卡塔麗娜拉回自己的身邊。因為基斯這個男人基本上對卡塔麗娜,正確來說應該是對所有女性都相當晚熟。

他全身都散發著性感氣息,看上去像是已經和好幾名女性有過一腳了,但實際上卻相當不習慣與異性相處。雖然說是不習慣,不過他對待女性的行為相當紳士,然而從戀愛角度來說非常晚熟。

可能是因為有著與愛情絕緣的大腦以及超絕遲鈍的卡塔麗娜和他一起長大的關係也說不定。

當事情和他的意中人卡塔麗娜相關時尤其如此。對於卡塔麗娜毫無自覺的撩人舉動,基斯總會面紅耳赤、慌慌張張拉開距離。

有某一段時期他也覺得這樣下去不行,自己積極主動地靠近卡塔麗娜。但還不等我牽制他,他就自說自話地動搖起來,又縮回了原來的模樣,實在有夠草食。

不過,基斯他那晚熟的性格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

因為基斯和卡塔麗娜是住在同一個家中,二十四小時都和她待在一起。要不是基斯如此晚熟,他們倆之間發生些什麼都不奇怪。

實際上,如果是我站在基斯的位置上的話,恐怕早就和卡塔麗娜生米煮成熟飯了吧。

這麼一想,我倒是應該真誠地感謝基斯的晚熟性格了。

不過,他總是在這樣與其說是好,不如說是差的時間點來妨礙我,實在是讓我很傷腦筋。

再等一會兒的話我就能親吻到卡塔麗娜柔軟的嘴唇了……我注視著卡塔麗娜柔軟的嘴唇想象著那個畫面,而此時基斯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露出了警戒的表情插入我和卡塔麗娜之間。明明他自己非常晚熟,對這一類氣氛倒是挺敏感的。

基斯總是像這樣警戒我靠近卡塔麗娜,但遺憾的是——實際上卡塔麗娜的初吻早已經被我奪走了。

那大概是在去年的冬天。我和卡塔麗娜捲進某個事件的時候。

卡塔麗娜在食堂被貴族大小姐攻擊之後,瑪麗亞•坎貝爾立刻就下落不明,我們拼命地搜索她的行蹤。

隨著調查的推進,我查明這件事很可能與暗魔力有關。

暗魔力是一種恐怖的禁忌之力,能夠操縱人心、讓其他人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行動。

按照我的推測,恐怕對方的目標是卡塔麗娜。我立刻趕到了她的身邊,將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她。

本來暗魔力的存在是連高位貴族都不能知曉的極密事項,但考慮到危險很有可能已經迫近卡塔麗娜,我判斷對她坦誠一切會來的好一些。

一開始卡塔麗娜一臉驚訝,之後也逐漸瞭解了事態的嚴重性,變得面無血色。

在我告訴她用人類的性命交換才能獲得暗魔力之後,她輕輕顫抖起來。

這毫無疑問是率直而又溫柔的她從沒有想象過的世界。

我輕輕抱住了顫抖的她。

第二天早晨,出現在我面前的她臉色比昨天晚上更糟糕了。

我以為她是因為昨天我告訴她的那些話而害怕的沒能睡著,但她告訴我自己做了一個恐怖的噩夢。看到我還有其他友人的臉後不知為何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露出了微笑。

為了讓面無血色的卡塔麗娜休息一會兒,我們把她帶到了醫務室,陪在她的身邊讓她能夠安心熟睡。

我是很想一直陪在她身邊的,但醫務室的老師說,“要是你們一直在她身邊的話她也很難睡著吧”,於是我讓他轉達卡塔麗娜,“等她醒來以後我們會來接她的。”

而在幾小時後,我就為自己沒有堅持留在卡塔麗娜身邊而感到深深的後悔。

發現卡塔麗娜一個人倒在中庭裡時我感到全身發冷。

我慌慌忙忙地跑到她的身邊確認她的呼吸,知道她還活著時鬆了一大口氣。但之後我又全身緊繃起來。

卡塔麗娜看起來就只是睡著了而已,但不管我們怎麼呼喚她,給她什麼樣的刺激,她都醒不過來。

我將自己的地位利用到極限,將所有著名的醫生全都一個個找過來給卡塔麗娜看病,但也無法找到其中的原因,事態沒有一絲好轉的跡象。

考慮到她很有可能是因為暗魔力才會變成這種模樣,我還找來了國內屈指可數的擁有光魔力的人給她看病,但仍然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明明我都已經察覺到危險迫近了卡塔麗娜……

我完全無法原諒無法拯救她的不中用的自己。

就在卡塔麗娜陷入沉眠的第二天早上,我造訪了她的房間。

我敲了好幾次門,叫了好幾聲,裡面都沒有任何反應。於是我輕輕轉開門把,就看見房間裡只有在床上沉眠不醒的卡塔麗娜以及侍奉在她身邊的女僕兩人。

她的房間裡總是會有某人在場,而那時大家正好都離開了。

女僕似乎是沒有注意到我的呼喊和敲門聲,看到我進來時非常的吃驚,手中拿著的長嘴壺都掉到了地上。伴隨著“咔啦”一聲巨響,玻璃做的長嘴壺碎了開來。

“非、非常抱歉。”

女僕這麼說著,慌慌張張地撿起裂開的長嘴壺。她面無血色,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昏倒。

作為侍奉卡塔麗娜的女僕,她實際上非常優秀,平時是不可能犯下沒注意到有客人駕到,又或是在客人面前打碎長嘴壺這樣的失誤的。

正因如此,她蒼白的臉龐以及顫抖的舉止都叫人看起來非常心痛。

她也仰慕著卡塔麗娜。並且卡塔麗娜也信賴著她。

“是在幫卡塔麗娜喝水嗎?”

女僕站在卡塔麗娜的床邊,手中拿著水瓶,專注到甚至沒有察覺我的到來。看到此景做出判斷的我詢問道。

“是的,我覺得哪怕只是水也好,只要喝下去的話說不定就能發生什麼變化……但卡塔麗娜大人卻連水都沒法喝下去。”

女僕如此說完後,悲傷地低下頭去,再次收拾起長嘴壺的碎片。

過了一會兒,看到女僕收拾完了所有的碎片,我對她說道:“卡塔麗娜由我來照看,就請你處理一下那些碎片吧。”

女僕看起來有些猶豫的模樣,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拜託您了”,接著走出了房間。

房間裡就剩下我和卡塔麗娜兩個人。平時這種情況我是求之不得的,但此時此刻不管我在她耳邊訴說怎樣的愛語,不管我如何觸摸她,她都沒有任何反應。

即使如此,我也想要看一看卡塔麗娜的臉龐,於是靠近了她的身邊。

她沉眠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呼吸也停止了一般,叫人感到不安,我不由得把手放到她的嘴邊進行確認。在確認她仍然有在呼吸之後我鬆了一口氣,接著察覺到她的嘴唇相當溼潤。

恐怕是女僕想要喂她喝水時沾溼的吧。床邊上還放著另一個長嘴壺。

“……要是永遠這樣昏睡下去的話……無法汲取水分,也無法獲取食物……一直維持這個狀態,終有一天會失去性命。”

醫生說的話語在我腦中復甦。

我絕對不會讓事態發展到那種地步。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長嘴壺,將其中的水含在口中,接著與卡塔麗娜的嘴唇重疊,慢慢地讓水流到她的嘴裡。

我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卡塔麗娜的嘴唇,防止水漏出來。過了一會兒,她的喉嚨微微顫抖了幾下,將水嚥了下去。

喝下去了啊,太好了。

之後我一次又一次重複這個動作,把水餵給卡塔麗娜。

最終,在卡塔麗娜陷入沉睡的第二天夜晚,她自己打破了暗魔法醒了過來。

那個時候我也很拼命,不太記得接吻的感覺了。但還是依稀記得卡塔麗娜的嘴唇非常柔軟。

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會想要有第二次。

“姐姐,我都和你說了多少次了!不可以和吉奧路德大人兩個人獨處!”

“但基斯,已經結束了!所以和吉奧路德大人在一起也沒關係了哦!”

“額,什麼結束了?我完全不知道你的沒關係說的是什麼……”

看樣子沒辦法輕易抓到第二次機會啊。早知如此,當初我就該更激烈一些了。

我一邊望著卡塔麗娜和基斯牛頭不對馬嘴的交談,一邊如此思考。

“卡塔麗娜大人,您沒事嗎?”

另一個礙事者氣喘吁吁地出現了。

“哎呀,梅麗也來了啊。今天大家都很快呢……嗯?沒事指的是什麼?”

“嗯,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不過,什麼都沒發生那就最好了。”

弟弟的未婚妻梅麗•亨特這麼朝我露出了生硬的笑容。

梅麗是我雙胞胎弟弟的未婚妻,然而她卻完全沒有把她的未婚夫亞蘭放在眼裡,愛慕著卡塔麗娜,追在她的身後。

不知從何時起,我就察覺到雖然她的外表是可愛的美少女,但內在與我很相似。到了現在感覺她妨礙我的手段比基斯還要激烈,是個很難纏的對手。

“呼、喂、梅麗,你到底跑的有多快啊。”

接著出現在梅麗身後的是我的弟弟亞蘭。我這位弟弟實際上也是卡塔麗娜的傾慕者之一。

亞蘭自從八年前就對卡塔麗娜抱有淡淡的愛意,不過因為他遲鈍的性格外加我們的,正確來說應該是他的未婚妻梅麗的策略,他本人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對卡塔麗娜的心意,是個可憐的男人。

即使是如此遲鈍的亞蘭,也在去年那個事件時終於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意,對卡塔麗娜的態度稍稍有了些變化。

不過,亞蘭就算是察覺了自己的心意,按照他的性格來說也不會對自己兄弟的未婚妻出手,讓我對他放鬆了警惕,但是——

在未婚妻兼軍師梅麗的策略之下,亞蘭也被拉入了另一邊的聯盟中。我們是兄弟,宿舍的房間也是相鄰的,他就將我的行動一一傳達給梅麗來妨礙我,最終變成了一個意外麻煩的敵人。

不過,問題並不在亞蘭,而是在於梅麗的手段逐漸變得高明這一點上……而且,自從亞蘭察覺了自己對卡塔麗娜的心意後,似乎開始主動朝梅麗靠攏。

是彼此產生了同伴意識嗎?

我倒是很想告訴他們,拜託他們這對未婚夫妻自己去過兩人世界,不要再對我的卡塔麗娜多管閒事了。

田地裡原本只有我和卡塔麗娜兩人,但不知不覺間學生會的成員都聚集了過來。作為我來說已經是用相當快的速度解決掉工作了,他們果然也很優秀啊。

最後,索菲亞•亞斯卡路特和瑪麗亞•坎貝爾也到達了這裡,場面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話說回來,吉奧路德大人工作神速,又沒有死角,真的很厲害啊。”

“哪裡哪裡,今天只是湊巧罷了。”

瑪麗亞看到我今天工作的速度似乎對我有了新的認識,而我則是回以曖昧的答案。

其他的學生會成員猜到了我這麼早就完成工作的理由,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不過看來瑪麗亞並沒有猜到我的想法。

瑪麗亞•坎貝爾這名少女身為平民卻擁有光魔力,非常傑出,但也有些天然的地方。

因此,雖然不及卡塔麗娜,不過她也有些掉鏈子的時候。

要是我沒有遇到卡塔麗娜的話,按照我的性格來說很可能會對她產生興趣。現在也是,對於她勤奮努力的性格,對待任何事都傾盡全力的特質,我都有相當的好感。但是……

“嗯,這樣啊。卡塔麗娜大人,今天我也為您做了點心,還請您品嚐一下。”

瑪麗亞這麼說著遞出自己做的點心,卡塔麗娜則是非常高興地靠上前去。

“瑪麗亞,謝謝你總是給我做點心!最喜歡你了~~”

卡塔麗娜這麼說著,臉上露出了著迷的表情。

是的,我對瑪麗亞•坎貝爾這名少女本身是很有好感,雖然是有好感的……

但我的未婚妻卡塔麗娜對她太過親近,太過喜歡,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瑪利亞一直用自己做的點心餵食卡塔麗娜,卡塔麗娜也因此非常喜歡瑪麗亞。

而且瑪麗亞也早就被卡塔麗娜的撩人技能給擊沉了。

有時她們兩人如膠似漆的模樣看起來簡直就像是相稱的情侶一般,這實在是有點可怕。

因此瑪麗亞這名少女的存在也是妨礙我和卡塔麗娜之間關係的敵人,而且是超出其他人一個等級的強大敵人。

卡塔麗娜將瑪麗亞以點心為名的飼料放在田邊準備好的一張桌子上,幸福地狼吞虎嚥起來。看到卡塔麗娜的這幅模樣,我的內心的思緒一言難盡。

“啊,兄長大人,在這邊!”

索菲亞•亞斯卡特魯特喊了起來。

順她的視線向遠方望去,尼克爾•亞斯卡路特以及拉斐爾•沃爾特正在向這邊走來。尼克爾是索菲亞的哥哥,擁有能夠不問男女將人魅惑的超常美貌;而拉斐爾直到去年年中都還在擔任學生會會長的工作。

“你好,吉奧路德大人,久違了。”

尼克爾這般打了招呼,而我則是詢問他為何會來學院。

“今天我有事要去一次學院裡屬於魔法部的設施。”

他用一如往常的撲克臉回答了我的問題。

和他一起登場的拉斐爾現在則是在學院內的魔法部設施裡工作。

今天他在設施中工作時,和造訪的尼克爾聊了幾句,受尼克爾的邀請一起來到這裡。

“哎呀,尼克爾大人,拉斐爾大人,好久不久了。”

沉浸在瑪麗亞點心中的卡塔麗娜似乎終於注意到了尼克爾和拉斐爾,出聲說道。

“卡塔麗娜,看到你如此精神就再好不過了。”

尼克爾上一刻還是撲克臉,下一刻卻露出了傾城傾國的笑容。

正如同各位看到的一樣,這位尼克爾也是拜倒在卡塔麗娜石榴裙下的一人。

話是這麼說的,不過,雖然他外表看起來很誇張,但內在卻是個很有常識的人,應該不會對其他人的未婚妻橫刀奪愛……然而麻煩的地方在於他擁有一種麻煩的體質,他全身都散發著一種不可思議的魅力,能夠不問男女魅惑住對方。

他的魅力隨著年齡連年增加,即使遲鈍到在整個世界範圍內都屈指可數的卡塔麗娜最近也開始對他的笑容晃神,讓我不得不提高警惕。而且——

“兄長大人也來這邊和卡塔麗娜大人一起品嚐點心吧。”

不知何時索菲亞已經狡猾地佔據了卡塔麗娜身邊的座位,如此呼喚尼克爾。

尼克爾的妹妹索菲亞也傾慕著卡塔麗娜,她抱持著不小的野心——如果哥哥和卡塔麗娜結婚的話那她自己也就能永遠和卡塔麗娜在一起了;因此一有機會就居中撮合自己的哥哥和卡塔麗娜。

索菲亞原本是個乖巧的少女,但因為常年都和梅麗、卡塔麗娜相處在一起,到了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名積極又率直的少女。小時候我第一次遇到的那名總是低著頭的少女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人一般。

而與尼克爾一起來的拉斐爾也用愛慕的眼神望著卡塔麗娜。

他原本擁有相當複雜的隱情,最初對卡塔麗娜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在那次事件後他曾一度離開學院又回到這裡,不知何時起他望著卡塔麗娜的眼神中就帶有一股滾燙的熱量。

卡塔麗娜•克拉斯這名少女到底是有多麼能撩人啊……

我注視著美美地享用著點心的卡塔麗娜,內心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卡塔麗娜是個瘋丫頭,又單純、又遲鈍,作為貴族千金來說她實在太過超乎尋常。

然而不可思議的她卻吸引了非常多的人。特別是內心寂寞、懷抱痛苦之人,尤其會對性格坦率的她動心。

社交界中無時不刻不充滿著陰謀,對於那些拼命窺視著他人臉色、內心想法而活的人來說,卡塔麗娜那筆直地注視著自己的眼神以及話語,就像是溫暖的陽光一般裹起了他們的心靈。

因此,許許多多的人被卡塔麗娜•克拉斯這名少女所吸引,並且在與她產生關聯後發生了改變。

但是——再怎麼說也撩了太多人了。敵人的數量多過頭了。

看到她和大家一起其樂融融品嚐點心的模樣,我的內心也多少產生了些現在這樣就好的想法。

恐怕會產生這種想法是因為我本人也受到了卡塔麗娜的影響,發生了改變吧。

就在我定定地注視卡塔麗娜時,我們的視線重合了。

“吉奧路德大人也要吃嗎?”

卡塔麗娜似乎錯以為我注視她的理由是因為想要吃她正在吃的那些點心了,向我遞出了一個點心來。

“嗯,那麼我也嘗一個試試看吧。”

我靠近卡塔麗娜身邊,連同卡塔麗娜的手指一起咬住了她拿在手中的點心。

“很好吃哦。”

我如此說道,露出了笑容,周圍朝我投來了銳利的視線。然而當事人卡塔麗娜卻露出了一副愣愣的模樣,說道,“那個,吉奧路德大人,這裡還留了一些下來。”

基斯則是露出和卡塔麗娜完全相反的可怕表情,說道。

“姐姐,手指給我。”

他拉住了卡塔麗娜的手,用手帕賣力地擦起我剛才咬到的那幾隻手指。

“哇!基斯,你幹嘛啦,有點痛!”

基斯似乎是相當用力吧,卡塔麗娜抗議了起來。

“基斯,不可以弄痛卡塔麗娜啊。”

“你!說到底根本是你!”

“就是啊!吉奧路德大人,您到底做了什麼好事啊!”

“……難以置信,下流。”

“就是啊!你啊,究竟做了何等的……”

學生會成員們這麼說著,不斷地擠進我和卡塔麗娜之間的空間,拉開我和她的距離。

我確實很喜歡像現在這樣和大家一起歡鬧著的卡塔麗娜的笑容,也覺得這個狀況再持續一段時間也不錯——但,我完全不打算將卡塔麗娜讓給其他人。

卡塔麗娜露出呆呆的表情注視著我們,我則是回以她一個燦爛的微笑,接著開始考慮下一次要如何創造出兩人獨處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