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戀愛至上的冒險生活

2 二人獨處的任務約會

第一卷 戀愛至上的冒險生活  2 二人獨處的任務約會 在世間看來,冒險者是貧窮的代名詞。

冒險者大半都過著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連睡覺的地方都沒的人也不少見。

他們最大的收入來源是達成任務的報酬,但在中級之前報酬絕不算豐厚。

而那些微薄的報酬,也幾乎都用於購置裝備以對應下一個任務。

而且,接受任務也經常要付手續費。

雖然初級是免費的,但中級以上的任務都是要收費的。

公會也會去調查能夠作為任務發佈的討伐或探索,所以會消耗相當一筆錢。

雖然支援冒險者是公會的工作,但冒險者同樣也需要來支撐公會。

不管怎麼說,冒險者總是會為錢犯愁。

接受任務,置辦裝備和道具,當然還有生活費——其他也有很多要花錢的地方。

冒險者,可以說是不划算的職業的代表。

雖說如此,但也有例外。

世界最大的帝國,恩菲斯的首都,貝拉爾。

在冒險者公會中央本部所在地的這座都市郊外一座能夠俯視街道的小山丘上,有一座巨大的宅邸。

那原本是大臣輩出的帝國貴族的房子,因為在大約二十年前當家被發現貪汙,一族人全被從帝都流放了出去,所以一直都是座空房子。

而現在,那座宅邸稱為了最強的冒險者小隊“紅色戰團”的根據地。

宅子非常的大,據說在那個貴族還在這裡的時候族人和傭人加起來共有上百人住在這裡。

這裡的房間非常多,每間房間都非常寬敞。而且,因為那個貴族離開時就跟趁夜跑路一樣,所以桌椅以及那些豪華的傢俱,都被原封不動的保留了下來。

雖說空了很長時間,但這棟宅子的價格卻高的能把人眼珠子嚇的蹦出來。

不過,對我們的紅色戰團來說卻算不上幾個錢。

任務難度很高的話,支付的報酬自然也不會低。

紅色戰團的共有財產,現在已經膨脹到天文數字了。

成為高級冒險者之後,甚至還可以擁有自己的房子。

紅色戰團在儲蓄的一定程度的時候,開過內部會議討論要不要買房子——

「我覺得,大家住在一起會更方便一些」

菲奧用這麼一句話便迅速得出了結論。

因為不知為何,菲奧身上放出了強烈的冷氣,所以大家都不敢出聲反對。

凪並不知道,為何菲奧想要大家住在一起到能暴走的地步。

「雖然兩個人住在一起會很難為情,但分開的話也會讓人困擾……所以大家一起住是最好的」

菲奧的這句低語,很遺憾凪並沒有聽到。

然後他們購買的,就是這座大宅子了。

凪和菲奧,正在房內寬闊的客廳裡。

他們並排坐在沙發上。不過中間隔著微妙的距離。

現在是晚上。

帝國的夜晚很冷,所以他們給暖爐升了火。

「……話說回來,美冬好像還沒回來啊」

屋子裡,只有凪和菲奧兩人。

美冬還縮在山裡沒有回來。

「但願別在哪切腹就好……不過,美冬可能需要稍微流些血才能冷靜下來」

「如果只是流點血就完事那就好了啊」

兩人完全不覺得美冬切個腹就會掛掉。

「菲奧,你打算……怎麼辦?團長的委託,要接受嗎?」

「那種事,推遲再說也不晚」

「沒問題麼!?」

團長發出的委託,對紅色戰團來說是不能當做置若未聞的。

不如說,那本來是凪他們去委託的。

但是,對這名魔法使來說似乎並不重要。

「先不說那個,好久沒有和凪兩人獨處了呢。三年前組成隊伍後,露媞馬上就摻和——加入了,幾乎都沒怎麼兩個人待過呢」

「是,是啊」

他一直以來都沒注意到,菲奧是對露媞有什麼成見嗎。

小隊內和睦相處——那是他的理想。當然對於全是奇葩的紅色戰團來說那只是奢望。

「不過,露媞和蕾婭馬上就能回來了吧。那兩個人也相當頑強吶」

「……嘖」

「為,為什麼咂嘴?」

凪覺得,最近菲奧的言行很奇怪。

「這是從剛才來解刨炎龍的學者那裡聽來的。我們小隊,好像被當成是凪的後宮了」

「欸!?不不,美冬也在的吧!?別說的像是隻有我一個男的啊!」

「啊,等一下,我現在把結界張開」

菲奧嘟嘟囔囔的詠唱完後,屋外便響起了boon!的魔法發動的聲音。

就算是被稱為最強小隊的紅色戰團,也會有人來找茬。

雖然他們也做好了隨時都能對屋子周圍,展開強力的對物理·對魔法結界的準備……

「結,結界?為什麼要現在發動?」

「沒關係,美冬很強的。就算進不了家,他也會在某處堅強的活下去」

「美冬不能進來嗎?!」

大概,今天美冬也回不來了吧……。

「接下來,我有重要的事要說。不想被打擾」

「重,重要的事?」

美冬的事被從凪的腦袋裡踢了出去。

因為菲奧保持坐姿滑動著朝他靠了過來。

「……凪是小隊隊長。我則是副隊長兼參謀。偶爾,有必要兩人在一起探討一下今後的事」

「啊,啊啊……是這樣啊」

凪為自己一瞬間有奇怪的期待感到難為情。

「不過啊,咱倆和是不是隊長跟副隊長沒太大的關係吧」

紅色戰團是以凪和菲奧為起始的。

由這兩個人領導隊伍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紅色戰團的話——

就算說是參謀,隊裡也沒人會按計劃行事。

包括制定作戰的菲奧(本人)在內。

「但是,我們接的任務也變難了,這樣下去可能會真的團滅的。用不著我動手」

「別說的跟你打算在某天動手一樣啊!因為你真的可能會那麼幹所以大家都很害怕啊!」

「我,我在被大家害怕……?」

「雖然這就連我也無法否認,不過你竟然沒有自覺這更讓我嚇一跳啊!」

不知道因為菲奧魔法的暴走,到底有幾次面臨團滅。

特別是沒有神官的現在,團滅的可能性也飛躍性的增長了。

因為也有這方面原因,所以凪不能無視“團長發出的委託”。

「也就是說,我可以利用恐懼來支配小隊……?」

「你打算最大限度利用什麼東西啊?!」

「可是你看,我明明沒那個打算,大家卻都在害怕我……」

菲奧噗,的鼓起了臉。炒雞可愛。可愛到他都想說請您隨便利用了。

「支配是說笑的。而且,咱們家這幾位也沒可愛到會被恐怖支配的吧」

「嘛,確實啊」

二人一臉認真的互相點了點頭。

如果能那麼簡單的就能控制這些問題兒就不會這麼累了。

「不過,畢竟只用三年就升到了真銀級,我們的隊伍保持原樣就行了吧」

「大概吧。不過大家都有點太隨心所欲就是了」

「這不就意味著我們找到了好隊員嗎?我覺得與其說是我們隊全是怪人,不如說是作為隊長的凪有收集怪人的習慣呢」

「第一次聽人這麼說!我才沒那種愛好!」

「這在冒險者公會已經傳開了哦。好像連偏僻地區的支部都知道」

「真,真的嗎》……?」

本來,他就因為和團長關係好被人覺得擁有見不得人的癖好了。

「順便一提,還說你不止美少女連美冬(美少年)都不放過」

「我才不好那口!菲奧,你既然知道就早點告訴我啊!」

「那,反正小隊的將來也無所謂,我們來討論一下這方面的事?」

「應,應該不是無所謂吧……話說,菲奧你是不是在拿我開涮啊?」

「因為,凪百看不厭嘛。就算過了三年,還是這麼有意思」

「有意思,嗎……」

又從菲奧嘴裡聽到了微妙的詞。

「不過,在這三年裡不知不覺凪竟不再滿足於美少女,甚至讓美少年服侍自己……接下來準備對誰出手呢?」

「咱能別再說這話題了麼!或者告訴我是誰散播謠言的!我要接受討伐他的任務!」

「人類的討伐是不會被允許的喲。謠言的出處應該也是查不到吧。畢竟這個謠言,好像到處都有呢」

「既然是冒險者,都給我去把注意力放在怪物和任務的情報上去啊……」

身為全能者的威嚴,蕩然無存。

「總之,我才不會讓她們服侍我呢。大家可都是冒險者同伴啊」

「我也是嗎?」

「菲奧不可能只是同伴吧」

「…………誒?」

完蛋了,在他這麼覺得的時候已經遲了。說出去的話是收不回來的。

凪的腦袋裡一片混亂。

竟然趁勢就告白了!

因為現在是絕對不會被打擾的環境就趁勢行動,這樣好嗎。

「啊啊,不是,那什麼……我們的交情不是最久的嘛!所以,在小隊裡肯定會有那麼一丟丟差別啦!」

「哼……說的也是呢」

菲奧不知為何有些不滿的說道。

凪也很不滿。不過,他對的是自己。這麼幹脆的就慫了下來想要搪塞過去。

身為最強的全能者,在戀愛上卻是最弱的窩囊廢。團長的評價十分正確。

「……走吧,凪」

「誒?去哪?」

「團長醬的任務。久違的,就我們兩個去挑戰一下吧」

「怎,怎麼了啊,這麼著急」

「放心吧,這次不會暴走的。看我不殺掉凪就通關給你瞧」

「嘛,嘛如果能不殺我那就謝天謝地了……」

菲奧露出了很認真的表情。

她會突然說出奇怪的話並不怎麼稀奇。

但是——凪感覺菲奧和平時有些不同。

當天晚上,菲奧的個人房間內——

屋內沒什麼傢俱,魔法方面的書籍在地板上堆積成山。

就算是客套話也說不上漂亮,但不止是菲奧所有的魔法使房間都是這個德性。

菲奧在和凪聊完了天,洗完澡後回到了房間。

「呼啊」

菲奧發出著怪聲,躺在了床上。

「…………呵呵」

然後——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她用枕頭捂著嘴角,拼命的想要抑制漏出來的笑聲。

但是,她仍止不住湧上來的笑意。

「呵呵,呵呵呵呵呵……呼,今天和凪說了好多話……和他說話了!」

她翻開了當做睡衣穿的連衣裙的下襬,在床上啪塔啪塔的撲騰著雙腳。

和凪的對話中雖然有若干不滿,但她仍對二人在一起單獨聊天的事高興的不得了。

今天的不滿,應該能通過明天二人的外出來消除的吧。

「嗚——喵——,今天能睡得著嗎……呵呵呵呵呵」

菲奧一邊笑著,一邊用枕頭捂住了臉。

接著在變成一片漆黑的視野裡,自然的浮現出了凪的臉。

和凪·斯雷因利得來往已經有三年了。

相遇的時候,他作為全能者已經是個名人了。

雖然本人覺得很出名是個麻煩。

和他的話,或許能——

考慮到自己的特殊體質,無法和普通冒險者組隊是理所當然的。

正因所以,她才三年都過不去初級任務一直在原地踏步。

而在那三年間,升至全能者這一高峰的凪——菲奧將他作為了最後的希望。

自己拼命的鼓起勇氣,向他提出組隊申請,而在他點頭的時候,自己真的是非常非常高興!

明明,菲奧擁有對冒險者來說非常致命的糟糕體質。

在他點頭的時候自己心裡所蘊含的那份感情,一直都沒有變過。

自己不想總是單方面的依靠凪——

菲奧拼命的學習魔法,橫掃突擊過來的怪物群,累積經驗——終於,她來到了能夠看到他背後的位置。

「啊嗯,嗯嗯,太帥了啦……!」

在退治炎龍的時候,他那輕而易舉便使小型龍全滅的勇姿!

三年來,她一直都在看著他戰鬥。

無論是隻能遠遠的望著凪的三年前,還是能夠站在他背後的現在,菲奧都覺得他非常的耀眼。

擁有被稱為最強的力量,內在卻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

菲奧覺得他的存在不可思議——又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凪,喜歡——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歡好喜歡!

在心裡說過無數次,實際上卻從未開過口的一句話。

光是腦中浮現出這句話,她就能感到極大的幸福和些許的痛苦。

將來真的能說出口嗎。

只有這件事,是菲奧心裡的一塊大石頭——

三年前——

全能者的凪,和還是新人魔法使的菲奧相遇了。

二人以初級任務開始,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的進行著冒險。

雖說是全能者,但要一個人顧及物理攻擊和回覆,甚至輔助的話實在是有些困難。

隊伍裡幾乎必須要有戰士,所以凪大部分場合都充當著戰士的職務。

如果只有凪一個人的話,大概連中級任務他都能橫掃過去吧。

不管怎麼說,因為菲奧叫來了大量怪物的緣故,任務的難度提升的離譜。

不管凪再怎麼強,也有無法應對數量上的暴力的情況。況且,再加上地下城惡毒的陷阱,他也有過和菲奧相親相愛抱頭鼠竄的經歷。

「……我們需要同伴呢,全能者」

「……是啊,先不論一般的討伐,地下城的話會很難啊。感覺會過勞死」

所以。

在開始挑戰中級任務沒多久,他倆就得募集隊友了。

稱為他們第三名隊友的,是“冒險女僕”的阿爾緹·卡利斯托——通稱露媞。

她和凪同齡,也是他在故鄉的青梅竹馬。

據說擔任毛線女僕這個職業的全世界就只有她一個。

她在故鄉並沒有當過女僕,為何她要選擇這個稀有的職業,露媞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當然在故鄉她是喊凪名字的,可加入了隊伍之後就開始叫他“主人”了。

她說因為冒險女僕是為小隊服務的,所以身為隊長的凪自然就是主人了什麼的。

不過,凪卻覺得這是什麼惡作劇。

順便一提,凪的冒險女僕技能也是頂級的。男性的話名字會變成“冒險管家”。事先說明他是沒有穿過女僕裝的。

緊接著加入的第四任是神官艾麗澤·愛貝克。

她也和凪一樣大。

是一名擅長回覆魔法的少女。

「我很喜歡很喜歡,觀察被劃開的傷口……」

——她似乎是因為這個理由稱為神官的。在用回覆魔法修復傷口的時候她還會露出很遺憾的表情,也是一名內心黑暗的少女。

第五人,是叫做蕾婭的盜賊少女。

她是一名,無論頭髮還是眼睛都閃閃發光的美麗女孩。

比凪小一歲,和菲奧同齡。

似乎是個大家閨秀,但不知是不是不想暴露出身的關係她的姓氏連同伴都不知道。

所謂這並無大礙——但因為受過良好的教育使得她堂而皇之的說出了「偷東西是卑劣的行為」這種話,也是一個不得了的盜賊。

她身手很不錯,也懂得護身術所以在戰鬥中能起到不少作用。

接著,最後在最近加入的就是“武士”美冬·新藤了。

他從不說自己的過去,連年齡都是個迷,不過大概和凪差不多大。

他是在凪和菲奧組成小隊後大概過了三年的時候加入的。

也是在因為艾麗澤要成為神殿的神官而剛剛離開小隊之後。

小隊的人都在擔心那座神殿會不會被染黑,不過這個暫且不談。

那個時期,凪他們已經完成了許多任務,升到了黃金級。

因為凪他們找不到合適的神官,所以就選擇了強化火力,在受傷之前就完成任務——這一記猛招。

與攻防優秀的戰士相對,武士是攻擊特化的職業。

雖然,美冬是個有“切腹”這一怪癖的少年,不過身手確實了得,單憑劍的力量的話可能還在凪之上。

除了武士的技能之外,他還會使用自家相傳的“新藤飛劍流”,其威力十分驚人。

就這樣,凪他們的隊伍“紅色戰團”湊齊了隊員。

而關於她們的加入和離開的事,有許多小插曲。

不過,現在還不到說那個的時候。

總之,現在的紅色戰團是全能者,魔法使,冒險女僕,盜賊,以及武士的組合。

就算說客套話這也算不上是一支平衡的隊伍。

隊伍所必備的職業之一是戰士。而這個任務,由凪擔任。

接著,就是另一個——神官是絕對不可或缺的職業。

從冒險公會的團長那裡發出委託的,特別任務——

其內容——

似乎是“去把躲在神殿廢墟里的神官給我收拾掉!”的樣子。

「……仔細想想,這完全不就是人類討伐嗎」

「不過你看,有注意事項。上面有寫著不能殺掉哦」

菲奧看起了從團長那裡拿來的寫著任務詳細信息的紙。

「嘛,不用你說我也沒打算殺人就是了……」

凪和菲奧一起來到了位於帝都郊外,被稱作舊市街的區域。

這是一塊還殘存著老舊居住區的區域,住著很多從國外流浪過來的難民。

雖然治安不是很好,不過凪他們當然不虛這裡。

比起這些事——

不妙,和菲奧獨處……!只有兩個人的任務什麼的,太難得了!

偷偷看向走在旁邊的菲奧——小鹿亂撞。

「……?」

菲奧注意到凪的視線後,輕輕歪了歪頭。

啊嗯!就連這種小動作,也擁有射穿心臟的威力。

凪慌忙搖了搖頭——在菲奧看不見的地方,握緊了拳頭。

和菲奧兩個人的任務!這次,這次正是告白的好機會!

管她什麼神官還是大僧正,趕緊搞定她,然後再「這下就能為大家療傷了。不過,菲奧——能夠治癒我心靈的永遠只有你」這麼流暢的告白!(A:大僧正為日本僧官制度的一個階級….總之就是和尚)

對了,既然有神官在乾脆直接舉行結婚典禮好了!(妄想暴走中)

「啊,凪。就是這裡嗎?」

「誒,啊啊,嗯」

在凪沉溺在妄想中的時候他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可能是錯覺,他感覺自己在想些相當蠢的事。

不行,首先要把心思放在完成任務上。

「畢竟這裡只有一座神殿啊。不過,還真是荒涼啊」

在凪他們面前的,是一座曾經應該非常莊嚴的石造建築物。

現在無論是門還是牆壁到處都是焦痕,周圍雜草叢生。

這好像是一座很古老的神殿,不過似乎隨著難民的流入治安惡化後神官們離去,這裡就無人化了。

由於放著老舊化的神殿不管會有損風評,所以直到最近才終於打算拆除它——但卻發生了問題。

「一名年輕的女神官在這裡住下,反對拆除神殿……說是這樣吧?」

「我不清楚縮在這種地方有什麼意義……反正都要拆掉了,不如直接把整個建築物都轟飛吧?」

「太豪爽了吧你!」

據從團長那裡聽來的看,似乎過來拆遷的工人們都被她趕跑,之後過來勸說的神官們也都被她用武力趕回去了的樣子。

「雖然對方好像是個很暴力的神官,但二話不說就把人家轟飛也有些不妥吧」

「說的也是呢。得讓她屈服,然後拉她入夥才行」

「屈服……」

沒錯,凪他們的目的有兩個。

完成團長委託給他們的任務。

以及,和作為任務討伐對象的神官搞好關係。

神官是隊伍所必須的。特別是,對於高難度任務來說他們可以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尤其紅色戰團,還是一個經常面臨團滅危機的隊伍。

如果沒有能夠使用高級回覆魔法的神官在的話,他們可能真的會團滅。

雖說凪也會用神官的魔法,但要讓他邊擔任前衛邊使用的話實在有些困難。

他們需要能夠專注在回覆和防禦上的人員。

之前他曾拜託過團長如果有人選的話就介紹給他。

據團長說,這名神官足矣當做紅色戰團的戰力。

「嘛,總之先進入看看吧」

凪他們從入口進入了神殿,在走廊上前進了起來。

如果它的構造和大部分神殿都一樣的話,那麼走廊的盡頭應該就是用於祈禱的大廳了。

「咦……?凪,從那邊好像飄出了水蒸氣……」

「水蒸氣?咦,真的欸」

走廊盡頭的門是被關著的,但卻從那些微的縫隙裡透出了光——以及水蒸氣。

凪和菲奧互相點了點頭,架好了武器。

難道是在製作什麼奇怪的藥物嗎。那麼比起神官,她就更像是魔女了。

「……我要開門了」

凪這麼小聲說完——一下便踹破了門。接著他趁著勢頭,衝入了屋內。

「…………哈?」

下意識的,凪發出一道傻不拉幾的聲音。

說道神殿的大廳,大體上每座都是一樣的。

最裡面是祭壇,牆邊則擺著神明的石像。

然而,這裡卻是——

「喂——,你突然幹什麼啊!」

「…………」

「…………………」

凪和菲奧,雙雙陷入沉默。

門的後面並不是祈禱大廳——而是·浴·室。

本來,應該供信徒們獻上祈禱的大廳的地板被掀開,變成了能夠讓幾十個人一起進去的寬敞浴池。

讓熱水噗噗冒泡的,是叫做“火石(Warmer)”的道具。

它的內部注入了火系魔法,放在水裡之後可以把水加熱到剛剛好的溫度。

這是經常在野外露營的冒險者為了把泉水之類的東西變成浴池而使用的道具。

在這個大號浴池的中心附近——站著一名少女。

「啊——真是的,嚇人家一跳!lady正在入浴啊!進來前先敲門!」

「……如果有lady在入浴的話就算敲門也不能進來吧」

凪不小心認真的回答了。

少女,大概在十歲前半。

一頭宛如刀刃一般的銀髮披在身後,綁成了兩股。(A:給我老實說雙馬尾啊,雙馬尾)

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上去非常可愛。

個子比嬌小的菲奧還矮,身體被浴巾遮住。

胸部一貧如洗,不只是容貌體型也很幼齒。

「喂,凪。你在看哪呢」

「咕噢!?」

突然,他吃了菲奧一記二龍戲珠。

不管再怎麼鍛鍊,眼珠的防禦力也是無法增加的。

「你也是,為什麼在這種地方裸體……不如說,為什麼你會在神殿一臉愜意的泡澡?」

「你才是在說什麼呢!洗澡可是很重要的啊?特別是對女孩子來說!」

「話是這樣說沒錯……」

「喂,菲奧。你在這認同個什麼勁啊,認同個」

凪捂著眼睛,吐槽了起來。

「你一個人泡這也太大了吧。再弄的小一點的話,不管是掀地板的勞動力還是火石都能節約不少才是啊!」

「凪凪,槽點不在這裡」

這次輪到菲奧吐槽了。

凪身為一介商人之子,無法允許鋪張浪費。

「所以呢,那邊的小姐。正如你看到的一樣我們是冒險者。違法佔領神殿的神官就是你嗎?」

「當然,本小姐正如你們所見是神官。神官待在神殿裡,有什麼不對的嗎。沒錯,能把祈禱大廳改造成浴池的只有神官!」

「你這忒自由了吧!你真的是神官嗎!?」

「看到我這神聖的姿態竟然還不明白嗎!?所以才說你們這些信仰不夠的人!」

「不,我可不是信徒啊……」

凪在轉職成神官之後,當了一陣子信徒,不過他的信仰並沒那麼深。

順帶一提,全能者就算不是信徒也能使用神官的魔法。

「看來,就是你沒跑了呢。我們是來討伐你的。老實投降就放你一馬,否則就讓你嚐嚐我那連隊友都能全殲的魔法的厲害」

「……真是滿是槽點的自我介紹呢」

銀髮少女露出了無語的表情。不過凪他們更覺得無語。

「嘛算了,這裡是本小姐的聖域!不會讓給任何人!」

「看來沒有投降的打算呢。就由我,來讓你補償誘惑凪的罪行!」

「宗旨是不是不對啊!?」

菲奧一臉無視凪吐槽的表情,開始聚集起了魔力。

自己又沒被誘惑,而且就算被誘惑了為什麼菲奧會這麼生氣啊……。

「話說……」

凪抖起了肩。

「到底搞P啊!聽說是佔領了神殿的蜜汁神官,還以為是什麼暗墮的司祭!為毛會是這種小不點兒啊!」

「你到底在對我期待些什麼啊——!?」

凪沒有回答她,而是繼續瞪著神官。

就算打倒了這種小不點兒,也完全沒氣氛。還以為這是個難得的告白機會,卻變成了奇怪的事態。

既然沒法告白,那這種任務——

唉——,凪嘆口氣轉向了菲奧那裡。

「……我說,菲奧。咱們回去吧?我感覺拉她入夥,只會徒增我的煩惱」

「我都不知道凪會有煩惱。不要緊嗎?」

「嗯,嘛……一般般吧」

凪的煩惱大部分都是因為菲奧。不可能會和本人商量。

「神官是必要的……不過,我也覺得不找她也沒問題呢」

「嗯——,不過也沒其他好的人選啊……」

凪總算是又提起了點兒幹勁。

雖然告白也很重要,不過自己作為隊長必須得拉神官入夥。

「如果要打的話換我來吧。菲奧的魔法沒法調節火力吧」

凪重新架好了劍。

他不忍心看著菲奧,用魔法轟向這麼小的女孩子。

「噢——,要打嗎!要打嗎!和本艾莉絲小姐!」

「看來也有相當好戰的神官啊……」

「信仰既是戰爭!膽敢違抗神的愚者,就有本艾莉絲小姐揍飛!」

自稱艾莉絲的少女,把手裡的浴巾撕成兩片,裹住了胸部和腰部以下的部分。

接著,她舉起手後放在浴池邊的金屬製手杖便飛向了艾莉絲手邊。

神官沒有操縱物體的技能,所以手杖會飛過來應該是它本身的能力吧。看來那不只是單純的打擊用手杖。

「雖然下不去手……嘛,如果受傷了就自己治吧!」

凪衝到了浴池裡後揮出了斬擊。雖然因為熱水很難行動,不過這種程度的對凪來說不成問題。

「啊哈哈——!」

「…………!?」

原本只打算用劍腹輕輕敲過去的攻擊,伴隨著尖銳的笑聲被躲開了。

凪接著揮出了第二,第三劍——但,全都落空了。

艾莉絲明明也在熱水裡但她的動作似乎很流暢。

「……嘛,神管裡也有不少人鍛鍊過身體啊」

凪暫時和她保持了距離,然後把背上的劍鞘取了下來把劍收了回去。

「沒——錯!我們神官對自己可是很嚴格的!」

「你看起來並不像啊……」

那會消除我方戰鬥慾望的言行也是對面的技能嗎。

「這個浴池是用來消除修行中的疲憊的啊」

「的啊,就算你這麼說……」

「唔哈哈哈哈,讓你瞧瞧我修行的成果吧!魔法也是——就像這樣!」

神官迅速詠唱了起來。這也是名為“高速詠唱(Flash Word)”的只有高級神官或魔法使才能用的技能。

特別是神官的回覆魔法經常是在爭分奪秒的情況下使用的,所以這可謂是必備技能。

「接招吧——,“淨化(Ascension)”!」

「哈?」

從艾莉絲的手杖前端,放出了美麗的白光。

淨化是神官能用的為數不多的攻擊魔法。

只不過——這是用聖光,讓亡靈或者骷髏等不死族系怪物昇天的技能。

當然,對人類是應該沒效果的——

「咦,呀啊啊啊啊啊——!」

被光直擊,凪發出了慘叫。

「凪,凪!?你到底什麼時候變成不死族了!?什麼時候約會的!?」(A:不死族(アンデット)的最後兩個字和約會(デット)同音)

「我才沒,約過會……」

光消失後,凪勉強擠出了聲音。

「哈哈哈——,我的淨化,能夠對人類的邪心產生反應並給予其傷害!」

「我,我可沒聽說過啊,那種效果……」

凪也會用淨化,不過他不覺得那個會對人類有效果。連想都沒想過。

大概,這是因為艾莉絲的魔力十分高的緣故吧。

「還以為要蒙主召喚了……」

「不能被召喚!靈魂!靈魂出竅了嗎?!在哪在哪!?」

「喂,喂菲奧!?」

菲奧抱了過來,在凪頭頂的空間裡摸索了起來。

好像是想把出竅的靈魂給塞回去的樣子。

「沒,沒事啦!我沒被淨化!比起這些……胸部,砸到臉了……」

「啊……?!」

菲奧瞬間離開了凪捂住了胸部。

「對,對不起。用奇怪的東西撞到你了……」

「不,不……那啥……長,長大了呢……」

「…………?!」

「啊,不是那個意思!身高!我是說身高變高了!」

「嗯,嗯……」

雖然按邏輯來講他明顯不是在說身高,不過菲奧似乎強行這麼接受了。

擦,竟然被淨化了!

不過菲奧胸部的觸感,真是太棒了,多謝款待!

明明以前還是一片平原,真的變得又大又軟了啊!

凪繃緊了快要癱下來的表情重新握好了劍。

因為他馬上就打了圓場,所以似乎並沒有引起魔法的暴走。

如果要同時對付這個神官和魔法暴走的話,那可吃不消。

「不好意思,就算會留一兩個疤也給我忍著啊!」

凪把劍收回劍鞘裡,砍了過去。用劍腹攻擊的話空氣阻力會很大難以揮動。就算用鞘打也很有效,只要避開要害打暈她就行了。

「嗚嚯——,不錯的劍法!看來,你是個有名的劍士啊!」

「什……?!」

凪又吃了一驚。帶著鞘的劍,也被艾莉絲輕鬆躲開了。

再怎麼鍛鍊,普通的神官也是不可能躲過這個斬擊的。

「咦,咦……?」

「這次該輪到我露兩手了!」

艾莉絲開心的笑了笑,隨手揮起了手杖。

咚,發出了一聲沉重的聲音手杖前端陷入了凪的側腹,接著他便被打飛向後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咕嗚!奇,奇怪。我竟然看不到揮動手杖的那個瞬間……」

凪很驚訝。

將戰士系技能掌握到極致的自己,竟然輕易的吃下了這一擊。

「凪。果然,還是讓我用魔法把她轟飛吧!?」

「不,不……放著我來!這次我要認真點兒了!」

但是不管揮幾次劍,都被艾莉絲用飄忽不定的動作給躲開了。

「……….」

凪觀察著她的動作——突然,他的劍法開始亂了起來。

沒錯,是歐派。

纏在艾莉絲胸口的布,不知是不是沒有可以掛住的東西的緣故,隨著她的動作而下滑了起來。

雖說起伏有些不夠勁,不過歐派就是歐派。

足矣來蠱惑少年的內心了。

再往下滑一點兒啊,他開始考慮這些多餘的事了。

「該,該死……為什麼技能會……」

「我,要不要把凪給轟飛呢」

他聽到了在後方的菲奧的低語。

似乎凪在戰鬥中想的那些蠢事被她看穿了。

「哼哼,那我也拿出真本事吧」

艾莉絲停下了動作,握住了手杖的尖端——然·後·把·它·拔·了·下·來。

她的手杖就是所謂的“手杖劍”。看起來像是手杖的劍——

鋥,火花伴隨著這道聲音四濺,凪揮下的劍被彈開了。

「什……?!」

剛才的,是戰士所使用的防禦技能“格擋(Parry)”。

當然就算不是作為技能,也能使用這招——但·在·那·之·前·有·個·嚴·重·的·問·題。

「別小看神官!忤逆神的惡人,看我華麗的把你一分為二!」

「……給我等一下。為什麼神官會用劍?」

就和菲奧說的一樣。

神官是負責使用回覆魔法的人,不能拿著傷人的刀具。

有這麼一條規·定。連做飯用的菜刀都不能拿。

難道,是“劍聖的奧秘”——?

凪想起了自己擁有的女神契約者的技能。

他在轉職成神官之後,也能揮劍。

不過那是因為女神所賜予的力量的關係——難道眼前的神官和他一樣嗎。

「只要成為像我這樣德高望重的神官,不管是劍還是斧子都能自由攜帶啦!」

「拿著斧頭亂揮的聖職者想想就討厭啊……」(A:某個天天吵著要黃的遊戲裡的職業要哭了)

稍微有些恐怖啊。可能的話,他可不想和那種人當對手。

如果她的話可信的話,那這名神官看來不是女神契約者的樣子——

「……嗯?」

忽然,凪注意到一件事。

艾莉絲一臉很拽的拿劍架起了上段的姿勢。

那個樣子——不知為何有些既·視·感。

「……我說艾莉絲小姐。咱倆,是不是在哪見過?」

「凪,那個人還是敵人哦。不如說,就算她是自己人也不能搭訕」

「搭訕!?這可是少有的和我無緣的詞啊!」

「把蕾婭醬和美冬帶來的,是凪吧。你難道不是在路上發現了她們,然後用花言巧語把她們騙進根據地的嗎」

「至少把美冬給我除外啊!會擴大誤解的!」

正因為美冬是個不得了的美少年,所以非常有真是感很不妙。

「夠了,那種事怎樣都好!這次我真的要認真了——!」

凪飛奔了出去,揮下了劍。

攻擊被艾莉絲接下,伴隨著鋥的一聲高亢的聲音,激烈的火花四散開來。

「唔哦哦哦哦哦!」

不好意思我要用技能了——

戰士的武器破壞技能“爪牙碎(Hard Break)”!

這是找出刀刃上微小的缺口,以其為起點將劍嵌進去破壞敵人武器的技能。

雖然很單純,但只要升到頂級就連傳說級的武器都能打碎——!

「咦,怎麼回事!?」

「姆呼呼呼呼」

艾莉絲露出了噁心的笑容。

他們只是變成相互衝撞的態勢,雙方的刀刃在吱吱作響而已。

艾莉絲也用了爪牙碎……?使用戰士技能的神官?怎麼可能!

但是在凪看來,這隻能是兩個相同在技能在互砍。

「你,你到底是……?」

「……呼姆,有沒有見過……麼」

艾莉絲接住凪的劍,在一邊嘟囔些什麼。

「嘛,也就這樣吧。劍似乎有在好好鍛鍊,而·且·好·像·被·察·覺·到·了。雖然算不上合格,不過也不算不合格吧。我也已經在這裡等——————夠了!」

「……你在說什麼啊?」

凪保持著和她對砍的姿勢,歪了歪頭。

劍的鍛鍊?為什麼她會說這種像是師傅一樣的話?

察覺到什麼的,合格什麼的,完全搞不懂。

「我一直在等待啊。擁有和本艾莉絲小姐做同伴的資格的隊伍!」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啊。果然還是轟飛比較好」

菲奧架好了法杖。

「等一下等一下,菲奧!算我求你了,都交給我吧!額,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雖然很在意技能的事,不過那個待會兒再說。

艾莉絲露出了笑容,向後退去。

「籠統點講,就是遷出這座神殿,當你們的同伴!」

「……真夠籠統的。不如說太唐突了……」

凪依舊還在警戒。

「真是的——,真是個疑心重的孩子啊!喏,就跟你看到的一樣!」

艾莉絲把手杖劍扔了出去,把雙手張了開來。那好像是投降的姿勢。

然後——

「啊」

她張開雙臂後,纏在她胸口和腰間的浴巾便被解開,掉了下來。

微微起伏的胸部,以及一絲不掛的純白肌膚暴露了出來——

「全都毀滅吧!然後,統統歸於虛無!」

「哇——,等一下菲奧——————!」

不知為何菲奧突然壞掉,高舉起法杖。

被釋放的火焰蹂躪起了祈禱大廳——

「從今天開始我將和大家一起冒險!我叫艾莉絲·沃德!」

接著,第二天——

紅色戰團的根據地大宅,其客廳。

身穿白色法袍的神官,在久違的集齊了的隊伍成員面前大聲喊道。

「年齡十四,職業是神官!神官技能全部是滿級!不管是多麼慘不忍睹的傷勢,都能治好喲!」

手裡拿著手杖,擺出奇怪pose的神官。

一瞬,客廳被沉默所包圍。

「……雖然很歡迎新的神官……不過為何凪閣下和菲奧閣下,一副破破爛爛的樣子?」

從修行中回來的美冬歪了歪頭。

似乎是想全力把視線,從眼前這個在自我介紹的生物身上移開的樣子。

「不用在意。只是從昨天開始就很趕,來不及換衣服……」

凪只能露出乾涸的笑容。

菲奧的火焰魔法在祈禱大廳爆炸,在那之後菲奧和艾莉絲就一直吵個沒完,他負責調解快累死了。

「嘿——,主人的怪人收藏(collection)又增加了呢」

「話說在前頭,這個收藏裡可是有你的」

凪瞪向了從醫院回來的露媞。

「神官是不錯,不過還真是位小——不,年輕的小姐呢」

同樣從醫院回來的蕾婭,盯著艾莉絲觀察了起來。

「難,難道……!在公會里流傳的凪的傳聞是真的嗎!?」

「雖然對立馬就知道是哪個傳聞這件事感到很不爽,不過可不是啊!?」

凪拼命的反駁著用看垃圾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蕾婭。

因為和團長關係好,就被烙上“蘿莉控”這個烙印的話他可敬謝不敏。

總之,這三名成員似乎都神官的加入沒什麼意見。

「……話說,真的沒問題嗎。就算本領高超,但我只覺得她只會加重團滅的可能性啊」

「…………哼」

凪靠近菲奧說起悄悄話後,她便立馬轉向了一遍。

看來,菲奧還在對凪看見艾莉絲全裸的這件事懷恨在心。

看到第一次見面的女性的裸體這件事,作為同性她似乎無法饒恕的樣子——

凪只能低調的回應菲奧這冷淡的態度。

「總,總之請多指教,艾莉絲。不過我們小隊接受的任務難度可能會有些高」

一碼歸一碼,他必須要完成隊長的工作。

「沒關係,沒關係。有我的加入,就算挑戰“終極任務(Grand Quest)”也不成問題哦!話說,你會去接終極任務的吧?哇——,好期待啊!」

「…………………………….哈?」

終極任務——

沒有冒險者會不知道這句話的意義。

不止凪,露媞和美冬還有蕾婭——都一起陷入了沉默。

「終極任務…………!」

特別是菲奧,因為驚訝讓她本來就大的眼睛被她睜的更大了。

看來新成員似乎帶來了一個不得了的炸彈——

艾莉絲·沃德

年齡:14歲

身高:139cm

三圍:B69/W52/H72

愛好:欺負怪物

喜歡的東西:泡澡,溫泉,桑拿

討厭的東西:蘿莉控

Lv.90  神官

攻擊  945  防禦  821

體力  966  魔力  999

靈巧  311  敏捷  900

知識  999  幸運  999

阿爾緹·卡利斯托

年齡:18歲

身高:154cm

三圍:B83/W56/H82

愛好:製作衣服

喜歡的東西:主人♡,侍奉

討厭的東西:管家

Lv.95  冒險女僕

攻擊  55   防禦  701

體力  967  魔力  0

靈巧  999  敏捷  993

知識  905  幸運  999

3 無自覺後宮的統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