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戀愛至上的冒險生活

Prologue

第一卷 戀愛至上的冒險生活  Prologue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神奇的蘿莉蘿(LKID:bbb252)

翻譯:某A(LKID:漣漪)

============

菲奧

(菲奧奈·佩爾布魯)

魔法使

戀慕凪的最強魔法使,絕贊青春期中。擁有會吸引怪物的體質。

「凪,喜歡——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歡好喜歡!」

冒險者生活,讓人心動不止!

「呵呵,正好。看來是個頗為麻煩的陷阱呢」

蕾婭

盜賊

似乎出身高貴的盜賊少女。明明是個盜賊卻對「偷東西」這一行為很反感。※寶箱除外

~發現寶箱卻走光了!~

「一之太刀,“紫電閃”!」

美冬

(美冬·新藤)

武士

擁有小隊裡最高的攻擊力,卻立馬就會切腹的讓人頭疼的人。雖然隊友們一直以為她是男人——

~因為戰鬥衣服被......~

「甜點可以選女僕哦?」

露媞

(阿爾緹·卡利斯托)

冒險女僕

負責支援冒險者的少女。每次都會用色誘來逼迫凪。

~女僕和食物!~

(凪的旁邊——我才不會讓出去!)

(等這次任務攻略完之後——一定要向菲奧告白!)

(凪·斯雷因利得)

全能者

將所有技能鍛鍊到極致的最強戰士,卻是個一直都不敢對菲奧告白的窩囊廢。

「凪凪只有妄想方面是一流的呢!」

艾莉絲·沃德

神官

身為神官卻會向怪物發起突擊的幼女。因為時常裸露肌膚讓凪很頭疼。

「喂喂,你這突然是幹嘛啊!現在可是lady的入浴時間!」

~在廢墟的神殿中~

「呀!?我,我並不是想在這種地方給你看的!」

~在防具店中~

「等,等一下......這個,可不是鬧著玩的......」

「你,你在摸哪裡......!啊嗯......!」

「嗯,啊啊啊......凪,凪......」

~在任務的攻略中~

Prologue  005

戀愛未滿的冒險同伴 024

二人獨處的任務約會 066

無自覺後宮的統率者 108

告白優先的終極任務 181

戀愛至上的最強小隊 231

Epilogue  298

後記   317

==============

炎龍(Red Dragon)發出了高聲的咆哮。

龍的咆哮,擁有會使聽到的人瞬間停止動作的效果。

它發出咆哮後,又接著放出了強力的火焰吐息——

這套連續攻擊(Combo),在過去的數百年間奪取了無數冒險者們的生命。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站在炎龍面前的少年別說硬直了,他甚至吶喊了起來。

而現在正在釋放火焰吐息的炎龍,反而被硬直了。

這是戰士所擁有的技能之一,“戰吼(War Cry)”。

其效果,和炎龍的咆哮差不多。

當然,這種技能一般是對炎龍這種高等級怪物起不到什麼作用的——

「鎮住了,歐拉!」

像個笨蛋一樣大喊的少年,卻是個能讓炎龍都產生硬直的人。

只覆蓋著肩部和手腳程度的輕裝鎧甲,配上長劍的裝備。

少年是以和怪物戰鬥為生的人——“冒險者”。

這裡,是某個邊境的巖山。

是一個周圍全是巨大岩石的煞風景的地方。

將以這座巖山為巢穴的兇暴怪物,炎龍討伐——

這,就是這名少年接受的任務。

「實在厲害,凪閣下!現在,美冬·新藤,參上!」

從少年——凪的旁邊穿過,將長長的黑髮綁在腦後的劍士跑了出去。

那是一名,擁有緊緻的五官的美少年。

他並沒有穿鎧甲,而是穿著名為“和服”的輕便衣服。

手中的武器,是細長的單刃長劍——日本刀。

「新藤飛劍流——一之太刀,“紫電閃”!」

被稱為武士的特殊劍士——美冬的劍一閃,便漂亮的將和樹幹一樣粗的炎龍的前腳切斷了。

「噢噢,幹得漂亮美冬!」

「……不行」

凪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美冬卻失望的低喃道。

「算什麼啊,剛才那個粗糙的刀法!這種程度就像自稱是飛劍流的繼承者也太狂妄了!我要以死謝罪——」

美冬將被叫做短刀的短劍拔出,毫不猶豫的打算刺向腹部。

「等等等等,怎麼可能因為這種事就讓你死啊!」

凪慌忙抓住美冬的手腕,在緊要關頭停下了刀刃。

「不行,這是武士的情懷!拜託了,讓我切腹吧!」

「不不,要切你給我切敵人去啊!」

雖然這名美少年劍士身手了得,但一點小事就要尋死這個地方讓人很頭疼。

切腹,這好像是他故鄉的習慣。這不讓人覺得會是正常人乾的事。

「求你了,美冬!你不在的話我們會很困擾的!」

「誒,我,我不在的話……?凪閣下……希望我留下來嗎?」

「廢話!」

武士擁有攻擊力很高的技能。

如果沒有美冬的話,砍到炎龍那堅硬的鱗片上很難對它造成傷害。

「是。是嗎。凪閣下需要我嗎……」

凪對不知為何臉變得通紅的美冬,感到不可思議。

「真是的,你們在幹什麼呢!」

伴隨著突如其來的聲音,凪和美冬的周圍被煙霧包圍了。

有人扔出了煙霧彈,將二人從炎龍的眼前遮住了。

「這把短劍交給我來保管!美冬,如果你要尋死的話等戰鬥結束後再去!」

一名少女,出現在了凪的面前。

雅緻又端正的容貌,配上修長的身軀和豐滿的胸部。

美麗的金色波浪長髮,加上輕飄飄的禮裙。

雖然裙子有些短,但除此之外就是一副公主殿下的打扮。

她的名字,是蕾婭。

因為那華麗的衣服導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她的職業是盜賊。

「哦,蕾婭。你來的正好。以你的眼睛應該能看得到吧」

這麼說著,凪指向了在煙霧對面的炎龍。

「就在它的脖子根附近。回想一下,就是我們聽說的那個。若干年前被冒險者插上去的劍。首先得先把那個搶過來!」

接受炎龍討伐任務的時候,他也接受了幾個支線任務。

其中之一,就是回收插在炎龍脖子上的劍。

那是數年前敗在炎龍手下的冒險者的劍,似乎是相當貴重的東西。

插在它身上的劍擁有龐大的魔力,炎龍似乎是在吸收那個魔力。

只要把它拔出來,應該就能大幅度削弱炎龍的力量。

「你說搶過來……要我去嗎?」

「沒錯,你去避開炎龍的視線,三兩下給它搞過來吧!」

「真是沒禮貌!為什麼我要去做那種小偷小摸的事啊!」

「你是盜賊吧!?」

蕾婭她,對自己是盜賊的事缺乏自覺——不如說,是自尊高的沒用。

她本來的身份,似乎非常高貴的樣子。

作為盜賊的身手明明很高超,從幾乎沒有起到過盜賊的作用。

「即便是凪的請求,對我來說也有辦得到的事和辦不到的事!」

「那,你到底能辦到什麼,比如說……?」

「那,那種事……怎麼能從淑女的嘴裡說出來!」

「我們是在講戰鬥的事吧!?」

雖然不是很清楚,不過他感覺話題被帶偏了。

「我勒個去,這傢伙真是……不,應該是這群傢伙……頭開始疼了……」

凪抱著頭低喃道。

看來得放棄在戰鬥中把劍扒出來這個想法了。

「請用,主人,這是頭疼藥」

「……啊啊,謝謝……等,你為啥會在這兒啊!?」

凪接過了被遞過來的藥瓶後,突然被嚇了一跳。

就站在他身後的——是一名將長長的黑髮變成三束,穿著女僕服的少女。

她的背上,揹著被塞的滿當當的巨大揹包。

因為少女個子較矮,所以看起來就像是她被揹包揹著一樣。

她是阿爾緹,通稱露媞。

誠如你所見的一樣是一名女僕。

露媞的職業,是這個世界上非常少有的“冒險女僕”。

揹包裡常備著食物和飲料,調理工具,帳篷及寢具之類的物品。

「因為我是主人您的女僕。是不能離開您身邊的吧?」

「……對手可是龍啊」

這名女僕,完全沒有戰鬥能力。

她也完全理解參加戰鬥的危險性。

明知如此,她仍會擺著一張泰然自若的表情在戰鬥中待在凪的旁邊。

「和那晚主人的懲罰比起來,蛐蛐小龍何足掛齒」

「哪晚啊!?」

凪的腦袋裡,完全沒有一星半點兒關於懲罰的記憶。

「講真,我們小隊到底要鬧哪樣啊。你們再不收斂點兒,會團滅的啊……」

「話說回來,主人。煙散了哦。龍,是不是幹勁滿滿的動起來了?」

「啊,對了!」

凪完全忘記了炎龍的存在。

蕾婭丟出的煙霧彈是特殊的魔法道具,不止能遮住視野,還擁有抑制怪物動作的效果。

但是,對龍這種怪物來說效果持續不了多久。

「嘎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炎龍發出了咆哮,張開了大嘴。

從它那並列著一排排又大又尖的牙的口腔深處——出現了火焰。

炎龍吐息的威力,凌駕於任何火焰魔法。

就連作為最強金屬的秘銀都能溶化,一瞬間就能把數十個人不留餘痕的蒸發掉。

「不好!」

在凪慌忙準備保護隊伍成員們的瞬間——

「去吧,蒼冰之風(Ice Blue)——」

伴隨著一聲低語,吹來了一陣冷風。

那一陣微風,朝著焚燒著大地的炎龍的吐息飄去。

從龍口中噴出的火焰,碰到吹過的冷風后,一瞬間就被撲滅了。

冰系的上級魔法,“蒼冰之風”。據說就連沸騰的熔岩都能凍結。

「噢噢,牛掰……!」

凪轉向了身後。

在那裡的,是一名手持法杖的少女。

淡青色的長髮,配上神秘的赤瞳。

她穿著以青色為基調,裙襬很短的連衣裙式的衣服,披著斗篷。

她凪小隊的魔法使——菲奧奈。

「凪,收拾掉它吧」

「……噢,說的是啊,菲奧」

菲奧奈——菲奧冷靜的發言,讓凪回過了神。

他不小心看著她那華麗的魔法看入迷了。

「各位,由我來突擊!看好我的生存之道吧!」

凪對著身後的夥伴們大喊完,以兇猛的勢頭衝了出去。

他將劍高高的架起,宛如飛一般跳了起來。

跳到比巨龍的頭頂還要高的高度後——他邊揮下劍邊邊下落了起來。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凪利用下落的勢頭,用劍砍向了炎龍的頭部。

憤怒之牙(Raging Bite)——這是戰士所擁有的劍技之一。

雖然是非常基礎的劍技,但威力非常大。

「呲…………!」

凪被擊中炎龍頭部的反作用力彈飛,遊走在雙臂的麻痺感讓他皺起了臉。

那是能夠擊碎頭蓋骨的攻擊,卻被它彈開了。

「唔哦哦……手好麻……話說,骨頭是不是裂開了?」

龍擁有“物理攻擊耐性”這一,能夠防禦直接攻擊的身體特性。

它們的鱗片比鐵還要硬,擁有一副砍上去的人反而會受傷的不講理的身體。

不只是炎龍,龍最強大的地方既不是吐息也不是那超凡的力量,而是幾乎等於不死的耐久力。

「凪」

菲奧走到了凪的旁邊。

「受傷,了嗎?」

「啊啊,不。沒什麼大不了的」

凪輕鬆的這麼說完,揮了揮一隻手。

「不行,必須要好好治療才行。凪,亂來是不行的哦……真是的」

菲奧一臉困擾的表情這麼說完,從腰上的小袋子裡拿出了藥水瓶。

治療用的藥水基本上分兩種。

口服用於恢復體力和內傷的,以及直接澆在皮膚上治療外傷的。

菲奧將外傷用的藥水,灑在了凪的手上。

凪的雙手微微發光,接著麻痺感便開始消失。

「如何,呢?痛痛,飛走了?」(A:emmmmm菲奧說話就是這麼一頓一頓的不是我的翻譯問題)

菲奧,溫柔的撫摸起了凪的手。

「啊啊,沒關,系……」

「怎麼了?還有什麼地方……啊」

菲奧那有些冰涼的手,正握著凪的手。

唰,菲奧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對,對不起……那個……」

「啊,用不著道歉……」

「那邊那兩個!現在可不是讓你們醞釀出奇怪氣氛的時候啊!」

蕾婭尖銳的聲音傳了過來,凪也立馬察覺到了異變。

不知是不是凪的一擊起了效果炎龍停止了動作,但穿過它那巨軀的下方,幾隻小型龍(Lesser Dragon)正向他們跑來。

那是從屬於炎龍的,住在這個巢穴裡的龍們。

「切!果·然會朝著這邊來麼!」

「姆……明明氣氛正好的說」

菲奧瞪向了小型龍群。

那些小型龍就像看到了餌一樣,徑直朝菲奧衝了過來。

小型,雖然是那麼說但體型是凪的一·五倍。

因為是將近二十隻小型龍成群的襲擊了過來——換作普通冒險者的話,只能束手無策的被蹂躪。

「交給我吧,菲奧!」

凪大喊一聲吼,重新架好了劍,朝著小型龍群突擊了過去。

「一頭,兩頭,三——頭!」

凪瞬間砍倒了三頭,接著繼續砍向衝過來的小型龍們。

當然,他沒有漏過一頭。

凪的身後是魔法使少女。他不會讓一頭怪物接近她。

以幾乎可以說是一瞬的速度,凪便砍倒了二十頭小型龍。

「就這點兒麼」

凪揮了揮劍將上面的血撣落。

「呼娃娃……果然好厲害……好帥……」

「嗯?菲奧,你說了什麼嗎?」

凪轉過來後,菲奧搖了搖頭。

菲奧的話,有時奇怪的讓他難以聽懂。

「比,比起那些對不起。又·是·因·為·我·的·關·系」

「別在意。這種小龍也就只有數量多而已。先不說這個——」

凪又轉向了炎龍。

對手,是葬送了數百名嫻熟的冒險者的“災厄級”怪物。

能贏嗎——?不,現在可是最好的機會!

我,打倒了炎龍之後——這·次·一·定·要·向·菲·奧·告·白!

凪,握緊了劍柄。

全力全開,用最強的一擊,把那個大腦袋給砍飛!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發出會讓同伴們掃興的充滿氣勢的吶喊,凪衝了出去——

他用劍壓劈開炎龍噴出的火焰吐息,一口氣拉近了距離。

接著,他高高的躍起。朝著炎龍的脖子揮出必殺的一擊——

「不——」

然後,凪踢了一腳炎龍的脖子緊急降落。砍向了它的前肢。

「怎,怎麼回事啊剛才的動作!?你在幹什麼呢,凪閣下!?」

「白做出了那麼高難度的動作啊……為什麼不對準脖子呢……?」

讓同伴們接連驚訝起來,凪落在了地上。

不啊可是——如果在那裡把炎龍的頭砍掉的話,我就非得告白不可了啊!

老實將,對我來說,對菲奧告白可比炎龍還恐怖啊!

果然,應該再稍微做下心理準備——

「凪,凪?怎麼了,又受傷了嗎?」

菲奧嗒嗒嗒的跑了過來。

啊啊,菲奧不止可愛還很溫柔啊。

像這樣馬上就軟下去的我,就算對菲奧這樣的好女孩告白也——

「嘎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炎龍又發出了咆哮。

菲奧被它的叫聲嚇了一跳,向前摔了過去。

凪立馬抱住了就要摔倒的菲奧那纖細的身體。

「對不起,凪……一時疏忽,忘記張開結界了……」

「不,不,這也是沒辦法的……」

對菲奧來說,用結界防禦龍的咆哮這種事,幾乎是無意識就能做出來的。

但大概是因為擔心凪的關係,讓她失敗了吧。太過溫柔只會造成反作用。

「嘎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炎龍又高聲咆哮了起來。空氣在顫動,地面在晃動。

「菲奧,龍要來了!快離開!」

「……嗚,嗚嗚……」

菲奧因為這次炎龍的咆哮,完全停下了動作。

不——」

從菲奧的身體裡釋放出了強大的魔力。

那股魔力,變成了冷氣——

「啊!?不……不好!」

凪一下子轉向了旁邊。

「大家,快逃!」

「能逃的話早那麼做了,主人!」

「武士不會退縮!不如說,根本退不了吧!」

「高貴之人豈會逃跑!但是,你趕快想辦法啊!」

小隊的成員們,現在的確處於逃不了的狀態。

她們的周圍出現了巨大的冰塊,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什麼“嘎噢噢噢”啊?明明有個那麼大的腦袋,卻連話都不會說的下等怪物……難得氣氛正好,別來壞人家的好事……」

菲奧離開了凪轉向了炎龍。

「嗯嗯,哈啊啊……啊啊啊啊……」

菲奧邊釋放著魔力,邊發出了懊惱的聲音。

長長的青發隨著魔力的波動在擺動,眼神看上去總覺得有些空虛。

她的樣子——恐怖又美麗。

接著,不知為何還散發除了妖豔的色氣。

碩大豐滿的胸部承受著魔力上下晃動,裙子也一飄一飄的,白色大腿露出了比往常更多的部分——

菲奧釋放的力量越是強,就不知道為何看上去越是工口。

「……啊,我也不妙啊!」

凪不禁被她勾走了神,但這個狀況實在太過危險。

地面被凍結,連周圍的岩石都被冰覆蓋,世界就像是被染成了純白一樣。

菲奧魔法的暴走——

這一點兒也不稀奇,說直白的就是家常便飯了。

據以前待在小隊裡的神官說,這個狀態的菲奧似乎是陷入了“暴走(Berserk)”這一異常狀態中。

而且,就算用回覆魔法也不能解除。

也就是說,沒人能阻止她——

「嘎噢噢……噢噢……」

炎龍的身體逐漸被凍結了起來。大概,不只是表面連體內的內臟也都被凍住了吧。

凪的小隊盡是些問題兒。

但是,最大的問題兒,毫無疑問就是菲奧了。

她的暴走,將龍的巨軀冰凍了起來。

炎龍,化作了巨大的冰雕——就連它的周圍也都被冷氣所覆蓋。

這次,我的小隊會不會真的團滅啊…….

「呲,怎麼可能會讓那種事發生啊!」

凪單手架好了劍,用劍尖迅速畫出了一個十字。

周圍立馬充滿了溫暖的光芒,把凪和菲奧,以及小隊成員們包裹了起來。

能夠減輕火焰和冷氣的防禦魔法,“光波防陣(Light Wall)”——這·是·聖·騎·士使·用·的·技·能。

「然後……治療之風啊!」

接著,凪發動了全·體·回·復·魔·法——

「怎麼可能死啊!不,怎麼會讓你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凪同時操作著防禦和回覆魔法。

「凪……好帥……」

跑向了用盡了魔力,不知道嘟囔些什麼緩緩倒下的菲奧。

1 戀愛未滿的冒險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