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離婚成功就能一攫千金

第一章 要嫁過去試試嗎

第一卷 離婚成功就能一攫千金  第一章 要嫁過去試試嗎

“哎呀討厭啦!小菲爾蒂婭?!人家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用腳關門啦!”

“啊,抱歉。”

晚秋的黎明時分,空氣一下子變得澄澈起來。

挽起帶有補丁的袖子,菲爾將清早第一聲粗獷的悲鳴無視了過去。

“院長老師,早上好啊。”

菲爾一邊用纖細的雙手依次搬運著裝滿水的桶,一邊幹勁十足地打招呼。

“嗚哇~嘿了個咻。”

“你那吆喝聲也適可而止一點……哎真是的。人家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可注意舉止和打扮了。不僅不會像你這樣手梳頭髮還用麻繩捆,也不會在穿襪子的時候沒注意到拇指處開了個洞啦。”

——為什麼會知道這事兒啊這個人。

暗自狐疑的菲爾感受到了靴子裡的某種不適。

“院長老師。我的襪子不是一直破著的,穿的時候一點問題都沒有。還有,過幾天我會好好縫上的。”

“哎唷,沒想到還真破了個洞呀……還有,人家可是很清楚的,你那句‘過幾天’肯定會無限延期啦。”

“……買新的太浪費了嘛。布料本身一旦磨薄,既要用很多線去縫補,還會很快再破掉,我本想反正看不見就不補了。”

順便一說,萬一遇到了需要脫下鞋子的意外情況,故意將腳趾彎曲就能矇混過去。這是個小知識。

面對乾脆反駁的菲爾,老師不禁將視線飄向遠方。

“不管人家怎麼說你都有話反駁。你這樣,哪像個閉月羞花的十七歲少女啦……”

看到高文老師仰頭以單手掩面的樣子,菲爾本要脫口而出的那句“我覺得老師你那外表和語氣的差別才有問題”,只好被她又咽了回去。

一頭紅色短髮,略長的黑色上衣,以及表明位階的紅色披肩。總是身著法衣,年齡不詳的美男子。他是這座濟貧孤兒院的院長,高文老師。

此外他還有一副肌肉緊緻且需要仰視的高大身材,以及從額頭延伸到臉頰的巨大傷疤。

沒錯,他是——男的。沒搞錯。

“明明人很優秀,卻沒有社會常識。”“說話方式與外表處於兩個次元。”“他以前是傭兵隊的惡鬼隊長,這是真的嗎?”被周遭如此議論的高文院長,事實上的確是一位聖職者。

將唇角 “嗯——”地揚起,他慢慢問道:

“唔呵呵。小菲爾蒂婭呀。這不僅僅是過於伶牙俐齒,或是不注重儀容舉止的問題……你能回答人家幾個問題嗎?你喜歡的東西是?”

“是錢。”

“興趣是?”

“把收攤前低價出售的蔬菜再壓價數折然後買個爽。”

“是嗎……人家覺得今天必須得說一說了。”

院長老師的眉間堆積的皺紋更深了。

“你這樣——不對啦!”

“欸,哪裡不對?”

菲爾一邊擰著抹布一邊回答。冰冷的水令雙手凍僵,並滲入皸裂引起刺痛。

“才不是‘哪裡不對’啦。那什麼,咱們確實很貧困。但是你呀,是怎麼長成這幅比守財奴還吝嗇的平民樣子來的啦……”

“事實上我們確實是平民,這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小菲爾蒂婭你可是女孩子呀!而且,還這麼漂亮。”

正如高文院長評價所言,菲爾的外表的確非常美麗。

特別是,那瞬間就能吸引住別人視線的頭髮與瞳色。她的秀髮像是透過陽光觀察的鉑金,閃耀著不可思議的、帶有些許硃紅色的光彩。

大大的眼眸彷彿蘊藏著黃昏,呈現出茜紅與藏青色的漸變。還有在眼瞼下形成濃厚陰影的,那對銀色睫毛。

“明明你這麼漂亮,為什麼卻對自己的外表毫不講究呢!不僅把那麼漂亮的頭髮隨手塞進棉帽還若無其事地穿著縫補了那麼多次的過時衣服!”

“呃——是嗎。”

她粗魯地撓了撓頭,有氣無力地做出回應後,高文老師的笑容開始抽搐。一旦進入說教會花很多時間,於是菲爾決定轉移話題。

“老師,早上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嗎?”

“對呀,今天結束得很早。或許是因為覺得冷所以不想開門吧,請我去晨禱的家庭減少了很多。哪怕是‘橡木賢者(Druid※)’也很難找到工作。我只不過是個聖職者,而且還是最低位的吟遊詩人(Bard※),生意更難做了。”

(※注 德魯伊Druid,凱爾特文化中具有與眾神對話能力的賢者,將橡樹奉為聖樹。)

(※注 吟遊詩人Bard,同源自凱爾特文化,部落中的頌詩歌者。)

將菲爾遞給他的毛毯披到她肩上,院長用骨節凸起的粗手指按壓太陽穴。沒有柴火的室內和室外一樣冷,就連嘆口氣都是白色的。

“啊,錢的事不用擔心。我這邊剛找到了當日結算的掃除工作。比起其他地方這裡的時薪更多,說不定以後時不時能給餐桌上添點葷菜。”

“……小菲爾蒂婭。難不成今天你也兼職著好幾份工作嗎?”

“嗯?今天不多呀。就只有三份掃除工作以及商店會計,午後去市內裁縫店當女工,搬運貨物,去廚房幫工和打下手,以及給王立騎士團當廚娘。”

“……人家換個問法吧。你現在,同時做著多少份工作?”

“一週內嗎?有二十九份。”

“你說二十九份?!這像個啥話!”

高文老師一反常態,變成普通的粗獷音色。

“院長老師,聲音變回去了。”

“咳,對不起呀。話說回來……怎麼說你也工作過頭啦。”

“是有點,但我覺得就該這樣。因為,”

話語戛然而止,菲爾環視起孤兒院的內部裝潢。

用扁平石磚堆積而成的牆壁上,佈滿了灰色的斑痕。

其實,牆壁本來是白色的。會有這些斑痕,是因為原來的塗料剝落了。石磚到處都有缺損,甚至還破了洞。

一片慘狀的窗戶則只能靠浸了漿糊的破布,勉強將幾乎化成碎渣的玻璃粘接起來。這裡還有好些因天花板掉下來而報廢的房間。

(因為每天都有打掃,乾淨倒算乾淨。建築內曾裝飾有細密的雕刻花紋,明明原本那麼漂亮——)

寒風呼嘯著灌入室內,菲爾思索著。下一陣風會從哪裡吹進來呢。認真考慮也是白搭。

“雖然平時就在議論這事……說真的,我們孤兒院都破成這樣了,居然還沒塌陷也挺不可思議的吧?”

“……就是說呀。”

在王都的眾多孤兒院之中,只有這裡格外古舊,也極其貧困。

無論做多少工作,隨著與鄰國埃爾蘭特之間戰事不斷,孤兒院需要照顧的人也在不停增加,這裡也差不多接近破產邊緣了。雖然國家不是沒有給予補助,但也不可能將錢全都花在這座孤兒院上。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尤奈亞王國整體不景氣嘛。去年我們不是才慘敗給埃爾蘭特嗎。拜此所賜不管哪裡薪酬都低得可憐。”

“那麼,人家就去多點副業來做啦。你沒必要這麼勉強自己。”

“這樣一來老師不就會累壞身體了嗎。”

他擔心自己已經是家常便飯了。菲爾露出精神十足的笑容。

“我沒問題的。不如說,領工資的時候,看到手裡的錢增加的那一瞬間簡直是開心得不得了。半夜抱著錢罐清點當日收穫的這份樂趣,還請您別來打擾。”

“話是這麼說,但你居然還跑去騎士團當廚娘?!雖說是斯坦特國王陛下的直屬部隊,但他們不都是一群傭兵出身的惡狼嗎!……那些傢伙,如果敢對我家孩子做什麼,可不是折斷頸椎就能完事的。”

“聖職者大人,您剛才說了什麼了不得的話!”

“啥!討厭快忘掉,把它當做少女之間的秘密!……哎,這種瑣碎的事情就算了,小菲爾蒂婭。”

面對聲音突然低沉下來,露出認真表情的高文院長,菲爾嚇了一跳。

“當然,你能這麼重視孤兒院,人家非常開心唷?但是呀,你也差不多該考慮一下自己的幸福了。你賺到的錢,別隻花在孤兒院上。拿去打扮自己,或是用於結婚,怎麼使用都沒關係哦?”

看著以壯碩雙手捧起臉頰的院長,菲爾以含糊的笑容回應後思考起來。

(就算讓我考慮自己的事……也毫無頭緒呀。我對現在的生活沒什麼不滿,結婚什麼的更是想都沒想過。說到底,從要付安家費跟結婚稅這點上就已經被我否決啦。)

“要是有位優秀的男性‘唰——’地一下子出現,成為小菲爾蒂婭的夫君大人就好了啦。”

“那,萬一沒出現院長老師就把我娶了吧。”

“討厭啦小菲爾蒂婭——這個國家女性之間是不能結婚的哦?”

“………………您說的是。”

看向別處陷入沉默的菲爾,將視線落在了院長手拿的信封上。

“院長老師,那個。”

似乎是回到孤兒院時才收到的信封,表面稍微被融雪沾溼了一些——柔軟綠紙上印有金箔,上面的印章可不得了。

“薔薇與雙頭獅子的紋章。這該不會是——來自斯坦特陛下的工作委託吧?”

“哎呀露餡了……本來人家還想藏起來的說~”

面對表情瞬間明朗、伸手朝他撲來的菲爾,高文院長無奈地將信遞出。

斯坦特•麥克納瑟•尤奈亞。

不是別人,正是一年前剛繼承王位的,那位年輕國王的名字。

本來像菲爾這樣,在王都角落裡貧弱孤兒院長大的超級平民女孩,按理來說一生都不可能收到這個國家最高貴的殿下來信——

“太好啦!這樣一來暫時就夠伙食費了。說不定還能見到席蕾妮公主。”

看著心急撕開封蠟的菲爾,高文院長不禁深深地嘆了口氣。

他那滿是嘆息的自言自語,並沒有傳進菲爾的耳朵。

“……也對。說起你最危險的工作,並不是去給騎士團當廚娘來著。”

尤奈亞王國首都,貝爾法提斯。

中央坐落著壯麗王宮的這座巨大都市,被東方商人們稱為“北邦的瑪瑙”。別稱來源的紅頂房屋,以及冬季嚴酷的內陸氣候,都是這座貿易都市的標誌。

話雖如此,菲爾對這座都市以外的土地並不瞭解。

她原本似乎出生於遠離王都的某個邊境村子,不過本人對此毫無印象。說到底,她連雙親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因為她的故鄉——位於接壤埃爾蘭特帝國的國境線上——在尤奈亞與其進行的第五次戰爭中被燃燒殆盡了。

在這連三餐都要發愁,破舊又貧困的孤兒院裡,要說菲爾自懂事以來學到了什麼,除了照顧比自己小的孩子們,就是最要緊的工作賺錢。

(我看看,碰頭方法是“在薔薇園旁邊的密道里等馬車”,作為記號“將紅薔薇別在胸前”……嗯,似乎和平時一樣。是要參加哪個國家的晚宴嗎。)

將信裡的內容瀏覽一遍後菲爾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你要接受這個工作咯?”院長老師用手指揉了揉眉心問道。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啦……”

“接下這份工作以來才第六次哦。最初那次不過是席蕾妮公主一時興起的惡作劇而已。”

菲爾的外貌有著不可思議的顏色與——不如說,包括那顏色在內——還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徵。

“我說小菲爾蒂婭,你打算做到什麼時候呀?當公主殿下的替身這種工作。”

沒錯。

她的外表,包括身高與聲音,都與這個尤奈亞王國的公主、斯坦特陛下的妹妹席蕾妮•艾里斯特爾•尤奈亞殿下如出一轍。

年齡也,同為十七歲。

“人家好擔心唷,萬一被當成公主殿下遭人下毒或者刺殺怎麼辦啦!”

“至今為止都還沒遇到過什麼危險嘛。而且我扮演替身,也是因為席蕾妮公主身體抱恙呀。”

據說,從生下來身體就十分虛弱的她,如果每天不在充滿了特殊香氣的王宮療養室裡度過大部分時間,肺臟便會受創。

“年幼時身為母親的王太后陛下就去世了,早先的戰事中父王•柯諾爾前國王陛下也身亡了,如今王族成員只有他們兄妹兩人了呀。如果再發生什麼那就不好了。”

“這不是你該考慮的事啦。而是負責保衛王宮的精英們該操心的。再說你自己也是無可替代的呀。”

“但是那位大人對我有恩。”

菲爾的一句話,讓院長陷入了沉默。

“而且,最重要的是,”

菲爾突然張大眼說道,

“這工作性價比最高啊!!”

順便一說,能把晚宴中剩餘的食物悄悄帶回來也是一大魅力。

“……小菲爾蒂婭。”

將視線從滿臉寫著擔心的高文院長臉上挪開,菲爾繼續專心讀信。

(時間是什麼時候呢……咦,今天傍晚?還真急啊,好少見。)

看著菲爾沉浸在信中,院長露出苦笑。

“真拿你沒辦法呀……但是,千萬不能大意哦。正因為你作為替身和公主這麼相似,才不知道會被如何利用啦。如果察覺到危險就立刻逃跑哦?對了,你還記得嗎?人家教你的……”

“那是當然啦,畢竟我們孤兒院裡已經懂事的孩子們,都被院長老師傳授了護身術和格鬥技嘛。”

“要是被人揪住胸口的話?”

“拉扯對方耳朵用體重壓上去。”

“從背後反擊的時候呢?”

“朝著後腦勺來一發肘擊,更有效的是瞄準某處要害。”

“很好。”

高文院長滿足地頷首,橡木門像是呼應他的動作一般被打開了。伴隨雜亂的腳步聲跑進來的,是這個孤兒院養育的小孩子們。

“老師,菲爾姐姐,早上好。”

“姐姐又要去工作了?”

“啊,在打掃。我也來幫忙!”

“大家早上好。起得真早呀。”

他們與菲爾相比更小一些,大多數是五六歲的孩子。面對一邊揉著眼睛像是還沒睡醒,一邊爭先恐後的湧到她身邊的孩子們,菲爾將他們挨個抱起來揉了揉他們的腦袋,這時同樣被小豆丁們圍住的高文院長苦笑起來。

“傍晚前你能回來吧?”

對於院長的詢問,菲爾只是露出曖昧的笑容說道:“嗯……可能有點難。”

“啊,但是沒問題的! 今天夜市好像有土豆跳樓大甩賣,所以拼了這條命我也會早點完成工作。”

“……你總是這麼精力充沛呢。”

“如果不得不晚回來的話,我會聯繫你們的——那我出門了。”

“姐姐,一路順風——”

“順風——”

“如果遇到危險的傢伙,就用掌心瞄準他的下顎哦!”

看著如麻雀般擠在門口送別自己的小豆丁們,菲爾笑出聲來。最後追出來的院長則做出了一番不符合聖職者身份的發言。她笑著朝他揮了揮手。

(嗯,早點完成工作早點回來吧。我也不想害院長老師跟大家擔心。)

菲爾深愛著這個將她養大的孤兒院。

不管是古怪的院長老師,還是一起生活的同伴們,對她來說都與親人無異。

無論是用毛毯包裹身體依偎在火爐旁、與大家共同朗讀聖詩篇的時光,還是偶爾在街角買來羊肉湯品嚐的小小奢侈,都令她覺得無比幸福。

菲爾的家只屬於這裡。

(這次拿到酬勞後,晚飯做燉菜的時候就多加點蔬菜和肉吧。把前一天粘在鍋邊的殘渣放水裡煮,再硬說它是湯——這個方法也快用到頭了。)

為這種充滿婦女氣息的野心而興奮起來,此時的菲爾完全沒有想到。

——這竟是她最後一次見到這座熟悉的孤兒院。

Presented by鞭子與糖漢化組(作品首發:交流群593832057)

在三份掃除、商店會計、裁縫店女工、廚房幫工與王立騎士團廚娘的工作完成之後,太陽已經朝西邊傾斜了。

(嗚嗚,好冷。不過,這之後剩下的工作就只有斯坦特陛下的那一份了。如果只是像平時那樣,代替病弱的席蕾妮公主參加晚宴的話,應該不會花費太多時間。)

將木棉披肩上的帶子重新系緊,菲爾獨自一人乘坐在迎接她的馬車上。

菲爾乘坐的不是多人共乘的帶篷馬車,而是豪華的箱形馬車。光是這點就足以令她瑟瑟發抖了。而那鋪著紅色天鵝絨的椅子,以及閃著金光的窗框,更是害她心驚膽顫。

話說回來,那垂掛在窗框上可愛的“毒龍玩偶”大概是出於陛下的興趣吧。

在早先的戰役中,將尤奈亞打得落花流水的埃爾蘭特皇子,以他為原型誕生了這個充滿諷刺意味的人偶。一臉裝腔作勢的黑龍噴出危險的深紫色火焰,這個商品大約半年前突然在街巷內瘋狂地流行起來。

說起來。

(這是往王宮的路吧?從我乘上馬車似乎已經過去三十分鐘※了。是因為走的路不一樣嗎,如果是平時的話明明不會花這麼久……)

(※注 原文「一刻」為1時辰的1/4,即30分鐘。)

菲爾心中難以平靜。

(土、土豆大甩賣就要……)

如果再磨磨蹭蹭下去,如同餓狼般身經百戰的士兵們——更正,是街巷裡的主婦們,或許會將甩賣中的土豆一掃而光。

“那個——這是要去王宮對嗎?”

就在菲爾面朝前方小窗,開口詢問車伕的時候。

馬車突然停了下來,門被“喀嚓”一聲打開了。

從外面突然探進頭來的人物,令菲爾大吃一驚。

“好久不見啦,菲爾蒂婭。”

來者是一名年輕男子,他有著亮閃閃的蜂蜜色頭髮,以及一對翠綠的瞳孔,宛如童話故事裡的白馬王子。這名男子對於菲爾來說——不論這件事是好是壞——已經不能更面熟了。

“斯坦特陛下?!”

“噓……餘姑且算是偷溜出來的,要是太大聲被人發現就麻煩了。借過一下。”

這位尤奈亞現任國王一邊發出“嘿了個咻”的悠閒聲音,一邊坐進馬車。菲爾呆看著他。

(好、好近啊?!)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近距離對話,但那畢竟是在作為席蕾妮公主的替身時。如今他們面對面坐在同一輛馬車裡,而且還以平等身份相互交談。這情況對超級平民的心臟實在太不友好。

“請、請、請問您這是怎麼了?!我還以為鐵定是讓我去王宮拜見陛下……”

“本應如此,但是餘不想在王宮裡交談。畢竟不知道會被誰偷聽嘛。”

“?”

甚至考慮著要不要從馬車上跳下去的菲爾,對他的這句話產生了疑問。

(為什麼?假扮成席蕾妮公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呀?)

雖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她卻沒有時間細想。她只想儘快完成工作,然後與心愛的土豆相會。可能的話,她還想買點蘿蔔回去。

“……陛下,可以瞭解一下今天的工作嗎?我的土豆要——”

“土豆?”

“不沒什麼。”

菲爾把心裡話吞了回去。

“你是不是認為工作內容和平時一樣?不過這次有點特別。”

“特別?”

“首先,稍微回答餘幾個問題吧。席蕾妮很中意你,經常讓你陪她聊天是吧?那你知道她的愛好嗎?”

菲爾陷入茫然。這真是算不上問題的問題。

“?是刺繡和演奏五絃琴。”

“這些你也會吧?”

“是的,公主教過我。”

“那席蕾妮喜歡的食物是?”

“據我所知,是樹莓塔以及洛亞連地區所產的蘋果酒。”

“對沒錯。那麼,把手伸出來。”

菲爾遵照指示將手伸出,斯坦特國王則舉起提燈仔細打量起她的手來。

“稍微有些粗糙,但是沒什麼骨節。這種程度的話,在期限時間內做些保養應該來得及,而且戴著手套的話也可以矇混過去……很好,你合格了。”

“那個……陛下?”

“我就單刀直入地問了。”

斯坦特陛下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他按住菲爾的雙肩,緊盯她不放的模樣,令菲爾莫名發顫。

雖說兩人是兄妹,但無論容貌還是頭髮和瞳孔的顏色,他和席蕾妮公主都長得不太像呢……心不在焉地如此想著,她被接下來的一句話嚇得目瞪口呆。

“拜託了,菲爾蒂婭——你能代替餘的妹妹,嫁到埃爾蘭特帝國去嗎?”

菲爾大張著嘴,整整愣了一分鐘。

(他剛才,說了什麼……?)

出嫁。

也就是,嫁人。要不要去結個婚的意思。

和誰?去帝國?等等,也就是說,對象就是、是……

“你聽到了嗎?餘剛才說,你能不能代替餘的妹妹•嫁到•鄰國去。”

“……”

說起來現在幾點了。土豆大甩賣就要結束了。

“土豆它!”

“別掛念土豆了不要逃避現實給聽餘聽好。”

被青年綻放的笑容斷了退路,菲爾僵硬地看著斯坦特國王的臉。

“你先讀讀這個。”

(這是什麼……?)

一張信紙被唰地遞到菲爾面前。換作平時,這封信會通過好幾位近侍傳遞給菲爾。不巧的是執行這個程序的人,今天一個都不在。倒不如說,她和國王還是面對面。

菲爾雖然有些躊躇,但也只能邊說著“失禮了”邊接下信紙。

“我說這個!不是埃爾蘭特寄來的書信嗎!您這是要把什麼東西給我看啊!”

面對差點將書信從手中滑落的菲爾,斯坦特國王含糊地回以一句“沒錯,你再看看寄信人”。按照他的指示,菲爾將視線小心翼翼地轉向信紙。

位於信紙末尾的署名,特別是那個吞噬劍刃的黑龍紋章,讓菲爾不禁屏住呼吸。

“這個紋章,是埃爾蘭特第三皇子,‘黑龍公’ 克洛維斯・科爾巴赫・埃爾蘭特殿下的……!”

“沒錯。正是被稱為軍神化身的那個男人。是在不久前的戰爭中令我國一敗塗地,並殺了餘父•柯諾爾的惡人。不僅如此,提起與他有關的傳聞,你應該也略知一二吧?”

“是的……”

早先的戰役中,尤奈亞在首戰時佔了上風。

而顛覆這一切的,不是別人,正是這位第三皇子。

在戰爭中途,他開始掌控前線的指揮權,接著像是開玩笑般的讓尤奈亞一路敗走。

“黑龍公”這個別稱,是由他的父親——現任埃爾蘭特皇帝命名的。在民間,卻流傳著另一個通稱。

(埃爾蘭特的毒龍公•克勞。)

之所以被冠以這樣的名字,不僅因為克勞本人是一名極其優秀的戰士。

更是因為,他那凌駕於戰鬥能力之上、冷靜而透徹的判斷能力。他所制定的種種戰略都精準得可怕,令人懷疑他是否能預知未來。

最關鍵的原因是——據某真偽不明的消息稱他喜好收集毒物,還把城內庭院改造成了毒草園。

菲爾還聽說,雖然他將尤奈亞一手逼入絕境,不知為何卻沒有急於追擊,反倒提出了停戰議和的要求。

“他的傳聞……在王都也到處流傳。甚至連玩偶都被人拿出來賣。據說他因對反抗者毫不容忍的殘虐性情,而被現任皇帝所疏遠。雖貴為第三皇子,被分封到的領土卻地處邊境。還有‘他用俘虜的頭蓋骨盛酒,終日舉辦宴會’,又或是‘頭上長角’,‘到晚上眼睛會放光超級方便!’之類的謠傳……”

(那位第三皇子殿下,居然會給陛下寄來書信。到底有什麼意圖?)

“嗯,表示驚訝也無妨——那條毒龍,似乎希望迎娶餘的妹妹席蕾妮為妻。”

“簡而言之就是想要人質呢。”斯坦特笑道。這次著實把菲爾嚇出了一身冷汗。

“拒絕的話,不知他會對因戰敗疲敝的我國做出什麼舉動來。要求戰敗國奉上人質是世間常情,因此,第三國家非但不會表示同情,還會對此事袖手旁觀吧。”

“……”

“說什麼想通過聯姻加深友誼——笑死人了。”

他的笑容忽然染上蛇蠍般的惡意。察覺到這一點的菲爾不禁吞了口唾沫。這位溫厚的國王,不時會露出這種表情。

“但是,席蕾妮公主的貴體……”

“你挺了解嘛,菲爾蒂婭。沒錯,餘的妹妹身體孱弱,要是沒有特殊治療,以及王宮內安設的療養室,她連呼吸都會變得困難。嫁到埃爾蘭特會變成怎樣,不說你也知道吧。”

菲爾陷入沉默。

“接下來就進入正題了。”

臉上浮現出溫柔的微笑,斯坦特國王突然將食指豎起。

“王侯貴族的婚事,到迎接夏季到來的五月節※為止,存在著一段‘白色婚期’,這你知道吧?嚴格來說是到五月節前夜,也就是沃普爾吉斯之夜※為止,在兩人正式結為連理前,會有一段類似過家家的夫妻生活。”

(※注 五月節Beltane,凱爾特民族有於5月1日燃起篝火舉行儀式的習俗。)

(※注 沃普爾吉斯之夜Walpurgisnacht,又稱五朔節,歐洲傳統民間節日。期間為4月30日到5月1日。)

“聽說在此期間,丈夫可以和妻子斷絕關係?”

“沒錯。因此——你嫁到帝國以後,就讓毒龍對你徹底生厭。而且,這要趕在第一個沃普爾吉斯之夜以前哦。”

“這是什麼意思呢……?”

看著不由皺起眉的菲爾,斯坦特國王苦笑起來。

“斷絕關係後,你不就能回國了嗎?”

“咦?”

“本來政治婚姻也是王族的職責之一。要是席蕾妮身體健康的話,這重擔本該由她承擔,而不是強加在身為平民百姓的你身上。最重要的是,你是妹妹最中意的聊天對象,餘也不願讓你成為那條毒龍的妻子。”

“陛下……”

“這件事只能拜託你了……菲爾蒂婭。你能為了餘的妹妹,成為毒龍公的新娘嗎?”

他的話語中飽含真摯。

“在你隱藏身份離開王都後,餘會為你安排替身的訓練。出嫁的日子定在了立冬(Samhain※)伊始。現在不立刻開始準備的話就來不及了。”

(※注 薩溫節Samhain,即萬聖節,期間為10月31日到11月1日,是凱爾特人慶祝豐收的節日。)

“那麼,去跟一直照顧我的孤兒院告個別……也做不到了呢。”

“……是的。”

腦海中浮現出今早院長老師的臉,耳邊響起了孤兒院裡情同手足的夥伴們的聲音。他們肯定會很擔心我吧。

(這是報恩的好機會。但這工作如此重要,我這樣的人怎麼能勝任?只是當一晚替身的話,至今為止我都能糊弄過去。但以公主殿下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而且出嫁對象還是那個毒龍公!要是露餡了……會發展成怎樣的事態呢?)

就在菲爾躊躇不已,將放在雙膝上的拳頭握緊之時,斯坦特國王淡然的低語聲傳到她的耳中。

“若這件事告妥了,餘就給賞賜給你滿滿一馬車尤奈亞金幣吧。”

“請交給我吧。”

菲爾反射性地答道。

“你願意接受嗎!”

斯坦特國王瞬間破顏而笑。

(糟、糟了……!)

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守財奴的本性。

但是,心中的高昂情緒卻難以抑制。

(滿滿一馬車的金幣!滿滿一馬車的金幣?!那可是能讓孤兒院四十個人一生吃穿不愁的金額啊!另外還有東牆的破洞、掉下來的天花板以及壞了一半的圍欄,就算把孤兒院整個重建錢都還有找吧?!

這個要修那個要買……菲爾在腦內噼裡啪啦地打起算盤來。

“餘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是的,我願意。我會加油乾的!”

將菲爾疊上來的手牢牢抓住,國王雙眼閃爍著光芒。

“你能以尤奈亞王室的唯一直系的身份,扮演一位氣度優雅、舉止大方、性格惡劣又蠻橫高傲、不論蒸煮油炸都奈何不能、史上最強的惡毒新娘,去把那條毒龍好好教訓一頓嗎?”

“這難度是不是突然變高了?!

“有嗎?餘尋思著反正新娘都會被送回來,不如趁機給那個裝腔作勢的男人一點顏色看看。”

“……果然,陛下好像有點陰險呢。”

菲爾的小聲嘀咕,並沒有傳入斯坦特國王的耳朵。他只是保持著笑容,專心致志地將垂掛在窗框邊的毒龍人偶,蹂躪得嘎吱作響。

菲爾嘆了口氣,透過車窗仰望天空。

夜色已深。星光如此閃耀,明天將會是一片萬里晴空吧。這種天氣正好適合晾衣服……本應如此打算的。

“陛下,我有一個請求……請幫我向孤兒院帶個話。‘我暫時沒法回來,不過不用擔心’。”

“這是當然。”

啊,北方最耀眼的那顆星星,已經升上那樣高的天空中了。

夜市的貨攤,鐵定已經打烊了。

Presented by鞭子與糖漢化組(作品首發:交流群593832057)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