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八章

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八章   隔天午休時間,我造訪教職員室。

我的到來立刻被位子設在附近的重爺發現。

「你怎默來喇,松永。」

他用一如既往的濃厚口音問我。重爺既非班導也不是訓導老師,我想他應該沒權力下放煙火的許可令吧,但我還是向重爺說明煙火的事。反正我也不知該找誰開許可,不管對方是誰,先問再說。

「噢。」

重爺抖著身點頭,接著向後看。

「角老師,你賴一下。」

彷佛時代劇中的隱居老者,他把訓導老師角田喚來。

三十二歲單身,體育老師角田身兼柔道社顧問,身高不高,體型卻很壯碩,手臂跟我的大腿一樣粗。九十九學院裡有許多年邁的教師,角田是之中最年輕的,感覺跟我們比較接近,性格又豪邁,男學生都半開玩笑叫他「老大」或「大哥」等等。

「怎麼啦,松永。你幹了啥好事?」

踩著重步朝我走近的角田問道,我答說「沒有沒有」,這時重爺插話:「妹我的事喇」,並回到他的座位上。意思是接下來隨我們兩個談吧。

接著我又得再向角田大致說明放煙火的事。雖然要浪費時間講第二次,但這件事真的沒有選擇餘地。盤著粗壯的雙腕,角田邊聽我說話邊「嗯」、「喔」地應聲,等我的話終於告一段落──

「假日聚在宿舍外頭是沒啥問題啦,但要用到火就……」

角田說得面有難色。

「啊,我們會把火滅乾淨的。」

眼看情況不妙,我趕緊補上這句。

「那還用說。不過……只靠你們幾個處理這樣好嗎?畢竟沒有先例喏。」

角田自始至終都有疑慮,要他爽快答應似乎有難度。

「麻煩老師通融。該做的事我們一定會處理妥當的。」

「唔──嗯……」

角田依然有所遲疑,這時我腦中突然閃過某個點子。

「大哥、大哥。」

我壓低音量叫他,將手機取出。

接著挑出裝在數位資料夾裡、看起來特別好看的廣美小姐美照,放大到螢幕上再秀給角田看。

「她是我打工地點的店長,這個人說她也要參加喔。目前二十八歲呢。已經成年了,有大人在場就沒問題了吧?」

角田看廣美小姐的照片看到入迷。

「……噢。」

最後他發出別有深意、類似嘆息的聲音。

角田平常總是這麼說。

「你們誰家有到適婚年齡的姊姊,記得介紹給我。」

教師沒教師的樣子,到處在找結婚對象。

「要說我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嘛,最好是體型像模特兒的苗條美女。」

甚至連喜好都跟我們講。所以我知道廣美小姐可能是他的菜。

「……單身嗎?」

角田的身體略為探出,悄聲詢問我。

「當然啦。」

「下次可以去店裡光顧嗎?」

「歡迎歡迎。」

此時角田微微一笑,手朝我伸來。我則緊握那隻手。

「火源的善後工作記得請那位漂亮姊姊仔細確認。」

「是。」

參雜一半私約成分在內,煙火的事就這麼準了。

回宿舍吃午飯的路上和田傳簡訊給我,說除了小梵,還邀到其他女孩參加煙火晚會。我回信告訴她這邊已經取得教師許可了。

「收到。以松永來說算行動迅速,值得誇讚。」

見她稱讚我,感覺還不賴。不僅放煙火過關,還用強硬手段讓廣美小姐也得以參加,我的點子真棒。之後角田可能會來店裡光顧,但我去那邊打工又沒幹違法勾當,所以個人是覺得無所謂。除此之外,聽說角田酒量非常好,可能會對NANMU的營業額有所貢獻也說不定。這樣一來,讓角田窺知有廣美小姐這號人物藉以拉攏他,此作戰計畫可說已帶來一石三鳥的卓越效果。本人這麼有才華,連我自己都嚇到。

我滿心雀躍在第二宿舍餐廳大口吃完午餐──龍田風炸物定食,接著志得意滿地前往第一宿舍。在玄關處脫下鞋子的我進入餐廳,朝四周張望。不出所料,高山和棒球社成員吃完飯沒有從餐廳離去,正在開心閒聊。從我去年開始入住第一宿舍開始,他們幾乎都是這副模樣。

「你們幾個,可以借點時間吧。」

我從高山背後接近,朝大夥開口道。

「幹麼啊,松永?」

其中一名棒球社成員對我提問,我順勢給出答案。

「有關放煙火的事,女生都找好了。」

我的話讓大家紛紛起身。

「真的喔!」

「幹得好,松永!」

「俺就知道你辦事牢靠。」

「俺也是。」

「俺也是俺也是。」

細川先起頭,其餘棒球社成員也對我大肆讚賞,就只有高山不知為何在摸他的小腿。

「舊傷好痛……」

還不忘發出呻吟。

「怎麼啦高山?你也誇誇松永吧。」

細川才對高山說完,高山就迅速眯起眼睛瞪我。

「松永……你該不會連和田都找來了吧。」

以高山而言,這質問堪稱一針見血。當下是想找藉口隨便搪塞過去,但轉念一想,我可不希望活動當天才聽人抱怨,便據實以告。

「找了啊。要我拜託這種事,就只能找和田嘛。又沒關係。小梵也會來啊。」

「你倒好!在跟三好交往,到時只要兩個人黏在一起就行了!可是啊,我們不一樣喏!假如我們跟女生要一比一配對,得有人配和田欸!」

我心想「你就這麼討厭和田喔」,目光朝棒球隊成員晃去。

「可以的話俺想跟小梵配對。」

「俺也是。」

「俺也是俺也是。」

棒球隊成員你一言我一語,可是小梵只有一個,想也知道不可能。若能使用分身術則另當別論。

「我也想跟小梵!」

正當高山大叫時,在隔壁桌看書的人──「馬索克」內藤突然抬起臉。

「那麼和田同學我要了。」

沒人跟他講話卻跳出來插嘴。

「沒算你喏。湊什麼熱鬧。」

高山語帶不屑地回敬一句,結果內藤迅速起身,用手指推推眼鏡並微笑:

「可是必須有人跟和田同學配對……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跟和田配對搞得像人見人厭的骯髒勾當是怎樣?假如本人在場,大家就算被她的下段踢踢斷小腿也不足為奇。

「就是說啊。有了內藤,和田就能交給他處理。說真的,我們也很怕和田。」

「其實俺也怕她。」

「俺也是。」

連棒球社成員都跳出來說這種話。

「是沒錯啦,可是多了馬索克就少一個女伴啦!如果變成那樣,我可能會落單欸!我不要!」

高山就像鬧脾氣的小孩,邊搖頭邊鬼叫。

麻煩死了──我想到這嘆了口氣,此時突然想起廣美小姐。

「啊。對了。我打工地點的店長也會來。」

我向眾人宣佈。

「你說的店長是那個嗎?織田說過的美女店長嗎!」

細川之前似乎聽未來提過,馬上就上鉤了。

「美女店長!聽起來好棒!」

「俺只好含淚放棄小梵嗚嗚拜託換她!」

「等等!店長俺要了!」

棒球社成員這種單純之處就是討人喜歡。

「太好了,高山。這樣人數問題就解決了。」

細川邊說邊將手放到高山肩膀上,高山則露出難以接受的表情,「唔嗯──」地低吟。

「可是……光是跟和田待在同一個地方就讓我害怕……一想到她可能又會害我腳斷……」

就說你的腳不是和田折的啊。想歸想,看來高山吃過和田的苦頭後產生陰影,記憶徹底改寫成那樣。

明明與事實有出入還那麼討厭和田,令我有種傻眼的感覺。但事實上,一直到昨天為止我都還覺得和田很難搞,因此還是別繼續深入探討好了。

「那就讓內藤一起來吧。這樣可以嗎?」

我向大家做個確認。

「嗯。」

「辛苦啦,松永。」

「好期待喏。松永,你這傢伙真不錯。」

他們一面點頭,一面像這樣分別以口頭同意,我才帶著滿足的心情離開餐廳。

離開宿舍前往學校途中,我心想「事情都講好了,要是廣美小姐沒來會很不妙」,趕緊拿出手機發簡訊。

「廣美小姐,說好之後星期六那天要放煙火,你有要來吧?」

NANMU應該還在忙著應付午餐時段,一時半刻不會有迴音吧。我將手機塞進口袋,再次踏出步伐。

「學長──!」

這時背後有聲音傳來。

我下意識回頭,看見小梵提著水桶朝這靠近。

「你午休時間也在忙園藝社的事啊?」

被我一問,小梵點點頭。

「兔耳花已經冒芽了,但它怕熱,所以我每天都來看看情況。」

「真辛苦呢。」

我的話讓小梵露齒一笑。

「沒關係。因為是興趣!」

她回答。小梵今天講話沒什麼吃螺絲,除了這念頭,我還想起煙火的事。

「啊。放煙火的事,不好意思。突然邀你參加。」

話一說完,小梵就一股腦地搖頭。

「沒那『肥』事!」

果然還是吃螺絲了。

「這是我的榮『現』!我真的可以去嗎?」

不曉得和田邀小梵是怎麼說的,關於高山跟棒球社成員的事,恐怕講得很迂迴,我邊想邊點頭:

「梵(Soyogi)同學,你其實很受二年級男生歡迎。大家都很希望有機會能跟小梵說說話呢。」

聽我這麼說,小梵全身緊繃。

「呼欸!」

她發出不知是嘆息抑或呻吟的謎樣聲響。

「竟、竟有這種事!」

接著她稍微向後退,還迸出聽起來年代久遠的微妙台詞。還是老樣子,這女孩的反應依舊奇特。話說回來,她好像對男孩子把她當偶像的事毫無自覺。我擔心自己是不是太多嘴,開始安撫展現古怪行為的小梵,之後兩人自然而然結伴朝校舍方向走去。

「對了,梵同學說話都沒口音呢。」

我突然為此感到好奇,便朝她提問,只見小梵點頭如搗蒜:

「老家對用字遣詞要求很嚴厲。雖然沒有把方言看得一文不值,但他們希望我講正規的日文。從小就這樣,所以我不習慣講方言。」

不過,我聽得懂廣島腔。小梵最後加上這一句,露出笑容。她明明滿古怪的,卻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感覺,想必家世不錯。畢竟姓氏也很奇特。

「請問……松永學長。」

距離校舍只剩一小段路,此時小梵無預警停頓,看著我說道。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我「嗯」了一聲並頷首,結果小梵有些遲疑地開口。

「聽說松永學長跟三好學姊在交往,那個……這件事是真的嗎?」

不知小梵從誰那聽說的,但肯定不是三好本人,我有這種感覺。如果是她自己說的,我想小梵不會特地跑來問我。八成只是不小心聽到傳聞吧。

不過,我不明白她為何會在意這種事。

「對啊。」

這是我給小梵的答案。

「大概從去年、開始在一起,到現在。」

「原、原來是這樣啊。不好意思,問了奇『乖』的問題!」

伴隨這句話,小梵深深一鞠躬。看她這樣,感到惶恐的人反而是我。

「沒、沒關係啦!又不是什麼秘密……」

嘴巴上對小梵這麼說,內心的某個角落卻很難受。

彷佛被人由外而內慢慢收網、堵住去路的感覺。我很想好好珍惜三好,但心情上仍舉棋不定,像這樣變成既定事實由大家口耳相傳的感覺,讓人快要窒息。

在鞋櫃區跟小梵道別,我朝教室前進。

走到一半,我在教室入口處意外與和田擦身。

「松永。」

她叫住我。

「你跟小梵都說了些什麼?」

突然被人這麼質問,這次換我小梵上身,整個人驚慌失措。

「你、你怎麼知道!?沒什麼,沒聊奇怪的事啊!?」

看我一臉狼狽,和田拿手裡的小包包戳我的頭。

「我從窗戶那邊都看得一清二楚。沒什麼事就好,但你好歹要顧慮沙耶看了可能會介意。你這個人太鈍了。」

「小的汗顏。」

「嗯,知道就好。」

我目送和田說完話直接走向廁所的背影,心想「她果然是生理期來」。不過,今天的情緒好像沒那麼糟。我不太清楚女性的身體構造,總之,有時可能會情緒惡劣,有時不會吧。

話說回來,大家好像逐漸把我當成「不懂人心」、「對他人想法遲鈍」的人。別看我這樣,我自認一路活過來都在察言觀色,但仔細想想,住老家那時根本不用猜話語背後的含意,姊姊們都會明確下令、明確要求,部分原因可能出在這。

不是我愛將全部的錯都推給幾位姊姊,但說實話,基本上我對女人不信任、性格上有點卑微,怎麼想都是她們害的,所以歸咎於她們無可厚非。去年回老家,大姊對我說「這一切都是為了避免讓你變成人渣」,可是那些教育淪為徒勞,如今我已是人渣中的人渣。

這樣的我,真的能和三好交往嗎?

然而我們的關係已經人盡皆知。事到如今早已無路可退,也沒有退的理由了。

獲准放煙火、跟高山他們提及此事的雀躍之情轉眼煙消雲散,我垂頭喪氣地進入教室。

前景依然堪慮。

朝座位上一坐,想到這,我輕輕地嘆了口氣。

等下午的課全部上完,我回到宿舍裡。

期末考的腳步近了。就當是最後衝刺,我關在房內拚命讀書,這時老爸突然打電話過來。

「嗨,過得好嗎?」

一接起電話,老爸就用痞痞的聲音問道。

「最近要考試可以掛掉嗎?」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如此表示。

「搞什麼啊,這麼冷淡。考試隨便應付就好啦。你有這麼認真?」

「應該誇你兒子用功才對吧。」

「學校裡的東西隨便讀一讀就好。玩樂就像在工作,工作就像在玩樂,這才是松永家的家風。把讀書也當成一種遊戲吧。」

真是的,這男人教人頭痛之處就是沒有身為人父的自覺。

「……可以掛了吧?」

原以為他只是喝醉想打發時間才撥電話過來,我再次強調想掛電話,不料老爸用一句「不行」拒絕。

「什麼啦?有什麼事?」

我放棄抵抗朝他問道,老爸卻──

「我們去京都吧。」

這麼說。

「京都?」

老爸熱愛品嚐美食,時常造訪京都,還養成去光顧什麼熟識高級訂製料理店的癖好。然而除了我,其他家人也都不曾與他結伴而行。

「沒錯,京都。秋天不是有連假嗎?秋天的京都也很不錯喔。有松茸又有海鰻。帶卵的香魚也讓人難以取捨。」

不曉得是什麼風把他吹來,這樣大力邀我。我姑且回了句:

「……沒錢啦。」

去京都的電車錢再加上伙食費,若要我全額自行負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放心吧,我請客。願意來連新幹線的票都送你。」

還真豪邁。老爸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時會領到高額版稅,或許剛好碰上這個時間點。

「就我一個?」

我朝老爸提問。

「啊?這話什麼意思?」

可能是我問得太直接,老爸反問。

「就是……可以帶朋友去嗎?」

未來的臉龐在腦內浮現,我用更具體的方式問老爸。先前老爸晃到廣島遊玩時,我曾帶未來過去,年底去老爸家裡也和未來同行。所以如今只剩我一人,老覺得坐立難安。雖然對方是親生父親,這樣想其實滿怪的。

「你以為錢是誰要出?為什麼我要幫你的朋友出錢啊。」

好吧,老爸會說這種話,以這個男人而言算是很理所當然的發言。可是之前他請未來吃過飯也是事實。

「以前在廣島不是有請客嗎。」

我指出癥結。

「別跟那種便宜飯館相提並論。開銷完全不一樣啊。」

老爸提的理由簡單明瞭。

「啊,是喔。」

除了飯錢再把旅館住宿費、交通費等項目都算進去,的確不該對老爸做更過分的要求,或許是吧。

「所以是要怎樣。想來嗎?順便跟你說還有哪些成員吧,有之前見過的三並跟西園,加上我的女朋友。你好像有跟三並通過簡訊吧?對他應該沒那麼見外才是。」

遲遲無法得出結論似乎令他開始焦躁,老爸快嘴說明了一遍。第一次見到三並先生是在老爸家裡,後來又在廣島見了第二次。說我們夠熟是騙人的,但比起初次照面的人,對他確實不用那麼見外。

「要不要去快點決定。今天就要把訂位的事搞定,某些店可沒那麼好預約。」

看來沒太多時間煩惱,我對老爸表態:

「好吧,我去。」

我不討厭吃美食,一方面也是想說可以跟三並先生再見一面。

「很好。那細節再跟你聯絡」,老爸說完匆匆掛斷電話。他常這樣,但應付老爸真的很累人就是了。

再說,理直氣壯地提起「我的女友」是怎樣?不就是情婦嗎?爸媽目前的狀態形同分居,卻沒辦離婚。

各種思緒交錯,想到一半老爸傳來簡訊。

「別跟媽媽說喔♪」

面對這封有點惱人的訊息,我連嘆氣都懶。用不著多說,是情婦吧。怪不得姊姊們跟母親會如此擔心。真不希望他長大變成那樣──我如果跟她們站在相同立場,起碼會為此感到恐懼。

不過,老爸那副渣樣真的讓人有點想笑(連我這個兒子都不例外),相對的,我的渣點更現實、更優柔寡斷,甚至無法當笑話看待。

「真不簡單……」

雖然帶著嘲諷意味,我卻打心底這麼看老爸。

他這個人渣不簡單。若我也是人渣,乾脆當那種人渣好了。想變成玩樂當工作、工作當玩樂的人。

然而我卻沒有如此豁達的勇氣。所以我只能一步一腳印用功讀書,畢竟考試成績若不理想,就不能在第二宿舍住下去。

那天晚上我難以成眠,一直跟教科書和筆記奮鬥,直到天空泛白。我真的很沒種。

東西一旦入手就怕失去,怕得不得了。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