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六章

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六章   眼下我正在努力解數學題庫,突然間──

「松永啊。」

高山就坐在我對面,叫出我的名字。

學校方面已經進入期末考周。雖然讀書不是我的長項,但平常我總是悶在房間裡發憤圖強,此刻因數學的某個環節卡關、想請教高山,才跑來第一宿舍的餐廳。

「怎麼了?」

我在筆記本上記下高山剛才教我的加法定理背誦方式,出聲回應。

「聽說你在跟三好交往,這是真的嗎?」

本人我都還沒反應,在旁邊的棒球社成員細川先發出怪叫。

「啥咧!」

「真的咩!?」

接著在高山身旁的棒球社成員異口同聲,開始你一言我一語接話。

「俺也聽說這個傳聞了。」

「俺也是。」

「俺也是俺也是。」

這時大家的視線不約而同落到我身上,我抄筆記的手在半途停下。

「啊──……嗯。」

除了回這麼一句,我還小幅度點頭。

「算、算是有在、交往啦……」

我並不想主動提及,但都跟三好約定過了,被人問起總不能繼續否認。

「真的假的!」

細川發出比剛才高上好幾段的怪聲。

「真棒,是三好。」

「虧俺那麼喜歡她……」

「俺也是。」

「俺也是俺也是。」

棒球社成員持續說些有的沒的,唯獨一人──就只有高山一臉冷淡地盯著我。

是這傢伙先挑起話題的,我猜他可能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就跟著回望高山,結果他居然用鼻子哼了一聲。

「真沒用……」

他這句話很小聲,語帶不屑。

不懂他想表達什麼欸?我納悶地歪頭,下一秒高山「鏗!」的一聲,一拳打在桌面上。

「竟然為了逃避而躲進三次元,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種軟腳蝦的!」

不知為何他迸出這句話,還不帶半點口音,說得一臉激動。

「但你大可放心。我之所以會像這樣,苦讀到可以教你們數學的程度,全都是為了完成進入二次元世界的研究。一旦大功告成,就先送你們進二次元世界吧。」

他連珠炮似的發表高見,不過說真的,我腦中只浮現某種感想──「這傢伙在鬼扯什麼」。

「二次元可棒喏。二次元是至高無上的次元。三次元根本垃圾!這世界不需要立體感啦!光平面就夠了!」

高山的主張愈發偏激,周遭眾人對此只能一臉困惑地呢喃:

「讓這種傢伙教我數學真的沒問題嗎……」

話雖如此,高山在那幫死黨裡算是成績相當優秀的類型,除了他也找不出足以讓人在課業上仰賴的對象。

「總而言之,有空在三次元醉生夢死,還不如多做數學題!你解題了嗎?松永!剛才那道問題解了沒!」

高山向我問起才剛教過解法的習題,厲聲指教。

「等等,剛聽你的話害我忘光加法定理該怎麼背。是什麼來著?」

我據實以告,結果高山的語氣更激動。

「就說啦!雞加雞雞加樞雞,雞減雞雞減樞雞!不是教過了嗎!背一次就該記住啦!不然發明這種口訣做啥!」

我照他的話念。

「這個──雞加雞雞加樞雞,雞減雞雞減樞雞……」

我邊念邊接著筆記本里的加法定理寫下去,不過說真的,難道就沒有更正經的背誦口訣嗎?

「數老中野教的記法超廢!要用這種口訣記!懂了吧!」

不過正如高山所言,數學老師中野曾在課堂上講解過加法定理背誦口訣。

「接下來──這種公式最好靠口訣記。開波斯菊波斯菊開,這樣比較好記吧?嗯?」

然而加跟減會分不清楚,靠他的口訣記不太牢,確實不容否認。

關於這點,高山教的口訣加減分明,實用性高上許多,但我不喜歡裡面出現雞雞之類的。要是不小心在女孩子面前念出來,會立刻被人當成變態看待。

「不過波斯菊開,用詞是比較乾淨喏。」

「畢竟是花嘛……讓人想到小梵。」

當我拚命在筆記本上一下子寫雞雞一下子寫樞雞時,棒球社成員開始聊起這個話題。

「對欸。我是小梵粉,就記波斯菊吧。」

連細川都開始說這種話。

「背波斯菊開,加跟減就記不住啦!靠我的口訣記,連這些都能記住喏!其他還有樞減樞樞加雞雞,樞加樞樞減雞雞咧!」

自己提倡的口訣遭人否定似乎讓高山火大,他的聲音更加激動,還發表新的口訣,但到頭來仍舊無法跳脫很恥的背誦方式。

「就沒有比較乾淨一點的口訣嗎……?」

我忍無可忍地回問高山,高山則把我臭罵一頓。

「哪裡不乾淨了!你身上不是有長嗎!」

我覺得,像這種時候,問題不在有沒有長吧。

「對啊。人要知足,松永。你不是有三好這個女朋友了嗎?不過是開一點黃腔就忍忍嘛。」

這次連細川都加進來怪我。

「那跟這個是兩碼子事吧!?」

「不,俺也覺得松永不知足。」

「就是說嘛。俺也想交女朋友。」

「俺也是俺也是。」

之後連棒球社成員也這麼說,還賞我白眼。不過是交女友罷了,真沒想到會被人排擠成這樣。

「現在還來得及,迴歸二次元吧,松永。」

另一方面,高山丟出這句話。

「我本來就不是二次元的居民!再說哪來回去的方法啊!」

我的反駁讓高山不屑地「呿!」了一聲。

「呿。」

「呿、呿!」

棒球社成員也陸續出聲,聳肩外加做了個像在吐口水的動作。

「好!今天就別唸書了!接著要來質問松永!」

最後細川「砰!」一聲將筆記闔上,同時做出上述發言。這動作成了導火線,讓棒球社成員跟著大呼小叫「唔喔──!」之類的吆喝,全都朝我探身。

「你是怎麼追到她的?透露一下?」

「有親親嗎,親過了嗎?」

「後續呢?後續咧?」

「有摸到三好的胸部嗎?」

這類質問接二連三朝我劈頭澆來。問這些問題是想怎樣啊?今天可是特地向高山請教數學的寶貴日子,為這種無聊事浪費時間對高山很不好意思吧──我邊想邊朝高山看去,結果他也神不知鬼不覺地探出身子。

「快回答問題,松永!」

剛才還扯說二次元怎樣怎樣,追問得最激動的卻是他。

「其實我也想跟小梵相親相愛啊!」

後來高山乾脆直截了當地吐露真心話。

「我……我……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跟女生很平常地聊天……」

不過,就算他這麼說……老實講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都是松永太狡猾!家裡有姊姊,應付女人對你來說是家常便飯!」

「根據消息指出,你的姊姊好像是大美女吧!」

「不公平!分一個給我,分一個!」

在一片噓聲中被人蠻不講理地責罵,連我都不禁舉手投降。若那種姊姊他們不嫌棄,別說是一個了,就算是買一送二也沒問題。可是光我同意又能怎樣,這裡可是法治國家日本,人口買賣是行不通的。

「我哪有對女人特別在行啊……應該說現在也不擅長應付,因為那些姊姊只會欺負我。」

我發自肺腑坦誠相告,卻見細川咚咚咚地敲著桌子。

「那你就不需要女朋友啦!交出來!」

他開始強人所難。

「不,那樣的話,俺比較想要小梵。」

「俺也是。」

「俺也是俺也是。」

不愧是二年級男學生的偶像。還在佩服她的高人氣,這次換高山彈了彈手指,開口插話:

「等等。我想到好點子了。」

大夥兒清一色朝高山望去,只見他一陣賊笑。

「我這次教松永加法定理的背誦口訣,他應該要禮尚往來出力幫忙,讓我們跟小梵混熟。」

補上這一句。

「咦──……」

也不管我面有難色,那些棒球社成員──

「不錯喔。」

「贊成。」

「俺也是。高山果然厲害。」

一幫人陸續出聲附和。

「不,就算你們這麼說,我還是……」

我想盡辦法反駁,希望這約定不算數,卻被高山厲聲指正。

「那你現在馬上把雞加雞雞加樞雞忘掉啊!明明都記住了!」

令人懊惱的是,高山提倡的口訣確實已經牢牢刻在我腦海裡。

「怎麼這樣……雞雞的回禮竟然是小梵……」

我嘆氣之餘附上一聲低喃。

「喂,別這樣。真下流。」

「你這傢伙,不準玷汙小梵。」

「不知羞恥!松永不知羞恥!」

一群人異口同聲臭罵我。

然而回歸現實面問題來了,該怎麼做才能讓這夥人跟小梵交好,我真的不知道。

「哪那麼容易啊,應該說根本不可能吧……還是你們有什麼打算?」

棒球社成員似乎跟我有相同疑問,大家同步盤起雙手。

「說得對欸。」

「被你這麼一說確實想不到喏。」

「這可難辦了。」

他們開始說喪氣話,此時細川的視線落到高山身上。

「歸根究柢都是高山先起頭的,你出個主意吧。」

該要求一出,棒球社成員跟著「嗯嗯嗯」地狂點頭。

「嗯,這提議不錯。」

「看你的啦,高山。你行的。」

「對啊,神人高山快幫我們出主意。」

這幾人開始吹捧高山。禁不起人家捧的高山似乎因此興致大發,伴隨一聲輕笑,他摸摸下巴。

「包在我身上。」

他說這話不帶任何口音,說完還把眼睛閉上。

沉默的時光持續了一陣子,我們吞吞口水,靜待高山開口。

「依我之前攻略過的遊戲流程來看……說到夏日活動就想到……泳池。」

最後高山給出這句話,其中一個棒球社成員立刻搖頭:

「不行不行。這關等級太高。」

他直截了當地說了。我也這麼認為,畢竟──

「嗨,小梵,要不要跟學長們一起去游泳池啊?」

要是我突然說這種話,大概只會嚇到她吧。

可是高山並沒有因棒球社成員指出癥結產生動搖,他閉上眼輕撫下巴。

「不能去泳池,表示海邊也行不通……那麼就換成夏日慶典……」

這次當他喃喃自語完這句,細川馬上大叫:

「住吉嗎!」

「跟小梵一起!」

「一起住吉!」

「這什麼又酸又甜的活動啦!」

棒球社成員接二連三發出歡呼。

此時高山突然睜開眼睛,抬手指著我。

「那好,松永!去邀小梵住吉!」

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那個「住吉」是什麼玩意兒。

「那個……住吉是什麼?」

這話一出,看起來有些興奮的人們全都一臉錯愕地盯著我瞧。

「慶典啦,慶典!夏日慶典!」

「哦──是喔。」

雖然搬到廣島已經一年以上,我卻不曾參加過像樣的慶典。五月連休期間有不知道在慶什麼、名叫「花節(Flower Festival)」的慶典(據說規模很大),但去年完全不知道有這件事,渾渾噩噩地過完,今年則從中午開始就要去打工。

「四郎,你沒跟女友一起去參加花節嗎?」

廣美小姐曾這麼問我,不過三好連休要回老家過,再加上弟弟年紀還小,一家人要結伴參加慶典,我當然沒辦法一起去。

再說我不怎麼喜歡去人多的地方。話雖如此,大夥兒正在興頭上,用這種理由拒絕,他們也聽不進去吧。所以我開始用手機查那個什麼住吉的日期,查完發現住吉又叫住吉祭,今年預計在七月二十九日和三十日舉行。

「到時就放暑假啦……邀了也不確定她會來吧?」

我的話並未讓他們氣餒,棒球社成員陸續接話。

「暑假挺好的啊!」

「對啊。不用煩惱隔天的事很棒喏。」

「那樣更好。」

他們的發言好正面,唯獨高山一人面有難色。

「暑假不妙呢……」

「為什麼?」

我問他。

「今年要跟家人一起去關島……」

高山給出答案,語氣有些難為情。

「去什麼關島。在那炫富。」

「呿!」

「呿、呿。」

這次換高山被罵。一聽到跟家人一起出國旅行的富豪行程,我就跟他們同仇敵愾,不屑地咂起舌。

「呿!」

「不能怪我吧!連機票都打點好了!所以一定要在暑假來臨前搞定這檔事!」

既然高山都這麼說了,其他人當然不能有意見。畢竟這可是高山對我有恩,進而衍伸出的機會。再怎麼說主導權都在高山手上。

「嘖,沒辦法。」

「就是說啊,快想別的點子。」

「對嘛。是高山有意見,你要負責。」

明明剛才還拿神人之類的字眼捧高山,大概是開始嫌他麻煩吧,其他人變得越來越不給面子。不曉得高山是沒發現,或者單純不在意,他正若有所思地盤手低喃。

「嗯嗯……夏日……活動……」

我心想「乾脆就這樣不了了之最好」,一面作壁上觀,這時高山突然大叫。

「有啦!」

大夥兒不約而同朝高山探身。

「是什麼?」

「說來聽聽、說來聽聽。」

大家都希望他公佈剛才想到的好點子,高山「呵」一聲,露出噁心的笑容。接著他似乎在賣關子,遲遲不肯開口。

「喂,別吊胃口啦。」

「既然要把門檻拉那麼高,不准你丟太『魯』的點子喔。」

邊聽棒球社成員對高山放話,我開始想些不痛不癢的事,納悶他們說的「魯」是什麼意思。可是挑這個時機問,矛頭可能會轉向我。

「是煙火。」

半晌之後,高山用莫名帥氣的語調答話。

「考完試會碰到星期六,我們來辦個宴會慶祝吧!就當是慰勞喏!到時來放煙火!像是在宿舍後面放煙火之類的!怎麼樣,這點子棒透了不錯吧!」

說是說了,不過相對於高山的自賣自誇,眾人的反應卻不太捧場。

「聽起來不怎樣欸……」

「尤其是接在住吉方案後。」

「這點子有棒成那樣?」

眾人的評語讓高山氣得發抖,還「咕唔唔」地低吟,但他馬上拍桌,「咚咚!」地敲了幾聲。

「少囉樣!決定啦!就這樣定了!」

高山怒吼完,這次又在第一時間指向我。

「松永!事情就是這樣,你來安排!我負責買菸火!聽懂了吧!」

他就像這樣強行做出結論。後來的氣氛根本不適合唸書,我落得只學到下流口訣就必須打包回房的下場。

事情變得好詭異。而且不巧的是,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聯絡小梵。別人拱我出面邀她,我卻連門路都沒有。

希望在忙著應付期末考的這段時間,高山等人能遺忘這檔事,下一秒手機開始震動,我朝手機看去。

「你可別忘了。」

高山發來這封簡訊。

「咿!?」

時機準到彷佛被人讀心似的,我不禁哀叫一聲。

甚至還轉頭環顧四周,察看是否被裝了監視攝影機。事情演變成這樣讓我放棄掙扎,開始想辦法跟小梵取得聯繫。雖說嫌他們煩還是能推掉這檔事,但像這樣專注於某件事情上,也許能從最近這陣子的陰鬱精神狀態中解脫。此外,若我能就此替誰牽起紅線,就不會因為交了三好當女友被其他人說三道四。

「嗯。決定了。就這麼辦,就這樣。」

我邊說邊起身,去浴室衝了個澡。

之前跟未來住同一間房時,就連沖澡都要特別注意。房間是沒有更衣室的構造,一不小心就很可能看到對方的裸體。

自從住進單人房,這層顧慮也沒了,其實還不壞。

我哼著歌淋浴,還裸體在房內到處晃。連在老家都不準幹這種事,讓我有種莫名自由的感覺,覺得活著真好。

「雞加雞雞加樞雞~」

隨便加點音調,我唱起高山教的口訣,可能是身體一直溼溼的,還打了噴嚏。

我可不想再得感冒。有了前車之鑑,我趕緊擦乾身體、穿上衣服。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