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十章

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十章當大夥兒向廣美小姐做完自我介紹,廣美小姐的失控行徑也暫告一段落,總算有消停的趨勢。不料──

「接下來,乾杯──!」

就她一個開始咕嚕咕嚕暢飲帶來的罐裝啤酒。

「噗哈──!人活著就是為了喝上一杯啊!」

她的說話方式活像大叔上身,看來確實跟我們有代溝。有人似乎看不下去:

「好!那我們來放煙火吧!放煙火!」

和田拍著手提議,剛才一直處於可憐沒人愛狀態的高山冒出頭,幹勁十足,一副「終於輪到我上場」的模樣。

「包在我身上!要先放哪個?地龍噴火筒嗎!還是尼加拉瓜大瀑布!」

看高山一臉得意,從腳邊的塑膠袋陸續拿出煙火,和田傻眼地嘆氣。

「不,先從手持式煙火開始。可以打上天的要留到最後當壓軸再放個痛快吧?」

「說什麼傻話!一開始就要大手筆把場面搞大才對!主秀放完了,最後才蹲著玩仙女棒啊!」

「不要!我比較喜歡大場面留到最後!用仙女棒結尾,那樣不是很落寞嗎!」

「煙火是我買的欸!」

「要這麼說,帶女孩子過來的不就是我嗎!?」

高山跟和田似乎天生水火不容,開始吵些沒營養的事。平常怕和田的高山竟然跟她槓上,還真難得。是對煙火特別執著?還是落單太久的挫敗感使然?不知道原因是哪個。

「嗯呵呵。這就是青春。」

待在稍遠處觀望他們兩個的一舉一動,廣美小姐的啤酒已經喝到第二罐了。小梵跟小上杵在原地不知所措,至於那些棒球社成員──

「再來、繼續!」

「高山!狠狠的打就對了!瞄準她的身體、身體!」

他們事不關己地替這場口頭爭辯火上加油,再來是內藤。

「我很想幫和田同學,但故意挺高山被和田同學揍又叫人難以取捨。你覺得選哪邊比較好?」

他拿無關緊要的問題問我。各位,拜託你們振作點。

沒辦法,我朝三好開口:

「三好同學,你去阻止和田同學,我會負責壓制高山。」

說完就介入他們兩人之間。

「乖喔乖喔。」

抱著馴服悍馬的心情,我摸摸高山的肥肚子。

「乖喔,不怕──不怕。」

「……唔嗯──」

高山這才擺出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向後退一步。另一方面,和田則交給三好處理。

「煙火是男生準備的喏,香織不該那麼咄咄逼人的。目的不是讓雙方培養感情嗎?」

她跟和田講道理,安撫對方。

當兩人不再爭辯,一直靜觀其變的古田理所當然地開口:

「可以飛上天的煙火又不只一個,開頭跟結尾都放就好啦?」

這話說得有道理,高山立刻著手設置地龍噴火筒。

「我要點火喏,大家閃遠點。」

高山說話時就像西部片裡的槍手,讓細長型打火機繞在手指上轉啊轉。這時廣美小姐朝高山大步走去,原以為她要說自己也想替煙火點火──

「先等一下。水桶呢?沒水很危險吧?」

她上前提醒。沒想到一手拿著罐裝啤酒的廣美小姐竟然會說這種正經話。

高山則擺出「糟糕」的表情。看看四周,哪有人帶水桶?煙火跟果汁是準備了,卻忘了水桶也是必需品。

大夥兒瞬間一陣沉默。

正在興頭上卻少了水桶該怎麼辦──現場瀰漫這種感覺。不過,小梵在第一時間接話:

「啊!有水桶喔!園藝社在用的!」

「就是那個!」

的確,曾經看過小梵提著水桶。我指著小梵,拜託她幫忙。

「水桶先裝水,再拿過來!」

小梵則一臉英氣地敬禮。

「遵命!」

說完她望向身旁的小上。

「小上,我們走!接下重責大任了!」

小上默不作聲地頷首,兩人一起朝女生宿舍衝去。

「這些小不點好可愛喔。真想帶回家!」

廣美小姐又變回醉漢,邊嘿嘿笑邊喝啤酒。

後來,小梵跟小上一起提著裝水的水桶回來,總算可以開始放煙火。

待高山點燃地龍噴火筒後,火花噴出,大夥兒又是「哇啊!」又是「喔喔!」地歡呼起來。雖然不是煙火大會上看到的大型豪華煙火,但像這樣聚在一起圍著它,確實很令人感動。

地上型噴火筒放完,大家改替自己相中的手持式煙火點火,樂在其中。

「密技!煙火亂舞!」

細川雙手各拿一管細長型手持煙火,邊叫邊轉。這畫面看起來很蠢,不過火花在黑夜中劃出一道道軌跡,感覺真的很美。棒球社成員撞見這一幕,全都迫不及待地學他。

「好燙!離我遠一點啦!燙死了!」

「時間點沒配合好就不漂亮啦!跟著做吧!」

「啊──!俺的已經沒了!再給俺一些!」

他們鬧成一團。和田跟古田看了不禁發笑,拿出智慧手機錄影、拍照留念。我也想用手機拍照,可惜我的手機是日規低階機,相機配備爛到令人驚訝的地步,逼不得已打消念頭。只不過,我滿想讓未來看看三好跟和田還有廣美小姐穿浴衣的模樣。

「那個,可以請女孩子們聚在一起讓我拍張照嗎?我想傳給未來看。」

在我向三好提議後,她過去呼叫其他人,要大家集合。

「哦哦!攝影大會嗎!我也要拍!我也要!」

看高山一臉興奮地靠近,和田不悅地大吼。

「你不準拍!」

「為什麼!?」

「如果是你,一定會拿去幹壞事。」

「哪會!」

眼看兩人要再次展開大戰,我跟三好再度出面勸和。平日裡,我會覺得這種事很麻煩,但可能是情緒跟參加慶典一樣高昂的關係,今天不覺得那是多大的苦差事。之後總算取得和田的諒解,一幫男人開始狂拍女孩子的照片。

「好棒、贊!來──看這邊──!」

「小梵,笑一個!來張甜美笑臉!對,就是這個!我收下啦!」

「很好!很好!棒透了!來──微笑!」

棒球社成員打著閃光燈瘋狂連拍。一旁的我打算用低階手機低調拍攝,但我的手機沒有閃光燈這種便利機能。

「等我一下!我的手機沒閃光燈!我們抓一個時間配合,我先喊預備,你們再拍!」

我懇請他們配合,雖然喊「預備」抓時機,閃光還是慢了一拍,遲遲無法拍出漂亮的照片。試了好幾次終於拍出一張能看的,這下我才心滿意足。不經意朝旁邊望去,只見內藤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智慧手機螢幕看。我偷瞄一眼,發現畫面上就只有和田一人。

「你在做什麼?」

被我一問,內藤答得理所當然。

「我在錄影。」

難得女孩子齊聚一堂卻只拍和田的特寫,你到底多愛她啊?懷著上述念頭我再次提問:

「拍這種影片能滿足你嗎?」

內藤變態到被人取「馬索克」這種綽號,看和田笑臉迎人的影片沒辦法讓他興奮吧。不料內藤卻──

「像這樣一直錄下去,也許能拍下奇蹟的瞬間。例如她踢高山的畫面。」

說完這句,內藤,「啊」了一聲,不知為何相機鏡頭轉過來對著我。

「其實就算是松永也行,去惹和田同學生氣吧。我更想看發怒的和田同學。」

「我才不要!你自己去!」

「她生我的氣可能會把相機搶走吧,我很想被她罵,但不能拍照會很困擾。」

這人是怎樣。我不想管他了,一轉頭卻為之愕然。

「好!再往前彎一點!強調胸部!對!很好!」

高山居然邊嚷嚷、邊趴在地上拍女孩子欸?大部分的女生臉上都寫著「還要拍啊?」把他的要求當耳邊風呆站著,唯獨一人──廣美小姐除外。

「是──!」

她帶著笑容向前彎腰,配合度很高。甚至還刻意向後看再回眸一笑。也罷,多虧廣美小姐,似乎讓高山樂在其中,算好事一樁吧。

腦裡想著這些,我發簡訊給未來。

「女孩子都穿浴衣參加嗎。很羨慕吧。」

伴隨文字內容,我附上剛才拍的照片。等一下就會回信了吧。我滿意地將手機塞進口袋裡,再拿起一管手持式煙火,朝高山背後躡手躡腳靠近。

「再拍一張!拜託再拍一張!」

他還沒鬧完,擺出滑壘姿勢忙著拍拍拍。對此和田擺出不耐煩的表情,正想說他幾句,這時我舉手向和田打暗號。我將手指抵在唇上,要她別出聲,用打火機點燃手持式煙火。

「表情好像有點僵硬喏?來點笑容!再笑一個唄!」

不知情的高山繼續拍攝,我的煙火則靠向他。輕軟的紙製部位引燃,緊接著咻一聲,噴出的部分煙火灑在高山脖子上。

「好燙!?」

只見他拿著智慧手機滿地打滾,動作十分驚人。

「攝影大會結束!繼續放煙火!」

我保持距離,讓煙火稍微打在高山身上,才剛說完,他就順著滾地的勢頭起身。

「松永!」

對方拿起腳邊的手持式煙火。

「你這傢伙!」

他直接點燃煙火,前端對準我。我擺出備戰姿態,但手上的武器差不多快熄了,火勢越燒越弱。

「等等!我的快沒了!」

「誰管你!看招!」

高山的煙火噴出火光。為了逃離拿著那樣東西衝向我的高山,我轉頭就跑。

「等等先等一下!太近了!我又沒靠那麼近!」

「吵死了!十倍奉還!」

「是我不好!對不起!真的!」

說這話的時候,我笑了。好開心。真的好開心。也許是未來不在這的關係,我邊跑邊想。讓我煩惱的對象目前不在這。我喜歡他,但喜歡的人不在身邊,我就能變得自在些。

逃了一陣子後,高山的煙火也沒了。

「嘖!能量用完了!」

高山說完,便死了那條心回到大家身邊去。

「哎呀──剛才好可怕。」

我也帶著笑意,追隨高山的腳步折回。

大家又在廣場各自玩煙火取樂。小梵似乎跟棒球社成員混熟了,細川正在教她球棒的揮法。小上至今仍不發一語,目前還看不出她是什麼樣的女孩,但見她目睹小梵有點狼狽的揮棒姿勢後展露笑容,我想她應該滿開心的。

至於廣美小姐,她正在吃自己帶來的炒麵,一邊配啤酒。這個人好像對煙火沒什麼興趣。一來就喝啤酒喝到現在。

我則在尋找三好,但都沒看到她。

「和田同學,三好同學呢?」

我詢問蹲著玩仙女棒的和田。

「趁你們耍白痴上廁所去了。」

她告訴我三好的下落。

「是喔。」

小聲說完,我蹲到和田旁邊。內藤依然在不遠處偷拍和田,還一直噓我要我走人,但被我當成空氣。

「給你。」

和田遞給我一支仙女棒,我將它點燃。看著劈里劈里有細小火花飛散的仙女棒,確實如和田所說,讓人不由得感受到些許落寞。

「我有點好奇。」

和田沒有看我,嘴裡冒出一句。

「是。」

「你記得沙耶的生日嗎?」

我轉頭凝視和田。發現我在看她,和田也跟著望向我,表情相當傻眼。

「……果然。」

我血色盡失。對了,三好是七月生的,剛交往不久時我們有跟對方說過彼此的生日,不可能不知道。只不過,我忘了。想當初我十二月生日,三好還送過禮物。

「是、是幾號來著……」

腦子一片混亂,日期想不起來。問了和田,和田則語帶嘆息地應聲:

「……七月二十三。」

我想起今天是幾月幾號,接著驚愕地起身。

「就是下星期嘛!」

面對這樣的我,和田冷著臉行注目禮。

「我問過沙耶,她說你們連約會都沒排,我就覺得奇怪了。你啊,最起碼生日的事不該遺漏啊。沙耶不是會主動提這種事的人。」

「……對不起。」

「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是沙耶才對吧。那天是星期二要上學沒錯,可是發考卷應該只會用到上午。下午就為沙耶空出來吧。」

「明、明白。」

「我猜沙耶也沒排活動啦。」

和田刻意挑三好不在的時候告訴我這些,感激之餘我再次蹲下。

「……順便問一下,禮物該送什麼才好。」

我小聲找和田商量,這次換和田起身。

「這點小事你自己想啦,笨蛋。」

她丟下我走人。只剩我一個,雙眼望著即將燃盡的仙女棒。膨脹的火球落往地面。

就算三好回來,要我立刻找她說話也是不可能的事。一方面會在意大家的目光,一方面又煩惱該如何起頭,這時廣美小姐──

「好睏!」

這句話從她嘴裡冒出。

「喝太多啦!」

仔細一看,廣美小姐腳邊多了五隻啤酒罐,還有兩隻低酒精飲料的罐子。確實喝多了,不知不覺喝了這麼多。

「而且好熱喔!」

一喊完,廣美小姐就撩起浴衣裙襬啪沙啪沙地搧了起來。伴隨一聲「哦哦!」,內藤以外的男性成員全都不約而同看向廣美小姐。廣美小姐白皙豔麗的美腿正若隱若現。

這可不妙,她失心瘋了。想到這我趕緊衝向廣美小姐,抓住她的手。

「廣美小姐、廣美小姐!不行不行!這樣太養眼啦!」

和田跟三好也朝廣美小姐衝去,護著她以免被那群男人白看。

插圖011

「夠了夠了!別看都別看!看別的地方、看別的!」

面對叫囂的和田,內藤拍攝的動作依舊沒停,卻被和田瞄到。

「喂,那邊的!你在拍什麼!」

內藤求之不得的憤怒矛頭指向他。我猜內藤只是在拍和田罷了,但眼下情況難免讓人誤解,會以為他在拍廣美小姐的腿。

「把你的手機交出來!」

和田邊說邊靠近內藤。內藤沒有逃跑的意思,嘴裡發出「啊啊……」的感嘆聲,繼續留在現場拍和田。不禁讓人佩服變態到這種境界實在了得。

內藤被人敲頭並沒收智慧手機,人呆立在原地不動。一旁和田正動手操作內藤的手機。

「這些都要刪掉。」

「是。」

八成是被和田打的關係,內藤神情恍惚,任她為所欲為。總之就別管他了吧,打定主意後,我朝廣美小姐開口:

「廣美小姐,該回去了。我送你到公車站。」

廣美小姐百般不願地搖頭,開始鬧脾氣。

「不要!我還想喝!」

「剛才不是說喝過頭了嗎!」

「可是,人家還想喝!接下來才要發揮真本事喏!」

「不是困了嗎!真受不了!」

「我很困啊!」

經歷一場沒有交集的爭辯後,我總算成功說服廣美小姐,但她的腳步有點不穩,靠我一人護送不是很放心。因為廣美小姐比我還高,要是她跌倒,單憑我的力量可能無法在第一時間撐住對方。

「抱歉,三好同學,你可以幫個忙嗎?我要把廣美小姐送過去。」

其實找男生比較妥當,可是讓他們貼在廣美小姐身上亂摸總覺得過意不去,我才轉而拜託身旁的三好。三好點點頭,伸手搭上廣美小姐的手。

「廣美小姐,你能走嗎?」

被三好一問,廣美小姐嘿嘿笑。

「沙耶,你的胸部好大喔。手那邊傳來幸福的觸感。」

這番話活像喝醉的色老爹,害三好難為情地低下頭。可不能繼續放這號人物撒野。

「來,我們走!走吧!」

我略為強硬地拉著廣美小姐的手,廣美小姐這才踏出步伐。

「嗯呵呵,人家在生我的氣。」

「這種話不該說得那麼開心吧。」

「沒關係。我喜歡會罵我的人喏。」

根本就是醉漢。三好跟我同心協力,夾著廣美小姐助她行走,同時回頭看向大家。

「抱歉,我先送她過去!」

小梵跟小上著手收拾廣美小姐喝完的啤酒罐,面帶微笑朝這揮手。

「四郎跟沙耶感情真的好好喔。大姊姊好欣慰。我把四郎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喏……」

慢慢走下坡道,廣美小姐喃喃自語。

「把我當孩子太誇張啦。照我們的年齡差距來看,說是弟弟還差不多吧。」

邊小心不讓廣美小姐跌倒,我道出這句話。事實上,廣美小姐還是我家大姊的大學同學。

「是啊……雖然是這樣沒錯……」

廣美小姐跟三好腳上的木屐敲出聲響,喀啦喀啦,斷斷續續地重複。我在等廣美小姐把話說完,但她沒有繼續說下去,這時我們已經抵達公車站了。我看手機確認時間,下一班公車似乎還要等一段時間。

「還要再等一陣子,公車才會來吧。」

我們合力讓廣美小姐坐上長椅,我接著開口道。

「嗯。已經夠囉~那就叫計程車唄。」

雖然廣美小姐這麼說,我們也不能把這樣的醉漢丟下不管。我跟三好互看一眼並朝彼此頷首,此時廣美小姐突然一股腦地起身。

「不要緊!姊姊我已經是大人喏!比起這個,因為我的關係,害你們錯過快樂時光就不好意思啦!你們走唄、快走!」

對象是我跟三好──推著我倆的背,廣美小姐還有話要說。

「真的!不用擔心喏!我常這樣!早就習慣啦!走吧、走吧!」

廣美小姐推來的手強而有力,照這樣子看來確實沒問題。感到放心的我示意三好一起回去,她則用擔憂的目光望著廣美小姐一會兒。

「真的啦,別在意喏。我沒事啦。」

見廣美小姐綻放微笑,三好總算下定決心返回,朝對方輕輕地點個頭。

「那我先失陪喏。回家路上請多小心。今天很開心。晚安。」

「嗯!晚安!」

廣美小姐振作起來舉手致意,我也向她點頭道晚安,就此離去。

之後我和三好一起回頭踏上來時路。

「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啦。廣美小姐總是在店裡喝醉,但她還是會確實將店收拾好。」

「既然松永同學都這麼說了,應該不要緊吧。」

對話到這中斷,我認為要講就趁現在,便握住三好的手。三好沒有看我,她回握我的手。

「那個。」

「嗯。」

「對不起。我把三好同學的生日忘得一乾二淨。」

「……我早就猜到喏。」

三好微微一笑。我原本料想她就算出聲譴責也無可厚非,三好的反應反倒讓我心中更加苦澀。

「現在才講不好意思。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就是、放學後。」

「約會嗎?」

「嗯。約會。」

「嗯。那我會空出時間的。」

沒有生我的氣,三好率直地接受邀約,讓我萌生憐愛之情。往後,肯定不會遇到比三好更願意接受我的人,想到這,我的腳步頓時止住。與之相應,三好也停下腳步。

「……怎麼了?」

她歪著頭看我,我則握住她的手使勁一拉。

「啊。」

在細小的呼聲後,三好朝我靠了過來。我順勢抱住三好,在三好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三好的氣息落在耳畔。

「……你好狡猾。」

三好緊緊地揪住我的衣衫,嘴裡呢喃著。

「突然做這種事,害我嚇一跳。」

「抱歉。可是這次,我想主動一點。」

我的話一脫口,三好便抬眼看我。眼裡似乎漾著些許水光。

「……我那時,親的是嘴喏?」

被她一點,我輕輕吻上三好的唇。心跳異常劇烈,接著我的唇迅速抽離,目光從三好身上別開。總覺得很不好意思,害羞到快死掉似的。臉好燙。也許紅到襯著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也說不定。

「我、我們回去吧。大家會擔心的。」

我打算放開三好的手走掉,她從後方握住我的手。就這樣,直到快要進入大夥兒的視線範圍,我倆都牽著手走著。

終於。

步伐行進間,這念頭不停在腦中盤旋。

也許我終於能對未來忘懷了。今天未來不在,他跟山城要一起去旅行,總覺得,我終於能徹底斷念、對他死心。

看看手機,未來沒有回我發的簡訊。想必旅途愉快。

這樣就好。

這樣就夠了。為了未來好。最重要的是,為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