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七章

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七章一言以蔽之,問題在於要透過誰向小梵轉告放煙火的事。

「有空嗎?」

早上在餐廳裡,未來對面的位子碰巧空著,我便將放了自個兒早餐的餐盤擱到桌上,朝未來問道。我明明打算最近這陣子儘量不要跟未來有交集,碰上這種事卻只能找未來商量,讓人有點心煩。

「幹麼?」

未來用筷子攪動味噌湯,只朝我瞥了一眼。我的筷子也放進味噌湯裡,向未來訴說昨晚跟高山一起變了什麼花樣。

「哦──小梵真的很受歡迎呢。」

未來漠不關心地發表感想。

「可是,我沒有小梵的聯絡方式。該怎麼辦?又不想往一年級的教室跑,這樣很像跟蹤狂。」

「也對。」

一面點頭,未來用筷子俐落地剝開鹽漬鮭魚。

「找二年級女生拜託一下,你覺得怎麼樣?她們都住同一間宿舍,應該能幫忙傳話給小梵吧。雖然我是這麼想……可是跑去拜託三好同學,好像也怪怪的?」

飯上面鋪著剛好一口大小的鹽漬鮭魚,未來將飯送入口中咀嚼,他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當作回應,看來對這個話題沒什麼興趣。

「不然去拜託和田呢?要找你談得上話的,除了三好同學就只剩和田了吧。」

未來雖然沒興趣,還是向我提議。我用筷子切開高湯煎蛋卷。

「和田同學對高山來說是燙手山芋……」

我邊說邊回想前幾天發生的事。

「又不會怎樣。」

未來冷淡地應了句。

「也是啦。只要未來在場,就能幫忙應付和田。」

我認為事情理當如此發展,不料這句話卻讓未來停下筷子。他這才抬起頭看我:

「抱歉,我不去喔。」

這回答實在太教人意外。

「咦?」

我不禁發出怪聲。

「為什麼?你不是很喜歡跟大家一起熱鬧一下嗎。」

當初大家一起去偷窺女生宿舍的澡堂,未來還高高興興地參加。不過他對女生的裸體似乎沒什麼興趣,所以我才自行解讀,認為未來是喜歡像這樣跟大家一起瞎起鬨。

「這個嘛……若沒其他安排,其實去參加也行。」

未來說得有些含糊,回答時再次用筷子攪動味噌湯。

「你有約了?」

面對我的疑問,未來喝起味噌湯並「嗯」了一聲,接著小幅度點頭。

我暗自感到納悶。

煙火自然要在晚上放,就算白天有排活動,要參加也沒問題吧──也就是說,未來排的活動會持續到夜晚。

「我已經遞交外宿申請了。」

最後,未來喀一聲將味噌湯碗放下,並補上這句。他的話讓我一時間會意不過來。

「咦,你要回東京嗎?」

最先想到的是這個。

然而未來嗤笑一聲,將我的想法推翻。

「鬼才要回去。我又不想回去。」

「那是為什麼?」

我立刻追問,未來先朝四周張望一下。看樣子他在警戒,怕別人聽到我們的對話。未來看完才將臉稍微靠向我,對我小聲說起悄悄話:

「我跟要學姊計畫去旅行。」

「咦!?」

他的話大出我意料,我停下筷子發出驚叫。在附近的籃球社成員桂朝這邊張望,眼神充滿狐疑。看他那樣,未來發出嘆息。

「你聲音太大啦……」

「旅行?是要住宿嗎?」

對自己不夠機靈一事反省之餘,我跟著壓低音量問道。

「是啊。其實放暑假再去比較好,不用提外宿申請。可是要學姊暑假好像要跟家人一起去東京,所以我們才趁雙方考完試放假偷閒去旅行。」

「是喔……」

我的心一陣騷動。但沒有表現出來。

「學校那邊,我跟他們說要去參加東京的法會。你可別跟其他人說。」

未來特地叮嚀我,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空虛。

「哦──這樣啊。」

我只能擠出這種話。

未來則露出有些不安的表情,撥弄醃漬的小菜。

「我想我應該會趁這次旅行,向要學姊坦白……不少事。」

他說話的樣子就像在喃喃自語。

「……是嗎。」

我點個頭,剛才頓住的筷子又動了起來。

「告訴她、沒問題嗎?」

用不著講白,我也知道未來打算跟山城要說些什麼。

想必是未來的秘密。心是男的,卻擁有女兒身。總有一天必須將這件事說出來,未來從以前就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只不過,總覺得現在提還太早。未來跟山城要交往還不到一年。

「我也不知道。」

未來歪過頭,答得事不關己。

「不過,這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感覺問題。就算經過一年,不行就是不行;哪怕只在一起一天,能接受的人就是會接受。」

未來臉上不安的表情依舊沒變。

「所以啦,我想差不多該說實話了。交往的時間越長,被拒絕的打擊就越大。」

聽得我似懂非懂,心情難以言喻。

就算沒說實話,盡力讓彼此間的關係走得長遠同樣難能可貴;而心無邪念、老實將真相全盤托出也很高尚。

總而言之,未來的抉擇並非我所能置喙。

我靠著欺騙維繫與未來之間的關係,所以平日才覺得鬱悶、煩惱,這樣的自己令人心煩。我怎麼可能說得出口,要未來也嚐嚐這種滋味。

「這樣啊。希望一切順利。」

我勉強擠出笑臉回應,到此未來總算也展露笑容了。

「嗯。」

「總之,放煙火的事我再找和田同學商量。」

「這樣就對了。和田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說得也是。我答話時愣愣地想著,如果是和田,應該不會介意未來身體方面的問題吧。另一方面,我也納悶山城要會如何看待。

我對山城要了解不深。

曾跟她見過幾次面,兩人交情頂多只到對話時間加起來共幾十秒的程度。相處如此短暫,不夠用來判斷她的為人。

可是,「我認為要學姐能接受」這類看法,未來以前就提過了。未來和女人周旋的資歷比我更深,應該不會看走眼。

但我心裡依舊泛著難以言喻的不安。一定是因為,內心深處仍希望未來跟山城要無法順利走下去的緣故。

至少不要讓他屬於某個人,我一直對未來抱持這種想法,所以我怕這次旅行讓山城要變成未來心目中無可動搖的存在。

我懷著這些念頭用餐,吃到一半未來突然開口:

「話說你跟三好同學交往的事,好像已經對外公開了嘛?最近有聽班上女生聊到。」

我沒刻意對未來提這件事,但速度比我預想得還要快,消息好像已經在校內傳開了。

「是啊,一言難盡囉。」

「挺好的啊。又不是在做什麼丟人的事,還不如光明磊落。這樣想追三好同學的傢伙也會變少。」

我心想「說的話跟和田還真像」,一面歪過頭。

「是嗎?搞不好大家會認為居然能跟我這種人交往,門檻未免太低了……」

「什麼啊。」

我的不安被未來一笑置之,但依然沒有消弭。

「好比說,如果守門人看起來很強就會二話不說放棄通過;假如守門人弱不禁風,反倒會想突破城門吧?」

這次我換了個比喻,可是未來仍舊嗤之以鼻。

「那是杞人憂天啦,笨蛋。」

未來說完將高湯煎蛋卷放入口中,咀嚼後吞下。

「你對自己太沒自信了。沒問題的。」

這麼說聽在我耳裡有多開心,未來肯定不知道吧。多虧這句話,有點憂鬱的心情好轉些許,讓我能帶著平常心上課。

放學後,我見和田正在收拾東西打道回府,就朝她靠過去。

「和田同學、和田同學。」

一叫她的名字,和田便朝我瞥來,下一刻又將臉轉開、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

「可以借用一點時間嗎?」

「……什麼事?」

她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對我連看都不看一眼,繼續收拾準備回去。雖然很想擇日再談,但我都跟她搭話了,總不能說聲您慢走就結束吧。

「那個……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所以才問什麼事啊?」

看來她的心情果然很糟糕。生理期?我家三個姊姊每次一來就變得很殘暴,老是找我麻煩。

話雖如此,我也知道點破這檔事可能讓她們更火。

「呃、其實是這樣,最近……」

我儘量用有禮貌的口吻向和田訴說,將前因後果解釋一遍。早飯時間已經跟未來提過同樣的事,因此這次講起來都沒卡住,流暢地說明完畢。

「所以囉,那個、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好幾個臭男生對小梵一個。因此才想問問和田同學是否能出面主持,弄得像男女一起辦慶祝會……」

總算把正題說完,這時和田終於正眼看我。

「我出面?為什麼?」

「要說為什麼……這種事去拜託三好同學,好像哪裡怪怪的……這樣一來,就只能找和田同學談了……」

「……用消去法喔?」

和田不屑地低喃。

「不是不是!有把和田同學的人品一併考量進去喔!」

我馬上打圓場,和田卻吐出一聲嘆息。

「夠了,這種話就免了……好吧,只是傳個話還行。總之我會邀小梵,還缺幾個人?」

和田願意積極幫忙讓我鬆了口氣,我一面屈指算人數──

「呃,三個棒球社的加上高山……一共四個人吧?」

此話一出,和田隨即擺起臭臉。

「高山也要去……?」

「啊,和田同學討厭他的話可以不參加沒關係……」

我原本就擔心她與高山不和,才提出這個解決辦法,結果和田搖搖頭。

「不……邀別人自己卻不參加,這樣說不過去吧。一旦出狀況,到時責任不就都算在我頭上?」

她這麼說。我也頗有同感。

雖然棒球社成員和高山與我交情都不錯,卻不保證有小梵這個餌晾在面前,還能維持紳士風範。

「那除了和田同學跟小梵,還差兩個人……」

「等等。你不參加也很奇怪吧?」

被她這麼一說,我才想起沒把自己算進去。

「啊,也對、啦。我也得跟著參加……」

換言之,把這件事朝聯誼的方向解釋,男生這邊的幹部是我,女方幹部則是和田。雖然我沒辦過聯誼就是了。不過應該是這樣沒錯。

「既然如此,沙耶也一起邀吧。沒邀沙耶很不OK吧。」

「說得也是。」

我都沒認真想過這種問題,也只能乖乖聽和田的話。

「也就是說,還差兩個?沒關係,一年級那邊也有跟我交情不錯的女生,我就去邀邀看吧。雖然不確定那群笨蛋想邀的小梵會不會來,但再怎麼差還是會盡量湊齊人數。可以吧?」

「沒問題。」

「好。那再見,辛苦了。」

事情一辦完,和田馬上背著書包離開教室。至於讓她不悅的理由是什麼,到最後我還是不明白。

終於卸下一個重擔,我懷著這種心情、意氣風發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往椅子一坐。

手朝一直扔在桌上的手機隨意伸去,正好收到廣美小姐傳的簡訊。

「十九號星期日有事,NANMU要店休。四郎,有空的話可以在十八號星期六過來幫忙嗎?」

時間未免太不湊巧。十八號星期六,剛好是放煙火的預定日。

「抱歉。那天已經安排活動了。」

少了星期天的打工,收入降低多少有些遺憾,但事到如今才挪煙火預定日不是件容易的事。我逼不得已只好發這封訊息給廣美小姐。接著她馬上回傳:

「約會!?」

「不是。到時期末考就考完了,大家要一起放煙火什麼的。」

平常的我不會如此鉅細靡遺說明,可是處理完麻煩事讓人格外充實,我才傳了這樣的訊息。

「那什麼感覺好開心!我也要去!我想放煙火!」

對此,廣美小姐的回應如上。這下我開始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該怎麼回才好。

該跟她說「歡迎歡迎」嗎?可是廣美小姐根本不是我們學校的人,可以進到校園內嗎?這疑問閃過腦海,不過仔細想想,星期六NANMU要營業,基本上跑來參加就是不可能的事。

「那店呢?你的店該怎麼辦。」

拜託你振作點,我懷著這種心情傳訊,沒想到廣美小姐竟然──

「店休!」

搞什麼,那簡訊可是要她注意經營者的言行,結果廣美小姐毫不猶豫,動作飛快地回訊。

「這怎麼行!滿懷期待的客人該怎麼辦!」

為何我一介工讀生得出面糾正店長。

「只休個一兩天就不開心,我家可沒那種小鼻子小眼睛的客人。喔呵呵。」

即便如此,廣美小姐還是不打算改變主意。我於是放棄繼續說服她。

「既然這樣,就隨便你吧。」

接獲我的簡訊──

「哇咿──」

廣美小姐回得開開心心、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還打上心花怒放的表情符號。就不知她是否真的要來參加,畢竟這個人總是讓人分不清她在講真話還是開玩笑。

我蓋上手機放進口袋,到此總算開始收拾東西回家。可能現在還是考試期間吧,教室都沒人了。待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一股說不上來的孤獨感籠便罩著我。這是為什麼呢?就算獨自一人待在房間裡,也不會有這種寂寞的感覺。

打算離開教室的我站起身,緊接著教室後方的門便大力敞開。往那一看,門前站了照理說早就先走人的和田。

「咦?你忘了東西?」

當我問完,和田便搖搖頭。

「沒。對某件事有點在意才回來的。」

她開口道。

「嗯。」

我點點頭,等待和田說出她「在意的事」,可是等了又等就是不見和田提起。

「咦?怎麼了?」

我心裡陣陣不安,擔心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惹惱和田,只見她嘆了口氣:

「沒什麼,你也要回去吧?邊走邊講就好。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在她催促下,我背起書包,追上先一步離開的和田。

當我們並肩後,我詢問和田「在意的事」是什麼。

「是這樣啦,我在想煙火可以隨便放嗎?先向學校取得許可比較好吧?」

她在意似乎是這個。

「啊──……」

聽她這麼說,我才驚覺有這層顧慮。宿舍周邊也算校地內,假期歸假期,在那種地方未經許可施放煙火,事後可能會被校方追究。

「有道理喔……」

我喃喃自語,心想若須經過校方同意該找誰申請,但我的想法還未得出結論,和田就接話了。

「我只負責邀女孩子,這部分就交給松永吧。」

「明、明白。」

「雖然不是很放心,但就拜託你了。」

到這對話一度中斷。然而距離女生宿舍跟男生宿舍的分向岔路還有一大段距離,一想到還沒抵達該處前都得跟和田並肩而行,這段沉默時光就令人分外尷尬。

我邊走邊胡亂尋找話題,但根本不知道和田對什麼感興趣。要說我跟和田的交集,也就只有三好和未來而已。可是在這裡談到三好很像故意曬恩愛,令我心生抗拒,但拿未來當話題一樣讓人躊躇。和田去年夏天向未來告白,卻遭到拒絕,若我還隨口提起他,未免太不識相了。

不過,當我在腳步有些倉促的和田後方走著、煩惱該怎麼辦才好時,和田竟然──

「未來同學沒有要去放煙火嗎?」

她主動提及這個名字,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啊、這個嘛──嗯。他好像說要去東京參加法會,星期六不在這。」

我道出從未來那聽說的「藉口」,和田應了聲「是嗎」,語調似乎不怎麼感興趣。這是逞強抑或真心話,我無從判斷。

但我隱約覺得,和田特地回來其實是為了談這件事吧。直到現在,和田想必都還喜歡著未來。

「總覺得,你跟未來同學自從升上二年級,好像就很少在一起的樣子。」

接著和田點到這件事,我答道「對啊」。

「我們都搬進第二宿舍,又分到不同的班級,所以才變成這樣吧。」

一答完,我便在心裡嘀咕「也是啦」。

就連和田這個局外人都看得出來,還在讀一年級時,我跟未來總是形影不離。

宿舍寢室一樣,又分在同一班,不管去學校、回宿舍,都跟未來在一起。

「我啊,」

我陷入沉思,和田則把話繼續說下去。

「最近很少碰到未來同學。或許是因為這樣吧,好像有點釋懷了。心情也比較沉澱的感覺。跟之前相比,已經不怎麼在意他了。」

聽和田這麼說,令我感到羨慕。

同時還有個想法──你對未來的「愛」只有這樣嗎?

我也一樣,相較於一年前,跟未來接觸的時間縮短不少,但卻不像和田說的那樣。我並未覺得自己已經釋懷、熱度冷卻。

思緒來到這,和田突然停下腳步,還回頭看我:

「你在想『我對他的愛本來就不深』,對吧?」

這話讓我的心狂跳一下,我趕緊搖頭。

「沒、沒有啊?」

「那就好。」

和田露出落寞的微笑,再次邁開步伐。

「最近我有想過,思考自己究竟喜歡未來同學的哪個部分,可是真的想了,卻找不出答案。我喜歡他的臉,也喜歡他的個性,但那只是因為我已經喜歡上他,才覺得喜歡。我很納悶最初的契機到底是什麼。」

先前一直快步行走的和田稍微放慢腳步。她說話時若有所思、彷佛在自言自語。我靜靜地聽著。因為有切身之痛,和田的煩惱令我感同身受。如今我也跟和田擁有一樣的想法、為同一件事煩惱。

「這些事想著想著,就覺得越來越煩躁。畢竟我本來就不是會為這種事煩惱的人。」

話說到這,和田自嘲似的嫣然一笑。

插圖009

這一幕映入眼簾。這是和田第一次讓我覺得「可愛」。我原本就不擅長應付和田,她作風強勢、說話方式咄咄逼人,跟我家三個姊姊很像,所以一碰到和田就讓我氣勢委靡。

不過單論當下這一刻,那種感覺已不復存在。

和田沒有回頭看我,而是咚、咚地踩著規律又緩慢的步伐前進。我配合她放慢步調。

真是不可思議。

我與和田,一個是男人,一個是女人,卻喜歡上同一個人。也知道喜歡的對象不可能會愛上自己,所以才拚命想辦法遺忘那位心上人。

和田肯定不像嘴巴上說的那樣,對未來的事已經看開。我隱約有這種感覺。

「戀愛沒有想像中容易呢。」

我不經意地呢喃出聲。

「說得好像你很懂的樣子,笨蛋。」

和田停下腳步回頭,這麼取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