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一章

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一章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裸奔男

掃圖:Naztar(LKID:wdr550)

錄入:Naztar(LKID:wdr550)

修圖:bulbfrm

============

四郎和未來升上二年級,

兩人分別搬到第二宿舍的單人房。

因新生梵七施多嘴,讓四郎跟三好的戀情曝光,

他的心慢慢遠離未來,逐漸向著三好。

在那段盛夏時光中,

未來吿知四郎,將對山城坦言自身秘密。

儘管心底害怕山城接受未來,

卻又想以一位好友的身分支持這份決心,

矛盾的四郎原本打算與三好及其他友人共享夏夜,然而……

波瀾再起,第四幕。

插圖000

作者:森橋賓果(Bingo Morihashi)

2002年於Fami通文庫出道。

主要著作有『三月,七日。』系列(Fami通文庫)、『東雲侑子』系列。除了『惡魔獵人』及『鬼武者Soul』等電玩腳本外,也廣泛地進行漫畫原作之類的創作。

插畫:Nardack

鮮豔的用色及精緻的線繪為其魅力所在。

除了『我被召喚到魔界成為家庭教師!?』(電擊文庫)、『異世界超能魔術師』(Hero文庫)與『東雲侑子』系列等作品外,也負責許多韓國、泰國的輕小說及線上遊戲插畫繪製。

http://nardack.com

插圖001

插圖002

未來說著就此起身,朝房門走去。我繼續坐著目送未來。

「改天再陪我談談吧。

這方面的事,到頭來還是隻能找你訴說。」

「知道啦。」

「那拜拜。晚安。」

拉開門扉,未來步出房間。他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即便聲音遠去,我仍坐著不動,慢條斯理地品嚐剩下的咖啡。最後未來的氣息終於徹底消逝,我靜靜伸手,撫上未來剛才坐過的床褥。那裡還留著淡淡的餘溫。

接著閉上雙眼,輕輕地嘆了口氣。

將馬克杯往桌上一擱,起身走向窗口。

拉開窗簾看去,正如未來所說,黑夜中的白百合特別醒目,若沒聽未來提起,我可能也會嚇得發出驚叫吧。看著過分美麗、美得有些詭譎的白百合,我輕喃道:

「還是跟以前一樣」。

插圖003

「好窘不欠!」

梵七施(Nanase Soyogi)

插圖004

「要是你敢說自己變心、已經不愛沙耶了,到時可不是踢一腳就能了事喔。」

和田香織(Kaori Wada)

插圖005

「……你好狡猾。」

三好緊緊地揪住我的衣衫,嘴裡呢喃著。

「突然做這種事,害我嚇一跳。」

「抱歉。可是這次,我想主動一點。」

我的話一脫口,三好便抬眼看我。

眼裡似乎漾著些許水光。

「……我那時,親的是嘴喏?」

被她一點,我輕輕吻上三好的唇。心跳異常劇烈,接著我的唇迅速抽離,目光從三好身上別開。

總覺得很不好意思,害羞到快死掉似的。臉好燙。也許紅到襯著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也說不定。

插圖006

「你喜歡未來同學嗎?」

山城要(Kaname Yamashiro)

=============

我總算明白了。

對你的那份愛戀,是出自……我的心。

-------

打開窗戶,百合花香氣隨著微溼的風一同吹進房裡,讓我不禁皺起臉龐。心想這些花也種太多了,嘆口氣關上窗。

在第二宿舍後方種百合花的不是別人,就是隨著新學期展開而成立的園藝社成員,當初他們要求興建園藝用的溫室,卻因預算和時間上的問題未能如願,跟校方交涉後似乎妥協了,目前先在校園內種植花朵了事。結果校內景色算單調的九十九學院如今處處繁花盛開,變得有點少女情懷。

總之,我想這應該不算壞事吧。與其長滿不知叫什麼名字的雜草,開些花看起來更美麗,心情自然也會跟著變好。

隔著窗戶玻璃凝視那些白百合,我心想「對,園藝社成員種那些東西並沒有惡意,照理說花很漂亮聞起來又香,是我有點反應過度,要好好反省」,想著想著又打開窗戶試試。潮溼的風讓人知道梅雨季近了,隨著百合花香氣竄入房內。聞到這個味道,我果然還是隻能擠出苦瓜臉。

「果然,還是不行。」

嘴裡碎念之餘,我放棄開窗這檔事。自從百合花開了,總覺得這種事好像天天上演。

「之前嚇死我了,晚上朝窗外看過去。」

晚餐時間,在餐廳裡吃著漢堡排的未來突然提起這件事。

「我不小心沒拉窗簾就睡了,起床想去趟廁所,接著就看到窗外迸出朦朧的白色物體,害我差點叫出來。還以為是幽靈之類的,但還好,我馬上發現那是花才沒出糗。」

腦子瞬間閃過一個念頭──沒想到未來也有傻氣的一面,但仔細想想,夜晚的白花確實變得更醒目。而且它們開一大片又排得整整齊齊,剛睡醒還迷迷糊糊的時候看到,可能一時間無法認出那是什麼東西,會被它們嚇到吧。

「味道又很強烈……假如園藝社的社長不是小梵,真想去找她抱怨一下。」

未來說完就泛起苦笑。

小梵也就是梵七施,那女孩今年才入學,一開學就帶著幾名同學創立了園藝社。當初她參加入學考時,我碰巧過去幫忙監考,曾跟她聊了一會兒,但我根本不曉得她有沒有考上。當時我為了搬進優等生才能住的第二宿舍,不自量力拚命讀書,直到新學期到來前,我早就把她忘得一乾二淨。

至於什麼時候才想起來,則是入學典禮結束、新學期剛展開不久後。時值四月的某天,我正好在跟三好約會──

「話說有個新生的姓氏好奇怪喏。」

契機是三好的一句話。梵七施應試時我看過她的名字,心想「不知道怎麼念」,最後還不禁問去上廁所的她「你的名字怎麼念」。

「啊。你說的那個新生,該不會是姓梵文的『梵』吧?」

聽我這麼說,三好詫異地歪過頭,臉上寫著「你怎麼知道?」我跟她解釋認識梵七施的來龍去脈,但關鍵的名字該怎麼念卻忘得一乾二淨。

「咦,是什麼啊?要怎麼念……印象中有問過,卻想不起來。」

看我拚命回想,三好漾起一抹笑容。

「是念『梵(soyogi)』吧。雖然大家都叫她小梵喏。」

三好教我念法。梵七施待人和善,總是很有朝氣,即便剛入學不久,就已經跟女生宿舍多數成員打成一片,聽說是這樣。

後來小梵還成立園藝社,放學後常會看到她在校內各處忙著種花,但她很有禮貌,附近有二年級生經過就會點頭致意,對他們說「辛苦了!」精神抖擻地打招呼。這件事在二年級生之間傳開。

「那孩子真不錯。讓人身心愉快喏。」

「是新生吧?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最後她在女生宿舍裡被人叫「小梵」的事又不知從哪傳出,如今──

「今天也見到小梵喏。俺一天的幹勁都來啦。」

「俺喜歡小梵。」

「俺也是俺也是。」

就是這樣,她對二年級的男同學來說很能撫慰人心。

話說第二宿舍後方的百合花,都是那位小梵努力栽種的,要是不小心說它們的壞話,我們可能會被小梵親衛隊找麻煩。

我跟未來一樣,對一開窗就撲鼻而來的百合花香難以消受,不過,我並沒有特地去找小梵抱怨的意思。畢竟自入學考那天跟她說過話後,我再也沒有跟她接觸過。

「未來,你見過小梵嗎?」

我好奇地問道,只見未來戳起漢堡排附的胡蘿蔔。

「見過兩三次。像是去買東西的時候,她好像還跟我打過一次招呼。」

他說完就嚼嚼胡蘿蔔,一口吞下去。

「確實滿可愛的,但不是我的菜。」

說完順便送上一抹笑容。這種話要是被其他人聽見,可能會讓人議論紛紛,幸好我跟未來坐的桌子附近十分吵鬧,沒人聽見我倆的對話,這才讓我放心,開始專心吃飯。

「最近過得怎樣?」

過了一會兒,未來突然隨口拋出一個問題。

「不怎樣。」

我答話時一面拿筷子攪動蛋花湯。

一年前,我跟未來住進同一間寢室。我被選來當他的室友,得知未來是女兒身男兒心,同時負責把守這個秘密。

在東京老家被三個蠻橫老姊虐待的我如願以償,才剛離開老家過生活,又跟「女人」扯上關係,所以一開始覺得很心煩。想說自己的運氣怎麼那麼背。

可是跟未來一起生活的那段期間,我與他成了好友,這份不滿也跟著消逝。會互相傾訴煩惱、開無聊的玩笑,至今仍不時想著「要是這段時光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

「你跟三好同學進展順利嗎?」

「算是吧,循序漸進囉。」

兩人目光沒什麼交集,我跟未來淡淡地聊著。

換作之前,我們下課會回到同一個房間裡,聊這種話題有的是時間。但住進這棟第二宿舍、分到單人房後,就很少有那種機會。除此之外,升上二年級重新分班,跟未來讀不同的班級也是主因。

因此像這樣來到吃飯時間,碰巧又坐在同一桌,再加上四周沒什麼人,未來跟我才能聊起彼此的私事。但這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前陣子我為了應付期中考都火速吃完晚餐,再來就拚命讀書。基本上,第二宿舍只准成績優良的二年級生或更高年級的學生入住。我的成績本來就不好,想要在單人房住下去,必須比別人更認真才行。

情況就是這麼一回事,我甚至沒多餘的時間跟未來促膝長談。

「喂,你好歹跟她接過吻吧?」

未來突然迸出這個問題,我抬眼盯向他。見他帶著淺笑讓我嘆了口氣,垂下眼出聲回應:

「……無可奉告。」

「你這麼說等於在承認有親過吧。」

「天曉得?可能只是想誤導你喔?」

「幹這種事對你有什麼好處……」

未來語氣有些傻眼,我也暗自想著「的確是這樣沒錯」。

跟女友(我還不確定這樣叫是否恰當)三好曾在二月接過一次吻。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像蜻蜓點水,當時唇瓣柔軟的觸感至今仍記憶猶新。

那時還跟未來住同一間房,我卻沒向他坦承自己與三好接吻的事。如果把這件事說出來,未來肯定會追根究柢逼問當時的情形,我可不樂見。

因為我喜歡未來。

沒辦法跟他一起生活下去就是為了這件事。

未來希望我當他的好哥兒們,我卻不知不覺喜歡上他。同時又出現名叫三好、表示喜歡我的女孩,我還答應跟她交往。交往前甚至向她提起,說我有喜歡的人,對那個人無法忘懷。

持續做出背叛兩人的行為,我覺得日子不能再這樣下去,才決定搬進第二宿舍。深信離開未來能斷了對他的愛戀,變得更喜歡三好。

可是說真的,搬進來至今兩個月,難以斷言效果顯著。畢竟未來一聊起三好的事,我就有種煩悶的感覺。

「那你呢,進展如何?」

為了讓自己脫離話題主軸,將焦點轉移到未來身上,我朝他提出這個疑問。未來已經有一個叫山城要的戀人了。當然,她是女的。未來的性取向與一般男子無異,愛的是女人,只追女人。

「嗯……」

他的表情頓時掠過一抹陰鬱,輕輕地應了一聲。如果是平常的未來,總會興高采烈地聊起他跟山城要的事,有這種反應還真稀奇。

「發生什麼事了?」

一方面追問未來,一方面又對自己不齒。心裡某個角落渴望未來與山城要分手,此時這份自覺強到令人厭惡的地步。就算他們兩個分手,我也不能把未來怎樣。希望未來永遠不會屬於某個人,這種不可能成真的心願一直在心裡打轉。

未來先是稍微嘆了口氣,接著總算說了:

「……前陣子,我和她接吻了。」

脫口的話大出我意料。

什麼嘛,結果最後要說的是這個啊──我邊想邊故作鎮定。

「竟然放閃……」

我半開玩笑說出這麼一句話,未來再次發出嘆息,嘆完轉頭看看四周。

「等一下可以去你的房間嗎?到那邊再講。」

聽他冷不防迸出這句話,我困惑地點頭道「咦,啊、嗯」。之後未來便不發一語,開始清光剩下的食物,我也跟著閉嘴吃飯。

在餐廳暫時告別後,我回房間大致收拾一下,等待未來來訪。話說第二宿舍的房間跟第一宿舍的個人房相比,坪數大了一些,只不過入口旁附了浴室以及備有電熱爐的小廚房,再放上床鋪和桌子,感覺有點窄。第一宿舍小歸小,卻多了共用的客廳,此外還有個人房充當我們各自的生活空間,所以就不那麼在意空間狹小的事了。

未來要來的話好歹得上杯茶才行,我開始用電熱爐煮水。從前一起生活的時候,未來有電熱水瓶,想喝茶或咖啡就用那個煮水,但分別住進個人房後總不能每次煮水都麻煩未來,所以我用打工的薪水買了小型的水壺。

剩我一個人很少在房內喝茶,它被閒置好長一段時間,現在才慶幸自己有買來放。

啵啵啵,當水壺裡的水開始沸騰,我的房門也被人敲響。

「門沒鎖。」

我對著門出聲,接著未來就進到房間裡。他做足準備,主動把自己的馬克杯帶來,看到我站在廚房裡,未來微微一笑。

「哦,真機靈。佩服、佩服。」

說完朝我遞出馬克杯。

「即溶咖啡跟紅茶,你要喝哪個?」

面對我的提問,未來回答想喝咖啡,所以我將即溶咖啡粉放進自己和未來的馬克杯裡。

「可以坐床上嗎?」

未來從背後問我,我平靜回應,過程中沒有回頭。

「好啊,隨便坐。」

「……有點熱耶。」

「因為我在煮水嘛。」

「可以開窗嗎?」

「是可以啦,但花很臭。」

「啊,對喔。那就免了。」

背對著他交談的當下,咖啡已經泡好了。我將馬克杯遞給未來,拉來椅子坐下,跟坐在床上的未來面對面,將目前還很燙、不方便喝的咖啡放到桌上。

「發生什麼事了?」

未來特地來我房間,應該是出了什麼事。被我這麼一問,他拿著馬克杯垂下眼:

「沒有啦……就……我跟她接過吻了。」

「嗯。」

「不是那種連舌頭都放進去的吻喔?是很輕的吻,像這樣,離別時稍微親一下的感覺。」

「嗯,然後?」

未來遲遲不道出重點,我開始揣測,料想未來接著可能說出什麼樣的話來。雖然只有一年,但我們一同生活過,即便我對人心再怎麼遲鈍,這點事情還是猜得透。

「要學姊她……笑了一下。還對我這麼說:『未來的嘴唇吻起來很像女孩子。』」

我默默將手伸向桌上的馬克杯。

果然沒錯──我想著。未來說起話來吞吞吐吐,大多是為了這方面的事。不是他身體的事,就是家人的事。跟他相處那麼長一段時間,我知道唯有面對這兩個話題,未來總是不太願意主動觸及。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對方還不知情啊?」

為了讓咖啡降溫,我邊朝它吹氣邊說。未來則小聲回應「也對」,啜了一口咖啡。接著又仰望天花板:

「可是我就討厭被人這樣說啊!雖然不能怪她!」

他喊出這句話。未來總算又變回平常的他了,在沒有被他發現的情況下,我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還有啊,她怎麼知道女孩子的唇吻起來怎樣?因為讀女校,她果然做過這種事吧?就是女女。你怎麼看?」

「照你這麼說,她也知道拿來當對照組的男生嘴唇吻起來是什麼感覺囉?」

「以四郎的等級來說還真是敏銳呢……」

「我又不是萬年遲鈍男。」

「可惡──……我果然不是她第一個男朋友……她說被人告白是頭一遭,卻沒說自己不曾向人告白過……」

望著一直自言自語的未來,我喝起咖啡。粉好像加得太少,喝起來有點淡。我想調濃一點於是站了起來,邊走向廚房邊對未來出聲:

「那種事,直接問她本人不就得了?」

這話一出,未來便「唔──嗯。」地低吟一聲。

「不,可是……我不想被她當成會在意這種事、肚量狹小的人……」

一面朝馬克杯加入少許的即溶咖啡粉,某個念頭在腦中浮現:「啊啊,未來也戀愛了呢。」平常總是很好強,擺出一副「畢竟我很帥」的姿態(是說他的確曾經說過這種話啦),對象一換成山城要,居然開始講這種喪氣話。

假如我單純只把未來當朋友,肯定會覺得這景象令人莞爾,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未來這副模樣令我心生落寞,甚至開始對山城要抱持某種類似敵意的情緒。

沒事扯那些幹麼──那女人真不識相。

在心底抱怨之餘,我坐回剛才的椅子上。

「不過,姑且不論這件事,總有一天還是會穿幫吧。你不打算說嗎?」

我刻意不挑明是哪件事,然而光這句似乎就能讓未來聽懂我的意思。

「這個嘛,也不是沒那種打算。」

他小幅度點頭。

「我也覺得無法持續隱瞞、一直跟她交往下去。接吻之後的動作──這個嘛,目前還不打算做啦,但以後會想做那檔事吧。」

一想像未來說的「那檔事」,我就假裝若無其事地將目光從他身上別開。

「總之,希望你們順順利利。」

我的話一脫口,未來就露出微笑,將杯裡的咖啡喝得一乾二淨。

「謝啦。把心裡話全說出來,心情也變得比較暢快。」

未來說著就此起身,朝房門走去。我繼續坐著目送未來。

「改天再陪我談談吧。這方面的事,到頭來還是隻能找你訴說。」

「知道啦。」

「那拜拜。晚安。」

拉開門扉,未來步出房間。他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即便聲音遠去,我仍坐著不動,慢條斯理地品嚐剩下的咖啡。最後未來的氣息終於徹底消逝,我靜靜伸手,撫上未來剛才坐過的床褥。那裡還留著淡淡的餘溫。

接著閉上雙眼,輕輕地嘆了口氣。

將馬克杯往桌上一擱,起身走向窗口。拉開窗簾看去,正如未來所說,黑夜中的白百合特別醒目,若沒聽未來提起,我可能也會嚇得發出驚叫吧。看著過分美麗、美得有些詭譎的白百合,我輕喃道「還是跟以前一樣」。

即使換了住處,與未來別離;就算季節改變,窗邊開滿百合花,我的心依然被未來囚禁。

滴答,一顆水滴沾上玻璃窗。我心想「要下雨了」。

我不太喜歡雨天。

但下雨若能替我帶來某些改變,若能洗盡一切,讓我的心變得澄澈,那下雨也不壞。

看著因雨滴飄搖的百合花,我輕輕地拉上窗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