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年 春

第四章

第一卷 第一年 春  第四章第二天放學後,當我走出教室要前往那間什錦燒店的時候,正巧遇上了未來。這小子只要一下課就在每間教室晃來晃去,似乎是為了和女生攀談的樣子。開學還沒一個月,他與女生結伴同行的頻繁度已經被其他摩生戲稱為「把妹專家」了。

「哦?你要回去啦?」

被未來如此一問,我搖著頭回答。

「要去什錦燒店一趟。」

我對微傾著頭表示不解的未來說明昨晚的詳細經過後,他才恍然大悟似的點點頭。

「啊,那個啊。」

「現在也只能當面拒絕了……我去去就回。」

聽了我的回覆後,未來稍作思索,之後──

「那間什錦燒,好吃嗎?」

他問道。

「不知道,我也沒去過,怎麼可能知道好不好吃。不過都在找工讀生幫忙了,應該還滿夯的吧?」

「好,那我也跟你一起去。」

他突然爆出這麼一句,讓我不禁驚訐地拉高音量。「啊?」

「我剛想了想,來到這裡之後都還沒吃過什錦燒呢。應該要嚐嚐看吧。」

關於什錦燒的話題,自從開學以來就經常出現在與其他人的對話當中。

「在東京如果講到什錦燒,是哪種哇?」

一開始是中間的下課時間,高山如此對我問道。

「什麼哪種啊?就很普通的那種啊,圓圓的那種。」

「不是形狀喏……裡面果然都混在一起嗎?」

「什麼東西混在一起?什錦燒不就是一堆料混在一起嗎?」

我一這麼說,高山就連聲咂舌地搖搖食指。

「真是太膚淺了喏,我們這裡才不混在一起呢。」

當甚少吃過那種麵粉類料理的我歪著頭感到疑惑時,在不遠處似乎聽見我們的對話的未來走近,對我說。

「高山想說的是廣島燒吧。」

高山點點頭。

「我們這裡沒有在說廣島燒的,只要說到什錦燒,就都是指這種喏。」

接著他開始說明廣島的什錦燒,我一邊嗯嗯點頭回應一邊聽著。自那以來,我在班上就成了「連什麼是好吃的什錦燒都不知道的可憐人」,時不時還會被嘲笑一番。

「這麼說來我在東京好像也只吃過一次廣島燒而已,既然機會正好,我也想吃吃看正統的味道。」

儘管我向未來說明我並不是為了什錦燒,而是要解開我其實沒有要去打工的誤會才前往的,但他卻充耳不聞。

「你真是笨耶,過去一趟拒絕之後什麼都沒做就回來,這不是很不好意思嗎?至少吃過之後,對方還會用笑臉送你一程吧。」

原來如此,或許正如他說的沒錯。結果我成功地被未來說服,帶他一同前往那間什錦燒店。

途中在走廊與一群B班的女生擦肩而過,其中的一個人以甜甜的聲音叫住我們。

「啊,未來同學!今天要一起出去玩嗎?」

但平時明明就自己主動找女生搭話的未來卻莫名地冷淡。

「今天是男人的聚會,下次吧。」

他平淡地扔下一句話就徑自邁出步伐。

「你那麼想吃什錦燒喔?」

我走在他旁邊問道,未來則是聳聳肩地說。

「如果是我很中意的女生的話我就會去啦。那個女生嘴巴很大,所以我儘量不要跟她太熟。」

沒想到只不過才一個月,竟然就已經和對方熟到這種地步了。我可是連剛剛那個女生的名字都不知道。

「大嘴巴有差嗎?」

我有些在意地提問,未來點點頭。

「這是當然啊,畢竟我也有些事不想讓人知道嘛。要是被傳出去我哪受得了。」

他如此一說我才察覺到,未來指的是他的秘密。

「啊,是這個意思啊……」

「真要說起來,跟同校的女生也是很危險呢。雖然一開始是我自己去到處搭訕啦。」

「說的也是。」他也很辛苦呢,我心想。我倒是自開學一個月以來幾乎都在和人力銀行網站大眼瞪小眼,依然與其他學生沒有多少交流。

不過我原本就想過著脫離女性的生活,所以自己也沒有打算主動和女生攀談。

「不如叫人面廣的人介紹其他學校的女生給我好了。」

我聽著未來的自言自語,一邊想像這小子要是交了女朋友會是什麼樣子。

剛開始是沒什麼問題,就牽手、約會,然後走到接吻,重點是這之後。大家都不是青澀的小孩子了,這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連沒經驗的我都知道,未來一定也是。但在這「前方」就是男性與女性的領域,而且是肉體上的,並非心靈交流。

雖然未來說自己是男生,但還是有無力改變的事情吧。未來只是不願面對,還是他的一連串行動都建構在清楚的理解之上,我無論怎麼模擬都得不出解答。

由於搭不上公車的時間,我與未來只能走路前往西廣島站。兩人聊著天有一搭沒一搭地走了約三十分鐘,路面電車站終於出現在視野中。電車的車站還要再往後走一點,我們現在的地點還看不到那建築的影子。

「那間店是在五日市吧,要搭哪個過去?」

被未來突然這麼一問,我歪著頭。

「什麼哪個?」

「電車啊。廣島本地的電車或是JR都可以到。」

「咦,真的嗎?」

看到五日市的站名就直覺認為一定是JR才有的站,我不禁驚訝地大呼一聲。未來一臉傻眼地垂下頭。

「拜託你也查一下吧……」

「我、我有查啦,但我以為只有JR才會到。」

「怎麼會搞錯啦。你是用什麼查啊?電腦?」

「我沒有電腦。」

「你是原始人喔!」

就算被他這麼說,連電腦都不曾擁有過的我也是無力反駁。對我來說,網路就是用手機所能查到的情報網。我照實向未來說明後,他依然略不服氣地點頭。

「要是智慧型手機的話,電腦感覺沒有也沒差啦。」

此時的我正在他旁邊畏畏縮縮地拿出普通的摺疊手機。看到這景象的未來又低下頭,邊搖邊嘆了口氣。

「對喔,都忘了你還在用這種手機……」

在宿舍初次見面那天,我們就已經交換了郵件信箱和電話號碼。那時未來看見我的手機,還傻眼地說「你還在用這種舊手機啊?」

「不過,這種手機也可以上網唷?」

我都刻意用可愛的語氣說了,未來卻完全不多加理會。

「我比你早住進宿舍又常常出門溜達,所以電車啊車站我都比你清楚,總之就包在我身上吧。」

於是,他邊走邊說明廣島的電車給我聽。

「廣島電車就是路面電車,JR的話你應該知道吧。廣電一路通到宮島,要再往後的話就只能搭JR了。五日市在快到宮島的地方,廣電也能通。」

「這樣啊……」

「以東京比喻的話,就像是丸之內線或中央線吧。」

「啊~我大概知道了。」

也就是路線大致上差不多,只是電車的經營企業不同吧。應該是這樣沒錯吧。

「我記得廣電好像比較便宜,但JR應該就比較快吧。」

「廣電就是路面電車吧?」

「沒錯。」

「那我們就搭那個好了。我還沒有搭過路面電車。」

「真的嗎?我記得時間差滿多的喔?」

他這麼一說,我馬上用手上的手機上網查詢,但網路實在慢到完全動不了。顯得不耐的未來從制服褲的口袋掏出智慧型手機,以熟練的動作開始不知道查起了什麼。

「嗯~廣電的話是二十一分鐘,JR只要八分鐘。」

時間差距比想像中大上許多。

「那價錢呢?」

「廣電是一百七十塊,JR要兩百塊。」

「也就是說為了省三十塊,得浪費十三分鐘啊……」

這麼看來也不是說想搭路面電車這種任性話的時候了,正當我想傳達給未來時,未來說了一句「等一下」,又將視線移回智慧型手機的畫面上。

「現在的話JR要等二十分鐘,但廣電只要五分鐘,結果是廣電比較快。」

「智慧型手機真是厲害!」

「應該是你要事先查好吧!這點資訊,普通的舊手機也查得到啦!」

「真的嗎……?」

看我一臉認真地回應,未來一副打從心底傻眼的樣子,接著大大地嘆氣。

「好啦,先不管這個了。快走吧,我可不想錯過電車。」

如此這般,我們兩人決定搭乘路面電車搖搖晃晃地前去五日市。

幸好車上還有座位空著。我與未來比鄰而坐,不出幾分鐘電車便緩緩地發動。電車一邊規律地發出喀當喀當的聲音一邊前行。

我像是在逛大觀園似的不時回頭,望著身後窗外不停流轉的景色。行駛速度的確是比我搭過的電車還要慢上許多。往前不久後就到了停靠站,電車停下,乘客上上下下,隨後又開始行駛。每站的間隔短到讓人不禁覺得,是不是電車還沒來得及開到最快行駛速度就又得停下,也難怪花的時間比較長了。

「不要一直東張西望啦,又不是鄉下人。」

在我不知道回頭第幾次時,未來如此對我說。當我想回頭做些辯解時,沒想到未來不知不覺中已經開始看起書來。

「一下子就到了啦。你就坐好,看要看書還是做什麼吧。」

就算他這麼說,我的書包裡面也沒有書可以看。稱得上能讀的也只有現代國文的課本而已。

「我又沒有書……」

「那就看你引以為傲的舊手機啊。」

被他冷淡地一回,我無可奈何地坐正,將視線瞥向未來正在讀的書上。

「那是什麼書啊?」

「西園幽子的短篇集。」

「誰啊?」

「對不知道的人就算再怎麼說明還是不知道吧?」

說得也是,不過從名字聽來應該是女性作家吧。我對未來會閱讀女性作家的作品感到有些意外。像他這種被說是女生就會發飆的人,感覺應該會讀些更硬派、粗獷的作家的作品才對。他曾說過是我老爸的粉絲,據我所知,老爸的文風大概算是粗獷的那一類吧。

「那本好看嗎?」

我耐不住無聊地再度發問。未來大嘆了一口氣,闔上書本,往我的方向看來。

「你難道不能讓人好好地安靜看書嗎?」

他說。

「可是我現在就沒事做嘛。」

「也太不甘寂寞了吧!」

未來不自覺地拉高音量,使得其他乘客的視線全部往我們望來。其中幾個人還不小心地發出笑聲,似乎是覺得我們的對話很有趣吧。

「你這傢伙,給我記住……可惡。」

未來說著,並將書收到腳邊的書包中。

「那為了預防萬一,我先記到備忘錄裡吧。」

我開玩笑地拿出手機打開備忘錄功能,輸入『在電車裡惹未來生氣了』並拿給他看。未來看了則是轉過身去,小聲地咂舌表示不滿。

那之後的未來感覺不太高興,一直盯著智慧型手機的螢幕不放。我也察覺到他渾身發出的拒絕搭話磁場,老實地默不吭聲坐著。

電車到了下一站再次停靠,新的乘客也跟著上車,原本空蕩蕩的車廂座位漸漸被坐滿。原本坐得相當放鬆的我與未來則隨之調整位置,靠近一點以釋出空間。說巧不巧,我隔壁坐了一位體態豐滿的大媽,我不敵她的體積被迫往未來的方向推擠。

雖說剛入春,但如此擁擠還是讓人感到有些悶熱。我的大腿和未來的大腿完全貼緊,好像微微感覺得到汗水開始冒出。未來似乎不太在乎,依舊直盯著手機螢幕滑動著。

另一方面的我卻顯得有些尷尬。

插圖008

即使我一直對自己說光這種程度就有所意識才奇怪,可是卻依然覺得不太自在。

自從與未來相遇以來,我竭力避免與他有肢體上的接觸。

雖然未來本人倒是不太在乎地常常搭過來,但我從來沒有主動碰觸他過。必須得將未來當成「男生」才行的念頭使我不敢輕舉妄動。我覺得要是有所接觸,未來是「女生」的事實就會浮現,會讓我不禁在意起來。

而實際上也的確是這樣沒錯。

兩人的大腿正在緊密接觸啊~這念頭縈繞著腦海揮之不去。

不用說,我當然穿著制服長褲,未來也是。不過就算如此,不,應該說正是因為如此,現在這緊貼的狀態才令人無比在意。

如果是其他男生,我一定不會有這種反應吧。

當我走下電車時,已經感到十分疲累了。

未來下車後稍微伸了個懶腰。

「沒想到人還滿多的……是不是因為剛好遇上出門採購的尖峰時期啊。」

他一個人自言自語了一陣,接著往我看來。

「然後呢?從這裡要怎麼過去?」

被他一問,我馬上打開手機找出昨天存好的地址。從車站走過去似乎只要五分鐘左右。我用手機打開地圖確認現在地點,卻一頭霧水。

「這裡是車站……所以……呃?現在在南口嗎?那應該是這樣?」

當我將手機又橫又豎地轉來轉去時,未來突然把我的手機一把搶走。

「你怎麼連地圖都不會看啊!」

他大吼。我在老家的時候也曾因為相同的原因被姊姊們大罵過。

以一般大眾的觀點,男生通常善於看地圖而女生則相反,不會看地圖的就是「大腦較為女性化」的樣子。我還因此被二姊二胡罵「你這個女腦症」。

「因為我的大腦比較女性化。」

我這麼一說,未來立刻狠狠地瞪著我。

「你在說什麼無聊的東西啊,笨蛋。」

也不用這麼兇吧,我心想。但我最後並沒有反駁。對未來提起男性或女性的兩性話題可能是我不對,我深深地反省。

「我知道了。過來,走這邊。」

未來拿著我的手機,踏出腳步。

「哇……未來同學真是可靠……」

我跟在後面默默地說,換來未來一句「是你太不可靠了吧」。不過方才怒氣衝衝的模樣已經蕩然無存,可能是我自己太在意了吧。

正如筆記裡記的,走約五分鐘後就看到了我們的目標──「NANMU」。

可是玻璃店門上卻掛著『準備中』的牌子。

由於我們一放學就啟程的關係,現在連六點都不到。對餐飮業來說確實還算早吧。

「裡面有人在嗎?」

未來說道,於是我將臉貼近玻璃門一探。店內有張L型的吧檯,深處有張桌子,卻沒看見半個人影。

「嗯……好像沒人在。」

聽見我這麼傳達,未來默默地握住玻璃門的手把一拉。門在原地受力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門鎖住了。準備中的話鎖住也是當然啦。」

「要在這等一下?」

「都來到門口了還等什麼,打通電話過去不就好了。」

未來將拿在手上的手機交還給我,我邊說著「你腦袋真好耶」,邊找出店家的電話。

「不好意思~現在還在準備中喔。」

沒想到,就在我正準備要按下撥號鍵時,突然有人從後方向我們搭話。我連忙回頭一看,一名提著兩個大塑膠袋的高䠷女性站在我們面前。

「可以麻煩你們再稍微等一下嗎?」

女性傾著頭微笑地說道。黑色長髮隨之飄揚。

「啊……請問是這間店的人嗎?」

聽見我的疑問,女性瞬間露出呆滯的神情。真是個表情豐富、變幻無窮的人啊,我心想。

「是,請問……?」

「呃,我……是那個……松永壹香的弟弟……」

由於目前的狀況實在出乎意料,我回答的語調顯得十分膽怯。女性聽了之後,表情又一下子大變,露出滿面笑容。

「啊!是四郎啊!沒想到是你喏!」

講電話時明明很正常,結果一見面,女性說話時卻帶著腔調。但從聲音聽來,應該是與我講電話的人沒錯。

「對耶~是我自己說請你放學後來一趟嘛。我沒想到你會在店裡開門前就到了。」

女性說著,並將一個塑膠袋放在地上,開始掏起口袋。

「站著聊也不太好喏,進裡面說吧。我等等泡個茶唷。」

看到女性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我從玻璃門前退開,未來則是默默地接近她,將手伸向置於地面的塑膠袋。

「我來幫忙拿,很重吧。」

女性又堆滿一臉與剛才不同的笑容。

「啊,真的嘛?真是貼心呢~謝謝。」

她邊說邊拿著鑰匙走向玻璃門,並將鑰匙插入鑰匙孔。

「四郎,這是你朋友嗎?」

她依然面向店門地問我,我點點頭。

「啊,對。他知道我要過來這裡後,說想一起來吃什錦燒。」

女性聽見我的說明後,小小地笑了一下。

「這樣啊,不嫌棄的話我等等做給你們嚐嚐。」

店門終於敞開。

「請進,吧檯那邊隨便坐。現在還沒有客人,東西可以放在椅子上沒關係唷。」

我謹遵吩咐進入店內,將包包放在吧檯中央的椅子上後,在隔壁的位子坐下。另一方面,女性提著塑膠袋從吧檯旁的空隙走進吧檯,未來則當然跟在她的後頭。

「這袋要放哪裡呢?」

「啊,那個啊,放在那邊等等我來弄就好喏,你就先坐著吧。」

未來依照指示放下塑膠袋,點頭示意後往我走來。他看起來和平時有點不太一樣,不知道該說是莫名地顯得穩重,還是突然變得十分有禮貌。可能是因為我跟這裡有工作上的牽連,所以他也刻意裝成一副乖巧的模樣吧。

女子正將塑膠袋裡的東西裝到吧檯後方的大冰箱中。

「等我一下喔,不趕快把東西放到冰箱不行呢。」

「啊,你慢慢來沒關係。」

當我說完,坐在隔壁的未來用手肘輕輕推了我一下。

幹麼啊,我心想的同時轉了過去。結果未來的手指著藏在吧檯下方的手機。畫面上是已開啟的信件軟體,以及一封沒有收件人的信件編輯畫面。

「正妹!」

內文如此寫著。

「呃,嗯……」

我小小聲地附和著,未來馬上刪除「正妹!」,又開始打起字來。

「我的菜!」

這就是接下來出現在我眼前的文字。

所以咧?當我這麼想著時,吧檯裡的女子用塑膠製的飲料壺將茶注入玻璃杯中。

「小壹有跟你說我叫什麼嗎?」

聽不出來她在說誰的我疑惑地歪著頭。

「小壹?」

「你姊姊呀。不是壹香嘛,大家都叫她小壹喏。」

「啊,這樣啊……沒有耶,她沒跟我說。」

「是唷。」

女性低聲說著,將茶咚咚兩聲地放在我與未來面前,接著臉上盈滿微笑。

「我是楠木廣美,你們好。」

「你、你好……」

我生澀地打了聲招呼後,廣美將眼神投向我。

「這位是四郎對吧?松永四郎。」

然後看向未來。

「那麼這位是……?」

我還沒來得及說出未來的名字,未來就已經搶先點頭示意。

「我是織田未來。因為和四郎一樣都是東京人,宿舍也同一間房間,所以我們現在感情不錯。」

他流暢地說著感覺早已準備好的自我介紹。

「未來同學啊,這名字很棒喏。」

「謝謝誇獎,我也很喜歡自己的名字。」

我看著他們兩人的交流,暗暗覺得未來真是如魚得水。面對初次見面的人竟然有辦法對答如流。

自我介紹結束後,廣美小姐輕輕地合掌。

「那麼……好像差不多該來談談打工的事了喏。」

她如此一說,讓我的心情不禁沉重了些,我是為了拒絕這份工作才過來的。雖然不知道她開出的條件如何,但要我順著那個獨斷的姊姊的話做,實在是相當不舒坦。這裡得狠下心來拒絕才行。

「那個……關於這件事……」

當我正打算開誠佈公時,未來又用手肘小力地頂了我一下。

剛才的手機畫面又出現在吧檯下方。

「答應她」

上面只寫了這三個字。隨後馬上又冒出──

「這樣我才有藉口過來玩,總之你先做再說啦。」

由於我話講到一半就低下頭,廣美小姐似乎感到有些困惑。

「怎麼喏?」

她問道。還等不到我說明,未來就搶先開口。

「他好像有點在意工作待遇……因為是認識的人,想說是不是薪水也會比較低。」

我當然不記得有跟未來說過這種話。儘管時薪的確是我到現在還沒確定工作的原因,可是我從來沒有跟未來提起過。

「喔喔,嗯~……跟東京比起來薪水,一定會比較低喏……」

廣美小姐一臉原來如此的樣子點點頭。不只表情,她對事情的反應都比正常人大上許多,不知是不是因為身材高䠷才讓人有這種錯覺。

「不過畢竟你是小壹的弟弟,我當然也不可能給你太差唷?」

以此為開場,廣美小姐開始講起工作待遇。在我旁邊的未來像是自己要來打工一般地認真聽著,正確來說,應該是一直盯著廣美小姐的臉瞧才是。

我也一邊出神地聽著廣美小姐解說,第一次仔細地看著她的臉。

確實長得十分標緻。

雖然因為她比我還高,以至於我的視線大約只能聚焦在她的臉部中央左右,但我能夠理解為何未來會特地打在手機上表示讚賞。

「大概就這些……剩下的大概就是有供餐而已了吧。」

一回過神來,說明已經結束了,我幾乎不記得剛才到底說了些什麼。此時,未來又用手肘戳了我一下。

「還不錯啊,就試看看嘛。」

他看著我的臉,雙眼蘊藏著莫名的力量。「給我答應」,他傳達出來的壓力盡在不言中。

「啊,嗯……我瞭解了……」

聽我這麼一說,廣美小姐馬上雙手一拍。

「真的嗎?真是幫了大忙了!」

她視線朝上地看著我微笑。

雖說是美人,但她的動作和長相實在是不太搭啊,我心想。該怎麼說呢,散發出有點孩子氣的氛圍,不過並不會顯得刻意或不自然,給人一種她就是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那可以請你明天就馬上來幫忙嗎?排班就明天過來時一起討論吧?」

「我、我知道了……」

結果卻變成這樣啊,我心裡默默地想並點點頭。一瞬間湧起當初要是我一個人來就好了的懊悔感。但如果我真的一個人前來,面對眼前這名不可思議的廣美小姐,我大概也無法果斷拒絕吧。

我不經意地往吧檯下看去,未來伸出左手拇指示意。若是真的這麼開心,不如你來上班就好了嘛。儘管我如此心想,也不可能在目前的情況下說出口。

「那為了慶祝你來打工,今天就由我請客吧!連未來同學的份一起喔!」

「真的嗎?謝謝!」

未來依然十分客套,與和我相處的時候相比完全判若兩人。他看著廣美小姐遞出的菜單,一臉莫名地喜悅。

「四郎,你要吃什麼呢?」

「我沒有吃過,完全沒有概念……」

「那你要不要試試最基本的豬肉炒麵口味呢?這個是我們家賣得最好的唷。」

「啊,那我就點這個。」

「我可以點這個有花枝的口味嗎?」

「好~豬肉炒麵跟花枝各一份。我現在開始做,四郎你可以在旁邊看嗎?畢竟下次就要麻煩你幫忙做了喏。」

廣島的什錦燒我連吃都是第一次耶,太為難人了吧!雖然我這麼想,但現場的氣氛並不容我推辭。不過說到頭來,受到蠻橫的姊姊們影響,只要是女性的請求我幾乎都會吞忍下來。

「能找到工作真是太好了呢。」

未來對我說。我輕輕嘆了口氣,明明有一半是因為你強迫我接下啊。

自從我和他相遇以來一直都是如此,不分青紅皂白地牽著鼻子走又被迫順勢和他混在一起。雖然也是我自己面對他的強勢無力抵抗。

思緒停在這裡,我突然想到,一切大概都是因為他也是女生吧。

儘管我努力不去意識這點,可是我在與他相見後馬上就知道了這個事實。由於我一直以來都在家裡過著被女性欺壓的日子,可能是潛意識擅自操控著我、告訴我與未來爭論並不是好事吧。

廣美小姐點起火、加熱鐵板,不一會兒就開始熟練地將油倒進去。

這一連串的動作與我所知的什錦燒截然不同,我雙眼直盯著不放,等待奇妙的料理登場。

最後端上桌的東西怎麼看都是十分奧妙的料理,與我所知的什錦燒不同,卻也一樣被稱為什錦燒的菜餚。

我將熱騰騰的什錦燒大口塞進嘴巴,驀然想到,未來也跟這什錦燒一樣呢。與我所知的男性不同,卻堅持自己是男性的生物。又或是與我所知的女性不同,但確實是女性的生物。

「味道怎麼樣?別看我這樣,我們家還算是小有名氣的店唷?」

廣美小姐朝著正品嚐什錦燒的我探頭問道。

嚐了之後確實不差,是個似乎會讓人愛上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