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十三章

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十三章「真的沒問題嗎?這樣回去會很晚喔。」

比通往學校的坡道還要陡峭些許,爬在這片斜坡上,我朝身旁的三好問道。三好沒有回答,她輕輕地點頭。

冬天的太陽早早下山,才過六點,四周全暗了。

午後時分,我們約在和平公園見面,我跟三好到公園內散個步,接著前往八丁堀,看一部電影。我們約兩點碰面,看完電影,時間來到五點半。

「你今天也要回老家吧?」

離開電影院,我朝三好說道。每逢三好回老家住,六點左右道別好像已經變成慣例了。三好目前住宿舍,偶爾回家似乎會碰到父親嘮叨,要她「快點回家」。

因此,我想今天也會是一樣的情形。

「嗯……」

被我這麼一問,三好一臉落寞地低頭。

「那我送你回車站。」

說真的,我想跟她一起,再多待一會兒。跟三好相處的時間總是很短暫。連同在學校碰面的時間一起算進去,或許不短,然而跟回到宿舍也朝夕相處的未來相比,時間可以說是少得可憐。

我不喜歡這樣。

跟三好相處的時間若是沒有儘量拉長,我不可能放下自己對未來的愛。住進第二宿舍,我應該能放下,心卻有些焦慮。我不知道,三好是否會一直跟我在一起,直到那天到來。

我催促三好,要她往車站的方向去,才要邁開步伐,三好突然抓住我的袖子。

我停下腳步,回望三好。

「……怎麼了?」

就算我問她,三好還是低垂著頭。看起來有些無所適從。但是,她的手牢牢抓住我的上衣袖子。

「我們,再待一會兒吧?」

她小聲說道,接著仰頭看我,頭歪向一旁。

「……不喜歡?」

「怎麼會,不會不喜歡啊。我也比較喜歡那樣,倒是你的家人,他們不會有意見嗎?要是你太晚回去,不會被罵嗎?」

照三好的話聽來,似乎沒設明確的門禁時間,可是寶貝獨生女太晚回去,雙親肯定會很擔心的。

「沒關係。我傳簡訊給他們。」

三好邊說邊從手上的提包拿出智慧手機,開始用熟練的動作打簡訊。打完馬上把手機收起來。

「走吧。」

她牽起我的手。可是,接下來要去什麼地方,我卻沒什麼特別的主意。開始跟三好一起出門後,雖然對地理位置有某種程度的掌握,但哪邊有什麼東西,大多還分不清楚。

「那,這個……要去哪?」

我環顧四周,同時朝三好問道。時間也晚了。要像平常那樣,去茶餐廳聊天嗎,還是找個地方提前吃晚餐?我的腦子裡就只有這些念頭。

這時三好用力握住我的手。

「我想去一個、地方,可以去那邊嗎?」

她看著我,抬眼仰望我。

「嗯。去哪?」

「黃金山。」

有鑑於此,我們現在正在爬黃金山。

一開始她跟我提到「山」這個字眼,說真的,當下我很驚恐。

「咦,現在要去爬山!?」

甚至讓我說出這種話。然而三好搖搖頭。

「不是那種大山喏。」

她說完淡淡地綻放笑靨。我們搭電車轉公車過去,的確,說它是山不夠格,小山丘還比較貼切。我來自東京,一說到山就想起高尾山,這比它小上許多。登山道鋪了一層柏油,不像「爬」,更接近「走」。可是開始爬山後,它的坡度提醒我,這果然是一座山。

「以前讀幼稚園去遠足,就來爬這喏。」

三好的話一出口,我那越趨緩慢的步調稍微加快。連幼稚園小孩都爬得了,身為高中生的我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哀哀叫。

車輛不時從我們身旁通過。

「爬到上面、有什麼東西嗎?」

好幾台車通過,之後我朝三好提問。若山上什麼都沒有,車子不會挑這種時間開上山。

「上面有瞭望台,聽說從那裡看夜景很漂亮。」

說到這,三好笑了一下。

「以前來這邊遠足,是中午的時候,再說我那時對夜景沒興趣。」

「原來如此。」

我邊說邊抬頭,朝山頂看去。又有一輛車從我們身旁經過。坐在那輛車裡頭的,肯定是情侶。很少聽說有人單身去看夜景。

半路上有座大型停車場,停了好幾輛車。似乎先來這個停車場停車,再動身前往瞭望台。

「再一下下就到喏。」

停車場裡的車意外地多,我有些驚訝,三好則指向通往更高處的道路,開口說道。接著就帶頭前進。我趕緊追上她,握住三好的手。

「我是不是流汗了?」

伴隨這句話,三好有些猶豫,同時回握我的手。

「沒關係。反正流手汗的大概是我。」

我們朝彼此綻放笑容,手牽著手登上瞭望台。瞭望台上已經有好幾對情侶,另外就是親子檔。大夥兒八成都是開車上山頂的吧。像我們這樣,以年紀來說還不能開車的情侶,沒有第二對。

老實說,我對夜景沒什麼興趣。那種東西,就一堆電燈啊。這是我的感想。事實上,就算在東京看到夜景之類的,也只覺得那些霓虹燈有夠俗豔。

話雖如此,可能是一步一腳印爬上來很有成就感的關係,從黃金山的瞭望台看出去,整片夜景盡收眼底,竟然帶給我莫大的感動。

「唔哇……」

我不禁發出讚歎。背後響起小朋友的喧鬧聲。他們的心情,我有點明白了。

這就是廣島。

剛搬來的時候,我就有一種感覺,廣島很少有高樓大廈。在東京幾十層樓高的大廈已經不稀奇,這裡沒那種大樓,也沒冠了名的某某高塔,走在街上會覺得這裡一片平坦。

可是,也因為這樣,看夜景時一覽無遺。

彷佛看見一大片寶石海。

「好棒,真漂亮……」

身旁的三好輕喃道,接著──

「松永同學,可以把手放開嗎?」

我一直跟她手牽手,她向我徵詢意見。我點頭將手放開,三好從包包裡拿出可愛又小巧的紙袋。

「這個……因為今天是情人節。」

她羞澀地遞出那樣東西。

「……謝謝。」

我收下紙袋,面露微笑。

「和田同學都告訴我了,說三好同學在做巧克力。可是,今天午後看你都沒有送我的打算,我還以為這下收不到了。」

我老實告知,結果三好換上有些生氣的表情。

「香織那個大嘴巴……」

她說道。緊接著,三好略微偏頭,嘴角掛著微笑。

「松永同學,你以為我不會送巧克力吧?」

瞭望台上設了一些燈具,照亮三好的臉龐。好漂亮。曾經有過想法,認為三好很可愛,但像這樣覺得她美麗動人還是頭一遭。

一直看著三好,總覺得連話都說不好了,我低下頭、視線從三好身上別開,同時開口道:

「我覺得,自己很沒自信。有人喜歡我,卻不敢置信。」

三好臉上笑意不減,朝那片夜景一望。

「……我想,這就是松永同學的優點。」

「是這樣、嗎?」

我也一樣,目光再次拉向夜景。是我多心嗎,夜色好像比剛才更深了。因為這樣,眼前那片夜景顯得更加美麗。

「我星期五回老家,開始做巧克力。後來還被爸爸誤會,以為那是要做給他的。」

說到這,三好泛起苦笑。

「因為爸爸實在太開心了,我就跟他坦言喏。說這不是爸爸的,要送給心上人。」

這時三好側眼看我。

「我喜歡松永同學。」

我很想逃避,不去看三好。一直看著三好,心中會萌生恐懼,覺得自己將會就此沒入夜色之中。可是一方面又覺得,在這別開視線,對三好太過失禮。

「謝謝。我也──」

話說到這,聲音卻頓住。現在的我,喜歡三好。不過,這種喜歡跟三好的「喜歡」一樣嗎?到頭來,我還是喜歡未來,如果未來願意接受我,我大概會立刻趕到他身邊。不惜拋棄三好。

「我也……喜歡你。比以前更加喜歡。」

一陣苦惱後,我這麼說。連我自己都不免暗道「說這什麼話」。說出那種話,三好不見得高興。她都明白。知道我的心屬於其他人。比起那個人,我更喜歡三好了,現在應該這麼說才對。

「……嗯。」

三好微微地頷首,露出落寞的笑容。

此時,三好的包包傳出樂曲聲,很微弱、聽起來像電話鈴響。智慧手機被她從包包取出,三好望著它。

「……是爸爸。」

嘴巴上這麼說,卻沒有接電話的意思。

「不接嗎?」

經我詢問,三好直接將智慧手機塞進包包裡。

「大概想問我在哪吧,沒關係。」

「他一定很擔心你。」

「我知道。那些我都明白。」

可是──三好接著說道,視線落在我身上。

「我已經長大喏。」

三好在微笑,看起來彷佛大我許多,感覺很成熟。

後來我們又在眺望台上享受片刻的夜景風光,這才踏上歸途。走著走著,來到黃金山的山腳。本想在該處搭乘電車,送三好回她家附近,但三好──

「要不要散個步?」

──她這麼說,所以我就任由三好帶領,沿著路面電車的軌道跨步前進。

「松永同學,你不累吧?」

我邁步走著,聽到三好問我,我點點頭。

「還好。三好同學呢?」

「我也沒問題。」

我們仍牽著手。前往瞭望台時,兩人的手都滲出薄汗,現在已經冷卻了。

沿著路面電車的軌道行走一陣子,右手邊出現一座大橋。

「那是御幸橋。」

三好指著那座橋,道出它的名字。

「繼續走下去不過橋,直走會到宇品。那裡有個海港。有前往四國的渡輪。」

「三好同學的家在哪個方向?」

「我家要先轉彎過橋,再從那直走。」

來自三好的話聲在耳邊迴盪,我走到橋那邊,看到橋附近有路面電車的站牌。

「可以從那邊搭電車到我家那一帶,但我想跟你一起,再待久一點,可以用走的嗎?」

我找不出理由拒絕三好的提議。

開始過橋後,我們的對話就中斷了。不過,我就是知道,三好接下來會說些什麼。因此我一直保持沉默,等三好開口。

「我可以、繼續喜歡松永同學嗎?」

最後,三好低垂著頭,道出這句話。

「……什麼意思?」

我不由得停下腳步。三好也跟著頓住,抬頭看我。

「松永同學,你的心還是屬於另一個人吧。」

三好說完,看她的表情好像快哭了,卻又泛著笑意。

「要是我給你添麻煩,隨時都可以、跟我說。」

喀噠喀噠,電車的聲響逐漸靠近。我們跟車站擦身而過,一輛老舊的路面電車從我們身邊通過。

「……沒那種事。絕對沒有。」

等待電車通過,我朝三好說道。

「一點都不麻煩。三好同學的心意,真的讓我很開心。」

這時三好默默地點頭,拉拉我的手。

「……走吧。」

我們並肩過橋,之後三好向右轉,開始走在河岸邊。

「其實走這邊,會繞一點遠路。」

三好的話傳入耳裡,我心想「果然沒錯」。一開始,我們朝御幸橋前進,沿著軌道旁的道路走。接著右轉過橋,再右轉。來到河對岸,並朝原始方向折回。

「為什麼?」

我一問,三好就回頭看我,笑著開口道。

「……這樣就不用分開喏。」

再一次,三好的臉又變得成熟起來。

到最後,我們一路走向三好住的鷹野橋。過橋後,我跟她幾乎沒有交談。我就像被母親拉著手的孩子,安分守己,握著三好的手、走在她後頭。

「到這就行了。」

商店街的入口映入眼簾,待三好說完,她停下腳步。附近有路面電車的站牌,三好指向它。

「松永同學可以去那裡搭電車,坐去西廣島站。」

「嗯。今天謝謝你,也謝謝你的巧克力。」

看我點頭,三好放開我的手,樣子有些躊躇。

「再見。」

接著她寂寞地笑了,轉身背對我。看三好那樣,我不禁抓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怎麼了?」

臉上的表情有些吃驚,三好轉頭問我,但老實說,我也不清楚自己這麼做的理由。只覺得不能就此放三好回去,隱約有這種感覺。

「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說完牽起一抹苦笑,手一拉,將不遠處的三好拉到身邊。她蹬個幾步,先是朝我靠近,接著抬頭、直勾勾地看著我。

插圖012

她持續凝望我,默默的不出聲。我的目光也沒有從她身上挪開,對三好說了一些話。

「我……一定會忘了那個人。還差一點。就快了,我一定會徹底忘掉,讓三好同學成為我的唯一。」

我的話並沒有讓三好改變神情,她只是微微地眯起眼眸。

「我只是想跟你說這些……」

話聲一落,這次換我放手,不料三好的手指纏上我的,不讓我離去。

「……只有這些?」

她仍看著我,對我這麼說。眼裡似乎泛著些許淚光。附近的街燈打出微弱光芒,映襯三好的臉龐,看起來有些嫵媚。

只有這些?她問了,我卻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才好,只知道跟三好近距離對望,無法將視線挪開,心裡一陣退縮。

「我對松永同學有信心。」

三好將這段話小聲說完,稍微挺起背脊,臉朝我湊近。

「那麼,先讓你付出一點代價吧。」

話一出口,三好就吻上我的雙唇。我還來不及反應,三好已經在第一時間抽身,她在笑。那是大人的微笑,帶點冶豔。

「那……晚安了。」

我來不及叫住她,三好就此遠去。腦袋一片空白,我只能目送三好離去。抬起手指輕觸唇瓣,這才發現三好的唇蜜沾在上頭,留了些許。

「女人好厲害……」

伴著輕喃,我開始走上夜晚的路。若要搭電車,身體還有點燙,所以我從鷹野橋出發、多走三個站,在那搭電車並踏上歸途。

回宿舍一看,未來可能先睡了,沒有從房間出來。感到寂寞之餘,一方面又覺得這樣對現在的我來說比較好。見到未來,我可能會感到心痛。因為我跟他以外的人接吻了。

我沒有洗澡,直接躺到床上。不停碰觸自己的雙唇,想起來自他人的觸感、那是我從未碰過的。

感覺好柔軟。但老實說,我沒有餘力記下這份感觸。令人有點惋惜。

我睡不著,開始吃三好送的巧克力。是個頭嬌小圓滾滾的松露巧克力。三好不愧是料理高手,如此完美的成品就算擺在店裡賣也不奇怪,甜味高雅,還透著一絲苦澀。

情人節過去,之後我讀書的用功程度更勝以往。跟三好有過那一段,我可能因此感到焦急也說不定。

一定要跟未來道別。

對未來抱持什麼樣的心情、又是如何看待三好,我暫時不管那些,心裡只有這個念頭。以前每到考試期間,常讀書讀到一半小憩片刻,跟未來一起到客廳喝紅茶,不然就喝咖啡,這次卻那種事都不幹了,我一直關在房間用功。

看我這樣,未來也沒說什麼。

我一直處在那種狀態下,一切都在眨眼間飛逝,回過神發現期末考結束,開始進入考完試的休假期。為了讀書我較少去NANMU打工,現在重新上工,未來還是老樣子,老是往外跑,去跟山城要約會。

當假期結束,隨著考試卷發還,終於要公佈第二宿舍的入住者。

我跟未來都獲准入住第二宿舍。

「……對了,四郎。」

春假期間短暫,必須趁這段時間搞定第二宿舍的搬家工作,這天,我們兩個一起收拾房間。

「什麼事?」

因為沒排清潔員的關係,為了讓下一批新生爽快入住,校方要我們自行將房間打掃得一塵不染,我負責清掃浴室,未來清洗臉檯。拿便可商店買來的鬃刷擦洗浴室牆壁,我沒有看未來,要他繼續說下去。

「以前那些日子,謝謝你啦。」

沒想到他會說這種話,我停下手邊動作,側眼看未來。未來一臉認真,用市售海綿仔細刷洗臉檯。

「說這什麼話。又不是要死的人。」

拿著鬃刷的手再次移動,我一面苦笑道。

「不是啦……就覺得這經驗不錯。跟別人一起住。」

未來說完微微一笑,我則應了聲「也許吧」。

「我也要謝謝未來。因為你的關係,我似乎有所成長。」

「也許吧」,這次換未來說。

花一天將房間打掃完畢,接下來,我們要打包自己的行李,到了晚上,這部分也告一段落。眼看房間裡只剩下紙箱,未來有些寂寞地說道。

「居然這麼快就收拾乾淨了。」

著手收拾後,他一度以為要花一個禮拜。

「房間小,行李本來就不多。」

「不,是我平常打掃的功勞吧。」

「嗯。有可能。」

「話說你的新房間,大概很快就會變成豬窩吧……」

我們一起住的時候,打掃工作幾乎由未來包辦。我本來就比較邋遢,老是把垃圾扔著不管。

「那些垃圾,你好歹倒一下。什麼垃圾桶,根本變成其中一項垃圾啦。」

諸如此類,我老是被他罵。

「話說回來,今天要在這個房間度過最後一晚了。」

過了一會兒,未來小聲說道。大半夜不方便搬行李,今晚先睡這個房間,明早我們再將行李自行搬到新房間。跟未來同處在一個屋簷下(雖然我們各有各的房間),今天是最後一天。

「是啊。會變成、最後一晚。」

頷首之餘,我發現自己有點想哭。但我知道,要是被未來看到,他肯定會很傻眼、覺得很噁心。我立刻背對未來。

「我要睡了。」

「嗯,差不多了。我也是。明天早上要快點把東西搬一搬。」

未來出聲附和,趕在我之前進房。我的手搭在房間門把上,轉頭朝未來的房間張望。

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看著緊閉的門扉,我試圖說服自己。

原本一起住的室友要分開生活,就只是這樣。我們都是男的,又是好朋友,所以才會感到有些寂寞。

可是,其實我──

想到這,我輕輕地搖頭。搖了又搖。像要甩開這些深植腦海的思緒。

開門進到房間裡,我的手伸到背後,將門關上。

啪噠一聲,關門聲自背後傳出,聽起來好寂寞。

今後只剩我一人。

我躺到床上閉起眼睛,腦中浮現未來的臉。

令人懊惱的是,那張臉仍印在我的腦海裡,看起來好鮮明。而我對未來的戀慕,依然在心裡醞釀,千真萬確。

可是,即便如此,我還是得對未來死心。就算會感到寂寞。不管這份寂寞有多深。

這種寂寞讓我無所適從。

冬天即將結束。

等春天到來,一切肯定都會好轉的。

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對此深信不疑,大睡一場。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