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八章

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八章「遊樂園?」

三好的頭稍微歪了一下,我則頷首道。

「嗯。我有點吃驚。」

利用打工前的空檔,我跟三好一起前往本通順便光顧茶餐廳,想起未來說過的話,就跟三好提起廣島好像沒有遊樂園。

「這個嘛……像那種電視上會出現的遊樂園,我好像沒去過喏。」

拿叉子將水果蛋糕切成小塊,三好答道。

就連我上幼稚園時,都有過全家一起去遊樂園的經驗(雖然老爸好像很不爽就是了)。那個時候,遊樂園里正在上演特攝英雄秀,劇本出自老爸之手,當時仍天真無邪的我看秀看得很開心,還保有淡淡的印象。

「那你小時候都去哪些地方?」

被我一問,三好便拿叉子叉起切好的蛋糕。

「交通公園。」

她說完將蛋糕放入口中。

「咦?什麼?」

我馬上回了這句話,三好似乎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蛋糕還在嘴巴里,她抬手遮住半開的嘴,反覆咀嚼。

最後她吞下蛋糕,喝了紅茶才開口。

「有那種公園喔。」

聽了三好的解釋,光憑這句還是一點概念也沒有。

「以交通為主題的公園。可以開卡丁車之類的。」

大概發現我臉上仍然寫著問號,三好沾起玻璃杯上的水滴,在桌上寫下「交通公園」。這時我總算勉強勾勒出那座公園的樣貌。

「女孩子開卡丁車?」

帶獨生女三好去那種地方,感覺好像有點搞錯方向,或者該說太男孩子氣呢,懷著上述想法朝三好詢問,只見三好苦笑以對。

「我想,大概是爸爸想開吧。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他玩得挺開心喏。」

若她說得是真的,三好的爸爸開卡丁車亂轉時,可能比女兒玩得更瘋。想像他開車的樣子,我嘴邊泛起微笑。

「松永同學,你有跟家人一起去什麼地方玩過嗎?」

這次換三好問我,我跟她說小時候曾跟家人一起去遊樂園玩。

「可是,就只有那一次。老爸幾乎都不在家,很少全家人一起出門。」

「那你都在家裡玩玩具?」

三好又拋出另一個問題,我試著回想一會兒,在家遊玩的記憶幾乎是零。硬要說起來,更像被上面三個姊姊「當成玩具」。被人逼著穿女生的衣服、強行拍照不說,想起遭人剝光塗鴉的事,我低下頭。

「怎、怎麼了?還好嗎?」

疑似被突然露出灰暗神情又低著頭的我嚇到,三好探出身子,擔心地窺探我的臉龐。

「抱歉……我沒事。只是想起不好的回憶罷了。」

我所處的家庭環境相當險惡,三好對此多少有些瞭解。

「那個……真的沒事嗎?」

她是認真的,確實很擔心我。看她擔心成那樣,我也很難受。

「真的,沒事沒事。都是陳年往事了。再說老爸有時也會帶玩具回家,我都玩那些吧。小時候是那樣沒錯,嗯。」

我說這話時已經做過心情調適,三好則歉疚地回話。

「那就好。」

她還下意識摸起紅茶的杯子。

對話到這暫時中斷,三好和我分別吃起水果蛋糕、巧克力蛋糕,過程中沒講半句話。一直聊天,根本沒機會享用。

「話說回來,新宿舍差不多快蓋好囉。」

抓準兩人用完蛋糕的那一刻,我開口道。

約莫自秋季開工,眼下於我們居住的宿舍後方,工程持續進行。還在猜何時會完工,結果從東京回來一看,建築物外觀已經蓋了八成,讓我有點吃驚。

「嗯。比想像中更快,讓人有點驚訝。」

三好點頭回應,道出跟我雷同的感想。

「新生會不會住進那個宿舍啊?」

九十九學院是新創立的學校,目前只有我們這批一年級生。然而進入春季之後,可想而知,會有新生跑來就讀。看準今後學生會越來越多,才蓋了新宿舍。

「這件事讓香織很生氣。新生住新宿舍,舊宿舍給學長姊住,她覺得這樣不公平。」

我們住的宿舍並不算舊,可是看見即將完工的新宿舍,現在的宿舍彷佛舊時代產物,真是不可思議。從這個角度切入,我能懂和田在氣什麼。

「不過,假如校方希望我們搬遷,我是覺得很麻煩啦。」

雖然放在宿舍裡的行李不多,但校方若要我們升上二年級就住進新宿舍,我八成會拒絕。目前的宿舍生活對我來說,其實不算太差。

「我也是,住現在的房間就好囉……」

三好輕喃道,抬頭仰望天花板。

後來,由於打工時間將至,我們一同前往廣電的本通站。

「打工加油喔。」

「嗯,謝謝。」

「若是你哪天還要出遠門,就帶我去遊樂園吧。」

等待電車進站的空檔,三好對我說道。難得三好對我有所求。

「知道了。我改天會查查看。」

「嗯。啊,電車來了。」

跟三好一同度過的時光睽違已久,這段時間即將結束。思及此,我突然想跟三好多想處一會兒。

還需要一段時間。對我們來說。對我來說。

最近浮現某種想法,我會愛上未來,原因之一就是跟他相處的時間太長。

今後要多跟三好見面才行。多到讓三好能贏過我對未來的戀慕之情。

搭上停駛的電車,我轉身朝三好揮手。寒假期間,三好都要住老家那邊,下次見面可能是開學後。

「那我們接下來學校見。」

三好朝我頷首,電車的門正好關上。電車開始緩步行駛,我隔著電車門的玻璃,持續眺望三好。三好也看著我。

我搭的電車要去西廣島,必須在那下車,換搭前往宮島的電車。去打工的廣島燒店「NANMU」在五日市內,雖然可以透過JR鐵路前往,但搭廣電比較便宜。只省了幾十塊日幣,話雖如此,積少成多,一年累積的金額不容小覷,重點是來到廣島生活後,我愛上路面電車的悠哉速度。

只要沒把自己搞得太累,我總是會站在車門前,從中眺望外頭的景色。路面電車行駛在城鎮間,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東西,很有趣。例如看到名字很怪的店因而挑起興致,或是母親帶孩子走路、那孩子開心地盯著這班電車看,用手指著它。這是一段和平、不帶半點罪惡色彩的時光。

像這樣獨自一人搭乘電車,我甚至覺得,那段時間最自由自在。

來到NANMU,廣美小姐坐在吧檯位子上,專心看報紙。

「啊,四郎。新年快樂~」

她隔著報紙朝我看了一眼,問候完立刻回頭看那份報紙。我將個人攜帶物品擱至店面角落,仔細一看發現,那好像是體育新聞。

「唔──嗯。」

廣美小姐邊看報邊發出低吟。我穿上別人預先準備好的圍裙。

「怎麼了?」

穿的時候順便朝廣美小姐提問。這一問讓廣美小姐對我展示報紙頁面。該處刊了女人的裸體照,是體育類報紙常有的成人專欄吧。

「四郎,你覺得這對大奶怎樣?」

對方突然拋出驚世駭俗的問題,害我有點慌亂。

「咦,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你突然問這個,我也不好回答啊。」

走投無路之下,我做此回應。伴隨沙沙聲,廣美小姐將報紙翻回,再次盯著該頁面瞧。

「依我看,這是假奶……」

那又怎樣?想歸想,我沒說。對廣美小姐的言行一一吐槽,只會把自己累死。

「今天有要進貨還什麼的嗎?」

我從廣美小姐背後鑽過、打算進到櫃檯裡,此時她突然抓住我的手。

「怎、怎麼了?對我來說,波霸一點也不重要喔。」

還以為她會逼我發表意見,不料廣美小姐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土產呢?」

那句話脫口而出。我回去找放在店面一角的紙袋,將那樣東西原封不動遞給廣美小姐。

「不是番薯羊羹就是了。」

廣美小姐嘿嘿笑,取出一包放在紙袋裡、看起來像餅乾的和果子,將它抱在懷裡。

「沒關係。這種東西,心意到最重要。」

說話態度跟之前傳的簡訊天差地別。她實在讓人摸不著頭緒。

之後NANMU就像平常那樣,開始營業。

可能是過年的關係,沒什麼客人來,客人三三兩兩,導致我跟廣美小姐兩人獨處的時間增加。

「廣美小姐,你去過遊樂園嗎?」

忙著洗杯子的我隨口問道,廣美小姐拿水衝用過的鐵板,再用煎餅鏟清理,這時突然跟我面對面,雙眉緊蹙。

「四郎,你這是在小看我?那種地方,當然去過啊。」

「不是啦,聽說廣島沒遊樂園嘛。」

用不著氣成那樣吧,我出言辯解順便在心裡暗道。這次廣美小姐不悅地歪過嘴。

「有啦!」

她激動嚷嚷。

「咦。有喔?」

「嗯……有。有去過。」

廣美小姐在第一時間改口,換成過去式,卻不知是什麼原因使然,讓她落寞地垂下臉龐。

「以前有個娜塔莉……」

接著廣美小姐輕聲嘟噥,對此我不禁心生納悶。

「娜塔莉?」

不曉得是什麼,聽我說出分不清是人名或其他東西的名稱,廣美小姐舉起手裡的鏟子,像在鬧脾氣般原地亂踏。

「在廣島這邊,最棒的遊樂園就是娜塔莉!」

她如此主張,但我一時間還是沒聽出個所以然來。

「咦,娜塔莉是遊樂園的名字啊?」

名字聽起來一點也不像,除了感到有些驚訝,我不忘回問。一般說到遊樂園,通常都叫什麼什麼園,不然就是樂園之類的吧。取了娜塔莉這個名字,聽完只會朝人名聯想。

「娜塔莉……你怎麼會關門呢……」

聽起來應該是結束營業了,廣美小姐再次低下頭,開始自言自語。

「什麼時候關門的……?」

我好奇地追問,結果她說「大概十年前」。這件事沒聽三好提過,她可能沒去過。如果它十年前關門,三好不知道實屬正常。

「夏天可以游泳,冬天可以溜冰,有很多夢幻設施……」

「喔。」

這些話對身為局外人的我而言,感覺很不真實,只能給出模稜兩可的回應。

「以前還小的時候,有些人要游泳會去奇奇雅思,有些人選娜塔莉,我是娜塔莉的死忠支持者!」

又跑出奇怪的單字。

「請問一下,奇奇雅思是什麼啊?」

我馬上提出疑問,只見廣美小姐先是發出一聲「咦」,再來就抬頭盯著我瞧。

「你不知道奇奇雅思!?」

你問得那麼震驚也沒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強求不來。

「不知道。也是遊樂園的一種?」

「不是啦!是奇奇雅思優格!」

明明在講遊樂園,怎麼突然迸出優格,聽得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看我一頭霧水,廣美小姐靈機一閃,拔腿朝冰箱跑去。

「就是這個!今天剛好有買!我真是天才!」

她邊說邊從冰箱拿出小杯優格,接著折回原處。我接過那樣東西細看,上頭印了很像孩童臉龐的圖樣。看是看過,但印象模糊。

「奇奇雅思的母公司在廣島喔。」

廣美小姐向我解說,不過,我依然不知道它跟遊樂園有何關聯。我將優格推到一旁,繼續當提問人。

「這樣東西跟遊樂園有什麼關聯嗎?」

「以前有個奇奇雅思水上樂園。叫奇奇雅思水鑽石。」

廣美小姐此話一出,我總算會意過來。

「哦……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奇奇雅思水上樂園也沒了,名字換了。現在叫丘比水世界。」

專有名詞接連冒出,說真的,我越聽越累。

「可是對我來說,它還是那個奇奇雅思。除非它換地方……」

最後,廣美小姐開始看著遠方訴說,我則著手處理一度中斷的清洗工作。

「我們那邊的車站也改建了,總覺得,有點寂寞呢。雖然它變漂亮了。但以前那副雜亂樣,會讓人覺得心情比較平靜。」

我說話時順便將水注入玻璃杯中,廣美小姐頗有同感。

「真的會耶。我也是,自從廣島站的票變成黑背票,就讓人覺得不勝唏噓。」

她又開始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那是什麼意思?」

「直到最近,廣島站才增設自動剪票口。所以說,從廣島搭新幹線,票的背面全白。拿那個過東京的自動剪票口,會被機器嗶。」

「哦。」

在我懂事之後,過自動剪票口是家常便飯、理所當然,因此我不太能理解她的感受。

「改變會帶來好處,一方面又令人落寞。好了,上工、上工!等一下可能又有客人過來暗!」

廣美小姐用那句話做結,回去清理鐵板。

我拿乾布擦玻璃杯,廣美小姐最後說的話聽起來莫名具有說服力。

改變或許是好事,卻令人寂寞。反過來說,改變固然令人落寞,卻伴隨益處。

一直以來,我心裡總有個想法,希望能愛著未來。對未來的愛消逝,令人寂寞。就算未來不會對我動心,這份心意永遠不能對他傾訴,我以後還是會繼續喜歡未來吧,我想繼續愛著他。

因為我怕寂寞。

例如未來變得不值一提。

或者未來不再是我的最愛。

最近我開始跟三好交往,重新審視未來的事,想法有點改觀。認為自己必須改變。

為了未來好,同時也為自己好。最重要的是──為了三好。

我下定決心,今天也跟三好一起度過兩人時光,然而事實上,我還是有點落寞。跟我一起度過時光的人是未來該有多好,有一瞬間,我確實這麼想。

可是,我即將改變。一定要改變才行。

就算會感到寂寞也一樣。因為前方有「好事情」在等著。

「對了四郎,你交到女友了嗎?」

彷佛對我發動讀心術一般,廣美小姐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我嚇了一跳,但還是看著廣美小姐,緩緩地點頭,做出回應。

「交了。」

我的答案讓廣美小姐說了聲「啥咪」,伴隨驚嚇反應,向後退一步。

「咦!?你交了!?」

「嗯,算是吧……」

「什麼!」

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看人發出那種驚呼。

「咦、咦,是沙耶嗎!?」

廣美小姐跟三好見過一次面,聽她道出三好的名字,我再次點頭。

「說對了……」

廣美小姐又來個「啥咪」。

「我隨便講講,竟然中了!」

還什麼隨便講講,廣美小姐明明就心裡有數,最有可能跟我交往的人就是三好了。

「那個,請別告訴我姊。這件事,我告訴未來跟廣美小姐而已。」

我先跟她說清楚。廣美小姐則拍拍胸脯。

「包在我身上!」

她自信滿滿地放話,但老實說,我還是有點不安。

即便如此,今天對廣美小姐透露這件事依然是值得慶幸的。這樣一來,我更能坦然面對三好。不這麼做就無法下定決心面對,表示我很沒用吧。

之後數名客人光顧,我們只好關閉話匣子,回到工作崗位上。

「四郎,今天也讓我送你回去吧。」

等最後一名客人回去,廣美小姐就對我提議道。每逢打工的日子,都是廣美小姐開車送我回宿舍附近的(上班時間沒喝酒的話)。

「啊,那就麻煩你了。」

一開始我不好意思麻煩她,最近已經不會那樣,能坦然接受她的好意。

這也是一種變化嗎?

脫圍裙時,該念頭無意間掠過腦海。

跟廣美小姐一起加快腳步將店內收拾乾淨,我搭上廣美小姐的車。

「哎呀……想不到四郎也交女朋友了。」

車子行進間,廣美小姐感慨萬千地訴說。接著單手操縱方向盤,空出來的另一隻手搭在她的腰際。

「以前才長到這呢。」

「你是認識我多久了啊。我們兩個認識還不滿一年喔。」

我邊回邊扯出一抹苦笑,這時廣美小姐呵呵地笑了出來。

「不過,真是太好囉。沙耶很可愛,無可挑剔呢。」

這句話跟在後頭,害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回應才好。

「嗯?我說錯了?」

乾脆攤牌把話全部講白好了,該念頭閃過腦海。如果是這個人,應該可以跟她說吧。未來的事也好、三好的事也罷,這些種種,她都會一笑置之吧。

不可能跟校方人員透露。當然,還包括自家人。我幹了這種齷齪事,要是被發現不曉得會有什麼下場。但換成她,應該會接受吧。廣美小姐有點怪怪的,人長得美卻常做出一些讓自己大打折扣的舉動,不過,她人真的很好。

因此,我連三好的事都跟她一五一十全說了。

「……我真的很煩惱。」

左思右想後,我決定開口。

「三好同學……我喜歡她,但是,其實我早就有喜歡的人了……可是,三好同學說她不在乎,我們就交往了。」

廣美小姐沒說半句話。換作平常,她就算中途插話也不奇怪,現在卻難得閉嘴,默默地聽我說話。

「我知道,自己做的事很差勁。我心裡明白。可是,另一個讓我愛上的人,該怎麼說,我跟他是不可能的,只能死心。我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才……利用三好同學。」

沒有把未來的事說出來,並非不信任廣美小姐,只是因為必須遵守跟未來做的約定罷了。假如未來事先跟我說「可以跟廣美小姐講沒關係」,我大概會供出未來的名字,連未來的秘密都說出來。但我不能擅自做主,幹那種事。

「……這樣啊。」

一直默默無語的廣美小姐停車等紅燈,在那個節骨眼上出聲。接下來對我這麼說。

「我也做過跟你類似的事情,所以懂喔。」

這話令人意外,我輕輕地「咦」了聲。

「以前待在東京時,我有個男朋友。我很喜歡他,但那個人已經結婚了。我知道這件事還跟他交往,沒資格指責你就是了。」

交通號誌變成綠色。廣美小姐將手煞車放下──

「我們找個家庭式餐廳吧。」

她提議道。我同意了。默默地點頭。

我們進入某間家庭式餐廳,裝了免費飲料,點一盤炸薯條,繼續剛才的對談。

「為了忘記喜歡的人,我換過好幾個男友。可是到最後,我還是忘不了他,這是真的。不管跟誰交往,都會拿去跟他做比較,最後總是感到厭煩,跟那些人分手。」

廣美小姐總是很開朗,像這樣談些正經事的她,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我覺得,這個人比我成熟多了。

「父親去世,媽媽要我回廣島……後來,我終於下定決心。想說既然這樣,就離開吧。」

廣美小姐說到這喘口氣,喝下咖啡。

「忘記加砂糖了。」

她臉上掛著苦笑,將砂糖包的砂糖倒進杯子裡。

「不過,四郎你……那個,沒跟喜歡的人交往過吧。」

用茶匙攪動咖啡,廣美小姐問道。

「是啊。還沒走到那一步。」

「這樣的話,你會比我輕鬆吧。反正沒跟對方交往過,可以早點忘掉。」

「是這樣嗎?」

「總之,一樣米養百樣人喏。」

說完,廣美小姐舔舔茶匙。

我低下頭,學廣美小姐替咖啡加砂糖,攪拌均勻。之後薯條總算送來了,廣美小姐又變回平常的調調。

「來了!油炸碳水化合物!晚上最不能吃的東西!可是它的魅力讓人無法抗拒喏……」

插圖010

她開始打哈哈。但這也許是「裝」出來的,因為廣美小姐發現氣氛變得有點沉重。

一面吃薯條,我們又循序漸進聊了一些事。主要是廣美小姐的過往。有時聊我目前的狀況,或未來展望。

「你還年輕,想做什麼就做吧。你可能覺得自己做的事很差勁,但你都跟對方講白了,這樣不就好了嗎?我可是瞞著其他人,跟他們交往呢。罪孽可重了。」

「可是,跟對方講白,這樣也很對不起她啊。」

「嗯嗯,這個問題很難解喏。」

學校還沒開始上課,我跟廣美小姐在家庭式餐廳裡耗了好長一段時間,結果一直待到關店,也就是凌晨三點。

「愛一個人,真的好難。」

離開餐廳時,廣美小姐喃喃自語。

接著我再次搭上廣美小姐的車,朝宿舍前進。

「好久沒有當學生的感覺了。謝謝你陪我。」

廣美小姐邊開車邊對我這麼說,我搖搖頭。

「不,我才要謝謝你……對不起,願意讓我諮詢。」

我說完朝她鞠躬。

「以後有什麼煩惱,記得找姊姊商量。」

「好。」

「還有,今天的諮詢費要從時薪中扣除。」

此話一出,車子就停在平常送我回來的地點──快速道路旁的公車站。

「好、好的……」

這就是大人的世界嗎?受到打擊的我點頭照辦,這時廣美小姐露出笑容。

「騙你的啦,騙你的。回去的路上多保重,晚安。」

「好,晚安。」

一下車,廣美小姐的車就迅速發動,用快得嚇人的速度駛離。她還是老樣子,跟悠哉的性格相反,開車方式好粗暴,這時車子突然減速,停在快速道路旁。廣美小姐下車,朝我跑來。

是我忘記拿什麼東西嗎?我掏掏口袋。不過,錢包跟手機都好好地放在裡頭。

「有件事很重要,我忘記講了!」

廣美小姐朝我靠近,一面大聲叫喊。

「什、什麼事?」

我有些慌亂,她在我面前站定,上氣不接下氣。

「聽我說……」

廣美小姐將手擱到我的肩膀上。接著露出燦爛的笑容,朝我開口道。

「不可以酸沙耶,說她的波霸是假奶喔。」

拜啦──廣美小姐舉手道別,返回停車地點。

這種話有必要特地下車,跑回來跟我說嗎?就算她傳簡訊跟我說,我也會覺得莫名其妙。這個人,真叫人頭大。

嘴裡吐出嘆息,我開始爬通往宿舍的平緩斜坡。

儘管廣美小姐最後那段舉動令人傻眼,我還是很謝謝她。

這還是第一次,跟其他人討論目前的現況。雖然告知三好,我的心另有所屬,但是「我該怎麼辦才好?」這話總不能拿來問她。

找廣美小姐聊過,雖然沒有獲得明確的答案,但我的心確實比較舒坦了。

「結果,還是隻能放手做看看……」

我小聲地嘟噥。想起來了,老爸也說過類似的話。

戀愛是虛幻的。

他這麼說。正因為是場泡影,不管做什麼都會感到懊惱,但什麼都不做又會不甘心。

到最後,還是得靠我自行決定。既然做不做都會後悔,那麼至少──要照自己的意思任性一回。

真想不到,老爸的話竟然讓我如此認同,我爬上坡道,自顧自地笑了。口中的白色氣息隨笑靨竄出,襯著夜色冉冉上升。今晚特別寒冷。

夜晚爬在這條坡道上,我總會想起一些事。

想起強烈意識到自己對未來產生愛意的片段。那時我跟未來一同爬上這條坡道,並暗中發誓,要將這份情感永遠藏在心中。

還有一件事。

決定跟三好交往,那晚我也跟三好一起爬上這個斜坡。發誓要忘掉未來。

如今只有我一人。

而獨自一人,覺得好自在。

希望春天快點到來。我心想。

吐出的白色氣息融入黑夜,逐漸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