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七章

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七章我和未來搭同一班新幹線、結伴回東京,結果回廣島又是相同光景,結伴搭同一班新幹線。未來在我家待到大年初三,之後回老家一趟,將行李打包(順便打點新幹線車錢之類的),再跟我會合。

「沒事吧?」

未來雙親對於他長時間「逃家」一事可能很火大,擔心之餘,我迫不及待詢問來到會面地點的未來。

「不要緊。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早就知道他們會妥協。因為他們怕我真的逃家,還把事情鬧大,到時就覆水難收了。」

在意世人眼光,是這個意思嗎?我家父母沒那種想法,所以我對這種事情不是很瞭解。

「他們要我好好跟你道謝,還有你的姊姊。」

照這些說詞聽來,未來雙親應該是很有社會常識的人。可是,他們「很有社會常識」這點,也許看在未來眼裡相當擾人。

我倆買了鄰近座位的票,距離發車還有一段時間,我們來到位在車站裡、販賣各類便當的專櫃挑選便當。

「……我想吃鍋燒什錦飯,但這個容器有點礙事。」

未來說話時手拿鍋燒便當,用鍋型陶器盛裝是它的賣點。

「那就留在車廂裡吧?」

用不著乖乖把容器帶回去吧,我基於上述想法做出提議,這時未來「嘖、嘖」幾聲,咂了好幾次舌。

「若要吃這個,把容器帶回去是義務吧。」

他這麼說。

「有這種說法?」

「有啊。」

對於未來莫名其妙的堅持,我除了應聲「哦」,不忘物色其他便當,而兩個來自廣島的「鰻魚飯」便當就放在賣場角落。

「是廣島的。都沒吃過。」

「都住那了,不會去吃當地的便當吧。」

就在我們針對便當閒聊時,未來露出調皮的笑容。

「我要吃這個。」

那句話緊接而來。我有點訝異。

「咦。要回廣島了,還買廣島的便當?」

「感覺很有趣嘛。都沒吃過。到時候回去,搞不好沒機會買來吃。」

當初回東京是搭傍晚的新幹線,有在車站內吃過廣島燒,沒買便當。如果下次有機會回東京,到時可能會在車站裡買個便當。

可是,會有那麼一天嗎?問題就出在這。

最起碼,未來就讀高中的這段期間,都沒有回東京的意思吧。我跟他抱持相同看法。雖說這次回東京,情況並沒有想像中慘,但問我是否有那個意願三不五時回東京,答案是否。

「或許吧。」

看未來拿了「鰻魚飯」便當,我有樣學樣選那個。

「你也要吃這個?」

「嗯。」

「好沒主見啊你。」

「常有人這麼說我。」

我們又跑去賣土產的地方。要買給其他住宿生吃的,我跟未來一人出一半的錢,買了大箱的米果。此外,我個人買了小型和果子分別贈送給三好、打工地點的店長廣美小姐,這些保存期限較長。未來選跟我同款的土產,要送山城要,還有班上幾位女同學。

「呵呵。你好沒主見。」

這次換我說那句。未來詫異地嘟嘴。

「才沒有。保存期限不長很麻煩吧,收的人也會很困擾。」

那是他的說詞。

「啊,原來是這樣?」

「送他們土產,結果隔天到期,這樣很糟吧。就算他們不想吃,也得硬著頭皮吃。這叫體貼、體貼。」

「真聰明。」

「你也是基於這層考量吧。」

未來錯愕地說著,我搖頭否認。

「並沒有,我沒想到那去。會選它只是因為體積小方便攜帶。」

「你啊,看那些姊姊的臉色過活,這方面卻少根筋呢。」

被他一派認真地指正,我從鼻孔裡哼了一聲。

「在家被迫體恤他人,對外人就沒動力體貼啦。」

「好吧,無妨。比起過度體恤,這樣更好相處。」

未來說完就朝月台方向邁進,我追在他後頭,心想「我現在就對你特別體恤喔」。用我的方式、盡心盡力。

搭上抵達月台的車,新幹線過沒多久就啟程了。此時未來好像發現了什麼,他取出智慧手機。

「哦,是二胡小姐。」

我正要拆便當的包裝,手不禁為之停擺。

「你們交換聯絡方式了?」

錯愕的我向未來提出疑問,未來在輸入一些訊息。

「因為她跑來拜託我嘛。不只這樣,表情還有點害臊。她啊,就是這點可愛。」

邊打訊息,邊道出令我難以置信的事。

二胡跟未來,就他們兩個去做新年參拜那天,究竟聊了什麼、期間內是怎麼相處的,我不得而知。

從除夕來到元旦,我跟未來被老爸害到醉得不醒人事,一覺醒來就被叫到壹香的房間裡。

「小四跟未來弟弟,你們坐那邊。」

剛起床,腦子還渾渾噩噩,我當著壹香的面盤腿坐下。

「要跪坐才對吧。」

壹香說起話來音量一般卻充滿威嚴,指出我不對的地方。我趕快坐好,未來也跟著照辦。壹香見狀微微頷首,開始說話。

「你們兩個,都還沒成年──」

總而言之,壹香前日夜裡做出的宣言成真,她因喝醉的事訓斥我們。

我無法反駁,只能低著頭重複「知道」、「是」,一直被壹香訓。未來似乎處於宿醉狀態,低垂的頭沒抬過半次、一臉難受。

大概被壹香狠狠訓了三十分鐘左右,就在那時,讓我倆報到的房間門板遭二胡開啟,她闖了進來。

「啊,找到了。」

二胡說話時一雙眼盯著未來。

「二胡,我現在在講重要的事。等一下再說。」

壹香對二胡坦言後,二胡搔搔頭髮。

「你在說教吧?要念就唸阿四啊?未來好像是受人連累的樣子,被那個臭老爸荼毒。」

「或許是這樣沒錯,但未來的雙親將未來弟弟託付給我們吧。他本人今後也要更加謹慎才行。」

「那是他父母該做的事吧。我跟未來約好,要去做新年參拜,可以借用一下嗎?明天我要打工,不能去啦。」

二胡的主張讓壹香發出嘆息,嘴裡說道「真拿你沒辦法」。

「未來弟弟,你陪二胡去吧。」

她先是看向未來再補這麼一句。與其被壹香接連不斷地訓斥,還不如跟人去新年參拜,這樣更快活些。未來二話不說接受提議情有可原,後來,我怨自己得單獨面對壹香的連珠炮訓斥。

就這樣,未來跟二胡跑去做新年參拜。

一直到他們兩個回來為止,扣掉兩次去上廁所的中場休息時間,壹香一直念我念個沒完,害我累個半死,那天晚上很快就睡著了。

「當時你們有聊什麼好笑的事嗎?」

有二胡盯著,某些在老家不能問的「片段」終於被我問出口,對象是未來。

未來將智慧手機收好。

「這個嘛,嗯……其實她對我告白了。」

收的時候面不改色脫口。

「你、你說的告白,是那個告白嗎……?」

我向他求證,未來則從腳邊袋子取出他的便當。

「不然是什麼?」

他說這話時一副傻眼的樣子,但對象畢竟是二胡。搞不好會祭出太妹界才知道、名為「告白」的拷問大法。待我發表看法,未來的反應是嗤之以鼻。

「你白痴喔。哪來這種拷問啊,是告白啦,正常的告白。」

「不是沒血沒淚,寫作『刻薄』的那個?」

「那又不是動詞。」

「咦──……是告白啊。很正常的告白?真的假的?」

二胡熱愛未來,也是啦,就連局外人看了都一目瞭然,但我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得如此迅速。他們兩人回家後,並沒有顯露出尷尬的模樣。不對,二胡甚至還給人莫名雀躍的感覺。

想到這,我突然驚覺。

「咦!?你們該不會在交往吧!?」

最壞的結局在腦海中浮現,六神無主的我頓時出聲,聲音大到連我都嚇一跳,我知道周遭乘客都用責備的眼光看我們,未來則一臉不耐地嘆氣。

「太大聲啦……還有,我們沒在交往。否則對要學姊沒辦法交代。」

「說得也是!」

放心之餘,我又拉大嗓門說了這句話。八成看不下去了,未來用手肘輕輕地撞我一下。

「吵死了。你在興奮什麼。」

的確,我不自覺陷入興奮狀態,這是真的。開始自省的我繼續說道。

「不,是說……要是那玩意兒跟未來交往,我會死得很難看。所以才會陷入恐慌啊。」

還沒從激情中平復,我的用詞遣字開始走樣,未來見狀像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般別開視線,著手拆便當包裝。看他那樣,我也做了一個深呼吸,接著打開便當。

「不過呢,可能性並非完全是零啦。說真的,她是個大美女,臉又很對我的喜好。」

未來邊說邊將筷子插進便當裡。

「所以啦,我跟她說了。說我有女朋友。可是,假如我先遇到二胡小姐,就會跟二胡小姐交往。」

「哇……」

不只用女朋友當擋箭牌拒絕她,未來的說法讓我發現他腦筋動得快,咬著筷子發出感佩的聲音。

「後來我向她道歉,說對不起,還親一下才回來。」

聽未來若無其事地接了這句話,我差點把筷子吐出來。

「親她?你說的親,是那個親嗎?親嘴?接吻?」

「你好惡喔。怎麼變這種人啊。」

被未來說噁心,平常的我肯定心情一落千丈,但眼前狀況讓人陷入混亂,讓我連沮喪的閒工夫都沒有。

「不是啦,就那個啊。你們接吻了?在跟要學姊交往欸?」

「這點小事,又沒關係。不會少塊肉啊。」

未來不以為意地輕輕帶過,看起來彷佛是另一個世界的人。

「吼喔。」

我口中發出連自己都不知做何解釋的滑稽聲響。

「總之,我跟要學姊之間還是清清白白的。那樣算勉強OK吧。」

未來面泛苦笑,將白飯上鋪的烤鰻魚送入口中。

「嗯,比預料中好吃。」

我恍然大悟,原來二胡心情好,背後還有這段故事啊,我也將鰻魚跟飯一起吃進嘴裡。說真的,印象中不曾吃過鰻魚,滋味和口感有別於淡水鰻魚,別有一番風味。

對話到此中斷,我跟未來開始默默地吃著便當。

話說回來,他們接吻啦。

我邊扒飯邊想。

二胡跟未來。兩人接吻。

長這麼大,我不曾對二胡抱持憧憬,也不曾嫉妒她。

要我變那種人還不如死死算了。

「我說,別看我這樣,老孃可是很受歡迎的。」

她曾對我放話,呿,我看你身邊都是吸化學藥劑吸到八成牙齒掉光的混混吧。那個二胡竟然跟未來接吻。

這算什麼。

我在心裡暗道。

未來也真是的。都有山城要了,還幹這種事。

思及此,我心想「不不,山城要總有一天會跟未來接吻,再說我幹麼替山城要抱不平啊」。但話說回來,我在生什麼氣啊。問我想不想跟未來接吻,想是想,但我已經決定要當未來的朋友了,不能打那種主意,既然如此,就不該生這種氣。我腦中一片混亂已經理不出頭緒了,鰻魚飯好好吃──思緒錯綜複雜,我一面將便當掃空。

「是說竟然接吻了啊……」

將便當盒放進袋子裡,我的心依然無法釋懷,不禁脫口而出。還沒將便當吃光的未來邊喝茶邊說。

「那種類型的人,像那樣稍微給點甜頭,就能取悅她。」

會講這種話表示經驗豐富,此外──

「再說二胡小姐是處女。親一下就夠了吧?」

──未來還點出我一點也不想知道的訊息,讓我很不是滋味。不僅如此,我猜那根本是錯誤資訊。

「咦──……沒那種事。在我認識的女人之中,那傢伙可是數一數二的水性楊花。一路走來男友一個換過一個。」

來自我的反彈聲浪一出,未來就拴緊裝茶的寶特瓶蓋子。

「不,依我看,她真的是處女。這點我看得出來。她本人也說了,不曾遇過願意讓對方為所欲為的男人。」

他邊鎖瓶蓋邊說,接著還發出得意的笑聲。

「說讓她有那種想法的,我是第一個。」

聽他炫耀這種事,讓我很困擾。只不過,二胡以前跟我的國中同學交往過(表面上),當時好像聽那個同學提起,說二胡不准他對自己亂來。

「她在裝清純啦。」

我這話一出,差點害未來嘴裡的東西噴出來,但他想辦法憋住,咀嚼後吞下。

「我還是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到那個字眼……食物差點噴出來。」

真受不了,未來嘴邊掛著那句話,再次喝起茶來。

「基本上,裝清純的女人平常會是那種態度嗎?」

經未來點破,我不禁認為他說得有理。

「唔──嗯……」

「沒差,無所謂啦。總而言之,總算可以回廣島了,我好幸福。還能見到要學姊。你也是,能見到三好同學很開心吧。」

吃完便當的未來隨口說道,害我不禁支吾其詞。

「……還能放幾天假,痛痛快快的約會去吧。」

未來說得興高采烈,一旁的我有種突然從夢境迴歸現實的感覺。

當然,我並沒有將三好拋在腦後。

新年剛至,我就發簡訊祝她新年快樂,除夕跟未來一起跑去老爸的工作室被整得慘兮兮,晚上打電話也一併提到這件事(當時未來在跟山城要講電話)。

「初三就會回去。」

我透過電話告知此事,三好顯得有些遺憾。

「我要在外婆家待到初五,之後才能相見喏……」

她這麼說。

「雖然很寂寞,但我會忍耐的。」

後續連那種話都說了。三好對我說這些,真的很可愛。有人想念我,這點著實令我感到開心。

可是,我對她抱持的情感總是不怎麼真實。就好像在網路世界裡談虛擬戀愛,有時會浮現這種感覺。

我喜歡她。

喜歡三好。

但我更喜歡未來,將我對三好的心意轉換成一種景色,透過毛玻璃觀看,看不真切。

即便如此,這就是如假包換的現實。

「第三學期開始前,若能一起出門就好了,哪怕只有一次。」

電話講到最後,三好開口道。

「是啊。」

當時我做此回應,但深入細想發現,我對廣島這塊土地還不是很熟,若是想出門,來自東京的我連東西南北都搞不清楚,事實就是如此。

「那個。」

未來疑似在用智慧手機跟山城要互傳簡訊,我隨口朝他提問。

「什麼事?」

「你跟要學姊約會時,都去哪些地方?」

「去哪……地點五花八門囉。曾經去過本通,還跑去宮島。基本上我們兩個都不能外宿,再怎麼挑還是以近距離為主。」

未來說的,盡是些我也去過的地點。可以的話,我希望他提供更新奇的資訊。

「你們沒去遊樂園嗎?」

我進一步追問。

「你不知道嗎?廣島沒蓋遊樂園。」

這答案大出我的意料,讓我「咦」了一聲。

「怎麼會沒有呢?太奇怪了。一般來說,總會有一兩座吧。」

「我一開始也這麼想,但真的沒有。真的。不相信可以查查看。」

我依言取出智慧手機,透過效率不算高的網路功能捜索,關鍵字是「廣島」跟「遊樂園」。查完才知道未來所言不假,找來找去就是沒看到「廣島最有名的遊樂園!」或類似資訊。

「這個彌勒之裡不是嗎?上面寫遊樂園。」

「我查的時候也有看到那個,很遠欸。在福山喔?」

「福山……在哪?」

「介於岡山站跟廣島站之間。新幹線有在那設站,看就知道從廣島市過去遠得要命。」

原來如此,遠成那樣,不方便當約會地點。

「怎麼了?你想去遊樂園?真幼稚。」

跟山城要的互動似乎告一段落,未來將智慧手機放進口袋,還拿話酸我。

「要是她想去,那就麻煩了。總覺得,約會就是要去遊樂園,有這種感覺。」

聽到這番話,未來向後靠到椅子上。

「總之,我明白你的意思。女孩子就喜歡這樣。」

他說完就閉上眼睛。

「我睡一下。到了叫我。」

「嗯。」

從東京到廣島,搭速度最快的「希望號」也得耗將近四小時。光坐在位子上耗時間,久得令人發慌。所以去東京的時候,我都看三好借我的書,不巧那本書在老家看完。跟未來聊天多少能打發時間,但未來先睡了,不方便找他閒聊。

早知道就在車站買本書,不然雜誌也好。忙著物色便當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為此懊惱的我呆呆地望著手機。

「今天會回廣島。學校八日開學,在那之前,要哪天排班都行。」

我發簡訊給廣美小姐,結果她回的既不是肯定句、也不是問句。

「有帶土產嗎!?」

對方馬上送來這封簡訊。

「有啊。餅乾之類的。」

這個人還是老樣子,我邊想邊傳第二封。

「咦?不是舟和的番薯羊羹喔!?為什麼(怒)!?」

這次廣美小姐回傳的簡訊正如文字所述,氣呼呼的,問我為什麼,我又能怎麼辦。當初跟她說我要回東京,她都沒提到土產的事,此外「舟和的番薯羊羹」這幾個字,在我跟廣美小姐認識的這段期間裡,她從來沒提過。

「你比較喜歡番薯羊羹嗎?可是,不好意思。我已經在搭新幹線了。」

我無奈地送出簡訊,對方沒有在第一時間回信。

要是她真的生氣,感覺滿討厭的,才想到這,廣美小姐就回傳沒打半個字、只附圖片的簡訊,點開圖片一看,照片裡有隻貓被迫穿上像新年糕餅的東西。那隻貓擺出難以言喻的厭惡表情。

「看不懂……」

她發這張圖想表達哪種情感,我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搞不好是她覺得有趣才傳圖過來,或是想對我說「新年快樂」?無論真相為何,剛傳完那些簡訊又發這種圖給我,我也很困擾啊。

「本店從六日開始營業,麻煩你六日跟七日過來上班。」

還在煩惱該怎麼辦,這封認真文就跟在後面送達,我回傳「知道了。」,開始懷疑她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真心懷疑。

後來我閒閒沒事做,一時興起發簡訊給除夕夜那天認識的三並先生。當時三並先生髮名片給我,上頭記載三並先生的手機號碼及電子信箱,我就發信息到那個信箱裡。

「我是松永四郎。前些日子受你關照了。等你來廣島,務必找我當導遊。話是這麼說,我也剛開始住而已,對廣島不是很瞭解。」

收到我的簡訊,三並先生傳來回覆信。

「感謝你特地聯絡我。我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會去廣島,等我確定再通知你。採訪的空檔會有一些空閒時間,若你到時能陪陪我就太好了。」

他回傳一封彬彬有禮的簡訊。

竟然特地找我、拜託這種事,真是個怪人。他好像跟老爸同行,這個人搞不好是怪咖。

我蓋上手機,呆呆地眺望窗外。

離開東京來到廣島生活,即將屆滿一年。第一次造訪廣島時,我一樣搭新幹線。然後跟現在一樣,眺望窗外。當時我獨自一人搭乘新幹線,鄰座的上班族男性打鼾打到讓人心煩,邊想自己運氣真背,一面無奈地看著窗外。

如今,未來睡在我身邊。發出安靜的鼻息。

而我搭上回廣島的新幹線,眺望窗外。

場景似曾相識,當初對廣島為時三年的生活懷抱希望,而現在的心情已不同於以往。

眼下,我感到有些落寞。

不是離開老家的關係。

在東京跟未來一起度過一段意料之外的時光,大概是因為那段時光結束了吧。

可是,我必須讓它結束。

我突然有個想法,認為自己不能繼續背叛下去。

必須想想辦法。

繼續持續下去,總有一天,我會瘋掉。

抵達廣島耗費將近三小時的時間,我都沒睡,一直髮呆想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