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五章

第三卷 第一年 冬  第五章二胡似乎對未來一見鍾情。我想不到其他理由,應該是這樣吧。

跟家人交涉後,未來會在我家住到大年初三,他已經跟我的家人混熟了。還跟第一天來沒碰到面的三葉相見。

「啊,你好。久仰大名。先前都是從四郎那聽說,本人果然很漂亮呢。」

如此這般,未來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些誇大其辭的客套話,但三葉不愧是三葉,她擺出很受用的樣子。

「討厭,真不像四郎會交的朋友。應該很受歡迎吧I」

繼那之後還開心地笑答。此外,有人正用忿忿不平的表情看他們,是二胡。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她都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只能用「咬牙切齒」來形容她的臉。

有時──

「咕唔唔。」

有時她甚至還氣到發出聲音。

因為二胡是這種態度,未來到我的房間就寢時才說出那句話。

「話說你的二姊,感覺滿安分的。」

他的語氣裡透著詫異。

「她好像很喜歡未來,才裝乖啦。」

「是喔。」

就算我向他說明,未來也不怎麼感興趣,只張嘴小聲應道。

「話說你的姊姊真不是蓋的……」

那句話突然從未來口中逸出,不對吧,你不是有女朋友嗎?我不禁心想。然而,我並沒有針對未來這句話發表看法。未來對山城要究竟有多認真,這件事跟我沒什麼關係。

就這樣,在那段時間裡,我們迎接除夕夜的到來。

只剩一小時就要展開新的一天──

「對了,我們去做新年參拜吧。」

毫無預警地,二胡發表提議。

「咦──我已經跟人約好了,明天要跟朋友一起去,不行。」

三葉一口回絕該提案,可是二胡不以為意。

「啊,是嗎?」

她直接拿話帶過,這次改問壹香。

「那姊姊你要去嗎?」

「我已經洗過澡了……現在出門有點麻煩。」

就算壹香那麼說,二胡也只應道「什麼嘛,這樣喔」,給出不甚介意的反應。要來了、要來啦,才想到這,果然不出所料,二胡的目光轉到未來身上。

「那……未來呢?」

一般人會依序問妹妹和姊姊,接著就跳過弟弟,先問弟弟的朋友嗎?想歸想,我並沒有針對這件事發表高見,只採取某種行動。

「我可以跟你去喔。」

──就是開口試探。眨眼間,二胡朝我狠瞪。

「又沒問你。」

瞪完順便罵人,太好猜了。二胡這種態度在平常總會惹得我一肚子火,現在只覺得很可愛,害我刻意裝出落寞的樣子。

「咦──……那好吧……」

看我露出生悶氣、悶悶不樂的樣子,未來便跟著接話。

「如果四郎不去,我就不去了,沒關係。」

這球傳得好。只見二胡慌得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不是啦,又不是要你別跟來。我就是知道你會跟,才沒問啊。你鬧什麼彆扭。」

二胡嘴巴上這麼說,眉心卻在乾笑時陣陣抽動。我心想「她私底下肯定氣炸了」,但最起碼跟未來在一起,這段期間我不會被她怎樣,所以我不若平時那般慌亂。

「那未來,我們走吧?」

經我提問後,未來的頭微微一點。

「也好,難得有這個機會。」

二胡因未來這句話心情大好,臉上堆滿笑容。

「好。既然這樣,我們要快點出門才行。我去準備一下,等我!」

看她踩著興奮的步伐小跑步回自己的房間,那模樣豈止叫人莞爾,甚至覺得她很悲哀。

「我們先出門,去外面等她。」

在未來的催促下,我們從房內取出外套,動作飛快地出了家門。外頭沒下雪,卻冷到讓人發麻。

「噢噢,好冷啊。」

「可是,走一走就會暖和了。而且神社人又多。」

「也對。」

我們在家門前聊天兼等二胡,但她遲遲沒出來。

「……好慢喔。」

「她該不會在大肆打扮吧。」

那句話出自我,未來聽了面露苦笑。

「你家姊姊,她還是有可愛的地方嘛。」

「那副模樣還是第一次見到。平常除了我,那傢伙對待其他男人也很粗暴。」

「這是我的榮幸。對男人來說是至高無上的光榮啊。」

我們閒聊一陣,後來口袋裡的手機開始震動,我拿出來確認,發現是老爸打電話來。

「哈囉。」

接通電話時,老爸還是老樣子用吊兒郎當的語氣打招呼,接著再補一句。

「有空嗎?」

他朝我問話。

「問我有沒有空……算有吧。等一下要跟姊姊去做新年參拜。」

我的答案讓老爸發出驚呼。

「新年參拜?無聊!」

在他說話時,後方傳來好幾道笑聲。看樣子,他又在哪跟人一起喝酒了吧。一旁的未來好奇是誰打來的,我朝他輕聲說道。

「是老爸。」

這時未來小聲回應「哦」,會意過來的他點點頭。

「然後呢,有什麼事?」

問題一出口,老爸就「呼──」地吁了口氣(八成在抽菸)。

「我現在在工作場所喝酒。要來嗎?跨年大會。還煮了好久沒煮的菜。」

他對我這麼說。像這樣打電話來邀我,以老爸來說非常難得。他八成已經喝得醉醺醺。

雖然對很迷老爸的未來不好意思,但我有不祥預感是事實,才要張口拒絕,老爸就進一步接話。

「連你喜歡的西園幽子也在喔。」

「咦?」

我不由得咦了一聲。

「怪了?你之前不是說喜歡嗎?」

老爸跟作家西園幽子,我早就知道他們有交集。其實她是未來喜歡的作家。聽到未來喜歡的理由是「她很美」,我就不禁透過手機,以「西園幽子」跟「美女」這兩個關鍵字查詢,結果查到她跟老爸的合照。後來我基於好奇向老爸詢問,老爸告訴我,她是有時會一起過來喝酒的成員之一。

當時的事,可能老爸難得將它記住吧。關於跟我聊天的細節,他根本不是那種會放在心上的人。

「抱歉,等我一下。」

我打斷老爸,抬手遮住話筒,一雙眼轉向未來。

「跟你說,老爸現在跟西園幽子一起喝酒。」

這話一出,未來似乎瞬間沒聽明白,他雙眉緊蹙。

「然後,他邀我過去。」

沒空做深入說明。我只傳遞最低限度的訊息,令人納悶的是,未來開始左顧右盼。

「咦?那是真的嗎?現在?他說真的?」

問話時依然一臉困惑。

「應該是真的。他不是會撒這種謊的人。」

聽我那麼說,未來點頭如搗蒜。

「我去,我要去!」

好吧,其實我心裡有底。未來之所以會跟山城要交往,是因為她長得像西園幽子,才對她一見鍾情。

「她完全是我的菜。」

未來曾經說過這種話。後來知道山城要跟西園幽子有血緣關係,依我看那是其中一項原因,讓未來覺得他跟山城要相遇是命中註定。

「那我過去。可以帶朋友嗎?就是之前在廣島跟我一起過去的那個。」

「好啊,只多一個人沒差。」

老爸先是回應我的提議,下一秒立刻用半大不小的音量「啊」了一聲。

「你可別帶那些姊姊來。那幾個傢伙很煩人。」

這句話順勢跟在後面。老爸的話一完,讓人猜不透怎麼會選這件衣服、身穿刺繍夾克的二胡正好走出家門。

「你聽好,馬上過來。趕在跨年前。給我衝過來。計程車錢我出。」

老爸丟下那句話就掛斷電話。

「好──我們走吧。」

二胡擅自發號施令,打算帶我們過去。但我沒辦法跟她走。

「那個……有點難開口,姊姊大人。」

我在二胡背後發話,二胡則咂舌轉身,朝我張望。

「什麼啦,阿四。不快點會人擠人欸。」

看那態度儼然是個太妹,她抬起下巴瞪我。

「其實是這樣的,爸爸打電話給我。要我現在馬上去他的工作室。」

經我說明後,二胡聳聳肩膀。

「那種要求,當耳邊風就好啦。」

「不,未來很喜歡的作家好像也在那邊。未來說他一定要去。」

我邊說邊用眼神請求未來支援。二胡順著我的目光,視線也朝未來射去。

「喜歡的作家?」

我的話不足以說服二胡。不過,我並沒有對西園幽子過分執著,也不想見到老爸。如果要去,非得讓未來出馬說服不可。

未來朝二胡深深一鞠躬。

「抱歉。明明是你先跟我約好。但我想,以後大概沒機會見到那名作家了。可以先讓我過去那邊嗎?」

他的說詞流暢到令人懷疑是不是預先想好要怎麼說,中途甚至沒有吃螺絲。

「咕唔唔。」

二胡開始低吼。假如對象是我,她可能會來個飛身踢。

「新年參拜,明天再一起去吧。就我們兩個。」

未來再給出致命一擊,朝二胡欺身過去,對她耳語,像在說只屬於兩個人的秘密。我本人是聽得清清楚楚,就不知道二胡有沒有聽見了。

「是、是喔……這、這樣啊。那就沒辦法啦。」

她突然變得很懂事,抽出放在褲子臀部口袋裡的長夾。

「臭老爸的工作室,在小金井吧……給個五千日圓,應該夠用吧。」

竟然有這種事,二胡疑似連計程車的車錢都要幫忙出。

真是愛人家比較吃虧,我想著,一面心懷感恩地接下。

「謝謝……姊姊,你不來嗎?」

慎重起見還是問一下,只見二胡深感厭惡地搖頭。

「我不想見他。就連他回家,我都儘量避開。為什麼我要特地跑去找他啊。」

在我家三個姊姊裡,總覺得二胡特別討厭老爸。不清楚壹香和三葉的真實想法,但至少我沒親眼目睹她們講這種話。

「去吧,快去。回程的計程車錢叫老爸出。」

在不屑放話的二胡目送下,我們走到有計程車可搭的地點。

大概鎖定新年參拜的客人吧,雖然時間很晚了,卻馬上叫到計程車。待我們指定要去的地點,計程車開始行駛後,未來有些歉疚地開口。

「你的姊姊,我對不起她。」

他這麼說。

「可是明天要去新年參拜,這樣不就好了?」

「兩人單獨去嗎……我不小心說出這種話,該怎麼辦。別告訴要學姊好嗎?」

「不會啦。是說我跟她也不會碰面啊。」

山城要上別間學校,形同跟我沒有半點交集。就算我想爆料好了,又不知道怎麼聯繫她。

「也對,說得也是。啊,跟要學姊講一下。說我要去見西園幽子。」

看未來開始滑智慧手機,我也隨意打開手機按啊按。望著液晶螢幕顯示的時鐘,得知距離跨年只剩三十分鐘的時間。

「你也是,趁現在傳簡訊給三好同學吧。跟她說新年快樂。等跨年才傳簡訊,線路會塞爆傳不出去。還是早點送比較好。」

被未來叮嚀,我打開用來寫簡訊的視窗,最後卻沒有傳簡訊給三好,直接把手機收起來。要是我先想到傳簡訊的事,應該早就傳了。可是聽未來說了才傳,這點就是令我心裡有疙瘩。

等人家說才做?

我號稱會珍惜三好,到頭來卻是三好經常為我付出,都這樣了,還要人家講才有所行動,我恐怕會永遠這麼被動。

又或者,即便是人家講才起而行,最重要的還是先採取行動?

自從未來到我家住,已經過了兩天。期間,我依然沒主動聯絡三好。至於未來,他有時會到家門外講電話,那時八成在跟山城要講電話吧。

「啊──……好像開始緊張了。」

未來不知不覺間收起手機,說話時身體細微晃動。

「要學姊說『替我跟幽子問好』,這表示可以說出我們兩個在交往的事嗎?」

「不清楚耶……?」

這種事問我也沒用。

「你直接問本人吧?」

見我答得敷衍,未來盤起手沉吟。

「可以說我們在交往的事嗎?這樣?可是,好像沒必要說吧。」

「不然,就說你們認識?反正校慶那天她有來。」

「嗯,好吧。也對,就這麼辦。」

聽說話語氣就知道,未來的心情很好。對我來說,這也是值得欣喜的事。與其看未來展露愁容,還不如這樣會來得更好,好太多太多了。只不過,讓未來開心的原因是山城要和西園幽子,一方面也讓我心情複雜。

如果他喜歡的是男作家,又會如何?

該念頭瞬間閃過,這時我想到未來是自家老爸的粉絲,頓時一陣無力。我還見過未來看了老爸的作品,像個孩子般天真無邪地暢談。

他是我的親生老爸沒錯,但我依舊很不是滋味。

換成其他人,大概會更惱。

老爸的工作室就在車站附近,我只去過一兩次,多虧那一兩次讓我記住位置。從車站走過去不用一分鐘。

「住的地方真不是蓋的。房租應該很貴。」

來到那棟公寓前,一句話便從未來口中溜出。

「啊?只是工作室,不可能住這吧。」

緊接著立刻改口。

「他住這啊。居民證登記在老家,但他基本上都住在這棟公寓裡。」

進入電梯、按下通往頂樓的按鈕,未來再次開口。

「住頂樓啊……」

他說得語帶佩服。

「因為他是笨蛋,才喜歡待在高處吧。」

「你真的很討厭自家老爸呢。」

「算不上討厭。只是覺得可有可無罷了。不過,只要能見到西園幽子,我就算吞下這口氣也要見到她。」

嘴巴上對未來這麼說,真心話卻是西園幽子也被我列入可有可無的對象之一。

對我來說啦。但未來覺得開心,一切就值了。

我憑印象按下老爸工作室的電鈴。

「門沒鎖,想進就進。」

接著就聽到這聲音。我的手搭上門把,一開門就聞到香菸的菸味,裡頭混著煙燻的味道,那股異樣氣息自房內流淌而出,讓我不由自主感到卻步。

「噢,你來啦。兒子、兒子。」

房裡只有一個房間,老爸坐在最後方那張特別高的椅子上,抬起下巴指指站在房門前方的我,嘴裡如是說道。話一出口,好幾個坐在對面沙發上的人紛紛起身,視線落在我們身上。

「咦……哪一個是四郎小弟?」

一位身材修長、五官特別深邃的帥哥轉頭問老爸。

那張臉似曾相識。記得是我當初調查西園幽子時,跟她一起拍過合照的人。因為工作關係,老爸認識演員之類的,他好像是其中一位。

「是那個長得像我的帥哥啦。好了,你們這些小夥子。把沙發空出來、沙發。啊,女生繼續坐沒關係。我可不是冷血的男人,還讓女人坐地板。」

至於原本坐在沙發上的兩名男性,他們直接朝老爸旁邊的空地一屁股坐下,我跟未來則依老爸安排,從廚房側面通過,朝沙發走去。

沙發上坐了兩名女性,其中一人起身。

「啊,請坐。」

她說完就請我們坐到最裡面的位子上。

我心想,這個房間還是一樣窄。

放了L型沙發,前方擺玻璃桌。除此之外,老爸工作用的桌子和椅子擱在房間後方。要坐到沙發上,若是不請其他人起身讓路,想從桌子跟沙發的縫隙間通過是不可能的。

「來得正好。」

老爸邊抽菸邊說。

「比較高的這位是四郎小弟吧?」

靠近老爸、直接坐在地毯上,剛才那位五官深邃的帥哥再次詢問老爸。

「不是啦,上杉。笨蛋。」

老爸一說完就拿夾菸的手指著我。

「是這個啦、這個。看也知道我們的眼睛很像吧。」

他出面解釋,然而被說跟老爸很像,我實在開心不起來。

「啊,多謝解說。初次見面,我是上杉。在當演員。」

五官深邃的帥哥向我打招呼。這個名字,老爸好像有提過。這個男人不僅參加老爸堪稱夜夜笙歌的飲酒大會,他的照片還登在部落格上。

「你們幾個,來點自我介紹。我去做菜。」

老爸說完就拿著還剩一半以上的菸,將它放入菸蒂快潰堤的菸灰缸捻熄,起身朝位在我們後方的廚房前進現場一度陷入沉默。

房間裡除了率先打招呼的上杉先生,另外還有四個人,他們似乎在互相牽制,看誰要先做自我介紹。

西園幽子,她坐在L型沙發的最後一個位子上。雖然只在照片上看過一次,但肯定沒錯。未來也一樣,一直朝那邊偷看。

「先從東雲開始吧,如何?」

過一陣子,落座於房間深處的男人看向西園幽子,嘴裡這麼說。看起來不像演員。可能跟父親同行,或從事其他工作吧。

「聽說是東雲的粉絲,大概是特地跑來看東雲的。」

男子再度開口,名喚東雲的西園幽子(聽說本名是東雲侑子,山城要曾跟我提過)害羞地低頭──

「聽到這種話,感覺更難為情……」

接著,她輕聲說道。

撞見這一幕,未來突然起身──

「啊,那就、那個……可以從我開始嗎?排在後面做自我介紹,我可能會緊張。」

他做出提議、確定大家都沒意見,之後才有所行動。

「我叫織田未來。跟四郎是高中同學……我們的老家都在東京,相處融洽。大家好。」

說完當場一鞠躬。

未來坐回位子上還用手肘輕輕頂我一下,所以這次就換我起身。

「啊……不好意思。我是松永、四郎。」

我轉頭看在廚房裡切東西的老爸。

「很遺憾,我是那個男人的兒子。」

看完後道出這句話。在場眾人全都「呵呵」地笑了出來。

「那接下來,有請西園小姐。」

我剛坐回定位,上杉先生就催西園幽子做自我介紹。

西園幽子點了點頭,之後起身看著大家。

「那個,我是西園、幽子。初次、見面。」

她說完便點頭致意。

「啊……我認識你。我非常、喜歡你。」

一旁的未來也許是出於緊張,竟然來個脫序發言,就像愛的告白,上杉先生聽了朝旁邊的男子望去。

「糟了,三並先生。你的女朋友被人告白了。」

話一說完就笑了出來。名喚三並的男子微微一笑,將嘴裡的香菸點燃。

「啊,抱歉。在說作品……」

似乎恢復理智了,未來出聲補充,緊接著又換上困惑的表情。

「不,那個……我也很喜歡西園小姐,這個……咦?我好像越說越奇怪了?」

插圖008

他說著,用目光向我求救。

「他以前跟我提過,說喜歡西園小姐的長相。」

就在我跟大家爆料後,未來從我背後打了一下。

「你別多嘴啦!笨蛋!」

將我倆的互動看在眼裡,大夥兒再次發出笑聲。

就這樣,大家繼續做自我介紹。唯一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叫「岡本」,據說是老爸的徒弟。再過來,跟我們同樣坐在沙發上的女性說她叫「鍋島」,好像是編輯。

最後輪到被人稱作三並的男子。

「我是三並。你們好。」

他稍微點個頭,嘴裡說道。

「我在當自由作家……因為工作的關係,受松永先生照顧了。」

繼三並先生的禮貌性問候,人在廚房的老爸跳進來插嘴。

「沒錯,三並。我賣你的人情已經超過百萬了。快點還我。」

他說些有的沒的調侃人。對於老爸的無禮發言,三並先生並沒有顯露不悅之色,只是惶恐地聳肩。

「我有在努力,但很少開花結果。」

我再次朝四周隨意觀望,觀察在場眾人。有演員、作家、劇作家、自由作家、編輯。竟然聚集各領域的人,正為此感到佩服,未來就看向三並先生,再開口道。

「三並先生,那個……您在跟西園小姐交往嗎?」

這麼說來,之前老爸曾經提過那方面的事,耳邊聽著未來提出的疑問,我的思緒流轉。

「最近某個傢伙常過來喝酒,是他的女朋友。一起喝過幾次。」

以上。我有跟未來說過,而未來小聲地輕喃「好羨慕喔」。

目睹剛才三並跟上杉先生的互動過程,未來察覺這個三並先生才是那位西園幽子的男友吧。

「……應該、算是吧。」

三並先生頷首道,喝下置於手中玻璃杯的琥珀色液體。大概是威士忌之類的。

「抱歉,都沒注意到。請用這個。」

是坐在未來身旁的鍋島小姐,將玻璃杯遞到我和未來面前。

「喝茶可以嗎?」

經她詢問後,我倆點頭回應,接著鍋島小姐將寶特瓶裝的烏龍茶注入玻璃杯。

「啊,鍋島小姐。我也想喝,可以嗎?」

西園幽子說完便朝鍋島小姐拿的寶特瓶伸手,未來則從旁搶走那個寶特瓶。

「我來倒。」

伴隨那句話,他將烏龍茶倒進西園幽子面前的玻璃杯中。西園幽子看起來很不好意思,她輕輕地點頭致意,開口道「謝謝」,用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道謝。

她好文靜啊。

硬要區分,我身邊大多是些長舌婦,出現像她這樣的女性,感覺有點新奇。

「未來小弟,你應該很受歡迎吧。」

這時上杉先生佩服地說道。

「不,沒那種事。」

以往的未來大概會說「算是吧」,可能是為了配合當下場合,他回起話來很謙虛。我喝下烏龍茶。廚房那邊飄來陣陣香氣。

「喂,把桌子清空。我要端過去了。」

老爸一句話讓大夥兒熟練地處理雜亂桌面,在上頭清出一個空間。老爸則將一個奇怪的綠色大凹盤重重地放到那塊空位上。大夥兒「噢──」地歡呼,我卻對盤子裡放的東西毫無概念。有白色類似魚片的東西,淋了像是綠色醬汁的物體。

「這是什麼?」

我不禁脫口,老爸重新坐回原本坐的椅子。

「鮑魚啦、鮑魚。蝦夷鮑。其實日本鮑螺比較好吃,但是呢,現在不是產季。就湊合吃這個吧。」

他邊坐邊點燃香菸說道。我聽說老爸會在酒會上端出自制菜色,卻沒想到出的菜是鮑魚。

「看起來好好吃!我要開動了!」

上杉先生從玻璃桌下方的收納空間抽出一把免洗筷,說話時一面將筷子分給大家。

「上頭澆的醬汁是用肝過篩製成。吃的時候多沾一點。」

大夥兒的筷子朝鮑魚盤伸去,老爸雖然向大家放話,自己卻連取筷的意思都沒有。

「請問……松永先生不吃嗎?」

從上杉先生手中接過筷子,眼看老爸光顧著抽菸,未來小心翼翼地提問。

「我就不吃了。反正常常在吃。」

三不五時吃鮑魚,此時我心想「你都過什麼樣的生活啊」。我們家到了夏天可是日復一日吃白麵過活呢。在心裡碎念之餘,我還是將筷子伸出。雖然吃過晚餐,看到上杉先生和岡本先生嚼著鮑魚口口聲聲說好吃,依然不免讓我食慾大增。

將鮑魚切片放入嘴裡,從來不曾嘗過的深奧滋味瀰漫開來。

「這是、什麼……」

未來跟著品嚐鮑魚,他一臉陶醉地輕喃。

「好吃吧。」

老爸哼著聲從鼻子吐出煙霧,自豪地補充。

「只要跟鮑魚扯上關係,我敢保證自制鮑魚肯定比市面上所有的日式料理店都要來得好吃。」

我不甘心,但千真萬確,跟老爸帶我去過的那些店相比,老爸弄的鮑魚最好吃。一點也不像門外漢煮的。

「我偶爾也想讓你吃點像樣的東西。」

老爸朝我說完便呵呵地笑了。

「松永先生,原來你也會有這種為人父的心思啊。」

鍋島小姐感佩地發話,結果老爸賞鍋島小姐白眼。

「那還用說,笨蛋。鍋島,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他接著補槍酸人,可是鍋島小姐毫無懼色。

「欸──還不是因為松永先生太霸道。不光對旁人,甚至連家族都不當一回事。」

她笑著回應,讓人聽不出是真心話抑或玩笑。老爸被人下那種註解,隨即哈哈大笑。

「嗯,你說對了。」

其他人在吃鮑魚,話聲一入耳就跟著笑了出來。

就這樣,周遭那些人開始相談甚歡。未來坐到西園幽子隔壁,針對她的作品東問西問。另一方面,似乎對我是老爸的兒子感興趣,鍋島小姐和上杉先生問我他是怎樣的父親,我跟他們說這個老爸爛透了。

「啊。」

正當大夥兒聊得不亦樂乎,西園幽子突然出聲,以她來說恐怕算音量不小,大家的話匣子暫時關閉,全都盯著她瞧。

「咦,怎麼了?」

上杉先生用不安的表情問西園幽子,西園幽子轉眼看向牆面的掛鐘。

「過年。」

那句話出自她。

「過年?」

人們受她影響,視線落在時鐘上。

已經過十二點了。新的一年至來。

「啊──!都忘記倒數了!」

「大概是剛才吃鮑魚的時候吧……吃得太專心都忘了。」

「明明是跨年派對……」

在場人士紛紛發起牢騷,唯獨老爸不慌不忙地抽菸。

「又沒關係。沒差啦,那只是用來喝酒的藉口。再說,今天也會一溜煙過完。」

剛迎接新年就說這種話,頭一次看到這類型的人。

「不不不,今天才剛開始耶!」

上杉先生和岡本先生指出盲點,但老爸並沒有收回前言,而是拿起他在用的玻璃杯。

「隨便都好啦。乾杯──!」

他拿著杯子擅自喊了乾杯,撞見這一幕,大夥兒趕緊接話,邊跟人乾杯邊說「新年快樂」。

「過這種新年還是頭一遭。」

此時乾杯告一段落,未來悄聲說道。

「我也是。」

給出回覆後,我的玻璃杯再次朝未來遞去。

先是一記細微的敲擊聲響起,接著杯裡的烏龍茶開始搖晃。看著它似乎會讓人越發不安,至於這些搖盪的液體,則被我一口氣喝乾。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