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年 夏秋

第六章

第二卷 第一年 夏秋  第六章  決定好要辦的活動當然不代表文化祭委員的工作就到此結束。還得具體規劃店面的運作模式、分配每個人的工作,然後估算出一個大概的金額,並填寫申請預算的書面資料遞交。

「預算順利通過,真是鬆了口氣喏。」

在教職員室提出申請後,並肩走著的三好在回教室的路途中說道。看了我們提出的預算申請書的班導師說了。

「嗯,這麼一點應該沒問題唄。」

根據班導師的說法(他好像算是老師中的文化祭委員),其他班級與社團當中似乎有人申請完全不知道是怎麼計算出的龐大金額。

「跟那些比起來,你們真是優秀喏。這樣我也放心了。」

班導師最後留下這句話後,就放我們回去了。

「等到預算下來,就得開始進行採購之類的準備囉。」

已經快要來到十月了。文化祭是十一月初,準備時間只剩下一個月。儘管已經決定好最低限度的目標,但現在才要開始規劃具體的活動內容。想到這個,感覺就有點無力。

「裝飾店鋪的道具、茶杯、盤子……」

三好一邊彎著手指一邊開始列舉需要的東西。

「茶葉和點心的材料也要算進去。」

「嗯。」

我說完,三好跟著點點頭,又彎下兩根手指。

經過好幾次討論,最後決定店面使用手作甜點。一開始每個人都嫌麻煩,興致缺缺,但在今天的討論時情況一變。

「欸……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樣會有客人嗎?」

未來這句發言成了一切的開端。

「沒客人來也沒差喏。」

「對啊對啊,女裝咖啡廳本來就不會有什麼人吧。」

在一陣反對中,未來撓撓頭。

「我是也沒什麼幹勁啦……但是,如果我們弄得太爛,之後會成為笑柄吧。」

他略顯訝異地說。

「那你說要怎麼辦啊。」

「至少點心零食可以自己做吧。而且不這樣的話,女生的工作也太少了。」

未來接著說道,而班上的女性們異口同聲地發出不滿。

「人家沒有做過點心啦~」

「太媽還了吧。」

「用洋芋片就好了嘛。」

這次換成女生們開始大肆反對。未來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讓全場安靜。等到教室迴歸靜默後──

「我知道了!那我來做!」

他說。

「織田同學會做點心嗎?」

其中一位女生問道,未來搖搖頭。

「雖然沒做過,但看食譜總會有辦法吧。」

「是喔……」

這個時候,平時一直受到未來的料理照顧的人們接二連三地進行援護射擊。

「織田很會做菜喔。餐廳沒餐吃的時候,他可是會煮菜賣給我們呢。」

「嗯,織田的話應該可以做出什麼好吃的吧。」

「我也覺得。」

「我也是我也是。」

而這情況下,女生卻莫名開始興奮起來。

「欸~如果是織田同學做的,我就想吃~」

「織田同學女子力好高喔~」

一群人一句接著一句,我則是對他們的用詞感到不耐煩。我略為不安地看向未來,他果然不太開心地垂著眼。

「呃,大家決定怎麼樣?就讓未來負責點心嗎……?」

在立場上必須為這一連串討論下結論的我為了控制嘈雜的場面,站在講台前對大家喊話。

「我說你們這樣不會太依賴別人了嗎?」

和田這時環視著每個女生,公開表態。

「我們也幫忙啊。只有未來同學一個人的話太辛苦了吧。」

而女生們紛紛小聲說著。

「可是,我又沒有自信……」

和田聽了又高聲大喊。

「我當然也沒有自信啊!」

她的吶喊令站在我身邊的三好不禁失笑。她似乎沒有注意,繼續說下去。

插圖010

「但重點是,在稱讚別人女子力高之前,不是該先提升自己的女子力嗎!未來同學可是男生欸!?把這種事一股腦地推給男生,你們不會不好意思嗎!」

結果這句話成了最後推手。女生們的工作就以支援未來做點心定案了。

「對了。」

我在與三好一同走著時,開了口,並對以視線督促我繼續的三好問道。

「和田同學在大吼的時候,三好同學不是笑了一下嗎?為什麼啊?」

三好驚嚇地咦了一聲,張大雙眼停下腳步。

「你聽到了……?」

「嗯,聽得很清楚喔。」

看見我點頭,三好害羞地低下頭。

「我以為沒有人發現喏……」

「不過除了我以外大概沒人察覺到喔。大家那時候的注意力都在和田同學身上嘛。」

聽我這麼一說,三好似乎稍稍放心,表情也迴歸平靜。她接著小聲地笑著:

「我早就知道香織不太會做菜喏。」

她自己都大聲說沒有自信了,我想也是這樣沒錯。但根據三好的說法,似乎並不只是不太會做菜的程度。小學的家政課,她們在做漢堡排的時候,和田做的漢堡排莫名地膨脹,大家都嚇了一跳。

「膨脹?什麼意思?是怎麼回事啊?」

我可從來沒聽過漢堡排會膨脹。當我對三好詢問時,她微傾著頭回答:

「我也不太知道為什麼喏。」

然後,她用食指與中指比出一個小小的圓。

「普通的漢堡排不是大概這麼大嗎?」

三好接著鬆開原有的小圓,用兩手十指比畫出一顆球型。

「但是香織做好的東西拿去煎之後,變成這個樣子喏。」

「為什麼!?」

我在國中的家政課時也有煎過漢堡排。和未來不同,我稱不上是會做菜,而實際上那時確實也失敗了。可是,我那時也只是沒煎熟而已。其他也有幾個失敗的人,大多都是漢堡排散掉,或是煎太久變硬這種程度。

「為什麼會膨脹啊?是不小心摻了什麼會膨脹的材料嗎?」

儘管我如此追問,三好依然歪著頭。

「這個,家政老師來看也不知道原因呢。材料大家都用一樣的,也有好好把空氣打出來……但就是膨脹了喏。」

「味道呢?好吃的話其實也沒差吧?」

三好對我的話搖搖頭。

「這又是另一回事了,嗯……到底是為什麼呢?」

世界上也是有這種不可思議的事啊。我們如此心想,終於回到了教室。這時間教室裡應該已經沒人了,但我們一打開門,和田稀罕地自己一個人坐在位子上滑著手機。

「香織,妳還沒回去喏?」

三好向和田問道。和田旋即將手機放在桌上。

邊回到自己的座位開始整理書包。

於是我也轉頭看向她。

「嗯,有點事。」

她語帶含糊地說。我則是側眼看著她們此時,我能感覺到和田站了起來。她的腳步聲漸漸往我靠近。

「松永,我有點事找你。」

被和田這麼一問,我摸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咦,呃,嗯。怎麼了?」

我回答。

「抱歉,沙耶,你可以先回去嗎?」

她回頭望向三好說。三好短暫地愣了一下後,微微點了頭。

「呃、嗯。」

而在三好道別走出教室之前,和田只是站在我的座位前面,一直望著窗外,半句話也不講。我儘管覺得很不自在,卻也只能傻傻地發著呆。等到三好走出教室,不知道過了一分鐘還是兩分鐘後,和田終於把視線移到我的身上。

「不好意思,突然把你留下來。」

「啊,嗯,不會啦。所以是什麼事?」

雖然和田與三好,跟我與未來的四人組合已經出遊過好幾次,但像這樣與和田一對一的狀況還是第一次。四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還能不畏懼地暢談,可是像這樣兩人面對面時,我實在無法冷靜地交談。

和田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注意到我的狀況,遲遲不繼續說下去。她低著頭,又看著我,接著又低下頭。

「那個……」

她稍微開口後,又看向我,低下頭嘆了口氣。

「你有從未來同學那裡聽到什麼嗎?」

她最後終於開口說道。

「什、什麼?」

我回話後,想起了未來與和田之間的事。

「啊,妳說告白的事嗎?」

結果我不假思索地說溜嘴。和田一臉訝異地抬起頭看著我。

「……你已經知道了啊。」

被她這麼一說,我才覺得大事不妙。這之後可不只是被未來唸兩句大嘴巴就能了事。我連忙搖著頭,雙手也跟著舞動。

「啊,不是啦!不是妳想得那樣!一點點而已!我只有聽到一點點!」

儘管我如此辯駁,但這藉口似乎不甚管用。和田又深深地長嘆一口氣。

「沒關係啦,我不在意。如果你不知道的話,我也打算自己跟你說。」

「啊,嗯。這樣啊。」

和田把手肘靠在桌上,手撐著頭,望向窗外。她的視線就這樣盯著外頭,並對我說。

「你也知道我被甩了吧?」

「啊、嗯。這件事我略有耳聞。」

我說完,和田不知為何斜眼瞪著我。

「……為什麼講話突然文謅謅的?」

「啊,妳不用在意啦。我有障礙。只要女生態度比較強硬,我就招架不住。」

「喔~」

看不出來她到底是相信還是不相信。總之,和田又將視線移回窗外,像在自言自語般繼續說著。

「那之後,我一直跟未來同學沒什麼聯絡……在學校也因為尷尬都沒有說話。」

進入第二學期之後,確實沒怎麼看過和田與未來兩人講話的場景。就算是在宿舍和未來聊天,也沒聽過他提到和田的名字。

「我想,他是不是刻意躲我呢?不過既然發生那件事,這也難免。」

此時,和田看向我,臉龐也稍微往我的方向轉來。我不禁後退了半步,但和田卻是一臉有事相求的表情。

「未來同學,會不會覺得我今天那樣很煩啊?」

她對我問道。

「今、今天怎樣?」

「畢竟今天最後不是決定女生們要跟未來同學一起做點心嗎……提議的我當然也要參加吧?所以……嗯……我怕要是他覺得很煩的話……」

「這種事,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知道。所以可以幫我不著痕跡地打探一下嗎?」

「我?」

「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拜託你……你們住同一間房,能不能用閒聊帶到的感覺幫我問問看?」

「呃、嗯。我會試試看啦……」

和田看見我答應後,拿出了智慧型手機。她以熟練的動作滑著螢幕。

「有問到什麼的話再傳訊息給我。先交換信箱吧。」

她單方面地說完,現場完全沒有我拒絕的餘地。於是我也默默地從口袋中拿出手機。

之後我回到宿舍,沒有看見未來的身影,敲了他的房門也沒有迴音。會是他剛好難得地出門一趟嗎?我心裡邊疑問著,邊回到自己的房間,放下書包並坐在床上。此時,手機震動了一下,是訊息通知。

「別跟未來同學說是我問的喔。」

是來自和田的訊息。「喔。」我回信後,就把手機放在床上,但馬上又有訊息通知。

「話說回來,你跟沙耶怎麼樣了?」

拿起來一看,訊息內容這麼寫著。

「就算她這麼問……」

我一邊呢喃,一邊輸入與我的自言自語完全相同的內容後送出。

「她平常不太會主動說自己有沒有喜歡的人,不過在我看來,她應該對你有意思喔。她每次只要提到你都很開心呢。」

明明文章頗長,卻回得這麼快啊。我心裡想著,並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鍵入回信。

「妳這麼說讓我很苦惱。」

不出多久──

「你不喜歡沙耶嗎?」

我又接著緩慢地回訊。

「我不太確定到底喜不喜歡。」

「又不是小孩子了!」

傳到這裡,我喪失回信的力氣,索性把手機的電源關閉。我實在不擅長應付這種女性,總是會讓我想起在老家的姊姊們。

「對了,到底該怎麼辦啊……她們竟然要來廣島……」

我忽然想起這件事,瞬間心情跌到了谷底。不是三人全員到齊也算是一絲救贖,但要來的陣容裡卻有三人裡最兇暴粗魯的二胡。

假設──只是假設。二胡看見未來的話該怎麼辦?而且若是二胡相當中意他,對我說──

「喂,阿四。介紹那個帥哥給我認識。」

如果她這麼說該怎麼辦。

「我沒差喔。你姊姊很漂亮嘛。」

要是未來也順著做出這種回應的話該怎麼辦。雖然我是覺得不太可能發生(何況二胡也沒漂亮到哪去),但不怕一萬隻怕萬一。若事情真的走到未來和二胡開始交往,像我以前的朋友小西一樣被當成奴隸的話,那我到底該如何是好啊。我認真地感到苦惱。

「喂,去幫我買菸回來。」

二胡就是儘管對方在遙遠的廣島,也會毫不顧慮這麼下令的女人。考慮到諸多可能性,以及以往的經驗,最好別告知未來她們要來廣島一事吧。畢竟未來從以前就一直說很想見見我家的姊姊。

就讓二胡認為我在這裡都沒朋友好了。這是將危害減到最低的選項。

我在考量這件事時,突然一股睡意襲來。可能是經過文化祭委員的工作和之後與和田的接觸,身體也累了吧。我直接在床上躺下,闔上眼。

當未來搖著我的身軀叫我起床時,已經過了晚上八點了。

「沒想到你竟然睡著了。還以為你在忙執行委員的工作還沒回來呢。」

未來無奈地說。但他發現得也太晚了吧,只要稍微往房間探頭,應該就會發現我睡著了才對。

「打電話給你也沒接。晚餐時間已經結束了喔。」

被他這麼一說,我霎時感到一陣飢餓感。可是現在這個時間,我光想也知道晚餐大概已經被運動社團的那些人橫掃,連半根草都不剩了吧。

「晚餐……」

我以央求的眼神投向未來,但他搖著頭。

「我做的份今天已經全部賣完了。」

「晴天霹靂!」

「誰叫你要睡著啊。要不要去跟高山買泡麵來吃?」

高山經常大量採購十幾碗泡麵做為存糧,此事相當有名。相較於未來被運動社團的人稱為「織田食堂」,高山則是被叫做「高山商店」,是完全趕不上吃飯時間的人們最後的避風港。除了泡麵以外,還有微波食品、零食、果汁等等,存糧的種類豐富,十分受歡迎。

「泡麵啊……」

在餓到前胸貼後背的情況下,我從床上站了起來。看見前方先行踏出房門的未來,我想起了和田的委託。

「啊,對了。」

我一出聲,未來停下已搭在門把上的手,轉過頭來。

「和田同學──」

說到一半,我想到和田說過不要提到她,於是搖搖頭。

「不對,你最近跟和田同學怎麼樣了?」

聽見我更正,未來瞇著眼,直盯著我。

「她有拜託你什麼嗎?」

「沒有啦,只是有點在意罷了。」

未來對我的解釋不是十分滿意,嘆著氣。

「你啊,既然要說謊就做得漂亮一點嘛。你到目前為止根本不曾突然想問我什麼事情過吧。」

他都這麼說了,我再裝下去似乎也沒用。不過要是開誠佈公地說,感覺對和田太不好意思。

「唉呀,這不重要。我只是好奇現在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當我模糊焦點想慫恿未來回答問題時,他只是低著頭,做出思索的動作。隨後終於開口:

「是有點在迴避。想說要是再讓她覺得自己有機會,對她也過意不去。」

他說。

「今天討論的時候,和田同學不是有發言嗎?」

「喔……討論做甜點的時候喔。」

「照那樣看來,和田同學當然也會一起吧?」

「嗯。」

「你不排斥?」

未來立刻搖了搖頭。

「不會啊。我又不討厭和田,反倒很高興。」

「高興?為什麼?」

雖然我追著問,但未來並沒有回答,而是推開我的門。

「我要去洗澡了。如果你要吃泡麵,乾脆到餐廳吃吧。等你吃完我應該就已經洗好了。在那之前我先把房門鎖上囉。」

他說完就走了出去。我像是追在他身後地跟著踏出房間,往高山的房間移動。高山的房間位於一樓,從玄關正面看來的最近的地方。與他同房的是棒球隊的細川。我敲敲門。

「喔~」

出來應門的是穿著與長相不搭的兒童花樣睡衣的細川。

「你那什麼睡衣啊。」

在打招呼及表達來意前,他的睡衣令我不禁脫口吐槽。細川沉默了一陣後,作勢關上房門。我急忙伸手擋住門縫。

「沒有啦沒有啦!這睡衣真好看呢!」

我被迫以違心之論換取細川的回心轉意。

「有什麼事?我社團活動回來很累喏,有事快說。」

細川一臉嫌麻煩地搔著頭說道。

「要找的不是你,是高山。我想跟他買泡麵。」

我表達來意後,細川打了個哈欠,讓我進房。

「先進來再說吧。你直接去跟高山講。」

這還是我入住宿舍以來第一次踏進別人的房間。平時如果有什麼事要談,通常都會直接在餐廳解決,沒有特意造訪別人寢室的必要。

「打擾了。」

我邊打招呼邊走進他們共用的客廳,一陣覆蓋整個空間的異味讓我不禁皺眉。因為不是自己房間的關係嗎?還是住在這房間的人的關係?總覺得一股臭味撲鼻。

「好像有股臭味欸?」

我用鼻子嗅了嗅說著。

「你這傢伙太沒禮貌了吧!」

細川馬上回頭訓了我一頓。

「抱、抱歉。」

儘管我表示歉意,卻依然聞了好幾下。這與其說是臭,正確來說應該是男生的味道。是我不太喜歡的味道,可能因為我生在淨是女性的家庭裡。

在我思考時,細川敲了敲房間門。

「高山~松永來找你喔。」

他呼喊著高山。

「什麼事啊。」

門後傳來一聲回應。

「他說想要你賣他泡麵喏。」

細川又喊了一聲。

「是喏,等一下喔。」

高山說完,他的房門終於開了一條縫隙,一隻拿著泡麵的手從門縫伸出。

「兩百圓。」

完全沒有露面的高山對我說。我從放在口袋的零錢包掏出兩百圓,和泡麵交換。

「謝謝光臨。」

結果,我連高山的臉都沒看到,房門就關上了。

「怎麼不走出來啊。」

手拿泡麵的我有點傻眼地低聲抱怨。

「高山他現在忙著打線上遊戲啦。」

細川邊忍著呵欠說道。

「線上遊戲?這裡有網路?」

「他用無線網路喏。那小子因為腳斷了,光走路就很辛苦,所以一直關在房間裡打遊戲。」

「喔~」

一問之下,答案卻如此無趣。我也只能做出稍嫌敷衍的回覆。此時,細川又打了個哈欠。

「沒事的話就趕快回去吧。我要睡了。明天還要晨練喏。」

看來他很不想讓我久待,於是我點頭應道。

「嗯,謝啦。」

接著走出他們的寢室。

之後我到餐廳煮了熱水泡泡麵。在等待泡麵泡好的三分鐘,我才在想好久沒吃到這麼食之無味的一頓了。但當我將泡麵送入口中時──

「這什麼啊,也太好吃了吧!」

我不禁讚歎出聲。

這平時吃不到的垃圾食物感,實在令人回味無窮。宿舍的供餐本來調味就偏清淡,我因為家裡煮的飯也是清淡派,並沒有什麼感覺,不過有些人會抱怨宿舍的伙食沒什麼味道。

最後,這餐泡麵被我吃得連湯都一滴不剩。當我食道帶著些微灼熱感地回到自己房間時,門鎖已經解開,未來正在客廳用毛巾擦拭著頭髮。

不知道是不是方才造訪高山與細川寢室的關係,明明是自己平常生活的空間,卻覺得氣味格外清爽。說不定是因為未來剛洗完澡吧,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肥皂香。

「吃完晚餐了嗎?」

未來單手摶著毛巾往我走來,但中途就停下腳步,皺著一張臉。

「大蒜味好重!」

他大叫。我連忙往自己的身上一聞。

「咦?有嗎?」

未來不悅地用手在鼻子前揮著。

「你又吃了什麼重口味的啊,連我站這麼遠都聞得到。」

雖然他這麼說,但我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我吃的泡麵確實如他所料,是大蒜味濃厚的豚骨拉麵。

「快點去洗澡啦。記得刷牙。房間都要飄滿大蒜味了。」

未來氣憤地說完後便回到自己房間了。

我往自己的手中哈了口氣,湊近一聞,可是並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儘管如此,我也差不多要睡了,澡還是得洗,牙也還是得刷。

我從自己的房間拿出毛巾,在往淋浴間移動的路上,我又用力地嗅了嗅。這個房間果然聞起來有股香氣。

是未來特別做了什麼嗎?

還是因為未來的肉體是女生的關係呢?

無論如何,能肯定的是這個房間的氣味令我感到相當舒適。

我突然想到,這不只是現在才發現的事。

當我還是小學生,偶爾到別人家玩時,有些人的家就是令我坐立難安。並不是說很髒亂或有異味,但整個室內飄散的味道就是讓我生理上無法放鬆。

我察覺到這件事後,開始仔細地注意氣味。

果不其然,雖然沒有到一踏進家裡時所感受到的那麼明顯,但住在那個家裡的同學身上也會有相同的味道。而我不知不覺中,就會和這類人漸行漸遠。

關於這點,未來完全處於安全區。

未來的味道對我來說反倒是令人心安的氣味。

當我邊洗著澡邊思考這件事時,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在想什麼變態的事,瞬間焦躁起來。

洗完澡後,我就刷牙睡覺了。第二天──

「還是好臭喔。」

未來抱怨道。

「抱歉,不好意思啦。」

我道著歉,一邊好奇,我身上的味道對未來而言是怎樣的味道呢?

那天,我在學校見到和田,連她都跟著抱怨──

「松永身上怎麼感覺有大蒜味啊。」

我發誓我這陣子再也不碰大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