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21-45

(未潤色)31.和你相遇

web版21-45  (未潤色)31.和你相遇翻譯:酒百九十九

在這天色變暗了的房間中,坐在床旁邊的我,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被不安感所驅使而走向床邊,然後,小心確認了正在沉眠的那個人的呼吸和體溫。

在學生寢室的一間房間裡,床上的少女正安靜的沉睡著。

——我,安娜·雪莉的,這世上最為重要最重要的人——卡塔莉娜˙克拉耶斯大人。

她的身體一動也不動,彷彿將會繼續這樣沉睡下去的卡塔莉娜大人。

呼吸是不是停止了呢……?

身體是不是著涼了呢……?

每隔數十分鐘就會被這樣的不安所驅使,這樣持續地確認著那個人的體溫和呼吸。

卡塔莉娜大人變成這個樣子之後,已經過去了兩天了。

陪伴著那樣的卡塔莉娜大人,我幾乎沒有睡覺,飯也完全咽不下去。

同事的女僕們都:“我會來幫忙代你照顧的,所以你就休息一下吧?”這樣,好多次向我規勸了。但我無論如何都沒法不去關心。

就這樣離開卡塔麗娜大人身邊,期間如果發生了什麼的話……這麼一想,就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從身邊離開了。

就這樣握著沉睡的卡塔麗娜大人的手,看著她的那張睡臉。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將倒在學舍的院子中的卡塔麗娜大人抬到宿舍的房間的時候是在兩天前,太陽已經開始西斜的時候。

照傑歐魯德大人所說,從早上開始就一副臉色很差的樣子的卡塔麗娜去了醫務室休息。但是到了午休的時候就說“已經可以回教室去了”這樣的話。

然後,大概是回教室的時候走錯了吧,在慌慌張張尋找著那個身影的去處的時候,在院子裡的一個角落裡,找到了那個昏倒了的少女。

但是無論怎樣呼喚都沒有半點反應,這之後馬上運到了醫務室,讓醫師診斷後,被這樣說了:“只是睡著了而已。”

只是……這之後,因為無論怎樣呼喚卡塔麗娜大人都沒有醒來,就抬進了自己的房間裡。

這之後再一次診斷也是,醫師還只是說著只是睡著了而已。

即便如此,卡塔麗娜大人也還是一副絲毫不會醒來的樣子。因為這樣,傑歐魯德大人惱羞成怒,運用了王子的權利,將國內最有名的醫師都召集了過來。

留著長鬍子,出色而年邁的老醫師,擔任著王族診查工作,國家的頂級醫師也請了過來。如果是這樣的醫生的話一定會有什麼辦法吧這樣,我們期待起來。

“說實話,完全不明白是什麼原因。身體不管怎麼檢查也是毫無問題的,說不定很快就能夠睜開眼睛也說不定。”

“如果就這樣一直不睜開的話,會怎樣呢?”傑歐魯德大人這樣嚴肅地發問了,但醫生只是帶著沉痛得臉色回答了。

“……如果就這樣一直睡著的話……水也不能喝,飯也沒法吃……那樣的話,不久後就會衰弱致死了吧……”

“怎麼會!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平常是一副冷靜模樣的基斯大人也忘記了冷靜的事,拼死地靠近醫生詢問著。

“咚!”的一聲,向著那激烈的聲音的方向看去,維持著最基礎的難看的笑容,一聲不吭的傑歐魯德大人一拳砸在了牆壁上。

瑪麗小姐的臉色變青了,整個人顫抖著,眼看就要倒下了。阿蘭大人的臉也是,以往從沒有過的差。

索菲亞小姐則只是站著,不說一聲,在那雙大大的眼睛裡,流下了淚滴。

尼克魯大人緊緊地攥著拳頭,捏地手都變了顏色。

大家每個人都是這幅樣子,就連我也是,如果不注意的話,就快要倒下了。

卡塔麗娜大人會死……

被突然交代了的事實中,傳來了激烈的絕望感。

那之後,其他很多的醫生也都診斷了,但還是不知道原因,完全沒辦法喚醒卡塔麗娜大人。

這之間,擁有者治癒的力量,一國之中也只有一個的使用光魔法的人也來了……但結果是一樣的。

一天過去了,第二天也過去了……卡塔麗娜大人卻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將我從別人手中的道具變成了人類的人,這個世上我最最重要的人……

明明決定了一直呆在您的身邊的……

求求您了……卡塔麗娜大人……求求您,一定,一定不要就這樣丟下我……

我緊緊地握住了卡塔麗娜大人的手。

★★★★★★★★

“沒事沒事~傑歐魯德大人。這麼一點的小擦傷還請不要在意~說來,額頭上的擦傷什麼的,用劉海就可以啪撒啪撒地遮起來了這樣的小問題罷了。”

就這樣說著,她對我笑了起來。距離那一天已經有七年時間了。

我最終要的未婚妻,卡塔莉娜˙克拉耶斯。

在我在皇宮裡忘記了自我的存在,過著無聊的日子的時候出現在我面前的,奇怪的少女。

對奇怪的言語和行動產生了興趣,在和她一起度過的日子裡……

我那灰色的世界,突然就溢滿了鮮豔的色彩。

對於只知道無聊、無趣之類的感情的我,高興也好,快樂也好,全部交給了什麼都不知道的我的卡塔麗娜。

嫉妒、難過也是……如果沒能和卡塔麗娜相遇的話,這一切都沒法瞭解吧……

相遇後一起度過了七年,我已經沒辦法,沒辦法再回到那個沒有卡塔麗娜,沒彩色,只剩灰暗的無聊生活中去了。

最初只是假騙的婚約。

但是,在注意到時,卻已經把卡塔麗娜當做全世界最可愛的人了。

在塔拉西中天生愛慕著卡塔麗娜的人大概非常之多……

但我絕對不會把她交給任何人,在得到手之前,我絕對不會離開她!

儘管如此……居然發生這樣的事……

明明知道卡塔麗娜身邊臨近著危險……我卻沒法守護她什麼的……!強烈的後悔和自責感充斥著我的腦海。

卡塔麗娜變成那副樣子的原因是黑暗魔法也說不定。這樣想著,就連光魔法保有者都帶來了……結果,卻還是沒能知道是怎麼回事。

“如果是光魔法資質高的保有者的話,也許會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雖然這樣說……唯一的一個,更高的光魔力保有者,瑪麗亞・坎貝爾的行蹤,到如今卻仍沒有任何消息。

事態完全沒能改善。

為自己的無力而後悔著……我緊緊掐著打在牆,已經腫起的拳頭。

★★★★★★★

“基斯啊,我們已經成為姐弟了,好好地叫我姐姐可以嗎?”

這樣說著,笑著伸出雙手。距離那個時候已經七年了。

但如今想起來,卻仍然像是昨天的事一樣。

被罵作怪物,在黑暗的房間裡抱著膝蓋,孤零零一個人活著。向著那樣的我伸出了溫暖的手。

“要一直在一起哦?”這樣微笑著,把我從漆黑的房間裡帶到了外面明亮的世界裡。

我重要的義姐,卡塔麗娜·克拉耶斯。

對那個溫暖的微笑和溫柔抱有姐弟以上的感情,在這世間我最重要的人。

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想著今後也將一直在一起的。

對於婚約的保有者傑歐魯德王子,我絲毫也不在意。

必定要用這雙手保護她。

為此而拼命地鍛鍊了魔法,記住了貴族的行為。

一切都是為了用這雙手來保護卡塔麗娜。

明明是這樣的……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啊!

為什麼,那個時候沒能在你身邊啊!

明明發誓要一直守護你……

後悔瘋狂地湧上來。

作為克拉耶斯養子所收養的八歲起,每當痛苦的時候,總是姐姐陪在身邊,把溫柔親切的笑顏帶給我。

現在好像再看一次那溫柔的笑顏。

不想要失去卡塔麗娜。

我拼命壓制著顫抖的身體。

★★★★★★★

“瑪麗擁有著一雙能夠很好培育植物的手啊,擁有這樣的綠手指的你是最棒的存在哦?”

這樣說著,她把我的雙手緊緊握起來的那一天,我依然記憶猶新。

一直一副膽小鬼的樣子,總是低著頭逃避。這樣的我,我自己也是最討厭的。

明明是這樣的我,但是卡塔麗娜·克拉耶斯她,“是特別的,是最棒的存在!”這樣說了。

真的,真的好開心。

姐姐們一直罵著“髒乎乎的!”這樣令人討厭的紅褐色的頭髮和眼睛,卡塔麗娜說喜歡。所以我也這樣喜歡上了。

為了能成為可以站在卡塔麗娜身邊的千金,非常,非常努力地改變了。

說實話,已經有好多好多次,忍不住想要放棄了。

但是因為卡塔麗娜陪在我身邊,對著我說喜歡,說我是最重要的,我才一直努力堅持了下來。

現在的瑪麗·亨特,已經成長為能夠陪伴在卡塔麗娜身邊的人了。

然後今後也是,我將一直一直陪在卡塔麗娜的身邊。那是一種強烈到想要從婚約者身邊奪走她的程度喜歡。最喜歡的人。

明明是這樣的……

又一次,那副彷彿死去了一般,靜靜沉睡著的卡塔麗娜的身影出現在了腦海中。每每出現,眼前便變得昏暗,拼命維持著意識。

這樣的空間裡,氣息都沒辦法暢通地喘出去。(不太會翻)

我是卡塔麗娜·克拉耶斯的摯友,瑪麗·亨特。

和那邊的軟弱的千金是不同的!

如果我能做到的,為了卡塔麗娜不得不做的事的話……我擺正了姿勢,把臉龐湊近了。(這兩句快把我逼瘋了)

★★★★★★★

“對於阿蘭殿下來說,阿蘭殿下有自己值得驕傲的事情對吧?有自己擅長的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一直以來,我被拿來和哥哥比較著的,這樣的我,被她用十分溫柔的話勸說了。

淡藍的水色眼睛直視著我,對於我的勝負完全不會放水,身手像猴子一樣靈敏的會上樹的可笑少女,卡塔麗娜·克拉耶斯。

被別人隨口所說的壞話幻想而成的牢籠所囚禁著的我,被她糾正道了正確的道路上來了。和卡塔麗娜的相遇,釋放了一直以來壓迫在我肩上的重擔。

呆在一直都十分的直率的,沒有的謊言的卡塔麗娜的身邊讓我感覺十分舒服。所以,彷彿理所應當的,我一直就賴在她的身邊了。

但是……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什麼的……!

可能會失去卡塔麗娜……

這樣一想,就品嚐到了迄今為止從來都沒有過的恐懼感。

然後第一次注意到了。

對我來說,卡塔麗娜已經變成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了……

這就像是……想一直陪在你身邊的感覺……

我是多麼的遲鈍啊。

直到失去之後才察覺到自己的內心什麼的……

因為對手是身為婚約者的皇兄,所以這個思念是無法傳達的。

但是……在被允許的程度上,我還想盡可能待在她的身邊。

就在這裡,在這裡就失去你什麼的,不可能忍的下去!

不管怎樣都好,好想救救卡塔麗娜……

★★★★★★★

“雙親那樣的完美,妹妹這樣的可愛,尼克魯大人真是非常的幸福呢!”

這樣說著,微笑著的那天那個少女,我至今仍未忘卻。

把我重要的家人們當做是我的不幸,同情著我的人——無論怎麼說“我是幸福的”也完全不聽。

一直以來的想法別人都不明白,已經快要放棄了。

但我這樣的想法,卡塔麗娜卻明白了。

被沒能讓他人明白的懊惱和悔恨所充斥的胸中,突然被溫暖包裹了。

從那天起,卡塔麗娜成為了我特別的人。

平常不是很擅長和別人相處,被視線所集中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被卡塔麗娜水色的眼睛直率地注視,看到她那如太陽般燦爛的笑容——待在她的身邊讓我覺得很開心。

作為第三王子的青梅竹馬及婚約者的卡塔麗娜。不管怎麼想都是不會被允許的,這樣的事我還是明白的。

但是,只要還允許的話,我就想要待在她身邊。明明是這樣的……

“十分優秀,一定能成為下一代宰相的候補人”即使周圍都這樣說著,在最終要的地方卻無能為力的自己,我開始討厭起來。

最重要的一個人都沒辦法保護,說什麼下一代宰相後補什麼的……

再一次,用力地握緊了拳頭,指甲嵌進了手掌中流出了鮮血。

★★★★★★★

“我覺得,想索菲亞那樣絲綢一般潔白的頭髮,紅寶石一般的紅眼睛真的十分的美麗!”

“是你不好”這樣,被人們一直說著被詛咒了,這個和別人不一樣的我的容姿,“很美麗”被她這樣說了。那之後,又“我想和你做朋友”這樣向我伸出了手。

一開始,我只以為是一個美好夢而已……我沒從那個夢中醒來。

出生以來的第一個朋友,向我展現了溫柔的笑容。

和名叫卡塔麗娜·克拉耶斯的少女相遇,我的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一直以來陰沉的房間裡,來到了明亮的陽光之下。

在那間黑暗的房間裡,一直做夢才能夢到的,幸福的日子,如今的我突然就得到了。

這樣的每一天,就這樣持續下去就好了,明明是這樣期盼著的……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這兩天,眼淚總是一點一點地流下來,哭的太多次,甚至都以為身上的水分是不是都哭幹了呢……明明是這樣的,卻還是沒辦法停止流淚。

離卡塔麗娜突然倒下,已經過去兩天了。好幾次,我造訪房間,呼喚她,卻完全沒有回應。一直沉睡著的那個身姿,讓內心都勒緊了。

本來,想要一直陪在卡塔麗娜的身邊的。但是哥哥說著“這是不可能的”,把我從房間裡拉了出來。

但是,在離開的時候,“現在這個瞬間,會不會就這麼永遠失去卡塔麗娜呢?”被這樣強烈的不安感吞噬了。

這兩天,找了各種各樣的醫生來看過了,然而,將持續沉睡的卡塔麗娜喚醒的方法卻依舊沒能找到。

再這樣沉睡下去,卡塔麗娜的生命就……

一開始,還不太有實感,被突然交代了那樣事實。

不管什麼樣的醫生診斷都沒能得到可靠的答案,就這樣漸漸過去了兩天,那個現實所帶來的實感才慢慢體會出來。

就這樣下去的話真的會失去卡塔麗娜……再也沒法看到那個笑容……

那樣的事,我完全沒法忍耐!我不想失去她!

這樣子強烈的思念充斥著腦海的時候,那個時候來了。

“就是說啊!完全無法忍受啊!會失去卡塔麗娜什麼的討厭!”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突然就聽到的聲音。

雖然是完全沒聽到過的聲音,但卻如此的讓人懷念。

驚訝著,環顧著四周,在僕人都退下的自己的房間裡,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別人的身影了。

“好不容易才再次相遇了,已經,不想再失去了!……這次一定,一定要救出那個孩子來!所以,不要再在這種地方哭哭啼啼,我要把那個孩子帶回原來的樣子!”

彷彿是從我內心中傳出來的,不可思議的聲音。在這不可思議的聲音的引導下,我站起身,向卡塔麗娜的住處走去了。

“索菲亞小姐?!這個時間了,突然是要做什麼呢?”

陪伴著卡塔麗娜的女僕,對我的突然造訪感到驚訝而問道。

的確是這樣呢,明明都已經是深夜了,在這樣的時間點突然造訪,沒有好好地去休息什麼的。平常的我的話,絕對不會做這樣沒有常識的事的。

但是,我想我還是不得不做的。

然後,那不可思議的聲音訴說著,“卡塔麗娜小姐……”

我靠近了床邊,雙手握緊了那雙小手。

這之後,我那非常識性的行動似乎傳達給了哥哥一樣,哥哥來接我回去了。

“索菲亞,冷靜點。”

這樣說著,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像是在催我回房間一樣……但是我拒絕了那個意見。

這樣的我們的行為似乎傳達給了所有人一樣,不知不覺中,傑歐魯德大人,基斯大人,瑪麗,阿蘭,大家都聚集了過來。

即使這樣,我也緊緊握著卡塔麗娜大人的手,在這個場合中一動也不動。

然後,我就這樣握著手,閉上了眼睛,“拜託,求求您了,請幫助卡塔麗娜大人吧!”我這樣強烈地祈求著。

然後在眼睛後面,映出了一個沒有見過少女的樣子。

她一頭黑色的長髮,雖然不曾見過,但是卻意外有點懷念的,不可思議的少女。

“我明白了!一定,一定會帶她回來的,所以你也在這裡,不斷地呼喚卡塔麗娜的名字吧!”眼中寄宿著強大的堅定的神情的少女消失了。

★★★★★★★

被使用了黑暗魔法而沉睡了的卡塔麗娜大人,已經過了兩天了。

她的騎士們拼命的常識著各種各樣的方法來喚醒她,但那是毫無用處的。黑暗的魔法只有使用它的人才能解開。

卡塔麗娜會就這樣沉睡著,衰弱,然後失去性命吧。這就是我所期盼的事。

明明是這樣的……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卻平靜不下來。

就這樣,卡塔麗娜會死去,這樣一想,胸口就變得勒緊一般,十分痛苦。

……好討厭,不想失去她……

想要解開黑暗魔法……

“說什麼蠢事!”另一個我對我大發雷霆。

“那個女人只會成為復仇的障礙!妨礙復仇的人只能全部消失!”

……但是……

對著迷茫著的我,另一個我向我說著。

“我活著就只是為了復仇!把奪走你母親生命,把你當做道具對待的傢伙推到地獄裡去。那就是活著的意義!難道你忘了嗎?!你母親最後說過的話!”

……是啊……

從最喜歡的母親口中傳來的最後一句話——“一定要……給我報仇……”那句話才是我生存的意義啊。

為了復仇,我才不得不活下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