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繭墨冷眼望著人們的慟哭

事件Ⅱ

第九卷 繭墨冷眼望著人們的慟哭  事件Ⅱ 事件Ⅱ

  我四周有透明的牆壁。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它的存在。

  我被關在籠子裡。沒有辦法從堅固的牢籠逃出去。

脖子上戴著項圈,從項圈延伸出的鎖鏈讓我無法逃脫。

  有個人過來跟我說,我是一隻狗。一開始聽到這句話時,我感到相當意外。

因為,我的的確確曾經是個人類。

  但是,懷疑自己其實是人類的念頭很快就破滅。我是一隻狗,我只是一隻狗。

我必須認同這一點才能夠繼續生存。所以,我可以接受。

我是狗,一個下等而愚蠢的野獸。沒錯,我是這麼認為的。

就算從牢籠被放出來,我的四周也依然存在著透明的牆壁。

  這片透明的牆壁讓我無法和人說話。

我也聽不見外面的人對我說話,反正他們只是牆壁外的人。

  牆壁裡的我距離任何柬西都是那麼遙遠,我感到好孤獨。

但是,我並不寂寞,因為所謂的寂寞是人類才會有的感情。

  不論覺得多麼辛苦或痛苦,我只能繼續忽略這些感受。

  我並不希望能和別人一樣得到幸福,幸福對我而言太過奢侈。

人類絕對不可能想要一個像我這麼差勁的傢伙。

  就這樣,一直以來。

我都是這麼堅信著。

可是,為什麼。

  在我第一次感到寂寞的時候。

你要對我露出微笑呢?

*  *  *

我在晨光燦爛的醫院走廊上快步走著,就在我努力前進的時候,突然有人抓住我的領子。

我被往後一拉,視線開始傾斜。下一秒,我的背感覺到一個很溫暖的懷抱。

  有個人伸出手抱著我,一個用力的擁抱過後,那人又鬆開了手。

那人拉著我的肩膀讓我轉身,當我看見對方的臉孔,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白雪小姐?」

——————啪!

  我的臉頰捱了一個巴掌。

其實並不太痛,只是有點訝異。我看見白雪握著拳,身體簌簌地發抖。

她握拳的姿勢讓我知道,其實她很想一拳將我毆飛。

  ——————啪!

白雪甩開扇子,迅速寫了一些字之後遞給我看。

『你究竟想要去哪裡?』

  儘管她的用語很有禮貌,可是卻有明顯的怒意。我吞了一口口水,白雪面帶微笑,強烈的怒意卻自她全身散發出來。那股怒意其實近似殺意。

我張口嘴巴,但是就在我開口回答之前,她闔上扇子後又打開。

『繭墨小姐已經跟我說了大概的經過。』

『你的點滴呢?有請醫生過來替你拔下點滴嗎?我猜一定沒有。隨便輕怱自己的身體是愚蠢的人才會有的行為。』

『我知道你想去哪裡,你讓老鷹去找雄介先生,現在您要過去找他,對嗎?』

『你想去找他也沒有關係。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一定會想去找雄介先生。我也知道,可是、可是、既然如此,為什麼……』

她深吸一口氣,緊抿著嘴唇,迅速地運筆。

她淚眼汪汪地望著我。

『為什麼要獨自前往?』

近似悲鳴的提問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沒想到白雪會這麼問我。她定定地瞪著我,再次提筆書寫。

  『為什麼您不願意帶我一起去呢?』

  ——————到底為什麼呢?

  她的問題讓我啞口無言。白雪能夠將寫出的文字具體化,如果帶她一起去找雄介,或許能將雄介手到擒來。可是,我卻沒有尋求她的協助。

使用強迫的手段抓住雄介真的有意義嗎?除了這一點。

「——————我不想。」

不自覺地脫口而出,白雪聽了之後雙眼圓睜,在她還沒動筆寫字之前,我繼續說下去。

  「——————無諭如何,我都不想帶你一起去找雄介。」

  話一出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到底在胡說什麼啊,但同時,我也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不論帶白雪去會有多大的幫助,我都不願意讓她淌這趟渾水。

這是我自私的想法。關於這一點,我將自己的考量放在尋找雄介之上。但是,白雪依然不肯接受。

「這次面對的是復仇的連鎖。我知道即使我遭遇意外,你也不會因此而崩潰。我不讓你同行並非不信任你。只不過……」

我抓著她的肩頭,白雪臉上出現疑問的表情。

我低下頭,不願意看著她的眼睛。同時努力思考該如何表達內心的想法。

「雄介因旋花的死而受傷。久久津的心也因舞姬的傷而受到傷害。若有人受傷害,就會有人因此而受到影響。我已經見過不少次這樣的情形。白雪小姐,你說你喜歡我,承蒙你不嫌棄,喜歡這樣沒用的我。所以……」

我的手開始顫抖。她的肩竟是如此纖弱,我以哀求的口吻開口:

  「我不想死在你面前。」

我不願害她因我而留下嚴重的傷害。

  白雪緊盯著我,接著低下頭,迅速地動筆。

『難道您打算去送死?』

「並不是這樣,絕對不是。可是我沒有自信。肚子裡的孩子越來越不穩定,若受到什麼刺激,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之前雨香依照自己的意願鑽出肚子,她似乎產生了某種變化。

或許是我情緒太激動,加快了雨香變化的速度。而且,目前也沒有確切的證據指出雄介還活著。若雄介已經上吊自殺,不知道雨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她會衝出來吃人?還是吃掉我這個母體?我腦中浮現繭墨說過的話。

  這個孩子本身就不是個很穩定的存在。

她會縮短你的壽命,而且每次利用她的能力都會讓她變得更強大。

  我不認為完全成長後,她還能保有人類的外型。

  長久以來遺忘了對雨香的恐懼,如今這份恐懼又再度復活。雨香,我的孩子並沒有錯。

一切都是我的責任,我不該如此頻繁地使喚一個非人的妖怪。

雨香還是一般孩子的大小。但是,我不知道今後她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還有,儘管這和雨香的成長並無關係,但是我還是不想讓01雪同行。我想起舞姬和雄介的笑容。我就算死也不想再見到認識的人受到傷害。

這絕非藉口。光想到白雪可能會受到傷害,我全身就幾乎要顫抖起來。

  「肚裡的孩子可能會吃掉我也不一定,或者害你受傷。我不想看到你受傷,也不想死在你面前。請你留在這裡,好嗎?」

  我拼命地墾求,接著抬起頭。

但是下一秒,左臉便捱了一拳。

  我就這樣被打倒,視線整個翻轉過後,跪倒在地。鼻血滴了下來,負傷的腳也很痛。我還處於混亂狀態時,就被白雪拉著站了起來。

她狠狠地瞪視著我,用白色的衣袖替我擦去鼻血。她確認我臉上被毆打的地方後,微微點頭。其實沒有很痛。她稍稍往後退一些才打開了扇子。

  ————啪!

『你是笨蛋嗎?』

  她直截了當地說。肩膀不停發抖的她繼續寫。

『為什麼老是說著為了別人好,其實卻只想到自己?你說不想害我受傷,所以不希望我被捲入,可是、可是……為什麼你……』

  白雪的眼睛迅速充淚,她再次舉起拳頭。

但是她隨即咬著下唇,放下手,然後再次提筆。

  『為什麼你從來沒想過,或許我和你也有同樣的心情?』

  晶瑩的淚珠滑下臉龐,她吸了吸鼻子,粗魯地擦去眼淚。

  『聽到你可能會死,我怎麼可能放心的留在這裡?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永遠也不原諒你。絕對不會原諒你。我已經決定要保護你。竟然說你會死?這種鬼話你也說得出口……肚子裡的孩子可能會吃掉你?』

白雪緊蹙著眉頭,露出像是無語和憤怒混雜的表情。

她像是要一吐心底的煩躁般繼續寫著。

『事到如今為何還要拿這當藉口?我早巳決定,既然愛你,也要愛你肚子裡的孩子。我也已經做好心理淮備。就算你會被吃掉,也是到時候再煩惱就好的事。而且,我也很擔心雄介先生啊,畢竟更紗與蝶尾能夠重拾笑顏,也得感謝雄介先生的幫忙。』

——————啪!

她關上扇子之後再度打開。堅定的雙眼裡有我的影子,我深受衝擊,忽然發現一件事。

其實她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堅強許多。白雪那對充滿光采的眼睛毫無畏懼地看著我。

『我會不會受傷該由我自己決定。如果我真的受到傷害,那也是我該吞下並忍耐的事情。不容你有所置喙。你只要乖乖的帶我一起去就行了。』

——————啪!

她關上扇子,如怒濤般湧現的語言也戛然而止。

過了幾秒,她才面帶微笑地打開扇子。

  『這樣可以嗎,小田桐先生?』

她的笑容壯烈而美麗。

我折服於她的氣勢,終於點頭答應。

*  *  *

令人熟悉的房子覆蓋著潔白的雪,冰冷的白色持續降臨大地。

雄介老家位礆一個住戶不多的村莊裡,村裡甚至有不少空屋。尤其是他老家附近,完全沒有其他村民居住。長長的土牆周圍,只有一大片荒涼的田野。

土牆被削平,屋瓦上有積雪。天空飄滿烏雲。

  老鷹眼中見到的陽光已經消逝,漸漸失去所有色彩。

灰與白所構築出的場景眩目而刺眼。

  一切都像是往日重現。

我想起骷髏的聲音。它們不斷地向怨恨的對象發出笑聲。

——————快點發瘋,然後去死吧。

我吞下一口口水,然後走下跟繭墨借來的車子。

左手無法控制好方向盤,也沒有辦法順利地操作排檔桿。一路上開過來有點不順暢,但是幸好沒有發生車禍,總算能放下心中大石。我帶著白雪往前走。

圍繞在房子四周的土牆外停著一輛車。破舊的道路上殘留著輪胎的煞車痕,車子的擋風玻璃上有裂痕,車體也被撞凹。

車子裡有一根沾滿鮮血的球棒。

  雄介果然回到這裡了。必須快點行動才行,我趕緊加快腳步。

我們從敞開的大門走進去。

裡頭空無一人。嵯峨雄太郎的第三任妻子綾音也不在。她為了錢而嫁給雄二郎,雄二郎一死,她自然也沒有理由繼續留在這鄉下地方。

我突然產生一個疑問。這間房子和土地都沒有被出售。

  甚至沒有人管理這間房子。

  我硬生生吞下這個疑問,加快步伐,往寬廣的日式庭院走去。

荒廢的庭院裡也沒有半個人影。精心鋪設在庭院裡的青苔已經剝落,小河也已乾涸。樹木也長得亂七八糟。走在庭院裡的小路,每踏出一步,積雪下的雜草就跟著露出來。或許是從別處飄來的種子,繁殖力旺盛的雜草幾乎佔據整座庭院。

只有矗立在庭院中央的松樹詭異地維持著原貌。

  我想起過去曾經見過的吊死屍,兩具屍體如果實般並排吊掛在樹上。

松樹的樹枝彷彿還掛著那兩具屍體,我用力閉上雙眼後再張開。

  那裡沒有出現新的屍體,松樹無言地佇立在原地。

雄介沒有上吊自殺。

  全身突然虛脫無力,膝蓋直接跪在雪地上,被咬傷的地方隱隱作痛,西裝沾上些許雪花。白雪慌張地將手放在我的肩上,但是我沒有拾起頭。

凍僵了的雙頰流下兩行熱淚。沒發現雄介屍體這件事讓我由衷地感到心安。同時,又再度想起旋花死時的模樣。

我已經見慣了人類的屍體。看太多了。即使如此。

我也不想再見到認識的人的屍體。我不希望朋友尚未知道何謂幸福之前就這麼死去,我衷心希望他還活著。

  ——————希望自己所處的地方皆和平安穩,希望至少認識的人們能夠獲得幸福。

——————就只是如此而已。

我撐著雪地站了起來,不先確認雄介的生死還是無法完全放心。我環顧整座庭院,雪白的場景充滿寧靜,彷彿所有一切都已死去。

視線移到屋子時,不禁皺起眉頭。

  屋子那裡有幾扇紙門敞開,不知雄介是否在屋內。

總覺得很不對勁,這整座宅邸人煙稀少到不太正常的程度。

  榻榻米上沒有雪花,也沒有被弄溼的地方。看不出有人曾經自庭院走進屋裡的跡象。

昏暗的屋子裡彷彿空無一人,可是紙門卻敞開著。

看起來比較像是屋子裡的人全都往外逃跑的摸樣。

  『雄介先生在哪裡呢?這裡簡直像是鬼屋般空蕩蕩。』

「是啊……的確沒人。不知道他究竟在哪?」

我忽然想起他穿著雨衣的樣子,之前他手裡拿著烏鴉屍體時的打扮。

我們因此而走向位於庭院一隅的小屋,或許雄介會去那裡也不一定。

  我繼續走著,這時某個奇怪的物體忽然映入眼簾。

遠方的石燈籠底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地上葡匐前進的身影看起來像是一隻狗。

四隻腳的野獸在雪地上爬行,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腳印。

  不知為何,狗看起來有些模糊。我甚至看不清牠的毛色。只知道那是隻很肥胖的狗。痴肥臃腫的身影在石燈籠附近徘徊,脖子繫著長長的繩子。但是繩子末端延伸到某處,看不清終點在何處。

  牠忽然跑了起來,跑進紙門另一頭。

狗一直朝屋子裡面跑去,不一會兒就消失。我忍不住屏住呼吸,覺得剛才好像看見了什麼非常恐怖的東西。

  全身寒毛豎起,肚子裡的孩子很開心的拍手。但是我沒有空深究。

為了消除這股寒意,我邁開腳步。

*  *  *

小屋的造型很樸素,卻與庭院的風格頗為相襯。

屋瓦上堆積著一層雪,拉門也緊閉著,裡頭沒有開燈。

從外頭無法判定屋內是否有人,於是我伸手將門拉開。

乾燥而冰冷的黑暗自屋內透出,習慣了雪白顏色的眼睛霎時被黑暗所包圍。

  我們兩人穿著原來的鞋子與木屐走進去,放置在架上的骨頭標本高高在上的看著我們。

烏鴉伸展著翅膀,狗則張著空洞的眼窩。昏暗中排放著的骨骼標本讓人聯想到墓地。

小屋的內部裝潢與宅邸不同,完全是西式風格。鋪著木地板的地板冷冰冰,桌子不知被誰踢倒在角落。看向摺迭式的床架時,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有個人蹲在床架旁的暗處。

  心臟倏地狂跳,驚訝的同時感到放心。

喉嚨深處迸出顫抖的聲音,我祈禱般地呼喚著那人的名字。

  「……………………………………雄介?」

  他一動也不動,懷裡緊抱著一個陌生的布袋,全身僵硬。

我的放心迅速切換為恐懼。難道,雄介已經死了?

  就在我這麼懷疑時,雄介抬起頭,精光燦爛的眼睛對著我看。

下一秒,他敏捷地跳起來,開始奔跑。

  他衝到門口,砰的一聲用力拉上門,窗戶的玻璃因此而震動。雄介呆立原處,接著虛弱地頹倒在地。

他抱著那隻布袋,緩慢地開始爬行。

動作宛如一條蛇。

  空洞的眼裡看不進任何東西,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雄介!是我,你怎麼了?」

「…………為…………會…………樣…………」

他的回應像是被附身後的人所發出的囈語,跪在地上的白雪將手放在雄介肩膀。

雄介卻沒有任何反應,他只是茫然地不停呢喃著。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好奇怪好詭異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候才這樣太奇怪了吧別鬧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還會想死——」

頗具分量的布袋在他肚子底下動來動去,好像有東西在袋裡滾動。

雄介將頭靠在牆上後靜止不動。他抱著布袋,如胎兒般蜷著身子。

四肢微微顫抖痙攣,像是覺得冷。

「雄介!喂!雄介!你沒事吧?」

我回過神來,跟著抓住雄介的肩膀,他那僵硬的身體正在發燒。白雪走到床邊,抓起一條毯子,小心地蓋在雄介身上。

我確認他手上的傷口,被鎖鏈擦出的傷口歪七扭八,血液已經凝固,甚至有部分傷口開始化膿。但是他緊抓著布袋不放,沒辦法替他療傷。

  雄介還活著是鐵一般的事實,確定不是最糟糕的狀況。

但是,他怪怪的。總覺得他這次被逼至另一種與以往不同的困境之中。

  他彷彿看見了讓他非常恐懼的東西。

  『怎麼辦?要不要我寫一隻老虎出來,直接帶走雄介先生?』

白雪問道。我盯著雄介,他仍然發抖著,我不能讓他留在這裡。我點點頭,伸手淮備拉開門。白雪再次跪在地上,拿筆寫字。

  我拉開門,空出一條通路給老虎。外面的風吹入屋內,冰冷的空氣刺痛臉頰。

亮眼眩目的光照進屋內,同時響起虛無的聲響。

  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

這聲音像是狗的長嘯,比起一般的風聲更加渾厚。

  聽來像是從野獸喉嚨裡所發出的痛苦悲鳴。

  我愣愣地聽著這持續不斷的不祥聲音,接著,門就被人用力關上。

——————砰!

  拉門再次關閉。風吹拂著我的瀏海,飄揚的髮絲過幾秒之後才落下。

雄介張著滿是血絲的眼睛看著我,他激動的噴著口水大喊。

「你想被吊死嗎?你是不是想變成骷髏啊?」

「……………………嘎?」

「隨便打開這扇門你也會被吊死喔難道你很想在大家鼓掌叫好下被妻慘吊死接著變成骷髏開始發出笑聲嗎我可不要自己上吊跟被別人吊死完全是不同的兩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會被吊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雄介咬傷了舌頭,流出鮮血。紅色液體流至雄介的下巴,我忍不住張大雙眼。

白雪停下寫字的動作,我也不再拉門,雙手舉高並揮著手掌讓雄介看。

「好!我知道了,我不會開門。你看,我已經放手了。你冷靜一些,慢慢呼吸,對了……就是這樣,冷靜點了沒?」

雄介做了幾次深呼吸,他離開拉門往回走。抱起落在半路的布袋之後又坐回地板。他伸手胡亂抓了抓頭髮,口中唸唸有詞。

「…………其實,就算被吊死也沒關係。可是,我又覺得那樣很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至少該讓我自己決定要不要吊死吧?應該要讓我自己決定這種事啊。」

他抱著彎起的雙腿,將臉埋在腿上,用泫然欲泣的聲音繼續說道:

  「…………………………最後的最後,至少要答應我一個請求。」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說,我只確定一件事。

那就是他仍然沒有放棄自殺。我朝白雪搖了搖頭。

就算我們強迫他坐上老虎離開這座庭院,也只會讓他更恐慌。不釐清他變成這樣的原因就硬帶他離開會很危險。我想起剛才聽見的狗的長嘯。

  好像有隻哀傷的狗在某處瘋狂咆哮著。

庭院裡見到的那個四隻腳的動物又是什麼?

「白雪小姐,你覺得剛才傳來的怪聲音是狗發出來的嗎?」

『聲音?什麼聲音呢?』

白雪歪著頭,她似乎沒聽到那野獸的聲音。

難道只有我跟雄介聽見狗的叫聲?這時,雄介突然開口。

  「…………我絕對不願意被那傢伙殺死。」

那傢伙是指誰?

  屋內陷入一片沉默,僵持不下。但是我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

雄介繼續將臉埋在腿上,我悄悄將門拉開一條縫隙。雄介有所反應,卻仍然沒有抬頭。我的耳朵靠近門縫傾聽,清爽的空氣之中,有個聲音若有似無地迴盪著。

  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

奇妙的聲音讓人聽了起雞皮疙瘩,我離開門邊,重新看向白雪。

  她正輕拍著雄介的背,我跟她說:

「白雪小姐,我去外面看一下,請你留在這裡陪伴雄介。」

『我跟你一起去。』

這時,她忽然停下筆看著不停發抖的雄介。

我和她都明白,讓現在的雄介獨處非常危險。而且,白雪聽不見狗的叫聲,只有我才能確認是什麼生物發出這樣的叫聲。

「不要緊。如果遇到什麼危險我會立刻通知你。雄介就麻煩你照顧。」

白雪看著我的眼神好嚴肅,過了幾秒才點頭答應。我也用點頭回應。

我拉開門,儘量小心不發出聲音,拉開足以通過的程度後便鑽出門外。

  刺骨冷風讓身體簌簌發抖,我反手關上拉門。

門阻絕了屋內的黑暗,刺眼的雪白當中只有我一人孤身站立。

  我望著眼前無其他色彩的場景,遠方的叫聲像是在呼喚著我。

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

  我緊握右手。

朝聲音來源走去。

*  *  *

聲音自宅邸內傳出,空洞的叫聲在屋內迴盪,自縫隙穿出。

我看著剛才那隻狗消失的紙門,從縫隙中看見那肥胖的身體。

狗像是在搜尋食物般在榻榻米上來回爬行,接著消失在紙門背面。牠的脖子上有一條長的出奇的繩子,我的目光追尋著那條繩子。

仔細一看,繩子前端從紙門縫往外延伸。

  繩子在雪地上如蛇一般爬行著,卻沒留下痕跡。

狗在紙門內來回走動,可是紙門上竟沒有狗的影子。

  我閉上眼睛,更加確定原先的預感正確。

  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

狂吠的狗對現實世界並不會有任何影響,因為那是已經死去的狗。

靈異現象孕育出的妖怪。

  我的雙眼隱約可見野獸的全貌與繩子,白雪看不見,也聽不見它的叫聲,而雄介卻很害怕這隻野獸,可以判斷這隻妖狗並不是人人都無法看見的靈異現象。

  儘管影像有些模糊,但我的確能看見它。

可能是因為我知道它是什麼。

  我想起被朝子打死的那隻狗,接著又想到被雄介剖開肚子的狗。

被孩子吃下的混噸夢境中,我親眼看見了被殘忍殺害的狗。

  狗的骸骨依舊放置在雄介的房間。

  雄介拿起刀將狗開膛剖肚,由上到下切開胃部,取出被狗咬下的父親的耳朵。

經過一段時日,被殘忍殺害的狗所產生的怨恨化為具體的形體。我盯著那隻妖狗繼續向前走。

我走近朦朧的影子,眯起眼睛試圖看清它的真面目。

躂躂躂。它迅速地來回奔走,不知為何如此亢奮。接著,它自紙門間隙現身,短短的四肢發足狂奔,一路往外頭的雪地跑去。

  野獸的眼睛看著我,下一秒,它的身影竟立刻鮮明起來。

它的眼神與人類的眼睛交會,我看見它張開厚厚的嘴巴。

  膨脹後變色的舌頭從嘴裡伸出,眼球受到擠壓而自眼窩彈出。

生前便鬆弛的臉頰皮肉以更腫脹的模樣搖晃著,沒有看見被它咬下的那隻人類耳朵。

  長長的粗繩嵌進它的脖子。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它的唾液四處亂噴,抖動著被打爛的喉嚨發出開心的叫聲。

  我知道。粗繩另一端繫在松樹上。

雄介的父親雄二郎被親生兒子逼瘋,在松樹上吊自殺。

  「………………………………………………………怎麼會這樣……」

  我茫然地呢喃。的確,雄介怎麼樣也不會想被那個人殺死。

我看見雄二郎的幽靈,它以吊死時的姿態出現了。

*  *  *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雄二郎臉上的肉抽搐著,露出笑容。腫脹成豬肝色的面孔扭曲蠢動。

屍體的臉嚴重變形,讓人不忍卒睹。但是,我竟然能看出它在笑,真詭異。

  雄二郎面帶喜色地看著我。臉上看不出理性或智慧的影子。現在的雄二郎和生前的他完全不同,失去了人類的意志。與其說是狗,不如說是成了一隻螞蟻。

  它墮落成只能依循著本能行動的妖怪。

  雄二郎揮動四肢,開心地往前跳。它的模樣正如吊死時一模一樣。和服的下襬紊亂,腳上沾染著屎尿,喉嚨有被手指抓傷的痕跡。指甲縫裡滿是肉屑。突出眼窩的眼珠因淚水而溼潤,我拼命地壓抑住想嘔吐的衝動。

  肚裡的孩子發出叫聲。

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聽到雨香的快樂叫聲之後才回過神來,趕緊轉身。

然後加快腳步離開現場。雨香這孩子什麼都吃,連惡靈也照吃不誤。但是我必須避免濫用她的力量,所以我只能逃跑。

「喔喔、喔呵!」

  背後傳來興奮的叫聲。那條連結至庭院的繩索蠢動著。我沒聽見腳步聲,可是我知道雄二郎正在後頭追趕我。受傷的腳跑不快,一直無法加快速度。

我吃力地用發熱的傷腳跑著,接著,某個東西抓住我的腳踝。

不像是肌肉的觸感,比較像是被針一般的冰冷空氣抓住的感覺。全身虛軟無力,低頭一看,雄二郎的手正抓著我的腳踝。那張鬆弛的臉正開心地傭望著我。

  我答應白雪,有危險時會請她幫忙,必須遵守承諾。可是,真的要讓白雪見到這個變形後的男人嗎?一想到這兒,就無法大聲呼救。

我低頭看著那張醜惡的臉孔,開口打算叫出雨香的時候。

  忽然一陣天旋地轉。

「——————怎麼搞的?」

  一回神,我已經浮在半空,然後掉了下來。

但是,某個東西接住了我,肚子下方有運動中的肌肉與緊實的毛皮。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強而有力的咆哮聲衝擊著耳膜,空氣也為之震動。我詫異地張開雙眼。

灰色的老虎載著我,一股清香的墨汁味撲鼻而來。

  「……………………白雪小姐?」

  尚處於混亂狀態的我低聲呢喃,環顧四周卻沒見到白雪的身影。

白雪創造出的老虎揹負著我,保護我的安全。

  白雪擔心我的安危,所以才派遣老虎來找我。我愣愣地撫摸著老虎的背,以墨汁寫成的老虎皮毛儘管不是永久的,卻如真的老虎般柔軟。我第一次感覺到。

  沒錯,我並不孤單。有人陪伴就是這種感覺。

白雪不在這裡,可是我能感覺她就在我身旁。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老虎再次對著空中發出怒吼,粗壯的前腳往前一揮,劃破周遭空氣。雄二郎不懷好意地竊笑著,它的臉因老虎兇猛的一擊而稍微晃動。老虎的攻擊直接穿過那張醜惡的臉孔。

它不是實體,也沒有真實血肉,老虎的攻擊傷不了它,牠警戒地低吼著。

  老虎低下頭,緩慢地後退,接著轉過身如風一般奔馳起來。地上的雪花濺起,老虎匆忙地朝小屋奔去。

  牠以人類無法追上的速度將我帶離雄二郎身邊。

在冷風吹拂下,我轉頭看著雄二郎。

  這個早已死去的男人葡匐在地爬行。

它獨自在雪地裡如狗兒般怒吼著。

*  *  *

到水屋附近時,老虎減慢了速度,突然停在雪地之中。

牠低下頭輕聲吼叫,像是要叫我下來似的點著頭。

  我跳下老虎,看見老虎腳邊的雪都已染黑。

轉頭一看,雪地上出現一道像血跡的腳印,老虎的腳底已經完全融化。我摸著牠的頭,牠便像貓咪似的發出咕魯的聲音。然後靜靜閉上眼睛。

  牠趴在地上,將頭枕在前腳,如雕像般一動也不動。

靠在雪地上的腹部逐漸融解,化為一灘墨汁。

  我朝老虎欠身行禮,拖著疼痛的腳走向小屋。

遠方傳來狗的吼聲,被老虎甩開的男人並沒有追上來。

  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

  狗的吼聲像是在召喚著我,妖狗依然在庭院逗留。看來雄二郎會固定在生前熟悉的場所徘徊。這也是它沒有過來小屋這裡的原因。

  遠方有個黑點蠢動著,連結著繩子的身影看起來頗愉快。像是正悠閒地漫步在自己的領地中的樣子,但是,那樣的身影卻讓我覺得十分孤單。

妖狗被松樹所束縛,來回踱步。

上吊自殺後被拋棄的男人始終等不到來迎接他的人。

綾音和屋裡的人都逃走了。

只有他無法接受眾人祭拜,懷著怨恨留在原地。

  「………………啊,我想到了。」

  發現某個事實之後,我呢喃道。

我再次拖著受傷的腳往小屋走去。

*  *  *

總算平安抵達小屋,我拉開門,白雪聽到開門的聲音後拾起頭。

她向我投來一個混雜著安心與困惑的眼神。

她撫摸著雄介的背,屋內迴盪著奇妙的語言。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下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雄介不停道歉。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雄介又有新變化,他不停說著對不起,像是要將靈魂自口中吐出的樣子。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其實我都知道我全都知道可是我還是——」

他倏地拾起頭,暗沉的眼神映出我的身影,口中也不再說出道歉的話。他緊抿雙唇,低頭看著布袋。接著粗魯地搖晃了兩、三次布袋。

布袋裡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好像有東西在裡頭互相碰撞。

  「……………………………………………………………………………………啊~啊。」

  他低聲呢喃,接著鬆開雙手。布袋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他頭也不回,撿起掉在背後的球棒。

他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拿球棒揮舞了兩、三次,臉上出現忽然清醒般的神情。

仿彿刻意利用揮棒的動作切換了什麼開關一樣。

  雄介邁開腳步,白雪觀察著他的動向。他走到擋在門口的我面前喃喃開口:

「………………………………讓開。」

「不,我不讓開。雄介,還認得我嗎?」

「………………………………唉,你是誰?」

雄介歪著頭,似乎真的不認識我。

他的臉漸漸顯現出訝異的神色,張大雙眼後茫然地問道:

「………………啊………………咦?你怎麼在這裡?」

「你留下那樣的訊息,我怎麼可能不來找你?我很擔心你!」

「………………喔,是這樣啊…………那個,抱歉。但是我真的打算要說再見了……何況,你根本不用跑來找我啊……」

雄介粗魯地抓著瀏海,轉過頭不再看我。

他伸手硬將門拉開,冷風自門縫吹入屋內。

  狗的叫聲乘著冰凍的風傳至小屋。

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喔嗚嗚、喔喔喔喔嗚嗚——

  「雄介,你要去哪裡?」

「哪裡?當然……是要去殺掉那個東西啊。」

雄介指著外頭,他說話的語氣如此輕鬆,減緩了我的理解速度。

我忍不住重複了他的話。

「殺掉那個東西?」

「我爸。」

雄介抓著球棒指向庭院的方向。狗的吼聲像在回應般增強了力道。我茫然地望著庭院,腦海中浮現那醜惡的姿態。雄介絕對打不死那個東西。

「冷靜點,雄介。你不可能打死雄二郎。你要如何殺死一個早已經死去的生物?冷靜下來,仔細想一想好嗎?」

「不,更早之前,我就應該親手殺死它才對。」

雄介低聲說道。他粗魯地揮舞著球棒。

他的眼神莫名地混濁,語氣裡夾雜著後悔的情緒。

「更早更早以前,一開始的時候。我做了錯誤決定,沒有做該做的事,才繞了這麼一大圈遠路,你說,我是不是很蠢?」

他說話的語調很清楚,可是說出來的內容卻有些不得要領。

情緒不穩的他只是不停地揮著手中的球棒。

「我一直、一直害怕骷髏所發出的笑聲,所以我認為一定要把人的骸骨打碎才行。但是我搞錯了。事實上並不需要那樣做。」

——————休、休、休!

球棒的前端幾乎要打到我的臉頰,白雪嚇了一跳。我對她搖了搖頭,暗示她我不會有事。雄介繼續說著。

我必須要聽清楚他所說的每一個字,我認為他現在說話雖有些錯亂,但的確隱藏著他的真心話。

「那時候,朝子阿姨拿球棒打死那隻狗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小田桐先生,我之前也告訴過你吧?我說,我那個時候應該要拿球棒打死我爸。因為我沒有那樣做,才導致後來發生的事。我一直做錯了啊。」

我想起曾經聽過的那些話,悲痛的哀號再度迴盪在耳邊。

  我是個笨蛋!沒有好好保護她們。別鬧了!報仇又算什麼?就算我爸自殺也已經於事無補!結果,她們兩人就是死了!就算我找我爸報了仇也沒有什麼意義!

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頭來,之後的事情全部都是代替品。為了代替那個我一直、一直沒有打破的頭顱,所以我才不斷毆打著別的東西…………但是,我又錯了。」

那對空洞的眼睛忽然泛著淚光,原本沒有表情的臉開始嚴重扭曲。

雄介如年幼的孩子般流淚哭泣。

「如果我那時候親手殺了我爸,一切都有所不同。朝子阿姨和小秋也不會死。啊,不過那樣我就不會認識旋花了……但是那樣也好,不認識旋花的話,我就不會發現什麼也沒做的我沒有存在意義,以及我還是不要活在這世上比較好的事實。」

他一股腦兒地說著,話語飄浮在空中,隨即消失。雄介使勁地抓著瀏海。

髮絲被用力扯下,發出嚓嚓的聲音。他以充滿懊悔的語氣繼續說下去。

「如果一切都可以改變,那麼旋花也可能不會死。沒有人會無辜死去。結果,都是因為我太愚蠢,不然我是否……」

雄介深呼吸之後才說出近乎祈求的話。

  「我是否就不會留下這麼多痛苦的回憶?」

他的發問並非為了得到解答。

  雄介搖著頭開始往外走,我抓住他的肩膀。

他停下腳步,充血的眼睛仰望著我,他再度開口:

「可是,小田桐先生。我想先說一句。其實,我還有一直——一直——沒有想到的事情喔,你知道是什麼事情嗎?」

我不想知道。我不能說我知道。雄介見我默不作聲,嘴角微揚。

  「你不知道吧。」

  下一秒,他抓住我的右手,他那受傷的右手陷進我的西裝。

手掌的傷口裂開,鮮血染紅了我的衣服。我舉起左手想抓住他的手,卻瞬間想起左手因受傷而無力的事,為了不引起白雪懷疑,我趕緊放下手。

  雄介並沒有舉起拿在左手的球棒

他只是以墾求般的口吻對我訴說:

「讓我走吧。我必須離開。正因為我沒有殺死我爸,在一旁冷眼旁觀,不斷逃避,才害死了她們。都是我的錯。」

我的視線熊熊地燃燒著,雄介不停地重複說都是他的錯。

他曾經幫狐狸殺人,也殺死了人口販子,傷害了舞姬,這些都是事實。也是不可饒恕的錯誤。可是,朝子、小秋和旋花的死卻不同。

為什麼過去不曾殺死某人會成為現在的罪過。

「如果我不去,將無法終結這一切。我……早就很久以前……」

雄介邁開腳步,說話的話氣有些疲憊,又像是在夢中,他很肯定地說:

  「就應該在那棵松樹上吊自殺才對。」

  聽到他無力的聲音,我鬆開了手,不再擋在門前。雄介慢慢地走了出去,我則不發一語,呆立在原地。我的手上有他留下的血跡。我張開口。

  我咬住西裝袖子,吸取留在上頭的血液。咬緊衣袖之後將血連口水一同嚥下。鐵鏽般的氣味充斥口腔,肚子裡的孩子跟著動了動嘴巴。

白色光景在眼前延展開來,昏暗的牆壁融解,換上白雪茫茫的景緻。

我佇立在冰凍的空氣中,眼前有一棵壯觀的松樹。

  松樹垂吊著兩具屍體,面目全非的可怕屍體就這麼吊在樹枝上。

我用力抓緊手裡的繩索,渴望加入她們的行列。但是她們之間已沒有空間能容納得下我。我認真地思考有無可能順利地將繩索綁上樹枝。

  兩人的臉有著明顯痛苦的表情,我看著屍體,心裡想。

  ——為什麼你們不帶我一起走?

不過,儘管我重複著相同的疑問,我心中卻早已有了答案。

  ——就算她們想帶我一起走,我也……

  罪惡感折磨著我。可是,突然腦袋又開始混噸。我早已習慣這樣的感覺,每當我試著深入思考某些事情時,就會自動切換腦中的某個開關。

我也不必再多想,一切都將劃下句點。

只要我將繩圈套上脖子就結束了。再也不會有絕望、痛苦,什麼都不會再有。

我呼出白色氣息,矮梯放在車裡,我打算先到松樹這邊確認,稍後再將矮梯拿來。這棵樹安然無恙讓我感到放心。就在我邁開腳步之時。

  『喔——嗚、喔——嗚』

  背後傳來的叫聲讓我訝異地張大雙眼。

下一秒,松樹上的吊死屍消失,這時,我怱然懂了。

  啊、屍體其實並不存在。

是雄介根據自己的記憶而絲毫不差地憑空想像出來的影像。

  我閉上眼睛,稍微調整呼吸之後再度張開限睛。方才的雪景像是被收納起來的晝作,眼前又恢復成昏暗的牆面。不知是否因為雄介本身的意識並不清晰,我與他腦中影像的連結也並不穩固。

我很快地取回自己的意識,一回過神來,我發現右手仍然緊緊握著,但是左手不論再怎麼用力都動不了。深呼吸過後,我環顧四周。

  床邊有一條拿來上吊用的繩索,然後我反芻著剛才見過的影像。

過分妻慘的回憶。

那樣的光景恐怕早已深深雋刻在雄介內心深處。

  妻慘程度足以束縛人的一生。

  我鬆開緊握著的右拳,這才發現白雪一直注視著我。她微微張大雙眼,表情僵硬。仍跪在地上的她打開扇子,運筆在扇面寫字。

  『小田桐先生,你的左手沒事吧?你開車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的左手似乎不太對勁,之前受的傷嚴重到留下後遺症了嗎?』

「啊、唉……你是說左手嗎?沒什麼事,只不過還有點痛,所以我儘量不使用左手而已。」

我故意揮動左手給白雪看,手指還是沒辦法動彈,但是我儘量掩飾手的異狀,不讓白雪發現。白雪看了之後露出安心的表情。但是她的表情一凜,倏地站起身。

她又在扇子上寫字。

『我們最好快追上雄介先生,必須要阻止他……』

「白雪小姐,我有事情想請你幫忙。」

我打斷她的話語,開口要求協助。原本炙熱的大腦卻出奇的冷靜。

白雪停下手中的筆,滿臉訝異地望著我。我深呼吸之後,再度閉上眼睛。

  在雪地裡爬行的狗,站在屍體前的孩子背影。腦海浮現出這兩個影像後,我張開了雙眼。我由衷感謝她和我一起在這裡,然後我繼續說。

  如果沒有人陪著我,我一定會感到榜徨無依。

但是因為有她,我才能夠求助。

  「——————請你幫助我和雄介。」

*  *  *

拖在地上的球棒在雪地留下一道軌跡,雪花化成粉狀飛濺起來。

衝出小屋後的雄介筆直地朝雄二郎衝過去。

  他奔馳的身影讓人聯想到肉食性的野獸,他維持著蛇形的前進路線,越過乾涸的小河,跳過鋪在庭院的石頭,雄二郎在仍有些許積水的池子旁爬行著。汙濁的水面無法倒映出雄二郎的樣子。

雄二郎歪著頭盯著池水。雄介拿起球棒朝它突出的頭部揮下,但是球棒卻停在半空中。

「喔?喔喔?」

雄二郎抬起頭,開心似的彎起嘴角。它的笑容看不出半點理性。

我還是無法叫這個妖怪為雄二郎。那隻不過是雄二郎僅存的惡念所形成的妖怪罷了。雄介也發現這一點,所以才停下揮棒的動作。不過,他再次高舉起球棒,漫嫵目標地隨意揮舞。

「嗚喔?嗚喔?」

雄二郎愉快地四處跳躍,它拿起繩子企圖綁住雄介。

雄介往後退了一步,以舞蹈般的步伐躲開雄二郎妖怪的攻擊,同時繼續揮著手中的球棒。但是他的球棒卻只打到雪地,他如孩子般哭著說: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一直打不到?」

他閃躲的樣子像在跳一支滑稽的舞,我點起一根淤,吸了一口後吐出煙霧,我心裡想。

  某個少年因某個孩子的死而誓言復仇。

這又有什麼不對呢?

  至今已發生過無數個錯誤。比方說我將狐狸從異界帶回是個錯誤,以為自己瞭解雄介的悲傷是個錯誤。姊姊利用妹妹,將妹妹賣給人口販子。人偶師一族所堅持的原則也是錯誤。

回首過往,會發現曾經犯下不少錯誤。然後。

  少年的繼母與妹妹上吊自殺,讓少年瞬間崩壞。

——————錯誤一再重複。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

  現在的我這麼想。和過去一樣,站在被雪封閉著的宅邸前的我不停地想。

或許我應該在更早之前。

就不該袖手旁觀。

  雄介的球棒再次落空,打在雪地上。他的雙腳因胡亂揮棒與躲避攻擊而疲憊不堪,一個不小心被雄二郎抓個正著。

雄介的腳被絆倒,摔在地上。繩子動了起來,從雄二郎脖子垂下來的繩子像是有生命般纏上雄介的脖子。

  看樣子,雄二郎打算吊死雄介。

讓雄介和被逼自殺的它有一樣的下場。

  但是,雄介的身體忽然騰空。

他被高高地拋至空中,驚訝地張開雙眼,發出驚呼。

  「——————啊!」

  接著,雄介自空中落下,被老虎接住。老虎發出咆哮聲,白雪手拿著毛筆,站在老虎身旁。雄二郎用力扭轉著頭顱,雄介則像隻缺氧的魚般張嘴說道:

「咦?族長?是你讓老虎出來的吧?為什麼?」

『你的問題真奇怪,你應該知道原因吧?』

她用力打開扇子,振筆疾書。雄二郎爬至老虎身邊,雖然白雪看不見雄二郎,卻隱約感覺到它的接近而蹙起眉頭。

她闔上扇子後再度打開,然後迅速地寫著。

『聽到有人受傷,當然會想要盡力幫忙啊。』

——————啪!

白雪闔上扇子後,拿起扇子朝下一揮。

接收到指示之後,老虎發足狂奔。雄介發出的哀號逐漸遠離。

老虎在石頭上奔跑著離開。我將淤蒂彈到雪地上,從庭院一角的樹蔭走出,我剛才搭乘的老虎站在樹叢後方。

牠的腳仍未融化,我和白雪跳上虎背。

我們追趕著熊介,就在老虎的腳即將融解之際趕到雄介身邊。

雄介被拋在雪地,老虎則趴在他身旁。

  他茫然地仰望著天空。

「…………………………啊——」

  雄介的上方有一棵松樹。他憧景而依戀地朝松樹伸出手。

雄介的舉動讓我產生強烈的怒意,松樹絕對不是應該讓人嚮往的地方。

  我再次思考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

說到底,所有的開端都始於這棵松樹。

  朝子和小秋在此上吊自盡,雄二郎也選擇上吊自殺。

旋花也以同樣的死法離開了雄介。

  結果讓雄介也希望以這樣的方式死去。

  現在雄二郎頸上的繩子連結在松樹上,為了消弭長久以來沒親手了結雄二郎性命的懊悔,雄介試圖殺死雄二郎。可惜,雄介無法如願,因為他不能殺死一個早已死去的人。

雄二郎依舊困在這棵松樹旁,雄介也等於是被吊在這棵樹上的人之一。

我回想起剛才見過的光景,他一直忘不了朝子和小秋死時的模樣。

自從她們死了之後,雄介為了讓自己不要忘記這份傷痛,故意過著瘋瘋顛顛的生活。

  他的人生就好像上吊的人一般,完全被過往的慘痛記憶所束縛。

  身為死亡象徵的松樹攫住每一個人,包括雄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從虎背下來之後,告訴白雪。

  「白雪小姐,我想麻煩你幫忙。」

  我轉頭看著白雪,她堅決地朝我點了點頭。我也以點頭回應。她已經答應了我的請求。所以我要故意說出來讓雄介聽見。

  雄介站起來,在他尚未轉頭看向我之前,我深深吸氣。

我筆直伸出手,抬頭挺胸地指著巍峨的松樹。

臉上露出衷心的笑容,同時對白雪說:

  「請摧毀這棵松樹。」

  這棵樹不該存在於世界上。

這就是我思考後所得出的結論。

*  *  *

「…………………………………………………………………………什麼?」

  雄介還來不及說話,白雪的手便優美地開始在衣袖上寫字。

潔白的袖子出現漆黑的文字,她的雙手迅速地動著,寫出大大的文字。

  ——————鴉。

無數隻烏鴉鼓動翅膀,黑色的羽毛在衣袖狂舞,重迭的羽翼以驚人的速度爆發出來,染黑的衣袖如被強風吹襲般不住飄揚。

  數量驚人的烏鴉自白雪的袖子飛出,拍動翅膀的聲響此起彼落。

幾百、幾千隻烏鴉覆蓋著松樹,鳥嘴開始啄起樹皮。

烏鴉們的攻擊猶如拿著細針削去岩石般緩慢而確實,松樹開始損壞。白雪刻意選擇烏鴉而不是龍來破壞松樹,主要就是為了讓雄介清楚看見這一切。烏鴉若咬下滿嘴鬆樹樹脂,就換另一隻烏鴉開始啄食。黑色身影漫天飛舞,木屑紛紛飄落,非常壯觀。

  我入神地望著烏鴉們的動作。

下一秒,有人毆打了我的臉。

  「你在做什麼!這傢伙——!!」

我倒在雪地上,雄介跨坐在我身上,抓著我的衣領。

我看向白雪,她給了我一個微笑,眼神仿彿示意著要我加油。我也露出微笑看著她。我早就預料到這時候會被雄介扁。在我們眼神交會之際,雄介依然不停吼叫著。

「喂……你到底在做什麼?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雄二郎脖子上的繩子連在松樹上,我不知道他是被束縛在這棵樹上,或者是被他本身的怨念所束縛。可能兩者都有。只要沒有松樹,就沒有能依附的主體,或許能消滅雄二郎。就算無法消滅雄二郎,至少你人也已經在外頭,隨時可以逃跑。」

我淡然地說出我毀掉松樹的企圖,但是雄介仍然不肯罷休。

他不停揮拳打我,咬牙切齒地瞪著我。

「問題不在這裡,你不也知道嗎?我已經決定要在那裡上吊啊……」

「可是………………………………根本不需要那種東西。」

雄介臉上出現憎恨的神情,他更用力地拉扯衣領。

那對充滿憤怒的眼睛牴頭看著我,緊緊勒住我的脖子。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你根本不瞭解我的心情。」

「我說,不需要松樹。朝子與小秋已經死在那棵樹下,你卻說想在那棵松樹上吊。說的如此理直氣壯,未免太奇怪了吧?」

聽了我的話,雄介皺起眉頭,減緩了手上的力道。

我大大吐著氣,現在我要對他說的話或許只是故意挑釁。這樣的話或許超越了猛藥的程度,算是一帖毒藥。可是我還是想問他。

「如果你想立刻自殺,不管在哪裡你都能夠自殺,不是嗎?」

雄介的臉彷彿出現一道裂痕,他誠實地表現出內心的衝擊。

  他的反應證明我猜得沒錯,我繼續說著,像是在他的傷口上灑鹽。

「想在重要的人死去的地方自殺,這或許是最好的做法。可是,從你的狀況研判,你只是被後悔與感傷影響才產生這樣的想法,認為自己也該上吊自殺。你也這麼說過。問題就是,沒有什麼該不該的事,那樣說實在太奇怪了!」

——————總之,我覺得好累。

我想起他寫在筆記本裡的話。當時關於自己的死,他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審慎思考。現在與當時的情況已經不同。我繼續抨擊他。

「你真的打從心底想死?基於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感情和決心?我認為你根本不是那樣想。」

久久津認為自己是狗,所以必須要死。他的決定和現在的雄介一樣。

旋花的死讓嵯峨雄介崩潰,只能依靠復仇之心勉強撐著,結果他卻想選擇自殺。因為無法把其他人當成壞人,只好選擇殺了自己。

「………………………你這樣根本不算是真心想死。」

因為之前就不想死,所以嵯峨雄介才苟活至今。

  朝子和小秋死後,雄介為了不沉溺於悲傷之中,故意裝出崩潰的樣子過活。

日鬥也說過,這個崩潰後的雄介試圖過著正常的日子。然而,雄介無法走出旋花死去所帶來的傷痛,這樣說好像也有些不對。

  應該說,他不願意讓自己克服旋花之死所帶來的打擊。

  現在我在意的不是我還能不能回去這種事情,而是,似乎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所造成。

對不起,其實我的頭腦還很混亂。總之,我覺得好累。

  我再度回想起他所說的話。重要的人死去,他讓身邊的人受傷,同時察覺到自己犯下的錯誤。那個時候,他拿來繼續活下去的藉口已經消失。

他覺得好累。儘管他這麼說,可是他卻沒有當場自我了斷。

我相信他還有求生的慾望。

「其實你很想活下去,對嗎?你無法接受旋花的死,甚至因此而傷害別人。即使你務力想讓自己發瘋,但其實你並不想那樣做。」

雄介不發一語,我的話可能超越了毒藥等級,成了一顆傷人的子彈。

沉默的他臉孔扭曲,伸出手扼住我的脖子。喉嚨因此疼痛,骨頭受到壓迫。彷彿昨日重現,我想起在唐繰家發生的事。

  我突然很想笑。沒想到我們兩人又做了一次同樣的動作。

我深切地希望雄二郎不要再跑來糾纏。野獸所發出的聲音被烏鴉振翅的聲音所掩蓋,再也聽不見。

  淚水自空中滴下,雄介緊緊勒住我的脖子。

我想,這一次我的脖子真的會被扭斷。我一邊想著,在掙扎中試圖說話。

  「——————………………那樣又有什麼不對?」

「……………………什麼?」

  雄介的臉再度扭曲,但是我還是繼續說。很不湊巧,我們兩個真的很像。我並不覺得為了生存下去而不顧形象地掙扎有什麼不對。

如果我們這麼辛苦才能活著,那也只能以如此不堪的方式生存下去。

「想盡辦法求生存有什麼不對!說到底,你根本就弄錯了。我認為你一開始就搞錯了。你沒有親手殺死父親,因此產生罪惡感。可是,最先開始犯錯的人不是你,不是你啊!」

雄介臉上的表情完全消失,他張開顫抖的雙唇。

他吸了幾口氣,以嘶啞的嗓音說道:

「………………………………你說什麼?」

我感覺到雄介別過頭,不願意正眼看我。

他還有所隱瞞。然後彷彿回答了我的疑問般,他開始大吼。

「除了我還會是誰的錯?你根本不知道是誰吧?我不是說了嗎?我還有一直——一直——沒有想到的事情!」

他生氣地吼叫著。然後,終於說出了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話。

他說出了寧可長久裝瘋賣傻,卻不肯面對的事實。

  「我連找我爸報仇都辦不到!」

  豆大的淚珠自他眼中落下,他忽然沉默下來。

周遭只剩下松樹被烏鴉啃食的聲音與拍打翅膀的聲音。雄介在飄落的雪花與木屑中放聲大吼。

「朝子阿姨和小秋還活著的時候,我沒有殺了我爸。就連她們被害死之後,我都還下不了手…………連用來逼瘋他的耳朵也是偶然間得剄的。得到那隻耳朵之前,我什麼也沒做,連一件事情也沒有替她們做啊!」

  我茫然地回想。雄二郎確實沒有立刻死亡,他是在朝子和小秋死之後一年才自殺。那段期間,雄介仍依附著父親生活。

  「我一直那麼恨那個煩人的傢伙,只要找到報仇的方法,就應該乾脆地動手。結果,我對他的恨意就只有那樣膚淺的程度!我說為了她們而殺死父親,這句話只不過是狡辯!如果不那麼說,我將無法原諒自己。我只為了自己做事,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是這種爛人?」

  我不敢自殺,我只能把憤怒發洩到別人身上。

說穿了,我一直活得很自私,沒辦法對別人好。

  我想起他寫下的文字。他鬆開了扼在我喉嚨上的手,陸續吐露出深埋在心中的真心話。他那沉痛的悲鳴像是拿把刀插進自己的身體般痛楚。

「結果……結果,我一味地沉溺在後悔中,一事無成…………旋花的事也一樣。我嘴裡說著都是為了她,能為了她做的事情只有復仇,可是卻因為我的痛苦,卻因為當時我無法自我了斷,所以才拿起球棒踏上覆仇之路!」

  聽起來像是懺悔的一席話。我瞭解。我能體會為什麼他會那麼執著於復仇。受到同樣傷害的他,決定採取過去沒有執行過的行動,莫名地執著。

  殺殺殺!除了殺人、除了殺人以外,我還能怎樣?

  我想起他邊哭邊說過的話。為了報仇而殺人的確很任性。

可是,他錯了。他犯了一個非常致命且基本的錯誤,且一直錯到今日。

  「…………那也錯了,雄介。你的前提完全錯誤。」

我開口說話。雄介露出激動的神情。

他伸出手,再次掐住我的喉嚨,他噴著口水大吼:

「哪裡有錯?你說啊?我哪裡錯了?哪裡奇怪啊?」

「復仇,不復仇。你沒有為了朝子和小秋而跑去殺掉某人。或者有…………重點不在這裡。最先犯錯的人並不是你。聽好了,雄介,這個家……」

我伸出手,用力抓著雄介的頭。

把他當孩子般撫摸著頭。手指無法動彈的左手只能胡亂地以手掌搓著他的髮絲。

  我隨意地抓了抓他的頭髮,接著輕輕撫摸他的額頭。雄介詫異地張大雙眼。

  「——————這個家怎麼了?」

「這個家竟沒有人對你、朝子和小秋伸出援手,實在太奇怪了。」

  雄介沒有其他家人,也沒有朋友。朝子被雄二郎虐待,走上自殺之路。

這樣的悲劇其實隨處可見,並不特別。也正因如此,並非無法阻止的悲劇。

  然而,事情卻演變至如今的局面。

為何這個獨自活下來的孩子得承擔引發一切悲劇的原因?

人會求救,人也會救助他人。

理應如此。可是,直到目前為止,雄介卻獨自將她們自殺的主因攬在身上。

  認為是自己害死了那兩個自殺身亡的人。

「你應該老老實實的求救。請人拯救你,還有朝子她們。求救才是你應該要做的事,而不是為了她們去殺死某人。」

白雪也在旁邊蹲下,溫柔地撫摸著雄介的髮絲。雄介一動也不動,也不說話。這時,松樹已經開始傾斜。

「我們會遇到很多無法挽回的事,還有回天乏術的事。你已經受過太多傷害,承擔死去的人所留下的傷痛。或許會終生感到遺憾……但是……」

我繼續搓著他的頭,然後說出心底想對他說出的話。

我看著灰撲撲的天色,輕輕地說出口。

  「我們不希望你死。」

  我再次深吸一口氣,想起遙遠的從前。

我應該更早以前就這樣對他說。

  當我第一次來到這間宅邸,透過肚裡的孩子見到雄介的夢境時,就該這麼對他說。

  你能明白嗎?

這份絕望,還有從這裡開始產生的憎恨。

我怎麼可能懂?過去的我這麼回答。

  「對不起,我什麼都不懂。」

  烏鴉如黑色暴風般飛起,天空瞬時被烏鴉所矇蔽,一瞬間成了黑夜。

松樹發出如悲鳴般的聲響,地面一陣震動過後,就此頹倒。雪花與木屑漫天飛舞,以後再也不會看到松樹下的吊死屍。

  烏鴉們漸漸消失,最後只留下夾雜著嘆息的吼叫聲。

狗在一旁吼叫著,我最後用力地摸了雄介的頭。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幫你。」

  白雪撫摸著雄介的背,我與她交換了一個眼神後站了起來。將沉默的雄介交給白雪,白雪給雄介一個安撫的擁抱,但雄介依然沒有反應。

「……啊……啊……」

雄介的身體顫抖著,我不知道他現在在想什麼。

他瞪大雙眼,像是得知失去的某個東西,又好像發現了什麼般的表情。

我持續與雄二郎對峙著,雄二郎的四肢放在一起,坐在地上。它看著我,好像有什麼話想說。那對外露的眼球已經消失,兩個眼窩成了黑色的小洞。

連結至松樹的繩索消失的同時,它的身影也變得越來越淡。

「你也是,別再一個人留在這裡,快消失吧。」

聽到我的話,雄二郎歪著頭,煩惱了一會兒才跳起來。它面無表情,肥胖的身軀跳躍著,然後朝白雪懷抱裡的雄介衝過去。

「喂!」

白雪看不見雄二郎,雄介低下頭。他抱著頭,低聲說了某些話。我反應慢了半拍,伸出乎卻已經抓不到雄二郎。

我正想呼喚雨香時。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熟悉的笑聲震盪著耳膜,雄二郎的身體顫抖,摔在地上。

它蜷曲著身體,像是很害怕的樣子。脖子上的繩子完全消失,身體也漸漸模糊。肥胖的四肢逐漸融解,白色的身體四處噴散,混在雪地裡,慢慢消失。

  「…………剛才的叫聲是?」

我茫然地環顧四周,剛才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

但是,不可能再聽見那個聲音才對。

  雄介拾起頭,恍惚地呢喃。

「……………………不會吧?為什麼……」

雄介站起身,衝了出去。跌跌撞撞地橫越庭院。

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緊握右手,想著剛才聽見的怪聲音。

  高亢的女人聲音。

好像是從小屋的方向傳過來的聲音。

*  *  *

小屋的門敞開著,雄介愣愣地站在黑暗的房裡。

我們也悄悄地跟了進去,雄介凝視著掉在地上的某個東西。

  布袋的開口敞開著,白色的物體從布袋的開口滾出來。

那是人的頭骨。小孩的頭骨與大人的頭骨並排靠在一起。

是朝子和小秋的頭骨。應該是他決定自殺之後從家裡帶走的。也可能是他跑去報仇時就一直放在車上。

沒有人打開那隻布袋,應該是頭骨們自己跑出布袋。當它們發出笑聲時,動了下顎,因此滾出了布袋。

它們不應該還能發出笑聲。

「……怎麼搞的,為什麼會這樣?」

  雄介詫異地低語。自從雄二郎死後,它們就再也不曾發出笑聲。

  報仇雪恨之後,骷髏就不會再唱歌。

它們唱歌就是為了報仇雪恨。

  它們應該不會再發出聲音,然而,剛才它們卻發出笑聲。

我看著乾燥的頭骨,想起讓旋花逃跑的那間蝴蝶屋。

  懷有恨意的無數隻蝴蝶群聚在男人的骷髏上,隨聲音產生反應。這兩個頭骨應該只對雄二郎有反應,可能是沉睡的野獸再次復甦,才讓骷髏再次發出笑聲。

若我們依然相信人類的善意與奇蹟。

「它們再次發出笑聲是為了要保護你。」

「咦?」

「剛才雄二郎想殺死你,而它們救了你。」

我只這麼告訴雄介,要說這說法太過牽強也無所謂。我認為這個可能性非常高。

  我想起過去曾見過的記憶片段,盛夏時分,朝子臉上那燦爛的笑容。

她生前也總是幫助著雄介。

  我寧願相信,即使成了骷髏,朝子愛護雄介的心意也不會改變。

  雄介茫然地看著骷髏,全身顫抖。盯著骷髏看的雄介小聲地說:

「……………………………………………………………………別這樣。」

  他癱軟在地,拼命地伸長手,顫抖的指尖觸碰著骷髏。他抱起乾燥的骷髏,一如懷抱著最重要的人一般。淚水滴在頭骨上的裂縫。

「別對我那麼好。真的,別這樣……我什麼也沒有替你們做啊……你們還對我這麼好,會不會太笨了一點……為什麼……」

他笨手笨腳地緊抱著兩個骷髏,像是對親人訴說般不斷地重複著。

他悔恨地呢喃著,聲淚俱下地開口:

「朝子阿姨……………………還有小秋…………………………」

  骷髏不再笑,它們絕不回應雄介的話。

但是,雄介已經獲得救贖,不再尋死。

  「我害了你們,根本沒有資格苟活在這世上啊。」

若骷髏們要雄介別步上它們的後塵,那麼雄介也不可能追隨它們的腳步自殺。

  「我…………………………………………………………………………已經………………………………………………………………………………………………!」

  雄介發出吼叫,像是要一吐心中怨氣般,不停怒吼。

  束縛在他身上的繩索己經消失,體內的某個東西也悄悄崩解。

拒絕接受她們兩人自殺,讓雄介否定自我的某個東西。

用那根能無情地朝別人或自己揮下的球棒。

不知殺死了幾人,又傷害了幾人。

這樣的人還有資格活下去嗎?

如果繼續活著,是否就能擁有正常的生活?

  就算旋花也死了,我還想再次展露笑容嗎?

  雄介不停哭泣著,如野獸般朝空中怒吼。

悲痛的吼聲在這茫茫白雪之中漸漸消融。

  但是雪中已聽不見骷髏的笑聲,也聽不見狗的吼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