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20

11、發現了新的事實

web版1-20  11、發現了新的事實茶會平安地結束的數日後,瑪麗如約來到了我們家。

瑪麗為了幫助我的田地,竟然還專門去學習了和蔬菜有關的知識。真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孩子啊。

和她聊天的時候,得知瑪麗也是持有魔力的人,或許是年紀相仿的關係,我們已經完全成為好朋友。

和最初相遇時的害怕不同,現在已經可以看到她露出笑臉了。

瑪麗在那之後也多次前來照看差點枯死的作物,現在,我的田地終於復活了。

「瑪麗,真的是,太感謝了。多虧了你,田地才重新喚起生機了啊」

我一邊盯著取回了健康的田地一邊向瑪麗道謝。

「不,是因為卡塔麗娜大人辛苦的努力了」

瑪麗這麼說著露出了微笑。

可愛的美少女的微笑,被這個給治癒了。

「本來還以為,說不定就這麼完蛋了……瑪麗可真是厲害啊」

「……才,才沒有那回事呢」

雖然瑪麗這麼謙虛地說道,但她真的很擅長培育植物,經由瑪麗的雙手,枯死的植物也能復甦過來。

瑪麗的手是特別的。說起來像這樣的特別的手確實是叫……

「瑪麗的手是綠手指啊」

「……綠手指?」

「沒錯,綠手指。擁有培育植物的才能的人的特別的手喲」

「……特別的手……」

「沒錯,瑪麗擁有著栽培植被技巧才能的特別的手!」

我這麼說著,緊緊地握住了瑪麗的雙手。

瑪麗則睜大了雙眼注視著自己那被緊握住的手。

「……我的手是特別的……」

「沒錯呢,持有綠手指的你是特別且美好的存在喔!」

我這麼說著笑了出來,而瑪麗也露出了微笑。

那是如同鮮花盛開般的美麗的笑靨。

「卡塔麗娜大人,雖然田地已經復原了……但如果可以的話,請問我還能再次前來拜訪嗎」

「當然可以,無論何時都請來玩吧」

我對稍顯顧慮的瑪麗「十分歡迎」地宣告道。

聽到這些,她露出了看起來非常開心的笑容。

「綠手指可真是了不起啊」

送別了瑪麗後,至今都在我和瑪麗身旁老老實實地待著的基斯小聲地說道。

「確實,像瑪麗那樣的善於培育植物的人的手是被那樣稱呼的吧」

「是呢。我過去是有讀過叫做『持有綠手指的女孩子』的故事,那麼姐姐也讀過那本書嗎?」

「唔~嗯。雖然我是覺得沒看過那本書啦……但想不起來為何會知道」

不可思議,看見瑪麗後腦海中突然就浮現出了這個詞。

說起來,到底是從哪裡知道的?

「話說回來,瑪麗大人可真的是變得比以前開朗了」

「啊啊。一開始見面的時候可是非常害怕我呢」

「什麼,害怕姐姐?」

「……誒~,一定是因為這張反派臉的錯」

我對吃驚的基斯說出了自嘲的話語。

從母親大人那裡繼承而來的反派臉基因真是可恨。

「……反派臉……雖然我是覺得沒那種事啦……。而且,我想瑪麗大人不僅僅是害怕姐姐而已。無論對誰都是那種感覺」

「……誒,是這樣嗎?」

「嗯,不管面對誰都是一副提心吊膽的感覺……一定是家裡發生過許多事而變得完全失去自信了吧」

「……家裡發生了許多事是指……發生過什麼嗎?」

我感到不可思議地反問道,而基斯則是一臉呆滯的表情看向我。

「姐姐在亨特家的茶會上都做了些什麼啊?肯定在茶會上聽說了許多吧」

「……嗚」

打完招呼後我忙於思考著能否把點心帶回去。

被基斯發現後則是想方設法能吃掉多少點心再回去。

因此,我幾乎沒有參與茶會上的話題。

嘛啊,因此才會完全沒有閒下來。不如說,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作戰。

嗯,就當做是那樣好了。

緊盯著我的基斯像是放棄了什麼一樣地嘆了一口氣。

嗯,真是抱歉了啊,義弟。

然後,基斯告訴了我在茶會上聽說的事。

據說,亨特家的四姐妹,年長的三人雖然是同一位母親,但只有四女的瑪麗是後妻所生的孩子,和她們不是同一位母親。似乎在前妻病逝後不久,瑪麗的母親便馬上成為了後妻。

不過,瑪麗的母親並非什麼身份高貴的女性,亨特侯爵的再婚也因此不怎麼受到歡迎。

而且,在不顧反對地再婚之後,瑪麗的母親卻在瑪麗五歲的時候病死了。

就這樣,留下來的瑪麗雖然被父親所重視著,但是姐妹們對她則敬而遠之。

然後,瑪麗每天,都被姐姐們說著「低賤的身份都外溢出來了」「掉價」之類的話。

「……因此,瑪麗最初才會,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啊」

的確,若是每天都持續被親人惡言惡語的話,是會喪失自信的吧。

深信自己是不行的,變得害怕出現在他人面前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現在看起來她已經改變許多了呢,瑪麗大人一定沒問題的」

基斯一臉似乎明白什麼的表情這麼說著。

這可靠的義弟是不是還知道些什麼別的呢。

雖然試著問了問,但被輕易地岔開了話題。

來到這裡的當初總是像小鴨子一樣跟在我身後的義弟,短短几個月感覺成長了不少。

我對著這拼命專心於禮儀、學問和魔力的訓練而逐漸成熟起來的義弟說了「明明就算你這麼著急也無法成為大人的」後,他露出一副大人的樣子,說「我想快點變得強大,才能去守護啊」。

其實,我覺得非常寂寞。

而且,也不告訴我是想要守護什麼,搞得姐姐我完全消沉了啊。

「話說回來,瑪麗大人也快到決定和阿蘭王子的婚約的時候了呢」

「…嘿——這樣啊」

我隨意地隨聲附和到,側過頭看向基斯。

明明覺得再做一會可愛的義弟也是可以的,卻漸漸變得成熟起來了什麼的……

不過,想守護的是什麼啊。難道說,該不會是有了喜歡的女孩子吧!?

等等,要先好好向姐姐介紹喔!如果是奇怪的孩子的話我可不會允許……

……嗯?剛才基斯說什麼。

「……基斯。你剛才說什麼?」

「……姐姐」

基斯又是一張傻掉了的臉。抱歉。

「我剛才說“瑪麗大人也快到決定和阿蘭王子的婚約的時候了呢”」

「……誒?你說瑪麗和誰的婚約……」

「阿蘭王子。傑歐魯德王子的雙胞胎弟弟,這個國家的第四王子阿蘭大人」

「!?」

「瑪麗大人現在可是阿蘭王子的婚約者的有力候補」

「……阿蘭王子的婚約者?」

「雖然還未確定,但是不是差不多要決定了呢。亨特家在各大侯爵家族中也是相當厲害的資產家,而且地位也很高,和阿蘭王子年齡也一樣因此也正好……誒姐姐,你要去哪?!」

基斯的說明只聽了一半,我便朝著房間跑了過去。

阿蘭王子,阿蘭·西亞多是主人公的攻略對象之一。

必須馬上回房間趕緊確認『前世遊戲攻略記憶小本子』。

回到房間後馬上就從桌中抽出『寫有前世遊戲記憶的筆記』,緊接著翻開了阿蘭王子的那一頁。

阿蘭·西亞多。

是傑歐魯德王子的雙胞胎弟弟,本國的第四王子。

到五歲為止都十分體弱多病,也有在生死間彷徨過。

因此,周圍人對他過度保護般地撫養長大,成長為了有些目中無人的王子。

然而,由於被拿來與什麼都做得到的太過優秀的雙胞胎哥哥對比,導致性格變得有點扭曲。

對總是輕易超越自己的哥哥傑歐魯德抱有激烈的競爭意識,且有著說不出的自卑感,與哥哥幾乎沒有任何交流。

這樣的阿蘭與哥哥一同進入學園,一直將哥哥視作對手來激勵自己努力進行學問,魔力的訓練。

之後,當初次的學術測試結果公佈時,阿蘭的排名是第三名。

第一名是哥哥傑歐魯德,第二名則是主人公。不光是敵不過哥哥,甚至還輸給了平民女子的阿蘭,這次將主人公也視作了對手並不斷糾纏著她。

然後,在糾纏主人公的途中,漸漸喜歡上了開朗樂觀的主人公。

而主人公對他說「阿蘭只要保持阿蘭的樣子就可以了」,使得他對哥哥的激烈競爭意識,強烈的自卑感逐漸變薄,最終也和哥哥傑歐魯德交流起來。

順帶一提阿蘭的路線中反派卡塔麗娜·克拉耶斯並沒有登場。

雖然阿蘭多少會有時欺負下身為平民成績又好的主人公,但不像傑歐魯德或基斯追求時那麼過分。

作為代替有另外的對手出現。

那便是,阿蘭王子的婚約者,瑪麗·亨特侯爵千金。

打心底愛慕著阿蘭王子的瑪麗,即使很嫉妒主人公……

也並沒有像卡塔麗娜那樣去不斷欺凌她。

瑪麗在主人公面前總是一副優秀的千金小姐姿態。

展現出禮儀和舞蹈等與平民的不同之處,堂堂正正地作為主角的對手而競爭著。

與傑歐魯德王子對卡塔麗娜沒有絲毫興趣相對,阿蘭王子對她雖無戀愛感情,但一直認為瑪麗是像可愛的妹妹一樣,因此二人的關係十分良好。

遊戲的最後也和卡塔麗娜完全不同。

主人公成功攻略阿蘭,迎來Happy end後——

瑪麗將阿蘭讓給了主人公,祝福了他們,還說「從今以後也請要一直支持著阿蘭大人」。

只是,那眼中浮現著淚水讓人感到哀傷。

然後,主人公攻略阿蘭失敗,迎來Bad end的話——

阿蘭就會與當初的預定一樣和瑪麗結婚,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眼前的這份情報讓我產生了異常強烈的不滿。

為什麼只有卡塔麗娜!!

明明同樣是對手角色卻為什麼,為什麼瑪麗沒有破滅啊!

再說了瑪麗明明是對手可為何是這麼美好的角色啊!

為什麼,只有卡塔麗娜是大反派啊!!

製作人員是什麼意思啊!為何,只把卡塔麗娜變得這麼糟糕透頂!

這設定也太可憐了吧!

你們也給我轉生成卡塔麗娜·克拉耶斯一次看看啊!

而且還有阿蘭這傢伙,無論是Happy還是Bad都很幸福是有多受上天的眷顧啊!

明明傑歐魯德和基斯的話進入Bad就會作為殺了卡塔麗娜的犯罪者而就此消失掉!

太不合理了!製作人員不可饒恕!

若是能再次回到前世的話,我想去這個乙女遊戲的製作公司找他們投訴!!

……像這樣,我一邊釋放狂躁的感情一邊再次看向頁面。

『瑪麗·亨特』似乎毫無疑問地正是我那溫柔可愛的朋友。

因為遊戲中的瑪麗是個完美的大小姐,所以我完全沒把她和現在這個有些畏畏縮縮的瑪麗聯繫起來。

再說了,遊戲中我記得卡塔麗娜和瑪麗是沒有朋友關係的才對。

倒不如說,我覺得瑪麗應該不怎麼喜歡以親人的權力來為所欲為的卡塔麗娜才對。

沒想到,瑪麗和我一樣是對手角色什麼的。

值得一提的是,從現在的瑪麗口中連阿蘭的阿字都沒聽到過。

況且婚約似乎也尚未決定,一定是因為還沒有見過面吧。

我記得,在阿蘭路線中的瑪麗與主人公對峙的時候有說過二人的相遇。

年幼的時候,被同父異母的姐妹們所疏遠的瑪麗,每天都被姐妹們惡言相向,就這麼成長著,從而完全失去了自信,深信自己是沒用的人。

而出現在這樣的瑪麗面前的阿蘭王子,看到瑪麗所培育著的庭院而誇獎了瑪麗。

「瑪麗可真厲害啊。有著綠手指呢」

綠手指據說是指擁有培育植物才能的人的特別的手。

然後,擁有綠手指的瑪麗是十分美好的存在,王子如是說道。

瑪麗通過阿蘭王子的話語慢慢地取回了本已失去的自信。

就這樣,注意到時已經比任何人都更喜歡阿蘭王子了。

那之後瑪麗為了變成符合站在阿蘭王子身旁的存在而日夜努力修行著,在進入學院時已經成為了任誰都會稱讚的優秀的千金小姐。

和光顧著追在傑歐魯德王子身後而疏忽了學問與魔力的卡塔麗娜簡直天差地別。

瑪麗真是一個好孩子。

擁有綠手指的瑪麗是十分美好的存在…阿蘭王子也真的是說了句相當不錯的話嘛。

……綠手指……是嗎!?我是在這款遊戲中得知的綠手指嗎。

啊啊,終於想起來了,總算是輕鬆了呢。

是嗎,原來是阿蘭王子對瑪麗說過的話啊……

持有綠手指的特別存在啊……

咦?我,剛才對瑪麗說了這句台詞吧……

……不妙!?我,搶先用掉了阿蘭王子的台詞!?

沒想到不僅僅是山寨了王子的名台詞而且居然還搶先使用了!!

怎麼辦,這樣下去的話阿蘭王子可就成抄襲再用了啊。

即便是難得的名句,第二次的說出來的話也是會威力減半的啊。

啊啊,我這個笨蛋,要是能更早反應過來的話……

我自己一個人悶在屋子裡反省了一會……

嘛啊,已經說出口的話是無法撤銷的所以也沒辦法了啊。

我這樣想開了。

再說了,阿蘭王子可是乙女遊戲中的美妙的王子大人,被奪去一句台詞應該也沒問題。

一定,會用更好的台詞迷倒瑪麗的吧!

被我奪走一句台詞也沒問題的!沒問題的吧!

最終得出這種結論的我,轉換了心情,回到了被我丟在那邊基斯的身旁。

★★★★★★★★★★★

我的名字是瑪麗·亨特。作為亨特侯爵家的四女出生。

我的母親大人雖然是位非常漂亮的人,但卻因身份低下而在宅邸中評價不高。

即便如此,我也被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十分疼愛著。

雖說,在三位姐姐眼中的印象不怎麼好就是了……

可是,母親大人亡故後―我周邊的環境就改變了。

原本父親大人就由於工作而時常離開家中,因此一失去母親大人我基本就是沒有了歸宿。

因為原本下人們就沒有對身份較低卻嫁入侯爵家的母親大人很寬容,所以也沒有對身為女兒的我很好。

然後,三位姐姐也開始向失去了母親大人這麼一面後盾的我找麻煩。

她們開始把我的東西藏起來,弄壞,還對我說了許多壞話。

「赤褐色的頭髮髒兮兮的」「低賤的身份都外溢出來了」「真是掉價」

每日,不停重複的壞話和欺凌讓我的心完全脆弱起來,開始害怕與人接觸,無論何時都畏畏縮縮。然後,覺得這樣的自己是無可救藥的沒用孩子。

我唯一的避難所就是中庭。在那裡悄悄地照顧植物的時候是我唯一的安寧。

直到有一天,我在亨特家舉辦的茶會上遇見了她。

與只知道畏首畏尾的我對比則是一副堂堂正正模樣的少女自稱是卡塔麗娜·克拉耶斯。

對初次見面的我們堂堂正正地打著招呼的卡塔麗娜,宛如是和我不同世界的人一樣。

害怕他人的我,像膽小鬼一樣在茶會的途中,迎來了極限。

然後、悄悄地逃入了平時駐留的中庭裡。

在那裡,那個卡塔麗娜·克拉耶斯出現了。

颯爽地走到庭院的卡塔麗娜稱讚了我所照料的庭院。

像這樣子被他人誇獎還是自母親大人亡故以來還是第一次,這使得我一下子就畏縮了起來。

而這位卡塔麗娜,因為自己所製作的田地狀態不佳而請求我去幫忙看看。

老實說,公爵千金在開墾田地這個事實讓我十分震驚,但眼睛閃閃發光熱情地說著關於田地的事的卡塔麗娜真的十分可愛。

就這樣,我順勢而就前往克拉耶斯家,幫忙照料起田地。

我因為想盡可能幫到卡塔麗娜的忙還拼命地學習了和蔬菜有關的知識。

卡塔麗娜總是堂堂正正,開朗積極的樣子,是非常出色的美人。

只要每次被卡塔麗娜誇獎,我都會一點點地取回失去了的自信。

「瑪麗持有著充滿了培育植物才能的特別的手。持有綠手指的你是特別且美好的存在呢」

我一直覺得自己既懦弱又膽小而且還很沒用。

可是,卡塔麗娜卻說我是特別的。說我是美好的存在。

我非常非常高興。

我想成為符合站在卡塔麗娜身邊的友人的存在。

因此,我要與懦弱膽小還沒用的瑪麗·亨特告別了。

絕對,我要成為能正大光明地站在卡塔麗娜身邊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