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第二卷  序章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 kkes0308

錄入: kkes0308

「其實,瑞鳳院並不是我的本名。」

天氣晴朗的某日午後。

宅邸一室。

瑞鳳院凜凜花坐在蓬鬆柔軟的沙發上,啜飲一口紅茶後,冷不防地說出這句話。

「您說不是本名……是怎麼一回事?」

陪侍在沙發旁的女僕──黑鐵鋼反問主人。

「『瑞鳳院』是我來到這座宅邸時取的,不過凜凜花是本名。」

「啊啊,原來如此。」

鋼明瞭地點了點頭。

凜凜花是在國家的管轄之下,為了國家安全而接受某項任務,被稱呼為「國家令娘」的存在。

平日住在寬敞的宅邸裡,過著優雅的生活。雖然是因為國家拜託她執行特別任務才有如此待遇,但反過來說,生活上也會受到重重限制。

被迫離開家人,正是其一。

凜凜花從很小的時候就與家人分離,名字似乎也是在這個時候被改掉的。

「不能請他們告訴你真正的姓氏嗎?」

「……非常遺憾,這是不可能的。真名的封印只有我本人能夠解開。」

「原來是這樣子啊……」

在並非出自本人意願的情況下,被改掉姓氏是何種心情呢?鋼實在無法想像。

「話說回來,瑞鳳院這個姓氏到底是誰幫你取的?」

「我自己。」

「…………」

「我翻過字典,覺得還滿帥氣的就用了。」

「……原來如此。」

瑞鳳院還真是個異於常人的姓氏,不過以小孩子自己取的名字而言,算是相當了不起的。

「不過,姓什麼根本沒差。」

「說這麼多,結果沒差啊!」

對於鋼的吐槽,凜凜花只是帶著一臉事不關己的表情。

不對,其實鋼也隱約知道她會這麼想。如今,他也差不多能夠掌握凜凜花的思考模式了。

「……還真是一段毫無意義的對話呀。」

房門附近站著一名身穿管家服的少年,帶著一臉不耐煩的神情望著凜凜花與鋼。

「嗚……」

凜凜花迅速跳下沙發,躲到鋼的背後。

鋼的主人,相當討厭男性——更接近的說法是她有男性恐懼症的傾向,甚至連家裡的僕人也無法正常溝通。雖然她根本沒必要害怕衣緒就是了。

「不過,看到你們兩位感情變好,那就夠了。」

「我、我們感情才不好……」

凜凜花對衣緒的話搖了搖頭。

她不僅超級討厭男性,還宇宙無敵怕生。唯一相信的只有名為「黑鐵綱」的女僕而已。

但是,那位黑鐵綱由於昏迷不醒而住院中,不見任何清醒的跡象。受到如此重大打擊的凜凜花,甚至一度放棄執行國家令孃的任務。

因此,為了讓凜凜花回到工作崗位上,找來與黑鐵綱幾乎一模一樣——但毫無血緣關係——的黑鐵鋼李代桃僵在宅邸裡工作。

然而,如果凜凜花提及正牌黑鐵綱服侍自己的話題就傷腦筋了,因此現在的黑鐵鋼是設定成「喪失記憶、遺忘過去」。

「話、話說回來……有什麼事?」

凜凜花緊緊揪住鋼的短裙。迷你裙被人這麼一拉,大腿變得隱隱若現。

「那、那個大小姐……我的裙子……」

凜凜花完全不理會鋼的抗議,加重扯住裙子的力道。

鋼察覺到自己竟然會產生羞恥心。

由於裙子遭人掀起而感到害羞,看來他果然日漸被同化了。

雖然黑鐵鋼適合這襲迷你裙女僕裝、綁著馬尾的女僕,但他卻是如假包換的男人,只是男扮女裝而已。

凜凜花算是暫時接納「喪失記憶的黑鐵綱」——就是黑鐵鋼,並且也重新開始執行國家令孃的任務。

但是,她還不認同他是黑鐵綱的身分。只是用暫時處置的方式,讓他以女僕的身分待在自己身邊而已。

即使如此,凜凜花還是有逐漸將鋼視為綱看待的傾向……

「問我有什麼事……大小姐,您也差不多該回到現實了吧?」

「現、現實……」

凜凜花繼續躲在鋼的背後,一臉厭惡地喃喃自語。

凜凜花幾天前開始上學了。應該是說,她才十六歲,上學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國家令娘當學生會衍生許多問題,所以她才會連國小都沒畢業。

凜凜花有個偉大的目標——因此,她下定決心要就讀高中。

然而,卻只在三天前第一次上學之後,就再也沒踏進過校門一步了。

對於超級討厭男性且怕生的凜凜花而言,學校是個恐怖的地方。她會對第二次的上學躊躇不已也無可厚非。更何況——

「引發了許多騷動呢。嗯,我也瞭解這樣會降低您去上學的意願……不過,當初提出想去上學的也是大小姐您自己吧。」

衣緒一臉無奈地說完,將視線投向鋼。

「綱,怎麼連你也一起蹺課?」

「唔唔……」

鋼也跟主人一樣,甚至沒辦法正常回答。

陪伴凜凜花一起去上學的鋼,也成為就讀同一所高中的學生,但關於這一方面的諸多事情相當複雜。

然而,他跟凜凜花一樣,也有不想上學的理由。因為有個他不想打照面的人。雖說是全憑一時衝動,但他因為某個苦衷不得已對某位少女告白了。即使尚未聽到對方的回覆,但一想到得再面對她,實在令人尷尬無比。

因此,鋼順勢跟著凜凜花一起蹺課。

「唉……」

衣緒刻意大大地嘆了一 口氣。

「你們兩個人都是十足的廢物。」

「我、我才不是廢物。」

凜凜花越過鋼的肩膀發出抗議。

這座宅邸的主人自尊心出奇地高,對於否定她的發言極度敏感。

「算了,反正與我無關……不過,請您好好決定到底要不要繼續上學。」

衣緒走出房間,凜凜花則是發出小聲的嘆息。

凜凜花的轉學手續是衣緒安排的。學校的事情陷入如此不清不楚的狀況,身為管家的衣緒也會感到困擾吧。

「哈哈,才三天而已不需要這麼緊張吧。」

「…………唔!」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凜凜花不禁吃了一驚。

連鋼也感到驚訝,下意識地擺出備戰姿勢。

不知不覺間,房門附近又多了一個人。

「這麼說來,我似乎是第一次見到那邊的女僕小姐……吧?啊,不對,那位獨角子來的時候,我們有稍微打過照面。」

「……你是哪位?」

鋼迅速觀察起對方。

年齡似乎與鋼不相上下,大概十六、七歲吧。還算是少年。身高很高,似乎超過一百八十公分。

頭髮是不可思議的水藍色,但毫無人工染髮的痕跡。俊俏至極的臉上戴著一副眼鏡,服裝是白色襯衫搭配靛青色長褲的極簡風格。可說是考慮到自己容貌,將素材發揮至最大程度的穿著打扮。

相當在意他人的目光——這一點,也讓他看起來像是積極想與他人交流的類型。

「怎麼用這麼熱情的眼神緊盯著我不放?我聲明一下,我可是如假包換、不摻一絲雜質的男人喔。還是說,女僕小姐對我一見鍾情了?」

「我的原則就是別輕信相貌堂堂的男性。」

鋼斬釘截鐵地回答。不具任何意義的諷刺。

正如同這個人主動表明般,他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想必他沒說謊。鋼擁有能夠看穿虛實的眼睛,鋼對這一點相當有自信。

「那還真是遺憾呀。我是八雲昴,算是這座宅邸的房客。」

「我是黑鐵綱。」

鋼報上已經習以為常的假名。

自稱為八雲昴的少年,對綱的反應滿意地點了點頭。

「啊,對了,凜凜花。」

「幹麼?」

聽見凜凜花的回答,鋼不禁瞠目結舌。

他萬萬想不到,這個患有男性恐懼症的凜凜花竟然會與男人對話。而且,還毫不膽怯,一副理所當然地回應。

「我就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突然要連國小都沒讀完,一直養在深閨裡的繭居族大小姐上高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哈哈,不過也沒差吧。不去上學又怎樣?反正你又不是當學生的料。」

「唔……」

凜凜花惡狠狠地瞪著昴。

「去、去上學這種小事才難不倒我!我只是因為之前的戰鬥累積疲勞,才休息幾天而已!」

「大騙子。你明明是那種打倒馬雷比特之後,睡一覺體力就會完全恢復的人。之前還曾經在戰鬥完的隔天熬夜打電動。」

「我當時還年輕……」

「大小姐,您這種愛隨口胡扯的個性是不是該改一下呢?」

雖然鋼對於凜凜花的態度感到吃驚不已,但還是會忍不住想吐槽她。他家的主人經常隨口胡扯,盡說些毫無意義的話。

「哎呀呀,你不需要這麼激動地辯駁吧。我又沒有叫你去上學。為了和平而奮鬥的凜凜花,還是比較適合當個繭居族宅在家。」

「……我會去上學。」

面對昴挑釁意味濃厚的話,凜凜花小聲地喃喃自語。

「我會去上學!明天——不,我現在就去!」

「大小姐,現在已經趕不上今天的授課了。」

鋼指著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他們抵達學校的時候也已經放學了。

「綱,延長授課的時間!」

「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就算辦得到,他也會因為延長授課而遭同學怨恨吧。

「那就是從明天開始嘍。不過,前提要你是認真的。」

昴以一副瞧不起人的態度說。

「你真的會去上學嗎?我會拭目以待的。」

昴朝著凜凜花得意一笑,便離開了房間。

「吼嚕嚕嚕嚕……」

凜凜花一邊瞪著昴離開的房門,一邊發出動物般的呻吟聲。

看來鋼明天也得跟著去學校了。前提是凜凜花在明天早上來臨之前沒有打消念頭的話。

話說回來——

鋼偷瞄依然怒瞪著門的凜凜花。

我有個喜歡的人——

凜凜花確實這麼說過。

但是,她可是討厭男性討厭到令人懷疑,她是否能夠適應正常社會生活。這樣的她會有喜歡的人,我原本壓根不相信……

但她卻能夠與剛才那位相貌堂堂,說起話來卻意外粗魯的少年,若無其事地正常對話。

雖然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但他有充分的理由抱持懷疑。

那位名叫昴的少年——就是凜凜花傾慕的對象吧。

當然,凜凜花喜歡誰,與鋼毫無任何關係。

即便如此,鋼仍能隱約感覺到自己內心的某個角落似乎有些在意。

1章 大小姐憧憬社團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