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 練習賽開始了!

第一卷  4 練習賽開始了!「啊、啊唔~。感覺全身都在痠痛~~……!」

隔天是星期六,時間已經是下午了,不過我還是賴在宿舍房間裡的床上。

大概是因為昨天的練習吧。雖然已經放了座墊,不過屁股還是好痛喔,唔……

我明明屁股的肉都比別人多了……為什麼還會這樣……

「今天沒有練習真是太好了……而且星期六也不用上課。」

是不是大家也都跟我一樣呢?我不禁這麼思索著。

——麻子她應該也是?

結果昨天在追丟麻子之後,我們就原地解散了。

不對,我們後來還有到麻子的宿舍去,不過都沒人應門。

所以我們也傳了簡訊、打了電話……不過到現在麻子還是完全沒有任何響應。唉……

就在這時候——

「哇、哇!」

當我還穿著睡衣躺在床上完全不想動的時候,放在我旁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電話?……是麻子嗎?我趕忙拿起手機。

不過……

「咦……是美穗穗?」

「喂?武部同學,你現在有時間嗎?」

打電話來的人是美穗穗,昨天她去開會之後就沒有再和大家碰頭了。

真不愧是學過戰車道的人,聲音聽起來完全沒有疲憊的感覺。

而我當然也知道她為什麼打電話來。

「有啊。……你想問麻子的事對吧?」

「嗯、嗯。不好意思因為昨天開會開到很晚,所以沒有回你簡訊。……今天還是沒辦法聯絡到冷泉同學?」

「完全沒辦法!唉……」

「這樣啊……」

美穗穗的聲音聽起來很失落。

不過似乎還有其他原因讓美穗穗這麼無精打采。

「其實我……在昨天的會議中,被推舉為大洗女子學園的隊長。」

「那、那很棒啊!」

以美穗穗的實力來說被選為隊長也是理所當然。

不過美穗穗似乎不是很想當隊長,那是因為……

「不過,會長她們說要我一定得贏。如果輸了的話,就要在大洗的銨錬祭上跳『鮟鱇魚舞』當作懲罰。」

什麼?

……鮟鱇…舞?

難道是那個!?

我的腦海中浮現了鮟鱇魚舞那非~常令人討厭的動作——

美穗穗剛轉學過來可能還不知道……啊啊啊,我完全不想去想象啊!

「怎、怎麼會這樣~!那太丟臉了啦!如果跳了那個舞的話,就一輩子都嫁不出去了喔!」

「咦?是、是那麼可怕的舞嗎?」

「是啊!一定會被放上網絡,被全國的人恥笑,而且一輩子都會被指指點點啦~!」

我整個絕望了。

放過我吧~!

「那我們就想辦法贏吧!沒錯,只要獲勝就可以了對吧。」

「不過對手可是聖戈瑞娜女子學院……」

「我知道她們很強啦!」

「而且冷泉同學也不在……」

美穗穗喃喃說道。

啊……對喔,還有這個問題。

好不容易我們五個人終於可以合作無間了。

為了要獲勝,麻子的技術不可或缺……

該怎麼辦才好……?

——那還用說嗎?方法就只有一個!

「美穗穗!明天我們一起去接麻子吧!」

我這麼提案道。而美穗穗在電話另一頭也點頭同意。

不過並不是現在。

好痛痛痛痛!雖然打算起身,不過因為全身都在痛,所以我又倒回去床上。動、動不了啦~

「武部同學?」

「沒、沒事!只是屁股還隱隱作痛而已。哈哈哈……要去接她的話就是明天早上對吧?我們就約六點之前在麻子家前面集合吧!」

在明天之前會想出辦法的……不過這時我突然靈光一閃。

對了!就是這樣!

「那我得聯絡一下五十鈴同學和秋山同學。」

「美穗穗你等一下!」

「咦?」

「呵呵呵……其實我想到了一個超棒的方法喔~!」

到了禮拜天早上,屁股總算是不痛了。

現在距離六點還有一段時間——我、美穗穗、華還有優花花四個人穿著制服來到學校。

今天早上學園艦上吹來的風好像有點不一樣?

大概是因為八點會靠港的關係?雖然在操場這邊還看不到,不過如果是學園艦舷側的公圔說不定已經可以看到陸地了呢。

為了準備靠港,學園艦的速度好像減慢了。感覺地面有些搖晃呢。

早上來學校的路上幾乎沒有看到任何車子,應該就是因為擔心晃動會造成交通事故而儘量不開車出門吧。

不過這對今天的我們來說,是再方便不過了。

「準備好了嗎?」

在操場深處的倉庫大門前面,美穗穗跟大家確認道。

「已經做好萬全準備!」

優花花很有精神地這麼答道。然後打開揹包讓大家看她帶了什麼東西。

揹包裡裝著一支用來叫麻子起床的小喇叭!

「如果要叫人起床,一定要用這個啦!而且我也已經好好練習過了喔!」

「我做了飯糰可以當早餐。裡面放了可以讓頭腦立刻清醒的大粒醃梅乾喔。」

華拿出用花布包起來的飯檲,滿臉笑容地這麼說道。

至於我呢——

「我帶了冰過的瓶裝水還有洗臉盆~!如果用冷水洗臉的話,一定會馬上清醒的!啊,我還帶了牙刷!」

雖然手提袋裝了這些東西后變得很重,不過這根本不算什麼啦!

然後——

「我昨天已經去借了,你們看。」

美穗穗從口袋裡拿出昨天從職員室借來的倉庫鑰匙。她和管理鑰匙的人說今天我們會提早來開門。

接下來只要進入倉庫就好了。我們幾個人用力推開倉庫的大門後,走到四號戰車旁邊。

準備就緒!

「那麼我們出發吧!去接冷泉同學!」

確認大家都坐上戰車後,美穗穗這麼說道。

沒錯!我們要開戰車去!

……不過即使開炮似乎也不見得能把麻子叫起來。

噗隆~!噗噗噗噗噗噗——代替還在賴床的麻子,今天是由優花花來駕駛戰車。不過才剛剛發動引擎,她又再次大聲喊著「Yahoooooo!」進入了戰車狂狀態。

不過她開起戰車倒是意外地謹慎?在說了「微速前進!」之後,戰車便開始緩緩向前行駛。「沒想到駕駛座的視野這麼差!請、請下指示!」

「好的,我會把頭探出車外所以就交給我吧!」

聽到優花花的請求,美穗穗打開圓形的艙門,然後上半身探出車外。

喔~對喔,因為現在並不是戰鬥中,所以上半身探出車外也沒關係。

「就這樣直直前進!開過學校的中央走道,出了校門之後右轉!」

「瞭解!」

優花花遵照美穗穗的指示,把四號戰車開出學校。

因為戰車的引擎聲真的很大,所以早上起來散步的居民們看到我們都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吵到各位了!」

上半身探出車外的美穗穗沿途不斷地向路人道歉。

「哎呀~是四號啊,好久沒看到它開出來了呢。」

正在撒水的老婆婆笑著這麼說道。咦?

「好棒喔~是戰車耶!」

帶狗狗出來散步的小女孩睜大眼睛直盯著我們看。

「戰車道復活這件事看來是真的呢。」

「要比賽嗎?加油喔~!」

感覺路上的行人們似乎也都很期待這次比賽?

雖然美穗穗一路上還是很不好意思地不斷向路上行人道歉就是了。

既然大家都幫為我們加油——

「這下子就一定得獲勝才行!」

我在通訊員的位子上苦笑道。

「而且也不能讓剛轉學過來的美穗穗跳什麼鮟鱇魚舞啊!」

「那是當然!就算輸掉比賽……我也會一起跳鮟鱇魚舞的!不會讓西住大人一個人受到屈辱!」

喔喔喔?手握操縱桿的優花花趁勢如此宣言道。真、真的嗎?

「我也會一起跳的。」

坐在炮手座位的華也跟著說道。咦咦咦——

好吧!如果這樣的話,我也不能默不作聲了!

「大家一起跳就不會覺得丟臉了!」

嗯!因為我們可是隊友啊!

「謝謝大家……」

美穗穗低頭看向戰車裡的我們,感覺她的眼睛裡似乎含著些許眼淚?呵呵,她被我們感動了嗎?

不過剛剛美穗穗說的「大家」,目前還少一個人。

為了不要輸掉比賽而跳銨鰊魚舞,一定要去接她。

因為我們——一定會贏的!

「啊,前面紅綠燈左轉……這樣走沒錯吧,武部同學?」

「等一下下喔~我看看……」

美穗穗跟我確認去麻子家的路線,我坐在通訊員的座位透過觀測窗往外看。今天因為沒有加上蓋子所以看得很清楚呢。

「沒錯!前面左轉!然後直直走就會看到一棟兩層樓的宿舍……」

而麻子的房間就在一樓——!正當我想這麼說的時候。

咦!咦咦咦?

「麻子?」

「冷泉同學!?」

我和上半身探出車外的美穗穗都同時看見。

而優花花和華聽到我們這麼說也透過觀測窗往外看,兩個人也都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因為、因為因為!太不可思議了!

我們竟然看見穿著學校制服,衣衫不整、搖搖晃晃走出宿舍的麻子!

優花花見狀馬上停下四號戰車。而我們也各自打開離自己最近的艙門——。

「麻子!」

我第一個跑到麻子身邊。

不過麻子她睡眼惺忪地喃喃說著「好、好想睡……」,根本就還沒完全清醒嘛!真是的~!不過,她已經起床了!而且正打算要去學校!

「冷泉同學!你自己一個人努力起床的嗎!?」

美穗穗感動地抱住麻子。不過因為衝太快所以差點把麻子整個人推倒。哎呀呀~

我和優花花還有華趕緊扶著她們。真是危險呢~

可是、可是可是!

「只要有心就能辦到嘛!麻子!」

「唔唔……我昨天明明睡了一整天,可是為什麼還這麼想睡~~」

麻子揉了揉眼睛,在大家的懷抱中這麼說道。

「是因為這樣麻子你才沒有接電話也沒回簡訊嗎?」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如果想在這種時間起床的話,不那麼做根本是辦不到的……」

「是為了和我們一起開戰車所以才早起的嗎?」

「……嗯。」

麻子點了點頭答道。雖然動作很小但卻很肯定。

就是嘛!

麻子願意繼續戰車道讓大家都感到很高興!

「沒問題的!我們會開著四號戰車載你到學校去!」

美穗穗笑著牽起了麻子的手。

而大家也開心地拉著麻子一起回到戰車裡面。

回到炮手座位的華馬上打開花布包拿出早上做的飯糰。

「先吃早餐吧~請用。」

「吃完之後接著要刷牙洗臉喔!」

我在通訊員的座位上準備好洗臉盆。

「如果還沒辦法清醒的話,我就來秀一下練了很久的起床號吧!」

優花花手握操縱桿一邊倒車一邊這麼說道。

不過在那之前……

「得先把制服穿好才行,冷泉同學~」

把麻子拉上裝填手座位的美穗穗,看到她鬆開的領口後慌張地這麼說道。真是說得一點都沒錯,咦?

「麻子?喂~!」

「呼——」

麻子竟然一臉安心的表情在座位上睡著了?

喂!也太誇張了吧!

「……啊!怎、怎麼回事?這裡是什麼地方?」

等到麻子完全清醒過來,時間已經超過八點了。

不過被嚇到的可是我們喔原本還在呼呼大睡的麻子突然冒出這句話,讓我、華還有美穗穗和優花花——四號戰車裡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因為——

「等一下……麻子你還沒睡醒嗎!?」

「嗯……?你在說什麼啊。這裡……是戰車裡面?」

「我、我說啊……剛剛你不是還睜著眼睛和我們一起排隊集合嗎?」

我告訴麻子剛剛六點大家在學校集合這件事。

我們準時六點在學校操場集合,學生會點名確認人數是否到齊。

然後聽完她們說明今天的行程以及戰術,最後所有小隊的戰車才一起開出學校。

「怎麼可能,我完全不記得這些事。」

麻子用狐疑的眼神一一看了我們其他四個人。

不過坐在麻子後方的華,馬上打破了麻子的疑問。

「因為到現在為止都是冷泉同學在駕駛戰車啊?」

「怎麼可能……咦?我坐在駕駛座上嗎!」

麻子這時才驚覺自己兩手正握著操縱桿。

真是的……根本就睡昏頭了嘛!

「那就表示……冷泉大人從剛剛開始都一直是邊睡邊開嗎?」

優花花不禁打了個寒顫這麼說道。哇!說得也是呢!

打開艙門露出上半身在戰車外面的美穗穗倒是一派輕鬆地笑了笑。

「不過冷泉同學都有依照我的指示駕駛喔。」

美穗穗把頭探進車內對我們這麼說道,不過……美穗穗,你的笑容很僵硬啊!

「人類有時能夠發揮出超常的力量……我曾經聽過這種說法。」

只有華一個人感佩地如此說道。是,是那樣嗎?

不過引起這一連串騷動的麻子,看了窗外的景色後突然發出驚呼聲。

「是陸地……!」

沒錯!就是陸地!我們其他人也透過沒有蓋上蓋子的觀測窗看著前方。

——而我們現在正位於車輛等候進出學園艦時的專用船艙。

這個船艙位於最下層甲板,必須利用像是教練場的大型升降梯才能到達這裡。在這個靠近吃水線的廣大船艙中,除了我們五輛戰車之外,還有很多自用小客車和巴士等等,各式各樣的車輛都熄掉引擎在這邊等待。

因為等等就要在茨城縣大洗町靠港了,各式車輛可以直接從這個船艙開下學園艦!

不過現在還有段距離,只看得出陸地的形狀而已。

「好久沒有回到陸地上了呢~!真想去OUTLETS商場逛街購物呢~」

一定要再添購一些可愛又時尚的衣服才行。還有,說不定還能邂逅很棒的男生喔?

我心中如此盤算著。不過……

「那也要等到比賽結束之後吧。啊,今天晚上是銨錬祭,所以要逛街大概得等到下禮拜一放學之後了。」

華無意間說出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嗯,也是啦。以前的學校全部都在陸地上對吧?真好~我也想生活在那個年代。」

為什麼一定要把學校蓋在學園艦上呢?我真的不能理解這種做法。

「我倒是覺得學校在海上很不錯呢!感覺很舒服,星星也很漂亮。」

沒想到優花花竟然說出這種充滿少女情懷的話,看來這點我得學起來才行。

不過美穗穗卻一直東張西望。

「怎麼了嗎?」

麻子發覺之後開口問道。

美穗穗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過她接著說道:

「我、我是第一次來到大洗町。」

「因為美穗穗你也才剛轉學過來,這也是理所當然。」

華點了點頭這麼說道。對喔,美穗穗還沒逛過大洗呢。

「學園艦從明天開始會靠港一段時間,我會帶你好好逛一下大洗町的!話說回來,美穗穗的老家在哪裡啊?」

「我嗎?我的老家是在熊本。」

「是這樣嗎?可是美穗穗你說話完全不會有口音耶~」

「咦?啊,是的。」

「……這很正常啊。就像我們雖然是茨城縣出身,但講話時也不會說『好唄』這種方言啊。」

華笑著這麼說道。嗯,或許是這樣吧。

「也有一種說法就是,為了要讓小朋友都能正確地說標準語,所以才把學校蓋在海上。」

麻子這麼補充道。她對這些事情還真瞭解呢!

——我們聊著聊著,學園艦也漸漸靠近港口。

已經可以清楚看見港口的設施了——

「啊!!」

優花花突然大聲驚呼道。怎、怎麼了?

不過……我們馬上就理解她為什麼會發出驚呼聲了。港口裡面停靠的龐然大物是什麼啊!?「好、好大……!」

美穗穗拿起座位旁的L型望遠鏡,並且打開上方的艙門探出身子。

「學園艦?那個好像是學園艦喔?」

我也立刻起身透過觀測窗往外看,光從輪廓就可以看出那個東西有多巨大。

那艘學園艦幾乎佔滿了半個大洗港,大小說不定是我們的兩倍以上!規模根本完全不同嘛!這也就代表那間學校的財力非常雄厚?

「那就是聖戈瑞娜女子學院的……」

華說到一半便語塞了,而麻子也倒抽一口氣。

「那就是我們的第一個對手!確實是個非常值得挑戰的對手呢!

優花花馬上負起裝填手的責任拿起一發炮彈……等等!還太早了啦~!

鏗硿!伴隨著鈍重的金屬撞擊聲,完成靠港的學園艦放下聯絡橋。

這座鋼鐵製的橋樑連接起陸地和學園艦,讓我們五輛戰車以及剛剛在底層船艙中等待的小客車和巴士能夠開上陸地。

「所有車輛,發動引擎!」美穗穗一聲令下,我們五輛戰車紛紛發動引擎準備出發。

顏色各不相同的五輛戰車緩緩前進,排成一列開上聯絡橋。

接著——

「那輛戰車!」

咦?我聽見上半身探出車外的美穗穗這麼說道。

往觀測窗外看出去,可以看到對方的戰車已經在聯絡橋另一側排成一排。

和我們不同,對手的戰車顏色統一,讓人有種軍容壯盛的感覺!

數量和我們一樣都是五輛。

「是英國的步兵戰車呢!」

真不愧是優花花,馬上就看出對方的車種。

「瑪蒂爾達Ⅱ型戰車是主力,還有一輛顏色不同的是丘吉爾對吧-……唔唔~光是能親眼看到這些戰車實際動起來的樣子,就令人感到興奮不已啊!」

「優花花你看起來真的很幸福呢。哈哈……」

唔~嗯,雖然還搞不太懂,不過意思應該是對方的隊伍由兩種戰車所組成?

不只是顏色,連車種都儘量統一,跟我們真的是完全不同呢。

咦?咦咦?好像還不只這樣。

「學姊大人請加油~!」

「呀啊~!大吉嶺大人!」

「那是阿薩姆大人喔!」

「橙白毫大人~!」

那是……怎麼回事?……仔細一看戰車旁邊還圍著好多女孩子!?

她們的聲音竟然大到連我們戰車裡面都聽得到。

「那些全部都是聖戈瑞娜的學生吧?」

華如此判斷道。啊!應該是吧。我也發現了圍著戰車的那些女孩子們,全都穿著相同的制服。

——而讓她們為之瘋狂的,就是搭乘著英國戰車,身穿紅色制服,氣質相當高雅不俗的女孩子們!?

哇啊~真棒耶!我們就只是穿著普通的水手服而已。

「哇——感覺好貴氣呢。」

優花花整個人呆住了。並不只是服裝而已……對方所有人都長得好漂亮,就像是歌劇團的明星一樣。

而且不只是美人而已,還有應該算是「美型」,非常適合演美男子的人。真是華麗到令人吃不消啊。

啊!這也難怪她們這麼受歡迎~。

「我本來還懷疑過修習戰車道真的會受歡迎嗎?看來我的懷疑並不正確呢……」

「如果各項條件都齊備的話,那當然會受歡迎。」

麻子馬上潑了盆冷水。唔唔~我自己也很清楚啦。

她們受歡迎的程度真的很驚人——即使大洗女子學園的隊員們已經停下戰車,紛紛走出車外,也沒有任何人多看我們一眼啊!

而且一年級學妹們似乎也被她們迷倒了。甚至說出「騙人~她們好美喔!」、「我們會輸,一定會輸掉啦~」這樣子的話。

不過在這樣的氣氛中,有一個人還是面不改色。

「我們是大洗女子學園戰車道校隊。」

負責宣傳工作的河嶋學姊推了推單邊眼鏡這麼說道。哇啊!真是厲害~

「今天感謝貴校接受我們突然的要求進行比賽。」

「請不要在意。」

她就是……大吉嶺大人?剛剛那些女孩子們都這樣叫她。這位金髮碧眼的美女微笑地響應道。

只是開口說句話而已,四周的人又開始騷動。唔哇~美女的魅力真是與眾不同……

不過……這位大吉嶺大人,手上為什麼拿著紅茶的杯子呢?

她優雅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紅茶,可是這動作卻不會令人感到突兀!?……那個杯子看起來好像很貴,應該是名牌吧?

接著,大吉嶺大人輕輕地舉起一隻手,然後四周就立刻安靜下來!?

這、這太厲害了!各個方面都是!

她看了一眼我們的戰車然後開口道:

「不過……你們的戰車還真是風格獨特呢。」

真是一針見血……不過這也是事實啦。有粉紅色有金色,根本就是可愛過頭了!

「不好意思。」

大吉嶺輕輕咳了一聲後接著說道:

「不過我們聖戈瑞娜女子學院無論遇到什麼對手都會全力以赴。我們並不會像桑達斯大學附屬高中,或是真理高中那樣使用沒品的戰術。就像是這杯紅茶一樣,既醇厚又優雅……不論戰況多麼激烈,我們都不會灑出一滴紅茶的。」

咦?不灑出來?難道她要拿著裝了紅茶的杯子坐進戰車跟我們進行比賽嗎!?

這麼說來,她剛剛確實是一手拿著杯子從戰車裡出來……

不過,那就代表……

「她們真有自信呢。」

優花花難難說道。

「這是挑釁吧。」

麻子努力睜開充滿睡意的雙眼這麼說道……嗯,確實是呢!

不過她們一定也擁有相對的實力才會這麼說。在和她們面對面整隊排好時,我可以感覺得出來。

「那麼,聖戈瑞娜女子學院對大洗女子學園的比賽即將開始,全體,敬禮!」

穿著聖戈瑞娜女子學院制服,胸前掛了一個寫著「JUDGE」牌子的女學生指揮大家準備進行比賽。

我們所有人當然也一齊鞠躬行禮。

「就讓我們本著騎士道精神一決勝負吧。」

大吉嶺大人說完這句話後,便帥氣地轉身離去。

當然,手中還是拿著裝了紅茶的杯子……她、她真的要這樣子直接坐進戰車裡嗎?

「雙方請前往指定位置。」

裁判的聲音,透過無線電傳到了戴著耳機的我耳中。

遵從這個指示,我們和聖戈瑞娜的戰車紛紛離開大洗町的街道,前往城鎮北方廣闊的沙岩丘陵地——

在那邊分成東邊和西邊,東邊是聖戈瑞娜,西邊則是我們大洗女子學園!

「和之前通知的一樣,練習比賽將採用殲滅戰規則。五輛戰車全數遭到擊毀就算敗北。」

裁判清楚地說明了這次比賽的規則。

我們光是要派出五輛戰車就已經用光所有人力,所以是由人數較多的聖戈瑞娜派人擔任裁判。……一開始我還覺得「這樣會不會不公平啊?」,不過真是對不起,我誤會她們了。我覺得聖戈瑞娜的學生應該會公平地做出裁決。

因為她們應該都會遵從大吉嶺所說的「騎士道精神」才對。

——啊啊,現在可不是佩服對手的時候。

「嗯嗯……跟大家確認一下!這次的比賽場地主要是在砂岩丘陵地,但是剛剛經過的大洗町市區也包含在內!不過範圍只到作為觀眾席的OUTLETS商場前面,由於都是商店街和小巷子……如果交戰的話戰況可能會很混亂喔?」

我把今天早上學生會發的地圖貼在白板上,並這樣告訴大家。

總之先把兩邊各五個、總共十個磁鐵分成東西兩邊,放在佔了地圖大半的砂岩地上。

我用顏色各不相同的夜光磁鐵來標示大洗女子學園的戰車——至於聖戈瑞娜則是統一用同一種顏色的磁鐵來標示。

雖然我不知道這麼做能發揮多少效用就是了。我看了看戰車內的華、優花花、麻子和美穗穗,因為我的位置和讓戰車移動或攻擊都沒有任何關係。

不過,也只能盡全力去做了!

……唔~好像感覺心跳變快了?

不過似乎不只我這樣。

「終於要、要開始了呢!」

裝填手座位上的優花花,興奮的心情全寫在她臉上。

而旁邊炮手座位上的華,也已經把手放在轉盤上試著左右轉動主炮。

麻子雖然還是一副想睡的樣子,不過她也「啪!」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好、好像很有幹勁!?

不過大家好像都有點太過緊繃了?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比,比賽結束之後大家一起去OUTLETS商場吧!」

座位位置最高的美穗穗突然開口對大家這麼說道。

好嗎?她看了看我們每一個人。……不知道是誰先笑了出來。

不過在不知不覺中,我們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當然大家都答應了美穗穗。華點了點頭、優花花則是行了舉手禮。

麻子沒有回頭,不過她舉起手並豎起大拇指。

至於我呢——

「明天一定要去喔!美穗穗。」

我用足以瞬間迷倒任何男生的方式對她眨了眨眼。

接著,一道白煙直衝藍天,然後發出了即便是大白天也能清楚看見的強烈閃光——

「比賽開始!」

在照明彈發出耀眼光忙的同時,我聽見裁判發出了比賽開始的指示。

「panzer Vor!」

聽見美穗穗的命令後,麻子立刻開動戰車。

而排成一排,顏色各不相同的隊友戰車也立刻跟了上來。

不過……

「各小隊請注意!」

美穗穗和我一樣帶著耳機,並且透過戴在脖子上的喉震式麥克風對其他小隊下達指令。

因為美穗穗是大洗的隊長,為了讓她能夠直接下達指令,學生會特別多給她一副耳機和麥克

風。

「這次的敵人是英國的步兵戰車!這些戰車裝甲非常厚……如果不接近到100公尺以內,以我們的火力並不足以貫穿它們的裝甲。不對,就像之前跟大家說過的,即使在這種距離,四號戰車的短炮身75mm炮都有可能打不穿……如果是38t或八九式戰車,不更接近目標的話就幾乎打不穿。不過對方的機動性比我們差,這就是這場比賽的關鍵!依照原訂作戰計劃,除了四號戰車之外,其他戰車請開到接近丘陵山頂處待機!」

「瞭解~要加油喔,隊長!」

「這裡是一年級小隊,我們知道了。」

其他小隊陸續響應。除了我們之外,其他四輛戰車在原地緩緩停下。

「偷偷摸摸作戰……作戰開始!」

美穗穗說出了作戰計劃的名稱……是叫這個名字嗎?

「為什麼是偷偷摸摸呢~?」

「咦?因為如果正面對決一定沒有勝算……所以只能設下陷阱,引誘敵人進入之後一網打盡。」

「嘿~!感覺這招可以學起來喔~要追求很受歡迎的男生時可以拿來運用。」

「不過我想對方一定也早就料想到我們會這麼做。」

美穗穗低聲喃喃道。不過她的聲音都被引擎聲蓋過去,其他人幾乎聽不到。

什麼?我聽不見~

「總、總之我們四號戰車接下來要單獨進行偵查!」

——所以我開始移動白板上的磁鐵。

因為還不知道敵方的位置,所以藍色的磁鐵還是在地圖西邊排成一列。我方則是四顆磁鐵留在東邊,代表四號戰車的白色磁鐵則是移動到地圖中央。

不過,開到一半美穗穗突然下了「停車!」的命令,並且用雙腳同時踩了左邊和右邊的腳踏板兩下。

麻子的雙肩同時被拍了兩下,接著她把戰車停在一個砂岩構成的小丘後面。

「我出去看一下敵人的狀況。」

「西住大人!我、我也跟你一起去~!」

美穗穗和優花花兩個人離開戰車到外面去。華有些擔心地對她們說:「要小心一點喔。」

因為要以不被敵人發現為前提進行偵查,所以把戰車留在後方是最好的辦法。

兩個人很快就回來了!

「4輛瑪蒂爾達Ⅱ型以及1輛丘吉爾正朝我們這邊前進!」

美穗穗一回來就馬上跟我這麼報告道。已經來了嗎?我慌忙地把五顆藍色磁鐵移到地圖中央的白色磁鐵附近。

優花花吞了口口水之後補充道:

「隊列非常整齊漂亮!五輛戰車排成橫向一排並行前進!雖然還有點距離……」

「是啊,能夠一直維持相同速度不打亂隊形,沒有經過嚴格訓練是辦不到的。」

連美穗穗都這麼誇讚她們,應該是真的很厲害吧?

「請-邊注意抑制引擎的噪音一邊後退!」

回到座位上之後,美穗穗下達指示。

不過,咦?

「麻子同學?你睡著了嗎?」

華往前伸手搖了搖趴在駕駛座上的麻子。在待機的時候怎麼可以睡覺嘛,真是的!

「麻子,現在可不能睡著喔~」

「唔唔……因為今天實在是太早起來了……」

「你後來不是又補眠了嗎!快開車啦!開車!」

我的位子在麻子旁邊,所以直接伸手過去戳她。戳了幾下麻子終於有了反應,她伸出手把兩根操縱桿微微向後拉。

即使麻子還沒完全清醒,不過技術卻是完全沒變差呢!四號戰車開始緩緩後退。

接下來就是決定比賽輸贏的關鍵時刻了。

「請問……我們接下來就是要當誘餌引誘敵人嗎?」

華回頭向美穗穗確認道。

是的,美穗穗點頭表示肯定。

「雖然是打算利用攻擊來引誘她們……不過真的能順利嗎?」

心裡頭還是有點不安。

不過華倒是非常鎮定,她接著說道:

「這是我們第一場比賽,只有盡全力去做了。一起加油吧!」

「是啊,也只能努力加油了!」

我同意華的說法。美穗穗聽完後也露出笑容。

「沒錯,就是這樣。那麼,首先要……」

5 鮟鱇魚舞,根本不敢去想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