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尾聲

第二卷  尾聲真是無聊透頂。

我坐在自己房間的巨大的床上,拿著文庫書在那裡讀著。

從大宅裡隨便拿了一本文庫書,好像是推理小說,但是不怎麼有趣。

雖然想從回到書庫去重新拿一本,但是如果要到一樓的書庫去的話就不得不從這個房間所在的兩樓走下去。

那個,很麻煩。

【哈……】

用石膏固定住腳的這個狀況的話…….

從游泳比賽開始到和澪的暴走事件過後,已經三天了。

每天我不得不從早到晚接受一堆如巨濤拍岸般的檢查,總算能讓我這樣好好的躺在床上的是今天的中午。

被澪打傷的腳,經過檢查,結果是沒有斷掉。如此診斷的。

正確來說應該是稱之為“骨裂”才對。也就是說骨頭出現了裂痕,這樣的狀態,以澪的力量來說的話,普通的打擊的話早應該骨折了,那時估計是有所手下留情吧。

但是,肋骨倒是漂亮的斷掉了一根,那一擊還真重呢。

嘛啊,只是肋骨斷掉的話,還算是輕的。

因為肋骨不能綁石膏,所以好像只能讓它自然癒合,只是從床上起來,或是打個噴嚏都讓我全身劇痛,還真是有點麻煩呢。

完全康復好像是要一個月,要一段時間不得不好好的靜養著才行。

雖然說使用松葉柺杖的話可以行走,但是如果要下樓的話有點困難,而且我的專屬女僕已經悠閒的上學去了,叫其他的女僕的話又有點難為情。

【嘛啊,反正茉莉也快回來了】

看了看枕頭邊的鐘,已經是放學的時候了,等我的女僕回來之後讓她幫我拿一些合適的書吧。

【哥哥,失禮了】

【恩?】

房間的門開了,貴理走了進來,好像是放學之後在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前先到這裡看一下。還拿著書包,真是少見呢,朋友一個也沒帶來。

【啊啊,貴理,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哥哥,好像很空閒的樣子呢】

【都這個樣子了,也沒什麼能做的事情。】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

【原來如此,那麼讓我們一起考慮一下能讓哥哥不無聊的事情吧】

【不,算了,沒關係,因為我最喜歡無聊了!】

我拼命的那麼說著,這次劇烈的搖著頭。

因為我這個妹妹不會考慮一些正經的事情,不要讓她採取一些多餘的動作,這是最好的。

【這樣啊,如果哥哥那麼說了的話,倒是沒什麼關係的,貴理現在有一些當家的工作,現在開始不得不出去一下】

【是嗎,你也真是辛苦】

【但是,在這個之前,和哥哥有點事情要說】

【事情?】

貴理點了點頭,走到了床邊。

【啾】

彎著腰,把手放在床邊上,在我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貴理?】

【呵呵,聽從了貴理的願望,把兩位姬神變成了自己的所有物了,,所以這是可愛的妹妹給你的獎勵喲】

【嘸嗚…….】

我不知不覺用手按住了被親吻的地方。

雖然有點害羞,我家的妹妹有時也會做點可愛的事情………

【啊啊,還有已經在哥哥的銀行賬戶存了四千萬進去,每次和一個姬神交換誓約就有兩千萬,這次把兩個人的份一起存進去了】

【這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的的獎勵呢,喂!】

四千萬,這個金額有點奇怪!

一會以我的名義借錢一會有匯錢給我,在玩弄兄長嗎,這個傢伙。

【人上人是不能讓別人做沒有報酬的工作的,雖然知道哥哥一點都不需要金錢,但這個是貴理的問題】(雨夜:只要把妹妹加入後宮,錢要多少都有)

【……是嗎,話說,貴理是在我之上的?】

【是的】

妹妹一臉笑容,毫不猶豫的那麼說道。

看來,貴理到底是可愛還是不可愛,還真是難以判斷。

【雖然也可以,先不說金錢,作為獎勵的吻我就心懷感激的收下了】

【畢竟十年沒見了,臉頰的吻已經是極限了,不過,下次我會努力的】

【你在說什麼啊……】

雖然確實是在一個月之前才有了那個相隔十年的見面。在哪個方面怎麼去努力啊?

【請不要在意,貴理差不多要走了,馬上會有客人來的喲】

【客人?】

【是的,請好好迎接她哦】

貴理一臉笑容的那麼說著,就從房間走了出去了。

嘸恩….嘛啊,提到會特地到我這裡來的客人的話……

正當我那麼考慮的時候,門突然開了。

【yahoo,祐貴住的房間還真好呢】

【………】

可能會是澪,我是那麼想過的,但是稍微有點和預料不一樣。

【怎麼了,祐貴,像是死魚眼一樣的】

【………你,那個穿著是怎麼回事?】

【啊啊,這個?】

澪很開心的點了點頭,走到了床邊,在原地轉了一圈。

不知是怎麼回事,她穿的不是制服也不是泳裝,穿的是護士服。

【因為對祐貴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想著至少要來賠罪,所以就來看護了喲】

【一點都不能成為你穿護士服的理由】

這不是隻是單純的假看護士嘛。

話說,還真是有精神呢……….

【澪,你不要緊了嗎?】

【我一點都沒事喲。不過因為頭部受傷了,還是做了一下仔細的檢查,結果一點事都沒有,overheat的後遺症一點都沒留下喲】

【是嗎,這樣真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我鬆了一口氣,雖說是逼於無奈,現在想想射擊別人的頭部,這有點做過頭了。

以後不得不考慮所有的危害再決定處理方法。

【我能像這樣沒事是因為平時毫不偷懶的鍛鍊的原因,那麼,現在開始注射吧】

【為什麼?!】

澪從口袋拿出了注射器,靠近過來幫我捲起了袖子,我立刻慌張的逃開,同時肋骨和腳的痛楚在我的身上游走。

【好痛痛痛….拜託了,只有現在,惡作劇就饒了我吧】

【不要緊的,這個注射器,只放進了空氣】

【注射空氣的話不就死掉了!痛,好痛痛痛!】

只是吐糟就那麼痛,真是………

【看上去真的很痛呢,對不起】

【不要那麼秦輕易的道歉——澪?】

突然注意到澪的表情突然變得很認真,眼睛有點溼潤。

【對不起,祐貴,我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

澪摘下了現在不怎麼用的護士帽子,深深的低下了頭。

【讓你受了那麼重的傷…我,那個時候不知哪裡不對勁了。我想大概是著急了】

【著急?】

【因為我也是姬神,不管怎麼樣都是需要愛的……就像在水中非常渴望空氣一樣,十分的痛苦,痛苦到無法忍受,當看到從祐貴那裡得到愛的會長,不管怎麼做都要得到祐貴,滿腦都是這種想法】

【…………】

【雖然可能是藉口,我向遙同學諮詢了一下,我快要成影姬了】

【是嗎………果然】

雖然沒聽過有這樣的事情,但是遙是變為影姬的經驗者,如果是她說的話,那麼澪那時大概就快要變成影姬了吧。

【澪,不需要那麼介意的,也沒有道歉的必要,因為澪有必要的東西,所以才會拼命的渴望著,只是這樣的事情而已】

【祐貴…….這樣就好了?】

澪還是低著頭,眼睛向上看著我,感覺真可愛。

【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我也知道我該做的事情了,而且也交換了誓約,暫時這樣的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

【恩。誓約……交換了,對吧】

澪終於抬起了頭,撫摸了一下戴在左耳的藍寶石耳飾,在那裡有著和澪手背上一樣的刻紋浮現在上面。

這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系統現在還是不清楚,這樣子好像就算是完成了誓約。

等等,在寶石宮加奈美的反應變得怪怪的,難道說澪也會變成那個樣子嗎……

和以比加奈美更妖媚作為榮耀的澪,和她單獨兩個人在妖豔的的氛圍下的話,我可沒有不跨越那條界限的自信。

【而且,誓約也交換了,這樣的話任何時間做工口的事情都是O.K.呢】

【才不是!】

那麼快就想到那裡去了。

【哎哎哎,穿著護士服迎接初夜,明明已經做好這樣的覺悟了!】

【才不需要那樣的覺悟】

對於我來說才是初體驗的說,和穿著護士服的cosplay女生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就算不是那樣我也沒有出手的想法。

【首先,我就從這裡開始吧?】

【啊……】

澪嚇了一跳。

我握住了澪的手拉向了這邊。

澪的臉靠近了過來,我筆直的看著她的眼睛.

恩,澪的眼睛好通透,真是漂亮——

【那,那個,祐貴】

【恩?】

澪一臉赤紅,扭扭捏捏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澪居然會那麼的害羞………

呆呆的看著她的臉,她也用力的回握著我的手。

【痛,好痛!澪,手,手要斷了】

【哇,抱歉】

就像老虎鉗夾住一樣的,澪緊緊握住我的手的力量一下子鬆了下來。

【對了對了,好像我的力量在交換好誓約後又變強了】

澪一邊笑一邊說著令人恐懼的事情。

【……加奈美也是這樣的】

能讓人休克的電擊,能讓個桌子變成木屑的威力,

【如果不冷靜下來的話是不行的,如果以現在的力量有暴走的話,可不是開玩笑的】

【…真是的】

比這個更嚴重的骨折還是饒了我吧。

就像被澪的手包裹住一樣的溫柔的握著我的手。

【嗚嗚…】

澪赤色的臉變得更紅了。

明明就已經做好做工口的事情的覺悟了,只是我這手就會害羞還真是奇怪的事情。

【不知為什麼,我好奇怪啊,一看到祐貴的臉…就心跳加速】

【喂,喂,澪】

澪一臉赤紅的樣子,更向我靠了過來。

曾一次重合過的嘴唇,變得更加有魅力了……

【大概是誓約是原因…有這樣的心情,這還是第一次….】

【澪….】

看到了藍寶石耳飾發出了淡淡的光亮。

和那個雷雨夜的加奈美一樣——

可能一旦結下了誓約就會變得非常渴望對方,渴望的讓人無法忍受。突然,居然變成了這樣……

【祐貴君!……又在大白天的做什麼啊!】

很有氣勢的衝進來的——當然是,鳴神加奈美。

這個登場的時間就像是測過一樣。

我慌張的放開了澪的手,已經晚了,加奈美已經瞪著我了。

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床。

【…….會長,真會妨礙我們呢】

【今天才不是特意來盯著你們的】

已經承認了上次在山上是盯著我們的了,這個人。

【至少,我是作為學生會會長來看望副會長的喲】

【至少這個說法有點,你可是全力衝進來的喲】

【澪同學,真是囉嗦,那麼說來你,那是什麼打扮,從哪裡偷過來的,這個衣服?】

【最近會長變得很毒舌呢,只是朋友是cosplay的然後就向她借來了】

這到底是什麼朋友啊,其他難道還有女警,兔女郎什麼的嗎?

【看來有必要到房間裡去搜一下呢,說不定會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出來呢…….】

作為學生會長,總是在考慮學校的風氣呢,從各種意義上來講,我是不想陪同一起搜查女生宿舍。

【嘛啊,算了,比起這個,祐貴君,因為學校沒有買花的地方,所以就空手來了忍耐一下呢】

【不,你能來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我對加奈美笑了笑。

大概是貴理告訴她今天可以見面的吧。

澪也是這樣的。馬上就過來這點,加奈美還真是有可愛的地方的呢。

【你在那裡偷笑什麼啊,快點報告比較好哦,我都已經來了】

【報告?】

【啊,也是,那個,我來說可以嗎?】

澪向加奈美提議,學生會長大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個,祐貴,我辭去了連合leader的職務】

【辭去了?為什麼?】

澪苦笑著,抓了抓臉。

【那個,擅自使用連合的設備,引起了不小的騷動,而且也要為這次的事件以某種形式畫上一個句號。】

【如果澪想那麼做的話,我也不會攔著你……】

想要澪承擔起這件事的責任的人估計是沒有的,如果澪自己能接受的,這樣也不錯。

【那麼後任果然是葉月醬了咯?畢竟是副leader,那個孩子】

【不,後任祐貴君喲】

加奈美很明確的說道,並指著我。

【哎?我…….?】

【是的,祐貴君兼任學生會副會長和連合leader,暫時看來連合和學生會是不會有爭執了,最近桃花杯也過於熱鬧了】

【只,只是為了這個就讓我接任這個,而且是兩個都…】

【是的喲,我也差不多厭煩了和連合爭執了,作為桃花杯的勝者我是那麼下令的】

光是學生會的工作已經夠麻煩了……而且我明明就連運動部都沒有參加。

【順便說一下,連合的會議已經通過了,這件事已經被知曉了,所有的問題都已經clear了,請放心,祐貴】

【葉,葉月醬接受了嗎?】

那個過於喜歡澪的後輩,無法想象她承認我做後任的樣子。

【葉月好像也沒問題喲,我和祐貴交換了誓約——大概是不能瞭解的,但是我告訴了她我們做了像是結下誓約一樣的東西.《如果是和那個人有關的什麼都無所謂了》那麼說著,就OK 了喲】

【……….】

如果扯上關係了會怎麼啊。

又不是遙,應該不會在暗地裡想暗殺我吧。

【如果無論怎麼樣都討厭的話,我就幫你拒絕掉,就算是加奈美會長來兼任也是可以的】

【不…加奈美大概是不行的吧,畢竟學生會的工作就已經多的像山一樣的】

如果對本人去說讓她做的話,估計就會那麼接下來的。如果她倒下的話可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雖然是變得有點麻煩了,現在沒辦法,澪也會過來幫忙的吧?】

【當然,我並沒有辭去游泳部,還是連合的成員】

如果是那樣的話還算是安心了。

雖然不知道葉月會對此做出些什麼,但是貌似有像山一樣的問題等著去解決。

【嘸嗚…】

【請不要唉聲嘆氣的,都讓我覺得我都變得心情不好了】

【對了,祐貴,你一直都待在房間裡的吧?】

【嘛啊,畢竟一直檢查到現在,如果受傷的人到外面亂跑的話會給別人帶來麻煩的】

【那樣的話,有我們跟著的話,就能一起出去了吧,今天的天氣又好,暖洋洋的心情都變好了】

【原來如此,這樣也不錯呢】

澪很開心的提案了,加奈美也完全同意了。

外面嗎………

恩,差不多也需要心情轉換了。

【我知道了,那麼稍微等一下】

我慎重的從床上把腳放了下來,扶著附近的牆壁站了起來,手向松葉杖的方向伸過去。

【等等,祐貴】

【松葉杖什麼的才不需要呢】

澪和加奈美同時抓住了想去拿松葉杖的我的手。

我一點都不知道什麼意思的看著她們兩個的臉——

【我們會把肩膀借給你的】

【快點,把手伸出來】

【啊,恩……】

我按照她們所說的伸出了雙手。

澪和加奈美拉著我的手把我拉了起來。兩個人向我靠了過來,雖然肋骨感到有點疼痛,但是還是忍耐一下,澪在女生中屬於個子很高的,比我稍微矮一點,向加奈美借的力也不小。

【不過,你那是……】

【什麼嘛,有什麼不滿嗎?】

【不,沒有】

被加奈美一訓斥,我沉默了。

左右兩邊都是女孩子柔軟的身體這真是…這真讓人無法忍受。

兩個人都好香,澪大概是故意的,把胸部向我壓來,

這真是天國…不,是樂園。

【祐貴,你一點都不隱藏的輕浮的笑著呢】

【真是個下流的男人】

【……就算你那麼說】

我想這種情況下沒有輕浮地笑著的倒是有問題了。

【要走了喲,我會慢慢走的,所以請注意下】

加奈美那麼的說道,我們開始慎重的一步一步前進了。

雖然確實十分的難走,要好好的享受這個狀況的話我想要慎重的慢慢走才行,這樣我會更開心的。

【雙手捧花呢,祐貴。雖然那麼說,但是我想以後大概就不是雙手那麼簡單了】

【畢竟有七人呢……】

澪一副很高興的樣子,加奈美有點不是很開心的樣子。

一旦考慮到以後的事情的話,還是有一點不安的。

如果和七位姬神交往的話,人際關係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姬神是不會嫉妒的,這個果然是亂說的。

但是這個不安僅在今天還是先放一旁吧,

在這一瞬間,我的身旁有竜崎澪和鳴神加奈美。有著這兩個人。

我們三個人互相緊靠著走到了門前。

澪抓住了門的把手把門推開了。

門打開的同時,我注視著澪和加奈美的臉龐。

那扇門就像是通往姬神們嶄新的一天——我是那麼覺得的

(本卷終)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