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深夜的派對

第一卷

  第五章 深夜的派對新生歡迎會當日——

在將近傍晚的時候,大廳裡女生漸漸的集中起來了,大家都穿著華麗的洋服,拿著飲料愉快的談話。老師和在校的職工大家好像都盛裝參加。

正當我在大廳的角落裡心滿意足的享受著女生的洋裝時,

【祐貴,你在那裡發什麼呆啊!】

【哇】

肩膀被拍了一下。

一轉身,那裡站著的是澪。

她穿的也是洋服,明明胸口並不是很露的。好像是自主性的一樣兩個十分巨大的,很顯眼的挺著。

嗯~澪的身材配上緊身的洋服,這可是犯規的…….

【那邊,被你那麼盯著的話,即使是我也會感到害羞的喲】

【啊,嗯,對不起。】

連解釋都做不了,我老實的道了歉。

【本來還想穿更加露胸的洋服呢,但是強行把手伸進去揉也是恨有趣的喔。】

【你在對誰說啊,對誰!?】

本來就沒有揉的想法,還是露胸的比較好。

【什麼啊,不揉嗎?祐貴,因為今天你很努力的,本來還想把這五個作為獎勵的。】

說完這個,澪就去看看搬料理進來的女僕們的情況了。

與高級的料理夾雜在一起,餃子啊,章魚燒啊炒麵什麼的被搬運著,有很強的維和感,專業的廚師們應該沒有生氣吧。

【因為今天實在是太忙了,所以讓茉莉和其他的女僕過來幫忙了。她們也是一樣在努力著。】

【意思是讓女僕們也揉我的胸部?】

【從那個話題裡跳出來!】

澪是不是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胸部的價值呢。

【什麼嘛,真是無聊,因為聽說揉胸部的話會變大的,所以才想去試試的。】

【你還讓胸部變大?】

要想怎麼刺激我的煩惱才肯罷休啊。

【但是,嘛啊,獎勵留到吃完後也是可以的喔,首先如果不享受派對的話。】

【請務必那麼做…………什,什麼?】

不知為什麼,澪一直盯著我看。

【不,我是在想,今天大家明明都是盛裝參加活動的,只有祐貴和平常穿的是一樣的。】

【即使是盛裝參加我也沒有紳士風度的。】

我穿的是和平時一樣的制服,雖然茉莉是給我準備裡新開發的燕尾服的,但是沒什麼穿的心情,本來就恨不擅長派對什麼的,在穿上那個東西更加會感到緊張。

【什—麼,真浪費啊,今天大家都很開心,如果穿的好一點的話,兩個人,三個人這種程度的女生還是可以帶回去的嘛。】

【把我當成是性慾的集合體嗎?】

話說回來,你想我往哪裡帶回去啊。

把女孩帶回有貴理在的大宅裡,我可沒有這個勇氣。

【嘛,貴理想要帶回去的是那個公主大人吧。】

【……….】

朝著澪指的方向看去,在那裡站著的是鳴神加奈美。

她穿著的是露胸的洋服,好像也做過打扮。

右手的手指上帶著平時的黃玉鑽戒正發著光,

加奈美一邊和周圍的女生打著招呼,一邊向工作人員下達指示。對於她來說好像是不能享受派對了。

【祐貴,聽說你幫忙會長的工作被解僱了?】

【還真虧你能知道。】

只要是有點奇怪的事情一會就會傳的人所共知了,真是沒辦法啊。

【這裡的社會是很小的喔。而且女生可是很喜歡八卦的。】

【雖然是大小姐,但是這種地方還是和普通的女孩一樣。】

畢竟我很顯眼的,

每天都去黃玉宮幫加奈美的忙,突然不去了,當然會被知道是被解僱了。

【如果是偷襲我的話也就算了,如果是偷襲會長的話可會變得很糟的喔,雖然我明白,放課後兩個人獨處,興奮也是很正常的,如果不循序漸進的從接吻開始的話。】

【我什麼都沒做!】

【誒!祐貴偷襲會長的事情已經成為事實了喲,校內的大家可是都知道的喔】

【為什麼啊】

【因為是我向大家那麼說明的。】

澪用很漂亮的的口吻說著。

這個女人,做了什麼………因為是連合領導所以可信度很高吧。很快就被傳開了。

【結果流傳的很順利的吧?下次,祐貴又會偷襲誰?這個話題被炒得很沸騰,大家都熱情高漲的。】

【這個反應也很奇怪,很奇怪啊!】

真的被偷襲了也沒關係嗎,要試一下嗎。這是的,雖然是沒有這個膽子的。

【嗯~,大概是因為祐貴是從其他的學校轉過來的,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吧。】

【先聲明,和社會上有著不一樣地方的是這裡的學生吧】

【原來如此,我們在會回到社會前的時候如果不先學習一下那邊的知識的話。我也不能一直都呆在這裡,我先去周圍打個招呼。】

【啊,隨你高興吧。】

我隨便的向澪揮著手。

【我也事先申明,如果和會長吵架了的話我想還是快點去和好比較好喔,那個人也不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

【……我知道了】

我一點頭就看到澪在微笑,然後跑向好像是友人的女生那裡去了。

澪雖然也有點奇怪,但是基本上來說也是一個好人。加奈美也是姬神,明明和澪成為朋友不就很好的嘛

【喔—呀,喔呀,主人,被甩了嗎?】

好像是在等待澪離開的那一刻似的,茉莉走了過來。

她穿的既不是洋服也不是制服,是女僕裝。

【我又不受歡迎的,比起這個,料理全部搬完了嗎?】

【哎哎,一點都沒有耽誤全部搬完了,剩下的事只有吃了。】

茉莉滿臉笑容,但不知為何敬起禮來了。

【那個,也做完了嗎?】

【當然,至少我也是職業的女僕。不——主人總算是記得給女僕下命令了。好像有點開心又有點麻煩的感覺。】

【這次是特別的。】

因為被排除去幫忙派對的準備,沒辦法,在這個派對會場,有不得要做的事情。

幫忙做料理,還有拜託警衛部幫忙,事實上還有一件事,拜託茉莉去辦了,雖然覺得有點用人過度了,如果有好好的做的話就安心了。

剩下的只有等待了——

在下午六點,派對開始了。

以學生會長的問候作為開始,新生代表,還有作為學園的主人的貴理逐一登上了舞台,理所當然的做著演講。說實話一點都不有趣,什麼也不覺得。

像這樣的作為儀式的還是需要的。

問候的時間一結束,就變成暢談的時候了。對於是自助餐式的,可以很隨意這點我感到很高興。

澪和她的朋友立刻湧向了放著我做的料理的桌子了。看上去很高興的吃著料理。

受她們的影響,其他的學生也開始集中了起來雖然能吃我做的料理是感到很高興了,但是像那樣一群人一起吃的話量不就不夠了嘛。

【廚師,開心嗎——】

【這次又變廚師了啊】

一臉悠閒的茉莉又靠了過來,因為事情也結束了,現在是作為學生參加者,料理像山一樣的堆著,兩手拿滿飲料。

【因為是難得的派對,不好好的享受可是損失啊。大家今天都玩的很開,因為高中部和初中部都有參加,所以可以任由主人挑選合適的喔,請挑一個好的喔,啊,人家…….還沒做好準備。】

【做什麼準備啊,不要說一些愚蠢的話,茉莉也去好好的享受一下,今天不做工作也可以了。】

本來也是這個打算,充滿活力的那麼回答著,之後茉莉向放著料理的桌子走去了。

哪怕只有一點也好,作為派對的參與人,好好的享受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但是我可不是享受的場合。

派對一結束,遙就會真的動手了。

到今天為止的幾天內,遙從未露面,也沒有被Ggirls捉住,明天又會怎麼樣呢?

貴理和平時一樣,沒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的,這點讓我很詫異,不管是在家還是在學校,妹妹連遙的名字也不提。

鳴神加奈美——這幾天都不正眼看我一下,她在那時激動的時候說的話   在我的腦海中回想過好幾次,加奈美對於順便的保護這點感到討厭。

大概不止這些吧。

但是其他的又想不出是什麼。

不行,在那吵的地方考慮也是徒勞的,先把肚子填飽吧。

在附近的桌子上擺著美味的壽司,比起其他的料理還是這個比較親切的食物。

不管哪個都是用很新鮮的食材做的。明明超市裡的盒裝壽司就已經很奢侈了,一想到這就感覺到了不得了的地方。

由於是用高級的食材做的,用筷子夾了一大塊,壽司上油脂豐富看上去很好吃。

【我開始吃了】

周圍突然變黑了。

到處傳來女孩子的叫聲,更是聽到大批人來回走動的聲音。

太奇怪了,應該沒有預定那麼驚奇的項目吧。

那麼也就是說——

我依依不捨的把手中的壽司放回了盤子,跑了出去。

因為從窗戶外射入了一點月光,所以也不是完全的黑暗。馬上就找到了放我做的食物的桌子。

從裡面拿出事先放在裡面的MP5——Ggirls用的槍,是拜託茉莉從警衛部入手的東西。子彈也已經填充完畢,也調成了馬上就能射擊的狀態。

因為是在派對開場前就放在桌子下面的,今晚用的上用不上我自己也只有五成把握。

已經見識過遙的本事了,普通的考慮的話,一般都是槍要比日本刀更又優勢吧。

作為姬神的她常識對於她來說通用就奇怪了。說實話,手槍的話有點不安MP5的話精準度又高,又是全自動的,容易牽制她。

槍的安全裝置也已經確認過了,突然之間看到了光,只有在舞台上點亮了燈,然後——

【大家,對於引起騷動我感到很抱歉,只是想給大家表演一下作為娛樂。】

在舞台上,穿著全黑色洋服的風間遙優雅的站著。她的手裡緊緊的握著日本刀。

【那麼就趁早開始吧。】

遙妖豔的笑著,一下子拔出了日本刀。

女生們大聲的歡呼著,大概是真的以為是表演了吧。

確實,手握日本刀的遙十分的威武,美麗。

連看都沒看就直接跳到舞台上去了。

在那裡的是——加奈美,加奈美一邊搖晃著裙襬一邊躲開遙從空中向下揮下的刀。

【真是大膽啊,遙同學。】

【你的洋服也相當的大膽喔,比想象中的胸部要大,連沒有百合趣味的我也有點心動了】

【你,你在說什麼嘛!又不是神堂同學,真是下流!】

加入了很厲害的吐糟,但是現在不是悠閒的看他們打招呼的時候我拿著MP5往前走,確保好射線,好,從這個位置的話應該沒問題。

確認的同時把模式調為單發的,扣下了扳機。

啪,啪,向遙的腳邊射去了兩槍,準備工作已經結束,在這個大廳裡無論從那裡射向那裡都能精確的命中。

【啊啦,啊啦………】

遙一點都不驚訝,朝向這裡。視線朝旁邊了,笑著。向著她視線的方向看去。率領著三個人,保持著槍口對準她的樣子跑過來的軍曹。也就是說演員都到齊了。

從大廳想要逃出去的人一個也沒有,大概都以為是娛樂節目吧,雖然都不知道這是實彈,真是悠閒的大小姐們啊。

【呵呵,大家好像都預測到這個事態了,先不說Ggirls,祐貴同學真是很好預測啊。】

【也就是在想會不會發生這種事這種程度的吧。到底會不會來我可不知道。】

雖然是以防萬一才把MP5放進去的,其他的什麼都沒準備,軍曹她們也來了,之後會怎麼樣呢。

【真是沒辦法,本想快點分出高下的,但好像變得有點麻煩了。還是重新計劃一下吧。】

遙從胸口取出一個像罐子一樣的東西,拉開瓶子丟了出去。

等等,居然是閃光彈——

啪,伴隨著爆炸的聲音,光溢了出來,再變得什麼都看不清之前看到了遙逃走的身影。

【不要逃】

響起了軍曹響亮的聲音,隨之Ggirls也跟著出去了。也聽到了大廳的門打開的聲音,她們好像帶著過濾閃光彈的防護眼鏡,真是準備齊全啊。

這邊眼睛還是什麼都看不到,Ggirls應該去追遙了吧——

【鳴神,沒事吧】

【神堂同學………】

加奈美在我的身後一個勁的嘟囔著,在閃光彈爆炸的同時,我迅速移動到可以保護她的地方。

【因為說是要重新計劃,說不定會趁亂來襲擊的】

【………意外的,想的真多納】

也算是這樣吧,我點點頭,我朝著遙她們出去的們看去,首先,她們好像也沒有回來,現在好像是沒什麼危險……

【哥哥,成為我的敵人這件事看來是認真的的。】

從哪裡貴理由幾人Ggirls保護著走了過來,順便說一下,貴理也是穿著洋服,雖然不是性感系的,但也很可愛,明明多笑一點的話會更可愛的。

妹妹是無表情的。

【不管是妹妹還是誰,做著錯誤的事情的話沒有幫助你的理由吧】

【真是讓人困擾的哥哥,明明這裡佈置了很多抓遙同學的機關,所有的這些不就變得白費了嗎.】

真是可怕的妹妹啊。

究竟在這個和平的派對中設置了怎樣的陷阱啊。

狙擊手好像是有點,地雷的話應該是沒有吧。

【雖然不好意思,但是如果貴理不想改變主意的話我只有繼續阻礙下去了。已經這樣了,不管用怎麼樣的手段都會做下去的】

是的,即使是再一次用<王之音>也是沒辦法的。

【雖然很殘念,如果哥哥想要那麼做的話。】

貴理突然靠近這裡,我很自然的放下了槍。即使再怎麼敵對我也不想把槍對著自己的妹妹。

【真是壞哥哥吶】

【誒…….】

胸口傳來了輕輕的衝擊,貴理像是撞擊身體一樣的抱緊了我。

妹妹細細的手腕在我的後背纏繞著—— 突然,視線搖晃了起來。

【………….什!?】

感覺到自己不是自己那樣的維和感,只是一瞬間而已,在下一個瞬間,我看到了倒在大廳地板上自己的身體。

【啊………】

情不自禁的發出了聲音。

神人一體——

【貴理,你——】

【現在,哥哥可是貴理喲,注意可不要說什麼奇怪的話讓人產生誤會喔。】

腦海中響起了貴理的聲音。

我又再一次進入了貴理的身體裡了嗎——

會場產生了一點恐慌,在我被貴理抱住之後,又到了下去,感到吃驚也是正常的。

【先從這裡出去吧,哥哥的身體由Ggirls來搬運】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現在不得不保護加奈美的,也不能放著遙不管】

【沒用的喔,現在又不可能用槍來射擊,還有<神人一體>說到底是貴理的能力,即使哥哥再怎麼努力,也不能回到原來的樣子喔】

可惡……大意了,,居然沒有洗淨身體就用能力。

【洗淨身體什麼的只是因為心情而已,並不是為了讓神寄宿在自己身體裡。而且我也省去了很多麻煩的步驟。】

想怎麼做,貴理。

【什麼也不想做喔。如果我們從這裡出去的話,澪同學會幫忙收拾爛攤子的吧。如果這樣做的話…….】

【神堂同學  !】

加奈美一臉發青的站在那裡,我倒倒下的身體已經用布蓋上了。

【等,等,為什麼突然倒下了,快點回答一下啊。】

話說回來……沒有靈魂的我的身體…不就是假死狀態……。

【呼吸和脈搏都很弱,看上去可能是死了】

這傢伙怎麼一臉毫無關係的樣子……

【神堂同學,快點給個回答,不會是被遙同學打到哪裡了吧?貴理同學不要呆呆的站著,快點過來。】

【啊,啊,好的】

為什麼要叫貴理呢——啊,嘛啊,叫倒下的人的親屬過來,這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神堂同學沒有呼吸了,你不是說要保護遙同學的嗎?現在可不是倒下的時候。】

加奈美在我的耳邊持續的叫著,周圍因為還沒有進行緊急措施已經變得很焦急了。

【明明還沒向你道歉!明明還感謝你!如果在這裡死掉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如果是我死掉的話也就算了,為什麼你突然之間死了!】  道歉——說的是前些天對我的態度的事情吧。

感謝的理由還不知道。

雖然一點都不知道——

【貴理,讓我還原。】

【不要】

簡短而又明確的被妹妹拒絕了。

【現在的風間遙很危險,不想讓哥哥再與此事有什麼瓜葛了。】

【正因為危險,所,所以才要阻止遙同學,並且不得不保護鳴神同學,如果還把我認為是她們兩個的命運的對象的話——】

沒有猶豫的時間了,我吸了一口氣。

<貴理,讓我回到我的身體裡去!>

在我下完命令的同時,觸碰了倒下的神堂祐貴的身體,視覺搖晃了一下,違和感再次襲來。

這個交換身體的感覺不管怎麼樣都無法適應…….

當我邊考慮這些一邊睜開眼睛的時候,加奈美的臉近的連我都吃了一驚。

【神,神堂同學。】

【對不起,已經不要緊了。】

我簡短的說完就站了起來,撿起了MP5。

雖然加奈美驚訝到雙眼睜大著看著我,周圍也開始吵鬧了起來,大概是察覺到如果這是作為表演的話也太奇怪了吧。

啊,真是的,既然已經變成這樣了也沒辦法了。

<剛才什麼都沒發生,請大家不要在意>

把<王之音>用在這種地方總覺得有點……還是不要去想它了。

一下子,隨著聲音的擴散,會場的吵鬧聲也停止了。突然,大家好像都覺得什麼也沒發生。在這裡也能派上用場,我的能力。

【貴理,我馬上會回來的,在這裡等我一下。】

【哥哥……】

貴理在大廳裡坐了下來,呆呆的看著我。

大概是沒想到自己會被用<王之音>吧。即使是我也不想用能力讓自己的妹妹服從自己。不禁的祈求原諒,感到後悔了。

現在——只能這樣了。

【等等,神堂同學,你打算怎麼做?】

加奈美已經恢復過來了,向我投來責備的視線。可能是對於引起那麼大的騷動然後想那麼一走了之的我感到不滿吧。

【當然是去追遙同學,在被Ggirl捉到之前把她找到,如果是我找到遙同學的話這個騷動就會收場了。而且鳴神同學也安全了。】

【遙同學的嘛……那麼我也一起去。】

【什?不,如果鳴神同學也一起去的話就會變糟了。】

她究竟在說什麼啊。

在這有Ggirls,如果是有陷阱的話這裡是最安全的。

特意跑到要殺自己的人的面前,有這個必要嗎?

【你,抓到遙同學之後想做什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被Ggirls抓到還要危險。】

【並沒有什麼下流的想法。】

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對遙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即使她是美人。我也會考慮時間和地點的。

【嘛,當我說的一半是笑話。】

【居然只有一半】

【這個是我的問題我不能容忍你一個人去。還有說明一下剛才的那是怎麼一回事,而且…】

加奈美一邊整理好洋服的肩帶,一邊小聲的說。

【其實我最討厭派對什麼的了。】

加奈美保持著沉默走到了我的旁邊。她也太沒有警戒心了。

我這可是時刻警戒著,擔心遙什麼時候又來突襲,把MP5放在胸前做好隨時都能射擊的準備。又不能射中遙但是不去射擊的話又很麻煩。

一離開了大廳,周圍變的異常的安靜,因為校園裡大多數的人都集中到大廳去了,安靜也是理所當然的。

【吶,神堂同學】

【是的】

我看都沒看她就回答了。

【剛才,你倒下的時候貴理同學小聲的說了什麼奇怪的話,讓我變回來什麼的。】

【我家的妹妹本來就恨奇怪。】

【原來如此。】

很凌亂的對話

【說起來你也很奇怪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死掉了,現在卻又活蹦亂跳了,那個是怎麼回事?】

【恩~殘念的是我也不是很清楚。】

【這個我知道。】

加奈美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隨意的說著。

不是很想讓她知道貴理的有能力的事情。恩

說起不是很正經的事的話,加奈美慌慌張張的樣子也十分的有趣。

雖然很想問為什麼那個時候會那麼焦急,從旁人看來應該是斷氣了,又不能去吐糟。

【我也不想被操控著做事,不管貴理佈下什麼陷阱,就像你所見的現在都沒事了。】

【也是,真是太好了,因為能給你最後一擊的只有我喔】

【……能感到安心,我覺得很高興。】

我難道是在保護可能把我殺掉的人嗎,我到底有多麼的爛好人啊。

【只是……不知為什麼,看到剛才的貴理同學,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感覺好像看漏了重要的事情。】

【我想應該是你的錯覺吧】

只有貴理的<神人一體>的能力絕對不能洩露,不知道為好、無論是為了加奈美還是為了我的性命還是保守這個秘密吧。還是等以後有機會在說吧。

【嘛啊,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也不知道遙同學到哪裡去了。】

【也沒聽到槍聲】

隨著話題的變化,心情也放鬆了不少,我試著聽遠方的聲音。是Ggirls還沒有射擊,還是說已經走到很遠了,什麼也聽不到。

【沒什麼動靜真是讓人害怕。果然,鳴神同學還是回到大廳比較好,學生會長不是還有事情要處理嗎?】

【我不是說過嗎,我討厭派對什麼的,洋服也最討厭了。討厭到想現在就脫掉的程度。】

【那麼脫掉的洋服就由我來保管吧。】

【不是對洋服有興趣,而是對我的裸體有興趣吧!】

被罵了。

對裸體有興趣,這種說了的話肯定會生氣的。

【真是的,你這個人………說起來還有話要和你說喲。不可能回去的。】

再討論<神人一體>的事的話,能不能隱瞞下去就……鳴神可是很強勢的。

【神堂同學,你忘了重要的事情了吧,我,一直在迴避你喲。】

【但是現在不是能夠普通的對話了。】

站著旁邊的是和往常一樣可怕的鳴神加奈美。

【至少,前面你保護了我,普通的對話就允許了。】

【你是哪裡的公主殿下嘛~】

沒得到允許連說話都不允許,這要偉大到什麼程度啊。

【能和你說話,真是由衷感謝了,鳴神為什麼之前會那麼的…….】

【因為生氣了,有不滿的事情,神堂同學意外的結實,被我打到了也不會那麼輕易的壞掉,所以安心了。】

【我也是處於很微妙的時期的小男生……被女生冷淡的話也會受傷的。】

有令她生氣的事情這個大概是事實吧。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但是隻是單純的生氣也太逼真了吧。果然是因為我而生氣的。

【啊】

【誒?】

加奈美突然張大嘴巴,好像是指向哪裡,在她所指的方向的是——

校舍的入口被破壞了。

正確的說是門被砍的四分五裂了,是日本刀所砍的嗎?

因為已經是這個時間了校舍的入口的門應該是鎖著的,但是對於她來說鑰匙什麼的好像是沒有意義的

【真是做了不得了的事情……】

【我們過去吧。】

【雖然說把你帶到這裡來了,但是果然很奇怪,為什麼要去接近想要殺自己的人呢?】

【被盯上的人是我喔,和Ggirls什麼的沒有關係,我怎麼能容忍她們在不知道的地方把事情解決了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把遙同學和Ggirls一起作為對手,不要小看我。】

【等,等一下,為什麼會那麼的好戰呢。】

【因為這個比派對有趣的多喔】

加奈美跨過壞掉的門,進入了校舍。我毫不鬆懈的拿著MP5跟在她後面。

【鳴神,至少要躲在我的後面吧。】

【躲起來?為什麼我非得悄悄的躲起來不可啊,在這後面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想要我的命的話從哪裡過來都可以的。】

【那,那個,鳴神?】

雖然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但是好像是認真的。

而且好像現在變的更麻煩了。

加奈美換上室內鞋悄悄的走著,我也穿上了室內鞋,和她並排的走在樓道里,上樓梯。

在校舍內,沒有人的氣息,聲音也沒有,只因為門被破壞了也並不代表遙一定在這了。

【鳴神。STOP】

在到三樓的時候,我用輕卻尖銳的聲音說道,讓加奈美停下了。

我使了使眼色,向走廊那邊看去。

【啊……】

確認好加奈美也注意到了,我悄無聲息的向樓道走去。

在那裡躺著兩個Ggirls的士兵,迅速的查看了一下他們是否還活著,恩,不要緊,雖然失去了意識但是還活著。應該是遙做的這點沒錯。大概是用峰打就解決了吧。

【好像沒有什麼很嚴重的外傷。大概是一招就解決了吧。】

【……這倒是無所謂了,你想玩弄她們的身體玩弄到什麼時候啊?】

【玩弄什麼的,我只是在調查而已。沒有什麼下流的想法——】

站著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槍聲。一瞬間我抱住了鳴神的肩躲到了牆的後面。

【等等,神堂同學你在摸哪裡啊!】

【不是的,這種時候我怎麼會去考慮奇怪的事情呢!好了啦,快點把頭低下。】

讓加奈美低下頭,我準備好MP5,對周圍也警戒了起來,槍聲離這裡很近。

大概是上面一個樓層的,在那裡Ggirls剩下的人和遙戰鬥吧。

在這裡躺下的Ggirls被很輕易的幹掉了。這會變的很糟——

我一邊掩護著背後的加奈美一邊警戒著,不一會槍聲就聽不到了。

剛想要離開這裡,在抓住加奈美的手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啪叮,走廊裡響起了很響的聲音。

【這次又是什麼?】

【呵呵,這次是我!】

伴隨著這樣亂七八糟的回答,走廊的窗被打破了,隨即出現的當然是遙。

【從哪裡進來的啊,這裡可是三樓。】

【聽到你的聲音努力的從牆壁上爬了下來,呵呵,最喜歡這種一臉經驗的樣子了。】

最初的見面的時候是從樹上出現的,在大廳也是突然的出現,令人驚奇。

遙為了讓人驚訝可真是不厭其煩。

【阿啦,阿啦,還特地把加奈美同學帶來了。還是說,你們兩個都是笨蛋嗎?】

【我是那麼認為的……】

【等等。把我和神堂同學相提並論,這可讓我意外了,即使是這樣我可是學年第一名喔。】

不不,這可不是用這個來說服對方的場合吧。

【嘛啊,怎麼樣都好,對於我來說是省了不少功夫,幫大忙了、那麼就讓我快點把工作結束吧。】

遙微微的笑著,一下子拔出了日本刀,磨亮的刀身被月光的照射下發出妖豔的光。

【遙同學!】

【是的,什麼事?】

即使是對著我的MP5,遙也沒有任何動作,還是面帶微笑,可惡,完全被小看了。

我用手做出暗號讓加奈美退到後面去。她很快的做出了反應,向後退了幾步。暫且,先這樣吧。

剩下的——就是處理眼前這個麻煩的人了。

【大概已經知道了吧。我家的妹妹想要把你抓起來而且之後想要把你關到哪裡去。】

【我知道,如果是貴理同學的話,那麼做也是當然的。】

【知道的話,那麼就放棄暗殺鳴神這種愚蠢的事情,之後的事情交給我,由我設法去說服貴理,然後所有的事情都恢復原樣了。】

【不要。】

【………】

【不會變的和以前一樣。因為你來帶了這裡讓狀況發生了改變,對於我來說你的憎恨是必須的,為此不得不讓加奈美死掉。】

遙保持放下拿著日本的手,一點點的走了過來。

【如果是貴理同學的話請交給我吧,雖然是不要她的性命,為了讓她不再考慮把我關起來什麼的,我會幫忙調教她的。】

不行了,這個人…….

遙已經一點都沒有聽我的話的打算了,變的除了想讓我憎恨她之外什麼也不去考慮了。

【請放心,對於祐貴同學,我會很溫柔的給你一擊峰打的,但是也有可能斷兩三根骨頭。】

【………】

背後突然變涼似的感受到恐懼的同時我準備好了MP5拉開了安全鎖。

有不能打中她——考慮這種天真的想法的空閒也沒有了。瞄準遙的腳連射,子彈到處都是。

要好像是讀出了我的想法,Z字型的走法躲過了射擊並且一口氣縮短了距離。

槍與刀,明明這邊有要到性的優勢,一瞬之間這個優勢失去了。

【啊哈哈!】

遙高聲大笑,瞄準我的身體,刀一閃而過,腳不聽使喚的向後退了一步躲過了攻擊,這次瞄準肩膀用MP5射擊。

【沒用,沒用,沒用的,即使那個命中了我也不會停下。】

【切…………】

子彈連擦都沒擦到,向樓道深處飛去,遙又向我揮來了刀,並且很快的。被這個打到了與其說是骨頭斷掉還不如說是骨頭變得粉碎。

我又向後退拉開了距離,用MP5繼續射擊著——

【喂】

MP5子彈用光了,偏偏在這個時候,我慌張的打開彈倉放入剩餘的子彈,然後   那好MP5的時候。

正前面看到了遙的笑臉。

【真是的,太遲鈍了,真拿你沒辦法。】

【嗚……】

一瞬間,感覺到左手傳來一股暖流。

明明知道遙馬上就要過來了卻還是把視線從她轉移到了左手。

血——

左手手肘以下連帶著制服都被砍到了,血流了出來,沒有感受到痛楚是因為切的口小嗎?

是什麼時候砍到的一點都不知道。

【不要緊的,這樣的傷還很淺,不過在那麼做下去的話,可是要砍下你的一隻手腳了喔。】

這個不是威脅,我一瞬間就理解了,但是一理解之後身體就變得動不了了。

敵人的實力過於要到性的強大了。

在被母親強迫做的生存訓練中,我是狩獵的人,雖然不是我想去做的但是還是拿著手槍對準了動物。

但是現在是相反的場合。

我的性命被站著我面前的這個漂亮的女生握在手裡。

【已經到睡覺的時候了,祐貴同學,等你醒來什麼都結束了。】

看到遙向上揮著刀,雖然這個動作漏洞百出但是我連打開安全鎖用手槍瞄準都做不好。

到這裡為止了嗎——

【神堂同學閉上雙眼。】

聽到聲音的同時我的身體一下子反應過來了。

閉上眼的同時,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到地上的感覺。

在那個方向聽到了巨大的聲響,然後感受到光的閃爍。

【到這裡來,快點。】

加奈美拉著我的手在樓道里跑著。

明明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但是還是覺得雙眼被光刺到了。

好像是加奈美投的閃光彈在靜距離發揮最大的功效。

【這裡就好了,快進去。】

只聽到嘎啦一聲門打開的聲音,之後我被從後面推了進去。

即使沒有看得很清楚,我也知道那是個空教室。

裡面稍微有點灰塵,後面擺放著幾張桌椅。

【坐在這個椅子上,快點,把手伸出來。這個傷口還是挺嚴重的喔。】

加奈美一臉難過的表情,拿出了雪白的手帕幫我把傷口包紮好了,不一會血就滲了出來。果然傷口還是蠻深的……….

【真是的,這樣不就被遙同學預先趕上了嘛。】

【什麼意思……?】

不會真的是想要自己給我最後一擊吧。鳴神同學。

【但是還是多謝了,鳴神多虧你在那裡能投出閃光彈。】

【因為在大廳看到遙同學投過的啦,心想Ggirls應該有同樣的東西,就試著找了一下。如果是真的手榴彈的話可是會把你和遙同學一起解決掉了。】

一邊吵吵鬧鬧的說著一邊檢查我還有哪裡受傷的地方。真是缺乏坦率的女孩子。

【嘛啊,就算放著不管血也會不再滲出來的,還是先在這裡躲一會兒吧!】

【不,在這裡躲著被找到也是時間的問題,鳴神先回大廳讓貴理派人保護你,我再去找一次遙…….】

【已經夠了】

【誒……?】

加奈美認真的看著我,包在手腕上的手帕一下子滑到手上了。

【神堂同學你已經不能再戰鬥了,你自己應該也是知道的。】

【…………】

的確我在害怕遙。

怕到連身體都動不了的地步了……….

【感到害怕並不是什麼害羞的事情喔。遙真的是很恐怖的人。即使你是被鍛鍊過的但也不是她的對手。下次 真的會被砍掉手的。】

【那個……….】

雖然想反駁但是還是閉上了嘴。就像鳴神所說的,遙真的可能把我的手砍下來吧。砍下來之後,臉上浮現出笑容肯定沒錯。

【能為我而戰鬥這點我很感謝你,但是已經足夠了。】

現在最讓我吃驚的是

加奈美居然會那麼坦率的和我道謝什麼的……….明明我值得道謝的地方一個都沒有。

【…………!】

再一次聽到了槍聲響起。持續聽到的槍聲是MP5開槍的聲音。

難道是Ggirls剩下的人在追趕遙嗎?

雖然說遙被抓到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但是又不能現在追上去。追上去的話會被幹掉的。

【………啊,已經聽不到了,難道是已經結束了嗎?】

【大概……】

說真的,我不認為Ggirls會贏,那麼也就是說…….

【遙同學可能馬上就要過來了喔】

【…….可能吧】

【真是的】

加奈美小小的嘆了口氣,把附近的桌子拉到身邊,擦去上面的灰塵,坐在上面而且一隻腳放在桌上,洋服的長裙被掀了起來,雖然說內褲很難看到,但是動作也很糟糕,是大小姐不應該有的動作。

【你肯定覺得我的禮儀很糟糕吧?】

【誒…】

【神堂同學,心理想的東西都寫在臉上了喔,如果是那要的話以後工作了可會吃苦頭的喔。】

【澪也好,大家也好,都在意我的就業……….】

不過比起給我負面的教訓來說還是坦率的評價更好。

【對於我來說為了不讓想法表現在臉上可是下了苦功夫喔】

【鳴神,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你是很坦率的………】

畢竟是能把想的東西那麼直接的毒舌的說出來的吶。

【說的不是這個,表情,或者是說為了不表現在臉上,自己在成長過程中的壞習慣。】

加奈美一邊玩弄著捲曲的頭髮,視線裡包含著一絲迷茫,過了會就馬上點了點頭,看著我這邊。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再不說的話就沒有機會說了吧,所以說趁現在早點說了。】

【什麼……?】

加奈美微微的笑了一下。

【在桃女的學生中估計誰都不知道吧,我啊,到中學為止還是一個上著普通的公立學校,和母親在一個小公寓裡一起生活的呢。】

【你不是鳴神家的女兒…….或者說是後繼人什麼的嘛?】

在大小姐聚集的桃女中也應該是血統優秀的名門才對。

【這個絕對沒錯,只是父親是鳴神家的當家,而母親是連愛人的名分都沒有的,只是玩玩的對象而已。也不知道母親是怎麼想的,明知道只是和自己玩玩的但還是生下了我。】

【…………】

我變的啞口無言了。

常見倒是很常見的現象但是在我的眼前說的話還是有點沉重。

如果對她說,只要是生下來的都是會有她的價值的的話一定會被她電擊的吧!

【在初中三年級的時候母親由於交通事故死掉了,因為父親沒有其他孩子所以就把我接回家了附帶還讓我做繼承人,所以親戚們無法接受的理由你也應該知道了吧。】

【怪不得你會被殺手盯上。】

即使是如此把人殺掉這個也太極端了吧,鳴神這個名字有做到這種程度的必要嗎?我是不能理解。

【我家的父親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想到,,只是單純的想讓自己的孩子繼承家業而已,覺得這樣的話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吧。為此才把我接回來的。】

雖然不太想說別人家父親的壞話,但是這種做法……

如果正妻有孩子的話就會棄之不顧了嗎,像加奈美這樣可愛的女兒棄之不顧什麼的正是不敢相信。

【我想回應父親的期待,而且也沒什麼想做的事情。就按照父親的安排了。】

【……….】

【在進入桃女之前的一段時間,拼命的學習喔,要怎麼才能看上去像一個大小姐,怎麼才能配得上做一個名副其實的鳴神家的繼承人。學習因為本來就很好,雖然自己說有點害羞,但是我是那種什麼都能做的很好的類型,所以到現在為止很好的過來了。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披著羊皮做人的事情會被發現。】

加奈美笑著縮成了一團。

不知怎麼的那個樣子看上去特別的小。

即使加奈美那麼做了,又有誰能怪她呢。

她即使再怎麼優秀也只是一箇中學生,也沒辦法。最少她理解了自己所處的狀況,在這之中做自己最大限度能做的事情。

這已經足夠了,足夠到可以稱之為偉大的程度了….

【說實話,當吃到神堂同學的料理的時候我差點哭出來,真是懷念的味道。雖然現在已經習慣了桃女的料理。但是這個味道和我長大的小鎮裡的味道很像。】

那時我還以為是不合她的口味所以馬上放下了筷子,實際上是太和她的口味了………

【我甚至連放棄這種扮大小姐的遊戲,回到原來的生活什麼的都考慮過喲,真是危險呢,你要怎麼賠償我,如果至今為止的努力都化為泡影的話。】

【誒,什麼?難道是我的錯?】

【是你不對。】

這麼說著,加奈美笑了,真是很美的笑容。

【我呢,姬神什麼的怎麼樣都隨便啦,為了成為鳴神家的大小姐很拼命呢。明確的說,雖然到現在為止也是無所謂啦,恩~到現在為止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在這裡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只是欺騙大家,裝作大小姐的樣子的騙子而已。】

【…………】

姬神好像是以女神為目標的。

但是,加奈美不是這樣的,首先連大小姐都不是。這個大小姐加奈美連演技都稱不上。

【但是為什麼把這些告訴我。當然我不會對被人說的。】

【因為你和我的狀況相似,一直都是普通的生活著,突然被帶到了桃女這一點吧。如果是神堂同學的話應該能理解我的心情。】

【稍微能夠理解一點,雖然我沒有像加奈美一樣努力。】

我那麼說著,加奈美點點頭說著【也是】

【而且不是快被殺掉了嗎,因為一直作為秘密隱藏著因此積累了很多壓力,很早就想找誰去說一下啦。】

加奈美一下在轉移了視線。

【而且即使活下來的話我也能封住神堂同學的嘴巴,準確的說是我想去“封口”】

【只是想把我滅口才對吧!】

遙瞄準著加奈美,加奈美瞄準我………這可真是討厭的連鎖。

看到我害怕的表情,加奈美的表情一下子溫和了起來。

【和你說了那麼多真是太好了,一下子清爽多了。】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雖然現在還是不能夠完全接受。

【話說回來,遙同學可真慢呢。】

【出乎意料,難道是被Ggirls纏上了了嗎?】

如果在拖延時間的話,我可真是感謝他們了,我這邊可是連血都還沒止……

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我還想再與加奈美多聊一會兒。

我一看著加奈美的眼睛她就一下子紅著臉低下了頭。

【已經沒什麼可以說的了,剩下的只有成為大小姐之前的故事了,不過那些也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加奈美小小的微笑了一下那麼說道。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是姬神喔,電擊也很早就能用了。而且是個很突出的孩子。但是父親和親戚對於我們母女的突出都很討厭。所以我們在他們面前消失了,過著普通的生活。自己說好像是有點害羞,光憑外表我就很突出了。把髮型改的俗氣一點,帶著俗氣的眼鏡。考試,運動特意不去名列前茅。】

我呆呆的看著加奈美。

加奈美那麼的漂亮,那麼的優秀,難道一直過著隱藏實力的生活嗎?

在桃女的時候也是,在來之前也是這樣。

【也美什麼朋友,當然也不會有什麼男朋友。不過喜歡的男生還是有的,和那個男生……也只交談過一次吶。】

【………】

為什麼呢,感到有點後悔,好像有點憎恨那個她喜歡的男生。即使加奈美巧妙的隱藏起自己喜歡的心情,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呢雖然覺得自己有點自說自話。

【那麼。隨便聊聊的東西也說完了。恩~神堂同學有沒有什麼想趁現在說的話呢?被我一直欺負到現在,難道沒有什麼怨言想說嗎?】

【….當然有。】

我低下頭向加奈美靠近,靠在她坐著的桌子的椅子上。

【說實話我不怎麼喜歡洋服。】

【哈?】

【所以說,比起用洋服裝飾著,我更喜歡平時穿的衣服。不過鳴神不管穿什麼都很可愛呢。】

【這可真是多謝了,順便問一下神堂同學喜歡哪一種衣服呢?】

在很近的地方聽到了加奈美的聲音,心臟的跳動變快了,冷靜下來,我。

【也是啊!…恩~最喜歡斜紋超短裙,那個在兼具可愛的同時有十分有魅力,難道不那麼覺得嗎?】

【真是把自己的個人興趣全部暴露出來了呢。】

啊,不好,一不小心把需要以上的心裡話說了出來了。

加奈美的表情和聲音完全驚呆了。

【那~個,嘛啊,誠實是最重要的。】

【讓我也誠實的叫你一下笨蛋,笨~蛋,笨~蛋】

什,完全就像小孩在說別人的壞話一樣………

在我正在考慮怎麼樣去反駁她的時候……

【…………】

加奈美從桌子上跳了下來,從背後抱住了我。好香啊,靠上來的柔軟的身體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那,那個,鳴神…….?】

【好冷,只穿那麼一件洋服的話,在沒有暖氣的教室也太冷了。真的,洋服什麼的最討厭了,稍微讓我取點暖。】

咚,咚,聽到心臟在跳的聲音。

加奈美也保持著沉默,因為臉埋在我背後看不清她的表情。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為什麼那個鳴神會緊緊的抱著我?

【在換衣室見到的時候……….】

【誒?】

【那個時候我驚訝到的不是一下子有奇怪的男生進來了,不,那個也有,在這之上更是因為那個人是我的……那個人是在櫻花樹下………】

說道這裡,加奈美的話就中途停了下來了。

她的右手手背有什麼東西亮了起來,並不是什麼普通的光,好像有像幾何圖形一樣的東西刻在上面。

【………真是奇怪的刻紋呢】

【現在這個才不叫刻紋呢,應該說是刺青才對吧?就說了不是刻紋嘛,再說了,就算我校的紀律很鬆,刺青也是out的。本來要這個刺青的不是我而是遙同學才對吧。】

【這難道不是偏見嗎?即使是敗家女也不要這樣的刻紋的。把好不容易才有的雪白的皮膚弄傷,這難道不是瘋了嗎?】

我和加奈美一下子分開了向傳來聲音的下面看去。

風間遙站在教室的窗簾附近。

她那個妖豔的笑著的姿態彷彿與現實所違背,就像亡靈一樣。

【從什麼時候開始在的?難道說一直在看著?】

【是的,事實上從稍微早一點的時候就在了,對加奈美的過去,和兩個人的相愛場景讓我好好的享受了一番。】

【才不是什麼相愛場景呢!抱著他是因為….對了是地獄的禮物,地獄的禮物!這個傢伙總有一天要被我解決掉的,只是現在提前給他一點殺必死而已!】

【你也真是能傲嬌呢!】

【不準說傲嬌,這種東西現實生活中才沒有呢。】

在打破了清純少年的夢之後加奈美擺正身體,首先不會就那麼乖乖的束手就擒的。

【真是愛生氣的人呢。嘛啊,算了,我也到解決麻煩的時候了,何不讓我們快點結束呢?】

遙用右手拔出了刀,就這樣把刀鞘丟在了地上。

【那麼晚才來真是對不起了。因為Ggirls裡有個很纏人的傢伙,把她解決掉花了一點時間。】

【喂,喂,難道說遙同學你受傷了嗎?】

才剛才開始遙的左手就毫無知覺的蕩在一旁,她的洋服的袖口邊鼓了起來,在那裡有點裂了開來。

【有些大意了,剛才的那個人,是叫軍曹吧,不愧是領隊,很有本事,用峰打把她打到可費了不少事,如果我再被打到一槍的話也完了。】

【誒?被射中了!遙同學讓我看一下你的傷,如果是簡單的包紮的話我是學過的。】

【你難道是大笨蛋嗎?】

毫不客氣的那麼說道,遙把刀指向了這裡。

【我可是說遙殺了加奈美同學的,而且自己被我砍到的事情已經忘記了嗎?應該不是來照顧我的場合吧。】

【啊……】

【真是的,就如遙同學所說的,笨蛋也是要有底線的,如果說遙同學的類型是戰鬥型的話,那麼你就是“笨蛋”型了】

被本應該是夥伴的加奈美和遙一起罵我是笨蛋……你們在這個時候還真是團結呢。

【笨蛋是治不好的還是放棄吧!即使我只能用一隻手也是沒問題的,因為刀並不是用力量去揮動的。】

玩笑說完後,遙馬上一步一步向這邊逼近。我立刻準備好MP5拉開安全鎖,手指放在扳機上。

沒動,不是,是動不了。

在進入戰鬥模式的遙的面前,身體變得僵硬了,明明知道她一點都沒有殺我的想法。一想到曾被她砍過的經歷,力量馬上就被削減了。

【呵呵,真是可愛的孩子,就是這樣,只要老實的待著就不會弄痛你的。要不這樣好啦,等會兒讓我給你你做一點舒服的事情。】

遙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像平時一樣的吐糟也做不了。

影姬——以憎恨為食糧的姬神。

她為了能獲得憎恨,可以很輕易的把我的一隻手砍下來。

當然,就連殺了加奈美這種事也——

遙改變了反向,走向了加奈美,當還有兩米的距離時她停下了。

那是可以一瞬間砍到目標的距離。

【加奈美同學,你應該已經對扮演者不是自己的誰而感到疲勞了吧!你反正已沒什麼居所,假貨就在這裡消失吧。】

【說的也是。】

加奈美微微的笑著點了點頭。

開玩笑的吧。

為什麼擺出一副已經放棄的表情啊。哪裡有放棄的理由呢?

即使身體動不了,還有……還有什麼能做的事情……

【鳴神!這樣真的好嗎?】

【怎麼可能好呢!我一點都不想死。】

對於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話,加奈美立刻回答了我。

【如果那樣的話…就沒有必要放棄,你不是也有姬神的力量嗎?】

遙似乎感到很有趣,保持著沉默聽著我們的對話。,能稍微拖延一下時間。

【即使戰鬥也不一定能贏。而且就像遙同學所說的,以後一直要假裝大小姐的樣子活著什麼的怎麼做得下去。就算是我死了也沒什麼人會難過的。姬神也還是剩下六個人。像我這樣的沒人會需要的,連我自己都不需要了。】

死了也沒關係。

死了也不會有感到悲傷的人,正如遙同學所說的。

可能是這樣,她自身也是那麼認為的,但是——

【鳴神,你不是有喜歡的人嗎?那個人會怎麼樣?如果你真的喜歡他的話,我一定會幫你和他見面的,,所以…….】

【也是,剛才說到一半,那麼就在告訴你一點吧。】

加奈美伴隨著困擾的表情笑著說。

【和你說過的,我只和那個人說過一次話,對吧。在那個時候稍微發生了一點意外…….明明沒有拜託他,卻主動過來保護了我。之後你認為他說了什麼呢?】

【先讓我擺個架子吧。】

遙一邊苦笑著一邊把刀架在肩上。她好像也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的樣子。

【因為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再讓我擺會兒架子。雖然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話…….那個人這樣說道。】

加奈美看著遠方,然後小小的吸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盯著我看

【我最討厭你了——那麼對我說。】

咚,心臟跳動著。

等等,那句話好像在那裡聽到過,不,雖然誰說過都不奇怪,是很平凡的台詞。

但是,那個——

【真是好笑的故事,救了你卻說最討厭你了,難道那個人也在傲嬌嗎?】

【我才不知道呢,作為被救的回禮,也沒有說出自己的心聲。如果被那麼幹脆的說了的話】

雖然可能是我多想了。

可能是我忘了嗎?

還是說只是單純的巧合。

【如果沒有被他那麼說的話,可能我就不會去鳴神家了。也不會想到要讓被她討厭的自己快點從這裡消失,所以才會想到鳴神家去塑造一個新的自己,他的話改變了我的命運。】

是這樣的,我想我的命運也是因為那句話而改變的。

我用哇<王之音>對她說的那句話。

如果說的是其他的話,我可能現在就不在這裡了。

因為,我其實對她還是——

【到現在為止,雖然已經是無所謂了。那個時候的我也是出於容易受傷的時候呢。因此我還得了厭男症。】

雖然是玩笑但是卻讓我感到意外的心痛。

這種說的方式,對於她來說是多麼的沉重。

完全失敗了。

加奈美喜歡的人這個話題不應該拿出來講的。我一直在緊要關頭犯錯誤。

一次又一次的犯錯。

以後一會一直——?

【無論是對他還是對誰,我都是不需要的。只有這個事實就已經足夠了,就算是消失了也沒有任何問題。】

【不對…….】

我小聲的說道。

正因為一直犯著錯過來的,所以再去重複發錯,更本沒有這個必要了。

不得不去做一些正確的事情。

對於我來說正確的事又是什麼?

【沒被需要什麼的,不想你那麼說。】

【誒……?】

加奈美一臉茫然的樣子看著我。

會比誰都會有這種想法的並不是別人——而是加奈美自身。

最大的敵人不是要,也不是貴理。

加奈美被一個人的話深深的傷害到了。

然後硬要想改變自己,但是卻丟失了最重要的東西的,加奈美的心,這才是最大的敵人。

明明很寂寞。

明明有那麼可愛的笑容。

全部隱藏掉,而去扭曲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鳴神加奈美也錯了。

認為死了就什麼都好了,這是因為她迷失了方向。

即使加奈美認為自己是沒被需要的,即使被認為是可以代替的存在——

【我一點都不認為是沒有必要存在的…….】

【我不需要同情,神堂同學。】

加奈美面帶笑容的搖了搖頭。

【不對,不是這樣的,難道不是太浪費了嗎?】

【什麼?】

【祐貴同學?】

對於我的話,加奈美和遙瞪大了雙眼.

【鳴神,又可愛,胸又那麼大,而且身上還擦了那麼香的香水,就那麼死掉太可惜了!如果說不要的話就給我吧!】

【……這裡真的有一個大笨蛋啊!】

兩人像看著白痴一樣的看著我。

但是,那個視線怎麼說才好。相比之下,遙和加奈美才是在說著愚蠢的話。殺人啊,去死啊什麼的真是蠢死了。

無論是我的過去也好,加奈美的過去也好,不管怎麼樣都已經無所謂了。

重要的是現在的她和未來的事情,不是嗎——

【假貨,真貨,這種都無所謂了,只要以後成為我的鳴神就可以了。】

【啊!?你,你,你在自說自話的都說了些什麼呢!】

加奈美一臉焦急的說著。

即使沒有朋友我也會陪在你的身邊的。

不會讓像加奈美這樣可愛又有趣的女孩子感到寂寞的。

【無論幾次我都會說的,鳴神我拿走了,因為是我的東西。不會讓遙同學殺掉的。哪裡都沒說錯吧!】

【就是是沒錯,但也不能接受!】

加奈美睜大著眼睛看著我。

可能是我自說自話了,但是比起自相殘殺還是男生想把可愛的女生變成自己的東西這種想法更為自然才對。

【鳴神本來就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看上去也很配斜紋超短裙的樣子。】

【神堂同學對這一點可真是執著吶……】

【這可是很重要的,而且那個……那個眼神很犀利的地方我也很喜歡。】

【喜歡……?】

加奈美愣了一下,小聲的說著。

【是的,很喜歡。】

雖然是不是傲嬌什麼的不知道,但是我能把我心裡所想的東西說出來。

能把那個時候沒能在櫻花樹下說出來的事情,如果是對著鳴神加奈美的話一定能說的出來。

【所以,鳴神,不要放棄!因為我會保護你的。!】

就算身體不能動,那又能怎麼樣?我已經決定把加奈美變成我的東西了。

是的,我要成為加奈美所謂的——王。

<神堂祐貴,為了鳴神加奈美——去戰鬥吧!>

空蕩蕩的教室裡迴響著<王之音>讓我的靈魂隨之震動,身體超越意識在行動著,把MP5   放在胸前的同時手指放在了扳機上,迅速的鎖定了目標並按下了扳機。

【切!】

遙咋了一下舌頭,左右跳動著。很漂亮的閃避著槍彈,真不愧是遙,不會被那麼輕易的解決掉!

【祐貴同學,對自己用<王之音>,真是做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喔!】

【如果我能更早的想到的話就好了。】

我一邊反駁著遙一邊繼續連射,子彈打中了刀身,發出叮叮的響聲,隨之刀從中間斷了開來就這樣飛了出去。

但是就在那時——

【子彈用盡了!】

沒有功夫去悠閒的換子彈了,我丟掉了MP5,正面向遙跑去,遙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拿出了軍用的小刀。

看到閃耀發亮的刀身,身體又不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但是<王之音>的效果還是有的,還能戰鬥。

我拿出藏在褲袋裡的小手槍。

【居然還有這種東西藏著,真是糾纏不休的人呢!】

【我不是說過由我來保護鳴神嘛?】

遙邊笑邊揮著小刀,我對著小刀瞄準——

突然眼前變得一片白了。

【………!】

又是閃光彈嗎?不,不對!

我和遙都嚥了口氣,停止了攻擊。

回頭看,看到加奈美的右手浮起的樣子,而且光再一次加強了。不僅僅只是在發光,更感受到一股溫暖,這也是姬神的力量……?

【這是什麼………?】

加奈美又小聲的說道。

【鳴神……究竟怎麼一回事?】

【我,我怎麼會知道呢,剛才,神堂同學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是嗎,之後就突然…….】

她自己好像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奇怪的話是指宣言要保護她的事情嗎?

【但是,鳴神,那個光是…….?】

我彷彿是要被吸進去般一直看著那個光。

這是什麼光,連想象也做不到,但是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完全知道。不是用大腦在考慮,是心的深處,好像在那裡成睡著的記憶甦醒了。

輕輕的握住了加奈美髮光的手,真是溫暖而柔軟的手。

抬高了握住的手,輕輕的在手背上吻了一下,嘴唇就馬上離開了手背。接下來就筆直的看著加奈美的眼睛。

<鳴神加奈美 >

【是,是的………】

內心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王之音>傷害了重要的人,一直藏著不肯使用的力量,它真正的用處原來是——一定是這裡。

<純潔而又高尚的心靈的擁有者,對於即是神又是姬的你,作為王的我再次宣告,此身與你同在,對你的感情,直到這個世界毀滅為止,永遠的>

光芒一下子膨脹了起來,包圍了整個教室,還在向外溢出。

我像裝了彈簧一樣的從加奈美身邊離開,光芒馬上開始收束,向加奈美的手中集中然後消失了。

【剛才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加奈美一下子回過神來,我也完全不知道,剛才對她說了些什麼?感覺好像說了一些不得了的話。

雖然完全更不上事情的發展,但是確實有一處發生了變化。加奈美的周圍的電流啪啦啪啦的跳動著。

加奈美隨意的用食指向前指了一下,瞬間,白色的火花飛散了起來,小小的像落雷一樣的東西飛了下來。

【………?】

遙發出了小小的悲鳴。

就像小爆炸一樣的聲音迴盪了起來,隨之遙旁邊的桌子變得像木屑一樣粉碎。和我之前收到的電擊不是一個程度的。

如果是人類的話一發就能讓人變為焦炭的威力。

【我投降了。】

【誒?】

【哈?】

我和加奈美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小小的聲音。

遙一邊笑著,一邊看向這裡,把刀丟到了一旁。並且把右手輕輕的舉起表示不再抵抗了。

那~個,這是真的嗎?

【因為我也並不是真的想死喔,我也沒有樂觀到去考慮戰勝那樣的電擊使,加奈美同學,你——成為了真正的姬神了吶。】

【……我也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

加奈美一個勁的搖頭。好像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會不會出現一個人能親切的幫我們解釋這是怎麼回事呢?

【嘛啊,以後肯定會知道的吧。不管怎麼樣,我是投降了。如果說你們不能就那麼原諒我的話,脫衣服也可以,跳舞也可以喔,即使是砍了祐貴同學也可以喔。】

【為什麼舉例子的時候我會落得那麼一個下場?】

在煩惱著的我的旁邊,加奈美想了一下,難道是還沒有相信遙嗎?她伸出食指,做出隨時都能“電擊”的姿勢。

【也是喔,雖然有很多想說的東西,但是,有一個條件只要遙同學接受了,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

【那是什麼呢?】

加奈美臉上浮現出惡作劇的笑容。

【愛上神堂同學】

遙絲毫沒有在意被弄得粉碎的桌椅,從教室走了出去。我們目送著遙出去之後兩人並排站著窗邊,吹進來了寒冷的夜風。

看到她裸露的肩膀,看上去好像很冷的樣子。

我脫下了外套輕輕的披在了加奈美的身上。本想讓她坐下的,如果感冒了就不好了。

【…….偶爾也會說一些有趣的事情的嘛,真是嚇到了。】

【連那麼難的詞彙都用上了,把我當成是笨蛋嗎?】

我苦笑著縮了縮脖子。

【鳴神,那樣就好了嗎?】

【大概遙同學會遵守承諾的,如果不去考慮被你憎恨的話應該也不會去暗殺姬神了吧。應該說是再也不會去暗殺任何人了。】

【原來如此………】

這樣一來,貴理就沒有關著遙的理由了,只有她還遵守承諾,什麼問題都沒有,只是一個除外。

【但是事實上遙同學還是影姬,不是需要憎恨的嗎?怎麼辦?】

【這不就要看神堂同學的了嗎?通常來說姬神是需要愛的,所以從現在開始給她愛,不是也有變回正常的姬神的可能性的嗎?】

【到底能不能那麼順利的進行呢……?】

證據什麼的都沒有,只是單純的推測而已。從現在開始不得不去關懷遙,給予她愛情會怎麼樣一點頭緒也沒有。

【還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但是如果反過來考慮的話也就是說還有很多可能性留著,難道不是嗎?】

加奈美抬起右手,看著作為姬神的象徵的戒指,在黃玉戒指的表面浮現出剛才手背上的圖案。等注意到的時候好像已經這樣了。

【我不認為這個只是一顆寶石,但是變成這樣我可是完全不能理解。】

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是知道的,我家的妹妹………

即使是問了她,她回不回答就不知道了。

【但是,最不能理解的是,神堂同學用<王之音>說的台詞喲。那是什麼,讓人雞皮疙瘩掉一地的的台詞】

【不要說雞皮疙瘩掉一地……又不是我想出來的。】

【那麼,是誰呢?】

就算那麼說了,我也不知道答案。因為只是不可思議的突然浮現在大腦裡的。

但是雖然被說了“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卻一點都沒感到惡意。一直覺得憎惡的<王之音>第一次用在了正確的地方了。

【反正也算了,問題也解決了,我們回到大廳吧。派對也差不多結束了喲。】

【………能不能稍微在這裡再待一會兒呢?】

【…………】

加奈美臉上浮現出驚訝的表情,點了點頭。

【這話這是不像是你說的台詞呢。】

【反正今晚已經說過那樣不像是我說的台詞了】

【的確如此。】

這次加奈美又偷偷的笑著像要乘風遠航一樣的視線看著窗外。我也在窗邊看著和她一樣的景色。

想一下待在女子高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如果可以的話真想現在就回到原來普通的生活。

但是,今夜——只有今夜讓我覺得能在這裡真是太高興了。

能在加奈美的旁邊真是太高興了。

【那個,鳴神】

【什麼?】

【到了現在想要變回平民,變換角色大概也做不到吧。】

如果是那麼做的話加奈美大概會失去立場吧。沒必要去找沒人希望去做的事情。

【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不用什麼事情都勉強自己喲,我也是平民,所以鳴神就算行為舉止不符合大小姐的樣子也沒關係的,嘛啊,如果是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的話就稍微放鬆一下吧。】

【………也就是說和神堂同學在一起的時候可以發洩扮演大小姐的時候所積攢的壓力,是這個意思嗎?】

【不,雖然我也沒有說到這個地步】

如果受到power up的雷擊的話,下次我肯定會死的。

【原來如此,真是個不錯的提議呢,那麼就……】

加奈美一瞬間看著我的臉,她的臉變得有點紅了

【下次也讓我嘗一下神堂同學的料理,作為回禮,讓你看我穿斜紋超短裙的樣子。】

【……….如果是這樣的話,太棒了。】

我笑了,加奈美也笑了。

她作為姬神這種不知道是什麼的存在,但是也是一名非常可愛的女生。

正因為這點就能成為我留在這裡的理由。

我有一件想要和她確認的事情,但好像現在並不是時間問她的時候。

不,沒有去向她確認的必要,大概是由於記憶不清的緣故讓我想起了白痴的事情。

並不是她說的那些話很特別。

【最討厭了】這種誰說都不奇怪的台詞。

還是不要去想多餘的事情吧。

在這個少有的安靜夜空下。

愣著想著這些事,我們保持沉默繼續遠望著。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