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序章 有發現的變化,沒發現的變化

第五卷  序章 有發現的變化,沒發現的變化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輕之國度×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Aircer

 掃圖:湊•凱特流

 錄入:勤奮的懶惰的羊

 修圖:不會修圖的kid

 那是他人一句無心的話語。

 「……你們兩個人的相處距離是不是變近了?」

 我不知道這是誰說的,不過這句話確實傳進了我耳裡。當我和七海看了看周遭,想說是在說哪兩個人的距離很近,馬上就有人吐槽:「拜託,就是你們啦。」

 距離……很近嗎?我和七海面面相覷,幾乎同一時間不解地歪頭。我覺得我們平常就是這樣啊?

 一路看著我們走來的人們見狀,異口同聲說:「果然變近了。」嗯……可是我和七海都沒有要貼近彼此的意思啊……

 「啊……也是啦~」

 「當然會變近嘛……」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看到我們的反應,帶著苦笑,以厭煩的口吻說著。

 但她們的聲音很小,只有我和七海聽見……看來就連在她們眼裡,我和七海的相處距離是真的很近。

 後來午休時,也有同班同學這麼說……放學後,連老師都說我們距離變近了。

 我想不透到底哪裡產生了什麼重大變化,音更同學她們說出解答,把她們眼中的我和七海告訴我們。

 「哎呀,你們兩個人真的距離變近了。」

 「要是這樣還不算近,才叫離譜呢。」

 神惠內同學嘻嘻笑著這麼說,但我還是有聽沒有懂。我和七海現在的確牽著彼此的手,可是這也跟平常一樣啊。不對,牽手變得稀鬆平常,其實也很……那個啦。

 「這種距離跟平常一樣吧?」

 七海也伸出手指抵著臉頰,不解地提出疑問。只見她們兩人稍微抓了抓臉,感覺有點受不了,表情有些僵硬。

 「啊~不是物理上的距離……該怎麼說呢?精神上的距離?雖然你們原本就連物理上的距離都很近啦。」

 「對對對,就是氛圍很相近的感覺。雖然物理上的距離也很近啦。」

 兩人雙雙說我們物理上的距離也很近。有這麼近嗎?

 話說回來,氛圍……感覺好曖昧喔。所以同班同學看我們的時候,才會曖昧不清地說「感覺距離好近」吧。

 「有這麼明顯嗎?」

 我不假思索脫口提問,卻和七海異口同聲。音更同學她們聽了,開心地笑了出來。雖說是碰巧,知道我們這麼有默契,我和七海臉都紅了。

 她們兩人笑完,臉上浮現滿是慈愛的微笑……然後揮著手說「不可以妨礙兩個年輕人」,就這麼走了。拜託,兩位,我們同年好嗎?

 我目送她們兩人離開,心裡悄悄感到放心,同時也慶幸沒有跟她們變得尷尬。她們都是七海重要的朋友,要是我和她們相處尷尬,七海一定會很難過……

 我在心中想著這些,挪動視線看向七海,沒想到她也看著我,我們就這樣四目相交。隨後,七海面露苦笑。我看了,也不禁笑出來。

 「……我們有變這麼多嗎?」

 「嗯——我覺得跟平常一樣啊。」

 七海歪著頭提問,我也依舊搞不太懂。

 不過漫畫中也常常有這種當局者迷的情節,當事人總是難以察覺這樣的變化。我不知道這種事是否也會在現實發生,不過現在實際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狀況,就是旁人覺得很明顯,只有我們當事人不曉得。

 而且其實我們知道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變化。頭緒多到滿出來。就跟我慶幸沒有和音更同學她們變得很尷尬的原因有關。

 我回頭檢視這一切。

 ……這種說法或許很老套,不過凡事有開始,就一定有結束。這點毋庸置疑。跟人們的心願無關,「結束」一定會到來。

 這件事沒有好壞。畢竟我在前幾天,才剛經歷一個結束。在其他人的眼中,或許會覺得那是一個段落,而不是結束。可是對我來說,那確實就是一個結束,而不是段落。

 真要我說的話,段落應該是每隔一週的約會吧。我這種說法可能又很老套,不過無論是什麼事物,都會存在段落。

 四個段落和一個結束。

 這就是我在那一個月經歷的事。儘管我講得好像是很久遠以前的事,其實都是幾天前的事而已。我想這些經驗都非常珍貴,不是我誇大其詞,真的都是獨一無二的經驗。

 說不定世上也有人經歷了跟我類似的事,即使如此,我也可以肯定,那並不是我的經驗。

 正確地說,不該是我的經驗,而是我們的經驗。嗯,現在重新想想,我才真切地感受到,這是我和我的女朋友……也就是和七海經歷的事。我的女朋友……嗯,她是我的女朋友。

 我現在重新體會到,把七海稱作我的女朋友,竟有一種安心的感受。

 依據我的選擇和行動,我有可能無法這麼稱呼七海吧?我不知道那樣的可能性有多大……但真的是太好了。

 關於我們發生了什麼事,再繼續賣關子好像也不是辦法。但我就是無法自持。是因為一說出口,我就會想起當時發生的各種事情吧。

 即使如此,我還是在此直說了。

 我經歷的結束,是我和七海的交往關係。

 ……不對,這種說法是沒錯,但並不正確。如果用這種說法,聽起來就像我們已經分手了。結束的不是普通的交往關係……而是懲罰遊戲的交往關係。

 如果光用聽的,這真的很糟糕。

 沒錯,我和七海在不久前,是因為懲罰遊戲才開始交往。被懲罰的人是七海,至於我則是……晴天霹靂吧?雖然這個詞不是這麼用的。

 然後……就在前幾天,懲罰遊戲結束了。

 懲罰遊戲是結束了,我們的交往卻沒有結束。

 就只是這樣……用說的很簡單,可是我們走到這一步,其實走了很長一段路。我甚至覺得這一個月就像一年一樣長,但相反的,卻又覺得一眨眼就過去了。

 現在想想,當七海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我們的交往是一場懲罰遊戲時,出乎意料到我幾乎嚇出一身冷汗。畢竟我完全沒想過,七海會主動跟我挑明這件事。

 後來我們談了很多,選擇要繼續交往。這種說法可能有點生硬,但我也沒辦法,我只會用這種講法。

 只要結局好,一切就沒問題。

 有結束,才會有下一個開始。

 我和七海原本有點扭曲的關係,現在重新出發了。出發……是出發了沒錯……

 「可是會有什麼改變嗎?」

 我小聲這麼說道。

 就是說啊,我和七海之間的關係重新開始,會有什麼改變嗎?現在冷靜下來想想……其實什麼都沒變吧?

 不對,從旁人看來,我們之間的距離似乎改變了,可是我的心意和心態都沒變啊。

 我本來想說,過一段時間後會有某種變化……但一切都維持原樣,照舊到幾乎嚇死人的地步。雖然變化不一定都是對的,可是這樣好嗎……這樣的念頭常常會浮現腦海。

 想到這裡,我想到一件確實產生變化的事物了。沒錯,這件事不就確實改變了嗎?事到如今才發現,未免也太慢了。

 那就是我可以肯定,七海喜歡我。

 聽到這句話,可能有人會覺得我自戀得很誇張,可是對青春期的男生來說,確定喜歡的女孩子也喜歡自己,這件事至關重要。

 以往我都是疑神疑鬼的,可是未來我可以抱著這個肯定,展開行動……行動……行動?奇怪?就算肯定了人家的心意,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啊?

 我的思緒就在這裡回到原點。根本是在原地兜圈子。

 「你在嘟嚷什麼?」

 當我獨自發出呻吟時,七海的聲音隨著一股臉頰受到擠壓的觸感傳來。說聲「沒什麼」是很容易,不過還是讓她知道這個想法比較好吧?

 嗯。隱瞞一定不會有好事,就說吧。

 「沒有啦,我在想,我們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變成什麼樣子……陽信,你想要改變什麼嗎?」

 看到七海歪著頭問道,我不禁反省自己省略太多解釋了。不過要把這件事情訴諸言語,感覺有點難,該怎麼說呢?我隨即搜尋著話語,然後開口:

 「呃……你想嘛……我們在前一段時間……該怎麼說?說白了,就是暫定的交往嘛。」

 「暫定的交往……也是啦。嗯,然後呢?」

 「可是之前紀念日過後,就不是暫定了,就是……我們算是正式交往了,不是嗎?換句話說,就是……變成一對真正的情侶了嘛。」

 ……該怎麼說呢?一說出口,臉頰就開始發燙。其實我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啊。但既然已經說出口了,那也沒辦法。就這樣繼續下去吧。

 「所以既然我們成了真正的情侶……我想說,是不是應該追求什麼變化?跟之前一樣好嗎?」

 到了後半段,我稍微加快速度說完,不過還是老實把我現在的想法告訴七海了。說完了之後,我的臉龐才開始慢慢發熱,最後整張臉都是燙的。我猜我現在應該是滿臉通紅吧。

 七海看我這樣,露出一抹非常溫柔的微笑,用手指戳我的臉頰。

 她纖細的手指按在我的臉頰上,那份觸感使我移動視線,追著她的手指跑。隨後,她的手指來到嘴唇,然後沉思了一會兒。

 七海不發一語,我就像個等著被罵的孩子一樣,緊張不已。我流出一點冷汗,心臟也怦怦跳個不停。指尖開始變得冰冷,手心更滲出汗水,讓我有點擔心她會不會覺得很噁心。

 我想說放開牽著的手會比較好,把視線移動到手上的瞬間,七海就像看穿時機一樣開口:

 「不然啊,要不要來商量看看,我們想要什麼樣的變化?」

 「耶?」

 聽到這句意想不到的話語,我發出愣頭愣腦的聲音。我還以為她會訓斥我,說「不用勉強改變也沒關係」,沒想到完全沒有那一回事。

 見我沒有接下她的話,她「呵呵」地小聲笑道,拋了個媚眼後,再度戳著我的臉頰。我任由她戳我的臉頰,等待她的下一句話。

 「我和你的關係好神奇喔。剛開始不相關,然後是懲罰遊戲,現在是正式開始交往。光是這一個月,我們的關係就變了好多。」

 「經你這麼一說……是這樣沒錯。」

 「所以啊,我覺得以後大概也會自然而然繼續產生變化。既然這樣,我們就以會產生變化為前提,一起討論不希望什麼樣的變化,或是這樣的變化就可以……讓我們的關係慢慢往前。」

 「以會產生變化為前提……」

 「嗯,這樣感覺比較開心吧?」

 這是我沒有的想法,所以她的話語讓我茅塞頓開。我一直思考應該做些什麼,內心深處還害怕變化本身,可是七海卻覺得變化也是我們的一部分。

 感覺原本打結的繩子鬆開了,在原地兜圈子的煩惱也已經結束,各種心緒都穩穩地沉澱在心中。

 「你說得對,這樣的確很開心。」

 我笑道,七海也咧嘴露出調皮的笑容。直到剛才還在冒的冷汗,也已經消退,冰冷的指尖也變暖了。

 我重新握緊七海的手。只見七海睜大眼睛,顯得有些驚訝,但馬上就緊緊回握我的手。

 「對了,說到變化,陽信你不換一下外表嗎?最近徹先生拜託我,再帶你過去耶。」

 「咦……?可是幾個星期前才剛過去耶……剪頭髮不是半年剪一次就好了嗎?」

 「呃……男生都是這樣嗎?」

 我和七海邊聊天,邊往前走。

 這個時候我因為七海的話語,整個人放下心,以致於失察了一件事。

 那就是……七海常常自爆。因為七海這時候表現得很正常,我才會完全沒發現。

 不過,我要等到以後才會知道這件事了……

 我們對彼此的瞭解都還不夠多,全新的一天依舊一如往常,平穩地繼續下去。

第一章 謝罪與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