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SODE 1 甦醒

第一卷  EPISODE 1 甦醒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baoyour1

 翻譯:baoyour1

 我遠遠地盯著只有噪音的電視屏幕。我想,應該可以說是在盯著吧。

 明明是在說自己的事,卻用“應該”來形容,是因為我清晰的意識只保持到了剛剛為止——雖然我一直在看著電視,甚至到了意識都要模糊的程度,屏幕上卻依然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於是,我終於決定離開電視機,因為我實在是閒得要死。

 「咦?」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眼前的場景突然發生了變化——就像是換了個頻道一樣,整個世界都在旋轉著。出乎意料地,我並沒有感到太難受。

 過了差不多幾十分鐘吧,咕嚕咕嚕轉著圈的我不知為何進入到了電視裡。

 透過電視,我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世界在一如既往地前進,而我完全不明所以。

 旋轉的速度逐漸變慢,不知從哪裡飄來兩束光,與我融為了一體。此前從未感受過的強烈的光芒包圍著我,我感覺自己漂浮在空中,彷彿被甩到了很遠的地方。

 「穿過隧道之後,又會到哪裡呢?」

 在穿過了什麼都看不清的隧道之後——眼前的黑暗消失,我潛入了冰冷的海中——鑽進了一片深藍。在穿過不知為何纏綿在一起的霧靄——切開那片紫色之後,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個白得耀眼的出口。在踏入那裡的瞬間,我感到背上有什麼沉重的東西消失了,就好像是飛向了天空,不,是飛向了宇宙一樣。我沉浸在這前所未有的開放感中,而最初浮現在我們腦海中的想法是:

 『這個世界為我而轉』

 ——事實當然不是這樣。但是,我正在以這樣的亢奮感眺望著世界。不知何時,我被一個有著白色鬍鬚,穿著華貴的大叔抱在了懷裡。

 啊啊,我醒了啊。

 ◆

 「哦哦、哦哦哦!?」

 「?」

 「神……神明大人啊,您終於……終於聽到了我的祈禱!偉……偉大的神啊,我從內心深處向您獻上感謝!」

 「?」

 大叔難得有一張挺帥氣的臉,此刻卻不知為何滿臉都是鼻涕和眼淚。不管怎麼樣,我想先去跟他打聲招呼,但是喉嚨疼得厲害,根本發不出聲音。我在想是不是扁桃體發炎了,畢竟我從小扁桃體就不好,不過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

 「啊……啊。」

 「怎……怎麼了。難……難道,又一次……不,果然是還不完整嗎?」

 大叔的臉褪去了血色,神色慌張起來。他的表情就像是蒙克的《吶喊》一樣有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但是,我卻沒法好好地做出表情,整張臉硬邦邦的。不過話說回來,對著初次見面的人笑出來的話也很失禮。

 「……」

 「三……三葉?你怎麼樣?身體……身體還好嗎?」

 「嗚……啊……」

 「果……果然,這次的魔術也不完美嗎?」

 魔法是什麼東西啊,大叔說著我不太理解的話。可能是動畫看多了吧,或者是某種玩笑,我想。也沒準是為了解除我的緊張。

 「可……可是,這……這該怎麼辦才好!叫妮可蕾娜絲過來的話,時間上……」

 「……」

 在閉著眼睛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我決定放棄發出聲音的想法,而是用手指著自己的喉嚨——明明一開始就這麼做就好了。在一陣沉默之後,大叔鬆了口氣,露出笑容。

 「你……你的身體還好嗎?有沒有不舒服?」

 我“嗯嗯”地點了點頭,再次指了指喉嚨。

 「喉……喉嚨?是喉嚨痛嗎!?」

 我繼續“嗯嗯”地點著頭。看來他終於理解了。

 「哦,噢噢,三葉啊,我最愛的妻子遺留下來的寶物啊!你才剛剛醒過來,就想要讓我聽一聽你的聲音嗎!」

 「……」

 大叔自顧自地陷入了陶醉之中。但是,水還是沒有被端過來。

 「多麼的溫柔啊。不……不對,現在需要的是水,是水啊。喂,別傻站在那裡,快把水端過來!三葉的喉嚨在痛啊!」

 「我……我馬上去準備!」

 雖然喉嚨乾巴巴的,但我的視野倒是很清晰。在風度翩翩的大叔的命令下,傭人阿姨連忙遞過來一個水瓶。大叔單手抱著我,用另一隻手拿著水瓶給我餵了水。原來如此,看來我是被照顧了呢。

 「來,別急,慢慢喝。已經沒事了,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

 「我會保護你免受一切傷害。這一次,我一定會保護你。不管誰會說些什麼,我都要賭上我的性命和靈魂來保護你。然後,讓你來繼承一切。對,除了你以外,我不會讓給任何人。」

 「?」

 我的腦海裡浮現出大大的問號。大叔苦笑著搖了搖頭。

 「啊啊……我好像太興奮了,說得有點多了。雖然有像山那麼多的話想和你講,但是也沒有什麼好著急的啊。嗯,我給你準備一點簡單的飯菜,首先先冷靜下來吧。我也該洗把臉好好整理一下了,這樣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個父親的樣子。總之,話就以後再說吧。」

 聽到大叔溫柔的聲音,我輕輕點了點頭。

 因為還完全不瞭解情況,所以我非常感激他的這份顧慮。

 不過,還是先問一個問題吧。不問這個的話,我完全冷靜不下來。

 「有一個問題。」

 「是什麼?怎麼了?」

 「…能告訴我一件事嗎?」

 「嗯?不用擔心,隨便問吧。」

 「我,到底是誰?」

 聽到這句話,大叔一瞬間露出了沮喪的表情。但是,他馬上又恢復了剛才的笑容。

 「你是三葉·藍玫瑰·克羅布,既是克羅布家的千金,又是偉大的羅莎莉亞七杖之一,藍玫瑰之名的繼承人。不過,現在這種事已經無所謂了。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最愛的女兒。」

 大叔用硬邦邦的手摸了摸我的頭,向傭人打了個信號,準備離開房間。

 「去準備最好的飯菜。然後,穿的衣服也要馬上準備。快一點。」

 「請……請等一下,主人!那……那個,雖然要準備飯菜,但是,我們完全不能被大小姐碰到。」

 「說什麼傻話!現在已經不需要魔光石和觸媒了。這可是三葉的第一頓飯,去準備些最好的東西來!」

 「可……可是,如果只有我們的話,萬一出了什麼事,就麻煩了……」

 「那就跟皮埃爾說,讓他來安排!我也還著急有事要給三葉解決。」

 傭人阿姨“嗡嗡”地搖著頭。但是叔叔——大概是我的爸爸卻充耳不聞,徑直離開了。被留在後面的阿姨愣愣地站在那裡。

 ——看來我的名字是三葉。

 我把視線轉向了房間裡有著豪華裝飾的鏡子上。

 出現在鏡中的,是一個有著雪白皮膚、銀髮藍眼的,像人偶一樣的少女。所謂的像人偶一樣,不過只是聽上去好聽,實際上,看上去和死人沒什麼區別。我把雙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好冰,不過好像還活著。太好了,這樣一來,自己是殭屍的可能性就消失了,真是太好了。

 我看向了傭人。不知為何,她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悲鳴,站直了身子一動不動。

 「那個。」

 「是,是,是。請……請請請請問怎麼了?」

 「——這裡是,哪裡?」

 「是……是三葉小姐的房間。我……我只是奉命來照顧三葉小姐的傭人。」

 「是嗎。那麼,你叫什麼名字?」

 「露……露比娜,我是傭人露比娜。從半年前開始,在這個公館裡工作。」

 「啊,這樣啊。」

 「三……三葉大人。請……請不要再吸我們的靈魂了噫噫——!」

 說著,傭人阿姨突然雙手合十跪在原地,被她跪拜的對象好像是我。雖然在說著什麼禱詞一樣的東西,但我可不會成佛。說到底我的身體還好好的,也不是什麼靈魂狀態。

 「吸靈魂?」

 「噫、噫噫噫噫噫噫!」

 「我,能吸靈魂嗎?」

 我什麼時候變得能吸魂了啊?還是說,這也是某種玩笑?不是很清楚呢。我也不清楚靈魂好不好吃,大概,是像冰激凌一樣吧。這是屬於我的玩笑哦。

 「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看過,什麼都沒聽過!」

 「喂。我能,吸你的靈魂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請……請原諒我,請原諒我!啊啊,神啊,救救我吧!」

 遺憾的是,阿姨似乎聽不進我說的話。

 突然,我感到一陣過堂風吹了過來。我朝那邊看去,發現門半開著。在那邊,穿著女僕裝的女性和管家模樣的人在窺視著這邊。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差。

 我強行驅使著顫抖的雙腿下了床,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肩膀和胳膊總感覺有點不舒服,現在我的走路方式應該也很奇怪。

 傭人阿姨牙齒打著顫,看著我。

 為了讓她安心,我把手放在她那亂蓬蓬的腦袋上。

 「噶咕——」

 隨著一聲奇怪的慘叫,阿姨吐著白沫向前倒了下去。不過還能“啊哇啊哇”地呻吟,看來是還活著。沒辦法,我只好再次望向門外。

 「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門外傳來了巨大的慘叫聲,女僕們像是小蜘蛛一樣四散奔逃。留在那裡的,只有一個癱軟在地的可憐管家。

 「——我……我……腰使不上勁了。誰……誰來……」

 「那麼,你是誰呢?」

 我低頭看著扶著腰的大叔,問道。大叔看了看四周,終於下定決心似地開口道,

 「我……我是長年在館內工作的皮……皮埃爾。身為管家,管理著傭人們……」

 「皮埃爾先生嗎?那麼,就是你了。和我說說這個世界的事情吧?要面面俱到哦,因為,我什麼都不懂,徹底是個小白呢。」

 我露出了微笑的表情,慢慢走向管家。這一次,我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踏在地板上,以免再嚇到他。皮埃爾拼命地點著頭,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他這樣用力點頭脖子難道不會痛嗎?

 不管怎麼說,我感覺接下來的每天都會很忙。算了,順其自然吧。畢竟是在那種情況下醒來的,一定會有什麼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