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國中生和偵探與社團活動

第四卷  國中生和偵探與社團活動

 4月14日 18點52分

 在鏑矢偵探事務所,惣助和莎拉正在吃晚飯。

 友奈在家做好高麗菜卷後帶來和惣助他們分享,今天也留下來跟他們一起用餐。

 「嗯,好吃。果然不是蓋的。」

 品嚐過高麗菜卷後,惣助讚美了友奈。

 友奈微微漲紅臉,輕描淡寫地說道:

 「沒什麼。就只是把絞肉捏成一團,然後用高麗菜包起來而已。」

 「我以前只有自己做過漢堡。要做高麗菜卷的話,感覺門檻更高哪。」

 「我是覺得難易度沒有太大的差別啦……」

 「而且只是會做還不夠,要懂得如何才能做得好吃才行,這兩者的差距可是很懸殊的。你可以對自己的技術更自豪一點。」

 「是、是嗎?」

 獲得惣助讚美,友奈一臉靦腆。

 這時莎拉插嘴說道:

 「畢竟友奈的技術高超到就連在料理社也能開無雙嘛。」

 「開無雙?」

 惣助反問後,友奈慌忙說道:

 「我、我才沒有開無雙呢。只是稍微教他們一點做菜的技巧而已。」

 「在料理社教做菜……?」

 「咱們去料理社團參觀後,發現咱們學校的料理社團虛有其名,社員全部都是放學後帶零食去邊吃邊嚼舌根的享樂份子而已。友奈給出了『在這裡學不到任何東西』的嚴厲評語,還和惱羞成怒的社員展開了料理對決。最後當然是友奈獲得壓倒性勝利。」

 莎拉說明了詳細經過後,友奈的臉變得更紅了。

 惣助面露苦笑說:

 「放學後就算只是和同學嚼舌根,我覺得那也是很寶貴的時間啊。一無所獲這個說法好像有點太過分了。」

 「嗚嗚……」

 見友奈似乎真的很沮喪,惣助換了話題。

 「對了,最後你們決定參加哪個社團?」

 莎拉和友奈從開學第一天起,就相約去參觀各個社團的樣子。

 只要莎拉的青春時代能過得充實,不管她參加什麼樣的社團,惣助都贊成,話雖如此,他希望最好是無論在經濟上或時間上都不會對監護人造成太大負擔的那種社團。

 「唔~大部分的文化社團都參觀過了,不過沒找到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

 「運動社團呢?」

 「絕對是NO!」

 莎拉不假思索地拒絕,惣助苦笑後接著問道:

 「友奈你呢?」

 「如果莎拉不參加的話就算了,反正我本來就對社團沒什麼興趣。」

 友奈回答道。

 「咱們學校的社團非常極端,不是燃燒生命,就是整個躺平。」

 「啊~確實是這樣沒錯。」

 莎拉語帶嘆息地說道,友奈也點頭附和。

 「那是什麼意思?」

 「咱們學校的社團不是像料理社團那樣,根本沒有在從事任何社團活動,就是以大會優勝為目標,卯足了勁瘋狂練習;就是沒有適度認真就好,將重點擺在享受樂趣上,處於中間地帶的社團。」

 「是這樣嗎?」

 雖然惣助以前不是讀澤良國中,不過在他的印象裡,文化社團大部分都符合莎拉定義的中間性質社團。

 「唔。料理社和裁縫社和書道社和文藝社和茶道社和柏青哥社實際上都是吃喝玩樂的哈拉俱樂部,將棋社和花道社和電競社和吹奏樂社和戲劇社則是認真過頭,讓人退避三舍。」

 「戲劇社有來邀請莎拉加入呢。」友奈說。

 「真的假的?」

 「唔。」莎拉點頭承認。

 「既然如此,你加入戲劇社不就好了?感覺你滿適合戲劇的。」

 莎拉不僅擁有格外亮麗的外貌,平常的言行舉止也秀味十足,天生就很適合站上舞台表演。

 聞言,莎拉回答道:

 「奴家本來也有那麼一點意思,可是聽說每天早上都要跑校園十圈鍛鍊體力,奴家便鄭重拒絕了。」

 「你有那麼討厭跑步嗎……」

 (看來我似乎得設法改善這傢伙討厭運動的毛病了……)

 惣助如此心想後,表示:

 「做偵探這個工作不能沒有體力喔。你好歹鍛鍊一下身體吧。工藤新一會踢足球也是為了鍛鍊運動能力啊。」

 莎拉反駁道:

 「奴家並不想走柯南路線,即使待在房間裡也能靠聰明的頭腦解決事件的安樂椅偵探,才是奴家的目標。」

 「不要拿歪理狡辯了啦。現實生活中才沒有那種偵探。」

 惣助用鄙夷的眼神瞄了莎拉一眼。這時,友奈開口詢問:

 「大叔,你覺得要加入什麼社團,才對成為偵探有幫助?」

 惣助稍微思考了一下後,回答道:

 「這個嘛……不管怎麼說,體力和毅力才是最重要的。無論是什麼類型的體育社團,應該或多或少都會有幫助才對。如果硬要推薦一個的話,我會推薦可以在關鍵時刻發揮防身術效果的柔道、空手道或格鬥型的社團吧。」

 「啊,我小學的時候有練過空手道。後來是為了準備國中升學考試才放棄的。」

 友奈語帶興奮地說道。

 「是嗎?那你搞不好可以再度嘗試看看。」

 「我考慮一下……」

 聞言,莎拉立刻抗議。

 「咦咦~友奈愈來愈暴力的話,奴家就傷腦筋了。」

 「小心我打你喔?」

 被友奈兇巴巴地一瞪,莎拉旋即露出快哭的表情。

 「嗚噫!不是說好今天不會再打奴家了嗎~!」

 「不、不要說得好像我常常動手打你一樣!大叔你不要誤會!我才沒有常常欺負莎拉!」

 莎拉煞有介事般演得繪聲繪影,友奈慌張地為自己辯解。

 「對。沒錯!友奈沒有打過奴家!……嘿嘿,這、這樣您滿意了嗎,友奈大小姐?」

 莎拉明明長得氣質優雅,卻毫不猶豫地擺出諂媚小人的猥瑣嘴臉,友奈不發一語,直接賞了她一記手刀。

 「很痛耶。」

 「你果然很適合演戲呢。」

 惣助苦笑著說道:

 「除了體育社團以外,其他適合偵探的社團活動……應該是新聞社吧。」

 「新聞社?」

 「這是為什麼?」

 友奈和莎拉露出意外的表情。

 「因為記者的工作跟偵探有很多地方都有重疊,例如探聽情報、跟蹤監視等等。國中的新聞社應該是很少會去跟蹤監視啦,不過有助於取材的溝通能力,對偵探而言也是很重要的技能。此外記者也要懂得拍照和攝影,還要具備一定程度的作文能力,才有辦法寫出有條理的報告書來。」

 「哦~經大叔這麼一說,感覺記者確實還滿像偵探的。」

 友奈興致勃勃地點頭後,轉頭詢問莎拉:

 「我們學校有新聞社嗎?」

 「沒有。咱們學校負責發行校內新聞的,是新聞委員會。」

 「這樣啊……早知道我就加入新聞委員會了。」

 友奈露出有些遺憾的表情後,接著問道:

 「對了,大叔你以前有參加過什麼社團活動嗎?」

 「啊啊,國中的時候我是籃球社的。」

 「噢噢,籃球這個運動很適合惣助耶!」

 「會嗎?」

 惣助想不通原因,只見莎拉回答道:

 「唔。你一定是把自身的薄弱存在感當成在球場上的優勢,大發神威,甚至被奉為『幻影第六人』對吧?」

 「又不是影子籃球員!我的存在感沒有薄弱到那麼誇張好嗎!」

 儘管口頭上吐槽莎拉,可是惣助回想起國中時代,籃球社的顧問老師曾跟他說過「你的球技跟其他社員相比明明算是滿厲害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很難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呢~」,結果自己在比賽時只能坐冷板凳的往事。

 「大叔,你為什麼會加入籃球社啊?」

 「因為喜歡打籃球的朋友邀我一起參加。」

 「嗚哇,好普通喔~」

 友奈看著惣助的眼神顯得有些失望。

 「參、參加社團的動機是什麼一點都不重要吧。不管參加什麼樣的社團,光是和同伴一起度過有限的時間,這件事本身就能成為人生的一部分食糧了。」

 「噢噢~惣助很努力想要說出金玉良言喔!不過只是徒有那份努力啦。」

 「嗯。聽起來很虛無飄渺,一點都無法讓人感動。那樣的說法太浮濫空洞了。」

 「真不好意思啊!」

 被兩個國中生指著鼻子批評,惣助臉都紅了。

 這時,莎拉靈光一閃似地說道:

 「啊,對了惣助,提到新聞社,奴家才想到一件事情。」

 「嗯?」

 「上次奴家在翻閱過去的校內新聞時,偶然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有趣的東西?」

 「唔。」

 莎拉口中的這個『有趣的東西』……

 正是可能左右某事件未來走向的『重要證據』──

一半是灰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