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公主和不良少女

第四卷  公主和不良少女 4月12日 13點5分

 才剛入學沒多久,一年級有個很不得了的學生叫草剃沙羅的傳聞,傳遍了整個校園。

 聽到傳言的人當中,難免會有人看不慣這種搶盡鋒頭的學生。

 「叫草剃沙羅的傢伙在這個班級嗎?」

 午休時間,沙羅和朋友在教室裡嬉戲時,突然有五個女學生走進教室指名找她。這五個女生全部都有染髮,服裝儀容不整,一看就像不良少女。

 她們的胸口上的校章是黃色的──代表她們是三年級的學生。

 澤良國中的校章顏色採學生連續使用三年,畢業後再由該年度新生交接使用的形式,黃色代表現在的三年級,紅色代表現在的二年級,綠色代表現在的一年級。

 「奴家就是草剃沙羅。」

 莎拉老實地起身承認自己的身分。

 「我們有話想跟你聊聊,方便跟我們出去一趟嗎?」

 「哈哈,這就是所謂的被學長姊點名去外面交流嗎?在古老的少女漫畫偶爾可以看到這樣的橋段,沒想到在令和還保有這樣的傳統哪。」

 見莎拉說得很開心,五個學姊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你是在嘲笑我們嗎?」

 「奴家沒有在嘲笑。看到你們時至今日依舊維持著充滿了復古情懷的風俗,奴家反而覺得很感動呢,如果讓你們不開心,奴家願意道歉。」

 「呿,廢話少說,跟我們走就對了。」

 「好吧。」

 「那個,沙羅大人!」

 莎拉在高年級生的催促下邁步離開,家臣安永彌生擔心地叫住了她。

 「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奴家,繼續玩吧。」

 「Yes!My lord!……好,那我們繼續剛才的遊戲吧。古今東西,岐阜公車的公車站!」

 「金園町九丁目!」

 「鵜飼博物館前!」

 「岐阜公園歷史博物館前!」

 「徹明通六丁目!」

 「這、這些傢伙是有什麼毛病……」

 見彌生等人經莎拉這麼一說後,便真的不再擔心莎拉的安危,乖乖地玩起了古今東西遊戲(譯註:古今東西遊戲,由一人指定題目後,參加者輪流回答的派對遊戲。),五個高年級女生露出像是見鬼的表情。

 「夠、夠了,快點走啦!」

 就這樣,那五個高年級女學生把莎拉帶到體育館後面。

 「所以呢?要跟奴家談什麼?」

 莎拉詢問後,其中一個高年級女生像是在給莎拉下馬威般瞪了她一眼說:

 「你啊,不想想自己才一年級,是在囂張什麼。」

 即便被瞪,莎拉依舊無動於衷,表示:

 「原來如此。好不容易熬到三年級,以為終於輪到自己掌控天下,沒想到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新生比你們還要出鋒頭,所以覺得很不爽是嗎?」

 「對、對啦。沒錯,就是那樣。」

 「你還真聰明啊……」

 五個高年級女生老實地承認。

 莎拉麵露淡淡的苦笑說道:

 「奴家也不是故意想出鋒頭,才變得這麼引人注目的。可以的話,奴家也想過平穩的生活,明明只是正常過日子而已,不知怎的最後卻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哪。奴家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

 「嘖,你這傢伙真的很狂傲耶。」

 「看來只能稍微教你怎麼做人了。」

 「噢噢!教做人!之前在漫畫上看過!」

 莎拉眼睛一亮,說:

 「要動粗的話不可以打臉,以免被人看見痕跡。還有,假如真的下定決心要教做人,就不能只是稍微教訓一下,一定要狠狠修理一頓,直到對方會怕為止。因為修理得不夠徹底,讓人留下敵意或憎恨的話,可能會招致報復。」

 「喂、喂,這傢伙好像怪可怕的……」

 「你、你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人覺得囂張啦!」

 其中一個高年級女學生如此大叫後,走上前試圖抓住莎拉。

 可是她的手還沒碰到莎拉,整個人便突然癱坐在地上。

 「咳噗!?」

 「……只不過就憑你們,是不可能摸得到奴家一根寒毛的。」

 莎拉麵露嘲諷的微笑。

 「喂、喂,你怎麼了啊!?」

 「不、不知道怎樣,突然有一股強烈的衝擊打中肚子……」

 癱坐在地上的高年級女學生,用膽怯的眼神看著莎拉回答道。

 「可惡!」

 另一個高年級女學生試圖抓住莎拉,可是她一如突然被一股從旁邊襲來的強烈衝擊擊倒般,摔個四腳朝天。

 「嗚哇、咦、咦……!?」

 高年級的女學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兩眼發直。

 「你、你做了什麼!」

 「其實奴家會使用中國拳法喔。啊啾~!」

 如是說的莎拉向前打直手臂後,原本站得好好的其中一個高年級女學生一屁股跌坐在地。

 「這、這是什麼啊!?」

 「這就是所謂的《氣》。」

 「氣!?氣是什麼東西啊!?」

 「我知道!我在我哥的漫畫上面看過!」

 莎拉麵露賊笑說:

 「呵呵,知道就好,省得說明的麻煩。奴家的《氣》可以分割大海、粉碎山脈。要把你們的身體消滅到連一塊肉片也不剩,對奴家來說易如反掌。」

 「可惡,怎麼可能真的有那種鬼東西!這是戲法!肯定是戲法沒錯!」

 「啊,我在哥哥的漫畫上面也看過這句台詞!」

 「畜生!」

 高年級女學生即便眼神裡充滿了恐懼,仍舊衝上前來想要修理莎拉,身體卻被肉眼無法看見的衝擊波從四面八方不斷痛擊。

 「死、死定了……這傢伙真的會使用《氣》!」

 「怎、怎麼可能打得贏啊……」

 即便威力不怎麼樣,可是受到未知的力量攻擊,這個事實帶來的恐懼已足以重挫她們的戰意,沒多久,所有三年級女學生連站起來的氣力都消失殆盡了。

 「奴家不至於會取你們性命。感謝奴家的慈悲吧。」

 「是、是……感激、不盡……」

 這時──

 「草剃!」

 有一個女學生,面無血色地快步衝到體育館後面。

 她是莎拉的同班同學、飛驒地方出身的不良少女沼田涼子。一年三班的學生幾乎所有學生都臣服於莎拉的領袖魅力,只有她依舊像一匹狼一樣獨來獨往,有點無法融入班上的圈子。

 「唔?沼田涼子啊。怎麼了?」

 「呼、呼……還問我怎麼了……」

 沼田氣喘吁吁,視線在莎拉和倒在地上的高年級女學生之間來回移動,臉上寫著困惑。

 「我上完廁所回教室後,聽說你被高年級學生帶走了……」

 「喔喔!?你該不會是擔心奴家,才趕來一探究竟的吧?」

 莎拉驚訝得瞪圓雙眼,沼田紅著臉說:

 「安、安永她們說不需要擔心你,可是你是超級運痴啊!我怎麼想都覺得你不可能會安全……」

 入學後第一次上體育課是打娛樂性質的躲避球,莎拉打起球來笨手笨腳的模樣,讓全班爆笑不已。

 「嗄嗄,運痴歸運痴,不代表打架的時候也很弱喔。」

 沼田又瞥了倒在地上的高年級女學生一眼,說:

 「嘖……好像真的是這樣沒錯。」

 莎拉叫住了咂嘴後轉身準備離去的沼田。

 「先別走。」

 「啊啊?」

 沼田轉頭後,莎拉筆直地注視她的眼睛。

 「沼田涼子,你明知對手是好幾個高年級的學生,還是願意為了幫助弱者隻身赴險,你的勇氣令奴家深感佩服。可否跟奴家交個朋友呢?」

 莎拉如是說後拱手敬禮。

 拱手是以左手包覆住握拳的右手,一種中國古代的打招呼方式,在三國志等以古代中國為舞台的作品不難看到這樣的動作。女性做這個動作的話則是跟男性左右相反,所以莎拉是以右手包覆住左拳。

 看到莎拉這樣,沼田咂了一下嘴。

 「你動不動就喜歡裝模作樣,看了真的很煩耶。」

 「願意和奴家交朋友嗎?」

 見莎拉抬眼看著自己,沼田禁不起般嘆了口氣。

 「好啦……我當你朋友就是了。」

 「威──!」

 莎拉喜形於色,蹦蹦跳跳地靠近沼田。

 「那麼,咱們立刻回教室玩遊戲吧。」

 「啊啊?我才不要。午休時間我想要睡午覺。」

 「好吧,那咱們在回教室的路上玩吧!」

 「啥?我才不要。」

 「對了,我可以叫你小涼子嗎?」

 「不要一直跟我裝熟啦!不可以。」

 「好,古今東西,高山本線的車站!」

 「……你以為訂那種簡單的題目贏得了我嗎?飛驒古川。」

 沼田忍不住上鉤後,莎拉臉上堆起笑容,韻律感十足地回答:「富山!」

 「飛驒金山。」

 「西富山!」

 兩人一邊玩古今東西遊戲,一邊走回教室。

 就這樣,莎拉又多了一個朋友──還順便擊潰了一個三年級的不良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