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賭徒女騎士

第四卷  賭徒女騎士

 4月10日 12點17分

 望愛被起訴後,十天過去了。

 莉薇亞在拉麵店吃貝多共拉麵。

 貝多共拉麵的發源地正是岐阜縣岐阜市(也有一說是愛知縣一宮市),麵條上面會堆滿用辣椒調味過的韭菜和豆芽菜,以及大蒜炒菜等配料。

 「哈呼、哈呼……!」

 莉薇亞不怕嘴巴燙傷,豪邁地把麵條、蔬菜和大蒜扒進嘴裡。

 麵條吸附了味噌湯汁的飽滿風味、蔬菜的清脆口感和鮮味、辣椒的辣味、大蒜的強烈風味整個在口中爆發開來,身體也一下子便跟著變得熱呼呼。

 自從莉薇亞傳送到這個世界來後,她走訪過許多店家,品嚐了眾多口味的拉麵,當中這個貝多共拉麵是她最喜歡的,因為每次吃了之後都會持別有精神。

 附帶一提,貝多共是「Best Condition」的簡稱。這答案是店員親口說的,應該不會有錯才對,假如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不妨自行調查看看。

 「莉薇亞妹妹,你吃東西還是一樣狼吞虎嚥的呢。」

 突然有男人坐到旁邊向自己攀談,莉薇亞警戒地看了對方一眼。

 莉薇亞現在戴了頂壓得很低的帽子和一副墨鏡。平常的話還會戴口罩,現在是因為吃東西才把口罩拿下來。

 這是因為每逢電視播報望愛被逮捕的新聞就會跟著播放救世Grasshopper現場演出的影片,有愈來愈多人認得莉薇亞的長相了。

 「……原來是Takeo先生嗎?」

 莉薇亞鬆了口氣。

 識破她的變裝上前搭訕的,正是跟莉薇亞有著不解之緣的痞子Takeo。他的行動範圍似乎和莉薇亞重疊,兩人經常跑拉麵店、柏青哥店、賽馬和競輪場,偶爾會這樣在外面巧遇。

 「一碗叉燒面,大碗的喔!」

 Takeo以吊兒郎當的態度點完餐後,說:

 「莉薇亞妹妹最近狀況如何?有在贏錢嗎?」

 「……你是指賭博嗎?這個月敝人都還沒碰呢。」

 「咦?你沒去賭賽馬和競輪?」

 「是的。」

 「也沒打柏青哥?」

 「沒有。」

 聽了莉薇亞的回答,Takeo一臉吃驚。

 「怎麼可能……!那個日以繼夜沉迷賭博的勝負師莉薇亞妹妹怎麼不見了?」

 「敝、敝人才沒有日以繼夜沉迷賭博!」

 莉薇亞否定Takeo的說詞後,接著說道:

 「其實是因為律師交代敝人這陣子最好行動低調一點。」

 去警察署和望愛面會那天,面會結束後明日美去打工,單獨回家的莉薇亞則在回程路上偶然發現一間柏青哥店,晃進去玩了一下,結果被不認識的人拍下打柏青哥的照片,上傳到社群網路。

 那則貼文被大肆分享,甚至有人轉貼到統整網站,譏諷『因內線交易被逮捕的女子搖滾樂團的其中一個成員,原來是柏青哥中毒者wwwwwww』等等,激發一小波眾怒(雖然也有柏青哥愛好者幫忙護航,表態得知團員會打柏青哥後更願意力挺,但這種聲音畢竟只是少數)。

 雖然打柏青哥也不是在做什麼壞事,可是律師布蘭達在知道這件事情後,還是提醒莉薇亞:「樂團成員的品性,也有可能會影響審判長對望愛的心證,所以在官司結束之前,注意千萬不要節外生枝。」

 「原來是這樣啊,感覺你也不好過呢~」

 「是啊……」

 聽說刑事案件從起訴到第一次開庭,差不多得等一、兩個月左右的時間。

 原本莉薇亞以為忍耐幾個月不要接觸賭博很簡單,現在她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賭博早已成了莉薇亞生活的一部分,就連救世Grasshopper展開全國巡演時,莉薇亞也會忍不住手癢,趁空檔跑去各地的柏青哥店或賽馬場解饞,她的中毒症狀就是有這麼嚴重。

 被律師禁止賭博也才經過十天而已,莉薇亞的身心就已經對賭博飢渴得不得了了。

 「唉~~…………好想賭博啊……」

 聽到莉薇亞說出這番窩囊廢心態表露無遺的台詞後──

 「只要別在光天化日下賭博就好了對吧?我有個好地方可以介紹給你!」

 Takeo露出了同樣感覺不是什麼好東西的輕浮笑容,如此說道。

 *

 4月10日 19點26分

 入夜後,莉薇亞和Takeo會面,一同前往他口中的「好地方」。

 兩人走在寂寥的商店街,幾乎所有店鋪都已經拉下鐵門。

 「往這邊走。」

 Takeo鑽進大門深鎖的店家旁小路,迅速地連敲了屋子的後門三下,停頓了一會兒後,又接著連敲兩下。

 隨著解鎖的聲音響起,後門打開了。

 出現在門後的,是一個高頭大馬的黑服壯漢。

 「嘿嘿,多謝。」

 Takeo向壯漢輕輕點頭致意,莉薇亞跟著他進入屋內。

 經過數公尺長的狹小走廊,走到盡頭可以看到下樓的階梯,從那裡下樓會碰到一扇門。門口同樣有一個黑服的硬漢在站崗,看到Takeo和莉薇亞便默默地幫忙開門。

 門後是一個寬敞的樓面空間。

 房間裡面設置了好幾個三坪大小的架高塌塌米,有差不多十個人在架高塌塌米上不知道在玩什麼,現場鬧哄哄的,可以聽見「好,下好離手、下好離手!」「丁!」「沒有人要押半嗎!?沒有人要押半嗎!?」「半!」等吆喝聲還有哀號和歡呼聲此起彼落。

 「Takeo先生,這裡是?」

 「這裡是鐵火場啦。」

 「鐵火場?」

 莉薇亞不禁反問,Takeo回道:

 「簡單地說,就是地下賭場的意思吧。不管是這個場所的存在,或者在這裡看到和聽到的事情,全部都是禁止說出去的,所以可以不用在意他人的目光玩個過癮。」

 「原來如此。這裡都怎麼玩呢?」

 「你知道丁半這個遊戲嗎?」

 「不,不知道。」

 Takeo向搖頭的莉薇亞說明。

 「就是搖兩顆骰子,賭那兩顆骰子的數字加起來是偶數或單數。偶數是丁,單數是半。」

 「就這麼簡單嗎?」

 「嗯。對了,如果兩顆骰子骰出來的數字都是一,還有骰出一六或六一這種組合的時候,不管押丁或半都算賭客輸。」

 「嗯……」

 無論如何,這樣的遊戲規則聽起來實在太簡單了,好像沒什麼刺激感。而且也不能像柏青哥一樣,享受到機器裝置帶來的華麗聲光效果。

 「正因為規則很單純,感覺是沒有任何無謂的干擾和雜質、最純正的勝負,所以才熱血啊。沒玩過丁半,是沒有資格自稱勝負師的喔。」

 「是這樣子嗎?」

 儘管興趣缺缺,莉薇亞還是決定姑且一試。

 兩人首先在入口附近的交換所購買十塊木牌。下注的時候不是使用現金,而是這塊木牌。

 木塊分為一塊一千日幣的藍色木牌,和一塊一萬日幣的紅色木牌,一次能下注的金額沒有硬性規定,每個賭區都不一樣。莉薇亞和Takeo買了一千日幣的木牌。

 木牌也可以兌換成現金,只要在遊戲中獲勝增加木牌的數量,再兌換成現金,即可賺到鈔票。

 購買木牌必須付一成的手續費,這筆費用便是地下賭場主辦人的收入。

 (記得日本的合法賭博只有賽馬、競輪、競艇、機車賽,其他都是非法的。之所以不直接使用現金,大概就跟柏青哥用來規避賭博的三店方式(譯註:指顧客可以拿在柏青哥打贏的小鋼珠去第二間店換商品,再拿商品去第三間店換現金,其實這三間店都是同一家業者,是日本柏青哥業者規避賭博所想出來的營業方式。)一樣,是為了鑽法律漏洞吧。)

 莉薇亞做出了這番推測──然而她的推測當然是錯誤的,這裡是沒有任何辯解餘地、百分之百的違法賭場。

 莉薇亞和Takeo選擇賭金最低、一次只需押一塊藍牌的賭區小試身手。

 加上他們兩個,這一區一共有十個賭客。

 這裡的賭客形形色色,年齡和打扮都不一樣,有看似上班族的男人和氣質像小混混的男人,也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看起來像從事八大行業的女性。

 「好,開骰!」

 一個上半身打赤膊、肚子纏了一塊腰布,負責主持賭博兼裁判,被稱作『中盆』的男子說道。

 「好,骰子入盅。」

 坐在中盆對面、身穿和服可是露出一邊的肩膀,被稱為『搖骰師』的女子用手指夾起兩顆骰子秀給莉薇亞等賭客看後,把骰子丟進跟茶碗差不多大的骰盅裡面,接著將骰盅倒過來蓋住骰子。

 「來,下注了、下注了!」

 中盆大喊後,賭局正式開始。

 「丁!」「半!」「半!」

 把木牌放在搖骰師前面的話代表押丁(偶數),放在中盆前面的話則代表押半(奇數)。

 「下好離手!下好離手!沒有人要押丁嗎!?沒有人要押丁嗎!?」

 除非押寶丁半的人數達到平衡,否則賭局不成立,所以中盆會一邊觀察押注的情況,一邊喊「沒有人要押丁嗎」或「沒有人要押半嗎」之類的話,慫恿客人往人數少的那一方下注。

 骰出來的數字是奇數或偶數機率各半,思考也沒用,所以莉薇亞只能相信自己的直覺,喊了一聲「丁!」以後,把木牌放在搖骰師前面。

 Takeo押寶奇數,其他客人也陸續完成下注。

 「骰子準備好了。」

 中盆用帶有緊迫感的語氣說道,稍微吸了一口氣後,大喊:

 「開盅!!」

 聽見大喊的同時,搖骰師掀開骰盅。

 骰子的數字組合是三和六。

 「三六半!」

 「爽啊!」

 「嗚……!」

 押對寶的Takeo和其他客人樂得大叫,莉薇亞則懊惱地發出呻吟。

 所有押半的客人各獲得兩塊被丟進彩池的木牌。

 「嘿嘿,不好意思啦,莉薇亞妹妹。」

 「嗚,下一輪敝人一定會贏的!」

 收下木牌的Takeo露出得意的竊笑,莉薇亞燃起鬥志,挑戰第二輪的賭局。

 (這遊戲的玩法雖然單純,玩起來確實挺熱血的哪……!)

 在中盆那氣魄一流的吆喝聲帶動下,情緒亢奮的賭客被撩撥得愈來愈HIGH,搖骰師的精彩手法也令人歎為觀止。最重要的是,和在場其他賭客一決勝負的感覺,擁有賽馬和柏青哥缺乏的樂趣。

 過程中有輸有贏,莉薇亞很快就陷入丁半的樂趣之中不可自拔,不過──

 (……唔,這個是……)

 連玩了好幾輪後,莉薇亞忽然發現一件事。

 當搖骰師把骰子丟進骰盅的那一瞬間,莉薇亞只要發揮她那超人的動態視力,便能看清楚骰子入盅瞬間的數字。

 如果莉薇亞再發揮自身的敏銳聽覺,甚至有辦法掌握到骰子在骰盅裡面發生過什麼樣的碰撞。

 (骰子入盅的瞬間數字是⚃和⚄,假如那兩顆骰子以那個角度碰撞的話──現在朝上的那一面是⚀和⚂?)

 「好,下注了、下注了!」

 「丁!」

 賭局一開始,莉薇亞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押寶偶數。

 結果──

 「三一丁!」

 「好極了!」

 結果如莉薇亞的判斷,她輕輕地歡呼了一聲。

 (只要知道骰出什麼數字,勝利就形同囊中之物了!)

 從此之後,莉薇亞拿下了一波連勝。

 「哇,莉薇亞妹妹的狗屎運也太強了吧!」

 Takeo語帶羨慕地說道。

 如果猜得出來骰子的數字是多少,這還能稱得上是賭博嗎?有那麼一瞬間,莉薇亞的腦海浮現了這樣的疑問,不過她隨後想到賽馬和競輪,玩這類賭博如果想贏,蒐集和分析情報至關重要。

 (敝人又不是可以透視骰盅,只是以現有的情報為依據預測骰子的數字而已,這樣有什麼問題嗎?沒有!)

 木牌累積超過二十塊後,莉薇亞暫時停止遊戲,跑去交換所換成現金。一萬一千日圓的投入資金增長成了兩萬日圓,莉薇亞喜孜孜地心想:

 (之前賭博的時候,輸了不少望愛小姐給的零用錢,今天敝人要一口氣全部贏回來。)

 莉薇亞把收到的兩萬日圓和皮夾裡的五萬日圓,通通都換成一塊一萬日圓的紅牌,然後加入一次賭一塊紅牌的賭區。

 「很少看到有年輕小妞來這裡玩哪。」

 其中一名客人──手指和脖子都叮叮噹噹地戴著閃亮亮的飾品、貌似凶神惡煞的中年人看到莉薇亞後,愉快似地說道。

 這一區的客群,和有許多年輕賭客的一塊藍牌的賭區明顯不一樣,除了那個長相兇惡的中年人以外,其他客人看起來也都是富裕族群。

 「這裡是拿紅牌當籌碼的,你知道嗎?」

 「當然。」

 被其他客人提醒後,莉薇亞秀出了手中的紅牌。

 「那麼,開始吧。」

 擔任中盆的男人開始主持賭局。

 「好,開骰!」

 「好,骰子入盅。」

 擔任搖骰師的女人把骰子丟進骰盅裡面。

 當然,莉薇亞的眼睛清楚地看見了骰子的數字。

 (⚁和⚀!)

 「好,下注了、下注了!」

 「半!」

 「噢噢,小妞手腳真快啊。」

 看到莉薇亞搶先放好木牌,其他男性賭客笑得很開心。

 等所有客人都完成下注後,搖骰師掀開骰盅。

 「一二半!」

 骰子的數字一如莉薇亞的預測。

 莉薇亞又開啟連勝,在連贏了五輪之後──

 「小妞你的運氣真的太狂了吧!是不是知道骰子會擲出什麼數字啊?」

 「哈哈,那怎麼可能。」

 莉薇亞被客人的說詞嚇出了一身冷汗,只能裝傻回應。

 「好,下一輪老子也要跟著強運的小妞搭上順風車!」

 如是說後,其中一個客人選擇跟莉薇亞賭同一邊。

 莉薇亞贏了這一輪,搭便車的客人開心地大叫:「哇哈哈!相信小妞果然是正確的!」

 「不跟著上車就太笨了!」

 下一輪的賭局,又有兩個客人跟著莉薇亞下注獲勝。

 再下一輪,又有其他客人決定跟莉薇亞賭同一邊,木牌的數量明顯集中在丁這一邊。

 「沒有人要押半嗎!?沒有人要押半嗎!?」

 即便中盆鼓勵賭客把籌碼下注在半這一邊,可是沒有人願意移動木牌。

 假如籌碼集中在丁或半任何一邊,骰子擲出後又是多數的那一方獲勝的話,不夠的木牌只能由莊家自掏腰包代墊。

 「……開盅!」

 中盆苦著臉宣佈後,搖骰師掀開骰盅。

 結果是⚁⚃丁,莉薇亞和其他搭便車的賭客各獲得兩塊木牌。

 這時,中盆神色可疑地向搖骰師使眼色。

 儘管覺得事有蹊蹺,莉薇亞還是繼續挑戰。

 (骰子的數字是⚀和⚄。)

 「丁!」

 然而,結果是──

 「一一丁!」

 「什麼……!?」

 如果兩個骰子的數目都是⚀,不管賭客壓哪一邊都算輸。

 「啊~這次是兩個一嗎~!真可惜啊,小妞。」

 「是、是啊……」

 莉薇亞打起精神挑戰下一輪的賭局,這次擲出來的數目字跟她預測的一樣。

 (……嗯,偶爾看錯也是在所難免的吧。)

 莉薇亞如此安慰自己後,繼續賭博下去,可是預測錯誤的情況愈來愈常發生了。

 莉薇亞感覺情況似乎不太對勁,集中注意力聆聽搖骰盅時的聲響,結果她發現,若拿猜對的時候和猜錯的時候做比較,骰子撞擊到骰盅所發出的聲響存在著些微差異。

 「骰子的重量不一樣……?」

 莉薇亞隨口說出了腦海產生的疑問後,中盆和搖骰師的臉色看似有些緊張。

 「……這位客人……你是在懷疑我們在詐賭嗎?」

 經中盆這麼一說,莉薇亞嚇了一跳。

 「咦?不,敝人沒有那個意思。不過方便的話,能讓敝人檢查一下骰子嗎……」

 就在這個時候──

 「……這位客人,不好意思,今天可以請您先離開嗎?」

 背後突然響起低沉的嗓音,莉薇亞轉頭一瞧,只見兩個戴墨鏡穿西裝的硬漢站在她後面。

 「離開?為什麼?」

 「因為您會給其他客人造成困擾。」

 如是說的那個男人一如在恐嚇威脅般,扭動肩膀的關節發出聲響。

 莉薇亞不是這麼簡單就會被嚇唬到的人,不過她想起律師曾警告她千萬不要惹出麻煩。

 「……好吧。」

 儘管難以釋懷,莉薇亞也只能委屈配合,走下架高的塌塌米。

 她東張西望想要尋找Takeo,卻不見他的身影。

 莉薇亞放棄想要找到Takeo的念頭,首先前往交換所把木牌兌換成現金,那兩個黑服男子則是一直緊跟在莉薇亞後面。

 莉薇亞換完錢離開賭場後,那兩人不知何故,依舊一路尾隨。

 「……你們應該不需要跟到這裡來吧?」

 莉薇亞向跟著走到屋外的兩人如此說道後,他們撇起嘴角露出笑容,擋在莉薇亞前面,不讓她走到外頭的馬路上。

 「這個嘛……如果你在外面無中生有地亂說話,我們會很傷腦筋的。」

 「為了避免你做出不利我們的事情,我們得采取一些保險措施才行。」

 「保險嗎?」

 男人向納悶的莉薇亞露出卑劣的笑容。

 莉薇亞不曉得這兩個男人具體而言想對她做什麼,不過八成是想透過暴力威脅的方式使她屈服,不然就是把她剝光衣服拍攝猥褻影片吧。

 (儘管律師再三交代不可以製造麻煩,可是這個情況算是不可抗力……而且他們應該也不敢向警察報案吧……)

 莉薇亞稍微思考了一下後說:

 「在這裡可能會被其他客人看見,要不要換個更冷清的地方?」

 「什麼?」

 「自己主動提議換地點……?」

 那兩個男人百思不解地面面相覷後,說著「……跟我們來吧。」接著把莉薇亞帶往屋子的後面。

 然後──

 啪嘰!啵叩!啵嘰!咚噗!叩嘰!咕嘰!啵喀!啵叩!

 「嗚、咕嗚嗚……」

 「怪、怪物嗎……」

 莉薇亞秒殺了來到四下無人的暗巷後、便上前襲擊她的兩個男人。

 「說敝人是怪物也太失禮了。」

 以這個世界的標準而言,他們已經算是有受過一定程度訓練的戰鬥老手,不過終究不是經過真正戰場考驗的莉薇亞的對手。

 「你們可能斷了好幾根骨頭,不過應該不需要治療吧?關於敝人的事,麻煩你們三緘其口,切勿洩漏出去了。」

 向逐漸失去意識的男人們丟下這句話後,莉薇亞悠悠地離開了現場。

 (地下賭場……這個地方還挺有意思的……只是以後應該再也沒機會來玩了吧。)

 莉薇亞感到有些遺憾,走在夜晚的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