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序章 不壞的變化

第四卷  序章 不壞的變化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輕之國度×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Aircer

 掃圖:湊•凱特流

 錄入:kid

 修圖:不會修圖的kid

 自從我和七海同學……不對,自從我和七海之間,發生類似吵架又不是吵架的詭異騷動之後,產生了一點點變化。

 這個變化跟我和七海同……我和七海之間過去產生的變化不同。

 七海同學……七海……七海同學……嗯──我不太習慣直呼她的名字。要是不用心留意,馬上就會加上稱謂。而且每當我叫出口,總覺得不太對勁。

 畢竟我這輩子都沒直接叫過別人的名字,這也沒辦法。

 但我覺得她看到我這樣子,似乎有點樂在其中。聽到我先叫她「同學」,然後才改口,她看起來笑得很開心,又像是在揶揄我。

 不過她開心就好啦。

 總之,現在先別管我稱呼別人的方式了。我總算是往前踏出一步了。凡事重要的就是第一步,也最需要勇氣。今後,我要儘量提醒自己,直接叫她的名字。這麼一來,我總有一天一定會習慣直呼人名。

 迴歸正題。變化,沒錯……我要談的是變化。

 我說的變化,是發生在我的周遭。不對,其實應該說,我和七海開始交往之後,多少都有產生變化,但這次卻不太一樣。

 說得具體一點……就是當我獨處時,總會有男生跑來跟我說話。

 我剛和七海交往時,變化頂多是旁人猛問問題,或是在遠處旁觀。但不會這麼頻繁跑來跟我說話。

 自從男生們來找我說話後,我才感受到一件事。我不只幾乎沒和女生說過話,連跟男生也沒聊過幾句……

 基本上,我不會主動去找人說話,而且我以前在教室不跟別人交流,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怪事。所以這對我來說是一大變化。

 雖然我們的話題都圍繞在七海身上啦。

 在談話中,有時會出現對我的疑問,不過他們大多是詢問七海平常給人的感覺、我們都去哪裡約會,或是我有沒有去過七海的房間……這類的。

 我之前覺得女孩子真喜歡聊戀愛八卦,如今意外發現男生也不遑多讓。大家都是青春期的男生,會想聊戀愛話題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說不定還有一個用意是……想多少從我嘴裡套出關於七海的情報。

 對我而言,那些都是我不習慣面對的問題,但我還是在不會造成七海困擾的前提下回答他們。畢竟保障個資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應該說,是我想獨佔七海的情報啦。

 但因為是我不習慣的問答……不管我怎麼努力保密,有時候還是會出現紕漏。

 「那你老實說,你跟茨戶進展到哪裡了?」

 「哪裡……就去溫泉……啊……」

 就像這樣,只要正常思考,就會明白這個問題是在問男女關係進展到什麼地步,但我卻給出一個奇怪的答案。這個問題問得太突然,我才會脫口而出。

 想當然耳,隨後我被對方瘋狂詢問:「去泡溫泉是怎麼一回事?」我想盡辦法,才成功敷衍過去,沒說我們是去過夜旅行。要是被人知道有過夜,不知道還會被說些什麼。

 由於有監護人隨行,學校方面不會造成什麼問題,但依舊不是一件值得大肆宣揚的事。

 如上所述,雖然不算是一帆風順,但我也一點一點進步到能和同學對話了。總覺得好像在做什麼復健一樣。

 「所以咧?你和茨戶到底做到哪一步了?你們已經做過很多事了吧?真羨慕你耶,有茨戶那樣的女朋友……」

 「呃……不……哪一步……我……」

 泡溫泉這件事好不容易帶過去了,話題卻也因此拉了回去。

 跟我說話的男生神情有些恍惚,看來腦子裡正在妄想些什麼。抱歉,我無意在你妄想到最高點的時潑你冷水,但我們並沒有做些什麼……應該啦。嗯……

 「……無可奉告。」

 我思考了一下,才給出一個不怎麼有趣的答案。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想把我和七海之間的事,當成只屬於我們的回憶。再來就是,感情的進展也不是什麼該告訴別人的事。

 但對精於妄想的青春期男高中生來說,這樣的回答似乎已經非常充足了。

 「難道說……你們已經做了不可告人的事嗎!?」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對方的解讀方式實在超出我的預想,令我訝異不已。接著,眼前的男生雙手盤在胸前,一臉滿意地逕自點頭。

 「這樣啊,我就知道是這樣。女朋友是茨戶嘛。大家都在傳茨戶甚至沒接過吻,但八卦果然不能信啊……」

 我聽他這麼說,差點噴出口水。不知不覺間,八卦已經跟之前完全相反了……

 我沒想到事實會變成八卦流傳,還被人當成不可信的流言。當時留在教室裡的人曾直接聽七海親口表示,但對不在場的人來說,就只能用傳聞獲得情報了。

 班級的群組有上傳照片,但應該沒有連七海說了什麼都登在上面。雖然七海也只給我看了一下下。

 而且……如果只談七海給人的印象,若說她沒接過吻,實在令人一時之間難以相信。人會用印象判斷情報,就某種程度來說,這也實屬無奈。

 雖然對我來說,她就是個有點怕羞的普通純情女孩子啦。不過我想,七海不太想讓別人看到她那一面。我也是在跟她交往後,才切身體會到這件事。

 好了,現在該怎麼辦呢?我該不該訂正這件流言呢?不對,說訂正也不太對。如果是這樣,就會變成她接過吻了。但我們其實還沒親過啊。

 ……是有親在嘴巴以外的地方啦……我們還沒正式親過,所以事實上是真的還沒親過。

 但若要解釋這件事,我剛才用「不予置評」帶過我們的進展,就沒什麼意義了……嗯,反正沒有危害,放著不管應該沒差吧?當我這麼想,我的雙肩被某種東西柔軟地抓住……我忍不住抖動身體。

 我維持坐姿,緩緩回頭,只見七海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彎腰把臉伸到在我的臉旁邊。

 「你們男生在聊些什麼呀~?也讓我加入嘛~」

 她的頭髮輕柔地擺動,微微撫著我的臉龐。

 儘管我沒那個意思,她的體香還是直撲我的鼻腔,讓我心頭小鹿亂撞。其實這是她平時身上就有的香氣,但受到這樣的突襲,我還是不免心跳加速。

 ……我想我永遠都不會有習慣的一天。

 我清了清喉嚨,剋制臉上的紅暈,笑著對歪頭提問的七海說: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稍微聊聊我跟七海同……七海你的事啦。」

 「我和你?是戀愛八卦那類的?原來男生也會聊這個啊。」

 七海可愛地嘻嘻笑道,開始策動放在我肩上的手。肩膀被揉得一陣酥癢,我拼命忍著別讓身體扭動。

 眼前的男生一臉羨慕地看著我和七海,然後帶著苦笑,替我補充:

 「對,沒錯。我們剛好說到八卦根本不可信。」

 聽到八卦兩個字,七海的身體抽動了一下。

 我想也是。前幾天才剛有奇怪的八卦傳出,也難怪她會因此過度反應。她大概是害怕又傳出什麼奇怪的八卦吧。

 所以她當然會想問清楚這件八卦的內容。

 「是什麼樣的八卦?」

 她一改剛才可愛的笑容,一臉認真。她想必也想防堵八卦亂傳吧。我看著她,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液。

 但眼前的男生卻毫不在意地說出內容。就我來說,這是會令人心慌,不知道能不能輕易說出來的事。但事實上……除了當事人,這件事似乎沒什麼大不了。

 「就是那個啊,說你跟簾舞沒接過吻的八卦。」

 現在重新聽一次,還是讓人有點難為情。

 那人輕佻的態度,彷佛在問「你不知道啊?」。七海聽了,一改剛才認真的神情,張著半開半闔的嘴,一愣一愣地看著對方。

 她是腦袋跟不上,還是拒絕理解呢……

 隨後,她的臉色慢慢漲紅,那番話的意思已經在七海心中逐漸滲透……

 她一張臉全紅了,躲在我背後緊貼著我,對說出這件八卦的男生大叫:

 「什……什麼!?這是什麼八卦!?這……這是八卦對吧!?」

 「呃……嗯……是八卦啊……咦?」

 他被七海嚇到了……與其說是嚇到,更像是第一次見到七海這樣,訝異得有點不知所措。對我來說,卻是偶爾會見到的光景……這樣啊,原來他是第一次看到七海這種模樣啊。

 原本躲在我背後的七海思索了一會兒,然後不再躲藏,挺起胸膛說:

 「我和陽信……可是親過很多次了喔!」

 ……啥?

 這次換我愣住了。

 我思考著她這句話的意思,細品之後,在腦裡沉澱……結果換我滿臉通紅。

 拜託,為什麼要撒這種謊啊!?

 七海挺起胸膛,拋出這番話。說出八卦的那個男生,也只能回答:「呃……噢……」嗯,我想也是。接吻宣言根本讓人不知道怎麼反應嘛。

 然而,七海的謊言說破功就破功。

 「不對啊,七海,你在說什麼啊?你上次才說你們還沒接吻耶。」

 「唔耶!?」

 站在七海身後的女生,當時好像也在教室吧。我想不起她的名字,不過我對她有印象。被糾正的七海,身體因為慌張和混亂而不斷顫抖。

 「仔、仔細想想,我們有接吻嘛!有親在我的臉頰和額頭嘛!」

 「咦……?所以還沒親嘴吧?」

 「……嗯,還沒……吧?還沒。」

 「沒想到你這麼純情耶。要我教你怎麼親嗎?」

 女生將手指放在嘴唇上,揶揄著七海。只見七海紅著臉,盯著女生。

 「嗚……討厭!!討厭啦!!」

 七海心中大概五味雜陳,她頂著紅潤的臉頰,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女生見狀,說了聲「慘了」之後,像只脫兔一樣跑了。

 七海則是緊追在後。嗯,看來……晚點安撫她一下比較好。我猜她會口不擇言,也是因為完全陷入混亂之中了吧。

 「……原來茨戶也會有那種表情啊。真想不到。」

 這句話莫名留在我的耳裡,久久不散。

 從我的角度來看,我這三週一直看著七海……不對,是看著七海同學像那樣不斷變換表情。那是隻有我知道的她。

 但看來對班上同學來說並非如此。

 我想,她應該是把平常在我面前的模樣,也開始表現給同學看了吧。但我反而不知道同學認識的七海。畢竟我本來就只是茫然地覺得,她是個辣妹罷了。

 下次問問七海吧。雖然也有可能是她下意識的表現啦。

 「話說回來……結果你們連親都沒親過啊。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當我想著這些時,出現了出乎意料的問題。原來真的會被問這種問題啊。我半是驚訝,半是感動。

 「嗯,對啊。」

 「你承認得好乾脆喔。你不想做那檔事嗎?」

 那檔事……是嗎……若我說不想做,那絕對是鬼扯了。而且說實話,我在旅行中,有感受到好幾次類似的誘惑。當時是因為和家人在一起,才有辦法壓抑住。但要是家人不在,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不過……比起想不想做……

 「如果會傷害到七海,那就算我再想做,我也能忍吧。」

 這個想法應該是最貼切的。以前爸爸對我說過……做出那種行為,要是有萬一,負擔最大的會是女生。

 如果我們兩個高中生出現了萬一……七海或許就必須放棄她的夢想。一想到這點,就不禁覺得這樣的風險根本不划算。畢竟我們都還是高中生啊……

 我嘴上是這麼說啦……但假設萬一……萬一七海主動求歡,我的理性肯定會晃得像大地震一樣。我或許會按捺不住,做出各種不妙的事。

 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一定都是這樣。但愈是如此,就更要冷靜。確認彼此愛意的方式,應該不只這一種才對。

 ……我這個甚至沒正式接吻過的人,說這種話是不是沒有說服力啊?

 「你好厲害喔……哪像我,我交到女朋友時,想做得不得了耶。而且也想早點脫處啊。整天都蠢蠢欲動。」

 「這也沒辦法。這只是我的想法。人會想做,一定也是正常的情緒。」

 「怪了?我明明在跟你開黃腔,怎麼變成心靈輔導啊?」

 呃……那是黃腔喔?我其實不太會應付這種話題,而且玩遊戲的朋友基本上都不會開黃腔,所以我完全沒發現。對方看我一臉困惑,有些開心地笑了。

 「好啦,你就先努力完成初吻吧。選紀念日行動,會比較容易成功喔。」

 「咦?」

 他只說了這句話,就從椅子站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後離開。接著七海回來,正好和他錯過。難道他是在體貼我們嗎?

 「七海,你回來啦。」

 「我回來了,陽信……嗚……累死了。」

 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歷經一場追趕,七海頂著紅潤的臉,坐在那個男生剛才一直坐著的座位。為了讓疲勞的身體休息,她直接把上半身趴在我的桌子上。

 剛才那個男生告訴我的話,還在我的腦中盤旋。紀念日……紀念日會比較容易接吻嗎?我的視線自然而然落在靜靜呼吸的七海嘴唇上。

 我們交往滿一個月的紀念日就要到了。那天也是這場交往懲罰遊戲結束的日子。

 七海會在那天跟我提分手嗎?還是什麼都不會說呢?我已經決定好自己要做的事了,卻不知道她會有什麼行動。

 無論是哭是笑……現在都是在終點前最後的時光。我要做出不留下任何遺憾的行動。

 我默默地下定決心,七海卻趴在桌子上,嘟著嘴看著我。

 「最近你常常跟男生聊天,看到你融入班上,我是很高興,可是身為女朋友,又覺得有點複雜……」

 「嗯……這算有融入嗎?是不是不太對?」

 「才沒有~」

 「可是你想想看嘛……我又還沒記住同學的長相和名字……」

 「咦……?可是你們剛才在聊天耶……?」

 「嗯。」

 七海說到這裡,微微抬頭看著我。她的視線讓我有些尷尬地抓了抓臉頰。嗯……畢竟我們之前都沒有交流啊。

 七海見我如此,浮現一抹「真拿你沒辦法」的苦笑。我也反射性以苦笑回應。

 這應該就是我和她最後一週的開端了。

第一章 最後一週,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