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為求回報而付出的努力是不會得到回報的

第一卷  第九章 為求回報而付出的努力是不會得到回報的

 「紫藤前輩感冒了……」

 「嗯,愛麗絲的父母早上打電話過來了。好像就只是熱傷風,不過這兩天恐怕都不能來學校了」

 「……這樣啊。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現在想想,她的臉色也不是很好」

 跟唯前輩一起上學那天的放學後。

 我們聚集在學生會室裡,對日和以及雙葉同學報告紫藤前輩的狀況。

 我們在那個十字路口等待的時候,知道了紫藤前輩身體不舒服。

 可能是紫藤前輩的母親知道她們平時在一起上學,所以才聯繫了唯前輩吧。

 老實講,這並非是會讓人驚訝的事情。

 因為日程安排得那麼緊湊,會將身體搞壞也是沒辦法的。

 不管怎樣,工作基本上都完成了,沒有人會去做出責備她的行為。

 「……會長,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椿姬,怎麼了」

 「我記得明天結業式上需要的稿子是副會長負責的,關於那件事沒有問題嗎?」

 這麼說來也是,我跟日和也看向唯前輩。

 「稿子本身似乎已經完成了。我打算明天早上去學校前,到愛麗絲的家裡去拿」

 「這樣啊」

 昨天,紫藤前輩留在學生會里寫稿子。

 雖然我希望她能去休息,但從結果來看,是多虧了紫藤前輩的勉強,才避免掉手頭上沒有稿子的情況。

 我們以後會一直在她的面前抬不起頭吧。

 「我們能像這樣一直作為學生會成員,都是因為有愛麗絲在勞心費力支持我們。我們不要忘記這點,來迎接明天吧」

 聽到唯前輩的話,我們點了點頭。

 我們能做到的,就是不再給紫藤前輩增加負擔,儘可能地增加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為此,我們必須讓明天的學生會會長致辭完美進行才行。

 不過話說回來,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麼能做到的就是了————

 ◇◆◇

 然後,結業式當天到來了。

 「夏彥,我們走吧」

 「啊,嗯,我現在就來」

 日和呼喚我,我離開了教室。

 早晨班會結束後,我們前往體育館參加結業式。

 但在途中,學生們陸陸續續進入體育館的時候,我的智能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紫藤前輩打電話來了……?)

 因為感冒而休息的人的來電,讓我嚇了一跳。

 「發生什麼事了?」

 「不是……紫藤前輩她……」

 「紫藤前輩?」

 紫藤前輩這般的人,不可能不理解這個時間已經是結業式前夕。

 本來就不存在能去接電話的時間。

 儘管如此,她還是會打電話給我,給我帶來種發生什麼緊急事態的預感。

 「日和,抱歉你能幫我轉告甘原老師說我肚子疼要閃人了嗎?」

 「……我知道了」

 「謝謝」

 我暫且告訴了一聲日和我的所在位置,然後從前往體育館的隊伍裡跑了出來。

 接著,我急忙進入空無一人的廁所接起電話。

 「喂,紫藤前輩?」

 『啊!接通了……!』

 我從電話的另一頭聽到紫藤前輩鬆了一口氣的聲音。

 雖然她的聲音還是有些沙啞,但比我想象得要有精神得多。

 「突然是怎麼了……?比起這個你的身體狀況……」

 『你就不要擔心我的身體狀況了。並沒有那麼嚴重。比起這個,明明都是結業式前了對不起……但是,我有一件事無論如何都想拜託你————(咳咳)』

 「請、請冷靜下來!我周圍現在沒有人,所以你慢慢講也沒有關係的」

 『現在不是讓我冷靜下來的時候……發生緊急狀況了』

 「緊急狀況?」

 『今天早上交給唯的稿子……那個,不是致辭用的稿子……!』

 「!?」

 都走到這步,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態。

 我原以為能順利結束的樂觀預想破滅,頓時一身冷汗。

 結業式馬上就要開始了。

 雖說校長致辭會花比較久的時間,但距離唯前輩站上舞台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或許會有人覺得用智能手機發送稿子就可以了,但不是拿著稿子而是智能手機站在台上的行為是NG的。

 會被老師罵沒有規矩的。

 嗯,現在這個狀況可以說成是大危機。

 『雖然我拜託媽媽把稿子交給她,但她好像搞錯把小說的原稿給了出去……!』

 「也就是說,唯前輩現在拿著的稿子,是紫藤前輩的小說……」

 『這件事我已經告訴唯了。花城同學,我現在就去學校,你能在路上過來拿一下嗎……』

 「路上是……」

 我一瞬間沒有辦法理解這個人說的話。

 即便處於身體不舒服的狀況中,這個人也會去擔心唯前輩。

 ————但是。

 如果現在的紫藤前輩勉強自己動起來的話,可能會導致身體狀況越發惡化。

 都已經讓她那般操心了,我不可能還讓她繼續操心下去。

 『我想讓唯擔任學生會會長……!拜託了……!』

 「……」

 而且,我做不到無視她的懇求。

 那麼,我該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紫藤前輩,請你待在家裡」

 『誒?』

 「我不能讓身體不舒服的紫藤前輩去勉強自己。我去前輩你的家裡拿原稿」

 『可、可是這樣就來不及————』

 「紫藤前輩,請交給我吧」

 『……知道了。我相信你』

 「好的!」

 『我把我家的地址發給你……小心點』

 電話掛斷了。

 我立刻確認了一下紫藤前輩發來的地址,然後從廁所的單間衝了出去。

 「好的,給我停下來」

 「咕!?」

 突然有人從背後抓住正準備走向鞋櫃的我。

 我下意識咳嗽起來,回頭看去,抱著胳膊的日和正站在那裡。

 「日、日和!?我現在有急————」

 「八重樫前輩剛才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了。所以剛才那通電話……因為是你,所以現在是準備去紫藤前輩的家裡拿稿子,沒錯吧?」

 「……沒錯」

 「你真是個笨蛋呢。那樣就算用跑的也來不及吧」

 「唔……」

 確實,就算用跑的,能趕上的幾率也就五成,不對,三成?或許還沒有那麼多。

 好,放棄吧————我的性格不會讓我這麼去想。

 這種時候,我沒法不繼續掙扎下去。

 與其讓她們受傷,還是讓我痛苦要好上幾百倍。

 「……夏彥,你去停車場」

 「誒?」

 日和抓住我的肩膀,強行讓我回過頭。

 「你去了就知道了。總之現在先過去吧。你是相信我的對吧?」

 「……嗯」

 既然她都這樣講了,那我就只能閉嘴了。

 我最信任的人就是日和。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背叛日和,也不會去懷疑她。

 「那就趕緊跑起來!沒有時間了!」

 「哇……!」

 日和推了一把我的後背,我順勢跑了起來。

 「謝謝你日和!我去了!」

 「好的好的……就拜託給你了」

 我揹負起日和的信任,然後從校舍跑了出去。

 接著我在按照她的吩咐去了停車場之後,有位眼熟的美少女就在那裡。

 「達令!你好慢!」

 「別叫我達令了……!」

 連她都肯來幫忙嗎?我前世肯定積攢了很多善行吧。

 站在停車場正中央的榛七同學遞給了我一把自行車鑰匙。

 「是日和拜託你的嗎!?」

 「就是這樣。雖然我不是很清楚狀況,但是你必須得去紫藤前輩的家裡對吧?用這個的話,多半來得及吧」

 「嗯,謝謝你!……咦,不過榛七同學你是坐電車上學的吧?為什麼你會有自行車?」

 「我從騎自行車,但是遲到的人那裡借來的。在問他借自行車之後,他連理由都沒有問就答應了」

 不愧是魔性的女生。她似乎在很短的時間裡又擊墜了一個男生。

 「榛七同學,謝謝你。幫了我一個大忙」

 我道謝完後,跨上了自行車。

 但不知為何,榛七同學攔住了我的去路。

 「……作為讓你用這倆自行車的交換,我有一個條件」

 「哈!?現、現在不是說這種事……」

 「你以後要叫我琉美」

 「為、為什麼這麼突然……」

 「明明你都是用名字叫八重樫前輩還有日和的,但只有我你一直是用姓氏來叫,我很不喜歡喔!」

 榛七同學就像孩子一樣開始捶胸頓足。

 不如說從我看來,能叫她名字才讓我比較吃驚……

 「我知道了。那我以後就叫你琉美了」

 「好,這樣就可以了……順便,也讓我叫你夏彥吧」

 「誒?嗯,是沒關係……」

 不如說這是獎勵。

 「好、好!那你就拿去用吧!」

 榛七同學,琉美紅著臉,慌慌張張地從自行車前退下。

 明明是放蕩不羈的性格,卻還會莫名地要求討價還價。

 雖然這點也可以說是很可愛。

 然後一想到只有我自己知道這些部分後,我的優越感就變得強烈起來了。

 「琉美,謝謝你!我肯定會報答你的!」

 「!不要突然叫我!」

 「誒!?是你讓我叫的……」

 「煩死了!你趕緊去紫藤前輩家啦!」

 我感覺自己被她無理取鬧了。

 不過,現在不是上演奇怪小品的時候。

 我對琉美最後投來的鼓勵點了點頭,然後騎上了自行車。

 騎自行車衝到紫藤前輩家,大概需要十分鐘。

 距離學校有一站路的距離。

 雖說校長致言會很久,但來回二十分鐘還是相當極限。

 而且,就算我回到學校,也必須得在唯前輩登上舞台前完成交接才行。

 真的就是聽天由命。

 ◇◆◇

 「夏彥走了嗎?」

 「嗯,走掉了」

 我跟從停車場回來的榛七匯合,然後一起朝體育館走去。

 現在應該正好是校長致言的時候吧。

 雖然我們估計要捱罵,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一會跟夏彥提個什麼要求,來發洩一下鬱悶吧。

 「……那傢伙,趕得上嗎?」

 榛七在安靜的走廊上提出提問。

 「那傢伙的話肯定能趕上吧。不管怎樣,他是個該出手時就會出手的男生」

 「你很信任夏彥啊」

 「畢竟我們的交情已經很久了吧。我還是很瞭解他的」

 「哈,你是在炫耀吧」

 炫耀?或許我是下意識這樣說的吧。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我想炫耀一下,只要跟他在一起就不會感到無聊。

 雖然絕對不會在本人面前說出來就是了。

 「那傢伙從以前開始,只要提到女生就會非常來勁喔……」

 小學,初中,還有隻要夏彥想要拼命做些什麼的時候,都肯定事關女生。

 即使那個女生不是自己的朋友,他也會竭盡全力去守護她的笑容。

 雖然他有很多地方都讓人吃驚,但是那些部分卻怎麼也無法讓人討厭起來。

 「自從我在他眼前大哭過一場後,他就開始採取不惜犧牲自己也要去幫助女生的行動了。所以,作為其原因的罪魁禍首,我也不得不去幫助他」

 「……哼——」

 「什麼?你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不是,我說……你其實是喜歡夏彥的吧?」

 你在說什麼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種事,看一眼就知道了吧。

 「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那種人啊?」

 「哈、哈!?」

 沒錯,我不可能會喜歡他。

 我們很合得來。

 他很機靈。

 如果我遇到困難的話,他會馬上衝過來。

 他是最相信我的人。

 喜歡沉迷無聊的事情。

 那傢伙,不管何時都很重視————

 「我肯定喜歡他啊。別讓我說出來啊,怪難為情的」

 不管他為誰拼命,我都無所謂。

 因為,他到最後肯定會回到我的身邊。

 「……那你也是我的競爭對手了?」

 「哎呀,你打算以新人的身份來戰勝建立了多年羈絆的青梅竹馬嗎?」

 「別鬧了!以我的美貌,去攻略一個男生那是綽綽有餘!」

 「要是能靠外表攻陷他就不用那麼辛苦了,笨蛋」

 唯獨他身邊的位置,我是不會讓給任何人的。

 ◇◆◇

 「到……到了!」

 我抬頭看著聳立在眼前的高層公寓,然後說出了這句話。

 紫藤前輩發給我的地址,毫無疑問就是這裡。

 這麼大的公寓,房租究竟要多少————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

 「必須立刻去紫藤前輩身邊才行」我這樣想著,然後準備進入這棟公寓。

 「!花城同學!」

 就在這時,傳來了紫藤前輩的聲音。

 她就靜靜地坐在,準備跑進公寓的我面前。

 「前輩!你怎麼可以不待在房間裡!」

 「你太擔心我了。這樣沒關係的。而且,我燒也退下去不少了」

 在外頭穿著對襟毛衣似乎相當熱,紫藤前輩稍微出了點汗。

 雖然感覺不到寒氣是很好,但我還是不推薦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待在這種氣溫下。

 「花城同學,這個就拜託你了」

 「……好的!」

 我從前輩那裡接過放有稿子的文件夾。

 現在時間比我想象的要稍微晚上一些。

 如果回程的時候不全力以赴的話,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趕上。

 「比起我,我要擔心你……你出了很多汗喔?」

 「我沒問題的。比起這個,你可以聽一下我的一個請求嗎?」

 「什麼?你說說看」

 「……請對我說一句「加油」」

 紫藤前輩像是很震驚般地瞪大雙眼。

 但她立刻露出笑容,然後握住了我的手。

 「加油。我能依賴的就只有你了」

 「……請包在我身上!」

 女性的聲援對我而言是最強而有力的燃料。

 我跨上自行車,踩上踏板。

 「那我出發了!」

 「嗯。路上小心……!唯,就拜託給你了!」

 「好的!」

 說出發是好,但回程該怎麼說呢。

 在我折返過去一會之後,我的腳開始變得非常疼。

 (哈哈……腳都快要扯掉了)

 我使勁地蹬著踏板。

 速度已經來到極限。

 道路已經不再平坦,而是要跨越上下坡道才能前進。

 「哈……哈……」

 我已經是汗流浹背了。

 已經是七月下旬,氣溫正值盛夏。

 灼熱的泊油路上散發著地氣,主張著——今天很熱喔!

 蟬鳴,風吹動樹木的聲音,汽車經過的聲音,道路工程的聲音。

 自己踩踏板的聲音,自己衣服摩擦的聲音,自己的心跳聲————

 「真的是!全都吵死了!」

 為了鼓勵自己,我大聲喊了出來。

 當然,是看準附近沒有人的時候。

 畢竟有人來問的話會很難為情。紳士是很在意聲譽的。

 ……我比自己想象得要冷靜得多,還有力氣發出聲音。

 我還能繼續跑。

 ————即使這麼努力,或許還是來不及。

 伴隨著疲勞的積累,我愛撒嬌的部分開始顯現出來。

 就算有努力,要是來不及的話也沒有意義。

 說到底,我有努力的必要嗎?

 畢竟唯前輩的致詞不一定會失敗。

 或許她能全靠即興表演來想想辦法。

 不如說,失敗有什麼不好的。

 畢竟人是會失敗的生物,如果是原本就受到大家敬仰的唯前輩,就算跌倒一次也不會讓人出現什麼想法吧。

 如果老實地講是因為沒有劇本才辦不到的話,老師她們或許會考慮————

 (笨蛋……我只是想撒嬌吧)

 冷靜下來想想,肯定能注意到其他方法。

 但是,紫藤前輩她拜託我了。

 如果這是最不用讓任何人受傷的手段,那我就要採取這個行動。

 至少,這樣下去會有女生受傷。

 我將所有的抱怨留在腦海裡,然後一心一意地蹬起踏板。

 蹬,蹬,蹬,蹬。

 盡頭終至,我的視線捕捉到學校的校舍。

 「就差……一點點了!」

 最後衝刺。

 我強行給積攢了乳酸的腳部施加負荷來提升速度。

 我帶著豁出一切的覺悟向前蹬著踏板,然後終於進到校門裡。

 雖然很對不住自行車車主,但我實在沒有時間去停車場停車。

 我對素不相識的男生立誓一會再放好自行車,接著便將它丟在通往校舍的路邊。

 目標,體育館。

 我換上室內鞋,接著在走廊裡跑了起來。

 酷熱奪走了我的體力,花在路上的時間比我想象得要久。

 一定要趕上啊————我一邊祈禱一邊衝進體育館。

 『接下來,有請學生會會長,八重樫唯致詞』

 「啊……!」

 唯前輩正準備登上舞台。

 雖然時間是趕上了,但從這裡到舞台還有一段距離。

 我已經沒有時間可以穿過擠得滿滿的學生們了。

 「花城前輩!」

 就在我以為萬事休矣的時候,突然從上面傳來呼喊我的聲音。

 「雙葉同學!?」

 「快點把那份稿子給我!」

 雙葉同學從體育館的觀覽席伸出手。

 我立刻朝她那隻手扔出稿子。

 雙葉同學完美地接住了我的扔出去的稿子。

 「花城前輩,謝謝你。接下來就交給我了」

 「我知道了!拜託你了!」

 雙葉同學從觀覽席跑了過去。

 如此一來,我就沒有必要穿越學生隊伍了。

 這是我能想到的最短路線。

 在我們剛才對話時,走到舞台中央的唯前輩表現出來的依然是一副凜然的態度。

 ————或許是我的錯覺也不一定。

 我跟唯前輩對上視線。

 然後,她露出一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我有這種感覺。

 「趕……上了……」

 出於安心感,我直接坐了下來。

 我那不斷奔跑的身體,已經來到了極限。

 我很想就這樣入睡。

 但眼下是結業式,我不能這樣說。

 「喂,花城?你沒事吧?」

 「啊……甘原老師……」

 「你的臉色很差誒?肚子有那麼疼嗎……?」

 「嗯……差不多吧」

 「那你別勉強自己來學校啊。好了,我帶你去保健室」

 「不、不……請等一下。讓我再留在這裡一會……」

 我朝台上投向視線。

 唯前輩正好從雙葉同學手上接過稿子。

 我想在唯前輩的致詞結束之前,再在這裡留上一會。

 雖然我知道自己這幅癱倒在地的樣子很難看,但讓我再看一會,再看一會。

 『————夏天正式來臨,炎熱的日子眼下正在持續。我們全體學生,順利地結束了第一學期』

 伴隨著這句寒暄,唯前輩的致詞開始了。

 『首先,在我對此感到安心的同時,作為三年級學生,面對即將到來的報考期也是愈發緊張。而且,這也是所有三年級學生共同的想法吧』

 聽到報考期這個詞,我的內心萌生了淡淡的寂寞。

 好不容易才得以接近,可是能跟唯前輩以及紫藤前輩在一起的時間,卻只有僅僅的半年。

 事到如今,我感到非常地寂寞。

 『雖然對二年級,以及一年級學生而言,還是比較遙遠的事情,但早日進行準備也不會有損失。養精蓄銳迎接即將到來的暑假跟第二學期自不必說,我推薦大家挑戰一下如何不去浪費時間』

 唯前輩從那開始的致詞內容自始至終都很認真。

 當然,這樣就可以了。

 作為學生的模範,學生會會長說的話必須是認真的。

 因為大家都很清楚這是大前提,所以多數人都將它當成既定俗成,亦或是適當接受一下。

 再常見不過的景象。

 但是————那個氣氛,突然發生了改變。

 『————現在在這裡,作為學生會會長……我八重樫唯想告訴大家一個真實想法』

 唯前輩一改之前的禮貌語氣,用平時的聲音訴說起來。

 一部分人發出亂哄哄的聲音。

 過了一會,確認已經結束鬨鬧的唯前輩繼續說道。

 『最近,我聽說了很多關於我的惡劣傳聞。關於這件事,我要全面進行否定』

 唯前輩合上稿子,然後放在演講台上。

 她的行為讓我非常吃驚。日和跟雙葉同學肯定也很吃驚吧。

 與此同時,也會有強烈的不安襲來吧。

 那個唯前輩,想要說與稿子無關的話。

 知道她本來面目的人肯定會非常擔心。

 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為何,我的內心只存在驚訝,並沒有任何一絲不安。

 現在的唯前輩,已經讓我覺得非常可靠。

 我感覺隱藏在她那強烈視線中的決心,正是讓我沒有感到不安的根源。

 『關於這件事,我不會去責備製造謠言的罪魁禍首。在那個人看來,我肯定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所以才會做出那種舉動吧』

 ————就犯人的動機而言,我覺得未必如此。

 但是,在這個場合,我認為剛才的總結是正確的。

 我不知道唯前輩是否是有意為之的。

 但有一點能肯定的是,在場的大家都已經做好了準備聽前輩講的話。

 『我想拜託在場的所有人。我之所以能不走上錯路,都是多虧了大家,以及學生會的同伴們。我在此起誓,我絕對不會做出背叛恩人的行為。所以我希望你們能相信我————相信我們。今後,我也會成為大家的模範,成為一名優秀的學生會會長』

 「以上」最後說完這句話的唯前輩深深地行了個禮,然後離開了舞台。

 回過神來的我露出了笑容。

 自己敬仰的人居然能展現出如此帥氣的樣子。

 這都不讓興奮起來的話,還有什麼能讓人興奮起來的。

 今天,唯前輩毫無疑問讓在場的全校學生將自己說的話銘記於心。

 在說相信與否之前,在眼下的氛圍中還去懷疑八重樫唯的風險太高。

 畢竟這麼一來,自己很有可能會被認為是陷害八重樫唯的一方————也就是說,很有可能被認為跟傳聞的罪魁禍首有關聯。

 就這樣,唯前輩為匿名賬號的傳聞畫上了休止符。

 因為是前輩,所以她肯定沒有經過計算吧。

 那她剛才的行為,肯定是出自於本能。

 即便平時是個廢柴,但她還是有這種領袖魅力。

 想要跟隨著她————會讓人這樣去想的領袖魅力。

 「你就是想聽這個嗎?明明自己身體都那麼不舒服了,你還真是個認真的傢伙啊」

 一臉驚訝說著這句話的甘原老師,朝我伸出了手。

 在我想要抓住那隻手站起來時,我的腳猛地顫抖一下。

 當然,並非是地面真的搖晃起來,而是我的腳似乎因為疲勞動不了了。

 好不容易看到唯前輩帥氣的一面,但我自己還真是難看呢。

 「喂喂,你這不是都站不穩了嗎?」

 「對、對不起……」

 「好了,我們去保健室」

 雖然儀式還是進行途中,但我還是扶住了甘原老師的肩膀去了保健室。

 儘管不是身體不適,但我也沒有辦法在這種疲憊不堪的狀態下去排隊。

 偷懶……偷懶啊。

 今天就稍微放我一馬吧。

 「老師……保護重要的事物真的很不容易呢」

 「啊?你突然說什麼呢」

 「不是,就是……最近才注意到」

 我並沒有將唯前輩的秘密告訴給甘原老師。

 雖然不能將重要的部分說出來,但我想將自己學到的事情分享給其他人。

 「……是啊。伴隨著長大,如何放棄重視的東西就變得重要起來了。不管是金錢還是時間,亦或是人際關係,所謂的活著就是選擇取捨。到死亡的那一刻,身邊還還留下了些什麼……人生就是這樣」

 「總感覺……大人還真是斤斤計較呢」

 「閉嘴。跟你們這些在閃閃發光的青春水槽裡游泳的人不同,大人只能在世俗的髒水裡拼命掙扎啊。你們總有一天會變得跟我一樣。給我做好心理準備吧」

 「那絕對不是老師可以進行的威脅吧」

 甘原老師還真是一點都不動搖。

 我一邊扶著老師的肩膀一邊露出笑容。

終章 這段青春存在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