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戀愛喜劇中的「紳士」換言之便是膽小

第一卷  第八章 戀愛喜劇中的「紳士」換言之便是膽小

 我跟唯前輩直接走下樓梯,然後在鞋櫃處換好鞋子來到外面。

 該說她不愧是學校裡屈指可數的名人嗎,跟她走在一起感受到的視線好強烈。

 畢竟很少有人看見唯前輩會跟紫藤前輩以外的人走在一起,所以變成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莫非他們以為我是唯前輩的男朋友?

 ————不,還是算了。

 處於這種狀況還是有些不謹慎。

 「前輩的家在哪裡?」

 「從這裡開始走上二十分鐘左右的地方」

 「嘿,您是徒步上學的啊」

 「嗯,畢竟坐電車的話會不小心睡過頭……愛麗絲叫我儘量不要去坐電車。所以我高中也是選可以騎自行車或者是徒步就能到的」

 「原、原來如此……」

 連在這方面都能發揮出來,看來她的廢柴還真是堅挺啊。

 不,已經不能用廢柴來總結了吧?

 ————算了。睡過頭這種事還是會發生的吧。

 我對女生基本上是屬於全肯定的。

 之後,我們走上一段時間,然後來到了住宅區。

 對我而言,在黃昏時分跟唯前輩一邊閒聊一邊走路是非常寶貴的經驗。

 總有種青春的感覺。

 「我家就在這附近。差不多能看到————姆?」

 「哇……」

 突然,跟上次一樣的大粒雨滴打在我們的身上。

 等我回過神來,天空已經被烏雲覆蓋,周圍也突然暗了下來。

 偏偏在這種時候又下起了暴雨。

 「這下不好了……你能跑一會嗎夏彥」

 「嘿!?啊。好的!我盡力」

 「好,那我們就跑起來吧,這邊」

 唯前輩冒著大雨跑了起來。

 為了將損害降到最低,我現在也只能去追唯前輩了。

 順帶一提,我已經料到這種狀況,所以帶上了摺疊傘,但因為前輩以不由分說的態度跑起來,以至於我連摺疊傘都沒能拿出來。

 我覺得只有自己悠然自得地打著傘追上去不太合適,到最後我還是就這樣追逐唯前輩的背影。

 雖然已經有些晚了……

 「夏彥!」

 在我聽到前輩的聲音抬起頭後,眼前有一棟很大的房子。

 雖然不能說是宅邸,但大小住上兩家人還是綽綽有餘。

 或許八重樫家相當有錢。

 「好了,快一點!」

 「好、好的!」

 我在前輩的邀請下進到她的家中。

 咦,雖然順勢就進來了,但是這個場景不會很不妙嗎?

 不……再怎麼說她父母還是在家的吧。

 跟女生在同一個屋簷下單獨相處,居然會發生這種像是創作世界一樣的事情————

 「都淋成落湯雞了啊……在其他人家裡可能會感到緊張,不過我父母現在都在海外出差。今天也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所以我希望你能不要過度顧慮」

 喔,眼下正是這種狀況。

 這可不好。

 就算是我,也會對到沒有交往的女性家中有所牴觸。

 要說我不興奮那就騙人的————

 「啊……您父母不在家的話,那我就回去了。要是因為雨把您家裡弄髒的話我也很抱歉,原本我也就只是打算把你送到家而已」

 我在玄關處轉身,準備朝外走去。

 畢竟就像剛才說的那樣我帶著摺疊傘,回去的時候應該不會再接著被雨淋溼了。

 但是,唯前輩從後面伸手抓住正要出門的我。

 「不行,你不能回去」

 「為、為什麼?」

 「雖然我可以借傘給你,但你要是就這樣走在外頭的話,說不定會得感冒吧」

 「一點點還是沒關係的」

 「不可以大意,我不可能放著你淋溼的身體不管吧」

 「呃……」

 超正確的正論。我沒有反駁的餘地。

 哪怕是我,要強行甩開這隻手回家也是很簡單的。

 不過,我希望你們能想一想。

 你們覺得我能做到那種事情嗎?

 「至少去泡個澡吧。順便把衣服也晾乾一下。可以吧?」

 「……我知道了。那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嗯,這樣就可以了。我立刻去放熱水,你就先————」

 「不過,我希望從唯前輩開始暖和身體」

 「不,可是……」

 「在唯前輩冷著身體的時候悠哉地泡澡,那會成為我一生的恥辱的」

 讓我進屋還是可以的。

 但是洗澡的順序我絕不能讓步。

 要是讓唯前輩感冒的話,我就沒有臉去見紫藤前輩了。

 「……知道了,那我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雖然唯前輩在一瞬間露出了為難的表情,但姑且還是接受了。

 「你在客廳裡等一下下。至少讓我去準備條毛巾」

 「謝謝」

 唯前輩把脫掉鞋子進到家中的我帶到客廳。

 客廳相當寬敞,可以看出是個適合讓人放鬆的環境。

 但是————

 (……好亂啊)

 到處都是積攢起來的空塑料瓶,如果不斟字酌句講的話,看上去就只是所謂的「髒房間」。

 如果是不知道唯前輩廢柴一面時的我,看到這幕肯定會產生不同的印象吧。

 到現在,就跟印象中的一樣。

 「真抱歉……我真的不擅長收拾」

 「不,請不要放在心上……比起這個」

 我在稍微環視了一圈房間後,撿起掉在附近的塑料瓶。

 「可以讓我收拾一下這個時間嗎?」

 「你說什麼?」

 「畢竟等前輩你的時候很無聊,我覺得稍微活動一下身體也不會覺得冷……所以前輩你不介意的話,我希望你能讓我去收拾一下」

 「不如說可以嗎?雖然由我來說很奇怪,但這裡相當散亂喔」

 「沒關係!別看這樣,其實我已經相當習慣了」

 「習慣了……?」

 「前輩您就先去緩和一下身體吧。在你洗澡的時候,我會將這個房間收拾得乾乾淨淨的」

 「……呵呵,既然你說得這麼有自信,那我就更期待了。知道了,那我就拜託給你了」

 「好的,包在我身上」

 目送走唯前輩後,我決定開始打掃客廳。

 拿起問過地點的垃圾袋,我將看到的垃圾不停地裝進垃圾袋裡。

 塑料瓶還有其他東西先集中到別的袋子裡,先放起來。

 我打算一會把裡面的東西全部洗乾淨,然後放到外面的垃圾場。

 散落一地的打印資料就集中放在桌子上。

 畢竟我沒辦法判斷出哪個是必要的,這個等一會再讓唯前輩進行分類吧。

 「~♪」

 我意外地喜歡打掃。

 該說我是喜歡將髒東西弄乾淨的心情,還是說從其中得到的成就感呢。

 我麻利地工作了幾分鐘。

 雖然衣服還沒有幹,但因為到處活動的關係,身體的寒氣已經消失了。

 「哦哦……!好強啊這個」

 不知何時回來的唯前輩看著房間發出感嘆。

 雖然還稱不上完美,但明顯比一開始的時候要漂亮多了。

 連我都為自己的熟練感到自豪。

 「沒想到你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收拾得這麼幹淨……夏彥,真的很謝謝你」

 「能得到你的誇獎,我甚感榮幸」

 我一臉得意又不失禮貌地低下頭。

 因為太過高興,我不由得耍了一把帥。

 即便到了這個年紀,被誇獎還是會讓人開心起來吧。

 「啊,那些塑料瓶我也要洗掉。這樣就不能拿去回收了」

 「等下,在那之前你先去洗個澡」

 我接過她丟過來柔軟毛巾。

 從氣味判斷,應該是剛打開的新品。

 「等我進去之後你進去。我們不是這樣約好了嗎?」

 「……是啊」

 不能違背約定對吧。

 我暫時放棄塑料瓶,然後在唯前輩的帶領下走向浴室。

 雖然有些唐突,但是我想在心中喊出自己想的事。

 唯前輩————超好聞的。

 肯定是洗髮水的味道。

 能讓人冷靜下來的花香。

 我另外想說的是,她穿居家服的樣子非常可愛。

 寬鬆的T恤加上露出大腿的寬鬆短褲。

 因為頭髮還是溼漉漉的,所以看上去有些嫵媚,讓我心跳加速。

 她這幅樣子應該相當難見到吧。

 至少,我不認為學校裡的那群男生能看到。

 真是大飽眼福。

 我決定將唯前輩現在的樣子烙印下來,直到大腦內的照片支架燒斷為止。

 「我家用的是滾筒洗衣機,所以你的衣服也拿去洗洗然後烘乾吧。啊,不對,襯衫會皺起來嗎……?」

 「啊,是啊。不如說在那之前,在衣服洗完為止,我會一直是赤身裸體耶……」

 「關於這點沒問題,有我爸爸的衣服」

 「我可以借用嗎?」

 「我爸爸很寬容的。就算現在將他不穿的衣服借給別人,他也不會說什麼的」

 「……那我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嗯,這樣就可以了」

 走到這一步,抵抗已經沒有意義了。

 我老老實實地接受了唯前輩的好意。

 「那衣服我就直接放到洗衣機裡面了。襯衫就……試一下浴室乾燥吧。換洗衣服我一會就放在這裡了」

 「謝謝」

 「那你就慢慢泡吧。要讓身體暖到骨子裡喔」

 唯前輩再三叮囑後,從更衣室離開了。

 獨自一個人的我一邊脫衣服一邊環視更衣室裡面。

 我可不是在意唯前輩脫下來的衣服放在哪裡喔!

 不如說,大概都在洗衣機裡吧。

 雖然我想如果是隨便放在這裡的話,就算看到也可以用不可抗力來圓過去,但是連洗衣機內部都要跑去翻的話,實在是有違我的紳士風度。

 「噢……」

 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身體也會變冷起來。

 畢竟現在的我什麼都沒有穿,也就是所謂的全裸。

 我興沖沖的進入浴室,然後開始沖澡。

 我簡單地洗了洗身體和腦袋,在洗乾淨之後將腳伸進浴池。

 然後,我注意到了。

 等一下,這裡的熱水,會不會是唯前輩剛才泡過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的是不得了的寶物。

 將這些熱水裝進水壺賣出去的話,我肯定能成為億萬富翁。

 只要是八重樫唯的粉絲,不管是誰都會想要得到的貨物。

 我就這樣泡進去真的可以嗎————

 「算了。進去吧」

 這種迷茫也只是在一瞬間出現。

 我毫不留情將身體沉了進去。

 呼,讓我這樣的男生來覆蓋美少女泡過的熱水,真是讓人暢快。

 如此一來,這些熱水就一文不值了。

 有種在寶石上雕刻自己的肖像畫一樣,將一切糟蹋掉的背德感。

 對不起,我的情緒有點不正常起來了。

 「哈……」

 先不管前輩有沒有泡過,泡澡真的是太舒服了。

 雖然夏天很少會去泡熱水,但偶爾像這樣全身心去體味的話,也能認識到這是好事。

 冰冷身體的內部正慢慢緩和起來,我的身體被彷佛要將人融化掉的快感所包圍。

 隨著身體的放鬆,我的腦袋也漸漸地冷靜了下來。

 雖然有些不符,但我似乎因為到唯前輩家的關係,變得非常緊張。

 我一直在想奇怪的事情,肯定也是受到這個的影響吧。

 喂,你們不要說我跟平常一樣。

 現在已經冷靜下了,我重新思考起自己該做的事情。

 至少,在洗完衣服並烘乾為止,我是沒有辦法回去的。

 那在這段時間裡,留心一下讓唯前輩稍微放鬆一些吧。

 難得紫藤前輩將唯前輩交給我,不回應她期待的話,我就算不上男人了對吧。

 「我洗好了」

 「哦哦,有暖和起來嗎?」

 「是的,託您的福」

 「那就好」

 我洗完澡換上為我準備的衣服,然後回到客廳裡。

 前輩坐在沙發上,手上裡拿著一本厚厚的習題集。

 在我洗澡的時候,她似乎也在專心學習。

 「嗯?怎麼了?」

 「啊,不是。我是在想原來你是在這種閒暇的時候學習的……」

 「啊啊,你說這個啊……該怎麼說呢」

 唯前輩合上習題集,然後用手指摸起封面。

 看著她這幅懷念什麼的表情,我想起紫藤前輩說過的事。

 「……雖然現在勉強取得還算不錯的成績,但是我以前不管做什麼都不如別人。我認為自己要付出好幾倍的努力,才能站在同一個舞台上。所以我覺得如果不像這樣努力學習的話,我肯定會一下子變回什麼都做不到的自己」

 「我從紫藤前輩那裡,聽了一些你以前的事」

 「哦哦,原來是這樣啊。真少見呢,她居然會說以前的事情」

 唯前輩一邊說著一邊像是很開心地笑了起來。

 「我要繼續擔任學生會長的話,就不能讓大家知道我的不足。所以我很難跟人作為朋友來往下去……我姑且不論,愛麗絲是幾乎不會對他人敞開心扉的」

 「……」

 「在我的記憶裡,從沒見她跟日和或者椿姬談起過往事。她好像很很中意你呢,夏彥」

 「……那還真是讓人高興呢」

 誒嘿嘿,我的臉要變得笑眯眯起來了。

 但是,要是太過興奮的話可能會破壞氣氛,所以表情要留有一份羞澀。

 「雖然當面說有些讓人難為情,但我也覺得你確實有讓人能放心下來的一面。我感覺……如果有你在的話,不管遇上什麼危機都能應對」

 「我、我覺得你的評價有點過高了……」

 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就那幾件。

 我既不像唯前輩以及紫藤前輩那樣成績優異,也不像日和跟雙葉同學那樣強大。

 硬要說的話,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就是泡泡紅茶。

 嗯——只是這樣的話,總感覺我跟大家不般配。

 「啊……」

 就在我的想法變得有些天真爛漫起來時,唯前輩的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時間馬上就要超過十八點了。

 現在肯定已經是晚餐時間了。

 「對、對不起……我一直都是在這個時間吃晚餐的」

 「請不要在意那種事……唯前輩,冰箱裡還有食材嗎?」

 「誒?啊、嗯,愛麗絲前不久有來做過料理。我想那時候應該還有剩下的……」

 「那可以給我一些嗎?我給您做些什麼吧」

 「那倒是可以……不過由你來做嗎?」

 「是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走向廚房,然後打開冰箱。

 看上去很貴的冰箱裡基本上空空如也,只有調味料跟能放很久的蔬菜。

 「就這些的話有點……喔?」

 我試著打開冷凍庫,然後高興地叫了出來。

 那裡放著的是冷凍起來的肉。

 這些也是紫藤前輩留下來的嗎?

 或許她是打算最近用在什麼地方,事後再去聯繫一下她吧。

 至少,我覺得比起一會讓唯前輩在速食店解決要好得多。

 「肉跟洋蔥……土豆也沒問題。這麼一來,就是那個了吧」

 在我腦海裡浮現出來的料理,是咖喱。

 儘管沒有胡蘿蔔有點讓我不甘心,但光這樣就已經足夠好吃了。

 雖然我擔心冰箱角落的咖喱保質期,但在確認過後也發現沒有問題。

 米好像也有存量,這麼一來應該沒問題才是。

 「好像可以做個咖喱,你會討厭嗎?」

 「我喜歡咖喱!」

 「哈哈,那請稍等一會」

 真是有精神的回答。

 我忍不住笑起來,在廚房裡擺上需要的食材。

 米飯煮好大概需要五十分鐘。

 在這段時間裡儘可能地去煮咖喱,得讓它處於更美味的狀態————

 (啊……這麼說來)

 我又翻了一遍廚房,然後成功找到某樣東西。

 它就是所謂的隱藏味道要用到的東西,加深咖喱味道的優秀玩意。

 它的名字就叫做速溶咖啡。

 雖然有很多人說咖喱在第二天吃要更香,但只要有了它,從第一天起就能無限接近那個狀態。

 關於效果,我在之前自己做的時候就已經證實過了。

 在咖喱快要完成的時候,我朝鍋裡稍微摻了一點速溶咖啡。

 「————好」

 我試著嚐了嚐味道,已經是相當接近理想中的咖喱了。

 這樣的話,唯前輩也會吃吧。

 我決定先把米飯煮好,然後再去準備盤子。

 不久後,燒飯機傳來煮好的聲音,我關閉了鍋的火。

 「做好了!?」

 「是的,讓您久等了」

 被氣味跟聲音吸引的唯前輩來看狀況了。

 她那股興奮勁讓我也很高興。

 「我可以用附近的盤子嗎?」

 「嗯,隨便你用吧」

 我準備了兩個稍微深一點的盤子,然後盛起米飯跟咖喱。

 嗯嗯,做得真不錯。真是讓人著迷呢。

 「給,請用」

 「哦哦……!我開動了」

 我把咖喱放到桌子上後,唯前輩立刻開始吃了起來。

 接著她睜大雙眼,朝我投來視線。

 「好吃!夏彥,好好吃!」

 「有、有那麼好吃嗎?」

 「嗯!雖然外表沒有什麼特別的,但總給人有種意味深長的感覺……!」

 我準備的咖喱,漸漸地被唯前輩吸收到肚子裡去了。

 她的吃相讓人看著很開心。看著她連我的食慾都出來了。

 「「承蒙款待」」

 我們雙手合十,結束飯後寒暄。

 「我收掉盤子了」

 「嗯,謝謝你」

 呵呵呵,總有種成為家庭主夫的感覺,

 結果沒過去多久,唯前輩就將再來一碗的咖喱給吃完了。

 因為我咖喱有多做一些,所以應該可以應付一下明天的份。

 在我把這件事告訴給唯前輩後,她明顯很開心。

 她似乎很中意我做的咖喱。真讓人高興。

 「這麼說來,你料理的手藝還真不錯。你在家裡也經常做嗎?」

 「算是吧,雖然我家還不至於到唯前輩家那種程度,但我的父母也不怎麼回來」

 我的媽媽是在海外活躍的設計師。

 就跟唯前輩的父母經常在海外出差一樣,我的媽媽也經常在國外跑來跑去。

 職業主夫的父親作為老媽的跟班也經常不在日本。

 「不過他們是在我升上高中之後才開始不在家的。初中的時候,爸爸還是會在家裡的」

 他大概是判斷我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一個人撐下去的吧。

 在那之後大概一年半。

 我處於半獨居狀態,負責家裡的一切。

 「該說我爸爸很擅長做料理吧……他好像是抓住拼命工作的媽媽胃袋才結婚的。所以,我媽媽要是吃不到我爸爸做的料理就會很不高興」

 「呵呵,還真是可愛的一對夫妻呢」

 「都一把年紀了,還像個孩子一樣讓人不高興,真的很讓人頭疼呢……」

 但是,爸爸做的料理並沒有經過與一般做法不同的特殊工序。

 不過,他偶爾會有點小創意,讓吃的人變得稍微高興一些。

 比如我剛才加在咖喱裡的咖啡等隱藏味道。

 爸爸將料理時必需加入這樣東西的菜譜交給了我。

 「紅茶的泡法也是從你爸爸那裡學來的嗎?」

 「是啊……我媽媽很喜歡紅茶。所以爸爸對紅茶的泡法也很講究…….雖然這個方法查一下就能找到,但有沒有去付諸行動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到這裡,在洗東西的同時環視起廚房。

 然後找到紅茶包的我,對正在休息的唯前輩搭話。

 「難得提到紅茶的話題,你要喝這個嗎?我可以立刻泡給你喔」

 「姆?啊啊,這麼說來我買了跟學生會室裡的那個一樣的……可以拜託你嗎?」

 「當然。請稍候片刻」

 我洗完東西,然後開始準備紅茶。

 偶爾會有人會對用茶包泡出來的紅茶抱有廉價的印象,但要泡得很美味的話,只需要按照這套流程來進行的話,就沒有比它更成功道具。

 能用茶葉泡得很美味的,都是專業人士或者講究的人。

 但如果只是想要享受一杯的話,我認為按照正確順序泡的紅茶葉包是最合適的。

 首先準備好熱水,因為唯前輩家的自來水有淨水功能,所以就讓我用一下吧。

 在爐灶上燒開熱水之後,立刻倒進茶壺裡。

 接著就是放進茶包,然後稍候片刻。

 這時有幾個要點。

 首先是加熱茶壺跟杯子,接著捏住茶葉包輕輕攤開。

 紅茶的生命在於溫度,在提取過程中,水溫基本上不要低於八十度以下。

 因此,需要在茶壺下鋪上毛巾,或者先加熱容器。

 給茶壺蓋上蓋子等上一會,然後在兩分鐘之內拿起茶包。

 順帶一提,雖然有人經常在熱水裡搖動茶包,但這似乎不太好,

 放進熱水之後就不要碰它。據說光是這樣就可以大大抑制住雜味。

 不過,我也是現買現賣,所以理論就遲些說。

 「給,請用」

 「謝謝你……嗯,好香啊」

 我們將紅茶送入口中,悠閒的時間開始流逝。

 畢竟我感覺最近一直很忙碌,能這樣平靜地度過一段時間,或許意外地珍貴也不一定。

 「……像這樣什麼都不去想的時間,已經很久違了啊」

 看來唯前輩想的事情跟我一樣。

 前輩看著冒著熱氣裝有紅茶的杯子,輕輕地嘆了口氣。

 「老實講……因為出現那種照片,我開始對人殘酷的本性開始有些害怕起來了……雖然我已經習慣一個人待在這麼大的房子裡了,但是今天還是會覺得很難受」

 「唯前輩……」

 「我邀請你進來,或許也是因為不想獨處吧。對不起,把你捲進這種沒出息的事情裡」

 唯前輩一邊這樣道歉一邊露出苦笑。

 我搖頭拒絕了前輩的道歉。

 「會被無緣無故的傳聞傷害是當然的。如果不介意對象是我的話,請盡情利用。不管是唯前輩的劍還是盾,我都可以擔任」

 「呵、呵呵呵……劍跟盾啊,還真帥呢。今後也務必讓我依靠你」

 看到唯前輩露出微笑,我心裡鬆了一口氣。

 我有好好完成紫藤前輩交給我的任務嗎?

 老實講,即使是在我們對話的期間,這份不安也一直纏著我。

 「……你真溫柔呢。在瞭解真正的我之後還這樣對待我」

 「我只是按照自己想法誠實地活下去而已。因為我的座右銘是紳士地,溫柔地對待女性」

 「呼……還真是了不起的為人呢」

 「能得到你的誇獎,我甚感光榮」

 在唯前輩誇獎我之後,我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或許這就是她擁有的超凡魅力也不一定。

 「可是,如果一直這樣意識下去的話,夏彥你自己不會累嗎?」

 「嗯——……該說我已經習慣了嗎,已經不會感到疲勞了」

 「是這樣嗎」

 「所以一開始留意的時候會很疲憊就是了……」

 我突然想起來這件事,決定將原委告訴給她。

 理由真的很隨意。

 雖然以前沒有機會跟人說,但我希望唯前輩能聽一下。

 「變成這樣子的契機是日和」

 「日和嗎?我記得你們是青梅竹馬吧」

 「是的……小學的時候,同學們嘲笑我一直跟日和在一起」

 說到常見的嘲笑就是這個。

 但對當時的我們而言,就是煩惱的根源。

 「有一次,周圍的嘲笑稍微激烈一點,日和,那個……哭了出來……那時的我用遲鈍的腦袋思考了一下」

 該怎麼做,才能讓日和不用受傷呢。

 我經過反覆思考得出的結論,成為了她現在與我來往的最重要的原因。

 「得出的結論,那就是我成為「好女色」的人」

 「好、好女色……?對不起,我找不到關聯性」

 「你看,如果我是因為好女色才跟日和在一起的話,她不就會變成被我纏上,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在一起了嗎?」

 在這樣展示之後,沒有過去多久就出現效果了。

 在大家眼裡看來,我就是一個喜歡日和,每天找她麻煩的人,結果受人嘲笑的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倒不如說日和因為特意應付我的關係,得到很了不起的評價而不受人嘲笑————事情發展成了這樣。

 「原來如此……你是為了保護日和,所以才會扮演自己好女色嗎?」

 「雖然有點誇張,但基本上就是樣子」

 現在的我也不知道那個選擇是否正確。

 不過從結果來看,我並沒有跟日和分開,現在也跟她相處得很不錯,所以我知道自己肯定沒有錯。

 「雖然我完全沒有算到自己在扮演好女色這個角色的時候,會真的變成好女色就是了……」

 「嗬……不過你真的變成好女色的人的話,那就表示你也喜歡我了?」

 唯前輩指著自己半開玩笑地問我。

 「那還用說嗎。長得漂亮,學習跟運動都很出色,而且還很平易近人,不存在讓人不喜歡上你的要素啦」

 「姆……」

 唯前輩的臉很明顯地紅起來後,捂住自己的臉頰將視線從我身上移開。

 真是何等不擅長反轉的人啊……

 「被這麼直截了當地說,還真是叫人難為情呢……不知為何,你說的話一直會傳進我的心底」

 「心底?」

 「我是指你是值得信賴的男生喔。雖然我覺得自己算不上是一個優秀的人……但是你說的話,讓我覺得即便是這樣的自己也可以不用放棄」

 也就是說,用我的話來講,唯前輩成功地提升了自我肯定感。

 關於這點該怎麼說呢,我覺得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

 那個八重樫唯能相信自己這一事實,讓我無比高興。

 「……好了,衣服差不多已經幹掉了吧」

 唯前輩忽然看了眼時鐘,然後離開了客廳。

 老實講,想到接下來就要回去,我很捨不得。

 但是我也不可能留在這裡過夜。

 作為紳士,現在還是老老實實回去吧。

 「不、不好了!夏彥!」

 在我這樣告訴自己時,唯前輩一臉著急地回到客廳。

 雖然我已經稍微理解事態的發展了,但還是決定先閉上嘴巴。

 「怎麼了……?」

 「對、對不起……我忘記按下乾燥功能的按鍵了……」

 在現在發揮自己廢柴的一面嗎?

 因為今天幾乎沒有發動,我差點就給忘記了。

 「順帶一提,如果現在使用乾燥功能的話……要多久才能結束?」

 「大概三個小時吧……」

 「三、三個小時……」

 我再次看向鐘錶進行確認,從回家時間開始反向計算。

 雖然不至於趕不上末班車,但應該要很晚才能到家。

 「還、還不至於回不去,沒問題的!不如說全部拜託給你,真的非常抱歉」

 「不,是我在自己應盡的職責上犯了失誤……你可以盡情責備我也沒有關係的」

 雖然唯前輩這樣說了,但我不可能會去責備她。

 好了,到底該怎麼辦呢。

 因為我是打算在這時候回去的,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心神不定起來了。

 「……夏彥,要不你就在這裡過夜吧?」

 「噗————」

 炸彈在我思考接下來的事情時投下,我不由得笑出聲。

 「你、你突然說什麼呢!?」

 「這個提案不算奇怪吧?事情都已經發展成這樣了,明顯是留下來過夜要更效率」

 「你說效率……」

 「而且身為前輩,我可不能讓你這麼晚了還回去」

 「嗯、嗯——……」

 她這樣一講,我反而難以進行辯駁了。

 換我是前輩的話,可以把人送到車站,所以事情又不一樣了。

 但就眼下的狀況來看,就算前輩去送我,最後也只會發展成前輩一個人從車站回家。

 那個時候也已經過十一點了,身為男生我不能讓她做那麼危險的事情。

 ————這些都是場面話。

 我只是在跟理性戰鬥罷了。

 對於在唯前輩家過夜的興奮,正在與不能做這種不健全事情的理性發生對立。

 身為男性,我究竟該選擇什麼呢……

 「還是說……你討厭跟我在一起?」

 「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

 決定了。

 身為男性,我要選擇不傷害唯前輩的道路。

 ◇◆◇

 最後決定留下來過夜的我,讓唯前輩教我功課來打發時間。

 其結果,本應在暑假完成的課題有了很大的進展。

 雖然唯前輩認為自己不擅長教人,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姆……真是段舒適的時光」

 在唯前輩嘀咕了一句後,時鐘的指針正好指向十一點過去一點點的位置。

 因為之前一直很專注的關係所以沒有注意到,但意識到時間的瞬間,睡意一下子湧了上來。

 「那、那個……雖然由我來問有點抱歉,我應該在哪裡睡覺比較好?」

 「呵呵呵……不,不如說你問得很好。我已經想好你的睡鋪了」

 ————已經想好了嗎?

 在我對前輩說的話產生疑問時,她便離開了客廳。

 我等了幾十秒。

 唯前輩抱著被褥回來了。

 「抱歉,你能再收拾一下這附近,讓我鋪一下這個嗎?要鋪兩床被褥的話,需要相當大空間」

 「鋪兩床,難道說……」

 「嗯,就是那個難道說!我們今天就在這裡並排睡覺吧!」

 嗯————

 嗯——……嗯?

 「前輩,你究竟是帶著什麼意圖說的這句話?」

 「說到過夜基本上都是排成川字形來睡覺吧。聊天聊到睡著前,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睡著。這才是真正的樂趣吧?」

 「是啊!我覺得是正確的!」

 我已經放棄了。

 雖然我已經儘可能用理性來抑制本能了,但畢竟對方都已經來邀請我了,再去忍耐才叫愚蠢。

 既然都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那就全部接受吧。

 我跟前輩一起鋪好兩個人的被褥。

 被褥跟被褥之間,大概有一個拳頭的距離吧。

 這個距離的話,完全可以聞到前輩的味道。

 噢,失言了失言了。

 這種話是不能對人說的。只能自己偷偷享受。

 「牙刷我一直有準備備用的,你就用那個吧」

 「那真是幫大忙了……!」

 我承蒙她的好意,拿了支嶄新的牙刷去刷牙。

 雖然牙膏的味道跟平時不同,也有些違和感,但我認為這也是過夜的樂趣。

 「我要關燈了,沒問題吧?」

 「是的,我沒問題」

 「我知道了」

 在確認我已經躺進被窩之後,唯前輩關掉了房間的燈。

 以從窗簾縫隙照射進來的月光為光源,我看見前輩鑽進了鋪在我身邊的被褥裡。

 因為腦袋再度冷靜下來的關係,奇怪的緊張感又出現了。

 看來暫時是睡不著了。

 「……夏彥,你還醒著嗎?」

 「怎麼了?」

 身邊有人朝我搭話,我把臉轉了過去。

 於是,我跟面朝我的唯前輩對上視線。

 即使身處於昏暗的房間內,我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那張端正的容貌,我的心臟越發激烈地跳動起來了。

 「我要再跟你道謝一次」

 「道謝……?」

 「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家裡,其實是很寂寞的。不過今天多虧有你來,所以那份心情得到很大的緩和」

 「……我能幫上忙真的是再好不過了」

 我能深切地體會到唯前輩的心情。

 我也能理解一個人住在大房子裡的寂寞。

 即便母親很嘮叨,但在慶幸能過上輕鬆,自由的生活的同時,她們在不在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一個人還是會很寂寞的。

 雖然長大成人會好很多,但我們這些小孩子比想象得要更不自由。

 所以,我們基本上沒有可以排解寂寞的方法。

 「今天應該可以睡得很香了。真的很謝謝你」

 晚安————

 唯前輩在說完之後閉上眼睛躺了下來。

 到最後,我有實現紫藤前輩的願望嗎?

 不過,能看到她這幅安穩的睡臉,應該算不上失敗吧。

 「唯前輩,晚安」

 我回了一句話後,也跟著躺了下來。

 明天結束後,終於就是結業式了。

 能否度過一個愉快的暑假,就全看這短短的兩天了。

 ◇◆◇

 早上六點。

 我已經變成到那個時間就會自然醒的體質了。

 如果每天都在相同的時間起床的話,這種現象並不奇怪。

 但要說有一個問題的話,那就是這個起床時間,是在自己家醒來的。

 也就是說,比起我家,在離學校更近的唯前輩家中,我會起得相當得早。

 我忽然看向身邊,唯前輩還在很愜意地睡覺。

 「嗯——……你在說什麼……我可是北海道跟東京的混血……」

 這都是些什麼夢話啊。

 雖然我下意識想要進行吐槽,但是沒有必要勉強把她叫醒吧。

 我偷偷從被褥裡鑽出來,然後朝盥洗室走去。

 我洗好臉刷完牙後,就這樣來到廚房。

 昨天晚餐用的材料還有一些剩下的。

 就在我用那些材料跟雞蛋做簡單的早餐時,從唯前輩被褥那邊傳來鬧鐘的尖銳響聲。

 「已、已經是早上了嗎……」

 唯前輩發出這種聲音,從被褥裡爬了出來。

 再加上這頭長髮,她爬行的方式就跟妖怪一樣。

 「姆、夏彥……為什麼你一大清早的就站在廚房裡?」

 「唯前輩,早上好。我現在正在做早餐喔」

 「啊啊……這樣啊。那真是幫大忙了」

 唯前輩揉著乾巴巴的眼睛,搖搖晃晃地朝我靠近。

 然後,她一看到我做的早餐就開始雙眼發光。

 「哦哦!是自己做的早餐!」

 「雖然就是些簡單的東西……」

 「即便如此,光是能吃到熱乎乎的飯菜我就很開心了。夏彥,謝謝你」

 這個人真的很擅長讓人得意忘形起來啊!

 我那張笑眯眯的臉,看上去肯定很噁心吧。

 「總之先請你去刷牙洗臉,做好早上的準備,接著我們再一起吃吧」

 「我知道了!」

 唯前輩一臉高興地跑向盥洗室。

 嗯——我感覺還是說她是幼女比較合適。

 過了一會,我跟回來的唯前輩和和睦睦地吃完早餐,然後開始準備上學。

 我們在不同的房間換好衣服後,再次在客廳集合。

 唯前輩還是穿著夏季制服。

 雖然不好聽,但她看上去怎麼都不會給人一種幼女的感覺。

 「那我們走吧,夏彥」

 「那個,我們要一起走嗎?」

 「都已經這樣了,你還要說那些各走各的,會讓人寂寞的話嗎?既然都在一個家裡面了,我們就這樣一起走不就好了」

 「……是啊」

 昨天一起回去,今天一起上學。

 一個不好,或許還會在學校傳開流言。

 ————算了。

 比起考慮萬一時的事情,拒絕美少女的邀請才更有問題。

 我們離開家,然後沿著昨天走過的路朝學校走去。

 途中,當我們來到十字路口時,唯前輩停下了腳步。

 「?唯前輩,怎麼了」

 「啊啊,我一直跟愛麗絲在這裡碰頭」

 「原來如此,是這一回事啊」

 畢竟我聽說她們從小學開始就在一起,住得近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也覺得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報告一下,既然機會難得,那就跟著一起等吧。

 但是,那一天。

 直到最後,紫藤前輩都沒有出現。

第九章 為求回報而付出的努力是不會得到回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