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解開頭髮的動作讓人心動,難以將其構成文字

第一卷  第七章 解開頭髮的動作讓人心動,難以將其構成文字

 「距離暑假還剩下三天,你們不要玩過頭了喔。有限的時間要好利用,否則很快就會變成像我這樣的大人」

 我跟紫藤前輩一起避雨後,翌日的班會。

 我們的班主任甘原老師正一邊打理皺巴巴的襯衫領子一邊說道。

 「課題就……適當做一下吧。我也是快到極限的時候才讓朋友拍照……不過真的有做那個的意義嗎。就算提交了,也會因為量太多而不會去好好確認耶?絕對沒意義吧?」

 「甘生!那絕對不是老師該說的話吧!」

 「不要叫我甘生。只有你的課題我會好好檢查一遍的」

 「呀——!快住手——!」

 班上起鬨的人跟甘原老師之間的愉快對話,讓教室裡爆發出一陣笑聲。

 我也很喜歡這個班級的氛圍。

 畢竟班上的大家其樂融融,相處起來也很舒服。

 我認為這些都是託甘原老師的福。

 那個人大概很聰明吧。

 所以我覺得,她跟我們之間的接觸是經過一定程度的計算。

 「那班會就到此為止,我今天還要去買新發售的遊戲,所以要馬上閃人了。你們趕緊打個招呼就解散吧」

 但實際上,她的態度相當惡劣。

 「親愛的,我們一起回去吧?」

 「誒誒…….?」

 「喂」

 看到班會結束後最先跟我搭話的榛七同學,我皺起了眉頭。

 自那以後,榛七同學經常纏著我不放,以那個頻率來看,她似乎是真的打算攻陷我。

 但榛七同學好像沒有意識到,正是因為她那幹勁十足的態度,我才不會被她所迷惑。

 不管怎樣,單純地在學校內跟她說話都很危險。

 周圍男生的視線會變得非常嚴厲。

 為美少女而死是可以,但我可不想被嫉妒的男人殺死。

 「我這種美少女就應該直接答應下來吧。宰了你喔」

 「榛七同學,這是不可以的。美少女既不會將殺人掛在嘴邊,腋下也不會排汗,也不會進行排洩」

 「你做的夢還真夠傻的啊」

 煩死了煩死了。

 即便如此,我還是會相信下去的。

 相信它的人,是能得到救贖的。

 「……又是夏彥跟榛七的組合嗎?你們最近經常在一塊啊」

 「日和救我。我被她單方面纏上了」

 「真想讓那群男生聽到你這句話,然後看到你被揍得滿頭包的樣子」

 「我不要。為什麼我得被日和你以外的人毆打啊」

 「為什麼是以被我毆打為前提?」

 「畢竟日和你的拳頭是愛情的表現吧?」

 「你還是死上一次吧」

 日和的拳頭鑲入我的臉部。

 沒錯沒錯,就是這個。

 沒有這個的話,就無法讓我暢快起來了。

 現在連這種痛苦都能讓我開心起來了。

 「我說,一之瀨同學!暴力是不可以的!」

 「你在裝什麼乖啊。剛才的口氣怎麼了?」

 「……嘁,你聽到了啊」

 「我的耳朵跟眼睛比其他人要好上一倍。即使不去注意也能自然地聽到喔」

 沒錯,所以日和才能聽到我小聲說出來的壞話。

 也就是所謂的順風耳。

 簡直麻煩透頂。

 「……你剛才是不是在想很沒有禮貌的事情?」

 ————連我的內心都能看穿。

 「算了。話說,你們的關係是什麼時候變得要好起來的?」

 「啊啊,因為我們前幾天去進行假日約會了喔」

 「約會是……」

 「榛七同學不是有闖到學生會里過嗎?就是在那之後」

 聽到這句話後,日和好像理解般地附和道。

 「哼——然後呢?你們已經在交往了?」

 「不,我們並沒有在交往喔」

 「誒,還沒有交往就已經有這種距離感了?」

 這麼說來,榛七同學跟我身體的距離相當接近。

 我沒有動過,恐怕是榛七同學一點點拉近距離的吧。

 她的味道好像會立刻飄過來。

 不如說我已經聞到洗髮水的味道了。

 lucky,記下來吧。

 「雖然我是很想回頭是岸啦,但是我已經決定好要奪走他的嘴唇了」

 「你說嘴唇……」

 「為此,我要先增加跟他在學校裡的時間。如果我跟他交往的傳聞散佈開來,不管是什麼女生都不會輕易接近了吧。牽制是很重要的」

 這個人實施的計劃到底有多可怕啊。

 確實,女生可能不會再來接近我,但取而代之的是會有大量的男生接近我。

 主要是為了收拾我。

 「……我說啊,你到底喜歡這傢伙哪一點?雖然由我這個跟他有孽緣的人來說也有些奇怪,但他毫無疑問很奇怪喔?雖然他確實不是個壞人,但你的話,應該可以隨便挑那些性格又好還不奇怪的人吧」

 「我也不知道。可是,只有這傢伙不會輕易迷上我」

 榛七同學像是有些不耐煩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在即便來硬的也要拼命攻陷他之後,不知不覺間就開始在意起他了。理由就只有這個」

 「……也就是說你基本上也是個怪人啊」

 「你不也一直跟自己覺得奇怪的人在一起嗎?你也夠怪了吧」

 日和看了我一眼。

 一直被她們說是怪人怪人的我,只能露出苦笑。

 「……呼,是啊。我大概也是怪人吧」

 「什麼啊,一之瀨你還挺有意思的」

 「你表現出真面目的時候也更容易接觸。一直維持那樣就可以吧」

 「笨蛋。在男生面前得裝乖才行」

 「你說得真專業呢……」

 她們轉眼間就變得融洽起來了……

 這下我不就變成礙事起來了嗎?

 「————這麼說來,你們學生會沒關係嗎?」

 「嗯?我們打算接下來就過去。時間上還沒有問題」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

 榛七同學突然莫名擔心起來了。

 她從包裡拿出智能手機後,把畫面對準我跟日和。

 「「!?」」

 「你們看,這個再怎麼說也太不妙了吧」

 我們在上面看到的是一個裸體的女生。

 雖然胸部跟下半身用手遮住了,但實際上還是相當顯眼。

 但是,最讓我們動搖的是————

 「這、這個……不是八重樫前輩嗎?」

 對,沒錯。這個女生的臉,我們都有印象。

 端正的容貌加上飄逸的漂亮黑髮。

 這張臉,怎麼看都是我們認識的八重樫唯。

 「在SNS上很常見,也就是所謂的「匿名賬號」。雖然之前就已經有傳聞了,但是最近,上傳這張照片的賬號在這所學校的學生之間傳播開了」

 「唯前輩的……匿名賬號?」

 「光看表面的話就是這樣吧?」

 我又細細地看了一遍,但不管怎麼看,都是唯前輩的容貌。

 我又細細地看了一遍,腰身相當地漂亮,雙腿似乎非常柔軟。

 我又細細地看了一遍,總感覺體型跟我在資料室看到的不一樣。

 我又細細地看了一遍————

 「你看太多了吧」

 「嘿噗」

 日和的手刀直擊我的腦門。

 關於這件事我就老老實實地道歉了。

 「把這個色情笨蛋放著一邊……難不成這個是惡搞圖片?」

 「嗯——這個可能性很大吧。畢竟匿名賬號很少會有露臉的」

 「你是不是太瞭解了」

 「我可沒這樣幹過。不過我讀過的書裡的女性有引起過跟匿名賬號有關的問題,所以我才有些瞭解」

 「哼……」

 惡搞圖片————換句話講,就是誰剪下了唯前輩的照片,然後跟裸體的女性組合在一起吧。

 嗯,感覺那樣比較吻合。

 從十分了解唯前輩的我們看來,不管她有多大壓力,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滿足自己表現欲。

 問題是,有這種認知的恐怕就只有我們。

 在不知曉唯前輩廢柴的大部分學生看來,她會成為『在學生會會長立場的重壓下,變成性慾爆發的變態』吧。

 「昨天晚上一下子就傳播開來,現在已經成為話題了。你們準備怎麼辦?」

 「……夏彥,我們快點去學生會」

 日和一臉嚴肅地站了起來。

 不能這樣悠哉下去了。

 我也拿起東西,然後立刻站起來。

 「榛七同學,謝謝你的情報。總之我們先去跟大家商量一下……!」

 「如果你要感謝我的話,那下次要再跟我約會喔」

 「那不如說已經是獎勵了!」

 我一邊叫著一邊跟日和趕往學生會。

 我們跑過令人煩躁(其實是不可以的)的走廊,然後衝進學生會。

 「八重樫前輩!紫藤前輩!學校裡好像————好像已經傳出不好的話題了」

 在我們衝進房間之後,等待我們的是先抵達的紫藤前輩散發出的陰暗氣氛。

 雖然雙葉同學的表情還是老樣子,但我感覺她似乎有些困惑。

 然後,身為當事人的唯前輩表現出一副陷入沉思的樣子。

 「嗯……你們是在說匿名賬號的事情對吧?真是讓人傷腦筋……明明馬上就是暑假了」

 紫藤前輩以一副非常疲憊不堪的樣子嘟囔著。

 不知道是因為昨天被雨淋溼,還是因為這次騷動的關係,紫藤的臉色看上去相當差。

 馬上就是暑假了。

 學生會自身的工作可以暫時放下,只需要要再忍耐一下————

 「很抱歉我們現在才到,那個上傳裸體照片的SNS,不是八重樫前輩你的賬號對吧?」

 「當然。說到底我就沒有用過SNS,胸前痣的位置也完全不一樣」

 「痣的位置怎樣都好……不過,既然八重樫前輩否定了,那就說明這是性質惡劣的找茬吧」

 日和咂了咂舌。

 如果是性質惡劣的找茬的話,犯人就在想要將唯前輩從學生會會長這個位置上拉下來的那些人之中吧。

 ————不,還不能斷定。

 畢竟也有可能是毫無意圖的單純惡作劇,說到底,就算知道目的是什麼,我覺得也很難找出犯人。

 尋找犯人的風險很高。

 打從開始就主張不是唯前輩本人,還為之過早嗎?

 「……甘原老師等會就過來了。我們就聽聽看,知道這件事的老師他們打算怎麼應對吧」

 聽到紫藤前輩的話,我們點了點頭。

 我們害怕的是對唯前輩的不信任決議。

 所以必須找老師商量,然後想辦法避免這種情況。

 「哦,你們已經到齊了啊」

 「是的,我們等您很久了」

 「這樣啊,那你們先坐下來吧」

 我們遵照抵達的甘原老師的指示,各自坐了下來。

 接著,她像是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然後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首先,關於八重樫「匿名賬號」的存在已經在辦公室裡傳播開了。我先問一下,這個是八重樫你本人嗎?」

 「不是,我沒有做過這種事」

 「這樣啊,那就是找茬或者是惡作劇吧」

 真是讓人笑不出來。

 讓人制作成這種圖片,不管是誰都肯定會感到不爽。

 即便是現在表現得很堅強的唯前輩,在她內心有些想法也不足為奇。

 「我相信八重樫。但學校裡不一定會朝那個方向發展。雖然可以去說服老師那邊,但是學生那邊已經開始朝著讓人討厭的方向發展了。犯人可能會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等進到暑假,我們就沒有可以進行否定的時機了」

 「……有就這樣提出不信任決議的可能嗎」

 聽到紫藤前輩發出的疑問,甘原老師皺了一下眉頭。

 「現在還不好說……抱歉,我不能斷言是零。如果學生那邊開始不滿的話,我們就必須得進行處理了」

 大部分的學生都對學生會不感興趣,也不會管學生會長是誰吧。

 但是,提到好幾次,那群覬覦會長寶座的人是不一樣的。

 能在這所學校擔任學生會會長,就表示地位相當不一般。

 「這麼一來……就利用一下結業式那天的學生會會長致辭吧?」

 「是啊。作為解釋的舞台再好不過」

 結業式那天,學生會會長能有時間在全校學生面前進行演講。

 這既是身為學生會必須進行的工作,同時也是展現威嚴的最好時機。

 「從現在開始,我們會去告訴學生讓他們不要聽信多餘的謠言。然後你們必須讓演講成功進行,不能再讓其他學生更進一步地有所懷疑。你們明白了嗎?」

 「是的……」

 「好了————你們姑且也得找一下犯人才行,八重樫,你怎麼說?」

 「……」

 被問到的唯前輩在想了一會之後說道。

 「不,現在不需要。就算現在找到了那個犯人,恐怕也只會讓那個學生受到極大的關注吧。我不想在知道自己應該保護的學生會吃苦頭的情況下還去實行」

 「……即便是自作自受?」

 「我知道自己作為學生會會長還不成熟,也知道有學生會因此而感到不滿。但是我打算接受他們的想法。然後,我也希望他們能承認我是會長」

 「真了不起。真想讓你將這種思想準備分給十年前的我」

 確實,我也覺得唯前輩的思想準備很棒。

 只是,我覺得她太天真了。

 並非所有人都會佩服唯前輩的氣度。

 或許有一天,有人會抓住她伸出的手,然後將她拽進奈落也不一定。

 屆時,唯前輩到底會有多絕望啊。

 ————雖然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不讓事情發展成那樣就是了。

 「那就拜託你們了。別看我這樣,其實我還挺喜歡你們在的學生會。不要輕易屈服喔」

 甘原老師輕輕地揮了揮手,然後離開了學生會室。

 看似輕浮,但其實她會好好為學生設身處地去著想。

 但是,她並非只會偏袒我們。

 在她判斷唯前輩不適合擔任學生會會長的時候,肯定會採取相對應的行動吧。

 所以我們也不能過度去依賴她。

 畢竟這就跟說「我們什麼都做不到」一樣吧。

 「真是對不起你們了,把你們捲進這種事情裡」

 「我不認為這是八重樫前輩的錯。畢竟有錯的是製作這張圖片的人」

 我跟雙葉同學都對日和說的話表示贊同。

 唯前輩不需要覺得自己有責任。

 我們只是按照原本的計劃保護學生會會長的唯前輩而已。

 「……距離結業式還有三天。在那之前我們該做什麼?」

 「先準備一下演講用的稿子?畢竟我們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

 雙葉同學跟日和的視線集中到了紫藤前輩身上。

 「跟平時一樣吧,我來寫演講稿。這樣就可以了吧,唯」

 「抱歉,能拜託給你嗎?」

 「畢竟是我的工作吧。我會負起責任好好寫完的。而且,原本就是計劃我來寫的吧」

 我在這時想插嘴說話。

 紫藤前輩為了工作以及人生目標已經傾盡全力了。

 要是她再繼續增加工作下去的話,我還是會感到抗拒。

 但是……我實在是無法勝任寫原稿這份工作。

 實際上我沒有插嘴,就是因為我理解這一點。

 那我力所能及的是————

 「……我去泡杯茶吧!就算著急,我們能做到的事情也是有限的,現在還是先冷靜一下吧。神經過敏也不是好事!」

 「夏彥……那倒也是。能拜託你嗎?」

 「好的!我去泡一杯非常好喝的紅茶!」

 儘可能緩解一下大家的疲勞。

 只能進行雜務的我,所能做到的事情就只有這些了。

 ◇◆◇

 那天,我們一如既往地在處理工作。

 學生會的工作轉眼間就要結束,只要能這樣順利進行下去,似乎能在————結業式的前一天結束。

 因為我還是以雜務為主,所以對學生會原本的工作基本上是一問三不知。要是第二學期能幫上忙就好了。

 「呼,今天結束得也挺快的。差不多該解散了吧」

 「嗯——!能看到結束,會讓人心情輕鬆起來呢……」

 「是啊。日和,椿姬,愛麗絲還有夏彥,大家真的很努力了。能網羅到你們這些優秀的人才,我作為會長很自豪喔」

 唯前輩一邊說著一邊將視線投向包括日和在內的我們。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大家一起順利地迎接第二學期。

 這種想法,大家是一致的。

 「那麼,我回去吧……對不起,愛麗絲」

 「不要一直道歉?我只是在做自己該做的事情而已」

 「……嗯,我知道了」

 我們做好回去的準備,決定離開房間。

 就在這時,我突然注意到並沒準備回去的紫藤前輩。

 「紫藤前輩,那個,你不回去嗎?」

 「嗯?啊啊,我想在回去之前再做一些明天的工作。只有在這種時間充沛的時候,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吧」

 紫藤前輩一邊說著一邊露出笑容。

 但老實講,在我看來她只是在勉強自己露出笑容。

 「……前輩,現在還是休息一下————」

 「啊,對了。花城同學,你能送唯回家嗎?」

 「誒?」

 「指不定會有人以那張照片的事情,去煩唯對吧?所以我想拜託你當她的保鏢」

 「那、那倒是沒問題……但如果要找保鏢的話,找日和或者雙葉同學不是更好嗎?」

 「不,讓你來比較好。畢竟不能使用暴力將接近的人趕走,如果不使用拳頭的話,不管是你還是日和,力量對比都不會有變化吧」

 「那就……」

 畢竟我們在性別上也有距離感,那就更不需要讓我去了吧?

 紫藤前輩在我提出這個疑問之前繼續說道。

 「我希望你能留意一下唯」

 「留意?」

 「雖然她看上去一副沒有動搖的樣子,但應該受到了不小的打擊。被陌生人流傳這種無根無據的謠言……很難不去在意吧」

 那是當然的。

 擅自做自己沒有做過事情的照片給人看。

 這種事肯定很可怕。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但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像你這般如此體貼的人。所以……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你能去借慰一下唯嗎?」

 「……我知道了。如果是紫藤前輩指明的話」

 美少女都這樣懇求我了,我怎麼可能會拒絕。

 為了追上唯前輩,我背對紫藤前輩跑出了房間。

 「啊,雖然不能說是代替保證,紫藤前輩一會也要去好好休息喔?請向我保證」

 「……呵呵,知道了。我保證」

 「謝謝您。明天見」

 我說完之後便直接離開了學生會室。

 接著,我就開始追逐唯前輩的背影,然後很快就追上了。

 「唯前輩!」

 「嗯?夏彥你有事嗎?你來追我了?」

 「是的,紫藤前輩叫我來送唯前輩你回家」

 「愛麗絲說的?她還是那麼過度保護呢」

 唯前輩似乎有些不滿。

 畢竟被人當成小孩子,心情肯定好不起來吧。

 「好啦好啦,畢竟指不定有人會用那張照片來逼問唯前輩,為了不讓那種人接近,請你帶上我吧」

 「呼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必須答應才行了吧」

 「謝謝」

 就這樣,我跟唯前輩一起回去了。

 能跟那個我憧憬的學生會會長一起回家,對於不久之前的我而言,是夢寐以求的權利。

 但是,現在不是興奮的時候。

 工作得好好進行才行。否則紫藤前輩勞心費神為學生會做出的貢獻就失去意義了。

 「那我們走吧,夏彥」

 「好的!」

 就這樣,我跟唯前輩一起邁出步伐。

第八章 戀愛喜劇中的「紳士」換言之便是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