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在屋頂意外相遇的女性大多都有什麼

第一卷  第一章 在屋頂意外相遇的女性大多都有什麼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等待黎明的夜晚

 圖源: UU

 那是發生在無比炎熱的初夏的事情。

 那天放學後,我的腦袋因為在悶熱的教室裡上了很久的課而變得奇怪起來,不知為何就去了學校的屋頂。

 現在想想,或許我是為了避暑才會尋求屋頂上吹來的清爽空氣吧。

 不管怎麼想還是早點回家,然後在空調房裡休息會比較好————

 總之,我在那天選擇了一個不太明智的選型。

 「————咦?」

 我沉浸在開放的屋頂所帶來的解放感中,一瞬間沒有注意到已經有人來了。

 隔了一會,我與“她”視線交匯,然後被她嚇了一跳。

 微微泛藍的美麗黑髮加上如雕刻般的端正面容。

 胸部算不上很大,但是也不算很小。

 只需一眼,就能確信我們居住在不同的世界。

 她的名字叫「八重樫唯」。

 她是這所學校的三年級學生,同時也是所有人都很仰慕的學生會長。

 只要是學生,就不會有人不認識她。

 「你也是來乘涼的嗎?」

 「誒?」

 八重樫前輩突然向我搭話,我不由得僵住了。

 我沒想到居然會是前輩主動來跟我打招呼。

 八重樫前輩歪著頭,看著僵住的我。

 啊,不好。

 難得八重樫前輩會來跟我打招呼,再這樣下去,就會發展成我無視她的狀況了。

 「是、是的……就是這樣」

 「果然沒錯。不過很遺憾,這裡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麼涼快」

 「……確實」

 雖然因為緊張導致我有些走神,但屋頂————應該說室外的熱氣讓我感受到這裡與室內潮溼的熱是不同的。

 而且這裡還是屋頂。

 因為沒有可以遮陽的東西,反而會使人難受起來。

 「八重樫前輩也是來乘涼的嗎?」

 「嗯,你知道我的名字嗎?」

 「當然知道。畢竟你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會長」

 「我確實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會長……呵呵,讓人再說一遍還會有些難為情啊」

 八重樫前輩的臉紅了起來。

 這可愛的生物是什麼?

 因為跟嚴肅的學生會長印象有很大反差,所以我被迫心跳加速起來了。

 「啊啊,我也是來乘涼的,但似乎是沒猜中。接下來學生會有集會,所以我想在那之前吹乾汗」

 「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別說吹乾了,我反而是出了一身汗……呵呵」

 汗流浹背的八重樫前輩。

 在這段話出現在腦海的瞬間,我成功地側視捕捉到了她的全貌。

 時間僅僅花費0.1秒。

 我試著用比眨眼還短的時間,將她的身影烙印在腦海裡。

 (噢……不行不行)

 我是紳士。

 即使可以在此時看到八重樫前輩的內衣,移開視線才是身為男人的正義————

 順帶一提,完全看不見。真是讓人遺憾。

 「怎麼了?」

 「不,什麼事都沒有」

 「這樣啊……」

 我對八重樫前輩露出笑容。

 表現出遺憾的樣子是二流的做法。

 身為一流紳士的我,可以隨時保持平靜。

 「我記得……你是二年級的花城吧?」

 「誒?」

 「姆,抱歉,我搞錯了嗎?」

 「不、不是……你說對了……但是我們之間沒有過任何交集吧?儘管如此你還是能記住我的名字嗎?」

 「嗯。我好歹也是學生會啊。全校學生的名字,我還是能記得住的」

 還真有人會去記那種事情啊————

 沒有擺出一副驕傲的樣子,一臉淡然地說出這句話的前輩在我眼裡就是異常的。

 我們學校的學生總人數接近千人。

 要記住這麼多學生的名字,是非常辛苦的。

 想要當上學生會長就必須能做到這種事嗎?……不,不可能吧。

 老實講。

 我現在在八重樫唯這個超人面前,正害怕不已。

 說到底記住全校學生名字這種絕技,如果是屬於正常範疇內的人類,根本就不可能會去做。

 該說是感受到的氣場太過可怕,還是我們生活的世界不同呢。

 我對自己的裝模作樣感受到些許的難為情。

 由此而生的羞恥心在折磨著我。

 「……我差不多得走了」

 八重樫前輩在智能手機上收到某條信息後,對我如此說道。

 畢竟她剛才說了接下來要去學生會開集會,所以應該是來通知她的吧。

 「花城夏彥,謝謝你。託你的福,我的心情好上不少了」

 「如果我有幫上忙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在我對八重樫前輩回以笑容後,她也對我回以笑容。

 然後,從我身邊走過的八重樫前輩,在返回校舍的門前回過頭來。

 「花城夏彥,我從你身上聞到了一股很有趣的味道。你下次可以來學生會玩喔。我們會一齊歡迎你的」

 「謝、謝謝————」

 就在我想要道謝的那個瞬間。

 一股清爽的風吹過屋頂。

 一股彷彿能讓因汗水而有些潮溼起來的身體好轉,舒適宜人的風。

 但是,這股風卻創造出讓我懷疑自己眼睛的光景。

 我不由得發出蠢聲。

 清爽的風化作惡作劇的風,居然將八重樫前輩的裙子掀了起來。

 在驚人的引力作用下,我的視線被八重樫前輩那掀起的部分所吸引去了。

 關於這點,只能說是我的本性了。真的希望她能原諒我。

 但是,我卻從中感受到了自己一生未曾經歷過的驚愕。

 從常識上考慮,肯定會有樣東西存在於那裡。

 我無法確認到那不可或缺之物。

 八重樫前輩無視注意到那個事實的我,以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到了校舍。

 變成一個人的我,仰望著天空喃喃道。

 八重樫前輩————她是不是沒有穿內褲?

 私立鳳明高中。那是我就讀的學校名字。

 一個學年的人數超過三百,整體接近一千人。

 用一句話來形容這所學校的話,那就是純粹的重點學校。

 考上難考大學的合格率在東京都內也是首屈一指,正因為有這個特點,所以有很多以升學為目標的學生聚集於此。

 雖然自己來說有點奇怪,但這所學校的偏差值屬於中等。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能考上近乎於奇蹟。

 而就任於鳳明高中這種怪物偏差值學校的學生會長,就是那個八重樫唯。

 只是在這所學校擔任學生會長,就能在很多大學,以及就業中獲得相當大的優勢。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極其優秀,就不能在這所學校擔任學生會長。

 這話絕不誇張,如果以學生會長的身份從這所學校畢業,就能擁有安定的未來。

 因此,聽說每年舉行的會長總選舉都會不斷展開激烈的競爭。

 對於能進入這所學校就已經算是萬幸的我而言,是沒有關係的事情。

 但是,正因為跟自己很遙遠,所以才會去在意。

 沒錯,我在那個屋頂上看到的是————

 ◇◆◇

 「你是怎麼看待八重樫前輩不穿內褲這件事的?」

 「你在說什麼?」

 她就像看待垃圾一樣朝我投來銳利的視線,我的內心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話雖如此,我知道錯在於我。

 畢竟我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畢竟這是普通的性騷擾。雖然現在附近沒有人,但這裡就是普通的教室。

 儘管如此,如果我不解開八重樫前輩為什麼會沒穿內褲這個疑問,那我就會永遠地囚禁在迷宮之內。

 「日和,拜託你聽我說一下」

 「……什麼啊」

 「自從我被這個疑問囚禁以來,我就吃不下飯,晚上也睡不好覺。再這樣下去我就會衰弱至死的……所以!我必須儘快解開八重樫前輩不穿內褲的謎團!」

 「笨蛋」

 「嗚呼」

 我的頭頂受到手刀直擊,宛如電流般的衝擊從身體穿過。

 這個殺人手刀的主人一之瀨日和,是從小學開始就跟我在一起的青梅竹馬。

 學習空手道十年。喜歡的東西是肉跟縱拳。討厭的東西是丟在路邊的空罐子和塑料瓶。

 略帶紅色的短髮很整齊,總給人一種更勝男生的印象。

 她的長相端正,作為可以毫無顧慮交談的對象在男生之中似乎很受歡迎。

 雖然我們小學,初中還有高中都在同一個地方就讀,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圖。

 就是家離得很近,就是因為偏差值接近,理由也就這些罷了。

 但是,日和似乎是將我當成沙包看待,經常對我施加暴力。

 總而言之就是暴力女主角。

 現在已經不流行了吧。

 很遺憾,她已經無法取得霸權了吧。

 「……你剛才是不是在想對我來說很沒有禮貌的事情?」

 「我沒有」

 好危險,為什麼她會知道啊。

 「哈,難得你會認真地說有事情想討論,我才會去通知說今天的集會會遲到……耽誤我那麼多時間,真的是虧大了」

 「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我想知道前輩不穿內褲的原因!」

 「不要在這種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來的教室裡大喊大叫啊!」

 手刀,part2。

 但是,我已經料到事態會發展成這樣,於是將雙臂交叉起來來防守手刀。

 暴力系女主角想要做的事情,我已經看穿了。

 「什……」

 「拜託了……!我是認真的!我想借助你身為學生會成員的力量!」

 「……」

 日和朝我投來無比冰冷的視線。

 別這樣,這不是會讓我興奮起來嗎————我有些害怕到沒有辦法從容地說出這句話。

 只是,我的本能在訴說。

 八重樫前輩有一個大秘密。

 正因為如此,即使日和很可怕,我也不能在此退縮。

 「……一般來講,學生會長不穿內褲會那麼讓人在意嗎?我是沒有辦法理解啦」

 「誒?如果有人沒有穿內褲的話,正常來說是會在意的吧?」

 「不……嗯……可能會在意吧」

 可能是因為我少見地說出正論,日和苦惱起來了。

 我有種久違地取得勝利的感覺。

 能辯倒她真是讓人舒服。我痛快多了。

 「那,假設我願意幫你,你想讓我去做什麼?」

 「那肯定是給我製造一個能面對面交流的機會,我會直接問她『為什麼你會不穿內褲?』————」

 「你是要跟她說嗎,笨蛋!」

 我被她罵了。

 「哈……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呢」

 會被她說成笨蛋還真是讓我意外。別看這樣,我的學習成績其實還算不賴。

 我是真的很在意,前輩的內褲。

 八重樫唯這個人,是必須穿內褲的人類。

 ————不,並不存在可以不用穿內褲的人吧。

 抱歉,話題好像朝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我想說的是,你看,偶爾會有的吧,那種特意不穿內褲的人。

 我是覺得無所謂。

 畢竟男生只要不脫掉穿著的褲子就不會有人知道,女生也是,只要不被掀開裙子就不會有人知道有沒有穿內褲。

 但再怎麼掙扎,世間對其的印象都是「變態」。

 有誰能想得到,文武雙全,品行端正,清純可愛的八重樫唯這個女生或許會是個變態呢?

 顏色大概是白色的。裝飾品很少。

 不可能有淡藍色跟白色的條紋。也不會有動物圖案。

 黑色的……可以有。清純可愛的少女其實穿的是黑色的內褲。這不是很撩人嗎?黑色可以有。不如說我希望她穿黑色的。

 如果可能的話,綁帶內褲————對,綁帶內褲。

 如果存在最和平的真相,那就是我看錯了。

 畢竟我的視線相當不錯,我優秀的大腦依舊記得那時的光景。

 但要是問到我是不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有點沒把握了。

 畢竟裙子飄來飄去的,前輩也立刻按住裙襬藏了起來。

 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看到的皮膚面積來到極限,所以才會斷定『沒有穿』。

 總而言之,或許是我的認知有些扭曲。

 雖然我很想說高中生穿綁帶內褲很不像話,但總比不穿內褲要強得多。

 就像存在決勝內衣這個詞一樣,綁帶內褲終究是為了展示魅力的武器。

 但不穿內褲,還是太沒有防備了。

 雖說是男女同校,但學校裡有一半的人是男性。而且還是難以處理慾望的高中男生。

 要打比方的話就是哥布林。要打比方的話就是半獸人。

 毫無防備的年輕女性來到哥布林跟半獸人的巢穴————被做成色情漫畫,色情遊戲,以及色情同人誌已經可以說是常識了。

 如果前輩真的沒有穿內褲的話,那知曉這個秘密的我就必須保護她。

 為了不讓她成為哥布林跟半獸人的犧牲品,我必須保護好她。

 誒?別有用心?不可能有吧。不要小看我,我可是個正兒八經的紳士。

 我不會將女生的秘密告訴給其他人。我會永遠將它作為只屬於我的秘密,然後懷著優越感帶進墳墓。

 只要有機會交換聯繫方式就可以了。剩下的怎樣都好。

 ————咦,是這麼一回事嗎?

 「接招」

 「唔喔」

 正在想著心事的我,沒能避開日和不停打出來的拳頭。

 「幹啥呢……!快住手!」

 「因為你擺出一副想著壞事的表情。所以我想讓你恢復正常」

 「我謝謝你!總之可以先把我的鼻子拉出來嗎!?」

 我讓日和掐住我的鼻子,然後把埋起來的部分拉出來。

 「呼,我差點就變成面部凹陷乳頭男了」

 「你要是想再吃我一拳,直接說就可以了」

 「對不起」

 今天的日和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好,跟平時一樣。

 「……所以?你到底想做什麼?要說得能讓我明白」

 「我想知道八重樫前輩不穿內褲的原因」

 「啊哈哈,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明明是你要來問我的。

 「知道那個你就能恢復正常了是吧?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簡單?怎麼做?」

 「我去問。別看這樣,身為學生會幹部,我們之間的關係比其他人要深厚……而且,同為女生的話會更容易溝通吧?」

 「不、不是……總感覺,那個……」

 「什麼啊,那樣不是更乾脆利落嗎?」

 「那個…一點都不浪漫吧」

 「我說你,死上兩次再重生不是更好嗎?重生成水槽的水垢之類的」

 「啊哈哈,這玩笑也太過分了,日和」

 「誒?」

 呵呵呵,好像不是在開玩笑。

 「……那你要怎麼辦?就算你來找我商量,我也不打算幫你犯罪喔?」

 「我煩惱的就是這點。要怎樣才能解開內褲之謎,還不用被告性騷擾……」

 「在你一本正經地說出來之後,聽上去就像真的在煩惱一樣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至少我現在是真的在煩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在意前輩有沒有穿內褲。

 但我真的想知道也是事實,這已經超越性慾抵達求知慾的境界了。

 而當知道這個事實的時候,我想我自己肯定能長大成人。

 這絕對不是黃段子。

 「日和,能不能跟八重樫前輩再介紹一下……」

 「哈……就算你來拜託我,我也不能把你介紹給她。如果你只是想接近她倒也算了,但是你覺得我會因為你好奇她為什麼沒有穿內褲這種愚蠢的理由就說出『好的,我知道了。我去把你介紹給她』嗎?」

 「完全不會」

 「你不是很明白嗎?」

 「但是,關於這個就拜託你想想辦法了!」

 「我收回前面說的話。你根本就不明白」

 日和重重地嘆了口氣、

 可能是因為話題的關係,日和看上去比平時要更加疲累。

 造成她疲累的理由毫無疑問就是我。

 「總之!我不能幫你!想接近她的話,你自己一個人接近吧。畢竟要是被周圍的人認為我們之間有不正常關係的話,也會對我的內審造成影響」

 「我的行動會影響到內審嗎?」

 「如果你接下來為了解開內褲之謎而做出什麼的話,肯定會造成影響吧」

 嗯,確實。

 「那我就只能自己想想辦法了」

 「……」

 既然八重樫前輩有可能隱瞞自己沒有穿內褲,那我就不能再去找其他幫手了。

 因為日和是學生幹部,所以我才會找她商量罷了。

 我不會因為她是青梅竹馬,就喋喋不休地把其他人的秘密給說出來。

 好了,暫時束手無策了。

 要是我們能在屋頂上意外相遇的話,或許我還能乾脆地問出來,但如果並沒有什麼特別交集的男性突然問出『為什麼你沒有穿內褲』的話,即便是八重樫前輩也會嚇一跳吧。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覺得需要日和的協助————

 「喂,夏彥」

 「嗯?」

 因為日和喊了我的名字,我的思考中斷了一下。

 「你是認真的嗎?」

 「嗯」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誒?」

 在我眼前的日和,正在往自己的智能手機裡輸入什麼。

 正當我納悶地看著她的行動時,某種強烈的衝擊突然從我身後朝脖頸襲來,我的意識開始不穩定起來。

 在劇烈晃動的視野中,從椅子上起身的日和接住了即將倒下去的我。

 「夏彥,對不住了。不過,你也有錯喔」

 在我即將失去意識前看到的日和的表情有些悲傷————才沒有這回事,她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地不耐煩。

 ◇◆◇

 「嗯……」

 輕微的聲響讓我恢復了意識。

 我慢慢地睜開眼睛,然後出現在眼前的是某個昏暗的教室。

 我應該是在學校裡沒錯,但是我對這個教室的裝修沒有印象。

 「……好像醒過來了」

 在我對這個狀況感到不安之前,就先聽到了女性的聲音。

 映入我視野的是三位少女。

 她們俯視著坐在椅子上我,然後投來像是進行評價的視線。

 「那、那個……這是什麼狀況————」

 「你是花城夏彥同學,對吧。很抱歉,你被我們拘留了」

 「拘留?」

 在跟最開始開口的少女不同的另外一位少女說完之後,我立刻理解自己的處境了。

 我的身體被繩子固定在椅子上了。

 繩子本身只是綁在一起,只要有時間我應該可以將其掙脫。

 沒錯,如果有時間的話。

 但是至少眼前的她們不會給我這種時間。

 「那個……日和,我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

 「……哈」

 位於這間教室裡,三位少女中的最後一位。

 我的青梅竹馬一之瀨日和在我的面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因為是你,所以應該已經注意到了吧?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你會被拘留」

 「……算是吧」

 我再次將視線投向她們。

 日和以外的兩個人。我對她們有些印象。

 「那個……你們是紫藤前輩跟雙葉椿姬同學……對吧」

 「哎呀,你認識我們啊」

 紫藤前輩露出妖嬈的微笑。

 學生會副會長,紫藤愛麗絲。

 擁有一頭淡紫色頭髮以及不像日本人風格的她,確實是混血兒。

 「她真的是高中生嗎?」她那想要讓人這樣打聽的成熟風貌,吸引了眾多男生的支持,甚至還成立了粉絲俱樂部。

 像這樣出現在眼前後,確實很色————不對,是很性感。

 然後,另外一個人是一年級的雙葉椿姬。

 雖然被八重樫前輩以及紫藤前輩那過於強烈的光芒所籠罩,但是她那毅然的態度以及小巧玲瓏的身段還是得到了一部分人的狂熱支持。

 也就是所謂的後輩屬性。

 我能理解被她那份可愛所吸引的粉絲。

 她的職務是什麼來著。日和是會計,所以用排除法的話應該是書記吧?

 話說,日和是會計對我來說是笑點。

 明明粗暴到不行,卻還得進行這種細緻的計算工作,真虧她能勝任下來啊————

 「日、日和醬?為什麼突然踢花城同學的臉?」

 「抱歉,因為他一副在想對我來說很失禮事情的表情」

 她的直覺也太敏銳了。

 「你好厲害啊,被日和前輩踢了一腳居然還能活下來」

 雙葉同學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這麼說來,雙葉同學好像跟日和在同一個道場學習空手道的。

 因為日和提起過很多次雙葉同學的事情,所以我隱隱約約還記得。

 那麼她應該也知道那個傳說吧。

 日和在初中時的某次大會上,曾經一擊擊暈了她的對手。

 據當時的觀眾給出的證言,她那上段踢看上去就像死神手中的大鐮刀一樣,所以給她起了個綽號「紅色死神」————

 雖然名字很誇張,但是我個人覺得她很適合這個名字。

 ……咦?請等一下。

 這就表示,這個有空手道經驗的人每次都在對我施以足以令人斷氣的暴力嗎?

 因為最近暴力女主角不怎麼受歡迎,所以這次是殺人女主角嗎?

 那個大概不會流行起來的吧。

 「……(咳嗽聲)總之!花城夏彥同學。你已經被我們學生會成員給拘留了」

 紫藤前輩強行將話題拉回來。

 日和剛才一邊聽我說話一邊擺弄智能手機,是為了跟她們取得聯絡嗎?

 然後讓我暈過去的,恐怕就是這裡的雙葉同學。

 她們能自由使用的場所,也就是學生會室,而我被拘束在這裡的理由,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個。

 「我會被帶到這裡來……是因為我知道了有關八重樫前輩的,不能讓人知道的情報嗎?」

 「理解這麼快真是幫大忙了,花城同學。沒錯,你知道了有關唯不能讓人知道的事情」

 「可、可是,不穿內褲這種事算不上什麼大秘密吧……」

 「……她沒有穿內褲嗎?」

 「誒?算是吧」

 紫藤前輩轉過頭朝日和揮起手來。

 「花城同學說的都是真的嗎?」

 「……好像是真的喔」

 「……真讓人吃驚。明明都叫她別忘記了」

 總感覺紫藤前輩很頭疼。

 我一直以為不能讓人知道的事情指的是八重樫前輩內褲這件事,但現在看來,她們似乎並沒有得到關於我看到的事情的詳細情報。

 現在知道的是,有沒有穿內褲本身算不上大問題,但是跟某個重大的秘密有很大關聯。

 「你們是打算將我滅口嗎?」

 「很抱歉,我們是這麼打算的」

 紫藤前輩慢慢地靠了過來。

 然後,她將自己的手放到了我的襯衫制服上。

 「您、您打算做什麼!?」

 「脫掉你的衣服喔」

 「誒!?」

 這獎勵是怎樣。如果是要用這種事來對我進行封口,來多少次都可以。

 不然我自己脫也可以。

 「你一臉色眯眯的樣子是怎樣。你現在正要被人拍下進行威脅用的材料喔?」

 「威脅?」

 我在這時才注意到。

 雙葉同學正在日和身邊舉著相機。

 啊啊,原來如此。她們是想把被脫掉衣服,難為情起來的我拍下來。

 如果不想讓這張照片流傳出去,就對八重樫唯的秘密守口如瓶。

 「誒?那到頭來還是獎勵吧?」

 「……哈?」

 我的一句話,讓現場的氣氛完全凍結起來了。

 「畢竟我原本就不打算把八重樫前輩的秘密說出去,那麼一來,我不就只會成為被紫藤前輩脫掉衣服的男性嗎?這都不算獎勵的話,還有什麼能算獎勵」

 「…哈」

 日和頭疼起來了。

 我是不是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在完全沒有風險的情況下被美少女脫掉衣服,怎麼想都像是在接受獎勵吧。

 在人前露出對我而言雖然很難為情,但如果對象是美少女的話那也可以。

 畢竟這種威脅對我來說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那個……一個不好就有可能被我們把裸照流傳出去喔?你不討厭嗎?」

 「討厭是討厭,但如果我什麼都不做的話,你們就不會想流傳出去吧?那就沒問題了」

 「……」

 不知為何,紫藤前輩開始用求助的視線看向日和。

 咦,已經不脫我的衣服了嗎?襯衫的領口都已經敞開了耶。

 「……紫藤前輩,我想跟你聊一聊這傢伙的事」

 日和一邊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一邊呼喚起紫藤前輩。

 結果她們三個人開起會議,就我一個人被留了下來。

 雖然是無意中變成放置play,但是我的衣服並沒有被脫掉多少,所以我沒有興奮起來。看來我也還是需要修行的樣子。

 「————花城同學,讓你久等了」

 過了一會,回來的紫藤前輩的表情相當苦澀。

 雖然跟在她身後的日和也是一副已經放棄的表情,不過這點也跟平時一樣。

 雙葉同學的表情我完全看不懂。她的臉色變化還挺貧乏的。

 「我們不會再威脅你了」

 「誒,是這樣嗎?」

 「作為交換……」

 紫藤前輩將什麼東西遞到了我的眼前。

 那是臂章。

 只有極少數人才持有的,證明自己是學生會成員的證據。

 「我們已經決定————讓你在學生會擔任雜務,以及守護八重樫唯秘密的職責了」

 「……啥?」

第二章 高嶺之花需保持距離並遵守用法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