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放送

第一卷  第三章 放送

 拍攝期間一般會伴隨著連續劇第一集的播出,雖然也有拍攝日程的因素在裡面,但像這樣及時根據觀眾的反響來做出調整也是一大很重要的原因。

 我們出演的作品——『初戀的季節』也不例外。

 第一集的播出時間定在了我們第四集的拍攝期間。

 拍攝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時間轉眼就來到了正式播出的前一週,各個地方都繁忙了起來。每天都有公開的花絮被放在官方SNS號上,以此來作為倒計時預熱。為了節目宣傳而參加錄製的綜藝節目也即將迎來播出。

 來自網絡上的新聞也數不勝數,SNS上關於作品的留言也愈來愈多。不僅如此,我們劇組在平常拍攝的過程中也加入了相應的節目宣傳。總而言之就是比平常要忙得多。

 「很抱歉打擾了你們休息,能請二位在這些官方獎品上面籤個名嗎,它們會被用在官方的抽選活動上」

 那天也是拍攝剛告一段落,就收到了來自工作人員給的官方周邊。當時是想要委託我們兩個在5個原裝的手提包上簽名。

 一回到後台,玲奈就馬上拿出記號筆開始簽名。

 我對她能毫不猶豫地落筆感到欽佩。

 「玲奈對這種事也相當習慣了啊」

 「嗯,畢竟幹這行的,簽名是必不可少的,早就已經習慣了」

 「真厲害啊。因為至今為止也不太會有人要我的簽名,也就沒有特意準備像玲奈這樣帥氣的簽名」

 「這麼說來,確實沒怎麼見過海斗的簽名呢。是什麼樣的呀?」

 「等等哦,我寫在紙上」

 我隨手拿了一張不要的紙,將我的簽名寫在背面,拿給玲奈看。和玲奈一手漂亮的連筆羅馬字不同,我只是讓名字儘可能地看起來像簽名。但玲奈卻認可似的點了點頭,露出了笑容。

 「這看上去不是很好嘛。沒有什麼問題哦,我覺得就這樣可以了」

 「是嗎……?」

 「能把字寫得漂亮就足夠了哦。簽得潦潦草草的也大有人在」

 「啊哈哈……那麼就這樣寫吧」

 過了五分鐘,在玲奈簽完所有的特典後,我才從她手裡接過筆開始簽名。這個手提包是布制的,所以相較於紙面很是凹凸不平,下筆需要十分小心謹慎。

 「啊~~~哈」

 一旁的玲奈輕輕地打了個哈欠。

 仔細一看,她的眼睛似乎有些泛紅。見她擦了擦眼,我不由得發問。

 「那個……玲奈是不是沒睡好啊?」

 彷彿是由於疏忽大意而暴露了真實的一面,玲奈突然面紅耳赤地看向了我。

 「啊……嗯」

 「嘛,說起來最近不管是拍攝還是節目宣傳都很忙。誒?昨天不是放假麼……莫非你有其他的工作麼?」

 「沒、沒有哦。昨天沒有工作,一放學我就回家放鬆了」

 「誒?那是怎麼回事呢?」

 「那個……該怎麼說呢,就是那個……我找了一本很有意思的漫畫看……」

 玲奈有些難以啟齒地嘟囔著。

 我聽後不知為何感到了一絲無奈。

 「你不會看到了深夜吧?」

 「沒、沒辦法啊!這漫畫真的真的很有意思!」

 「呼呼、玲奈也有這樣的一面啊。總覺得很可愛誒」

 畢竟玲奈一直是個把工作放第一位、職業覺悟也很高的女孩子。這樣的她在拍攝的前一天熬夜看漫畫屬實是讓我感到有些意外。

 「那是什麼類型的漫畫?」

 「是少女漫畫哦」

 「少女漫畫啊……我不怎麼看呢。如果方便的話,下次可以借我看看嗎?」

 「當然可以。下次我拿給你」

 趁著說話的空檔,我也順利完成了簽名。儘管字跡還是有些不盡人意,但應該問題不大。

 我將手提包重新放進紙板箱裡,隨後站了起來。

 「既然都搞定了,那我去拿給工作人員了」

 「啊,我也要去」

 「我一個人送過去就好,玲奈就在這裡等著吧」

 「……好吧。謝謝你,海鬥」

 我離開後台,朝著拍攝現場走去,將紙板箱轉交給工作人員後,還和留在現場的其他共演者聊了一會,之後才回到後台。

 「我回來了——」

 將門打開後的光景讓我嚇了一跳。

 玲奈正趴在桌上熟睡著。

 是睡眠不足而無法忍受困意所導致的麼,可愛的鼾聲不斷傳來,毫無防備的睡顏也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眼前。

 「那個……該怎麼辦呢」

 這狹小空間裡只有我和玲奈兩個人。

 如果有想法的話,豈不是能隨心所欲地對玲奈做任何事。

 意識到這一點的我,心臟開始怦怦直跳。

 總之,我保持相對安靜地坐回到椅子上,翻開手中的劇本看了起來。但是,無論如何都會在意起一旁熟睡的玲奈,以至於劇本上的文字一個也沒進入我的腦海。我看著玲奈那天真無邪的睡顏,拼命保持著自己的理性。

 二十分鐘後,有希小姐敲響了後台的門,將我從煎熬中解救了出來。

 「天野君,水澤同學,等會有工作人員要過來。說是要拍攝節目宣傳要用的30秒評語」

 「啊、我知道了」

 「誒?該不會,水澤同學在睡覺吧?」

 「應該是有些睡眠不足吧,我現在就把她叫起來」

 跟有希小姐說完,我就輕輕搖了搖玲奈的肩膀,看樣子是沒有要醒來的意思。說起來,以前也是這種感覺,不管怎麼叫都叫不起來。

 那個時候,為了早上一起去上學,我就會跑到玲奈的屋子裡把愛睡懶覺的她叫起來。可能是看到了過去的玲奈的身影,我像以前叫醒她那樣,用手指戳了戳她柔軟的臉頰。

 「啊,發生什麼事了?」

 於是,玲奈醒了。

 像是還沒睡醒一般,玲奈張望著四周,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玲奈,你在我這裡睡著了哦。熬夜也要適度啊」

 「誒?是、是麼?」

 「現在要去拍攝節目宣傳用的評語,快走吧」

 「啊、嗯……」

 玲奈點點頭便站了起來。不知為何,她的臉頰上泛起了一層紅暈。我們跟在有希小姐後面走的時候,玲奈朝我靠了過來,在我耳邊低語。

 「海鬥……睡、睡覺的時候就我和你兩個人麼?」

 「哈?嗯,是的……」

 「那、那你沒有做奇怪的事吧?」

 「怎、怎麼可能會做啊!我可是連你一根手指頭都沒碰哦!而且,你這樣說的話,那前幾天不也一樣」

 我說到這裡便打消了說下去的念頭。在水澤旅館一起睡在一個房間裡是我們兩個的秘密,就連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也以為我是一個人睡在了客房。

 不過,玲奈好像只聽到了這些,她紅著臉小聲說道。

 「那……那個時候,我其實一直都是醒著的,所以海鬥做沒做我是知道的哦」

 「什麼?玲奈,你沒睡啊?」

 「別、別誤會了!我其實是想睡的,但心裡很緊張,根本睡不著……」

 「我也一樣。果然睡覺還是要找個安逸點的地方比較好哦」

 即便我們是青梅竹馬,但八年前和現在的我們也截然不同了。彼此間都到了會意識到對方是異性的年齡,更別提玲奈已經成長為意想不到的美少女。

 「這個事先放一放!海鬥,你不是說連我的一根手指頭都沒碰麼……剛剛不是還用手戳我嘛?」

 玲奈把話題拉了回來,鼓起臉頰盯著我。

 我慌忙地向她道歉。

 「那、那是我的問題,對不起,你生氣了麼?」

 「不不,我並不討厭被海鬥觸碰……那個,感覺並不壞……」

 玲奈低著頭小聲嘟囔,聽到這句話的我也感到很羞恥。一股尷尬的氣氛縈繞在我們周圍。

 走在前面的有希小姐笑眯眯地聽著我們的對話。

 *

 幾天後的午休。

 我們像平常那樣兩個人對讀劇本。

 由於今天下雨的緣故,天台也就不能去了,只好找空教室來代替。演藝科的校舍和普通科的校舍是分開的,相比起人數,我們的校舍就顯得很大,自然也就會有多的教室空出來。我們很快便找到了可以使用的教室。

 練習二十分鐘後,就到了吃飯時間。

 這個時候,玲奈從包裡拿出一個紙袋交給了我。

 「對了海鬥,昨天說的漫畫我拿來了哦。因為我不清楚這個對不對你胃口,總之要看的話就先看前3本吧」

 「謝謝!我一會就看哦」

 我不勝感激地接過紙袋,將它放在一旁後我們便開始各自吃飯了。和往常一樣,我拿出了自己的便當,突然我注意到玲奈掏出的便利店沙拉與往常不同,這次的分量少得可憐。見狀,我開口詢問道。

 「玲奈今天就吃這些麼?」

 「嗯。不是沒什麼食慾……對,不是那回事!只是現在在減肥哦」

 「減肥?」

 「你想,下個月不是還有海邊的拍攝麼,所以要是不先準備的話,就不能好好穿泳裝了」

 「原來如此……你也真不容易啊」

 的確,我經常看見一些女演員只吃沙拉,但眼前的這個少女和減肥二字根本就毫不相關嘛。我思考得正入神,完全沒留意到自己已經盯著玲奈看了很久。

 「怎、怎麼了?被你一直盯著的話會很害羞……」

 「啊,對不起……那個,我是覺得像你這麼瘦柳扶風,身材也這麼棒的人,居然要減肥麼」

 滿臉通紅的玲奈朝我捶了一拳。

 「海、海鬥你真的很壞心眼!每次都突然說這種話!」

 「就算你不接受,那也沒辦法,因為大家大概都是這麼想的吧。你應該要有這方面的自覺哦」

 「是、是麼……」

 也許是真的下定決心在減肥吧,到頭來玲奈連那份沙拉也沒吃完,還剩了一點在了那裡。平常玲奈的食量就和普通人無異,現在食量竟然變得這麼少了。

 回到教室後,我陷入了沉思。

 (最近的玲奈在某些地方有些奇怪啊……)

 不過,和班上同學交流的時候倒是和平時一樣,在現場拍戲的時候,展現的也是平時那無可挑剔的演技。儘管如此,我還是感受到了一股違和感。

 這種違和感愈發強烈起來是在下午的課堂上。

 「那下道題,來黑板上解答一下。就水澤你吧」

 「誒?好的」

 被數學老師點到名的玲奈用視線慌慌張張地遊走在黑板和教科書之間。之後感到抱歉地說

 「不好意思……請問這個問題是什麼?」

 「你居然沒聽課?這還真是稀奇事。算了,鄰座的松井幫一下吧」

 「那個,在一百五十頁,就是這個」

 「謝、謝謝」

 玲奈聽後翻到了指定的那一頁,就這樣走上了黑板,拿起粉筆開始列出算式。即便是關於二元函數再深入一點的問題,她仍能行雲流水地通過畫圖得出結果。

 「沒問題,是對的。不愧是好好學習的學生」

 在老師表揚之後,玲奈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我的印象裡,玲奈是個優等生。即便是作為人氣女演員,不管有多繁忙的工作日程,她都會以認真的態度來對待學習,從不在學業上擺爛的她就算因為工作請假也會通過自習把遺漏的知識拾起來,甚至會為了填補出勤天數而去寫報告。

 不僅如此,她還會利用起一切空閒時間來做定期的測試。就是這樣一位勤勉認真的學生帶動了我們演藝科的整體學習氛圍。畢竟玲奈這麼忙也能兼顧學習,一想到這裡,班上的同學就比初中時更加刻苦地對待學習。

 也正是如此,她沒有上課聽講才會讓人覺得奇怪。

 落座後的玲奈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我對此感到很是在意以至於上課也沒辦法集中注意力。

 (果然,是有哪裡不對勁……)

 一件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斷堆積在腦海中讓我很難不去在意。也正因為這樣,我看不透玲奈到底在想什麼。

 「那個,花梨小姐。我想問下,最近的玲奈是不是有點奇怪?」

 「嗯?玲奈同學麼?」

 放學後,在拍攝的休息時間裡,我詢問了花梨小姐。

 花梨小姐似乎沒有任何頭緒,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你覺得有哪裡奇怪的麼?」

 「不,我也真的只是憑直覺。花梨小姐不這麼想嗎?」

 「嗯……根據我所瞭解的,她和平常沒什麼差別。在演戲上一如既往地出色,身體上也沒有什麼不適。硬要說的話,最近好像有點睡眠不足吧,沒想到那孩子的自我管理意外地有點鬆懈呢」

 「是嗎?」

 「啊,不過,我也可能瞭解得不夠全面。你有注意到什麼情況的話可以來告訴我,我會盡我所能,來幫助你的」

 「我知道了,十分感謝」

 我向花梨小姐道完謝便離開了。

 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比起我,呆在玲奈身邊更長的花梨小姐也說玲奈和平常別無二致。或許我是被什麼奇怪的東西牽引了吧。這麼想著的我回到房間,察覺到了來自玲奈的視線。

 「天野君,你和我的經紀人聊了什麼嗎?」

 可能是由於周圍的人很多吧,玲奈用敬語溫文爾雅地問。

 「沒說什麼重要的事喔,只是一些關於事務性的事」

 「是嗎?」

 「比起這個,工作人員剛剛和我說,官方的pv加長了很多。我也去看了,真的非常棒。明天也終於要迎來第一話的播出了」

 「嗯,我也很期待哦」

 「明天正好閒著沒事做,得掐著點看放送了。水澤同學也這麼打算麼?」

 「我當然是會實時觀看的」

 玲奈微笑著點了點頭,我進一步詢問道。

 「有誰陪你看嗎?我的話應該會和家裡人一起吧」

 「我是一個人住……所以大概會一個人在家看吧」

 「啊,這樣麼」

 玲奈的聲音裡似乎夾雜著些許寂寞。

 可能是受了她影響,我下意識就說出了類似邀請的話。

 「那麼,可以的話,要不要一起看呢?」

 語畢,玲奈睜大了眼睛向我這邊湊來,用只有我能聽到的聲音呢喃道。

 「真、真的?真的可以一起看嗎?」

 「啊……嗯。當然可以了,只要玲奈這邊可以的話」

 「那,那麼就來我家怎麼樣?」

 「好的,就這麼辦吧」

 綻放出笑容的玲奈拉開了與我的距離。

 「那就這麼決定了!請把那天的時間留給我」

 *

 按照那天的約定,第二天一下課我就和玲奈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仔細想想的話,像這樣兩個人一起走在街上還是頭一回。一般我們要去現場的話,經紀人都會開車來學校門口接,所以私下底從沒有過出來玩的經歷。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玲奈已經完全變裝了起來。

 一頂針織帽戴在頭上配合著口罩跟墨鏡把臉部能遮的地方几乎全都掩蓋住了,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當成是可疑人員吧。但是,倒不如說是因為身材好得驚人,走在街上反而很醒目。

 「好、好誇張的變裝呢」

 「我嘗試了很多次變裝,不做到這份上的話是會暴露的。不過有一次我也是針織帽、口罩和平光眼鏡這一套組合,在去便利店的時候一下子就暴露了,事情也由此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哇……該說真不愧是你麼,像我這樣不化妝走在路上都不會有人來和我打招呼哦」

 話是這樣說,但我姑且也戴上了眼鏡和口罩。不過就算我不變裝的話也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吧。畢竟又不是像玲奈那樣是個有名氣的人。

 「你平時私下底也要這麼打扮麼」

 「不會,這樣做畢竟很麻煩,我平時也只要一個眼鏡和口罩就行了。雖然被發現的時候經常會被拜託拍照和握手,但我對回應粉絲並不感到討厭」

 「說起來,之前也回應了很多粉絲呢」

 「但是現在……你想,如果被看到就我們兩個人走在街上的話會有很多麻煩事的」

 正如玲奈所言。

 水澤玲奈的緋聞應該是任意一家雜誌社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如果和男的走在一起被看到的話估計就會被拿去大肆報道吧。就算是普通人在SNS上進行評論,也會引起相當大的騷動。

 「嘛啊,就算對象是我,我覺得也不會有人相信就是了。就拿演員來說,我和你也是兩個極端,更別提長相能帥到和你相稱了」

 我自嘲般地訴說出來。玲奈突然停下腳步,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怎麼了麼,玲奈?」

 「不,沒什麼……」

 說是這麼說,但明顯能看出玲奈的眼神裡透露著不滿。

 我戰戰兢兢地詢問道。

 「抱歉,我是不是說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話?」

 「並沒有……只是,我討厭海鬥這麼說自己」

 「嗯?」

 「海鬥迄今為止有多努力,演技有多厲害,這些我都是知道的哦。只是現在還沒有出名而已。我想,等這次作品播完之後,海鬥一定會和我一樣成為人氣演員的」

 「謝、謝謝你,玲奈」

 沒想到玲奈會直言不諱地說出這些話,著實打了我個措手不及。不過,玲奈能給予我這麼高的評價也讓我很開心。

 這之後,我們在離學校最近的車站上了車。坐了三站的電車,在離玲奈公寓最近的車站下來了。

 「那我們就走過去吧,一分鐘就能到」

 「好。對了,說起來今天晚飯想好吃什麼了嗎?」

 「我想的是靠外賣解決一下……」

 「對喔,玲奈不會做飯呢」

 「誒?海鬥很想吃我做的飯麼」

 我苦笑著搖搖頭。

 「沒有的事,只是喚起了以前玲奈做黑暗料理的記憶,親手做料理這種事還是算了吧……」

 還記得,在我六歲生日的時候,玲奈幹勁十足地霸佔了廚房說要給我做一桌美味的佳餚。但真正當我吃了端出來的食物,太過沖擊力的味道直接給我幹出真傷,倒在了地上。

 這是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所以就算玲奈說要自己做料理,也完全不能勾起我的興趣。

 玲奈的臉紅到了耳根,不斷地捶打我的胸口。

 「為、為什麼要記得這麼羞恥的事情啊!海鬥你個笨蛋!」

 「純屬是因為這個給人的印象太深了吧」

 「真是夠了!這種事情還是趕緊忘掉吧!再說了,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

 「吼?難道說你現在會做飯了?」

 「這個嘛,我想……大概和之前沒什麼區別……」

 玲奈害羞地將視線移開。

 隨即我拋出了一個想法。

 「雖然外賣也可以,但要是簡單吃點的話,我來做怎麼樣?」

 「嗯?海鬥會做飯麼?」

 「總之不要太期待就是了……不過我覺得外賣肯定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一旁的玲奈不知怎地突然神采煥發,猛地湊了過來。

 「想吃想吃!我不挑的,什麼都可以吃!」

 「那我們去哪裡買點食材吧」

 「我家旁邊就是超市,去那裡買吧」

 「那就去那邊吧。話說回來,家裡現在有什麼食物嗎?」

 「不是我自誇哦,除了速凍食物,冰箱裡應該空空如也」

 「確實不值得你自誇……」

 聊著聊著便到了玲奈居住的公寓。

 本以為玲奈一個人住,會選小一點的公寓樓。但當聳立著的高級公寓樓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光是抬頭看一眼這高聳入雲的公寓樓,脖子都可能要抽筋了吧。

 「太、太厲害了吧!玲奈,你住在這種地方?」

 「這個地方也不是我選的,都是花梨小姐安排的哦。像我們這樣的果然還是應該擔心安全問題,所以她就選了這種帶有警衛管理的自動門的公寓。事實上,這上面也住著很多藝人,所以住得還蠻安心」

 「可能確實是這樣吧……但是,高中生一個人住這裡,不愧是超級巨星啊」

 欣欣向榮的綠植裝點著四周,入口處玻璃構成的外觀和石子路給人一種高大上的視覺衝擊。

 在附近的超市買完東西后,便跟著玲奈的腳步進入了公寓。通過公共的玄關就看到幾張高級沙發放置在豪華又寬敞的大廳裡。玲奈輕車熟路地穿過大廳走向了電梯,按下了高層的按鈕。

 「玲奈是住在幾樓?」

 面對突如其來的詢問,玲奈給出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頂層哦」

 「啥?頂、頂層……那不是很貴嗎?」

 「錢的話我全部交給了媽媽保管,所以我也不清楚。嘛啊,我想會很貴吧。老實說,這麼大的房子就我一個人住,要是能和誰合租的話就好了」

 「真好啊,我也想住這種房子」

 不過,以我現在的收入來看,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要是某一天我火了的話,我能住這種地方嗎?思考著這種事的我突然看到旁邊的玲奈一動不動地杵在原地。

 「海、海鬥……這、這種事情,我想還太早了吧……」

 「哈?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說要和我住一起麼?」

 「我才沒說這種話!只是想將來也能住進這麼氣派的公寓樓」

 「什麼嘛,別嚇我啊……對心臟很不好誒」

 玲奈鬆了一口氣。

 說話的空檔,電梯門打開了。我們上到電梯,玲奈按下了最高層,也就是30樓的按鈕,沒一會就到了。

 走出電梯口,通向玲奈房間的走廊也格外氣派,暗淡的燈光與用柔和配色點綴的地毯牆壁相互交錯,無不凸顯出其高貴。

 踏入玲奈的房間,實在沒忍住的我發出了感嘆。

 「這是什麼啊,也太漂亮了吧……」

 走過用大理石鋪成的玄關,映入眼簾的是玻璃築建而成的客廳。眺望遠方,東京美景便於此盡收眼底,這實在是個寬敞又舒適的好地方。我仔細打量著四周,以白色為整體基調的佈局。桌子、椅子還有沙發都是統一的單色。自不用說,陳列擺放在這空間下的,都是高檔傢俱。

 沙發的前面有一台八十英寸的電視機,房間整體有被好好打掃過,不清楚的人可能會誤認為這是樣板房。空氣中洋溢著的淡淡清香不斷朝我襲來,不知怎地就讓我心跳加速起來。

 「總之先把包放下來吧。對了,冰箱在這邊哦」

 「啊,我知道了。謝謝」

 廚房位於客廳最裡面,該有的東西也都有。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煤氣灶一點不髒,一絲使用過的痕跡都看不出來。

 打開冰箱,正如玲奈說的那樣,裡面除了飲料和冷凍食品就什麼也看不到了,甚至連調味料的身影也幾乎看不見。我苦笑著把買來的食物放了進去,打心底感謝著把該買的都買了的自己。

 在我身後看著我的玲奈見我關上了冰箱便問道。

 「現在該做些什麼呢?因為才4點,離吃飯還早吧」

 「是這麼回事,今天吃蛋包飯,所以準備起來也不會花很多時間」

 「海鬥有想做的事情麼?」

 「嗯……對了!如果可以的話,我能看看其他房間嗎?」

 我把突然間想要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難得造訪這麼高檔的公寓,下次有沒有機會還不好說。而且,我對玲奈的家也很感興趣。當然,前提是玲奈願意的話」

 「沒問題哦。那就讓我帶你參觀吧」

 玲奈欣然同意,我就這麼跟在她後面開始參觀。陽台、浴室、衣櫃、工作室、儲物間,不管是到哪裡都覺得開心。不過,當看到浴室的時候,一想到這裡是玲奈平時洗澡的地方,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便湧上心頭。除此之外,衣櫃裡各式各樣、華麗精緻的私服一字排開,讓人欽佩不已。

 最後我們到了玲奈的臥室。

 臥室的門是開著的,整體上來說是一間非常可愛的房間。

 剛進屋,最先注意到的就是淡粉色的大床和放置在一旁的精美台燈。化妝台和小桌子也井然有序地擺放在柔軟的圓型墊子上。海報、乾花等一些隨意擺放的小物品也在點綴著房間。

 我饒有趣味地環視著房間,但是——

 「啊!等、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玲奈突然慌慌張張地叫了出來。

 我順著玲奈的視線看去。

 那是一個立在床邊小桌子上的相框,裡面是我和玲奈小時候並排笑著做剪刀手的照片。

 玲奈驚慌失措地跑到床邊將相框收起,但為時已晚。她瞟了我一眼,滿臉通紅地癱坐在地。

 「這……這個是、那個……」

 「玲奈,我說……」

 「海、海鬥,你一定覺得我很噁心吧……?這個照片,直到現在為止我還一直當寶貝珍藏著,放在臥室裡……」

 「沒、沒那回事!不如說我很開心哦!」

 聽我這麼說,玲奈用手捂著臉微微抬起頭。

 她從指縫間窺看了我一眼。

 「因為,我知道了玲奈有多麼重視我」

 「嗯……」

 「對我來說,玲奈也是同樣重要的存在。雖說我家沒有相框,但和玲奈有關的紀念品我都好好保存著。直到現在,有空的時候我也會翻開留著的相冊哦」

 總算是恢復平靜的玲奈嘆了一口氣後便站了起來。臉上還掛著些許羞澀表情的她開口道。

 「下次,我也能看看那個紀念品麼」

 「誒?那我帶過來比較好嗎?」

 「才不要!所以說,就是……下次也請讓我去海鬥家!」

 「哦哦,當然可以,我很歡迎你來哦」

 似乎是得到了滿意的答覆,玲奈表現得非常開心。

 之後,玲奈把相框遞給我看,這是搬家當天拍的照片。仔細一看,玲奈眼睛都哭腫了。她一直把這張照片放在書桌旁,就算是搬家也沒忘記帶著。

 *

 全部參觀完,我們又回到客廳閒聊了一會。見天色逐漸暗淡,我決定開始準備晚餐。

 「那就準備做晚飯吧」

 「你這樣會把制服弄髒的吧,我去拿圍裙給你」

 「嗯?你不做飯居然會有圍裙?」

 「吵、吵死了!我一個人生活也是會有想要做飯的時候好嗎!」

 「……你不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最後一次都沒做就結束了吧」

 「是、是這樣啦……因為就我一個人,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也沒有人來教我」

 也許是我捉弄過頭了,玲奈鼓起臉頰宣洩著自己的不滿。

 「如果我可以的話,隨時都能教你哦」

 「真、真的?」

 「嗯。難得今天來了,要一起做嗎?畢竟蛋包飯很簡單,就算是初學者,我想也沒什麼問題」

 玲奈眼神裡充滿著慾望,握緊了拳頭。

 「我想做!」

 「那麼玲奈也一起來吧。啊,不過圍裙只有一條吧?」

 「不,當初買的時候買了藍色和粉色兩條。呼呼,那個時候的我真是太有眼力見啦」

 玲奈高興地去取圍裙,沒一會就回來了。我穿上藍色的圍裙和穿著粉色圍裙的玲奈站在廚房裡。

 我們將食材都拿出來,準備開始做飯。今天要做的是蛋包飯、清燉肉湯,再簡單弄個沙拉吧。

 各自洗過手,我和玲奈便開始淘米和切菜。

 「淘米就是用手不停地在碗裡攪拌,但要注意技巧。你看,就是這樣做」

 「嗯,我試試看」

 「啊,玲奈!不要那樣拿菜刀啊!你看我,拿菜刀應該是這種感覺!」

 「是、是嗎……謝謝」

 因為工作原因,玲奈基本沒上過學校的烹飪課。看樣子,她是真的對做飯一竅不通,雖然是由我來教她淘米和拿刀的方法,但像這樣兩個人一起站在廚房裡度過一段時光也讓我感到非常開心。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玲奈說了一句出乎我意料的話。

 「總覺得我們現在這樣……有點像一對新婚夫妻呢」

 「哈?」

 我嚇得大叫起來。

 「不、不是這樣的!並、並沒有對和海、海斗的新婚生活抱有幻想。只是覺得現在和海鬥呆在一起非常愜意!」

 「啊啊,原來是這樣。我倒沒往那處想就是了……」

 因為玲奈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搞得我的腦子也在想奇怪的事,我們之間的對話也由此變少,不過好在沒有耽誤做飯。這之後只要將做好的雞肉飯裹上雞蛋就大功告成了。

 「好!終於快完成了!」

 「對了,我們要不互相為對方裹個雞蛋怎麼樣?」

 「這個有意思啊!那好吧,就讓你看看我的手藝」

 玲奈幹勁滿滿地擼起袖子,臉上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在我腦中浮現,我不由得苦笑起來。

 (我……我好像想起了以前為我做飯時候的玲奈的樣子)

 確實,那時候也是像這樣自信滿滿地衝進廚房,甚至連擼袖子的動作都出奇地一致。

 總之,我親自演示了一遍過程給玲奈看。既然今天是要做給玲奈吃,那麼我就得比平時更加認真地對待這件事。最後,應該說是迄今為止吧,我做的最好的一次雞蛋就這麼誕生了。

 「哇,海鬥做得真好啊,就像飯店裡賣的一樣!我也不能落後!」

 接著,我站在了拿著平底鍋的玲奈面前,不過——

 該說是意料之中的結果麼。

 雖說僅僅只過了一分鐘,但蛋包飯那慘不忍睹的樣子已經呈現在了我的面前。我就這樣呆呆地站在它跟前。

 「唔唔唔……對、對不起喔海鬥」

 「沒事沒事,只是看上去奇怪而已,味道應該沒什麼問題」

 客廳裡擺放著一張玻璃制的餐桌,我和玲奈便在彼此的對面落座。

 將做好的沙拉、清燉肉湯還有蛋包飯依次上桌。

 玲奈做失敗的蛋包飯赤裸裸地放在我眼前。雖然玲奈不管說什麼都要自己吃,但這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更何況還是我提出的建議。

 我開動了,說著便雙手合十。先從沙拉和湯開始動起筷子,然後又吃了口蛋包飯。話說回來,玲奈從一開始就一直看著這邊。

 「……如、如何?」

 「沒任何問題,比想象中的好吃」

 「真、真的嗎?」

 「當然了,沒有騙你的必要哦」

 說是失敗品那也只是包裹著的雞蛋長得很悽慘,裡面的雞肉飯可是我親自操刀,撒料什麼的和我平時做的無異。所以,剛剛說好吃絕不是為了照顧玲奈心情。不過,玲奈似乎還是不相信,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海鬥,以前我做料理給你吃的時候,你也是說很好吃。但我後來嚐了嚐,不是很難吃麼」

 「啊……呃,要是這麼說的話,也許是這麼回事吧」

 「為了確認一下味道到底如何,我也要嚐嚐」

 「嗯,可以喲」

 本以為是用自己的勺子吃,結果玲奈“啊”地朝我張開嘴。

 這麼說來,以前也經常有這種事。由於玲奈的舉動太過於自然,我大腦沒經過思考,下意識就舀了一勺蛋包飯送到玲奈嘴裡。

 「嗯~真,真的很好吃呢」

 像是安心了下來一樣,玲奈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不過,我終於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舉動有多羞恥了。

 我感覺自己的臉頰泛起了紅暈,小聲開口道。

 「那個……玲奈對這種事情不太在意麼」

 「什麼?」

 「就是……剛剛那個是間接接吻吧」

 聽到我脫口而出的四個字的時候,玲奈的腦袋像是燒開了一樣沸騰起來,臉馬上就被紅色浸染了。

 大概是腦子裡只顧著擔心自己做的蛋包飯怎麼樣了吧,玲奈完全沒有察覺到間接接吻的事情。

 「對……對不起,海鬥……」

 「沒事,我並沒有責怪你。只是被突如其來的事情嚇到了」

 「和海鬥在一起的時候總覺得像是回到了以前……所以那個,那個是下意識就做出來的」

 「嘛……嘛啊,沒事的!下下週我們就要演吻戲了,比起那個,今天的間接接吻簡直不值一提……」

 面對心情還是有些低落的玲奈,我試著說了一些話,但完全是多餘的。玲奈的臉比剛才更紅了。

 「確……確實,既然要拍吻戲的話,在意間接接吻是不行的吧」

 「嗯……」

 「我明白了,所以海鬥!我也來餵你,這樣就打平了!」

 說著玲奈便拿起自己的勺子舀了一勺蛋包飯送到我嘴邊。

 那隻手還在微微顫抖。

 雖然我完全不理解玲奈在和什麼作鬥爭,但我還是順從了她。

 「你,你看,海鬥做的蛋包飯也很好吃吧?」

 「是……是啊」

 其實我根本無暇顧忌味道,剛剛我也說了,不在意間接接吻是不可能的。再次意識到這件事後,我的心跳加速得更快了。

 一種奇怪的氣氛圍繞在餐桌四周,可能是被氣氛所影響,我們的談話也變得尤其尷尬。

 *

 晚飯過後,我開始收拾。我小心翼翼地清洗著使用過的盤子。順帶一提,因為家裡有最新式的洗碗機,多虧了它讓我的洗碗工作變得相當輕鬆。全部收拾完畢就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離第一話播出還要2個小時麼……」

 『初戀的季節』是一部周更、每集長達1小時的九點檔節目。

 由於今天是第一集放送的特別篇,所以單獨加長了三十分鐘。時間也就從9點播出到10點半,足足有90分鐘。

 「啊!真的是太興奮了。已經等不及想看了」

 我這麼說給坐在旁邊的玲奈聽,卻沒有人回應我,我不由得看向玲奈。

 「那個,玲奈?」

 「……怎、怎麼了?」

 大概是被我嚇到了,玲奈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隨後又轉向了我。

 是我說了什麼使得她猝不及防麼,只見她的視線在不斷地遊移。

 「沒什麼,只是剛剛說話見你沒反應就喊了你一下?你怎麼了嗎?」

 「什麼都沒有!只是才吃完晚飯,所以在發呆」

 「啊啊,原來是這樣」

 我苦笑了一下便向玲奈詢問道。

 「這之後做些什麼好呢?離播出還有點時間……現在七點的話,應該有一檔我們作為嘉賓出場的智力競賽節目,要不打開電視看看?」

 「是啊,那樣也行,但是……」

 「啊,還是說你想睡一會?那樣的話,我就一個人隨便打發打發時間,你不用跟我客氣的」

 「不,我也並不困,所以沒關係哦」

 玲奈搖了搖頭,用手託著下顎做出思考的動作。保持著這樣的動作過了一會,玲奈緩緩開口道。

 「吶,要玩遊戲嗎?」

 「遊戲?」

 「嗯,還是想做點什麼來分散注意力」

 分散注意力……?

 她是因為快要播出了所以太興奮,才要做點什麼來讓自己平靜下來嗎?現在的我確實是這種感覺。但若是那樣的話,似乎用分散注意的說法又有點不太對。

 就在我思索的時候,玲奈從電視的桌下把遊戲機拿了過來。我不得已只好將思緒放在一旁。

 「有很多遊戲哦,你想玩哪一個?」

 「呃,我不經常玩遊戲,所以不太懂……第一次玩的話,果然還是那種操作簡單的比較好吧」

 「嗯,那樣的話,就選這個吧」

 玲奈選了一個遊戲卡放在手裡隨後便插進了遊戲機裡面。她跑向電視機並打開,迅速完成了設置。看著輕車熟路的玲奈,我多少有點意外。

 「玲奈遊戲應該打得挺多吧」

 「是的,雖然工作很忙,沒什麼時間……但想要轉換心情的時候我就會拿出來玩」

 「之前還說看了很多漫畫來著。真好啊,有這麼多興趣」

 「海鬥呢?休息的時候會做什麼嗎?」

 「我想沒有吧……畢竟我作為演員一直都很不順利。只要有空閒時間,我就會想一直練習來打磨自己的演技。因此我沒有什麼愛好,這也使我蠻困擾的」

 「噗嗤,真虧你憋得住呢……」

 玲奈佩服地點了點頭。

 說著話的空檔,玲奈已經設置完畢。我從玲奈手中接過手柄。

 一款需要玩家操作圓圓的可愛角色來打怪獸的遊戲——這是初次看到給我的大致印象。不過,我也有在出名的遊戲裡見過類似的角色。

 「這個操作起來很簡單,我想只要5分鐘就能學會。先來一起過教程吧」

 「我知道了,讓我試試吧」

 說著便玩起了教程。這遊戲上手難度確實很低,只要記住按鍵就可以和搭檔開始遊玩。一旁的玲奈似乎玩得相當盡興,而我只有拖後腿的份。跌跌撞撞,總算是到了boss戰。

 Boss是個會噴火的骨架型怪獸。

 擁有與以往遇到的敵人都不同的強度,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我打飛。多虧玲奈支援及時,我才沒有被一套帶走。龜縮著恢復一會後便移動到玲奈旁邊的我,上來就給了boss一記重拳。拉鋸戰還在持續,真是讓人捏一把汗。我角色的體力不斷下降,已經到了不能在被boss打中一下的地步了。但是,接下來如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就向boss襲去——隨即,boss就倒下了。

 「太好了!」

 我不由得叫了出來。然而,旁邊的玲奈似乎沒什麼反應。該怎麼說呢,給人一種心不在焉的感覺。

 我放下手柄向玲奈詢問。

 「要休息一會麼?」

 「啊……嗯,就這麼做吧」

 「我去拿點喝的,喝什麼好呢?」

 「橙汁吧,拜託你了」

 「明白了,那你在這等會」

 我快步走向冰箱,從裡面取出一升大小的盒裝橙汁。就連橙汁也不是買的濃縮還原而是100%純果汁麼。我將橙汁倒在兩個杯子裡,回到了客廳。

 看著玲奈就坐在沙發上呆呆地眺望窗戶外的風景,臉上還帶著幾分惆悵。我感受到一股違和感。

 (會是什麼呢……是哪裡不對勁呢)

 不只是今天,這一週,玲奈的樣子都很奇怪。

 除了熬夜、減肥,上課注意力不集中這些能用肉眼看到的情況,還有很多雖然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但仍能感受到和平時的行為舉止有所不同的地方。

 包括作為支持著玲奈的經紀人花梨小姐,周圍人都沒有注意到玲奈的變化。這也許是很細微的差別,但現在的我敢確信,這絕不是錯覺。

 也許是我的職業病吧。

 我表演的時候並不只注意自己,還會留心觀察共演者和相機位置等多個事物以此來進行表演。所以在鍛鍊演技的時候,我會注意一些細緻入微的差異,並培養即使發生變化也能及時反應的洞察力。

 也正是我的洞察力讓我意識到了玲奈的變化。

 「給你橙汁,玲奈」

 「謝謝你,海鬥」

 所以,我決定直接問出心中的疑惑。

 我坐在沙發上,將橙汁遞給玲奈後,轉過身對著玲奈說。

 「我說……玲奈最近有什麼煩惱的事情嗎?」

 「誒?我,我嗎?」

 「感覺你最近的樣子有點奇怪。像我這種人或許幫不上忙,但只要你想商談,我隨時都可以」

 玲奈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之後,就在玲奈快要開口的時候……是打消了念頭嗎?只見她搖了搖頭,一道像是硬擠出來的笑容浮現在臉上。

 「沒事,並沒有很煩惱的事哦」

 「真的嗎?」

 「是的。但還是謝謝你,海鬥。以後有想商量的事,我會來依靠你的」

 「啊,嗯。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儘管我嘴上這麼說,但還是有些擔心。

 事實也正是如此,嘴上說著沒有煩惱的玲奈就好像在隱瞞什麼似的,行為舉止還是很奇怪。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思索著,不斷思索著。突然,我察覺到以前好像也有過這種情況。

 就在追溯記憶的過程中——

 一道八年前的光景在我腦海中閃回。

 『那個……明天的話劇,可能我不想參加了……』

 『唉,為什麼啊,明明練習了這麼久?』

 『因…因為,我還是很害怕啊』

 沒錯。

 八年前,我同玲奈一起出演『白雪公主』的時候。

 玲奈因為自己的膽小內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抱有緊張不安的情緒。意料之外的是她在演戲這方面具有才能,練習也由此很順利地進行了下去。但就在表演前一天,玲奈跑到我家哭訴。

 當時,玲奈的突然造訪著實打了我個措手不及。但事後回想的話——在學校犯困、會剩食物、上課的時候經常發呆等諸如此類的徵兆在那時也有很好地體現出來。當我每次詢問起來,她都會像現在這樣故作淡定地回答一句“沒關係”。

 兒時的我,沒能注意到玲奈的這些細微變化。

 所以在玲奈哭訴完回家後,我也做了深刻的反省——為什麼我不能早點察覺到這種事呢?

 然後——這周的玲奈和那時的玲奈完美地重疊在了一起。

 (不過……這種事還會有嗎?)

 我不認為現在的她會和那時候一樣——害怕正式演出,也就是對電視劇第一集的播出感到恐懼不安。

 畢竟,她是擁有大量工作經驗的天才女演員。出演的電影和電視劇數不勝數,主演經驗也比任何一個同齡人都要多。那樣的玲奈和我這種因為第一次主演的作品要播出而興高采烈的人不一樣,她不會現在才對電視播出有任何心裡浮動。

 就在我想把這荒謬而又愚蠢的想法捨棄的時候。

 腦海又浮現出一件事。在我們再次相遇之前,我一直都認為媒體和平常時候的舉止才是她的真面目,並不知道現在的玲奈依然是那個膽小內向的女孩。

 但是,玲奈並沒有改變。她只是投身於自己最熱愛的女演員事業,為了讓這份事業順利進行才扮演著適合天才女演員的社交型角色。在和我還有花梨小姐說話時的玲奈,比人們所熟知的她要更加小孩子氣,要更可愛,只是一個和我一樣大的女孩子罷了。

 我們再會的一段時間裡,我顧慮著她天才女演員的形象,所以一直和她保持著距離。

 為了不重蹈覆轍,還是拋棄奇怪的成見,好好正視玲奈吧。

 想到這裡,我斟酌著用詞,緩緩開口。

 「吶,玲奈」

 「什麼?」

 「也許我說的不對,但是那個……你是不是在害怕開播?」

 我說完這句話的瞬間,玲奈的臉連同耳朵一起被染成了紅色。

 她拿起放在膝蓋上的小枕頭,將臉深深地埋下去。過了一會,又緩緩將頭抬起,心虛膽怯地反問道。

 「你、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最近,我總覺得你有些奇怪。學校犯困、吃飯吃不下、除此之外,行為舉止也有點不對勁……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就是了」

 「困、困只是因為我最近恰好看漫畫而已,我不都說過了麼!吃不下飯也只是因為要減肥……」

 「不,仔細想想的話,我不認為玲奈會在有工作的前一天熬夜看漫畫。你是因為自己怎麼也睡不著才看漫畫的吧」

 只有和玲奈在一起共事過才知道她對於工作的熱情認真。那樣的她居然會熬夜沉浸在漫畫裡,這實在不自然。也許她說的減肥是真的,即便如此,玲奈那苗條纖細的體型我也並不覺得有減的必要。

 「過去和你一起演『白雪公主』的時候……正式表演的前一天,你跑到我家裡來找我哭訴。那天的你就和現在的你一樣,行為舉止都變得很奇怪」

 「是這樣麼……」

 「老實說,我直到剛剛還不認為玲奈會對開播感到緊張不安。但想了很多,果然還是這個原因的可能性最大」

 玲奈嘆了一口氣,不好意思地笑了。

 「果然,什麼都瞞不住海鬥呢」

 說著話的玲奈將雙手舉起,做出投降的動作。然後慢慢開始坦白。

 「正如你說的那樣,其實最近我腦子裡一直在想電視劇播出的事情……要是演的不好怎麼辦,有來自觀眾的負面評價怎麼辦。這些都搞得我緊張不安,導致平時的狀態很差。我本打算向你隱瞞的,可是……」

 「原來是這麼回事。那你平時在開播前也會這樣嗎?」

 「嗯……在我演的第一部電視劇放映的幾天前,我也是像這樣緊張得幾晚睡不著。不過,大概是經歷得比較多,我逐漸習慣了。最多也就前一天睡不著吧」

 儘管如此,從玲奈在媒體上的形象來看,這也是難以想象的。原本就知道玲奈是個膽小內向的女孩子的我,能很快地接受這一點。但即便將這消息放在電視上公之於眾,我覺得還是會有大部分觀眾不相信吧。

 「但是,這次又是怎麼回事呢?」

 「因為……『初戀的季節』是……是對於我來說,具有特別意義的作品」

 「特別意義?」

 「嗯,這部作品是我第一次演繹戀愛故事裡的女主角,也是我想像海鬥那樣通過留意各種不同事物來打磨自己,讓自己的演技更進一步所做的挑戰。……但是最重要的是,這是我八年間一直衷心期盼的,與海斗的共演。」

 最後一句話,玲奈用強而有力地語氣說著。

 只見她喘了一口氣,繼續緩緩說道。

 「按照與海斗的約定,想要讓它成為最棒的作品。我既希望通過這部作品讓海鬥被世人所知,也想獲得迄今為止屬於我的,最好的成績。像這樣什麼都想要,也是化為我壓力的原因吧……」

 「……玲奈」

 「我很難將這些話對周圍的人進行傾訴。那些認為我是完美無瑕的天才女演員的人們自不用說,就連花梨小姐和海鬥我也很難開口」

 就這麼訴說著自己想法的玲奈,已經不想再掩飾自己的內心了。

 看著玲奈因為不安而轉動眼瞳的樣子——和天才女演員一點都不相稱。

 比起現在的她,倒不如說更像是八年前的她。

 哭花了臉來找我商談的以前的玲奈,和現在的玲奈完美重疊在了一起。

 我下意識地做出了那時候的事——輕輕將手放在玲奈的頭上。

 「啊……」

 玲奈發出了柔和的聲音。

 我撫摸著玲奈的腦袋,過了一會,我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什麼,嚇得連忙抽回了手。

 「對、對不起!那個……我並不打算做什麼奇怪的事」

 我以為玲奈會生氣,所以趕忙進行辯解。但事實並非如此,只見玲奈的臉頰已染得通紅,彷彿是要隱藏這份羞澀一般,微微低下了頭。

 「沒關係……比起這個」

 然後,撒嬌似的將視線抬起,看向我說道。

 「再……再繼續多摸我一會」

 「誒?嗯」

 儘管聽完有些猶豫,但我還是遵照她的請求再次撫摸著她的腦袋。

 玲奈向我這邊挪動了一下身子,宛如依賴著我一般,靠在我身上。因此,我們現在處於緊密挨著的狀況。就在這種情形下,我繼續溫柔地撫摸著玲奈的腦袋。

 這種狀況不知持續了多久。

 過了一會,我們不約而同地分開,鈴奈的臉紅得像火燒一般,我大概也是這種情況吧。沉默許久,玲奈緩緩開口道。

 「謝……謝謝你,我現在好多了」

 「不、不客氣」

 我笨拙地回答後,對話就此中斷。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但還是決定將自己想傳達的事情說出來。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商量,我會認真傾聽的。要是有什麼煩惱或者困惑的事情,也不用憋心裡,倒不如說你坦率地講出來我會很開心」

 「謝謝你,海鬥。我答應你以後都不會一個人獨自承受,有事情會和你說的」

 「嗯。那麼,也快要到播出時間了……要看嗎?」

 雖然玲奈臉上還掛著幾份不自然的表情,但還是點了點頭。

 「沒關係哦。在現場近距離觀察的我可以保證,玲奈的表演一點問題沒有哦」

 「是這麼回事吧」

 然後,播出時間到了。

 打開電視、切換到對應的頻道上,我們掏出手機刷著發在SNS上的關於電視劇的帖子。像這樣一邊刷觀眾新開的帖子一邊觀看電視劇也算是SNS時代演員的悲哀了。

 節目官方的搜索詞條是節目標題的簡稱,用平假名寫的「#戀季」。明明播出還沒開始,新的帖子卻已經迫不及待地接連冒出。和之前完全一樣、大部分都是期待玲奈首次出演的愛情片女主角,然後就是對我飾演男主角抱有不滿。

 隨著播出開始,發帖數量開始成倍增長。

 第一話以明久和光的邂逅作為主要內容。性格截然相反的兩人,雖身在同一班級卻彼此間沒有任何交集。一次機緣巧合下,明久得知了光的秘密,命運就此交織在一起。然後,像是闖進了光的生活一樣,明久接觸了許多以前從未體驗過的事情。

 兩人的相遇以及純真爛漫的互動,謳歌美好的青春,還有那離奇的劇情——都牢牢地抓住了觀眾的目光。

 精妙的製作是將這第一集打磨成繽紛多彩作品的點睛之筆。

 我和玲奈在欣賞的過程中,幾乎一言不發地盯著畫面。

 在最後的五分鐘,劇情忽然展開,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動搖,新的事件一個接一個呈現在觀眾眼前。故事發生了轉變,就這樣保持著平穩的節奏進入了演職員表。

 結束的畫面開始播放,我們長抒了一口氣。

 「……真好看啊」

 「……嗯」

 我所追求的身為主角的演技,在我看來完成度非常高。在保持作為主角應有的光輝的同時,在演技中加入的自己的理解使得作品看上去更加好了。

 玲奈的演技也一如既往地完美。不,應該說比平時的她更加完美。電視劇的內容十分有趣,我和玲奈都坦率地認為這是精彩絕倫的一集。

 「哇!官方搜索衝到最新趨勢第一位了!」

 「真的誒,太厲害了!」

 觀眾的反應好評如潮,引起了巨大反響,和電視劇相關的內容也上了好幾次熱搜。作為第一話來說,是實打實的大獲成功。

 我們情不自禁地擊掌來慶祝。

 *

 早上醒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工作用的SNS賬號,粉絲數居然達到了一萬人左右。雖然無法和體量高達七位數的玲奈相提並論,但現在我發一些通知和日常生活照片,下面也有不少粉絲會回應我,粉絲的活躍度還算不錯。

 這個賬號的粉絲數——竟然在短短一個晚上,翻了十倍。

 鎖屏畫面上有數不完的消息。直到昨天為止,我那被通知出演電視劇的帖子才500左右的點贊數,不知不覺間點贊數已經要用萬來計算了。我收到了許多來自新粉絲的私信和回覆,我一個個看了過去。

 「第一話最好看了!」「好喜歡天野君的表演,路轉粉了!」「和玲奈醬的互動,太棒了……不愧是青梅竹馬,太有默契了」「還想看更多關於拍攝的花絮,還有和玲奈醬的關係!」「今後每週的必追劇!」「被你的演技吸引住了,會一直支持你的!」

 (哇……真不可思議……)

 我激動得冷靜不下起來。這是我從未見過的巨大反響。

 這些暖心的評論,讓我覺得那次官宣演員的時候,那些鬧得沸沸揚揚的負面言論似乎都是假的。

 我又瀏覽了一會評論。之後,在準備早上要用的東西時,不知為何怎麼也靜不下心來。我平時出門前都要做30分鐘左右的練習,但今天無論如何都無法集中注意力。就這樣,我早早地出門了。在上學的路上,我察覺到了與以往不同的視線。

 (……總覺得自己被看了)

 從我家到星水學園搭電車和步行要30分鐘左右。

 和玲奈不同,我一個人外出時,沒有變裝的習慣。今天也是什麼都沒做就坐上了電車。我在空座位上落座,拿出劇本和圓珠筆,本想趁著空閒時間練習一會,可還是靜不下心。

 原本以為是自己自我意識過剩,但似乎並非如此。

 我在離學校最近的車站下車,剛出檢票口的時候。突然被傳來的一道聲音叫住。

 「那個,抱歉!」

 「是天野海鬥先生吧!」

 從制服來看,應該是其他學校的學生。兩個女孩子組成的團體麼,看樣子應該是初中生。

 聽到我的名字被喊了,我感到十分差異,歪著頭說。

 「是的……有什麼事嗎?」

 「昨、昨天的電視劇我看了!很精彩!」

 「所、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能和你握手嗎!」

 「我、我也是這個請求,拜託了!」

 看著緊張的二人,我愣在原地。因為從來沒有做這種事的經驗,我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

 「啊……我可以嗎?」

 「當、當然!」

 「只要握手就行的話……那個,謝謝」

 總之,我先握住了她們的手。兩個人的臉頰已經泛起紅潮,高興地歡呼起來。之後又應她們的要求拍了照,比剛才更加興奮的樣子在我面前展現出來。說著“請我繼續加油,會一直支持我”便離開了。

 像是被狐狸迷惑一樣,我呆呆地望著她們遠去的背影。隨後,有人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

 「早上好,海鬥」

 「啊!是玲奈啊!」

 「這個,給你。多少有點作用哦」

 大概是同一班電車吧。迄今為止都沒有在上學的時候碰過面,也許是今天出發得早,時間剛好撞到了吧。

 我接過玲奈遞給我的一次性口罩。今天的她也進行了精心的裝扮——黑色的口罩配合帽子再戴上墨鏡,變裝得可以說是完美無瑕。

 「我說啊,像那樣毫無防備地走在路上也是不行的哦」

 「呃,剛剛還真是嚇我一跳,走著走著還真有人向我打招呼。就像是成為了出名的人一樣,我很高興」

 「也許是吧。不對,海鬥已經是了哦。你要更加有這方面的自覺啊」

 「是麼……不,我還沒有什麼實感」

 因為『初戀的季節』的第一話引起了巨大反響,很快就被多家網絡新聞報道。在『衫野陪你來漫遊』中的發言也被重新挖了出來。我和玲奈作為青梅竹馬,時隔八年重逢共演的消息也成了新聞。

 「但倘若是以這部作品為契機讓我火起來的話,真的還得是沾了玲奈的光吧。多虧了你,這部作品從一開始的熱度就遙遙領先同期的電視劇。這麼一想,感覺我只是蹭了你的熱度罷了」

 「不不,沒有的事。大家都很欣賞海斗的演技。只是世人直到現在才終於看見海鬥不斷積累努力的東西罷了。『初戀的季節』只是偶然,和我沒關係哦」

 玲奈說完,難為情地低下了頭。

 「先不說這個,昨天謝謝你了,海鬥」

 「啊,嗯」

 「至今為止,我從來沒有能夠撒嬌的對象……所以說了很多羞恥的話,那個……在海鬥回家後,只要一回想起來,就會冷靜不下來。對不起,儘可能把這事忘了吧」

 雖然看不到變裝後的玲奈的表情。但唯一能確信的是,她的耳朵正泛著赤紅,現在的她應該是處於面紅耳赤的情況吧。不過,那時候的我也有被氣氛衝昏頭腦的因素在裡面。光是回想起來,臉頰就像是被火燒一樣感到羞恥。

 「不行,我忘不了哦。昨天的玲奈真的非常可愛」

 「呀啊!」

 「雖然時間很短,但到現在為止,我每天都和你呆在一起,之前也透過電視看過許多玲奈的身影,但是……果然還是昨天的玲奈最可愛了。我真的很想將這件事告訴給全國的粉絲」

 日常生活中飾演擅長交際的玲奈,同時也是個清純優雅、具有魅力的女孩。

 作為女演員站在鏡頭前的玲奈,也散發著和角色融為一體、獨一無二的光芒。

 但是,單純從一個女孩子的角度來看的話,我最心動的還是昨天的玲奈。

 假若那個身影能在電視上被觀眾看到的話,那毫無疑問會讓他們更加心動吧。作為玲奈新的昇華,作品也會更加光彩奪目。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

 突然,來自手部柔軟的觸感將我拉回了現實。

 一看,不知何時伸出手的玲奈,將我的手緊緊握住。

 「嗯?怎麼了麼,玲奈」

 「啊,搞、搞錯了!這、這是誤會!」

 說著,玲奈又慌張地將手鬆開。像是要掩蓋剛剛的行為一般,只見她不斷揮動著雙手。

 究竟是怎麼了呢?

 之後在去學校的路上,在一旁走著的玲奈不知為何比昨天還要更親近我。

 我們一到教室,同班同學“哇”的一下就圍過來。

 「水澤同學!昨天的電視我看了哦,太好看了!」

 「謝謝你,松井同學」

 「我還在想玲奈演的女主角是什麼感覺,結果這不是超可愛麼!」

 「是嗎?能聽到你這麼說,我非常開心」

 可能是在演藝科的緣故,來上學的同學大多數都看了昨天的首播吧。我原以為是玲奈被團團圍住,熱鬧沸騰的光景,結果今天卻不一樣。

 「天野君,我看了哦!超棒麼這不是!」

 「那演技是怎樣!嚇我了一跳!」

 「完全沒有輸給水澤同學啊!」

 我這邊也有不少同學圍了過來。

 繼剛才握手的女生小團體後,我又再次體會到昨天首播帶來的戲劇性的威力。說完這些後,他們便離開了。隨後,剛剛向玲奈搭話的幾位女生朝我這邊走來。

 在我宣佈擔任主演的那天,她們對這一選角訴說不滿從而惹怒了玲奈,不過以此為契機,在這之後和玲奈的關係變得非常好,經常能看到她們在一起行動。

 她們走到我跟前,低下頭行了一禮。

 「對不起天野君!那個時候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現在我覺得水澤同學第一次愛情片的女主角的搭檔是天野君真的是太好了!」

 突如其來的事情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誒?那個……我完全沒有放在心上,所以沒關係哦」

 「就算你這麼說……我們心裡還是會內疚的哦?」

 「為了表達歉意,和你約會怎麼樣?」

 「不如說下次去哪裡玩吧!卡拉OK和打保齡球都行哦」

 「啊哈哈……對不起啊,我現在因為每天拍攝都挺忙的,不過還是謝謝你們的邀請。對了,等有時間把水澤同學叫上一起去哪裡玩吧」

 「誒,能把水澤同學約出來嗎?不愧是天野君,太喜歡你了!」

 其中一個人開玩笑似的靠在我的背上,胸部的觸感透過制服傳了過來。我嚇了一跳。

 然後,就在這時,恰好和不遠處正在說話的玲奈對上了眼神。

 玲奈直勾勾地看著我,前所未有的僵硬表情掛在了臉上。

 首播的效應還不止於此。

 上完了安排在第四節的體育課。在我打開鞋櫃想要替換鞋子的時候,一封信飄落了下來。

 我撿起來一看——裡面居然是一封情書。

 我活到現在都沒有收到過這種東西,所以心臟止不住地怦怦亂跳。信上沒有標明寫信人,但按照規定,普通科的學生是不能進入演藝科的教學樓的,所以應該是演藝科的某位吧。

 信上只有手寫的“希望你午休的時候能到教學樓後面一趟”幾個圓型文字。就在我看信的時候,玲奈和同學們談笑風生地從我後面經過。就像插話似的,我從旁邊對玲奈說道。

 「啊,水澤同學」

 「有什麼事嗎,天野君?」

 玲奈停了下來,露出優雅端莊地笑容

 「關於今天午休的練習,對不起,可以鴿一天嗎?」

 「當然可以,不過是有什麼事嗎?」

 「算是有事吧……我被人叫了出去」

 然後,小團體其中的一人看到我手裡拿著的信上帖有心形貼紙,隨即發出“啊”的一記尖叫聲。

 「該不會那個是情書吧?」

 「哇,天野君真受歡迎!」

 「嘛、嘛啊……可能是惡作劇」

 因為太害羞,我笨拙地露出假笑。

 「就是這樣。抱歉啦,水澤同學。那我們放學後的拍攝再見」

 「啊……」

 玲奈像是還有什麼話要說,但還是閉上了嘴。我認為讓對方一直等著也不好便朝著教學樓後面走去。

 在那裡站著的是一個初中部的女孩子,去年和我同屬一個委員會,所以經常一起討論一些事情。聽說她現在進了事務所,正為成為歌星而努力著。

 「啊,是天野前輩吧,好久不見!對不起,今天突然把你叫出來」

 「沒事沒事。這個信是山北同學給我的吧」

 「嗯……因、因為,這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事」

 山北同學嚥了咽口水,身體前傾說道。

 「前輩,請和我交往!」

 這話除了以前的玲奈,還是第一次從其他人那裡聽到。

 雖然從某種程度上講,我已經預料到了這種事。但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做出反應。

 山北同學難為情地繼續說道。

 「一起在委員會工作的時候就覺得前輩人很好……昨天看了首播,我班上的朋友都說前輩很帥氣,對你很在意,所以……我想著今天不說出來的話,就再沒機會說了」

 「是這樣啊……那個,非常感謝你能喜歡上我這種人」

 說到這裡,我稍稍降低了點聲音繼續說道。

 「但是……對不起,我有喜歡的女孩子……應該說是在意的人了。所以,我不能回應山北同學的心意」

 說話的時候,掠過我腦海的,是青梅竹馬那泛著天真爛漫的笑容。之所以還沒有一口咬定喜歡她,講老實話,自己所抱有的這份情感是否可以將其命名為戀愛——我還不是很明白。

 自從八年前分別後,我就只能望著她身為天才女演員的背影,並意識到這就是我的憧憬和目標。但是,再次重逢後,我知道了更多關於玲奈的事情——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地膽小、那麼地有小孩子氣、那麼地可愛。就算是那樣的她,在作為演員時,也依然是表演最亮眼的那個,深受大家的信賴。

 我一定是被那樣的玲奈吸引了。

 八年過去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美少女玲奈總是能讓我心跳加速。

 儘管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和玲奈發展成戀人關係,也沒有自信敢說自己和玲奈很相配。但果然,戀人是除玲奈之外的人,是不行的吧。

 「這、這樣啊……」

 山北同學聽到我的回答,變得沮喪起來。

 「果然還是……」

 見狀,我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便止住了。就這樣,她將臉從我這轉了過去,作為代替,語速飛快地滔滔不絕道。

 「那個,以後也能像現在這樣說話的話,我會很高興的!我會一直支持前輩的!」

 「啊,嗯。謝謝你」

 「就……就這樣吧」

 留下這句話,山北同學就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胸口隱隱感覺一陣刺痛。

 *

 因為那天放學後還有拍攝,我和玲奈兩個人就這樣被花梨小姐的車接走了。

 自從有希小姐因為身體原因缺席了那次外景拍攝後,作為補償,她幫花梨小姐幹了幾回工作上的事情。以此為契機,最近也就變成了兩姐妹輪著來學校接送我們的情形。像現在這樣,和玲奈一起坐在後座自然也就成為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對我來說,能在進入片場之前進行練習和確認,也能增加和玲奈在一起的時間,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過,那天玲奈的樣子明顯又變得很奇怪。

 等我到的時候,玲奈早已坐在車內。在她旁邊落座後,只見她顯得十分心神不寧。

 「玲奈,怎麼了?」

 「嗯?沒,沒什麼哦」

 儘管嘴上這麼說,但她卻看都不看我一眼。

 這是玲奈少有的,有點不開心的表情。

 沒辦法,還是先將這事放在一旁吧。我掏出手機,開始回覆有希小姐發來的信息。

 〈對不起天野君,我5點多才能到現場!〉

 〈我知道了,沒關係。你現在很忙吧?〉

 〈嗯,因為首播引起的熱度太高,相關的合作一個接一個湧來。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今天拍攝的空閒期間,我還要回後台確認一下是否要合作〉

 〈好吧,我明白了。請多關照了〉

 我發了信息過去,有希小姐很快就給了回覆。在第二次的回覆後,便結束了業務聯絡。這時,有希小姐丟給了我一張奇特的雪人在笑的表情包,我也選了一張差不多的發給她。

 當我把目光從屏幕上移開後,發現一旁的玲奈一直在盯著我這邊看。

 「誒,怎麼了嗎玲奈?」

 四目相對,我試著詢問了一下。玲奈慌忙地將臉別開。

 「什、什麼都沒有!」

 「不不不,這實在是說不過去。你不是一直用銳利的目光看著這邊麼」

 「我只是……只是想看看你在和誰聊天而已」

 「和誰?呃,只是和有希小姐談工作上的事情罷了」

 我不太明白玲奈話裡的意思,歪著腦袋回答道。聽到我這麼講,玲奈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然後安心似的嘆了一口氣。

 「什、什麼嘛……剛剛邊看手機還邊對著屏幕嗤笑,我還以為一定是……」

 「哈?我、我有表現成那樣嗎?哦,也許是因為昨天首播的反響很好,有希小姐接到了很多工作上的合作,我感到高興吧」

 「是、是這樣啊。確實有很多合作也來找我們,對吧花梨小姐?」

 「是的。我剛剛還在想之後要一起確認這些事」

 我們在談話的過程中,駕駛座的花梨小姐基本沒有出過聲。但既然玲奈將話題拋給了她,她也只好直截了當地回答。

 玲奈的困惑似乎煙消雲散,滿足的神情溢於言表。可我這邊還有疑惑沒解決,所以我坦率地講出了心中的問題。

 「所以呢,玲奈剛剛到底是誤解成什麼了?」

 「什麼……?啊這……」

 「玲奈,昨天我們不是說好了麼,不管有什麼事情都不用有顧慮,找我商量就好了。這麼快就不記得的話,是我也會很受傷的……」

 本想“萌”混過關的玲奈,聽到我這麼說,像是死心一般垂下了肩膀。

 然後,害羞地低下頭,小聲嘟囔道。

 「我……我在想海鬥是不是和女朋友在聯繫」

 「……哈?!」

 太過出乎意料的回答給我的思維凍結了起來。

 玲奈像是要辯解什麼似的將身子向我這邊傾斜過來,滔滔不絕地說。

 「因、因為!海鬥不是今天中午的時候被表白了嗎!」

 「嘶……確實有這事」

 「不僅是那樣,今天的海鬥,超受歡迎的不是嗎!一大早就有2個女孩在路邊搭訕,到了班級周圍也是熱鬧一片……」

 玲奈說到這裡,又把頭低了下去。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應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不管怎樣,還是決定先把事實說出來。

 「總之,我,我沒有女朋友。今天表白的那個女孩子被我拒絕了」

 「真、真的嗎?」

 「當然了,沒必要騙你哦」

 玲奈鬆了一口氣,懸著的心放下了。然後馬上湊了過來,問道。

 「吶,海鬥,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什麼?哦,當然記得。要創作出屬於兩個人的最棒的作品」

 「所、所以說!為了創作出最棒的作品,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工作上!被其他女孩子搞得神魂顛倒什麼的,是不可以的!」

 說著,玲奈一臉嚴肅地用豎起一根手指。在她那威風凜凜的訴說下,我多少有些招架不住。

 「我可不記得自己有被女孩子迷住……」

 「反、反正我自己也不明白!昨天也好,今天也好都是這種感覺」

 「我知道了。那就從現在開始到拍攝結束,我都不會和人交往,這樣可以吧?」

 本來也沒打算找除玲奈以外的女朋友。

 聽到我這麼說,玲奈終於安心下來,臉上洋溢出笑容。

 「我也不會找別的男朋友的。那麼就一起努力到殺青吧」

 「誒,別的……?」

 「啊,說、說錯了!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總之,約好了哦海鬥!」

 「嗯,還有2個月,一起全力以赴吧」

 我和玲奈相互碰了碰拳頭,再次發誓要在接下來的拍攝中不遺餘力。

 話說回來,那天——我休息的時候被花梨小姐叫了過去。

 來到的地方是一個有自動販賣機的休息區。正好周圍就我和花梨小姐兩個人。

 見我來了,花梨小姐就直接開口向我道謝。

 「水澤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謝你」

 「不……我只是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

 「沒有的事,對我來說,幫大忙了」

 就在昨天,我將事情通過電話告訴了花梨小姐。因為之前花梨小姐希望我知道發生了什麼的話就去告訴她,所以我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地對她進行了說明。就像現在的狀況一樣,她說想直接對我表達感謝。

 「原本解決演員心理方面的問題就一直是我們經紀人的工作……可我竟然毫無察覺,真是太丟人了」

 「才不是!我也只是恰好察覺到玲奈在學校裡行為的反常而已……」

 「不,就算讓我看同樣的情境,我也不會得出害怕開播這一結論來。我沒有天野同學那敏銳的觀察力,也對水澤的過去不了解」

 「是、是麼……」

 花梨小姐是玲奈的第三個經紀人,聽說已經任職三年了。比起我,她在玲奈身邊的時間更久。也知道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玲奈。我還是覺得這次只是我偶然察覺到的而已。

 但是,花梨小姐微微噘起了嘴。

 「我對天野君還真有點嫉妒呢。比身為經紀人的我還要更瞭解那個孩子」

 「對、對不起……」

 總覺得被花梨小姐責怪了,我條件反射地向她道歉。但花梨小姐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跟你鬧著玩的。倒不如說那孩子交給你,我很放心。畢竟,天野同學能注意到我所察覺不到的玲奈的變化」

 「嘛、嘛啊……我會盡我所能幫助她的」

 「好。今後也請多多關照玲奈哦」

 「當然!作為共演者,我也會不遺餘力地幫助她,成為她的力量」

 聽我這麼說後,花梨小姐感到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然後開心地笑了。

第四章 和青梅竹馬的吻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