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話 應當擁有的是朋友

第一卷  第七話 應當擁有的是朋友 應當擁有的是朋友。

 這樣的說法連在學院裡孤零零的我也都能產生共鳴。

 【在嗎,前輩!】

 時間是23點過。

 我在自己房間裡做著數學題,後輩醬給我發來了私信。

 【有些事情想要商量,可以打電話嗎?】

 「唔」

 基本上我和後輩醬是不通電話的。

 這是維持我和她之間友誼的重要規則。不過,

 【知道了】

 【真的!?討厭打電話的前輩居然!要不乾脆視頻通話——】

 【那可不行】

 【唔,還想看看前輩長什麼樣呢……啊,只有我開攝像頭的話就沒問題了吧!?前輩可以關閉攝像頭的!】

 【嘛,那樣的話】

 【太好了——!】

 後輩醬一副欣喜若狂的樣子。

 能讓ta那麼開心的話我也是很想視頻通話的,但我不能那麼做。

 (這次的打電話也算是謝禮了)

 沒錯,多虧了後輩醬,我才能度過危機。

 那是在三天前的夜晚。

 我像往常一樣和後輩醬在私信中聊著宅話題。

 #

 【啊,有件很有趣的事情,聽我說哦前輩!我童年玩伴的一個朋友好像有個隱藏賬號】

 【誒——】

 【然後,她把自己對喜歡的男生的心意全都傾吐在那個隱藏賬號上了!然後那個男生就突然態度變溫柔了!】

 【……誒——】

 【吶!?很有趣的吧!那人的賬號絕對暴露了】

 【那個,大概不是什麼朋友,而是你童年玩伴她本人吧】

 【啊哈哈。我的童年玩伴經常接受朋友的諮詢的,還是有可信度的】

 【原來如此。然後,之後什麼情況?】

 【我提供了一個建議!】

 後輩醬告訴了我她那瘋狂的計劃。

 為了確認男生有沒有在看隱藏賬號,讓她特意上傳過激的自拍照。

 然後第二天觀察那個男生的反應,就能知道隱藏賬號有沒有被他監視了。

 (果然把櫻花的照片也給她有些做得太過了吧)

 過度利用隱藏賬號裡的信息是有危險的。

 雖然在SNS上是100%的戀愛笨蛋,但友利她的聰明程度也是能在重點學校名列前茅的。

 所以可能一點點的線索就能讓她找到真相。

 【咦?怎麼了?不回消息了?】

 【沒什麼】

 我一邊回著消息,一邊查看著友利的隱藏賬號。

 不過並沒有什麼奇怪的推文。

 (她到底是不會真那麼做的吧?)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她一時衝動實施了那個計劃但因為害怕立刻刪掉了……那樣的話,我也就看不到自拍照了……。

 「不,冷靜」

 還沒上傳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那麼只要今晚一直監視著的話……不對。

 我這麼做只是為了等她上傳自拍之後,假裝成陌生人警告她說「把這個刪了」。

 我發誓。

 我絕對,不是想拜見穿著過激內衣的同班同學的照片。

 #

 三天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雖然最終我熬了個通宵,但隱藏賬號上並沒有出現自拍照。

 (太好了。她果然是打消念頭了)

 放下心來的我感到有些遺憾,強忍著睡意來到了週一的學院。

 然而,友利的行動卻很奇怪。

 突然開始在我面前脫跳線了的踩腳褲襪。

 明明只是在傳襪子而已,卻一直在觀察我的反應。

 然後在SNS講座時發現她沉默不語的時候——我就明白了。

 這位班長,聽從建議穿上了性感的內衣。

 (明明聰明到能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的隱藏賬號,卻對和自己的戀愛有關的事情思考如此遲鈍嗎)

 抱著這樣的感想,我無可奈何地決定幫助她。

 嘛,雖然事情並沒有解決而且放學後也發生了各種事情……但不管怎樣。

 「要是沒事先聽說的話就危險了」

 班上第二可愛的女生開始表演脫襪舞的話誰都會至少瞥一眼的。

 我之所以能戰勝那種慾望,都是多虧了後輩醬。

 這樣一來應該也能打消友利懷疑我在看隱藏賬號的疑慮了。

 【那我打過來了!】

 後輩醬發來消息之後就打來了電話。

 我為了緩解緊張,做了個深呼吸。

 然後下定決心,點了一下手機屏幕。

 「……久違了,前輩」

 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柔和,完全不像是會發前面那種私信的人。

 她身上穿著一件潔白的連衣裙。不過,那辣妹範兒的耳環非常眼熟。

 友利梓的童年玩伴。

 後輩醬風見千冬,搖曳著銀色的頭髮,靦腆害羞地這麼說道。

 #

 「好久沒有這樣子聊天了啊,千冬」

 我故意將聲音放低沉。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就有可能被她知道我是鍵坂君孝了。

 「就是說啊。我還想多多聊天的呢」

 「抱歉。我不太喜歡打電話。不過,果然還是有些違和。你明明在私信裡一直用敬語的」

 「唔……那電話裡也用敬語好了?」

 「開個玩笑而已。不用敬語的」

 畢竟之前是我說敬語太難為情了所以讓她不要用。

 「話說為什麼私信裡用的敬語啊?」

 「畢竟,前輩比我大啊。對年上的人就該好好地用敬語吧?」

 千冬怯怯地主張道。

 從她平時的樣子之中完全想象不到她還能如此謙遜。

 沒錯,千冬深信前輩年紀比她大。

 然後,她也沒有意識到在和她對話的人是鍵坂君孝。

 和千冬初次相遇時我染了頭髮,所以和現在的氣氛完全不同,也因此在高中重逢時沒有被她發現。

 (我也不想暴露身份,所以這樣也好)

 所以我在學院裡才會儘量不和千冬說話,而且用『風見』這一姓氏來稱呼她。

 「咦?那個是居家服?」

 「不,是外出時會穿的……合適嗎?」

 「嘛,還好」

 「太好了!你看,我也不想在前輩面前穿得隨意懶散哦?」

 「我倒是不介意你穿什麼」

 「唔,雖然你這麼說我是很高興了……但是我喜歡前輩的」

 「抱歉。我之前也說過了——」

 「啊,我知道的!高中階段你不打算談戀愛的對吧!?這我當然是知道的」

 千冬害羞地說道,“但一面對前輩就忍不住想要說出來了”。

 她現在的舉止可愛到會讓我後悔拒絕了她的告白。

 「話說你是要找我商量什麼?」

 「啊,對了。今天我是想說一下梓的事情」

 「千冬的那個童年玩伴?」

 「對。她好像有了心儀的男生。但那個男生是個很惹人嫌的問題學生。還總是無視我」

 「……順帶一問那個人的名字是?」

 「?鍵坂君孝。前輩認識嗎?」

 「不,不如說」

 「也是!為什麼梓會喜歡那種不起眼的傢伙呢。她對男性的喜好太奇怪了。明明前輩要帥多了」

 姑且不論千冬的發言其實是一個漂亮的迴旋鏢。

 但關鍵就是說她不願友利和我之間的距離變近嗎。

 「啊,話說回來。我呢,不知為何一直被那個叫鍵坂的傢伙嫌棄了,所以很煩惱怎麼樣才能和他搞好關係」

 「?你想要搞好關係嗎?」

 「當然了!他可是有可能成為我好朋友的戀人的哦?而且那個鍵坂也是個阿宅,能和他聊宅話題的話我也會很開心的!」

 坦率的發言讓我感到欽佩。

 (果然千冬人真好)

 雖然事到如今了,但我還是對在學校裡對她表現出冷淡的態度而感到非常抱歉。

 「嘛,不過也有火大的部分」

 「誒」

 「梓她雖然朋友很多,但她只叫我好朋友。只有我是特別的。但是,她在鍵坂面前的說話方式比在我面前都還要隨意,總讓我覺得他倆之間的關係比我和梓之間的都還要特別……」

 「不甘了?」

 「不是!雖然我肯定不會告訴鍵坂本人,但我很羨慕他!」

 千冬絲毫不知道她正在和那個本人說話,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明明梓的一切我都知道的」

 「你們交情那麼久啊?」

 「從幼等部的時候就一直在一起玩了。悄悄告訴你,我以前可是個內向的會被人欺負的孩子」

 「誒,真的?」

 「啊哈哈。別看我這樣,以前我可是一心一意彈鋼琴的大小姐。畢竟出生在音樂世家。因為這個,我經常被周圍的人取笑。不過……」

 「那個童年玩伴幫了你?」

 「哇,不愧是前輩!這都猜出來了!?」

 「只是感覺那個人會那麼做而已。千冬你的童年玩伴是學校有名的麻煩解決者對吧?」

 「嗯!在這一點上和前輩很像的!」

 「……」

 「前輩你以前不也是那樣的嘛。不過,梓幫助的是重點學校的學生們,而前輩完全相反就是了」

 沒錯,完全相反。

 我幫助的,都是些無路可去的同齡人們。

 「我也被前輩幫助過。前輩保護了兩年前因為種種原因而離家出走的我」

 「我只是習慣了荒唐事而已」

 「真是的,不用謙虛哦?嘛,開始的時候我也挺害怕的。前輩和前輩你周圍的人看上去都不像好人嘛」

 「畢竟是不良啊」

 「但是和一般的不良不一樣!大家都很強大,都很為同伴著想,而且都很帥!尤其前輩是最棒的!所以……」

 “前輩能再回來就好了”千冬一臉遺憾地喃喃道。

 「畢竟KAZARINA是前輩創立的團體嘛。對吧,KEI(注:日語中,K讀作ケイ,羅馬字標記即為KEI)前輩?」

 她用非常令人懷念的外號,叫了我一聲。

 #

 契機是初中的時候。

 當時我偶爾會從老家的宅邸裡溜出去,在夜晚的街道上閒逛。

 為了培養出與鍵坂家名相稱的人才的教育方針。

 與親戚之間的算計關係。

 不管怎麼努力取得成果都不會給予好評的父親。

 我變得極度厭惡那些東西了。

 (雖然夜晚的街道並非可以無法無天。但是……)

 也是有看到深夜外出的孩子的話,就會上去找事並搶走錢的不良在的。

 我表示拒絕並嫌麻煩就逃走了,但是被他們追了上來,等我意識到的時候……。

 「——好厲害啊。你強大得令人難以置信啊」

 我接下了不良們的挑釁行為,把所有人都弄得動彈不得之後,那傢伙朝我這麼說道。

 「你有學什麼格鬥技嗎?」

 「是家裡人要我學的。空手道之類的」

 「哦!那巧了!」

 「什麼意思啊」

 「我在尋找有本事的夥伴,——我說,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

 「啥?」

 「一起來組建不良團體吧!再起個帥氣的名字!」

 「那種的現在已經不流行了吧」

 「不如說反而是潮流前沿!你有看過西RIBE的吧?」

 「西……RIBE……?」

 「什麼!?別開玩笑了!現在去漫咖通宵了!我請客!」

 這就是我和那傢伙認識的開端。

 因為我也無處可去,所以就跟著去了漫畫咖啡店,在店員的建議下看了不良漫畫,等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被感動了。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學習,從來沒有好好看過漫畫。

 「吶?超級有趣的吧?」

 黎明時分的公園。和沐浴在耀眼朝陽下露出少年般笑容的那傢伙一起,一邊各自手裡拿著便利店的點心麵包和罐裝咖啡,一邊聊著漫畫的感想。

 不知不覺間就意氣相投了。

 我和他之間肯定是有什麼相通之處吧。

 「誒,你是初中生?還以為你年上呢,原來是同齡人啊」

 「面相老真是抱歉了」

 「不,與其說是老,不如說是成熟?」

 「畢竟在老家總是和大人們打交道啊」

 「嗯哼。看來你也有各種情況啊……對了。比起和大人們打交道,從今天開始同我一起和孩子們打交道吧?」

 那就是開始。

 從那天晚上起,我們兩個就在夜晚的街道上轉悠著,找到同樣無處可去的孩子之後,就打聽他們的煩惱並加以解決。

 離家出走而無處可歸之類。

 被麻煩的大人糾纏之類。

 被戀人威脅要進行復仇性行為(注:指將某人的私人性愛照片或視頻在互聯網上公開,以達到報復或羞辱的目的。)之類。

 還有想保護被高年級學生搶走錢的朋友之類。

 (幸好,我有解決麻煩的能力)

 諷刺的是,我學習的護身術和區分臉色來操縱人際關係的技巧,都是在夜空下才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發揮。

 「要是被發現是初中生的話,肯定會被瞧不起的,所以我們要隱瞞自己的年齡!」

 他這麼說之後我就偽裝出年上的樣子,結果就被有麻煩事的同齡人所仰慕,然後自然而然地身邊就聚集起了一大群人,以孩子為對象的工作也越來越有效率了。

 等意識到的時候,一個不良團體就已經形成了。

 「沒必要起團體名的吧?特意自報家門也挺俗氣的,而且感覺會徒有虛名」

 「徒有虛名……不錯啊!那團體名就叫KAZARINA(注:徒有虛名,KAZARIDAKE)吧!」

 「開什麼玩笑。也太隨便了吧」

 「哈哈,你還是對我惡意這麼大啊,KEI」

 KEI。

 因為討厭自稱『鍵坂』所以沒有說出名字,結果那傢伙給我取的外號不知不覺間就成了我的綽號。

 夥伴會稱讚那個名字。

 敵人會害怕那個名字。

 不知何時我的名號就廣為人知,

 等意識到的時候,我就已經染上了紅色的頭髮而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個不良。我成為了KAZARINA的領頭人,成為了無處可去的孩子們的顧問,有時還會成為一個用策略和暴力解決已經腐朽到無法控制地步的止戰者。

 (不過,那樣的生活也不賴)

 在當時就讀的學校裡,只是因為叫『鍵坂』就會受到特別對待。

 雖然是名門學校,但對家世也是很敏感的。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為有很多朋友而感到高興,

 『君孝真是個書呆子啊。他為什麼要那麼努力學習啊?』

 『啊,他有悄悄告訴過我,他說想得到父親的認可』

 『啊哈哈!什麼玩意,戀父嗎!』

 『要不是他是「鍵坂」家的人,誰會和那種書呆子友好相處啊』

 有一天聽到這樣的對話後,我就對名校的生活感到厭煩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候是對“人”感到不信任了吧。

 同學、老師、家人……到頭來,大家重視的都是『鍵坂』這個名字。

 (正因為如此,KAZARINA的生活才是理想的)

 在老家和學校絕對體會不到的刺激。

 用自己鍛煉出來的能力讓其他人露出笑容後感到的幸福。

 沒有算計,和我建立聯繫的夥伴。

 以及,最好的搭檔。

 然而——。

 「——抱歉,KEI」

 理想的幸福並沒有持續太久。

 我至今仍記憶猶新。

 被夕陽染成橙色的病房。

 身上纏著的好幾條的雪白繃帶。

 躺在床上的搭檔露出滿含歉意的笑容。

 「我已經沒辦法再和你一起——」

 在那天,我離開了KAZARINA。

 數不清的夥伴。唯一的搭檔。燦爛的日常。

 那一切,我全都失去了。

 #

 「我說,前輩!」

 我正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中,千冬的聲音讓我回過神來。

 「真是的,認真聽我的諮詢啊!」

 千冬雖然表現出了生氣,但看上去卻是蠻開心的樣子。

 (說起來,和她相遇的時候她也是這種表情來著)

 就在我還沒有離開KAZARINA,還染著頭髮的時候。

 我在深夜的街道上救了被大學生糾纏的她。

 『讓我也加入團體吧!』

 雖然她這樣拜託了我,但我怎麼看她都像是個大小姐,所以就拒絕了。

 儘管如此她還是糾纏不休,沒辦法的我只好和她交換了聯繫方式。

 之後她就開始不停地給我發消息,我想著說如果一直聊動畫和漫畫的話,她一定會受不了而不再糾纏的,可結果——

 『雖然以前完全沒看過動畫這類東西,但好有趣啊!前輩你喜歡的作品,再告訴我一些吧!』

 結果她就像這樣變得越來越沉迷了……。

 而現在,她就變成了我重要的宅友,後輩醬。

 「先不談鍵坂的事情,我感覺梓最近一個人太努力了,你覺得該怎麼辦?」

 「簡單。不要讓她一個人承擔工作,也應該分配給其他人」

 「嗯——但梓大多數的工作都是接受別人的諮詢。有很多事情不靠她就沒辦法解決」

 「這就已經很危險了。知道嗎?維持集團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創造出讓人覺得『沒有這個人就不行』的被人依賴的明星」

 「誒?應該是相反吧?足球什麼的只要有一名明星選手的話不就能贏了嗎」

 「確實。但用那個方法達成的結果會導致隊伍過度依賴明星,就會讓所有人都圍著明星轉了」

 那樣的話就算贏了比賽,也是會有風險的。

 因為那個明星會變成『無可替代的齒輪』。

 「要是出現意外,那個明星選手離開隊伍了的話?」

 「啊……!」

 「隊伍就會崩潰。他們會無法填補明星不在而導致的空缺。所以無論多麼優秀的人才也都要準備好替補,這一點很重要」

 「原、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大家都很依賴梓的這一學院現狀很不好」

 沒錯。重要的是不要建立一個完全依賴單人表演的脆弱團體。

 而是要建立一個以團隊合作為榮的強大組織。

 「不愧是前輩!還是那麼的聰明!」

 千冬搖晃著銀髮,表示感激。

 但是,她的表情馬上又陰沉了下來。

 「只是,分配工作可能會有些困難。梓雖然有很多朋友,但她並不擅長向別人敞開心扉」

 「不擅長?」

 「大概是因為她被人稱為『大家的朋友』,像是正義的夥伴一樣解決了各種麻煩的緣故,她不太習慣去依賴別人。她沒法和別人建立那麼深厚的聯繫」

 千冬的話我心裡有數。

 電車上,友利坐在旁邊的時候我也有那麼想過。

 友利梓她過於溫柔了。

 所以才會不管什麼麻煩都要一個人解決。

 從她的角度來看,大概那只是為了不給別人增加負擔的,為他人著想而做出的舉動吧……真令人擔心。

 (一個人就想處理一切事情什麼的,不過是理想論而已)

 更進一步說,自以為可以一個人解決所有事情的人是非常危險的。

 過分相信自己的實力的話,會犯下嚴重錯誤的。

 「她也不依賴千冬你嗎?」

 「嗯……不太。梓在我面前總是很逞強」

 “因為她見過我軟弱的樣子,所以就不禁逞起強來了”千冬有些寂寞地,這麼告訴我。

 就算對好朋友也不會建立深厚的聯繫……麼。

 簡直就像是孤獨的英雄啊。

 「證據就是,梓她從來不會在我面前哭的哦?明明認識她十年多了,我卻一次都沒有看到過她哭」

 「連千冬都沒有看到過的話,估計她的其他朋友也都沒有看到過吧」

 「嗯。想必,今後也一定……啊,對了!趁這個機會,前輩來當梓的朋友吧!?」

 「我?」

 「你倆很像的嘛!而且前輩經驗豐富很可靠的!前輩的話一定能給梓好的建議來支持她的!」

 確實我和友利很像。

 擁有力量的人幫助別人是理所當然的。

 友利一定也會像以前的我那樣這麼想。

 只是,我覺得一個人過於勉強的話也是不對的。

 (從這種意義上,確實是必要的)

 能夠讓友利敞開心扉,建立深厚聯繫的對等的人。

 但是——。

 「重點學校的學生和我這種前不良可不搭」

 「你不是和我相處得很好嘛!而且過去的事情只要不說不就不會暴露嘛?」

 是這樣麼。

 無論如何掩飾,過去總有一天都會浮出水面。

 要是和友利搞好關係之後,我的真面目暴露了的話……。

 (會給友利也添麻煩的)

 到那時,友利會怎麼想呢?

 「——那傢伙和我只會是同班同學而已」

 我用小到千冬聽不見的聲音這麼對自己說道。

 那天晚上和千冬通完電話之後,我也沒有心情去看友利的隱藏賬號了。

第八話 發生在某個雪天的故事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