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話 優等學生與問題學生,雨天與罐裝咖啡

第一卷  第二話 優等學生與問題學生,雨天與罐裝咖啡

 【嗨,前輩!】

 星期日,晚上十點半。

 正在自家公寓裡伏案學習的我收到了這樣的一條私信。

 【今天的“你花”看了嗎?】

 【還沒】

 【誒——快點看啊——作畫超神的!】

 發私信的人……就當ta是後輩醬吧。

 從私信中就能明白,ta是個阿宅。

 【女主胸部描繪得格外賣力笑死人了!】

 更正。

 Ta的阿宅症狀已經是晚期了。

 【『只為你獻上花束』可是健全的百合動畫。會對胸部的作畫爆笑不已的只有你一個】

 【唔哇,百合豚特有的高見】

 【我不是豚。只是喜歡角色之間的友情描寫而已】

 【啊——那種普通的男女組合前輩你也是喜歡的嘛】

 【話說你對百合動畫沒什麼興趣的吧】

 【呀,話是那麼說】

 幾秒鐘之後,一張動畫角色的圖片從私信裡被髮了過來。

 是“你花”的女角色之一,九重艾莉卡。

 【我是艾莉卡碳推♡】

 【你還是那麼地喜歡紅髮角色啊】

 【她的魅力可不止頭髮哦!?艾莉卡碳雖然是個不良,但是會在女主角面前展現出嬌羞的樣子……對了!機會難得要不要現在一起看最新話!?我剛好也想再看一遍!】

 【不……】

 【啊。難不成在學習?】

 【沒那回事。我也剛好打算看了】

 不禁撒了個謊。

 雖然很想集中精力學習,但難得好朋友邀請我了。

 這裡應當要優先友情。

 當然後輩醬並不會到我的家裡來,所以我們只是在同一時間用配信網站進行觀看而已。

 【……抱歉。打擾到你學習了】

 【暴露了嗎】

 【暴露了。我知道前輩的為人的。你肯定是在照顧我吧?】

 【不,想看“你花”是真的。看梗概,這次是日常回吧?按道理來講下週就應該是嚴肅回了】

 【誒!?你怎麼知道?】

 【因為就人類的心理而言,幸福之後來臨的不幸會讓人更為痛苦。先給觀眾展示日常生活讓他們感到幸福,再進行嚴肅情節的展開,就能帶來衝擊感了。所以這次我也想盡情地品味那幸福的感覺。為了下週的地獄做準備】

 【能不能不要預測得像是在劇透似的!?】

 立刻回覆的後輩醬像是在說“頭腦靈活的人真是的~!”

 太好了。

 拿著手機感到很抱歉的我試圖通過對話來改變氣氛,好在似乎是順利解決了。

 【啊,稍等一下。機會難得,我去拿可樂和甜食】

 【誒,好羨慕】

 【你瞧】

 【哇,不要深夜放毒啊~!?】

 我剛把可樂和冰淇淋的照片發過去,後輩醬就發出了悲鳴。

 【而且那是哈根吧!真好啊,我家父母很嚴厲,深夜零食什麼的完全NG】

 【這就是獨居的特權】

 話雖如此,我的父母也並非不嚴厲。

 倒不如說是太嚴厲了。

 雖然沒給後輩醬說過,但我出生的鍵坂家也算是個名門望族。

 可以說“某個”行業之中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聽好了,君孝。既然出生在鍵坂家,你的未來就已經註定了』

 腦海中回想起的是父親嚴厲的話語。

 作為鍵坂本家的次子長大的我,從懂事起要學的東西就多達兩位數,被教育要對所有親戚和父母的周圍人表現出親切的態度,被強迫性地持續灌輸構成名門齒輪的哲學。其結果,如果用非常經典的表達方式來說的話……。

 我叛逆了。

 而且做得相當明顯。

 (現在想想,這完全就是適得其反啊)

 就好比是一個被當作虔誠的基督教徒撫養長大的孩子,因為厭倦了上帝的教誨,就變成了一個崇拜死亡金屬的搖滾音樂家似的。

 然後鍵坂君孝就被父母趕出了家,一個人住在了一廚一臥的廉價公寓裡。

 【前輩,準備好了嗎?】

 【啊,久等了】

 我的目標是不回鍵坂本家的獨立生活。

 所以為了將現在借用的生活費全部歸還給本家,為了能在將來靠自己的能力在現代社會中生存下去,我每天都在努力學習,為了進一所儘可能好的大學。

 只是,沒必要把這麼複雜的事情也告訴後輩。

 深夜就要和宅友一起盡情享受動畫。

 我們需要的是碳酸飲料和甜點,而不是不愉快的家庭情況,不是嗎?

 #

 現在是深夜0點。

 原本鑑賞完你花的最新話,大致聊完感想之後,今晚的觀看派對就結束了的……。

 「……無法接受」

 在推特的時間線上,與後輩醬相似的意見有很多。

 也就是說比起故事,大家都更關注作畫。

 嘛,你花也是福利鏡頭蠻多的作品,我倒也無所謂了。

 (難得我還推薦了)

 我想起了就在兩天前發生的事情。

 『吶,動畫那麼有趣嗎?』

 休息時間,我在教室裡看著動畫,友利這樣問道。

 『當然。本季度最推薦的是你花』

 『嗯哼。嘛,我是絕對不會看的』

 『啊?那你問什麼?』

 『我想知道看了什麼東西才能變成像鍵坂君你這樣的陰角的』

 『我也想知道。你是被我殺了父母還是兄弟姐妹嗎?』

 然後我不小心地煽動了她。

 我說,“嘛,你肯定不懂它的有趣之處了”。

 「總覺得,又給她提供了一個可以毒舌的素材」

 我看了你喜歡的動畫哦?

 但是,你知道嗎?

 三次元的女孩子胸部是不會有那麼大的彈性的哦?

 我感覺自己會被這樣嘲笑。

 「噢」

 這樣想著的我檢索著你花的相關感想,然後就發現了能引起我共鳴的意見。

 《角色之間的關係性很好! #你花》

 《女角色們就像是搭檔一樣,喜歡~! #你花》

 《雖然是第一次看,但感覺很有趣! #你花》

 我不禁做出勝利手勢。

 什麼啊。原來也是有對故事本身發表好評的觀眾啊。

 這麼想的我就感覺有些高興了。

 《只是,我覺得三次元的女孩子胸部是不會有那麼大的彈性的 #你花》

 「……總感覺像是某位班長會說的話」

 不對。

 那句話是我腦內的友利梓說的。

 (話說第一次……難道是從最新話開始看的嗎?)

 賬號名是tomochan。

 關注數和被關注數都是零。

 你花放送之前的推文是,

 《試著看看K君給我推薦的動畫吧》

 「什麼啊,是朋友推薦的啊」

 看來我和那個K君似乎很合得來。

 我這樣點了點頭,然後繼續看了下去。

 《想和K君聊感想》

 《但一下子就聊動畫的話會讓他感覺奇怪的》

 《因為我肯定被K君討厭了》

 「嗯?」

 《在他面前總是不能坦率,忍不住就出言刻薄》

 《你或許覺得是我討厭你……笨蛋。

 我只是因為周圍人會嫉妒所以才那麼做的》

 《要不是我超級喜歡你的話,就不會和你說那麼多的話了》

 「……感覺這人好青春啊」

 看著如此吐露煩惱的推文,我不禁這樣自言自語。

 話說K君你也太招她喜歡了吧。

 我都有些羨慕了。

 「好了。 加油吧,tomochan」

 只要你坦率起來,K君也一定會注意到你的。

 或許是因為她也喜歡上了你花,感到高興的我不禁像這樣表達了支持。

 嘛,這種陌生人的戀愛故事在SNS上隨處可見就是了。

 明天就會忘得一乾二淨。

 #

 「鍵坂君。你之前推薦的動畫,我打發時間的時候看了下」

 然而。

 次日,我就經歷了一段永生難忘的對話。

 「因為動畫是無罪的……我感覺角色之間的關係性很好」

 「誒」

 「女角色們就像是搭檔一樣」

 「……」

 「雖然是第一次看,但還算有趣吧」

 「……」

 「只是,我覺得三次元的女孩子胸部是不會有那麼大的彈性的……不是,你怎麼看上去一臉吃驚?」

 在放學後的圖書室。

 窗外突然傳來陣雨的聲音。

 不巧沒有帶傘的我決定翻開參考書學習等雨雲散去,就在這時,友利朝我搭話。

 「我當然會吃驚了。學院第一的優等生居然會看動畫」

 而且剛才的感想還特別耳熟……我帶著非常不祥的預感問道。

 「難不成你是來和我說感想的?」

 「你撞到頭了嗎?你是怎麼樣才能擁有自我意識如此過剩的思維的呢?」

 「那你來幹嘛啊」

 「還有點時間就想著看會兒書。然後就……」

 「我在這裡?」

 「不。只是有一個成績第一但學級委員的活完全不幹的朋友很少的可憐陰角式生物在而已」

 那不就是我嗎。

 面對今天也是對我一陣謾罵的班長,我開始了迎擊。

 「我來猜猜那個生物的學名吧?是鍵坂君孝吧?」

 「哇,完全正確」

 「不,不正確」

 「啥?什麼不對?」

 「友利你的態度。你現在對同班同學的惡語相向怎麼想都是不正確的。大家的朋友同學」

 「我說,要不你就長眠於此吧?葬禮的時候我會給你放動漫歌曲來代替佛經的」

 「你才是去見上帝吧。我會給你的墳獻上你花的亞克力立牌的」

 我用諷刺回應友利的口頭攻擊。

 在名為圖書室的擂台上進行的是日常的互相諷刺之戰。但是,

 「然後呢」

 友利栗色的波波頭搖曳著,神情緊張地坐在了對面。

 「鍵坂君你怎麼覺得?」

 「什麼?」

 「你花。既然是你推薦的,說下感想是最基本的禮儀吧?」

 「……。知道了」

 「誒……真的?」

 「不過,稍微等下。想喝點東西,我去買一下」

 「啊,圖書室裡禁止飲食的。在外面喝完再來哦,問題學生君」

 「好好好知道了,優等生同學」

 我戴著名為平靜的面具走向走廊的自販機。

 (怎麼可能)

 雖然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但我還是用手機看了一下昨天發現的那個賬號。

 最新推文是,

 《太好啦啦啦啦啦啦!和K君說上話了!!!!》

 《而且還是放學後的·圖書室!不好!太青春了!》

 《這是什麼瘋狂到要死的幸福~!要出來了!腦袋裡的血清素(注:血清素,又稱5-羥色胺,具有調節心情、食慾和睡眠的功能)要大量分泌了!》

 冷靜冷靜。

 再怎麼說這也不可能是形象差別過大友利本人——

 《K君的自動筆,真好看~》

 「!」

 tomochan的賬號上投稿了一張照片。

 是一支放在桌子上的自動筆。

 那黑色的簡單設計我可記得太清楚了。

 「來真的啊?」

 我盯著圖片裡的自己的自動筆,『大家的朋友』又發了一條《但是,難得要學習的話,邀請我一起不好嗎》的推。

 #

 「啊」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

 因為喜歡的罐裝咖啡(順帶一提友利應該也是喜歡的)已經賣完了的我喝著茶,這樣嘆了口氣。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10分鐘。

 在整理好心情之前,我不想回圖書室。

 「你看你看!之前的視頻!」

 「等等,這不是友利同學作為外援出場的時候嗎!?」

 走廊裡傳來陌生男女的對話。

 「對!女籃的練習賽!很強的吧!?面對強校對手,梓學姐在比賽結束前拿下三分取得了逆轉的勝利!」

 「真的!?她都不是部員啊」

 「但說實話她的動作比正式隊員都要好,作戰計劃只是當天一聽就全懂了……啊~好想讓她正式加入啊~!」

 「不行的吧。友利同學運動和學習都很好,所以有很多人來找她幫忙的。而且我悄悄告訴你,聽說她有喜歡的人」

 「啥!?梓學姐她!?」

 「所以她才既不入部也不參加學生會,還拒絕了別人的表白」

 「你這麼清楚啊。啊,你也喜歡梓學姐嗎?」

 「什、不、不是!我……!」

 「我懂的~。那個人和人很親近,所以只要和她說上話的話就會誤以為『沒準自己有機會和她交往!?』呢~」

 「唔,但迄今為止沒有人成為她的戀人吧!」

 「或許真的是有喜歡的人了」

 「……可惡。能讓那位友利同學墜入愛河的究竟是哪位混小子啊」

 男生的聲音充滿了羨慕。

 我也知道有這樣的傳聞,但一直以為是毫無根據的流言蜚語。

 直到看到剛才的推文之前。

 如果平時的惡語相向是為了掩飾,寫在這裡的推文才是友利的真心話的話……。

 《K君,還不來嗎~》

 完全不知道我正處於困惑之中的友利似乎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

 《沒準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

 《我都熬夜學完你花全集內容了!》

 《啊,但是還得去茶道部當外援,就不能聊太久了》

 「茶道部的外援是做什麼的啊」

 我不禁無奈地笑了。

 好像茶道部裡全都是女生。大概只是以外援為名把『大家的朋友』叫去開女子會而已吧?

 「嘛,也剛好」

 接下來有事的話友利也就無法久留了。

 於是,我決定一邊望著下個不停的雨,一邊在空教室裡殺時間。

 鍵坂君孝有著與目標相稱的規則。

 在學院裡不與任何人產生聯繫。

 戀愛當然更不用說。

 當然,除了為了自立而想要集中精力學習,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原因。

 尤其是,我不能和友利梓縮短距離。

 所以我才會每天用諷刺回應她。

 「啊,梓學姐喜歡的應該是同班的副班長吧?聽說他倆經常在一起聊天哦?」

 「啊?那不可能。我可是聽說那個社交障礙的混蛋陰角書呆子可是被友利同學很嫌棄的啊?」

 真抱歉啊,我是混蛋陰角。

 我一邊聽著走廊裡的對話,一邊等待著。

 時鐘的指針顯示我離開圖書室已經三十分鐘了。

 (差不多她該等得不耐煩回去了吧)

 但是,我到底還是有些罪惡感的。

 一想起剛才的那些充滿期待的推文,我就感覺相當抱歉。

 「!」

 ……假的吧?

 來到圖書室前往裡面瞅了一眼,友利還在裡面。

 「不不不,你不是要去當茶道部的外援嗎?」

 我不禁躲在門後,這樣喃喃自語。

 然而,一瞬間展現在“沒辦法,還是再去殺一會兒時間吧”這樣想的我眼中的光景,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寂寞地看著紅色手機的友利梓。

 她的表情明顯充滿了不安。

 (不,不能同情)

 回憶規則。

 我只要會學習就夠了。

 就算被人罵是個人主義者,但只要能保持第一就夠了。

 《……K君,怎麼了呢?

 不會是突發疾病倒下了吧……?》

 但是,我還以為她會像往常那樣用言語化為拳頭給我來一發呢。

 可發在隱藏賬號上的,卻是對像我這樣的陰角的擔心。

 「——友利梓你這人也太好了吧」

 我這樣喃喃自語,然後沿著走廊往回走。

 我追溯著記憶。剛才沒看到有賣。如果說校內有哪裡能買到的話——。

 #

 「抱歉,久等了」

 跑回圖書室後,我向友利道歉。

 「……!……好慢」

 「抱歉」

 「感謝我堅韌無比的忍耐力吧?我祈禱了一百多次要你因為水分攝入過量而被送進醫院」

 不不不你剛才很擔心的吧,全都暴露了哦?當然這話我肯定不能說,而是繼續道著歉。

 「話說你怎麼溼了?該不會是去雨裡玩了吧?」

 「雖然不是,但這回你可以盡情罵我」

 「……啥?你在說什麼。這可不像平時的你啊。難不成你有感到很抱歉?」

 「啊。所以,這個」

 「?罐裝咖啡?」

 「請你的。雖然用130日元賠罪有些太便宜了」

 沒錯,不管她的動機如何,但友利都表現出了期待的樣子。

 為了和我聊共同的話題。

 通宵學習平時不看的動畫。

 恐怕還給約好的茶道部的朋友們發了去不了的聯絡。

 (剛才還想著『經受她的言語之拳好了』呢)

 不過我做的事就算真的被打一頓也沒什麼奇怪的——。

 「——只有這一次哦」

 友利一邊嘆著氣,一邊接過了我的罐裝咖啡。

 「沒辦法,就原諒你吧」

 「!?真的?」

 「別誤會。只是因為你要是一直道歉的話會引起圖書室裡全員的注意,然後讓我困擾而已。話說,為什麼選了罐裝咖啡?」

 「呀,你不是喜歡這個嗎?」

 「誒……」

 「你不是經常和這個罐裝咖啡嗎。而且今天的友利看上去……有些睡眠不足」

 畢竟不能說因為她熬夜了,所以只好這樣搪塞過去。

 「但是,這個咖啡是……啊!」

 友利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看著我被雨淋溼的校服。

 「莫非你是冒雨為我買的?」

 「什麼事?」

 「別裝傻。校內只有兩個地方賣這個。一處是圖書室前面走廊上的自販機。一處是體育館旁邊的自販機。而走廊那邊的已經賣完了」

 「不愧是優等生,記憶力真棒」

 「你也不賴吧。只是,連傘都不撐就去買什麼的……」

 孤僻君真是笨蛋呢。這麼說的友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去哪?」

 「這裡禁止飲食,我去外邊喝。我回來之前給我等著。要是走掉的話絕不原諒。我會追上你然後把你的後腦勺當成空罐的靶子的」

 友利拋下這樣格外可怕的話之後,就走出了圖書室。

 (還在生氣嗎?)

 雖說是喜歡的牌子,但罐裝咖啡果然還是太便宜了嗎。

 這麼想的我看了眼那個隱藏賬號。

 《唔呀呀呀呀呀太好了哦哦哦哦哦!》

 啊,太好了。

 看來友利並沒有生氣。

 《他回來了,K君他回來了……》

 《而且還坦率地給我道了歉!什麼情況!?突然嬌起來了是什麼情況!?簡直要尊死了!》

 《他還記得我喜歡的咖啡~!》

 「你是被飼主誇獎了的忠犬嗎」

 她現在的喜悅就像是把作為獎勵的玩具興奮地埋在地下一樣。

 就像是在炫耀一樣的詳細的實況報道。

 總覺得光是看著就喜笑顏開了。

 「拿著,給你借了毛巾。要是被你說都怪我才感冒了的話也很麻煩……不是,你一個人在那笑什麼呢?」

 五分鐘之後。

 面對直直地瞪著我的友利,我敷衍著說道「沒什麼」。

 「哇,你看你看那邊!」

 「假的吧!?為什麼友利同學會和那種傢伙……!」

 從圖書室入口處傳來剛才那對男女小聲的交談聲。

 雖然有感受到驚訝且羨慕的眼神,但不巧我沒有時間去管那些。

 我知道了『大家的朋友』的隱藏賬號。

 雖說謎團和問題其他還有很多,但現在還是討論共同的話題吧。

 圖書室裡禁止飲食。

 所以當然沒有可樂也沒有甜點,但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可以度過一段愉快的時光。

第三話 午餐要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