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幕

第一卷  終幕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鏗。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鏗。

 奇妙的聲音輕快地響起。夜市街中成排的燈籠高高掛,神奇的聲響嘹亮地傳遍溫暖的夜色。然而那調子就像跑調的歌聲,又顯露出幾分哀傷。

 咚卡隆咚,聲音響個不停。

 也許是被這個聲音吸引了吧,一位少女停下腳步。

 「……啊」

 她是弓兒。

 她愣怔怔地凝視那形狀奇特的手搖式八音盒。

 受過調教的猴子一直搖著搖桿,八音盒一直用相同的曲調唱著歌。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鏗。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鏗。

 過去,她曾在這裡拉起皆崎徹的手拔腿就逃。

 回憶起那令人懷念,如夢似幻的日子,弓兒落下淚水。

 「皆崎的,徹啊」

 在那之後過去了漫長的時光。

 她把圓禮帽抱在胸前,一直哭個不停。但是地獄的獄卒委婉的趕她走,她便東倒西歪地離開了那裡。常世之神絕不會理會被斬去尾巴的狐狸。她一路徘徊,平安地來到了外面。尾巴的痛讓她顫抖不已,她抬頭看向天空,那裡晴空萬里,太陽亮得發白。明明重要的存在不在了,世界卻依然繼續運轉。

 就這樣,弓兒不再是偵探的助手,成了孤身一人。

 她迷失了活下去的目標,在各地彷徨。

 她在海邊遇到了人魚。

 碧沒有被垂釣者釣走,依然活著。她聽說相隔甚遠的家人們好像也都活蹦亂跳。不知道出於何種意圖,她的姐姐翠定期就會向大海撒花。

 她聽了弓兒講過之後,憐憫地搖搖頭。之後她想了想,對弓兒說

 「我不能為你做什麼,但我覺得能夠守護自己心愛的人,這對那個人來說應該是幸福吧」

 茉莉奈和丈夫一起留在醫院裡工作。

 聽說馬戲團的人們也在如火如荼地繼續經營,說是『不死的件』掙得的資金都能維持他們一百五十年了。愛子和團長已經制定成立家庭的計劃。

 在茉莉奈的指引下,弓兒來到了件的——她孩子的墓前。嬰兒生下後便作出預言,沒過多久就去世了,葬在了醫院後面日照不錯的地方。

 母親對祈福的弓兒說

 「如果沒有生下來,連死都死不了。我覺得,他活得十分深刻」

 山姥當了妖怪旅館的前台接待。

 顧客離譜煩人又傲慢的投訴,都被她那平靜的笑容逐一化解。看來這是屬於她的天職。山姥靦腆地微笑著表示,山下過得也挺開心的。但是,她說她不會忘記鬼,永遠都不會忘記。

 「我們是被他保護下來的,正因如此我認為,我們必須得活下去」

 據說美麗的女人又進行了一次整形手術,儘量還原成了過去的容貌。

 她靜靜地表示,這是為了跟過去自己做個了斷。她按當初說的,住在了尼姑庵裡。這裡是個又安靜又溫馨的好地方。她向其他僧尼介紹弓兒之後,給弓兒沏了茶。然後,她用平靜的口吻說道

 「不論多麼痛苦,還請你繼續前進。不斷行善,一定會有善報」

 「……善報嗎」

 現在,弓兒咬住嘴唇。

 今天的表演也從世物小屋板子的縫隙透了出來。看來今天展覽的是絡新婦。弓兒望著那怎麼看都是假貨的八隻腳,心裡搞不懂人類看這種玩意究竟有什麼可開心的。上次感到開心,依舊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然後,她就像唱著歌一樣,說道

 「啊啊,好空虛啊,一切都好空虛了。你不在了之後」

 「絡新婦嗎……」

 此時她聽到了聲音。

 那個,懷念的聲音。

 弓兒戰戰兢兢地抬起頭,

 她感覺心臟差點不跳了。

 * * *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鏗。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鏗。

 咚卡隆咚,聲音響個不停。也許是被這個聲音吸引了吧,一位青年停下腳步。

 青年叼起煙桿,吸了口煙又吹出來,說道

 「人類今天依然在說謊啊」

 這幸福

 這奇蹟

 這喜悅

 無可描述。

 弓兒不明白了。但她張開顫抖的嘴,把心底的話原原本本地擠了出來

 「喂,木頭人!可愛的本姑娘一下子不盯著,你這廝馬上就這樣了。別再傻傻盯著啦!當心人家強收你的參觀錢!」

 「喔?你是哪位?為何突然這麼親近地……」

 青年不解,腦袋一歪。弓兒看到他的眼睛,絕望了。

 看來,青年絲毫沒有關於她的記憶。

 但是,那身陳舊的西裝,那頂高禮帽,那端正和善的面孔,絕對錯不了。

 他是皆崎徹。

 她就是她的搭檔,『魍魎偵探』,她曾經失去的人。

 少女一把抓住青年的手——

 「別廢話了,跟緊本姑娘!這種時候走為上計!」

 像野獸一樣飛快地奪路而逃。弓兒腳下木屐的聲音和皆崎腳下皮鞋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二人剛剛離去,厚顏無恥的店主就從小屋裡出來了。少女和青年千鈞一髮逃過一劫。店長掄著粗壯的胳膊大聲吼來

 「混賬東西!看了我家的貨就給我把錢留下!是給你白看的嗎!」

 弓兒沒有理會,只顧往前衝。皆崎也提高了速度。

 二人不消片刻別便把店主甩在了後頭。

 然後,他們停下腳步。

 夜市街已在身後很遠。回過神來,周圍被籠罩在濃密的黑暗之中。

 這片地方連路面都沒有得體的鋪裝。少女把小石子踢飛,說

 「喂,皆崎的徹啊」

 「您究竟什麼意思……我的記憶還很恍惚,只能確定我是『妖怪偵探』……您是不是……認識我呢?原來有人認識我啊。怎麼辦呢」

 皆崎苦惱起來。

 弓兒頓時明白了一切。能夠辦到這種事的人只有一個。

 只有常世之神。

 皆崎徹一死就無人有資格接替閻魔大王之位。

 所以,神赦免了皆崎『說謊』的罪。

 於是,他現在死而復生了。

 但是,皆崎的記憶被抹消得一乾二淨。

 為了保證這次一定讓他成為閻魔大王。

 (混賬玩意)

 弓兒在心中咒罵,攥緊拳頭,咬牙切齒地心想。

 (什麼鬼神明,吃屎去吧)

 這一刻,弓兒下定決心。

 一定要把『弒神』完成到底。

 然後,把強加在皆崎徹身上的狗屎命運徹底打破。

 她堅定了心中所想。但是,現在不是去管那種事的時候。

 弓兒擦掉淚水,張開嘴,儘量開朗地說道

 「本姑娘名叫弓兒!叫我弓兒小姐吧!」

 「弓兒、小姐……總覺得,好像在哪兒聽過」

 「從今天起,本姑娘就是你的助手了!」

 「可是,這是『妖怪偵探』的助手啊」

 「蠢貨!『妖怪偵探』這種寒酸名字別叫了,別叫了!你是」

 弓兒深吸一口氣,懷著萬千感慨笑逐顏開,大聲說了出來

 「『魍魎偵探』,皆崎徹啊!」

 皆崎猶豫了許久。

 但是,弓兒向他伸出手,他自然而然便握住了弓兒的手。

 就像過去一直以來那樣,他和她一起邁出腳步。

 弓兒緊緊牽著他的手,一邊走一邊唱歌似的說

 「我們要永遠永遠在一起啊,皆崎的徹啊」

 「……嗯,就這麼定了」

 「你這傢伙,沒了本姑娘就什麼都不行啊!」

 「嗯,說的沒錯呢」

 一定,就是這樣。

 皆崎喃喃細語。

 二人邁出腳步。

 哪怕漫長

 哪怕艱險

 他們依然攜手同行。

 就這樣,故事還將繼續。

 『魍魎偵探』,今宵依舊不說謊。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