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 隱藏頭目,降臨,世界末日

第四卷  第八章 隱藏頭目,降臨,世界末日 那個浮在半空中,而且還在逐漸上升。

 那個的背上有著羽翼。照理來說,通常會持續流動,而且也是無形無色之物的魔力會凝聚成形的現象是極為罕見的。

 總共六對十二片的黑色羽翼,一方面不停扭曲變形,一方面逐漸增大。達到了即使從遠處觀看時看得到羽翼也無法看見位於正中央,有著人類般外型的那個的地步。

 那個的頭上有著環。同樣完全呈現漆黑的圓環層層疊疊,宛如土星環般往外擴張。

 將之稱為天使未免過於邪惡,稱之為惡魔的話則太過神聖,稱為神的話又褻瀆到極點。

 雷姆列斯軍就在那個附近。眾人就只是眼睜睜看著那個的羽翼持續伸展,圓環變得越來越大。

 沒有人逃跑。因為,不論理解力再怎麼差的人都還是會了解到,不管逃到哪裡都沒有意義。

 沒有人發出驚叫。因為,從肺部吐出空氣讓聲帶振動的行為毫無價值可言。

 沒有人交談。因為,大家都想著同一件事,已經不需要再特地透過對話取得他人認同了。

 沒有人寫遺書。因為,就連留下遺言的對象肯定也將一併消失。

 沒有人挺身而戰。理由無庸贅言。

 與其稱之為絕望,說是認命應當更為貼切吧。不管做什麼都是白費力氣,面對這個現象,除了接受之外別無選擇。

 那個的四周變得鴉雀無聲。即使是現在,雷姆列斯的軍人們望著的那個也依然在不停變大。

 黑色羽翼不停往上延伸,圓環則以水平方向朝全方位伸展,持續變大。十二片羽翼達到某個高度後,動態轉變為像是要罩住整個星球一般。黑色圓環持續擴展,彷佛要覆蓋全世界天空……

 全世界都能觀測得到黑色羽翼與圓環。世界各地都陷入慌亂。直覺敏銳者、感受靈敏者,看到這個神秘現象後就已經想像出了那個的存在,就此墜入絕望深淵。

 ◆ ◆ ◆

 巴爾夏恩王都。

 幸好今天是陰天,所以看不見薄翼。然而,人們還是看得到位於雲層下方,雖然很薄卻持續擴大的圓環。

 在居民們對浮現於空中的條紋感到不安時,王城內部正忙於掌握事態。

 各部會提出的第一份速報已經送到了國王手中。領王國俸祿的天候專家表示,現有記錄中找不到類似的現象。雖然他會再次重新審視記錄,但是多半無法發現任何有用的參考資料。

 這時,宮廷魔導師長也奉召來到了國王之處。勉強鞭策老邁之軀儘快趕來的魔導師長,一邊調勻呼吸一邊提出自己的見解。

 「現在的情況多半是龐大魔力從西往東流,覆蓋住整個天空之故。原因應當位於西方。」

 國王從辦公室的窗口往外看,發現浮現於空中的條紋確實呈現出分隔東西的走向。

 「原來如此,魔力流嗎……根據來自王都外的報告,在雲層上方似乎看得到巨大物體。那個物體是黑色,外表看來像是葉片或羽毛,那個也與魔法有關嗎?」

 「因為臣沒有目睹,所以不敢說得太過肯定,不過多半沒錯。」

 「黑色的魔力……我無論如何都會聯想到那個女孩哪。」

 「不可能。以規模而言,這個現象已經超越了國家的範疇,縱使她確實超乎常人,實力多半也尚未達到如此境界。」

 高齡的魔法師認為,這個現象的根源肯定來自於超出人類理解範圍之外的事物。憑人類之力無可抵禦。

 這時,另一個人進入了國王辦公室──負責維持治安的騎士團成員。

 國王跟宮廷魔導師長的談話因而暫時中斷,國王下達「提高警戒,避免有人趁亂犯罪」等指示。

 變得無事可做的宮廷魔導師長望向空中的詭異紋路,打了個寒顫。

 ◆ ◆ ◆

 位於遙遠之處的另一座大陸,在因為時差而正值夜晚的某處,有位盲目劍豪察覺到了異變。二十四小時都活在黑暗世界之中的他,感覺到了更加深沉的黑暗。

 「這樣啊……一切都要結束了嗎。」

 「師尊?您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你早點睡吧。」

 「是!我會為了明天的修練好好休息的!晚安。」

 盲目的劍士一邊憑著過人聽覺聽著徒弟的心跳聲遠去,一邊思考明天的授課內容。

 「前提是……真的還有明天的話。」

 ◆ ◆ ◆

 某座市鎮的教會尖塔上。

 暗之神一邊看著世界末日景象一邊對光之神發牢騷。

 「所~以~說!我不是說過應該要儘早殺掉她的嗎!不知說過多少次了!」

 「神的職責是守望人類。不是殺害人類。我會不厭其煩重述這句話。」

 「看到這副慘狀之後,你竟然還說得出那個是人類,讓我懷疑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她是人類,是我所珍愛的人類。人類的糾紛就該交給人類自己去解決吧?」

 覺得對方完全無法溝通的雷穆嘆了一口氣。事態早已超過了神能介入的領域。

 掙扎已經毫無意義,靜觀是此刻唯一的選擇。或許的確如同薩諾所說,只能期待人類自救了吧。

 「拜託你囉,大哥哥。」

 「面對這種情況,至少應該用名字稱呼對方吧?」

 「薩諾你給我閉嘴!話說回來,你也沒比我好多少,連這種時候也還是不想改變自己的信條嗎?」

 「雷穆請保持安靜。」

 ◆ ◆ ◆

 接著是少了領主的多克尼斯領地。

 萬里無雲的晴空成為弊害,這裡的人們因而將一切盡收眼底。

 領主宅邸中有許多人為了掌握事態而東奔西走。恐慌傳遍市鎮各處。在這樣的情況下,唯有一個人依然保持著一如往常的冷靜態度。

 「尤蜜拉小姐又~做出誇張的事了呢。」

 「艾蕾諾拉小姐!原來您在這裡嗎。請儘快前往安全場所──」

 某個女僕向漠然地仰望著天空的艾蕾諾拉攀談。

 雖然艾蕾諾拉聽到了女僕叫自己逃命的話語,不過她還是留在原地望著窗外。

 「面對這種狀況,請問還有哪個地方是安全的?」

 「……的確。」

 艾蕾諾拉一針見血的發言讓女僕愣住了。

 「現在這個,我怎麼想都覺得肯定是尤蜜拉小姐弄出來的,所以大可不必那麼害怕喔。」

 「果然是尤蜜拉小姐嗎?害我以為世界或許就要毀滅了……還是得相信尤蜜拉小姐才行呢。」

 不,還是會毀滅。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世界肯定會就此消失。艾蕾諾拉原本差點老實說出內心想法,但是她轉念一想,覺得大可不必在這種時候再挑起更多不安,所以保持沉默。

 艾蕾諾拉十分信任尤蜜拉──她深信,對尤蜜拉來說,為了證明自身實力,毀掉一兩個世界根本算不了什麼。

 然而,艾蕾諾拉依然毫不焦急。因為她想起了另一個信任程度不下於尤蜜拉的人。

 「希望派翠克大人來得及阻止……我在這裡再怎麼想也無濟於事吧。」

 ◆ ◆ ◆

 回到「那個」附近一帶。

 雷姆列斯的軍人們親眼目睹了那個。他們此刻多半覺得世界各地抬頭仰望天空,內心充滿不安的人十分幸福吧。

 聽不見任何聲響的世界末日中心所在地。

 派翠克•阿修巴頓高聲喊出那個的名字。

 「尤蜜拉!」

 對於他的呼喚,那個沒有任何反應。

 「尤蜜拉,你聽得到嗎!是我!派翠克!」

 派翠克在雷姆列斯軍隊伍的縫隙間穿梭,埋頭往前跑。

 雖然有些士兵聽到這個名字後想起對方是邊境伯家的人,不過都沒有什麼反應。相較於半空中的那個,敵方某人位於此地根本無關緊要。甚至有人懷著「這種時候竟然還有人在白費力氣啊」的想法,對派翠克投以同情的眼光。

 因為那個對自己的呼喚毫無回應,派翠克情急之下飛離了地面。

 他操控風魔法,飛近浮在空中的那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要是你真的討厭成這樣的話,不辦結婚典禮也沒關係──」

 派翠克來到大約位於地面與那個中間的高度時,黑泥從天而降。整片天空佈滿黑泥,無數的黑泥。

 派翠克的直覺警告他絕對不能沾到這些黑泥,即使只是些微也不行。

 光是閃躲黑泥就讓派翠克無暇旁顧,在他拼命閃避的期間,人也已經被壓回到了地上。

 派翠克仰望空中確認黑泥來源──當然就是那個。黏稠的黑色物體不停從十二片羽翼與背部相連處泉湧而出。

 噗噠、噗噠……奇妙的是,重重墜落在地,發出詭異聲響的黑泥始終沒砸到任何人。

 派翠克原本以為黑泥會就此緩緩沉入地面,但是似乎並非如此。從天而降的無數泥團宛如擁有意識般開始活動。

 因為沒有光澤,看起來像是泥巴的那些物體,或許具有類似軟泥怪的特質。然而,以軟泥怪而言,動作又未免過於獨特。

 那些物體的形狀一直在改變,往上伸展後不久就垮了下來,往旁邊伸長後也癱掉……那些不定形物體持續蠢動,宛如在尋找某個特定的形狀。

 「這樣看來……或許這次真的沒救了哪。」

 面對眼前這個比想像中的地獄更加駭人的光景,派翠克打從心底認為世界很可能真的就此毀滅。只要尤蜜拉有心,即使是世界末日也能輕鬆引發。

 面對如此絕望的狀況,派翠克再次縱身飛往空中。

 他以盤據在天空中的那個為目標,持續往上飛。

 「尤蜜拉!不管多少次,我都會──」

 然後,他墜落在地。

 「……怎麼回事?」

 他原本正以風魔法讓自己上升,而且應該也已經來到了相當高的位置才是。

 然而,下個瞬間,他驚覺自己撞進了地面。派翠克並不是被彈回來,他確定自己本來朝著上方飛行,但是一回過神就發覺自己往正下方猛衝。

 為了確認究竟是怎麼回事,派翠克撿起一顆小石頭,將之扔向空中。

 原本筆直朝著天空飛去的石頭,達到某個高度時,軌跡突然轉為水平。上、右、下、上……石頭以看來不具任何規則的路徑四處亂飛,不久後,飛行路徑變成曲線,速度也慢了下來。

 石頭以速度逐漸變慢的狀態下墜,在派翠克眼前驟然停止。隨後,石頭開始加速朝上飛,再次以不規則路徑在空中飛舞,最後重新掉回他面前。

 石頭落地後彈跳了幾次就停了下來,動作符合正常物理法則。

 「空間扭曲了嗎?」

 就石頭的主觀而言,它或許只認為自己被拋出去之後朝正上方飛行,不久後在重力的影響下掉回原地而已吧。

 派翠克心想,要是「那個」附近一帶的空間真的已經扭曲得亂七八糟,自己剛才墜落之事也就說得通了。

 想抵達她身邊的話就必須突破毫無規則可循的瘋狂空間──瞭解到這個令人絕望的事實後,派翠克漠然地仰望天空。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一旦空間扭曲,即使是光線也無法筆直前進。雖然現在可以看得到她,但是因為光線已經沿著扭曲改變方向之故,所以她未必真的位於現在看起來所在之處。

 陷入絕望的派翠克,聽到身旁傳來有氣無力的聲音。

 「做什麼都沒用了啦,早點放棄吧。」

 「亞莉西雅……」

 派翠克想起了這個本來應該被幽禁在王城的女孩剛剛在場之事。

 眼神黯淡無光的亞莉西雅再度開口。

 「咦?我覺得你好像有點眼熟……?算了,反正已經不重要了。」

 「對了,在尤蜜拉變成那樣之前,最後跟她談過話的對象應該就是你吧。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原因就是我造成的。雖然或許是我的錯,不過,反正連譴責我的人應該也會在不久後消失,現在才反省也已經太晚了,而且天空又那麼黑……唉,這下子也不需要逃往別的大陸了呢。啊哈哈。」

 雖然亞莉西雅這番話聽來不太像是出自神智清明者之口,但是可以確定原因絕對跟她有關。

 派翠克認為,這個罪魁禍首正是突破眼前困境的關鍵。

 「你對尤蜜拉做了什麼?說了什麼?那個溫厚的尤蜜拉……溫厚?總之,尤蜜拉會那麼氣憤,肯定是非常過分的事吧。」

 雖然派翠克認為不可以用溫厚來形容,但是,尤蜜拉的精神狀態的確相當穩定,如果她是那種不高興時就隨便找東西發洩的人,巴爾夏恩王國很可能早已化為焦土。

 讓這樣的她變得如此恐怖的逆鱗究竟是什麼?面對派翠克的質問,亞莉西雅老實地說出了禁忌的內容。

 「我原本以為,如果她是13級的話就有勝算的關係。何況屬性上也對我有利嘛……我不該以為自己贏得過那個的。」

 「啊~」

 派翠克恍然大悟。

 ……其實應該說他早已多少想到了這個可能。

 尤蜜拉不久之前變成和現在類似的狀況時,同樣也是因為有人拿她等級變低之事開玩笑的關係。雖說事實上只是等級的最後兩位數變成13而已,但是,她似乎難以忍受「你這傢伙是個等級只有13級的雜碎」之類言論。

 雖然是如此無聊的原因,但還是必須設法讓眼前的慘狀落幕。派翠克深深地嘆了一口聽似感到憂鬱的氣。

 「我就知道可能跟那方面有關……尤蜜拉,你很強喔!」

 派翠克鼓足中氣大喊尤蜜拉很強,但是沒人知道喊聲是否傳入了對方耳中。

 派翠克心想,因為尤蜜拉是那種拋下「我要去月亮」之類話語後離家出走的人,只要她注意到自己就應該會有什麼反應才對。然而,那個看來毫無反應。甚至有可能根本沒認出大喊的人是派翠克。

 派翠克環視周圍,覺得只靠自己一個人不是辦法。要是琉或艾蕾諾拉也在場,狀況或許就不至於如此絕望,但是兩者都不在。即使立即通知她們趕來,世界多半也撐不到兩者抵達吧。

 此刻,映入青年眼中的是佇立在原地的亞莉西雅,以及無數和她一樣呆呆站著的雷姆列斯軍人。雖然人數很多,但是看來幫不上忙。話雖如此──

 「……還是隻能麻煩他們也盡點力了吧。」

 派翠克嘆了一口氣之後再度高聲大喊。他這次同時施展了風魔法,讓聲音傳遍雷姆列斯全軍。

 「聽好!我叫派翠克•阿修巴頓!是天空中那個的未婚夫!我現在要讓她恢復原狀,需要在場每一位的幫忙!」

 雖然聲音響徹四周,但是沒有任何人有反應。甚至沒人轉頭看向他。依然只有派翠克在奮力大喊。

 「尤蜜拉,你很強喔!世界第一!尤蜜拉最強!」

 就在此時此刻──在派翠克高喊之後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原本在地上蠢動的詭異泥巴群停止活動了。那些怎麼想都不像是能夠與人類溝通的物體,宛如正在專心傾聽他的話語般靜止不動了。

 這個令人瞠目結舌的變化讓雷姆列斯眾將士面面相覷。

 派翠克沒錯過這個機會,再次對他們發出呼喚。

 「尤蜜拉是因為聽到有人說她很弱才會失控的!只要反過來稱讚她很強就能讓她恢復原狀!」

 應該……可以吧。派翠克本身也不是很有把握。他認為現在不能讓其他人察覺這股不安,所以懷著欺騙自己的心態,以充滿自信的語氣繼續說下去。

 「大家一起高喊吧!只要讓尤蜜拉聽到這些話,世界就能恢復成原本的模樣!」

 其實派翠克自己也做好了「這次真的是世界末日」的心理準備,但是他完全沒有表現出來。

 他打從心底相信世界還會繼續,相信尤蜜拉會復原。他認為,尤蜜拉絕對不可能希望什麼世界末日來臨。這種程度的信任,對派翠克來說易如反掌。

 「大家一起來拯救世界吧!」

 雷姆列斯的軍人們開始對青年在空氣中創造出的振動有了反應。

 他們原本懷著「這傢伙怎麼還在掙扎啊」的想法,對他感到同情。但是,為什麼他那麼有自信?面對任何人一看就都能理解末日已然降臨的「那個」,為什麼他還能說得如此肯定?

 受到喊聲吸引而轉頭看向他的在場者們,發現那對寶石綠的眼眸中閃耀著燦爛的希望之光。

 希望之光迅速擴散到雷姆列斯全軍。雖說這道光跟遮蔽整片天空的黑暗相較之下根本微不足道,但是,這正是拯救世界之光。

 某個雷姆列斯兵原本不停顫抖。

 直到剛才為止,他都還處於已經放棄一切,甚至可以說是徹底放鬆的狀態。不過,他現在已經瞭解到還有活下去的希望,世界還可能繼續存在。在此同時,「或許會死」的恐怖感也籠罩著他。我不想死,還想繼續活下去!

 自身的生存欲求。想守護心愛人們所居世界的心願。希望自己也能對拯救世界有所貢獻的虛榮心。

 人們的各式各樣心態,全部濃縮在一句話之中。

 「尤蜜拉最強!」

 「「尤蜜拉最強!尤蜜拉最強!」」

 這是一句單純到無法判斷說話者是誰的話語。

 全世界所有人鍾愛這個世界的意念──雷姆列斯軍揹負起這些情感高喊,喊到發不出聲音為止。

 原本靜止不動的黑泥再度發生變化。那些呈現不自然站姿的物體先是陸續崩潰,隨即連形體都無法維持,在地面上擴散開來。

 天空也出現了變化。原本往空中伸展的羽翼開始緩緩傾倒。

 沒人知道這些變化代表的究竟是狀況好轉或惡化。

 然而,在場者們依然持續吶喊。懷著「未來會往好的方向前進」的夢想,專心地重複喊著同樣一句話。

 「「尤蜜拉最強!尤蜜拉最強!」」

 就這樣,眾人的心願與話語結合在一起……終於拯救了世界。

 「「「尤蜜拉最強!尤蜜拉最強!尤蜜拉最強!」」」

 不定形的黑泥宛如蒸發般消失了。

 遮蔽整片天空的羽翼也跟著煙消雲散。

 漆黑的圓環也已不見蹤影,溫暖的陽光普照世間。

 派翠克望著在淚流滿面狀態下依然持續呼喊的鄰國軍人們,自己一個人先恢復了冷靜──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狀況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在做這種事?

 雖然派翠克變得能夠客觀看待自己之後感到有點難為情,但轉念一想就認為「唯有這麼做才能讓尤蜜拉復原」,宛如趁勝追擊般再度開口。

 「尤蜜拉比任何人都強!全世界最強!不管是過去或未來都找不到比尤蜜拉更強的人!」

 「不不不,沒那麼誇張啦……但也很難否定呢。」

 在黑暗已經完全消失,萬里無雲的晴空之下,尤蜜拉以有點害羞的語氣這麼說。

 ◆ ◆ ◆

 「不不不,沒那麼誇張啦……但也很難否定呢。」

 我回過神來才驚覺發生了不得了的狀況。

 吵死人的「尤蜜拉最強」大合唱非但一直沒有要停止的樣子,大家甚至好像還越喊越亢奮。直到不久之前都還有種盡力一搏的拼命感,現在卻增添了幾分歡呼吶喊的感覺。

 「「「尤蜜拉最強!尤蜜拉最強!」」」

 不不不不,雖然我的確強韌無敵最強,不過這麼多人異口同聲這麼說還是會讓人覺得難為情啦。我現在仔細一看才發現亞莉西雅也是其中之一,真的搞不懂亞莉西雅小妹在想什麼。

 要是有第三者看到這一幕,搞不好會以為我要求他們必須這麼說,說不定還會誤解成這裡正在舉行讚頌破壞神的儀式。

 然後,派翠克就站在我的眼前。

 幸好他沒有參加這個令人困惑的儀式。雖然覺得剛才好像也聽到了他的聲音,不過多半是我多心吧。派翠克才不會說什麼「尤蜜拉最強!」咧。

 派翠克就只是一直默默地注視著我。

 因為我本來打算之後再慢慢思考要怎麼解釋自己離家出走的事,所以現在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才好。開場白……任其自然吧。

 「這個……我好像沒能抵達月亮的樣子。」

 這個開場白絕對是錯的,還有其他更該說的話吧。

 派翠克想必很生氣吧。但是,他慢慢來到我身邊,接著緊緊擁抱住我。

 「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

 咦,怎麼會這樣?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腦中一片混亂,只能愣在原地任他抱緊我。

 難道他在我離家出走後覺得非常寂寞嗎?不過才短短几天就激動成這樣,派翠克先生,你會不會太過依存我啦?算了,也好啦。雖然人們對「依存」這個詞的印象不是很好,不過,情人的依存其實別有一番滋味……

 「太好了。我本來以為世界就要毀滅了。」

 現在這個應該不是什麼依存吧。世界毀滅是什麼意思?好像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大事的樣子。

 我冷靜下來一看才發現自己就位於敵陣正中央。因為現在不是在拍電影,所以敵人不可能乖乖在旁等候。想必會認為是大好良機而展開攻勢吧。

 雖然有點捨不得,不過我還是推開了派翠克,掙脫他的懷抱,窺探四周狀況。

 首先看到的是亞莉西雅。淚如泉湧的她正注視著我們。

 「嗚嗚……活著真的非常美好呢。」

 她正深切地感受著活著的喜悅。這是怎樣啊?

 雖然完全搞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不過我可還沒忘記自己的目的──必須裝出輸掉的樣子才行。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看似痛苦地按著胸口這麼說……

 「唔,封印果然造成了影響……看來現在還是隻能先撤退……」

 「「「尤蜜拉最強!尤蜜拉最強!」」」

 根本沒人在聽我說話嘛。現在到底是怎樣啊?最近流行這種事嗎?

 我可不想看到「尤蜜拉最強!」奪下流行語大賞。因為,這樣一來,「尤蜜拉最強!」就會登上SNS之類的趨勢吧?這樣會害我因為太過不好意思而不敢出門。希望任何人都不要發推。

 因為我陷入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狀態,於是向派翠克求助。

 「我現在該怎麼辦?我必須輸掉才行。啊,這是派翠克你哥跟我說的,他說贏過頭也只會招來怨恨──」

 「如果是我哥提出的課題,我已經知道了。」

 啊,既然他人在這裡,那就表示收到了吉爾伯特先生的信吧。既然如此,事情就簡單多了。

 只要有派翠克的建言,相信任何問題都能順利解決才是。雖然這可能有點像是作弊,不過,照原本的預定,我應該會在信寄到多克尼斯領地後才採取行動。現在這種一直沒機會聽取他建議的狀況才是預料之外的,所以,就算我現在向派翠克尋求協助,吉爾伯特先生應該也不至於雞蛋裡挑骨頭吧。

 「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如果是派翠克你的話,一定想得出什麼妙計吧?」

 如果是他的話,肯定會提出上上策。我打從心底相信自己的男友。

 派翠克露出苦笑,帶著「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開口說話。

 「沒辦法,放棄吧。」

 他爽朗地如此斷言。

 沒辦法嗎……既然派翠克都這麼說了,應該就是真的沒辦法了吧。

 「是嗎,這樣啊。」

 「我們回家吧,大家都在等你。」

 於是,我們就此踏上歸途。

 我們直接穿過雷姆列斯軍陣營,朝阿修巴頓方向走去。

 離開敵陣後,我們兩個在太陽已經開始偏西的草原上走著。

 「……對不起。」

 「沒關係啦。」

 「有關係啦,我會好好反省,下次一定會飛到月球。」

 「你根本沒有反省吧。」

 啊,實在太好了。因為派翠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太過溫柔,反而讓我因此感到不安。我明明做出了會捱罵的行為,可是他卻絕口不提,這也讓我覺得有點尷尬。

 聽到派翠克久違的吐槽之後,我再次向他道歉。

 「對不起,我離家出走了。我那些『不想辦結婚典禮』的發言果然還是太自私了吧。」

 「要道歉的人應該是我。我明明知道尤蜜拉你不擅長應付那種類型的活動,可是依然沒有阻止其他人擴大規模。」

 「我沒能巧妙地輸掉,實在很抱歉。這明明就是讓吉爾伯特先生認可我們結婚的好機會。」

 「別擔心,我會想辦法說服我哥的。」

 派翠克果然比平時更溫柔。

 我注視著跟自己並肩而行之人的側臉──神情十分平和。

 「你今天為什麼這麼溫柔?」

 「因為,看到剛才那個之後,我一度以為尤蜜拉你可能再也回不來的關係。光是能看到你像現在這樣平安回來,我就很高興了。」

 「剛才的那個……啊,你說的是封印吧。那種東西怎麼可能關得住我嘛,派翠克你應該也很清楚吧?」

 「不是,我是說那之後的……」

 「我想一下喔……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嗎?我好像恍神了一小段時間,記不太清楚。」

 「想不起來的話就不用勉強自己了。」

 派翠克說這句話時的表情非常疲倦。

 遭到封印之後,我跟亞莉西雅交談……啊,好像還測量了等級吧?之後的記憶就變得模模糊糊的了。

 我們緩緩步上小丘。在我沒有記憶的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派翠克好像知道的樣子,試著問問看吧。

 就在這時,後方有人叫住我們。

 「抱歉。」

 後方?來自雷姆列斯軍的追兵嗎?我轉身往後看,首先看到的是亞莉西雅,以及一個抓著她手臂防止她逃跑的男性。啊,我認識這個人。

 「咦?騎士團長?」

 「久違了。這次因為我們的疏失而造成你的困擾,在此致歉。」

 果然是騎士團長阿道夫。現在應該還是我在首度謁見陛下之後第二次和他說話吧。在那之後,雖然我們偶爾會遇見,不過都沒有交談。

 「請問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為了帶她回去。另外,我也在稍遠處看到了那個。」

 他說的那個……應該是指封印吧?我懷著「不必為了沒來救我的事道歉喔」的想法,微微點頭致意。

 被騎士團長抓著的亞莉西雅,眼神毫無光采。她明明直到剛才都還在深深感受著活著的喜悅……情緒太不穩定,讓人有點擔心。

 「唉……又得過著不自由的生活了吧。」

 「你必須好好反省。」

 眼看亞莉西雅表現出不滿的樣子,騎士團長無奈地回應。

 已經完全豁出去的她,不屑地拋出一句話。

 「我應該不需要繼續練功升級了吧?騎士團長,你也看到了吧?再練下去也是浪費時間而已啦。」

 「這個……說的也是。我本來也抱著一旦陛下有令就不惜捨命攻擊的心態……回去之後,我試著向陛下提出繼續下去也只是徒勞的意見吧。」

 他們在說什麼呢?話說回來,原來亞莉西雅在幽禁期間依然在練功升級嗎?不用擔心三餐跟睡覺的地方,而且又能練功,這樣就已經夠幸福了吧?搞不懂她為什麼還會感到不滿,抱怨生活不自由。

 「繼續提升等級應該還是比較好喔。」

 「啊,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為了打倒尤蜜拉小姐而努力鍛鍊的,絕對不是那麼回事!我是被逼的!」

 亞莉西雅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她為什麼會這麼討厭練功升級呢?

 當我想著「她果然很奇怪」的時候,派翠克說話了。因為他的語氣非常咄咄逼人,讓我嚇了一跳。

 「她之所以能夠逃走,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雷姆列斯的人就是在地下城附近接觸到她的吧。」

 「深感愧疚。陛下改天會再度致上歉意。我也會提出任何對策都只是徒勞的建言。」

 阿道夫騎士團長說完後對我們深深一鞠躬。

 然後他就拖著亞莉西雅先行離開了。

 他道歉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呢?還有,派翠克怎麼會知道亞莉西雅逃亡的狀況?就在我準備問起這些事的時候注意到小丘上有人在等我們,急忙閉緊即將張開的嘴。

 小丘上的人是派翠克他哥──吉爾伯特先生。

 我失敗了。徹底搞砸了他想出的計畫。接下來會是一番糾纏不休的批判嗎?或者是會冷酷地笑著說出「我果然還是不能同意你們結婚」之類的話呢?

 然而,他迎接我們時的表情卻十分嚴肅。

 吉爾伯特先生朝我們深深鞠躬。

 「非常抱歉!我之前一直有所誤會!」

 「兄長!?」

 我自然相當驚訝,不過派翠克也同樣吃驚。

 吉爾伯特先生的心態究竟出現了什麼樣的轉變呢?

 「我過去始終認為派翠克你迷上了一個性格惡劣的女人。現在才知道我誤會了,派翠克,你非常了不起。」

 「……兄長?」

 大伯似乎已經修正了對我的錯誤認知,實在太好了。雖然我剛才聽到「個性惡劣的女人」時很生氣,不過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因為他接著就說是誤會,肯定是想表達我的個性並不惡劣吧。換句話說,他已經承認我是個秀外慧中的淑女了。

 「看到那個之後,我才恍然大悟,瞭解到派翠克你其實不是想跟奇怪的女人結婚。」

 「是的,雖然尤蜜拉多少有些奇特之處──」

 「因為我太不中用,所以遲遲沒有察覺這件事,真的很抱歉。派翠克,原來你一直在保護這個世界。」

 「世界……咦?」

 「原來你至今為止一直在守護世界,不讓那個有機可趁哪。其實你根本不需要犧牲自己……但是,我也不能為你做什麼。要是派翠克你結婚就能讓世界獲得和平的話……不,這絕對是錯的。必須犧牲某人才能成立的世界是錯的!」

 吉爾伯特先生望著派翠克,一臉看似隨時可能落淚的模樣。

 他的表情隨即徹底轉變,對我露出憤怒神色。

 「尤蜜拉•多克尼斯!我不會輕易放棄,我會像蛇一樣持續尋找機會,總有一天要讓派翠克重獲自由!」

 「是哦,這樣啊。」

 「兄長,聽我說,我是真的喜歡尤蜜拉──」

 「我都懂,因為我是派翠克你的哥哥,弟弟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我全都一清二楚。請你再忍耐一下,哥哥一定會想出解決的辦法。畢竟我是長子。」

 我跟派翠克之兄吉爾伯特先生的邂逅,就這樣以創造出新誤會的結果收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