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章 隱藏頭目,遭到封印

第四卷  第七章 隱藏頭目,遭到封印 好啦,我來到雷姆列斯軍大本營了。

 士兵們以幾個人為一組,進行生火等紮營準備。

 因為明天就要展開正式的軍事行動,這裡充滿著坐立不安的緊張氣氛。不過,由於營火上的鍋子飄散出聞起來就很好吃的香味,所以也有著輕鬆的氛圍。

 在這個同時有著緊張與放鬆氣氛的地方,我大大方方悠哉走進去。

 雖然有不少人以「這人是誰啊?」的眼光打量我,不過沒人過來攀談。應該沒人想得到竟然有人會以如此悠閒的步伐走在敵軍正中央吧。有些士兵詢問旁人「那人到底是誰啊?」,但是,當他們打算過來盤問我的時候,我早已走遠了。

 要是我讓一頭黑髮暴露出來,相信就不會是現在這種情況了吧。會出現在這一帶的黑髮女性,肯定就是尤蜜拉。唯有某位吉爾伯特先生才不會這麼想。

 從軍隊側面闖入的我,就這樣一路深入內部。

 前方的圓形氣派大帳,簡直就像是在大聲宣稱「這裡住著重要人物喔」。即使戒備稱不上森嚴,不過,豪華帳篷前方好歹還是站著兩個擔任守衛的騎士。

 靜靜地打昏那兩個騎士,闖入帳篷後就把毫無戒心的雷姆列斯第一王子……不對不對。我不是來暗殺敵將的。不能用偷襲手段,要秉持榮譽戰鬥……也不是這樣。

 我接下來必須輸給雷姆列斯軍才行,而且還必須輸得很漂亮。問題是,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因為我之前對派翠克他哥誇下海口,所以現在也沒臉提出「拜託讓我重來一次」之類請求。

 就算我以死板語氣喊出「我~輸~掉~啦~」之類話語後逃跑,萬一被發覺只是在演戲的,應該還是算失敗吧。

 要是演得過於逼真,導致世間開始流傳「尤蜜拉落荒而逃」這種謠言的話,我也會很傷腦筋。因為,這樣一來可能會讓雷姆列斯產生「尤蜜拉不堪一擊」的囂張心態,變得更加猖狂。

 理想的情況應該是……「這次我們獲得上天眷顧,成功擊退了強敵尤蜜拉!然而,想要馬上繼續與阿修巴頓軍交戰還是有困難,所以就此凱旋歸國」吧。這樣的話,第一王子派的氣勢也會提振起來,對於爭奪繼承權會更加有利!……可能的話,我希望能取得這樣的平衡。

 不能打從一開始就毫無戰意直接撤退,必須讓他們產生「使盡全力才終於獲勝」的感想才行。

 真麻煩……邊境伯每次都在做這種事嗎?吉爾伯特先生只說了從前線堡壘派出士兵,經過無足輕重的衝突後就退兵而已。用說的當然簡單,但是,一旦得實際執行的話,任誰都能想像得到,難度肯定非常高。

 必須在我方不能有嚴重傷亡,同時也不至於讓敵軍覺得自己輕而易舉獲勝的程度下戰鬥。即使對方只是想取得簡單易懂的宣傳用戰果,我認為還是太亂來了。

 而言,雷姆列斯軍上次光是看到我就馬上逃跑了吧。雖然我覺得自己在兩軍對峙的緊張場面突然出現也是一項重要因素,可是,我那時什麼都沒做。

 我認為上次應該是琉的可愛淡化了他們對我的畏懼。問題是,這次少了能夠療愈人心的吉祥物,所以情況變得更加嚴苛了。

 在我東想西想的期間內就走到了最氣派的帳篷前。

 因為一路上通行無阻,不知不覺間就來到了這裡。讓他們在陣地邊緣附近就發現我會不會比較好呢?畢竟,鄰國王子的想法應該也會根據「威脅從遠處逐漸靠近」跟「突然驚覺威脅就在身旁」兩種狀況而有所不同吧。

 在我傻傻地盯著帳篷時,有個護衛騎士走了過來。啊~要是停下腳步,可疑程度自然就會立即大幅提升嘛。既然是王子的護衛,應該一眼就能認出我是外來者吧。

 萬一對方要求脫下帽子,我是尤蜜拉的事就會當場曝光,雷姆列斯軍因此陷入大混亂……完全想像不出能夠巧妙地輸掉的願景。

 到此為止了嗎──已經來到附近的騎士在這時開口向我攀談。

 「你來這裡有何要事嗎?這裡不久後就會變成戰場,不是像你這樣的弱女子該來的地方喔。」

 「……咦?」

 以擔任警備工作的人而言,現在的態度實在太過友善了。他打算做什麼?

 兩名護衛騎士其中之一對我盡情展現過於耀眼的笑容,同時撩起讓人覺得有點礙眼的瀏海。我看向另一個依然穩穩站在帳篷之前的騎士,發現對方一副打從心底感到厭煩的模樣,嚴肅的表情變得歪歪扭扭的。

 「不過,你不需要感到不安。因為本人……沒錯!因為『絕劍亂舞』伊曼紐就在這裡!」

 「……謝謝。」

 請問你是哪位?突然報出像是稱號的東西也沒人聽得懂吧。

 不過我依然看出了一件事──這人肯定是個笨蛋。

 這種類型的人具有降低現場恐怖指數的效果。即使陷入類似恐怖電影的狀況,因為周遭其他人都會認為「最先死的多半是這傢伙吧」,不至於馬上就陷入恐慌狀態。

 那麼,現在就讓我來利用他吧。首先向這個稱號是什麼蕨礆的伊什麼先生要求單挑,如果能讓其他人認為他是頭號犧牲者的話,或許就有辦法避免引發集團恐慌。

 雖然我只做出了有氣無力的回應,不過他還是面不改色地維持著原本自命風流的態度。很好,就這樣答應跟我單挑吧。這人看來就是那種對自身實力懷著過大評價的類型,應該行得通才是。

 「怎麼了嗎?一直像這樣板著臉的話,未免太辜負你惹人憐愛的容貌囉?」

 「在此向您提議進行一對一的對決。還有,我本來就是這副表情。」

 「一、一對一的對決!? 也就是說……你想跟我約會吧!」

 不是。

 我脫下白色帽子,把它拋向空中,接著把藏進衣服裡的頭髮也拉了出來。我一邊用手梳理感覺可能會開始亂翹的長長黑髮,一邊報出名號。

 「抱歉這麼晚才報上名號。我是多克尼斯伯爵家家主,尤蜜拉•多克尼斯。現在就讓我們光明正大,一決高……」

 伊什麼先生先是一臉茫然地望著半空中的帽子,在他的視線轉回我頭部後又聽到了我的名字。

 他的下一個動作非常快。因為他擁有神秘的稱號,所以實力應該不至於太差吧。他的手飛快地按住自己的肚子。

 「我突然覺得肚子痛,所以先告辭了。」

 接下來的動作也同樣十分迅速,他往後轉,逃命似地拔腿飛奔,直接掠過了裡面應該有著保護對象的帳篷旁,朝著雷姆列斯的方向跑去。他的身影變得越來越小。

 「咦~」

 以恐怖電影理論而言,試圖搶先逃跑的輕浮型角色通常都會沒命。可是因為我不會追上去,所以他應該可以繼續活下去吧。

 雖然沒能成功引發單挑事件,不過我報出的名號並沒有就此消失。

 逃跑騎士的搭檔──表情嚴峻的另一位騎士──確實聽到了我說的話。

 「尤蜜拉!尤蜜拉出現了!巴爾夏恩的魔王襲擊司令部!」

 他的警告宛如水面波紋般在軍中傳了開來。

 此起彼落的驚叫聲。在驚慌失措中起身又跌倒的人。翻覆在地的鍋子。

 真是,一旦慌亂這樣擴散開來,想讓群眾恢復冷靜可是相當困難的啊。即使我採取什麼行動,多半也只會造成反效果吧。這下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當我不知所措佇在原地時,傳來了音量驚人的說話聲。

 「大家冷靜點!忘記我們擁有秘密武器了嗎!」

 因為音量實在太大,甚至讓我出現了耳鳴。

 聲音來自於我眼前的帳篷,過於強大的音壓震得帳篷布不停抖動。這個超乎常理的音量……絕對是高手。因為聲音來自帳篷之內,所以說話者應該就是雷姆列斯的第一王子吧。

 不知是王族的領導魅力,或者單純只是大家被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音嚇了一跳,總之,方才陷入混亂的軍隊,現在變得鴉雀無聲。

 一個男人從帳篷中走了出來。

 高頭大馬,從衣服上就看得出身體非常健壯。那個看不到半根頭髮的頭,有可能是他自己剃光的嗎?我記得雷姆列斯的王子應該是三十多歲,但是眼前這人實在太有威嚴,看來像是超過五十歲。

 這名壯漢全身上下唯有一處看來格格不入──嘴上戴著像是防毒面具的東西。

 「你對這個感到好奇嗎!老夫就告訴你吧!這個的正式名稱是『風-三四七號四型』……俗稱擴大音量君!老夫研發的魔法道具!」

 再次傳來的巨響讓我不由得捂住耳朵。

 剛剛才有一個個性相當鮮明的人逃跑,沒想到馬上又出現了另一個十分有特色的人。雖然應該已經沒有必要了,但他說話時依然戴著那個宛如擴音器的魔法道具。

 「看來你對擴大音量君的效果十分好奇的樣子!你肯定猜不到!這東西!能夠用風魔法讓裝備者的聲音擴散出去!也就是說可以讓音量變大!呼哈哈哈哈!」

 被迫在近距離承受巨響,害我開始覺得有點不舒服。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特地對我說明啊?取那種簡單易懂到過剩程度的名字有意義嗎?

 他的命名品味超像魔法道具店的老婆婆。最近流行這種命名風格嗎?

 在我對這個可能是王子的人感到困惑時,又有一個人從帳篷裡走了出來。新登場的男性跟壯漢正好相反,身體瘦弱到看來像是隨時可能斷成兩截。皮膚也呈現不健康的蒼白,似乎長期閉門不出的樣子。

 看來像是研究者的新登場男性,在捂著耳朵的狀態下發出細不可聞的聲音。

 「博士、博士,請取下大音君,實在太吵了。」

 「你說什麼!? 老夫聽不到喔!? 說話時要多用腹部的力量!」

 「還有,博士研發出來的是風-三四七號的一型吧。三型跟四型是第二工廠的發明。能夠把派不上用場的一型改良到現在這種足以實用的程度,真的很厲害。」

 「這是什麼話!? 就是因為有原型機才能進行後續研發吧!從零創造出一才是了不起的成就!」

 「……您根本就聽得到吧。我記得三四七號應該是試圖複製來自地下城的魔法道具而成的產物吧?博士自己也是模仿者喔。」

 「唔…………你很吵喔!」

 「博士自己才是最吵的。好啦,把大音君拿下來吧。」

 我還在想「個性鮮明的騎士逃跑了」,沒想到馬上又出現了兩個個性鮮明的人。

 然後,這兩個人好像都不是王子。對話內容聽來像是博士跟助手。

 這時又有一個男性從帳篷裡走了出來。雖然儀容端整,不過不怎麼起眼,沒什麼存在感。這人也是助手嗎?我私下將他命名為助手2號。

 不過,本來應該在這裡的雷姆列斯第一王子到哪去了?難不成這個氣派的帳篷其實是幌子,王子本人位於沒那麼醒目的地方?

 「不好意思,請問第一王子在哪呢?」

 「喂,王子,有人叫你喔。」

 博士想都沒想就對助手2號這麼說。

 咦,那個不起眼的人就是雷姆列斯的第一王子?他輕聲說了一句話。

 「我本來希望你不會說出這件事。」

 「什麼!? 王子,聲音太小囉!」

 用這種口氣對王族說話的博士,真的是研究者嗎?我開始感到懷疑了。

 因為我覺得他似乎有問必答,所以我順口問起三人的身分。

 「那麼,請問你們是?」

 「老夫是雷姆列斯第一魔法道具工廠廠長,李奧納多!這傢伙是老夫的助手。」

 「我只是普通的研究員,被迫接下看管博士的任務。」

 這兩個人的關係就跟表面上一樣。

 即使拿下擴音器,聲音依然相當響亮的博士不停大力拍打助手背部,後者似乎感到頗為困擾。

 雖然奇怪人物出現搞得我有點心煩,不過慌亂已經平息了。要是他們沒有出現,現在應該依然是「即使想假裝落敗也有困難」的狀況吧。有沒有辦法巧妙地利用他們兩個,讓我看來像是輸掉的樣子呢……

 博士注視著我,說話時沒有絲毫畏懼之意。

 「接下來輪到我們發問了!閣下就是多克尼斯伯爵嗎!」

 「沒錯,我就是尤蜜拉•多克尼斯。」

 「很好,確認對象了!」

 彼此互相報上名號後,令人期待的研究者搭檔採取了行動。

 「馬上準備座標指定裝置!」

 「是。」

 博士一聲令下,助手先生隨即轉身進入帳篷。

 這樣說來,博士一開始就有過什麼「忘記我們手上有秘密武器了嗎」之類發言呢。因為音量過大而變得不再是秘密的秘密武器,似乎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準備。要是我在這時出手攻擊,肯定能獲得壓倒性勝利。

 不過,我乖乖地留在原地觀察他們的動態。要是利用秘密武器的話,應該有辦法巧妙地輸掉吧。

 助手進入帳篷後沒過多久就出來了。他扛著四根長度大約是正常成人身高的棒子。雖然棒子很細,不過看來相當沉重。我覺得不該把勞力型工作交給他處理。

 他朝我走了過來,將棒子插入離我非常近的地面。一根、兩根、三根、四根,棒子以像是要圍住我的狀態插在地上。

 我覺得不該妨礙他工作,所以往後退開幾步。

 「請不要亂動!因為我不想再來一次,所以請你留在原地。」

 「啊,對不起。」

 我不知為何捱了助手的罵。

 棒子插成宛如正方形的圖形,我位於中心處。

 「麻煩往左邊再稍微移動一點。」

 「……這樣嗎?」

 「啊!過頭了!」

 我依照助手先生的指示移動到正中央的位置。

 這樣看來,秘密武器似乎得靠這四根棒子指定對象位置才能發動的樣子。這根本是不良品吧。

 除非目標乖乖留在原地等待,否則就不可能順利完成設置。這種秘密武器只有碰上刻意想讓自己輸掉的對象時才能確實發揮效果吧。

 你們真的打算靠這個打贏我嗎?我對彷佛相當忙碌,甚至無暇留意這邊的研究者搭檔已經不抱任何期待,將視線轉向王子。彼此一對上眼,王子馬上看似尷尬地撇開了視線。

 「博士,座標指定裝置已設置完成。」

 「辛苦了!那麼,接下來就是萬眾期待的……加封君登場!」

 博士拿出了一個大約手掌大小的白色方塊。那個立方體似乎正在微微發光。

 「請問……那是什麼呢?」

 「光-九九七號一型,施加封印君。數百年前,巴爾夏恩王國的第一代王妃封印了通稱魔王的人物。我們成功重現了那個封印魔法道具……也就是這個!」

 這人還真的有問必答耶。原來如此,當時封印魔王的魔法道具啊。因為外表看來就讓人覺得跟光屬性有關,對我應該也能發揮效果吧。畢竟連那個人都被封印了幾百年才出得來,搞不好我也會有危險。

 「我沒記錯的話,巴爾夏恩的第一代王妃應該能夠使用光魔法吧?發動那個東西時不需要用到光屬性的魔力嗎?」

 說到封印,我認為不太可能跟第一代王妃的光魔法完全無關。

 因為能夠運用光屬性魔法的人非常罕見,他們應該沒辦法輕易找到才是。如果是依然在世的人,在我所知範圍內就只有那個亞莉西雅而已。她正被幽禁在王城或其他地方。

 剛聽到是那個封印魔法道具時,我一度覺得可能有危險,不過或許不要緊。在我放下心之後,博士帶著豪邁的笑容這麼說……

 「當然,我們早就找來了能夠使用光魔法的人。我國的諜報部也相當有一套哪。」

 「諜報?」

 這種時候會拿來炫耀的,一般來說應該都是「我國的魔法師」或「我國的人才」吧。諜報部?也就是間諜囉?

 要是間諜找來了能夠使用光魔法的人──

 「難道說!?」

 「你猜中了!可以出來囉!」

 亞莉西雅•恩萊特。這款女性向遊戲的女主角,唯一有可能打倒隱藏頭目尤蜜拉的人。沒想到她竟然會在雷姆列斯這邊……

 在博士如此宣佈後,帳篷中…………咦?

 「這個……沒人出來喔?」

 「嗯,沒人來哪!助手!」

 助手先生再度進入帳篷。

 看樣子,亞莉西雅可能根本不在這裡?為了打倒我,她逃離巴爾夏恩王國而投靠敵國……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

 帳篷內沒過多久就傳來吵鬧聲,有人走了出來。

 「我不要!你們事前根本沒告訴我啊!突然從王都把我帶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不是說要進行魔法道具的實驗嗎!」

 「的確是魔法道具的實驗,只是對象是多克尼斯伯爵而已。」

 「不行不行,我辦不到的啦!我已經決定再也不會反抗尤蜜拉小姐了!我覺得肚子很痛,現在就要回去!」

 助手先生努力試著把一個有著粉紅色頭髮的少女──如假包換的亞莉西雅•恩萊特拖出帳篷。

 亞莉西雅竟然真的在這啊。

 亞莉西雅被強行帶出帳篷後,視線從助手先生身上轉向我這邊。和我完全對上眼之後,看得出她明顯十分畏懼。

 「久違了。」

 「…………尤蜜拉小姐!幸好你沒事!邪惡的雷姆列斯王國企圖封印尤蜜拉小姐!我就是為了破壞他們的計畫而潛入敵人內部的!來吧!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打倒暴虐無道的雷姆列斯吧!」

 她說個不停。亞莉西雅原本就是這種個性嗎?雖然我已經記不太清楚她本來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不過個性應該不是這樣吧?

 看到我以懷疑的眼光專心打量她,她說話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哎呀,真的很辛苦呢。雷姆列斯的人突然綁架了我。雖然我試著抵抗,但是因為沒有尤蜜拉小姐你那麼強,所以還是被擄來了!真的讓人很傷腦筋呢!不過,既然尤蜜拉小姐已經來了,那我就放心了!這裡已經不需要我了吧,你一個人也能打垮雷姆列斯吧!因為尤蜜拉小姐非常強嘛!耶嘿嘿!」

 亞莉西雅勉強對我擠出笑容。

 ……我看不下去了。她本來的個性絕對不是這樣。原來如此,幽禁竟然會讓人的個性出現這麼大的轉變啊。

 「潛入跟遭到綁架……請問到底哪一個才是正確答案呢?」

 「這個、那個、該怎麼說才好呢…………啊,我真的遭到了綁架!在那之後,我裝成已經背叛的樣子,專心收集情報……真的是這樣!拜託相信我!」

 看來綁架跟潛入都是騙人的。我也同樣不善於說謊,在旁人眼中看來,或許也是這種一看就知道在說謊的感覺?

 宛如補足我的預測般,不懂得察言觀色的博士開口說話。

 「唔?你之前不是說過要搭上前往其他大陸的船,永遠不想再見到宿敵嗎?」

 「…………不可以上當!這是卑劣敵人的離間計!」

 我好像瞭解了。因為鄰國間諜宣稱「只要幫忙進行魔法道具的實驗,我們就會協助你離開這座大陸」,所以亞莉西雅就傻傻地跟著對方走了──直到剛才為止都完全沒想過進行實驗時的對手可能就是我。

 雷姆列斯之所以需要光魔法師,除了尤蜜拉對策之外就別無其他理由嘛。為什麼會這麼老實地相信對方說的「魔法道具實驗」呢。

 狀況變得亂七八糟了。現在已經沒空演什麼「遭到擊敗」的戲碼了。

 好在亞莉西雅看來似乎無意戰鬥,所以應該只要破壞魔法道具就沒事了吧。

 我開始行動──為了奪取博士手上的裝置而衝向對方。

 額頭隨即受到衝擊。

 「好痛……」

 我之前也體會過這種感覺。剛才的痛楚就跟撞上公爵偷偷帶出教會的結界魔法道具時一模一樣。

 我慌忙將手伸向四周確認,發現四根支柱已經形成了一個正方形的結界。

 既然搶不到魔法道具的主體,那就先破壞輔助裝置吧。

 我為了拔掉圍著自己的支柱而伸手握住其中一根──

 「好燙!」

 我的手剛碰到柱子就傳來一股無法忍受的劇痛,忍不住放開了手。

 「光屬性果然是弱點啊。」

 正在痛苦呻吟的我聽到了博士若有所悟的說話聲。

 亞莉西雅明明什麼都還沒做,竟然就已經發揮出了這麼強的效果。雖然亞莉西雅不構成威脅,但是封印魔法道具另當別論。

 不過,如果不是光魔法師就沒辦法構築完全的封印。

 只要亞莉西雅不與我為敵,我就不會遭到封──

 「啊哈哈哈!你果然對光屬性沒有抵抗力啊!害我白著急一場。」

 「亞莉西雅小姐?」

 「綁架跟潛入都是騙你的啦!雖然我之前確實沒聽說得面對你,不過,為了我的自由,還是要麻煩你接受我的封印囉!」

 原本站在敵人那方的亞莉西雅,一看到我就立即背叛,看到我對光屬性沒有抵抗力之後隨即再度背叛。所謂翻臉比翻書還快,或許就是這麼回事吧。

 亞莉西雅從博士手中接過魔法道具本體,對我露出十分開心的笑容。

 「永別了,尤蜜拉小姐。我們應該不會再見面了吧。我其實沒有那麼討厭……不對,我真的很討厭你。那麼,施加封印君!動手吧!」

 方塊發出燦爛光芒,從亞莉西雅手上浮了起來。

 在柱子的引導下,方塊以宛如要纏住我的螺旋形路徑移動。

 我本來已經做好了可能得承受劇痛的心理準備,不過完全沒有這類感觸。明明受到光屬性的魔力籠罩,可是卻覺得像是即將墜入甜美的夢鄉──

 往上飛、挖開地面往下逃、用黑洞術消除柱子……逃脫方案源源不絕浮現。

 明明應該要儘快實行這些方案,脫離結界範圍,但我就是擺脫不了那種美好的感覺,一心只想就此沉睡,整個人融入夢境之中。

 在意識逐漸遠去時,我聽到了派翠克的聲音。

 「──尤蜜拉!」

 對不起,我不該離家出走的。不該說什麼不想舉行結婚典禮之類任性的話,對不起。

 因為派翠克不可能出現在這裡,所以一定只是我的幻聽──

 ◆ ◆ ◆

 我回過神才發現自己依然站在原地。

 眼前是博士跟助手,以及亞莉西雅。時間好像還沒過多久。

 「咦?」

 「她脫困所需的時間是十九秒!在報告裡要清楚記錄下來!十九秒喔!」

 「我已經寫好了。」

 他剛才說十九秒?動用了跟封印魔王時系出同源的魔法道具,結果只有十九秒?因為複製而劣化的程度太誇張了吧?

 我稍微動了一下身體,完全感覺不出來有哪裡不對勁。

 我只靠自己的力量就逃出來了嗎……現在應該是派翠克趕來救我的場面吧?

 既然敵方的秘密武器也沒發揮多少效果,就這樣殲滅雷姆列斯軍……不對不對。我得裝成輸給他們的樣子才行。

 在我回想起目的的瞬間,腦中靈光乍現。現在的狀況……可以利用哪。

 雖然尤蜜拉當場就讓封印魔法道具失效,不過也因為在逃脫時消耗太多力量而變得弱,不得不選擇撤退……

 我想出了一個完美的大綱。不但讓我有明確理由撤退,而且落敗程度也恰到好處。

 正當我準備開始行動時,亞莉西雅在雙腿不停顫抖的情況下開口說話。

 「哎呀,這個,不愧是尤蜜拉小姐呢。啊,你的肌膚真漂亮!是不是用了什麼特別的方法保養呢?啊,其實根本沒有必要跟我這種人說嘛!耶嘿嘿嘿!」

 已經算不出到底是第幾次背叛的她,眼角泛著淚光。現在只能先放著亞莉西雅不管了吧。畢竟我也不知道怎麼回應她比較好。

 姑且不論亞莉西雅,我的假裝落敗行動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

 說起來,萊納斯先生之所以會支持第一王子派,主要是因為第二王子派輕視研究者的關係。要是知道我眼前的研究者搭檔成功研發出了能夠弱化尤蜜拉的魔法道具,他們應該就會受到矚目吧。

 雖說我現在依然狀態絕佳,不過還是要試著裝出已經變弱的樣子。就算說出「嗚哇~因為體力已經耗盡,這下只能逃跑了吧」這種話,他們肯定也不會相信。最好還是設法讓對方主動察覺我變弱了。

 我刻意假裝頭暈目眩,讓身體以比較大的幅度搖晃。這樣如何?──我偷偷窺探博士等人的反應。

 「比預測時間快很多。長期間的封印依然是不可能重現的領域嗎?」

 「老夫的發明足以匹敵地下城的睿智。原因可能是使用者的實力不足,不然就是封印對象太強!」

 他們對我毫不關心。聽我說,即使遭到封印也能馬上脫身的尤蜜拉小姐就在這裡喔?你們不會擔心對方進行報復之類的嗎?希望你們多少效法一下已經癱坐在地,淚流滿面的亞莉西雅小姐。

 助手先生朝我看了過來。他看來像是完全不覺得恐懼,真要說的話,他的眼神有種無機質的感覺,彷佛只把我當成實驗用的白老鼠,不帶任何感情。他一邊在手邊的紙上振筆疾書,一邊對我開口說話。

 「多克尼斯伯爵,請談談您對自己遭到封印的十九秒期間有何感想。」

 「……感覺就只是一轉眼的事,以體感而言甚至還不到一秒。」

 問感想有什麼意義嗎?

 啊,不過或許可以趁機對他們暗示我變弱了……我繼續說下去。

 「封印魔法道具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就算解除了封印,我也不覺得身體有哪裡不舒服。」

 要是我老老實實說出「狀況變差了」,多半會讓他們起疑吧。所以,我現在試圖營造出「勉強硬撐,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的感覺。刻意提起他沒問到的解除後狀況,相信也可以爭取到不少分數。

 怎麼樣啊?助手先生,拜託你注意到我已經變弱的事……不過,我現在可是狀態絕佳喔。

 「不,我沒問你解除後的狀況。因為人的主觀認知缺乏可信度。」

 「沒把觀測裝置帶過來真令人遺憾!要是有個可以觀測人類魔力量的裝置就好了!」

 「畢竟那個非常佔空間的關係。因為是稀有品,所以也得申請外借許可才行。」

 研究者二人組自顧自交談,完全沒有理會我,甚至沒有表現出絲毫注意到我變弱的樣子。不過,我現在真的處於絕佳狀態喔。

 這兩個人是不是隻對魔法道具有興趣啊?或許我應該說得更露骨一點?

 「原來魔力遭到削弱時是這種感覺啊。……話是這麼說,不過也只是少了一點點而已。應該還在可以正常戰鬥的範圍之內吧。」

 怎麼樣啊!? 我現在是不是營造出了「儘可能逞強」的氛圍?尤蜜拉•多克尼斯已經變弱了。實際上依然是狀態絕佳。

 這時,助手先生以像是瞧不起人的表情對我開口說話。

 「那都是你主觀的認知吧?有任何具備客觀性的資料佐證嗎?」

 我、討厭、這個人。

 的確,如果純憑我的主觀就必須考慮到誤會等各種可能。實際上我也真的說了謊。不但魔力完全沒有減少,而且也沒有減少的感覺。以研究者而言,他這種不在乎他人會做何感想的態度可說非常正確,他自己就是最好的證明。

 「還是得在測試場才能進行有意義的實驗。」

 「嗯,我們回去吧!」

 「我已經準備好行李了。備用的座標指定裝置──」

 「留在這裡吧!」

 博士輕輕鬆鬆背起被各種物品塞得圓滾滾的揹包,豪邁地跑了出去。雖然助手沒拿什麼東西,但是依然追不上博士,只能氣喘如牛地努力讓自己不至於被完全拋下。

 因為他們撤退得實在太過乾淨俐落,不只是我,就連雷姆列斯的軍人們也都只能傻傻地望著這一幕。

 他們的身影逐漸變小,哎呀,竟然就這樣走掉了。

 算了。反正多半也沒辦法讓他們產生「她似乎變弱了」的誤解吧。

 現在果然還是需要一個即使目睹我只用極短時間就脫離封印後還會覺得「說不定她已經為了逃離封印而耗盡力量」這種總以為自己福大命大而老是把事情想得太美好的人吧。

 問題是,現在當然不可能剛好有個如此符合需求的人在場──

 「難道說,尤蜜拉小姐已經因為封印的影響而變弱了?」

 「啊。」

 真的在場。亞莉西雅•恩萊特小姐。

 「你之所以沒去追趕博士他們,其實是因為變弱的關係?這樣的話,我也逃得掉?不,如果是現在的話,或許有勝算?」

 她輕聲說出了內心想法。

 這孩子實在太好用了,我最喜歡亞莉西雅小妹了。

 幸好那對研究者搭檔已經離開了。要是他們還在這裡,應該會當場提出「她不可能變弱」的意見,加以否定吧。

 啊,可是,如果是他們的話,說不定曾經研究過測定等級的魔法道具。

 因為現有的水晶球就只能顯示出等級的最後兩位數,所以我到現在都還不清楚自己的正確等級。如果是他們,關於能夠顯示出三位數、四位數或更多位數的魔法道具,說不定知道什麼情報。沒能問到這個讓我深感遺憾。

 ……啊,對了,測定等級。

 我忘記完成「測定等級」這項例行公事了。因為今天從一大早開始就跟吉爾伯特先生一起趕路,所以我完全忘記了這件事。

 雖然只能知道最後兩位數,不過看著數字逐一增加還是讓人很開心。因為這幾天都沒打倒魔物,所以等級應該跟昨天、前天一樣吧。但是我依然要做,因為這是例行公事。

 我拿出那顆水晶球,雖然亞莉西雅看到之後馬上開始亂吼亂叫,不過我沒理她。

 「唔哇!她拿出了某個東西!? 這下我死定了!」

 我蹲了下來,把水晶球放在地上。接著,我把手放到球上,探出身子觀看顯示在另外一側的數字。

 雖然只是意外,不過現在形成了我向位於正面的亞莉西雅展現出自己目前等級的情況。因為她這時依然癱坐在地,所以應該看得更清楚吧。

 等級當然沒有任何變動,還是13級。不過這只是最後兩位數,有可能是百位數加13,也可能是千位數加13。

 「13……?」

 亞莉西雅飛快地站了起來。剛才因為恐懼而扭曲的臉孔,現在洋溢著自信與希望。

 「13!那個尤蜜拉小姐只有13級!打得贏,就算是我也打得贏吧!」

 不不不,我可是已經突破了99的等級上限……原來如此,她以為我現在真的就只有13級吧。看起來像是已經弱化到沒辦法繼續變得更弱的程度了。

 沒想到這顆水晶球竟然也能幫得上忙。曾經有過「隨身攜帶太過詭異」之類發言的派翠克跟吉爾伯特先生實在沒有先見之明呢。

 現在正是順水推舟的時候!我以非常做作的態度開口。

 「啊,竟然有這種事。我的等級因為受到封印影響而降低了!現在只能先撤退,把等級重新練回來才行了吧。」

 研究者搭檔已經離開真的非常值得慶幸。否則我就會因為他們對「封印不會導致等級降低」提出的合理說明而陷入危機了吧。話說回來,等級有可能降低嗎?有的話,我想趁早徹底除去導致等級降低的原因。

 好啦,行動可以說幾乎已經完成了。現在只要我落荒而逃,雷姆列斯就能獲得「讓尤蜜拉變弱並將之擊退」的成果。這樣一來,他們應該就不會勉強繼續進攻阿修巴頓了吧。

 要是逃得太快,說不定就無法讓對方覺得我變弱了。現在還是以稍微慢一點的動作退場吧。

 在我思考怎麼撤退比較好的時候,亞莉西雅一邊走向我,一邊連珠炮似地說個不停。

 「尤蜜拉小姐,你知道自己害我變得多慘嗎!你可以體會完全沒有自由時間的生活有多辛苦嗎!」

 算了,現在就先讓你說個高興吧。你當初差點被處死時,提議改為幽禁的人可是我喔。

 因為我始終保持沉默,她於是繼續往下說。

 「那個尤蜜拉小姐變成13級!實在太可憐了!失去唯一長處之後,請問你現在的心情如何?不但等級是我比較高!屬性也是我佔優勢!誰會贏已經很明顯了吧!」

 我現在不是13級──我十分了解這一點。

 不會因為這種三流挑釁就失去冷靜。

 「真的很可悲!只有13級……噗噗噗,甚至比一年級生還低呢!」

 忍耐,我現在必須剋制自己的衝動。

 因為我很強,所以不會跟弱者一般計較。亞莉西雅說的話越重,只會顯得她本身越弱。

 我很強。我很強。我很強。我我我我很很很強強很強──

 「太弱了!實在太弱了!簡直是雜碎!雜~碎、雜~碎!」

 「咕嘰嘎嘰嘎嘎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