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插曲二 派翠克1

第四卷  插曲二 派翠克1

 多克尼斯領地的宅邸。屋主尤蜜拉離開這裡即將滿一天。

 秋意已深,冬季將至。派翠克毫不在意夜晚的寒氣,抬頭仰望浮在夜空中的月亮。

 「我本來以為她今天之內就會回來……」

 在尤蜜拉說出「我要去月亮」這種莫名其妙的發言,坐上琉飛走之後,派翠克也隨即以魔法引發強風追了上去。

 因為派翠克依然存有對高處的恐懼感,所以,即使是自己的魔法,他還是想盡可能避免飛往高空。

 不過,此刻的他,除了擔憂尤蜜拉之外,內心中其實也有著些許害怕她真的飛得到月亮,從此一去不回的不安。其餘絕大多數思緒都是關於尤蜜拉墜落時可能重創鄰近一帶地區,還有尤蜜拉改口提起其他麻煩事的恐懼。

 「為什麼沒有繼續追趕我呢?就算沒有我也無所謂嗎?……她搞不好會說出這種話……」

 雖然派翠克基於許多錯綜複雜的理由而出發追趕尤蜜拉……然而,他還是沒能趕上。雖然成功阻止了琉,但尤蜜拉卻獨自繼續上升。

 在略低於天空霸者巨龍飛行極限的高度,大氣已經稀薄到連呼吸都很辛苦的地步。由於派翠克的魔法是操控風與空氣,所以效力也會隨之減弱。

 還想繼續上升的話就需要純粹的推進力。派翠克產生了「如果我是高階火屬性魔法師,或許就能飛得上去」的想法,不過,一旦氧氣濃度降低,火勢也會變弱。因為派翠克在火屬性方面的適性不高,只能發出打火機程度的火焰,所以,他有這種誤解也是無可厚非的。

 「……我那時是不是應該不顧一切追上去呢?」

 雖然風魔法變得無用武之地,不過,其實派翠克還有其他方法可以追趕尤蜜拉。

 那就是和尤蜜拉一樣,藉由噴射純粹的魔力,靠反作用力往上飛的方法。雖然派翠克以為高階火屬性魔法師也是用這個方法飛行,但實際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這個方法的推進效率非常差,極度不理想。

 人類靠肌肉收縮來活動,所需能量透過血液運輸。如果把利用一般屬性魔法移動比喻成跑步的話,尤蜜拉採用的,只靠純粹魔力飛行的方法就相當於藉由噴射血液來推動身體。

 正常人非但不可能想到這種完全處於常識範圍之外的手段,就算想到了,魔力多半也會在順利推動身體之前就耗盡吧。

 身為貴族子弟的派翠克,魔力量原本就相當高,而且還隨著升級而變得更多──即使如此,根據他自己的估計,魔力大概也撐不到一分鐘就會耗盡。

 派翠克停止繼續仰望天空,開始思考尤蜜拉的去向。

 「飛得越高就越不容易呼吸。要是比我那時的高度更高的話,搞不好會變得跟水中一樣完全無法呼吸吧。到月亮的距離……雖然多半比到星星來得近……」

 關於地表跟月球之間究竟相距多遠,他完全沒有頭緒。

 派翠克心想,如果群星的大小都跟月亮一樣,代表月亮比星星更靠近我們。但是,除了必須考慮到「小的星星離我們比較近,而巨大的月亮離我們很遠」這種可能性之外,也有可能是巨大的星星位於遠方。既然如此,太陽呢?要是太過靠近那麼強大的熱源,會不會起火燃燒?

 關於這些事,派翠克從來不曾想過。此刻,他十分後悔自己過去懷著「這些都是學者的事,即使知道又能怎麼樣?」這種放棄思考的心態。

 現在回想起來,派翠克覺得尤蜜拉似乎相當精通自然科學領域的各種知識。

 他想起尤蜜拉某天曾經偶然向自己說明天空看起來為什麼是藍色的理由,也提過「世間萬物都是由非常微小的粒子所構成的」這種事。

 雖然當時自己認為尤蜜拉只是像平常一樣開玩笑,不過,搞不好異世界某處真的存在可以擠出咖啡牛奶的茶褐色牛,還有以名為「筍乾」的可食用原料製作而成的,叫做免洗筷的餐具。

 既然尤蜜拉說得那麼肯定,異世界的人類成功登陸月亮之事,很可能也是真的吧。

 派翠克再度仰望夜空中的月亮。

 「尤蜜拉,你在月亮上嗎……?」

 即使明知得不到答覆,派翠克還是忍不住要這麼問。

 但是,他聽到了答案。聲音來自他腳邊十分陰暗的地面。

 「沒有,這是不可能的吧。就算是大姊姊也到不了月亮啦。」

 「……原來是雷穆啊。」

 「這還是我第一次跟大哥哥你一對一談話呢。」

 雖然附近一帶全都昏暗到可以稱為陰影的地步,不過暗之神雷穆還是老老實實地選擇從派翠克不太明顯的影子中現身。

 看到這個總是讓人覺得十分可疑,彷佛隨時都在盤算什麼壞事的少年登場,派翠克皺起了臉。

 「咦咦咦?我應該沒做過什麼會讓大哥哥你討厭的事吧?啊,難道大哥哥你是那種很容易嫉妒,不想看到任何男性接近大姊姊的人?」

 「你一直在找機會殺害尤蜜拉吧?我也是對象嗎?」

 「不,如果是大哥哥你的話,我還應付得來,所以不是你想的那樣喔。雖然晚了點,不過恭喜達到99級。」

 「你沒否定關於尤蜜拉的部分哪。」

 「這還用說。我怎麼能放著一個有辦法回溯整個世界的時間,而且還能在平行世界間來去自如的危險人物不管呢……算了,因為大姊姊已經不再受到等級上限束縛,所以我暫時也無計可施就是了。在找到對抗手段之前都不會與她為敵啦。」

 面對十分爽快回答的雷穆,大多數人都會疏於提防,不過派翠克依然保持警戒。

 他認為,這個心機深沉的神不可能毫無理由從影子中現身,肯定是看準了尤蜜拉不在的時機。

 「有事要找尤蜜拉的話,改天再來吧。」

 「因為就算我躲在影子裡也還是會被大姊姊察覺的關係,所以現在就只是覺得好像可以成功侵入這裡,隨興過來看看而已。大姊姊出遠門了嗎?」

 「她到月亮去了。」

 「月亮啊……不管以物理方式飛得再怎麼高都不可能抵達月亮的啊……」

 人果然還是到不了月亮啊──派翠克一度差點接受雷穆這番話,但是他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以物理方式飛得再高都到不了……?也就是說,要是改用其他方法就可以抵達月亮嗎?」

 「……大哥哥現在最想知道的應該還是大姊姊人在哪裡吧?」

 雖然雷穆明顯扯開了話題,不過派翠克也對前往月球的方法不感興趣。因此,對方欲言又止,彷佛知道尤蜜拉身處何處的說法讓派翠克忍不住開口追問。

 「你知道尤蜜拉現在在哪嗎?」

 「多多少少啦,大姊姊其實還在地上喔。現在好像正受到大哥哥關照的樣子。」

 「……你說的是邊境伯領地嗎?」

 「不是,還要更遠一點。我的意思是,大姊姊現在住在大哥哥家裡,跟大哥哥一起生活。」

 派翠克原本以為「大哥哥」一詞指的是自己,所以首先想到了阿修巴頓邊境伯領地。

 但是,隨著談話繼續進行,派翠克瞭解到雷穆這時提及的「大哥哥」不是自己。

 他現在覺得,雷穆堅持不肯說人名的習慣實在很麻煩。

 「你說的那個大哥哥是住在哪裡的什麼人?」

 「大哥哥就是大哥哥啦。」

 「給我說得更詳細一點。」

 「其實就是大哥哥的大哥哥啊。」

 因為派翠克怎麼想都覺得雷穆刻意採取讓人聽不懂的方式說話,所以認為繼續說下去也沒有意義,決定結束談話。

 派翠克目前就只聽出「尤蜜拉正住在某個男人家中,受對方照顧」,內心有股無從發洩的煩躁感。

 想到世上竟然還有其他男人能夠跟那個尤蜜拉和平共處也讓派翠克多少感到焦慮。

 派翠克內心充滿錯綜複雜的情感,表情蒙上一層陰影。他也沒注意到雷穆看到自己之後就露出一臉似乎不懷好意的奸笑。

 「啊,好像有人來了。那我就先告辭囉,再見!」

 派翠克望向雷穆原本所在之處確認時,只剩下微微晃動的影子。

 他專心傾聽,聽到了馬蹄聲。這間宅邸晚間很少有訪客,派翠克心想,既然對方騎著馬,多半來自城鎮之外吧。

 派翠克朝宅邸正門邁開腳步。

 他望了一眼緊閉的大門,輕而易舉跳過圍牆,來到宅邸外的道路上。

 馬蹄聲在昏暗中逐漸接近,派翠克隨即看出那是體格強壯的軍馬,接著凝神注視馬上的騎士。

 「那人是……盧法斯嗎?」

 盧法斯是阿修巴頓家的家臣,派翠克還記得大約年長十歲的盧法斯曾經陪自己一起玩。

 一方面也是因為盧法斯與吉爾伯特的年齡相近,所以他現在應該是後者的家臣。

 由於邊境伯家應該不太可能指派他當信差,所以派翠克推測可能是哥哥派他來告知自己什麼秘密。

 軍馬放慢了速度,停在宅邸前方。

 盧法斯下馬,對派翠克攀談。

 「抱歉深夜前來打擾,我是阿修巴頓邊境伯家派來的……原來是派翠克大人您本人啊。」

 他似乎在走近之後才認出眼前的人是派翠克。

 雖然盧法斯似乎懷著「為何派翠克大人會在深夜站在門前?」的困惑,但他還是迅速從懷中掏出信封。

 「果然是盧法斯啊。你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這是大少爺給您的信。因為這裡很暗,所以──」

 「沒問題,我直接在這裡看就好。你在趕時間吧?」

 派翠克兩三下拆開信封,只靠月光就開始讀信。

 雖然盧法斯也以不會遮住月光的姿勢從旁窺探,不過像是完全看不清楚內容,感到不解。

 派翠克一邊想著「既然他也湊過來看,應該已經知道內容了吧」,一邊繼續閱讀哥哥的親筆信。

 派翠克大致讀完後,腦中浮現哥哥的容貌,忍不住如此自言自語。

 「要我們刻意敗給雷姆列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