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和女高中生一起生活

第一卷  第一章 和女高中生一起生活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輕之國度×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拉菲

 掃圖:linpop

 錄入:kid

 修圖:不想修圖的kid

 敲打鍵盤的輕快聲響迴盪在安靜的辦公室內。

 四月上旬仍有些許寒意的夜裡,我正為工作忙得不可開交。

 我瞥了牆上的掛鐘一眼,現在已經過了晚上八點。其他職員結束工作後便早早回家,包含我在內只有幾位同仁還在加班。

 編寫原始碼的同時,我嘆了口氣。

 「唉……今晚能九點下班都算好的吧。」

 「辛苦了,雄也。」

 「嗚哇!」

 女性的聲音才剛傳來,一股熱意隨即貼上脖子。由於事發突然,我嚇得渾身一震。

 我連忙回過頭去。不出所料,犯人是上司月代千鶴。她一手拿著罐裝咖啡,面露不懷好意的笑容。

 「千、千鶴小姐,請不要嚇人啦。」

 「呵呵,誰教你的反應這麼有趣,讓我忍不住想要捉弄你嘛。來,請你喝。」

 這麼說完,千鶴小姐將罐裝咖啡遞給了我。

 「謝謝……真是的,這種整人遊戲去找男友玩啦。」

 「啊?我沒有男友喔。」

 細長的眼眸變得更加尖銳。完了,在千鶴小姐面前絕不能提到男友和年齡的話題。

 「雄也,為什麼我身邊就是沒有理想的男性呢?」

 「我怎麼知道啊……順便請教一下,你心目中理想的男性是?」

 「那還用說,當然是比我更能喝的帥哥。」

 「……這條件感覺很難呢。」

 千鶴小姐是酒豪,我沒見過比她更能喝的人。看來遇見優秀男性的日子還有點久遠。

 「哼,這個無法體會我的魅力的世界,乾脆毀滅算了。」

 說完可怕的話,千鶴小姐拿起咖啡猛灌,我也傻眼地喝了口咖啡。

 千鶴小姐是我的上司。別看她這樣,其實她熱心助人,進公司以來我一直受她照顧。

 亮麗的黑髮、知性的氣質、宛如寫真偶像的身材比例。雖然具備許多受歡迎的要素,卻沒有男友。我想問題八成是出在她的海量跟煩人的個性。

 「話說回來,雄也,你的領帶歪囉。」

 「哎?啊,不好意思,讓你看到邋遢的一面了。」

 見我連忙重打領帶,千鶴小姐笑著說:

 「抱歉,我不是在責怪你,只是見客戶時要注意就是了。」

 「是……那個,謝謝你的咖啡。我還要再工作一會兒,正好能幫助提神。」

 「唉,你還在工作啊?今天要不要先回去了?」

 「我是很想回去,不過還得確認其他組員的進度才行……」

 SE的職務內容不單只是系統開發的設計,還要管理整個團隊的日程。依據專案內容和進度,很多時候也要支援其他程式設計師。至少我是如此。

 「你在工作上很照顧身邊的人呢。這是我欣賞你的理由之一喔……不過,你最近臉色實在是太差了。」

 「臉色……是嗎?」

 「是啊,新人時期的你表情還是個充滿霸氣的青年,可現在的你卻因為過勞而憔悴,活像個爆肝的上班族大叔。」

 聽了千鶴小姐的關心我才猛然驚覺,雖然我常常幫忙身邊的人,卻完全沒注意過自己。

 我看起來真有那麼憔悴嗎……不過,把我說成大叔會不會太過分了?我才二十四歲耶……

 當我暗自消沉時,千鶴小姐突然微微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哎,遇到困難的話,也可以找我幫忙喔?我是你的上司,給部下依靠也是上司的工作喔?」

 溫柔的話語一下子打動了我疲憊的心。

 就是因為這樣,我在千鶴小姐面前才抬不起頭來。她真的是很關注部下的上司。

 「……謝謝你。情況緊急的時候,我會拜託你的。」

 「嗯,你也可以換個工作方式啦。現在的做法很辛苦吧?」

 「的確……」

 「好心也該有個限度,拼到自己垮掉可就得不償失了。」

 「那我先走囉。」揮著手這麼說完,千鶴小姐便下班回家了。

 ……被她說中了。我確實被工作搞得疲憊不堪、心力交瘁,連做家事的力氣都沒有,我的房間早已亂成一團。

 「第一年進公司的時候,我還會認真打掃呢……」

 今年是進公司的第三年。隨著開始參與專案,承接更多工作,加班的機會也變多了。到頭來就是累積愈來愈多疲勞,落得今天這步田地。

 「唉……先把工作完成吧。」

 總之,現在先做該做的事吧。我喝完罐裝咖啡,繼續回到工作上。

 ◆

 結果,直到晚上九點過後我才能離開公司。

 我爬上公寓樓梯,打開自己住的二○二號室的門。

 「我回來了──」

 房裡沒有歡迎我回家的同居人。我懷抱著空虛感,將公事包放到地上。

 接著把超商便當微波兩分鐘,連同手機一起擺到桌上。

 「我開動了……嗯?」

 手機在震動。往螢幕一看,上頭顯示著「媽」這個字。

 「啊……糟糕。這麼說起來,昨天晚上媽好像有打來。」

 昨晚發現來電,是我正準備睡覺之前。原本打算今天午休時回電,我卻徹底忘了這回事。

 我拿起手機觸擊螢幕。

 「喂,媽,好久不見。」

 『什麼好久不見。昨天我有打給你,你沒接吧?』

 「抱歉,我忘記回電了。」

 『我說你啊,出社會後是不是變得馬虎啦?學生時期你可不是這樣啊……你有好好過日子嗎?該不會變成爆肝社會人了吧?』

 「想不到竟然連媽都來為我操心……放心啦。話說回來,有什麼事嗎?」

 『啊,對了對了。雄也,你記得小葵嗎?』

 「葵?嗯,當然記得啊。」

 聽到令人懷念的名字,我自然而然地放鬆臉頰。

 白鳥葵。以前住在老家附近的女孩子,小我八歲。記得她很親我,我時常幫忙照顧她。

 最後一次見到葵,是她國小三年級的時候。當時正值即將升一年級的三月。

 白鳥家因為家長工作的關係搬走後,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小葵說很想念雄也呢。這禮拜天她會去你住的公寓喔。』

 「我是無所謂啦,不過也太突然了……你也沒問過我有沒有安排,就答應人家喔?」

 『又沒關係。反正你一定是無所事事地窩在家吧?』

 「這個……是這樣沒錯啦。」

 我無法反駁。除了專案交期前跟處理問題之外,休假時間我確實很閒。

 『小葵已經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了,而且她唸的學校就在你住的公寓附近。聽說這件事時我嚇了一跳。好巧啊。』

 「高中……這樣啊。那個小不點葵已經是高中生啦。」

 小時候的葵是個善良的孩子,卻有著笨手笨腳又愛哭的一面。記得以前她被男生捉弄,或者跌倒膝蓋破皮的時候,我曾經出面為她解圍。

 那個葵已經是高中生啦……想必她長大了不少吧。真期待見到她。

 「不過這麼突然,真的嚇了我一跳。她找我有什麼事嗎?」

 『啊啊,我忘記說了。小葵因為母親工作的關係……啊,來了──!抱歉,雄也。你爸叫我,我先掛電話了。詳情你就直接問本人吧。她說下午一點左右過去,到時候就麻煩你囉!』

 「哎?等一下,媽!」

 嘟──嘟──手機另一頭傳來無機質的聲音。電話掛斷了。

 我把手機放到桌上,抱臂思索。

 剛才媽是不是提到了葵的母親?這跟葵來見我的原因有什麼關係嗎?

 本以為她只是難得來玩……看來似乎另有隱情。

 「……糟糕,便當都冷掉了。我開動了。」

 反正想也想不通,先吃晚餐吧。既然有事找我,之後應該會再聯絡吧。

 我獨自在房內靜靜地吃著超商便當。

 ◆

 跟媽通完電話後過了幾天。

 平常加班已經夠辛苦了,昨天放假竟然還要上班。原因是客戶突然要求變更需求規格,也就是遇到了機車客戶。

 幸好變動不大,不過日程也不得不因此調整。為了儘量加快作業進度,只好假日去公司加班。

 今天是禮拜天,不用上班,不過葵下午要來玩,所以我沒辦法休息。

 今早鬧鐘還沒響我就醒了。在葵來之前還有充裕的時間。

 「接下來……先趁著上午做完家事,準備接待客人吧。」

 我在被窩裡蠕動,拿起手機確認時間。已經過十二點了。

 ……十二點!?現在不是早上嗎!?

 「難不成……我睡過頭了!?」

 我拋開手機,連忙從床上跳起來。

 不會吧。還以為自己搶在鬧鐘響之前醒來,結果竟然是沒聽到鬧鐘睡死了……!

 約好的時間是下午一點。距離葵來我住處已經不到一小時了。

 我環顧著2DK的屋內。起居室裡散落著漫畫和空寶特瓶。這情況實在沒辦法請客人進門。

 看來要先打掃了……漫畫和寶特瓶就暫時堆到寢室吧。屋內還有其他房間,不過進出那裡的次數比寢室少,相對保持在較為乾淨的狀態。雖說葵回去後會馬上整理,但我也不想把房間弄亂。

 再來只要用吸塵器吸地,簡單拖過一次,基本上就沒問題了吧。慎重起見,廁所的狀態也要先檢查過。

 這些事情完成後,還要準備茶點。事情多得是。

 「好像勉強來得及……動工吧!」

 我迅速整理好儀容,連忙開始打掃。

 ◆

 沒多久便到了約好的時間。葵還沒來。

 「呼──……總算及時趕上了。」

 房間已經打掃乾淨,茶點和紅茶剛才也買回來了。這樣隨時都能招待葵。

 就在我準備茶點和茶杯時,對講機的鈴聲響了。

 「喔,人到了。來了──!我這就開門!」

 帶著重逢的喜悅,我興奮地前往玄關。

 開門一看,那裡站著一位女孩子。

 明明是禮拜天,她卻穿著制服。上半身是西裝外套,下半身是格子裙。

 我看過這身制服。印象中通勤時擦身而過的女高中生們就是穿這套。

 雖然臉蛋成熟許多,但溫柔的眼尾仍帶有昔日的影子。

 她睜大眼晴,頻頻眨動。

 「……是天江雄也嗎?」

 「嗯,沒錯。好久不見,葵。」

 「好久不見……雄也。」

 葵眯細雙眼,露出淡淡的微笑。

 這可愛和善的笑容……雖然整體感覺略有變化,但這女孩就是我認識的白鳥葵。

 「你長高很多呢。以前明明那麼矮的。」

 我重新觀察葵的身姿。

 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公分。端正的五官,豐潤的嘴唇,垂肩的褐發,再往下看是制服遮掩不了的飽滿雙峰。這也未免長得太成熟了。

 「雄也才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呢。長大後你是不是消瘦了點?」

 葵擔心地盯著我的臉瞧。

 消瘦……想不到居然被葵點破我在職場飽受折磨的事實。

 「……你該不會是暗指我變大叔了吧?」

 聽我戰戰兢兢地這麼一問,葵噗哧一笑。

 「呵呵,可能真的變大叔了吧。不過,外表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溫柔。」

 天啊,我果然老了嗎……

 正當我深受打擊時,一位妙齡女子從葵身旁探出頭來。雖然剛才被門擋住沒注意到,但似乎還有另一位客人的樣子。

 「你好啊,雄也。」

 「咦……涼子阿姨!?」

 「沒錯,就是涼子阿姨我。哎呀,雄也變得這麼帥啦。」

 「是、是嗎?」

 「是啊,變得非常性感喔。真是太好了呢,葵。雄也依然是個帥氣的哥哥。」

 「媽、媽!別亂說啦!」

 葵紅著臉輕敲涼子阿姨的肩膀。

 涼子阿姨是葵的母親。

 葵的父親早已過世,聽說是在她嬰兒時期就生病去世了。在那之後,涼子阿姨便獨力扶養小孩。

 先不管這個……為什麼涼子阿姨會出現在這兒?

 感覺也不太像是母女倆特地偕同出遊。看來此行的目的果然不是單純來玩。

 總之,站著說話也不好。有事到屋裡再慢慢說吧。

 「兩位請進。雖然房間很小,還請不要拘束。」

 「謝謝你,雄也。葵,記得跟人家說『打擾了』喔。」

 「別把我當小孩子看。這點小事是常識。」

 「哎呀呀,進入反抗期啦──」

 「討厭啦!媽!」

 葵氣呼呼地對涼子阿姨鼓起臉頰。

 看到這幕以前常見的熟悉景象,我不禁露出了笑容。

 「啊哈哈。不過我沒什麼好招待的,頂多只有茶而已。」

 我請兩人進門,先讓她們入座。

 接著我到廚房泡紅茶。以大吉嶺為基底的格雷伯爵茶,是葵喜歡的加味茶。

 我把茶杯送到桌上,然後在並肩而坐的兩人對面坐下。

 葵端起杯子,小小地驚呼一聲。

 「清爽的柑橘類香氣……雄也,這紅茶是……」

 「嗯。這是葵喜歡的牌子吧?」

 「對,原來你記得啊。」

 葵露出開心的微笑,一旁的涼子阿姨則一臉笑咪咪的表情。

 「哎呀──真是太好了呢,葵。人家這麼關愛你。」

 「媽先暫時不要講話。」

 「討厭,你的表情好嚇人。果然是反抗期到了呢。」

 「還不是媽害的!」

 葵低聲嗚吼,惡狠狠地瞪著涼子阿姨。這與其說反抗期,應該是涼子阿姨開女兒玩笑開得太過火了。

 「好啦好啦。」涼子阿姨稍微安撫過葵後,便轉頭面向這邊。

 「對了,雄也,你工作很忙吧。我聽你母親說了喔?說你成天都在加班。謝謝你百忙之中特地為我們騰出空來。」

 「不會,我也想見葵……那個,請問今天來是有什麼事嗎?」

 「呃……你母親什麼都沒說嗎?」

 「是的。她只說葵要來住處找我……」

 「哎呀呀,真是太意外了。對不起,連我都不請自來。」

 「請不要道歉,我也很開心能見到涼子阿姨喔。不過,既然母女倆都來了,想必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是啊……今天來是有事要跟雄也商量。」

 原本臉上帶笑的涼子阿姨突然肅起神色。

 我感覺氣氛非比尋常,不自覺地挺直背脊。

 「媽,請讓我自己解釋。」

 葵搶在涼子阿姨開口前這麼說道。

 「呃……所以有事要談的人是葵嗎?」

 「是的。與我的未來有關。」

 我的未來……會是什麼呢?話題似乎挺沉重的。感覺好像不是「請像以前一樣跟我當好朋友」那麼輕鬆可愛的內容。

 「我知道了。不嫌棄的話,我會盡量幫葵的。說來聽聽吧。」

 為了讓葵可以先稍微放鬆一下再聊,我笑著這麼說。

 另一方面,葵不知為何滿臉通紅,緊握著裙襬開口說:

 「你願意以結婚為前提跟我同居嗎?」

 剎那間,時間彷佛戛然而止。

 我沒聽錯。

 葵剛才確實說了「以結婚為前提同居」。

 「等、等一下,你突然在說什麼啊?」

 「一點都不突然。我整整等了七年。」

 「七年……?」

 「是的。七年前……自從訂下婚約那天以來,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了。」

 「婚、婚約!?」

 說到七年前,豈不是我念高中的時候嗎?

 當時葵還是小學生……竟然跟小孩子訂婚,當時的我到底在幹嘛啊?我可沒這種嗜好啊。

 不行,我徹底慌了手腳。情況發展得太快,我完全無法理解。同居?婚約?我整個人一頭霧水。

 「難道……你忘記婚約的事了嗎?」

 葵一臉失落地問道。

 哪有什麼忘不忘的問題,我不可能跟小學生訂婚……不。既然涼子阿姨都一塊兒來了,我說不定真的曾經跟葵訂過婚。

 先問問看葵吧。聽完她的說法之後再作判斷。

 「抱歉,當時的事我不太記得了……是我說要結婚的嗎?」

 「不,是我提的。」

 「那時候我怎麼回答你的?」

 「你露出爽朗的笑容說『如果葵長大後還喜歡我的話,我們就結婚』。」

 這什麼羞恥的回應啊。又不是時下流行的戀愛漫畫。

 「……抱歉,葵。可以詳細告訴我當時的情況嗎?」

 「我知道了。我九歲時搬家了,記得嗎?」

 「嗯,是在我十七歲的時候。葵因為涼子阿姨工作的關係搬走了。」

 「是的。你還記得跟我道別的那天嗎?」

 「道別……」

 七年前……已經是滿久以前的事了。依時間序仔細回想吧。

 我試著在腦海裡重現那天的情景。

 我們最後一次交談是在葵搬家當天,她準備上車之前。

 時序是三月下旬,春季,那天風很大。印象中那年櫻花提早開了。散落的櫻花隨著春風捲上無邊無際的天空。

 涼子阿姨已經先上車了,我跟葵互相道別。

 「嗚咕……嗚……」

 「別哭嘛,葵。又不是一輩子都見不到面了。」

 「可是,沒辦法隨時找你玩了……好難過。」

 「我也很難過啊。不過看到葵哭會更難過,所以……」

 「……好,我不哭了。因為我不想讓雄也為難。」

 「葵好堅強啊。真了不起。」

 我盡力擠出溫柔的微笑,輕撫著葵的頭。

 原來她這麼喜歡我啊。雖然我也很寂寞,但最後我想要笑著道別。因為我不希望今日這天成為悲傷的回憶。

 「葵,差不多該走囉。涼子阿姨在等你。」

 「好的。那個……最後可以提個任性的要求嗎?」

 「可以啊。什麼要求?」

 「那個……我、我喜歡雄也,請跟我結婚!」

 葵面紅耳赤,緊閉著眼睛說。

 十七歲高中生與九歲小學生。以一輩子僅有一次的求婚來說,這段對話著實令人莞爾。

 為了安撫葵,最後我又摸了摸她的頭。

 然後這麼說:

 「謝謝你的表白。那麼,如果葵長大後還喜歡我的話,我們就結婚。」

 接下來葵會進國中、高中,過程中應該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吧。對我的戀慕之情終將被她當作『初戀的回憶』,鐫刻在相簿裡的一頁。

 所以她遲早也會忘了這段酸甜的告白……當時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葵露出驚訝的表情,抬起頭來仰望著我。

 「真、真的嗎?」

 「嗯,約好了。」

 剎那間,葵的一雙大眼裡燃起了決心。

 「我等……我會一直等到升上高中的!在那之前,我會努力變成一個既可愛又會做家事的優秀妻子!」

 「是嗎……真期待再次見到葵的那天呢。」

 「嗯!雄也也要保重喔!」

 葵帶著笑容道別。淚水已經完全乾了。

 載著葵的車緩緩駛離。

 我不停揮手,直到看不見車子為止。

 回想起一切後,我忍不住抱頭。

 「以前我竟然說過這麼離譜的話……」

 什麼叫「還喜歡我的話我們就結婚」啊。只有帥哥才能說這種肉麻話吧。

 ……以前的我是個能夠滿不在乎地說出這般羞恥言語的男人。姑且不論長得帥不帥,學生時代的天江雄也充滿了光彩,跟現在截然不同。

 不過……葵一直記著那個約定嗎?

 想不到至今她依然喜歡著我……雖然很開心她對我這麼死心塌地,但我完全忘了她的告白,不禁心生罪惡感。

 「雄也,你想起婚約的事了嗎?」

 「嗯。我之前都忘了,真的很抱歉。」

 「忘了也沒辦法。畢竟是以前的事了。」

 「……葵的心意到現在還是沒變嗎?」

 「那個……是的,我喜歡雄也。別讓我說這麼丟臉的話啦,笨蛋。」

 葵紅著耳根說。至於臉就更紅了。感覺她的頭頂好像隨時會滋滋滋地冒出蒸氣。

 被這麼可愛的女孩喜歡,我不可能不開心。

 可是,當時我並未把葵的告白認真當一回事。我以為那只是小孩子淡淡的初戀,隨著時間經過自然就會忘了。如今她卻重提往事,表示想跟我同居。老實說,我感到相當為難。

 「我明白葵的心情了。但是,突然說要同居有點……」

 「雄也,這事牽扯到工作,就由我來說明吧。」

 先前默默聽著的涼子阿姨加入了對話。

 「我現在的工作經常需要調動,前幾天又決定調派到其他地方去了。」

 「這樣啊。您要調去哪裡呢?」

 「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

 竟然是國外。那可不是從日本能夠輕易往返的距離。

 「雄也,你知道澳大利亞是什麼樣的國家嗎?」

 「雖然不太瞭解,但印象中有豐富的大自然,好比艾爾斯巖、美麗的珊瑚礁等等。無尾熊也很有名……還有尤加利樹的森林是吧。」

 「你很清楚嘛。像我就只知道無尾熊,除此之外根本沒有概念。」

 「涼子阿姨可不能沒概念啊……不過,不熟悉也不意外啦。」

 「是不是?如果帶著葵去遙遠的異國,總覺得怪可憐的。可是我又不放心留下葵自己出國。我先生已經過世,又沒有可以依靠的親戚。所以只好讓葵自己一個人生活了……可是當媽媽的難免會擔心嘛。」

 涼子阿姨憐愛地看著葵說:「畢竟這孩子是我最重要的獨生女啊。」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不願讓葵孤身一人」的涼子阿姨,以及「至今依然喜歡雄也」的葵。綜合兩人的心情,最後才得出「讓葵跟我一起住」的結論。

 我也想盡可能幫助葵。

 不過同居真的太勉強了。而且把獨生女託付給成年男性,當媽媽的都不會擔心嗎?

 這時,涼子阿姨彷佛看穿了我的想法,接著說道:

 「我覺得可以把葵託付給雄也。」

 「真的假的?您居然這麼信任我……」

 「雄也以前很照顧葵吧?那時候我一直在看著你,所以可以放心拜託你。溫柔體貼的雄也絕不會做出傷害葵的事。我的眼光錯不了的。」

 「不過,出社會的男性跟女高中生可是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喔?總覺得這樣會有很多問題……」

 「只要你們訂婚,社會觀感上就不成問題了!阿姨支持你們相愛!」

 「別這樣,媽。」一旁的葵害臊地制止喘著粗氣的涼子阿姨。我只能「哈哈哈」地陪笑。

 「哎,訂婚的事有一半是開玩笑的……總之,雄也。現在先當監護人也好,我希望你能照顧這孩子。」

 「監護人……是嗎?」

 「這孩子很能幹,無論煮飯還是做家事都很擅長。雖然她完全可以自己一個人生活,但我還是會擔心啊。這孩子是單親家庭的獨生女,個性怕寂寞又愛撒嬌。我這個當媽媽的實在不想讓獨生女飽受孤單的滋味。」

 我能體會她的心情。

 以前涼子阿姨晚歸的時候,葵因為覺得孤單寂寞,常常忍不住哭了。記得每次葵總是黏在身邊向我撒嬌。

 「而且這孩子還信誓旦旦地說要學做菜,目標是以後能夠得到雄也的誇獎。在那之後她就一直在進行新娘修行,很了不起吧。」

 「媽、媽!我不是說這件事要保密嗎!」

 「別害羞嘛。你分明說什麼『我必須成為能照顧雄也生活起居的人!』,家事也搶先扛起來做。」

 「真是的!別說了!」

 我和不斷捶著涼子阿姨肩膀的葵對上了眼。她羞澀地開口了:

 「那個……我會盡心盡力地為雄也效勞,請讓我待在雄也身邊。不行……嗎?如果能跟你一起住,我會很開心的。」

 葵忸忸怩怩地抬起眼簾說。

 剛才聽她提起以前的婚約和同居的事,一時之間我真的不知所措。

 不過,若是以監護人身分代為照顧葵,事情又另當別論了。

 如果能夠消除葵的孤單,我願意作為監護人待在她身邊。必須有誰陪著這孩子才行。

 「我知道了。我就以監護人的身分代為照顧葵。葵,一起住吧。」

 「真……的嗎?」

 「嗯。今後請多指教囉。」

 「太、太好了……謝謝你。」

 葵露出寬心的笑容。即便升上高中,那柔和的笑容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曾變過。

 一旁的涼子阿姨也露出放心的表情。

 「真的很謝謝你,雄也。我這麼唐突地提出請求,你卻爽快地答應了。」

 「不會。聽完事情的原委,我覺得必須保護好葵才行。」

 「哎呀呀,好熱血啊。簡直就像保護公主的騎士一樣。我支持你!」

 「咦?啊,不是啦。我是說要以監護人的身分保護葵,不是涼子阿姨想的那樣……」

 「嗚呼呼,我懂啦。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喔。」

 說著,涼子阿姨面露賊笑……受不了,涼子阿姨根本沒有懂吧?

 「媽,以後就要麻煩人家了,別對人家說奇怪的話啦。」

 葵雪白的雙頰泛起淡淡紅暈,氣呼呼地表示抗議。

 「哎呀?對葵來說,這也不是件壞事吧?」

 「這……這是當事人之間的問題!媽安靜看著就好!」

 雖然葵滿心氣憤,涼子阿姨卻悠哉地說:「果然是反抗期到了呢。」這景象隱約可以看出兩人關係有多好,令人不禁莞爾。

 「那個,雄也。今後請多指教。」

 「我才要請你多多指教。好期待吃到葵親手做的菜啊。」

 「不要連雄也都笑我啦……呵呵。我會努力滿足你的期待的。」

 葵開心地輕聲笑了。

 以後得保護好這純真的笑容才行。

 「太好了。多虧雄也,這下我就能放心去澳大利亞了。」

 「不會。畢竟我不能放著葵不管。」

 「嗚呼呼,不愧是雄也,真是可靠……對了,我在這附近發現一家感覺很好吃的西餐廳,今晚要不要去那邊吃飯?就當是紀念你們兩個同居。」

 「喔,不錯呢。報告近況、敘舊……想說的事多得是呢。」

 「也對。葵一定也很想聽雄也的事情。對吧?」

 「嗯。我很好奇雄也現在在做什麼工作。」

 「這樣啊。我沒說過嗎?你知道SE嗎?是系統工程師的縮寫……」

 晚餐時間之前,我們聊起了彼此的近況。

第二章 與客氣又愛照顧人的女孩展開甜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