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話 在交友軟體上順利與前任重逢了。

第一卷  第八話 在交友軟體上順利與前任重逢了。 今天是我跟在交友軟體上認識的帥哥的第二次約會。

 第一次他約我吃午餐,結果被放了鴿子。

 他說要向我賠罪,約我今天去咖啡廳吃午餐,晚餐還會請我吃壽司。

 有人要請吃壽司,當然沒道理拒絕。

 而且,我覺得我必須忘記他了。

 因為翔已經有了新對象。如果我更早跟他道歉,或許就不會變成這樣。可是我不敢主動接近他,翔也不可能這麼做。

 「咦?要去這家店嗎?」

 那位帥哥帶我來到我跟翔常去的咖啡廳。

 「這家店很漂亮對吧~朋友跟我說這裡的蛋包飯很好吃。你來過這裡嗎?」

 「來過好幾次。」

 「這樣啊。呿~還以為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沒人知道的好店~」

 「知道這家店的人確實不多,像我就沒幾個朋友知道。乍看之下似乎看不出這是一家咖啡廳。」

 「啊~從外面看確實像一座叢林。」

 他說的朋友說不定是翔。我滿腦子都是翔,甚至產生這種愚蠢的猜測。

 即使我是這樣,但翔不一樣。

 因為我對他態度太差,他早就跟其他人……配對成功的同校女生培養出感情了吧。

 都是因為我拖拖拉拉。

 「明莉從來沒叫過我的名字呢。該不會忘記了吧?」

 沒有忘。只是沒機會叫。

 再說,我本來就不常叫別人名字。

 只有在對對方有興趣或找對方有事時才會叫名字。

 實際上,以前我都這麼做。

 然後現在亦然。

 我在這個男人身上,感覺不太到異性的魅力。

 他沒有不好,反而是個好男人。只不過,我心中的位置全被翔獨佔了──

 「記得啊,你叫緣司對吧?」

 緣司露出小狗般的可愛笑容撩起頭髮。

 「太好了﹑太好了。我對你很感興趣,所以我很高興你願意叫我名字。」

 「喔,嗯。」

 他會誇我可愛,會說對我感興趣,卻絕對不會更進一步地說喜歡我。

 至今以來,我深入交流過的只有翔那種彷佛從冰箱裡走出來的冷漠男,從未遇過這類型的男生。

 他應該很受一般女生的歡迎。

 即所謂的犬系男。

 我卻不太擅長跟這類型的人打交道。而緣司大概也發現了。

 明知如此,他仍舊維持犬系男的形象,全是不想讓我真的喜歡上他。

 隨便玩玩,有上到床就行。他八成這樣想。

 否則他才不會一直跟這麼難相處的我繼續有所關聯,也不會請我吃壽司。

 沒有好處。

 「順便問一下,你對我的哪個部分感興趣?我搞不清楚。」

 「我想想喔……你可能會覺得我動機不純,不過你的長相挺符合我的喜好。服裝品味也不錯,我喜歡你的穿搭風格。」

 我的個性沒什麼特別,穿得像一般的大學生。至於長相,以緣司那張臉,想追到比我更可愛的女生也綽綽有餘。

 「身材也很棒,髮質又好。」

 「啊,別說了,我會害羞。」

 「害羞的時候也很可愛喔~」

 同樣的台詞,由緣司說出口和由大叔說出口,感覺截然不同。

 明明對他沒意思,卻會感到難為情。而且他又是個帥哥。

 「對了,你之後跟前男友還有聯絡嗎?」

 瞞著緣司也沒用,這點我早就知道了。

 不知為何,他彷佛能看穿別人的內心,誘使我說出一個又一個煩惱。然後,我現在的煩惱之前也不小心跟他說過一次。

 「被你放鴿子的那一天,他好像也被人放鴿子的樣子,所以我們一起吃了晚餐,就這樣。」

 「哦──那次真的很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不怎麼介意。」

 「可是竟然會跟前任一起吃飯,你們感情不錯嘛?」

 「也沒有,只是剛好而已……」

 「哦?」

 我知道聽起來像在辯解。

 緣司大概也察覺到了,沒有繼續追問。

 想隱瞞什麼的時候都會被緣司發現,所以不能亂說話。

 「久等了,幫兩位上餐。」

 在店員送上蛋包飯之前,緣司一直在思考什麼事情的模樣,不過蛋包飯一上桌,他臉上就漾起笑容。

 我在吃飯前去了一趟洗手間,回到座位時,緣司喜孜孜地在跟人傳LINE。

 「抱歉,你在等我嗎?開動吧。」

 「嗯!我傳LINE跟介紹這家店給我的朋友說我來了。」

 他高興地看著手機,臉上是發自內心的笑容,跟之前那種有點假的表情不同。

 看起來比跟我聊天的時候更開心。你喜歡的是那個朋友吧?

 我吃完不知道吃過幾次的蛋包飯,緣司也滿意地享用飯後咖啡。

 對了,翔喜歡喝咖啡。

 他說過他在咖啡廳打工。記得緣司的個人簡介上也寫著他在咖啡廳打工。

 「你也在咖啡廳打工對不對?」

 「對啊,你也是吧?」

 「嗯。」

 「剛才跟我傳LINE的朋友,也在同一家咖啡廳打工喔。」

 「這樣呀。」

 那個朋友跟翔的相似處還真多……

 我們離開咖啡廳,在三宮中心街閒晃、逛服飾店,消磨時間直到天黑。

 到了晚上,我們走在有一堆居酒屋員工在拉客的街道上,尋找那家壽司店。

 「找到了,就是這裡。」

 店內是狹長型的,從門口往左邊看過去,看起來很死腦筋的師傅小聲地對我們說:「歡迎光臨。」

 這家店不是回轉壽司,師傅看起來對品質很講究。感覺會端出午餐肉壽司,或者兩貫花枝壽司(注:出自日本搞笑團體千鳥的漫才段子〈很有個性的壽司店〉)。

 跟師傅成對比的親切店員,帶領我們入座。

 我看向就在旁邊的菜單,以正統壽司店而言意外地便宜,令人感到安心。

 雖然今天緣司要請客,可是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帶我來正統的壽司店,是不是AA比較好……

 「儘管吃沒關係,畢竟這頓飯是用來賠罪的。」

 「謝謝,但我還是跟你說一下,我沒有生氣喔。」

 「因為跟前男友吃到飯了?」

 緣司奸笑著開口。原來他還會這樣調侃人。

 「對啊,說實話我還忘不了他。所以我很慶幸見到了他,這樣才能整理心情。」

 「意思是,你不打算再聯絡他了?」

 「……嗯。」

 那樣才對。

 因為我們早已分手,彼此現在都有聊得來的新對象。雖然我的對象是搞不懂他在想什麼的帥哥。

 「這樣啊,你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一直忘不了他很噁心吧?」

 「不會啦。我從來沒有真的喜歡過人,所以我很羨慕你,也覺得這麼真摯的感情很動人。」

 「是這樣嗎……」

 他的語氣難得這麼強烈,總覺得我第一次聽見了緣司的真心話。

 既然如此,緣司玩交友軟體的原因,或許不是想約炮。

 純粹是想喜歡上某個人。

 「壽司很好吃。謝謝你。」

 「我才要道謝,跟你一起吃飯很開心。」

 我們走出開暖氣的店內,瞬間暴露在外面的冷空氣中。

 假設緣司想要約炮,請對方吃正統壽司店會不會太不划算了?

 他只是純粹對我有興趣嗎?

 「唉,如果你已經決定忘記前男友,要不要跟我交往看看?我會讓你忘記他。」

 緣司握住我的手。

 最後一次牽我手的人是翔。

 身為可愛系男生,緣司的手掌比想像中更厚實,和翔有點不同。他的手光滑柔嫩,摸起來相當舒服,可能是經常保養的關係。

 「總之我們先散散步吧?」

 他牽著我的手,從市街走到無人的街道。

 這樣真的不好。

 我心中還有翔的位置,並非真心想要忘記他。

 可是,緣司並不壞。

 他感覺是真的想談戀愛,只是沒喜歡過人。

 既然如此,我是否也該為自己的心意做個了斷?

 我停下被緣司拉著走的雙腿。

 「對不起,緣司,我還是想確認一下自己的想法。」

 緣司似乎憑這句話就明白了一切。他微微一笑地放開我的手,確認起智慧型手機。

 「差不多了吧……」

 他輕聲呢喃,我沒聽清楚他說的話,正想開口回問時,背後傳來著急的聲音。

 「──光!」

 *

 我從小就喜歡獨處,不會特別交朋友,下課時間不是讀書就是睡覺,自願當一個邊緣人。

 是光踏進了我的領域。

 高一的時候,我們同班又坐在隔壁,所以光拼命找我聊天。

 「唉,你是哪所國中的?」

 起初我選擇無視。

 可是,她好像以為我沒聽見,一直纏著我不放。

 「唉,你是哪所國中的?」

 「……」

 「唉,你是哪──」

 「聽得見啦。我哪所國中跟你有關係嗎?」

 我對她這麼冷淡,她不可能還來找我說話。以前遇過的人都是這樣,我以為光也會如此。

 然而,未來的我會逐步認知到,光才不是那麼好打發的人。

 「你在跩什麼啦!」

 「……!」

 用一句話形容,就是超出常理。

 將自己覺得正確的做法貫徹到底。

 將自己看不順眼的東西統統破壞。

 校內的女生著迷於這樣子的她。

 「喂,藤谷!你不是跑很快嗎?接力大賽幫忙當最後一棒啦!」

 「我不要!一定會很累!」

 「那你不要每天一看到我就死命逃跑!」

 每天我們一見面就是吵架。跟現在一樣。

 不過,我們的關係在高一校慶時突然產生變化。

 我和光原本就都是不服輸的類型,無法坦率面對對方。

 其實我們早就對對方有好感,連吵架都很愉快,每天都期待見面。

 「羅密歐和茱麗葉要由誰演~?不用問了吧~!」

 雖然我嘴上在制止大家,假裝生氣,心裡卻非常期待跟光一起做點什麼。

 升上高中,我第一次交到這麼多朋友。

 並非出於自願,都是光強迫我認識的。感覺比想像中來得好,現在大家也還是我重要的朋友。

 於是,我們以那場話劇為契機開始交往。

 之後每天都在一起,光說她要練習做菜,希望我幫忙試吃,天天做便當給我。

 我誠心發誓不會做出輕率之舉。

 我們雖然常吵架,次數跟交往前比起來逐漸減少,有時甚至會散發粉紅泡泡。

 正因如此,一吵起來就會非常嚴重。

 第一次大吵,是因為我在約會當天睡過頭。

 除了那一天,我總是等人的那一方,因此我以為光會原諒我。錯就錯在我不該這麼輕浮。

 「抱歉,我遲到了。走吧。」

 「咦?就這樣……?我那麼期待,你卻遲到了……!」

 「你平常也都會遲到啊。」

 不是的。

 光確實會遲到。

 然而那是因為她在用心化妝和弄頭髮,想要變可愛一點,不知不覺過了我們約好的時間。

 我則是睡過頭。

 還是睡回籠覺睡過頭。

 同樣是遲到,感覺卻不一樣。

 一個是因為喜歡而遲到,另一個則是被窩的誘惑勝過對對方的喜歡,因為睡過頭而遲到。

 兩者天差地遠,感覺到差異的光一定很不好受。現在我能體會她的心情。

 起初道歉時,老實說我沒什麼誠意。我心想反正光也會遲到。

 可是後來我明白了光的感受,知道必須好好道歉,學會附上禮物向她賠罪。

 愛情表現因人而異,我認為花費「金錢」、「時間」和「勞力」是很好的方式。

 而這是跟光學來的。

 「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正值梅雨季的六月。

 那個星期,光的傘在回家路上被強風吹壞。

 所以我記得這件事。

 我將在約會途中買的傘,送給悶悶不樂的光。

 「給你,你的傘不是在這星期被吹壞了嗎?」

 心意傳達到了。

 幸好我努力找了適合光的傘。

 光微笑著接過傘時,正好開始下雨。

 「剛好!我馬上拿來用!謝謝你,翔!」

 跟她重逢時,她還在用那把傘。

 我很高興她依舊那麼珍惜它。

 不知不覺交往了三年,我以為我們往後也會永遠在一起。

 光在學校相當受歡迎,不分性別。

 不少人明知道她有男友,還跑去跟她告白,覺得自己搞不好有機會。

 與此同時,我也因為光的影響,變得比較常跟身邊的人接觸。

 值得感激的是,至今以來與受歡迎三個字無緣的我,也有了被告白的經驗。

 但我已經有光了。

 我當然沒有答應,可是……

 「喂,翔,你什麼意思!我朋友告訴我你偷偷跟學妹見面!」

 那是我被告白的時候。

 高中畢業、升上大學後,學妹有話想對我說,把我叫了出去,但說明情況等於在公開處刑鼓起勇氣向我告白的人,我不知道該不該通知光。

 「你最近變得受歡迎了,找到比我更好的對象就要把我一腳踢開是吧!」

 這種說法使我當場理智線斷裂。

 明明只要講清楚就好,我卻忍不住怒吼回去。

 「你才是,其實你已經找到更好的對象了吧!」

 性格倔強的我們絲毫沒有讓步。

 當時不像高中那樣,身邊有願意阻止我們且代替我們說出真心話的朋友。

 雙方吵得越來越激烈,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也聽了很多。

 「我本來就只是因為校慶的氣氛才跟你交往!就算你劈腿我也不痛不癢!」

 若真的只是校慶的氣氛使然,不可能維持三年。

 用點腦就會明白。

 我卻想跟她鬥嘴。

 「我也是!每天都要吃你做的難吃便當,超痛苦的!」

 我知道自己是個大爛人。

 聽到這種話,光不可能不受傷。

 「對──」

 對不起,我說得太過分了。如果講得出這句話,搞不好我們現在還會在一起。

 都是因為當時說不出口的短短一句話──

 「算了──再見。」

 光轉身就走,我不敢追上她,想著之後再用LINE道歉就好、講電話道歉就好,等等再說、回去再說、睡前再說、起床再說、明天再說、下星期再說,不斷拖延,以至於越來越難開口,等到回過神時,一年就過去了。

 本以為再也回不去從前,我們卻因為一個偶然而重逢,哪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所以,拜託要趕上。

 就算她被其他人搶走,至少得為那一天的所作所為向她道歉。

 *

 緣司那傢伙明明就不在壽司店。

 我搭乘港灣人工島線回到三宮站,前往緣司說的壽司店。

 他說我們之前約好要一起去,我卻毫無印象。

 純粹是緣司自己想去,我就說改天可以一起去看看。

 可是,我記得當時緣司給我看的地址。

 我邊跑邊回憶,走進那家壽司店,左手邊看起來很有個性的師傅小聲地對我說:「歡迎光臨。」

 但我不是來吃壽司的。

 這家店設計成站在門口可以環視店內的構造,一眼即可看出緣司他們不在店內。

 「跑去哪裡了啦……!」

 一名活潑開朗、跟師傅的氣質成對比的大叔問我是不是要用餐,向他道歉後,我立刻離開店內。

 剛拿出智慧型手機確認,不等我問他,緣司就主動傳來他的所在地。訊息裡頭寫著:『我們離開了,在神社後面散步──』

 簡直就像在叫我過去。

 緣司平常並不會這麼頻繁地傳訊息給我。

 就算是因為我問了他在哪裡,未免太詳細了。

 我不是第一天搞不懂緣司在想什麼,但他今天真的有點不對勁。

 我在知名戀愛神社旁邊的道路看見HOTEL五個字,有種不祥的預感。

 想起緣司說過:「其實我最近認識了一個不錯的女生。」腦內的警鈴響得更大聲。

 雖然前男友沒資格講這種話,我真的無法接受。

 所以,在轉角處看見他們的瞬間,我忍不住喘著氣著急地呼喚她的名字。

 「──光!」

 「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這不重要吧?對了緣司,她是……」

 「幹嘛?我正在約會,不要來礙事好不好?」

 光不知所措,緣司的表情冷漠得判若兩人。

 語氣也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更重要的是,總是面帶笑容的緣司眉頭緊皺的模樣,實在太過異常──

 「怎麼,小翔?你認識明莉嗎?」

 看到光的反應,緣司察覺我和光認識,板著臉質問我。

 一陣冷風在這時吹來,使得現在的狀況顯得更加異常。

 「是我跟你提過好幾次的前女友。」

 「原來如此。可是我搞不懂耶。」

 他撩起瀏海嘆了口氣。

 「你不是說過你對前女友沒有留戀了嗎?那麼我跟她約會你也沒資格抱怨吧?你們已經沒關係了吧?」

 ──沒關係。

 的確,我只是她的前男友,光是自己想跟緣司約會的。

 或許沒有我介入的餘地。

 「你說得沒錯……」

 我無話可說,只能乖乖退讓。

 假如我有勇氣告訴她我的真心,情況或許會不同。

 分開長達一年,導致我更加排斥表明自身的想法,無聊的自尊心在妨礙我開口。

 「可是……我不希望她被別人搶走。」

 「這樣啊。那請明莉現在決定要選我還是你不就行了?對不對,明莉?」

 不曉得光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她低頭聽著這段對話,一語不發。

 「對前女友念念不忘的前男友和我,你要選哪一個?」

 這個用詞很不符合緣司的個性。

 感覺像在演戲。不如說,我希望他在演戲。

 (插圖014)

 因為這不是我認識的緣司。

 「翔,我問你。」

 粉紅色的日光燈照亮光的身影,看不出她現在的表情。不過,她用冷靜的聲音說:

 「你喜歡我的哪些部分?」

 突如其來的問題令我困惑不已。

 這種問題,明明連交往時她都沒問過。

 「怎麼突然問這個……」

 「別管那麼多,快回答我。」

 我試著回憶,浮現腦海的全是喜歡的部分,或者說是快樂的回憶。

 「廚藝那麼爛,還是為了我努力做便當的部分。」

 我吃過好幾次光做的菜。

 儘管味道不怎麼樣,不如說挺難吃的,我還是很高興她每天都幫我做便當。

 高興她特地早起幫我做便當。

 「吃什麼看起來都很好吃的部分。」

 所以,只要是跟光一起,去再便宜的家庭餐廳都能享受到高級餐廳的氣氛。

 她會在你面前吃得津津有味,連自己的心情也會自然地變好。

 「笑的時候會用雙手掩嘴的部分。」

 不知不覺,我開始覺得她的每一個小習慣都好可愛。

 「下樓梯時最後兩階會用跳的──」

 「可、可以了!」

 我發現自己彷佛在回顧每一天的回憶,瞬間害臊起來。

 光也一副意想不到的樣子。自己要問我這種問題,卻羞得面紅耳赤。

 「唉,你們在放閃給我看嗎?」

 緣司傻眼地說。

 「總、總之!緣司雖然常常誇我,幾乎都是在誇外表。翔會仔細觀察我,在瞭解我這個人的前提下喜歡上我。所以,如果要我在你們兩個之間選……」

 「所以,你這是想和小翔重修舊好的意思……?」

 「這、這個嘛……!」

 「小翔呢?」

 「我、我……」

 緊接著,前一秒嚇人的表情煙消雲散。

 緣司臉上是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

 「總之我被甩了,那我先走一步。時間也不早了,你要負責送明莉回家喔。」

 緣司離開光的身邊,朝車站的方向邁步而出。

 經過我旁邊時,他用光聽不見的微弱音量說:

 「我幫你創造機會了,剩下你自己加油。」

 聽見這句話,我終於理解一切。

 不停跟我回報現在位置的異樣感,以及用不尋常的態度跟我說話,全是為了創造讓我和光和好的機會。

 ──為了設計這個情境。

 不曉得他是什麼時候、怎麼發現明莉是我的前女友。以緣司的能耐,或許早就察覺到了。

 畢竟這傢伙很敏銳。

 「你……」

 他背對著我朝我揮手,踏上歸途。

 儼然是個英雄。

 「好冷。」

 緣司走掉後,只剩下我們兩個。鼻尖和手指凍得發紅的光就站在我面前,摩擦雙手取暖。

 我一下就明白,那句話是用來緩解突然跟我兩人獨處的尷尬氣氛。

 不意外。

 畢竟她不久前才逼我說了一堆喜歡她的部分。但我也一樣,不久前才說了一堆喜歡她的部分。

 而且還上演了「你要選我還是選他」這種電視劇般的戲碼,仔細一想超丟臉的。緣司,給我滾回來喔。

 「你別誤會,那是以前喜歡的部分。我沒說現在還喜歡你。」

 「有夠爛的辯解。你就拿出男子氣概,乖乖承認吧。我那麼可愛,愛上我沒什麼好害羞的。」

 「閉嘴,自戀女。」

 「你才閉嘴,乖僻男。」

 最近回暖了,再過不久就要入春。

 話雖如此,晚上還是很冷。溫柔的我不可能忍心就這樣把光留在這裡。

 所以,儘管我並不喜歡她……

 「走吧,我送你回家。」

 「……謝謝。」

 我們朝車站邁步而出。

 在路上看到店家的招牌,刻意說出:「原來這裡有家KTV啊──」裝作無知,費盡苦心試圖填補沉默。

 「唉。」

 「……幹嘛?」

 「我很高興你過來找我。」

 光別過頭,我沒聽見這句話。

 「你剛才說什麼?」

 「可、可以不要讓我再說一次嗎?去把耳朵清乾淨啦!」

 「是你講話太小聲,害我聽不見吧!話說我有在清耳朵!一天會清一次!」

 「那樣太頻繁了,笨蛋!」

 「要你管!罵人笨蛋的才是笨蛋!」

 「這是小學生會講的話吧,臭小鬼!」

 「你才是小鬼!張開嘴巴就只會喊餓!」

 「怎樣啦,你有意見嗎!肚子餓的時候喊餓又不會怎樣!你才是,竟然有人在約會途中說想睡覺,超扯的!去學學怎麼談戀愛吧!」

 「擺什麼戀愛大師的架子!我是你的初戀耶!」

 「啥~?我和你不同,是超受歡迎、經驗豐富的女人!哪像你根本沒人要!」

 「啥~?我有人要好不好!超級搶手的!跟你分手後我女朋友一個接一個換……咦?你經驗豐富嗎?」

 「咦?你女朋友一個接一個換嗎?」

 經過短暫的沉默。

 「「那不重要啦!」」

 結果即使得到機會,我還是坦率不起來,又跟她吵架了。

 可是,跟不久前剛重逢的我們比起來,或許有了一些改變。

 證據就是,我們都用名字稱呼對方。

 「──光。」

 「……幹嘛?」

 「你做的便當雖然不好吃,我挺喜歡的。謝謝你。」

 「不好吃是多餘的。等著吧,我遲早會進步到讓你想花錢吃我做的菜。」

 「那我勸你最好先查一下飯要怎麼煮。你煮的飯每次都黏黏的。」

 「閉、閉嘴!」

 「但我很喜歡黏黏的飯喔。哈哈!」

 這樣就能為我那天說的話道歉,前進了一步。

 「不、不要笑……我說我是因為校慶的氣氛才跟你交往,其實我那個時候是真的喜歡你。」

 我們都抱持同樣的心情,簡直就像要延續那一天沒說完的話。

 「別、別誤會,是『那個時候』。不要覺得我現在還喜歡你喔?噁心死了。」

 「我才沒有。少自戀了,你這個少了飽食中樞的女人。」

 「你說什麼!閉嘴啦,少了道德心的男人!」

 可是,進度比想像中來得慢。

 我明明那麼努力,你們兩個再老實一點好不好……總覺得緣司在某處哀嘆。

終章 內向的女生偶爾也有積極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