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話 第一次約會最好穿安全點的服裝。

第一卷  第五話 第一次約會最好穿安全點的服裝。 大學食堂──

 我端著蛋包飯找位子,在人擠人的食堂中找到唯一一個特別空的地方。

 不出所料,心露小姐坐在中間,她看到我先是移開目光,然後又看了我一次,將手掌朝向我。

 推測是不好意思舉手對我揮手。

 「午安,心露小姐。」

 「午、午安,阿祥先生。」

 我簡單跟她打了聲招呼,坐到她旁邊。

 其他人羨慕又憤怒的視線射過來,刺在我心上。

 「你今天吃蛋包飯呀。」

 看到我的蛋包飯,心露小姐開口說。她跟昨天一樣吃咖喱豬排飯。

 「你喜翻吃蛋包飯嗎?」

 心露小姐,你講話真的很容易吃螺絲呢。

 「嗯,滿喜歡的。你愛吃咖喱豬排飯對吧?」

 「昨天吃的很好吃……你喜歡蛋包飯到會用它當頭像呢。」

 「不過其實也沒喜歡到那個地步。」

 「那為什麼要用蛋包飯當個人簡介的頭像……?」

 經她這麼一問,我也不知道。

 為何我要特地找一年前拍的蛋包飯照片,用它當頭像?

 對光的留戀。

 這個想法閃過腦海的時候,我不禁厭惡起自己優柔寡斷的個性。

 我們都已經各自展開一段新關係,就忘記她繼續前進吧。

 「這是我的愛店賣的蛋包飯,所以……」

 「這樣呀。」

 心露小姐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卻沒有繼續追問。

 或許是將想說的話連同炸豬排一起咬碎了。

 「對了,你在Connect上找到好對象了嗎?」

 我試著詢問,轉換心情和話題。

 有部分也是單純感到好奇。

 「沒、沒有……阿祥先生跟昨天提到的前任有進展嗎?」

 她提出令我苦惱的問題,彷佛知道我在想什麼。

 「之前再次見到她的時候,我不小心把她的傘帶回家了,所以我們之後為了還傘又約出來。」

 「原、原來如此……」

 對話到此中斷,我們默默吃完午餐。

 先開動的心露小姐正好在我吃完時解決掉她的咖喱豬排飯,她一口氣喝光杯子裡的水,放在大腿上的雙拳顫抖不已。然後她開始說:

 「其、其實我有件事想麻煩阿祥先生。」

 「什麼事?如果我幫得上忙,你可以說說看。」

 「我非常怕生,特別害怕跟男生說話。」

 所以她才開始用Connect,這我昨天就聽過了。

 「不過,跟你聊天的時候很開心,就像現在,我講話也不太會一直吃螺絲。你粉親切……啊……」

 剛說完就吃螺絲了。總覺得好可愛。

 「所、所以!」

 「請、請說。」

 心露小姐就像在掩飾自己咬到舌頭一樣,用以她的標準而言算大聲的音量開口,實際上跟我平常講話的音量差不多。

 「你你你、你方便的話,可以像現在這樣陪我一起吃午餐,那、那個,陪我出去……嗎?午、午餐我當然費請客!啊、啊嗚……」

 她在最後關頭又吃螺絲了,羞得滿臉通紅。

 怕生又不習慣跟男性說話的心露小姐,為了克服障礙向我提出這種要求,想必需要很大的勇氣。

 不過假如對象不是我,她可能會遭到利用。

 外貌跟偶像一樣出色,又散發會刺激男人保護欲的氣質。

 正因為如此,我覺得必須教她以後要好好保護自己。

 「交友軟體上不是會有想約炮的可疑人士嗎?我也是男人,當然不例外。」

 「是的……」

 「所以,你最好再小心一點吧?我們只見過兩次面而已。」

 「說得……也是。我們只見過兩次面。」

 「……」

 「不過──」

 心露小姐在這段對話過程中,首次看著我的眼睛。

 而且不只是看著。

 跟我四目相交會立刻移開視線的心露小姐,現在筆直凝視著我──

 「──我知道阿祥先生不是那麼過分的人。」

 她依然紅著臉,沒有吃螺絲,明白地告訴我。

 既然人家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我實在狠不下心拒絕她不惜緊張成這樣也要拜託我的要求。

 「我明白了。不過你不用請我吃飯,我想維持對等的關係。」

 維持對等的關係。

 這句話是我目前能展現誠意的方式。

 「謝、謝謝你……!啊哇哇,我好緊僵……」

 我第一次看到真的會發出「啊哇哇」聲音的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等、等一架,你在笑什麼……!」

 「哈哈!『等一架』,哈哈哈。」

 看來之後的日子會很愉快,我有點期待。

 *

 跟前男友重逢,我感覺到自己的心境有所變化。

 我真的對他沒有留戀嗎?

 假如真的沒有留戀,為什麼我收到翔傳來的LINE:『抱歉,傘忘了還你。』會露出微笑?

 「唉……」

 理智告訴我,我並不是還喜歡他。可是,我的本能大概依舊放不下吧。

 跟他重逢的時候,我講的話和態度都很冷淡,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當時我肯定在為時隔一年的會面歡喜不已。

 儘管不想承認,但是肯定是那樣。

 否則我才不會跟沒有留戀的前男友去咖啡廳,在公園吃鬆餅。

 我很怕麻煩。

 不會跟不重要的男性做那種事。

 當晚我沉浸在餘韻中,如今也在為此煩惱,就是我還忘不了他的鐵證。

 假設想跟翔複合是我的真心話,這個願望很難成真。

 跟他分手時沮喪得有如世界末日的我,調查了許多跟複合有關的資訊。

 結果得知複合成功的可能性本身就不高,複合後能夠長久持續交往下去的情侶也非常罕見。

 而且之前約會時,我那愛跟人作對的個性又冒出頭,表現得像個超難搞的女生。

 就算翔本來想跟我複合,看到我那個態度,一定也會打消念頭。

 現在,他跟透過Connect認識的同校女生在一起……

 我重看跟翔在Connect上的聊天紀錄時,正好傳來通知。

 我將滑到上面的聊天視窗拉到底部確認。

 會不會是翔傳訊息來了?

 儘管這麼想,實際並不是──

 『明天中午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不是,是其他男人傳來的。

 從照片看來是個乾淨的高䠷帥哥,而且很會聊天。

 「什麼嘛……啊……」

 我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嘛」,意識到剛才的假設果然是正確的。忘不了他的不甘及莫名其妙的煩悶感湧上心頭。

 在此我不得不承認。

 不過同時,說不定也不得不放棄。

 是我自己要用那種態度對待他。因此為了儘快忘記他,對其他人產生興趣就行。

 而且,翔也找到新對象了。

 我跟那個帥哥聊過一陣子,明天的行程也空著,沒道理拒絕他,便跟他約了個地方見面。

 「那個托特包真可愛,很適合你。」

 「謝謝……」

 見到對方後,是跟照片一樣的帥哥。

 隨身物品被誇獎會有種品味受到稱讚的感覺,提升自我認同感,比長得可愛這種膚淺的言詞更值得信任。

 感覺不壞。

 他在Connect上也直接表明:『我想跟你拉近距離,我們可以不用敬語說話嗎?』給人的印象不錯。

 搞不好是來玩玩的──儘管這樣的猜測閃過腦海,為了忘記翔,我不在乎。我如此做好覺悟──

 「明莉,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

 聽見這個問題,我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彷佛將頭探出水面。

 我滿腦子都在想那傢伙,連剛剛在做什麼都記不清楚。

 然後這位帥哥看穿了這一點。

 「沒、沒有啊……」

 「真的?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聽你說喔?」

 「嗯……」

 「因為你一直在想事情吧?」

 什麼都被神秘的帥哥看穿了。

 這個人肯定很受歡迎。

 不過,會玩交友軟體照理說都有理由。

 十之八九想約炮吧。既然如此,我絕對不會讓他得逞。

 不喝酒,也不會在晚上跟他見面。

 不如說,我要反過來利用這男人。

 他長那麼帥,戀愛經驗應該相當豐富。

 我只有和翔交往過,不太懂男人在想什麼。而且翔本來就是怪人。

 如果這男人想約炮,我就是想找人戀愛諮詢,不曉得這叫約什麼……

 「其實……」

 於是,我將在交友軟體上跟前男友重逢一事,告訴了初次見面的帥哥──

 回到家後,我冷靜想了想。

 為什麼我會跟陌生的帥哥坦承一切呢?

 (插圖010)

 *

 安裝Connect前,即使在YouTube上看到交友軟體的廣告,我也不會有什麼感覺。

 可是我最近經常在想。

 (又是Connect的廣告……)

 緣司說Connect的廣告很久以前就經常出現……

 我在食堂一邊享用蛋包飯,一邊戴著藍芽耳機看YouTube上的影片,發現有人站到我的正面。

 這個人也一樣,是我最近經常看到的人。

 「心露小姐,午安。」

 「午、午安,阿祥先生。」

 我答應心露小姐的請求,平日像這樣在食堂跟她一起吃飯,已經過了快一星期。

 跟剛開始比起來,她容易緊張的毛病改善許多──

 「今天我也學你點了蛋包飯……!」

 講話也不會吃螺絲了。

 有種父母看著孩子長大的感覺。

 「那我下次學你點咖喱豬排飯吧。」

 「到時我或許會搶一點過來吃……」

 「哈哈,我們平分吧。」

 現在跟心露小姐聊天的時候,我不再會感覺到她很緊張,她成了一起相處時非常自在的人。

 說起來,對於不太會經營人際關係的我來說,這種情況相當稀奇。

 因為長時間相處還不會讓我有壓力的人,只有緣司和光──

 「最近,我每天都好開心。」

 她突然這麼說,令我覺得她一反常態地積極,或者說不像她會講的話。

 「你不會否定怕生又膽小的我,總是答應我任性的要求,陪我一起吃飯。」

 「如果我會排斥,就不會每天跟你吃飯了。」

 「你願意這麼做並接納我,我真的好高興。」

 心露小姐將盛了一口蛋包飯的湯匙放到盤子上,開始用智慧型手機搜尋。

 「所以,我想更加了解你,想跟你變得更親近……如如如、如果你有空……」

 「……嗯?」

 「要要、要不要一起企這裡!」

 她秀給我看的螢幕上,顯示著某家咖啡廳的網站。

 那家咖啡廳的官網很眼熟,不如說我之前也搜尋過同一個網站。

 「這裡有賣你喜歡的蛋包飯對吧……?我也想喜歡上你喜歡的東西。」

 心露小姐總是不敢和我對上目光,只有這種時候會看著我的眼睛,真的很犯規。

 她本來就長得很可愛,平常總是低下的臉蛋如今看得一清二楚,又說想喜歡上我喜歡的東西……

 「走吧……!」

 還會有其他答案嗎?

 隔了幾天,我再度來到三宮站。

 這裡是神戶市市民的主場,宛如老家的地點。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

 今天天氣晴朗,跟和光約會的那一天不同。

 二月進入下旬了,氣溫逐漸回暖,今天我穿的不是羽絨外套或大衣,而是有點厚的套裝。

 裡面穿著白襯衫營造整潔感,是完美的約會穿搭。

 「讓你久等了……!」

 心露小姐在走出驗票口的前一刻看到我,朝這邊跑了過來。

 米色長裙搭配毛茸茸的針織毛衣,然後蕾絲材質的內搭從頸部露出。

 這件內搭我在街上也經常看見有人穿,可愛到不行。

 「我也才剛到。」

 我說出好像在哪裡聽過的台詞,和她一同邁步前行。

 目的地是咖啡廳。以前常跟光一起去的咖啡廳。

 「總覺得比平常更緊張……」

 「你在學校也是穿便服,今天的氣質卻不太一樣呢。」

 「我平時都是穿方便行動的衣服,今天認真打扮了一下……!然後髮型也努力整理過了!」

 心露小姐在胸前握拳。

 一舉一動都好少女。

 「儘管可能是我的錯覺……請問你今天是不是也稍微打扮過了?」

 我平常就會注意穿著或看場合穿衣服,今天要說的話則是約會用的穿搭。我跟心露小姐一樣,在學校時都是穿帽T這種便於行動的衣服。

 「對啊。一想到要跟你一起出來,就有點緊張……」

 「你會因為我緊張,我好高興……」

 可以不要邊講這種台詞邊抬頭看我嗎?我會愛上你。我會愛上你喔。

 那家咖啡廳位在距離車站步行三分鐘的絕佳地點,是個由草木環繞的時尚空間。

 這種店家的價位會比一般的家庭餐廳或速食店來得貴。

 不過餐點未必會比家庭餐廳或速食店好吃,這部分要看個人喜好。

 儘管如此客人還是很多,是因為他們把錢用來購買舒適的環境、美麗的裝潢,以及這家店獨有的體驗和回憶──我是這樣認為的。

 還沒分手的時候拜光所賜,我發現自己意外地喜歡去咖啡廳。

 「這就是令你著迷的蛋包飯吧……!看起來好美味……!」

 心露小姐看著送上桌的蛋包飯,吞了吞口水。不用露出那種玩電動準備進魔王關的表情啦。

 「那麼,我開動了。」

 她規規矩矩地雙手合十,握住湯匙。

 看得出家教很好。

 「那我也開動了。」

 在我跟著雙手合十時──

 ──喀嚓。

 心露小姐從正面拍下我合掌的瞬間,面帶滿足的微笑。

 「拍到好照片了♪」

 「不拍蛋包飯而是拍我,這樣好嗎?」

 「是的,我就是要拍你。」

 她大概沒有深意。

 明知如此,依然會害羞。

 就算有深意,心露小姐也不可能面不改色地講出那麼羞恥的台詞。

 我也學她用智慧型手機對準正要吃第一口的心露小姐。

 ──喀嚓。

 「剛剛太大意了……我的表情會不會很奇怪……?會的話請你把照片三掉……!好丟臉……」

 智慧型手機畫面中的心露小姐確實大意了。

 她高興地將蛋包飯送入口中。

 之所以不同於以往,是因為她還沒反應過來,臉上帶著放鬆自然的笑容。

 不是平常那種有點僵硬的表情,是心露小姐本來的美麗笑容。

 「啊哇哇,好難為情……假如照片不能刪掉的話,至少讓我消失吧……誰來把我埋起來……!」

 不會有人把你埋起來。而且你消失的話,我就只剩下一個人了。

 「好、好好吃……!」

 她的反應簡直像第一次吃到蛋包飯。

 雖然這裡的蛋包飯確實是人間美味,但心露小姐沒吃過蛋包飯嗎?

 不對,前幾天她才當著我的面吃過。

 我喜歡女生吃東西吃得津津有味的瞬間。這是跟光第一次來這家店時發現的。

 我至今依然會不經意地想起光。

 重逢的那一天,光從未叫過我的名字。說不定這是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訴我她對我沒有任何留戀。

 因此,我最好澈底忘記她。

 現在我的面前就有這麼好的女生──

 「謝謝招待!」

 她跟開動時一樣,乖乖合掌。

 擦拭嘴角的動作也優美如畫。

 相較之下,光每次都會吃得番茄醬沾到臉上。

 喜歡吃東西,沉迷於美食的光很難應付。

 想吃的食物源源不絕,她又不擅長查資料,我得代替她調查店家的位置和評價。

 肚子餓的時候還會鬧脾氣,是個難搞的女人。

 跟光約會時,我一定會在包包裡藏零食,在她肚子餓得開始吵鬧時拿零食堵住她的嘴,這樣她的心情就會變好。

 真的是很麻煩的女友。

 「阿祥先生,你怎麼了?」

 「噢,沒事。」

 現在明明是跟心露小姐出來玩,我卻又忍不住想起光。

 看來我暫時忘不了她。

 離開咖啡廳後,我們接著前往離三宮站差兩站的神戶站。神戶站旁邊有棟大型購物中心──umie。

 我們都喜歡走路,便直接用走的過去。

 雖然差不多走了二十分鐘,由於路上有知名的中華街和開滿漂亮咖啡廳和雜貨店的榮町通,並不覺得無聊。

 「我一直夢想這麼做。本來還以為只能透過漫畫體驗,託阿祥先生的福,我實現了一個夢想。」

 心露小姐用我們在中華街買的肉包暖手,語調輕快地說。

 至於她嚮往的是什麼,恐怕是現在這個「約會」體驗。

 實際上,心露小姐應該只是想要習慣與男性相處,才會跟我出門,但對於在男性面前連話都講不清楚的她來說,很難得有這種經驗。

 心露小姐的個人簡介上,寫著她喜歡看少女漫畫和愛情電視劇。

 我猜她對戀愛應該很有興趣。

 可是因為太害羞的關係,無法順利認識男生。

 要不是因為這樣,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怎麼可能都二十歲了還沒談過戀愛,根本是奇蹟。

 心露小姐在猶豫要買肉包還是芝麻球,最後選了肉包;我則買了其實沒有特別想吃的芝麻球。

 只要平分,兩種都吃得到。

 這是那傢伙害我養成的習慣。

 「請用。」

 芝麻球有四顆。

 我吃了兩顆,將剩下兩顆連同容器遞給心露小姐。

 接著,心露小姐就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看著右手拿著的肉包──

 「對不起,我吃超過一半了……」

 「我沒關係,你可以全部吃掉。」

 我本來就不打算讓她分我。

 跟光交往後,我得知女生意外地會吃。不過事後證明光是個特例,其實女生的食量只比男生少那麼一點。

 「不、不行!要等價交換!」

 心露小姐說著鍊金術師會講的台詞,把吃到一半的肉包塞給我。

 「那、那我不客氣了……」

 是我說要維持對等的關係,總不能自己打破約定。我將憑藉等價交換換來,殘留著女大學生餘香的肉包送入口中。這個說法真噁心。

 「啊……!」

 我吃了口肉包並開始咀嚼時,心露小姐面容耳赤地掩住嘴角。

 「對對對、對不幾!我、我不是故意的……!」

 「……嗯?」

 我正在嚼東西,沒辦法說話;不過她為何這麼慌?

 「我沒注意到……!我不是淫、淫燙的人……!」

 淫燙。

 不該從心露小姐口中傳出的詞彙,因為吃螺絲的關係打上了馬賽克。真巧。

 她應該是在擔心自己把吃到一半的肉包分給身為異性的我吃,會不會被當成淫燙的女性。

 老實說,我也疏忽了。

 「哈哈哈,我也沒發現。你會介意的話,對不起。要我吐出來嗎?」

 我將口中的食物吞下去,做出催吐的動作開了個玩笑。

 「害、害你把我這種人的DNA吃進體內……如果你真的無法接受,請你吐出來……!我會一直在旁邊照顧你……!」

 「開玩笑的啦!」

 畢竟不能讓我的嘔吐物弄髒著名的時尚城市神戶。

 抵達umie後,我們最先踏進的是入口旁邊的服裝店「niko ando」。這家店有販售衣服、傢俱、咖啡和戶外用品等各種商品。

 我常在這裡買傢俱和衣服。

 本來我連這家店都沒聽過,是因為光喜歡才經常陪她一起來,不知不覺跟著喜歡上了。呃,我怎麼又在想光……

 「阿祥先生,你、你結得怎麼樣?」

 心露小姐戴上圓框的平光眼鏡,雙手比出V字手勢面向我。

 你的臉超小又五官端正,不可能不適合。可是,那個俗到不行的姿勢是怎樣?

 呆站在原地雙手比V,表情是僵硬的笑容。

 (插圖011)

 「噗!哈哈哈!很好看、很好看,哈哈哈!」

 「你、你在笑!講兩次聽起來好假!討厭啦!」

 她害羞地把平光眼鏡放回架上,轉身就走。

 大概是不想被我看見她的表情。好可愛。

 試戴完眼鏡,我還不忘吐槽擺出奇怪姿勢的假人,拼命阻止被莫名其妙的大猩猩裝飾品吸引、猶豫要不要買的心露小姐。事後她一定會覺得自己買這東西做什麼。

 我們接著前往遊樂中心。

 其實也不算前往,只是碰巧路過才進去。

 那裡有許多夾娃娃機,心露小姐緊盯著其中一台不放。

 「你想要這個嗎?」

 「啊,沒有……」

 她支支吾吾地回答,令我感到疑惑。望向心露小姐在看的機台,我發現裡面放著巨大的貓咪娃娃。

 心露小姐果然也是女孩子。

 不過她說不定覺得都上大學了還想要娃娃,會不會顯得很幼稚。

 「好,我來夾夾看吧。」

 「咦……」

 如我所料。

 我一說要幫她夾,她的臉上就漾起笑容。

 喜歡娃娃很好啊。挺少女的。

 以前我說要幫光夾娃娃的時候──

 『咦,不用啦。又不能吃。我比較想要那邊的零食!』

 她這麼回應。真希望能學一下心露小姐。

 於是我投了一次又一次的百圓硬幣。

 「阿祥先生,放棄吧……?」

 「我真的好遜……別看我……把我埋起來吧……」

 結果我挑戰了三十次左右也完全夾不到,純粹在出糗給她看。

 這麼說來,那個時候我也夾不到零食。

 『咦,夾到了耶。』

 光玩一次就夾到了。

 「對不起,我明明說了要夾給你……」

 「真的沒關係。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想要這個娃娃……」

 竟然還讓心露小姐給我台階下,真是最爛的結果……

 「只是,你說要夾給我的時候,我很高興。」

 「咦──?」

 「這種情境在電視劇上很常見。我高興的是你願意為我而努力。」

 那麼,當時的笑容是在感動自己經歷了漫畫和電視劇中的情境嗎?

 「什麼嘛,所以沒夾到剛好嘍?看來我無意間看穿你真正的想法,才留了一手也說不定。」

 「啊,我認為不是那樣。」

 「我想也是。」

 我們走出遊樂中心,在umie中閒晃。

 umie裡面有很多家服裝店,我帶著平常不太會來這邊購物的心露小姐,逛了各式各樣的店家。

 她說她平常不太會來,身上的衣服卻很時髦,有種樂於打扮的感覺。

 「你一般都在哪裡買衣服?」

 「我只會用網購。不如說只能用網購……」

 我們走進男女裝都有賣的店逛著女裝區,挑選適合心露小姐穿的衣服。

 她貼在我背後低頭走路。

 「等……這樣很危險。來,走我旁邊吧。」

 「可、可是……!」

 她從剛才開始,樣子明顯不太對勁。

 她還是可以好好講話,所以能夠溝通,但這樣實在很難走路。

 「兩位客人~!在找什麼樣的衣服呢~!」

 用音階來說是So。

 在服裝店會用So的音調講話,靠近客人的存在。

 那就是──

 「啊哇哇……世界要滅亡了……」

 我將看到店員而頭暈目眩的心露小姐護在身後,同時心想:「她的反應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沒有,我們只是在隨便看看……」

 「哎呀,這樣啊~!那麼這件針織衫怎麼樣!如果你們想要配合春天的天氣,選比較薄的外出服,我推薦這種流行的顏色~!」

 「哦~」

 「這件針織衫感覺很適合您的女朋友呢~!」

 「女女、女捧友!」

 「啊,不好意思。不是嗎……?」

 「沒、沒關係,我、我不介意。」

 看到心露小姐面對店員的態度,我重新認知到她真的極度怕生。

 看起來明明是愛打扮又喜歡漂亮衣服的人,卻不去服裝店,只用網購的理由。

 「不好意思,我們下次再來。」

 我們什麼都沒買,店員依然笑著鞠躬目送我們走出店門。

 比平常更黏我的心露小姐在微微顫抖,直到店員完全消失在視線範圍內才停止。

 「對不起,我考慮得不夠周全。」

 我判斷無須說明,直接向她道歉。

 「不會,是我太怕生了……服裝店和髮廊都是我從小到大害怕去的店……」

 「畢竟店員都會一直跟客人說話。」

 「服裝店的店員神出鬼沒,就算刻意隱藏氣息,他們也會憑第六感把你抓出來。髮廊則會把你困在椅子上,讓人無處可逃,瘋狂打探客人的個人隱私,彷佛在一片片剝下你的指甲……好可怕……」

 對我而言只是剪頭髮的地方,對心露小姐而言卻是拷問場所。怕生屬性真恐怖。

 「你累了吧?我們買杯星巴可,在海邊的長椅上休息吧。」

 聽見我的提議,心露小姐立刻展露笑容。

 這是意料之中的反應。

 uemi的不遠處有座美利堅公園。

 那裡沒有特別之處,就只是看得見海的廣場,大學生常在這裡玩滑板或跳舞。

 我們在美利堅公園的星巴可買飲料,坐到長椅上休息。

 據我推測,這是心露小姐嚮往的電視劇或漫畫裡會有的情境。

 再說美利堅公園是情侶的約會聖地,我認為心露小姐純粹對那種東西沒抵抗力。

 太陽下山後,港都神戶的夜景和被燈光照亮的港塔十分美麗,在我心中是女生想被告白的知名場所。

 只是在我心中啦。

 白天的美利堅公園也有它的優點。

 可以環視遼闊的大海,也可以坐船。

 我點了豆乳拿鐵,心露小姐則鬼鬼祟祟地努力試圖跟店員點抹茶星冰爽,卻講出糟糕的話:「請、請給我一杯摸摸茶星冰爽!」只好由我翻譯。

 「呼……我很嚮往星巴可,沒想到它是那麼令人緊張的高級店家……」

 「第一次去確實會緊張。」

 「阿祥先生很習慣呢,還點了客製化的口味……好厲蓋……」

 「我一開始也是把中杯(Tall)的Ta念成『踏』喔。」

 「啊啊!說好不提這個的!」

 「哈哈哈!」

 選擇尺寸時不知道Tall怎麼念,最後念成「踏」,是星巴可常見的事,不過女大學生不會念還滿稀奇的。

 「謝謝你今天不只陪我出來改善怕生的個性,還陪我體驗許多想做的事。」

 「不會、不會,我也玩得很開心。」

 她珍惜地將摸摸茶星冰爽放在大腿上,凝視海面的雙眼反射波光且熠熠生輝。

 「雖然我還是會緊張,跟阿祥先生相處的時候果然很平靜……」

 她的頭髮隨海風搖曳,美麗的臉龐朝向我──

 「假如你有空,可以再跟我出來…………約會嗎?」

 或許是因為害羞吧,心露小姐一直避免提到「約會」。如今這個詞彙從她口中說出來,連我都緊張起來。

 「好的,你不嫌棄的話。我們照這個步調,改掉怕生的毛病吧。」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很久沒體驗過這麼充實的約會了。

 不過與此同時,我也氣自己連在這種時候,都會下意識想到光。

第六話 萬萬不可臨時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