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五章 特殊個體(Unique Monster)

第一卷  五章 特殊個體(Unique Monster) 從拜斯一行人離開的那天起,羅伊的生活變得比過去更加忙碌。

 他現在比往常更早起、更早前往森林,回家時間則變得比往常要晚。

 這樣的日子持續一週之後,他臉上的疲憊也開始藏不住了。

 「……親愛的,你至少該休息一天吧?」

 「不行。為了避免那隻魔物接近村子,我得儘量多獵一些會被它吃的魔物。」

 米蕾優在晚餐時提議,但是羅伊沒有接受。

 羅伊笑著說,只要再撐十三天就好。

 (早知道會這樣,我就該進森林練習和魔物戰鬥。)

 儘管後悔也無濟於事,這樣的念頭依舊在連腦中揮之不去。

 當然,連也有直接找上羅伊,希望羅伊帶自己進森林。

 但是羅伊當場拒絕,而且不管連怎麼求都沒用。

 ……連又過了幾個焦慮難安的日子,來到拜斯等人離開後滿十天的晚上。

 這一天,夜幕一如往常地落下。

 暮色遭到黑暗侵蝕,只要再過幾十分鐘黑夜就會徹底降臨。

 「媽媽,爸爸還沒回來。未免太晚了吧?」

 父親還沒回家,讓連覺得事有蹊蹺,於是他走進廚房問米蕾優。

 「是啊……會不會是他今天特別賣力呢……」

 米蕾優起先這麼說,但她很快也跟著不安起來。

 「不過,還是讓人很擔心。我去看看狀況吧。」

 「那就讓我去吧。」

 「不行,天色已經晚了,很危險。」

 米蕾優以不同於往常的堅定語氣拒絕,但是連依舊無法接受。

 他倉促間想了個折衷方案。

 「媽媽一個人去同樣很危險,所以我就算必須躲起來也要跟過去。既然如此,我們待在一起不是比較安全嗎?」

 「唉……你這孩子,到底是從哪裡學會動這種歪腦筋的呀?」

 米蕾優的口舌不足以說服連退讓。

 不僅如此,她甚至考慮過直接丟下孩子一個人出門,但是一想到連偷偷跟過來會更危險,也只好答應連同行。

 (變成連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在晚上外出呢。)

 一從廚房的門走到戶外,受到這一帶氣候影響的涼風便撫過臉頰。

 草、花、泥土的氣味,乘著風鑽入鼻孔。

 此起彼落的蟲鳴,也讓人希望平常就聽得到。

 「連,手給我。」

 兩人牽著手往前走。

 「注意不要跌倒喔。」

 米蕾優說著晃了晃火把。

 滿天星光和民家燈火只能帶來些許光亮,不足以照亮腳邊。

 此刻已經暗到連區區數梅爾──梅爾是這個世界的單位,相當於公尺──之外都看不清楚,感覺一個不小心就會摔倒。

 ────兩人離開家門後走了約三十分鐘,看見一條兩側放有火把的路。

 「這是通往森林的入口喔。那邊的河川隔開了村子和森林。」

 那條兩側有火把的路,其實是木製吊橋。

 雖然這條橋看上去沒用到什麼高深的技術,不過從粗圓木構成的外觀就能明白它很堅固。

 「他到底在哪────唉呀?那該不會是……!」

 連還在確認橋和河川的狀況,旁邊米蕾優已經注意到橋的另一端有東西。

 他學米蕾優看向對面,隨即發現有個人影背靠著過橋之後的那棵樹坐在地上。

 兩人察覺那就是羅伊,立刻走上前去。不過……

 (……怪了。)

 從連的角度看,他們母子來到這裡,羅伊卻幾乎沒有反應,實在很不可思議。

 羅伊所做出的反應,就只有稍微把頭轉向米蕾優和連這邊。

 他沒有抬頭看向妻兒,呼吸粗重,肩膀不停起伏。

 「親愛的!我好擔心────」

 米蕾優說到一半就愣住了。

 緊接著,同樣看見羅伊的連也大吃一驚。

 「爸……爸爸!」

 早上還和往常一樣精神抖擻外出狩獵的羅伊現在渾身是血,紅銅色的血弄溼了地面。

 「米蕾…………優…………連…………」

 「不要說話!我立刻帶你回家,別亂動!」

 「不……可……以……」

 羅伊伸出顫抖的手臂。

 這隻血跡將幹未乾的手,儘管抓住了連的肩膀,力道卻遠比平常來得弱。

 「…………快、走……!我的血……氣味會引來魔物…………」

 羅伊斷斷續續地說完,便一動也不動。不過,連摸了他的胸口之後,發現還有心跳。

 然而,連才剛確認完羅伊的心跳……

 附近樹林便傳來興奮的鼻息聲。

 『噗嚕~!』

 『呼、呼────!』

 『噗嚕──!』

 出現的是三隻小野豬。

 它們的身軀與大型犬相當,沾有泥巴的毛皮宛如厚重的鎧甲般堅固。嘴邊露出的牙齒相當銳利,被咬到恐怕難免受傷。

 ……想來就如羅伊所言,是被血的氣味吸引過來的。

 『呼啊────!』

 連甚至無暇思考是戰是逃。

 一隻小野豬已經朝他衝來。

 「媽媽!帶爸爸回家!」

 「連!」

 「動作快!現在能戰鬥的只有我!」

 為了讓小野豬遠離羅伊和米蕾優,連挺身而出。

 但是連前世也沒有和野獸戰鬥的經驗。非人類生物迎面而來,他看著露出利牙的小野豬,頸部冒出冷汗。

 『噗嚕────!』

 小野豬撞向連的頸部。

 連平舉腰間的木魔劍,用劍堵住小野豬的嘴巴。

 「……唔、嗚……!」

 然而,這麼做無法抵銷衝勁,導致他被魔物壓倒在地。

 小野豬的骯髒牙齒,邊靠近邊滴下難聞的口水。這讓連無比害怕,但是他依舊拼命地壓抑恐懼,勇敢地伸手往前推。

 令他驚訝的是,自己居然輕而易舉地推開了小野豬。

 (對喔,和爸爸訓練已經讓我變得相當強了。)

 連順勢站起身,手裡木魔劍猛力敲向小野豬的頭。

 儘管另一隻小野豬跟著撲過來,但是連和方才不同,冷靜以待。

 『噗喔────?』

 木魔劍同樣敲在第二隻小野豬的頭上。

 小野豬的厚重毛皮,碰上連的臂力之後變得毫無意義。

 『嗚…………』

 『嗚……啊……』

 兩隻呻吟著倒下的小野豬,頭上被木魔劍敲中的位置都深深凹陷。

 剩下一隻見狀,發出丟臉的叫聲逃離現場。

 「連?你、你居然變得這麼強……!」

 米蕾優攙扶著羅伊走來,但是兩人的體格差距讓她沒辦法走太大步,此時才剛過橋。

 「這邊已經沒事了!趕快帶爸爸回家吧!」

 連趕上來扶著羅伊,快步往自家走去。

 三人離開了吊橋,走在漆黑的田間道路上。到了能看見自家時,米蕾優便暫時和連分開。

 「我去叫莉格婆婆過來!」

 「莉、莉格婆婆嗎?」

 「對!莉格婆婆有藥師技能,一定能幫上忙!」

 這段陰暗的返家路並未讓連感到寂寞。

 因為他太擔心羅伊,根本沒空去想別的。

 ◇ ◇ ◇ ◇

 羅伊被送回家後便接受治療,直到天色亮起才告一段落。

 主臥室的門開了,疲憊不堪的莉格婆婆從門後現身。

 「莉格婆婆!爸爸怎麼樣了!」

 為了一有狀況就能得知,連先前一直坐在房門外的地板上等待。此時他連忙起身詢問莉格婆婆。

 「……暫時可以放心。雖然還需要注意,不過算是穩定下來了。」

 昨晚讓羅伊躺上床時,連有確認他的傷勢。腹部有一道很深的裂痕,內臟差點就要掉出來了。

 根據莉格婆婆的說法,羅伊身上還有多處骨折。

 不過關於羅伊受傷一事,連總覺得不太對勁。

 (────那些連我都應付得了的小野豬,實在不太可能讓爸爸受傷。)

 這也就表示,羅伊應該是碰上了騎士們提到的魔物。

 羅伊非常瞭解附近的森林,照理說不會踏入自己無法應付的區域。所以騎士團長拜斯提到的那隻魔物,應該是出現在離村子比較近的地方。連是這麼想的。

 「……那個,我可以去爸爸旁邊嗎?」

 莉格婆婆點頭,表示中午過後會再來診察後便離開了。

 連踏入主臥室,羅伊就躺在房間裡的大床上。

 羅伊全身纏著看起來不太乾淨的繃帶,令人不忍卒睹。他雖然閉著眼睛,不過胸口有跟著呼吸無力地起伏。

 「等他醒了得告訴他,都是因為有連在我們才能保住性命。」

 米蕾優坐在床邊的圓椅子上,表情和莉格婆婆一樣疲憊。

 連將一切納入眼底之後,再度看向父親。

 父親盡了護村騎士的責任。但是父親身受重傷的此刻,又有誰能保護村子呢?

 連以此自問,然後在心底回答「那還用說,當然只有我啊」。

 「……媽媽。從明天起,由我代理爸爸的工作。」

 聽到年紀還小的兒子這麼說,米蕾優慌張地站了起來。

 「不、不可以!聰明的你應該很清楚吧?襲擊爸爸的魔物並不是小野豬喔?」

 「我也這麼想!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連,你還沒贏過爸爸,要是爸爸也贏不了的魔物出現,那該怎麼辦?」

 米蕾優理直氣壯,使得連有些難以招架,但是他根本不打算退讓。

 「爸爸不會亂來。儘管如此,他還是受了這麼重的傷,表示魔物出現地點比預期的還要靠近村子。」

 「這────」

 「所以,已經沒時間猶豫了。」

 更何況……

 「生在艾希頓家的我,和爸爸一樣有保護這個村子的義務。」

 聽到兒子這麼說,米蕾優不再開口。連看在眼裡,心中一陣刺痛。

 但他不打算收回這句話。艾希頓家有保護村子的義務,男爵家的騎士團長拜斯也說過這件事。

 「我也想過帶著村裡的大家逃跑,但是村外毫無疑問會有魔物。到頭來,即使去村外避難,能戰鬥的還是隻有我。」

 男爵的增援抵達之前,留在村裡撐著是最佳選擇。

 ◇ ◇ ◇ ◇

 米蕾優不得不承認。正如連所說的,身為騎士之子有責任要負是事實,米蕾優想不到該怎麼推翻這點。

 不過,她還是再三叮嚀連別逞強。

 還有,連的行動範圍限定在過了吊橋之後步行三十分鐘的距離之內。米蕾優還要求連答應她,一覺得情況不對就要立刻回村,還有要在天色變暗之前返回。

 「喔,找到了。」

 羅伊治療完畢數小時後,連來到剛過吊橋的地點。

 他來回收昨晚討伐後就放在這裡沒動的兩隻小野豬屍體。

 一來小野豬的素材可以賣錢,二來要避免屍體引來那隻重創羅伊的魔物。

 「嘿……咻。」

 多虧了身體能力UP(小)帶來的恩惠,他可以一次扛起兩隻小野豬。

 儘管獸臭撲鼻,不過也只能忍耐了。

 正當連皺起眉頭時……

 「咦────?」

 小野豬胸口流出某種溫暖的東西。

 連原本以為是血,然而並非如此。他把小野豬的屍體放到地上,發現某種既像發光粒子又像極光的玩意兒,從屍體胸口飛向自己的手臂。

 吃驚的連把皮製防具脫掉後往手環一看,隨即見到期待已久的變化造訪。

 魔劍召喚術和木魔劍分別獲得了熟練度「2」。

 「……果然,魔石只能來自親手打倒的魔物。」

 猜測以這種形式得到證實,讓人很難由衷地感到高興。

 如果可以,連希望是在羅伊健康時父子一起前往森林,然後他在羅伊的守望下打倒小野豬驗證猜測。

 連將些許欣喜混在嘆息之中,重新扛起小野豬。

 「……必須儘快找個時間試試木魔劍。」

 但是今天該回家了,測試應該要等明天吧。

 想到明天要正式踏入森林,就讓連心頭多了一分緊張。

 (插圖007)

 ◇ ◇ ◇ ◇

 隔天早上,連醒得比往常還要早,他做好準備後往森林移動。

 『只要往劍巖看,就能分辨方向喔。』

 走出家門前,米蕾優給了寶貴的建議。

 而說到劍巖,是以前羅伊曾提過,如劍般聳立的巨大岩石。

 這塊劍巖,位於進入森林後約一個半小時路程的地方。想起這件事的連,再次確認今天的目標。

 (只在離橋不超過三十分鐘路程的範圍內狩獵魔物。)

 他下定決心,踏入森林。

 枝枒晃動、樹葉摩擦的聲音傳進耳裡。其他能聽到的只有鳥鳴,以及距離還算不上遠的河川流水聲。

 「哇……」

 連一腳踩進地面的泥濘,泥巴進了鞋裡。

 不舒服的觸感讓他臉頰抽動。

 甩掉泥巴之後,連才發現看似水蛭的生物已在不知不覺間爬上他的手臂。儘管水蛭出現在這種森林很合理,仍舊令人覺得不快。

 水蛭似乎還沒咬住連的手臂,輕輕一撥就掉。

 「這就是真正的蛭礙……」

 說了個冷笑話之後,連仰望天空,因為他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繼續把泥巴清光之後,他以和方才不同的慎重步伐往前走。

 不是因為疲憊。他在嘲笑自己,居然這種時候還說得出蠢話。

 ────就在這時,草叢猛然晃動,滿身泥巴的小野豬衝了出來。

 『噗嚕~!』

 「又是突然冒出來……!」

 都說野獸戒心很重,這隻小野豬卻沒有。

 真要說起來它是魔物,恐怕不應該當成野獸看待,然而沒同伴也敢衝上來這點實在出乎意料。

 不過,連面對來襲的小野豬沒露出半點懼色,只是舉起手中木魔劍────

 『噗嗚~!』

 俐落地給了小野豬的頭部一擊。

 「第一天的戰鬥,就這麼簡單地結束了。」

 說完,連扛起小野豬。

 緊接著就像昨天那樣,某種溫暖的東西從小野豬胸口溢出。連立刻確認手環,發現魔劍召喚術和木魔劍的熟練度各增加了「1」。

 「這麼說來,媽媽好像有講魔石空了。」

 昨天,連把小野豬運回家裡交給米蕾優。米蕾優把小野豬解體之後,就告訴連「魔石空了喔」。

 所謂的魔石,是指隨著魔物成長而跟著茁壯的魔力結晶。

 魔力一旦消失,它就會變成混有白色的半透明物體,賣不了錢。

 米蕾優昨天說這很不可思議,不過從今天起她就不用在意了。

 因為連會告訴她,自己已經把魔石拿走了。

 「接下來…………」

 該怎麼辦呢?回想昨天的事沒關係,但是扛著獵到的小野豬沒辦法戰鬥。

 連也不太願意把小野豬丟在這裡。

 不得已,他決定把獵物扛回吊橋旁邊,然而就在這時候。

 「哇…………」

 兩隻小野豬突然現身,彷佛看準了他行動受限的時機。

 「這倒是無妨啦。」

 連把扛著的小野豬丟向剛剛出現的小野豬。

 瞬間,兩隻小野豬都縮了一下。

 連抓住機會拉近距離,同樣輕輕一敲就了結其中一隻。第二隻似乎總算有了危機感,不斷地往後退,最後丟臉地逃跑。

 如果有遠程攻擊手段就能追擊……此時連想到某件事。

 「────有啊。」

 這麼說來,自己原本就打算試一下的。

 他想起了木魔劍所附帶的──或者應該說,這大概才是木魔劍的主要用途,自然魔法(小)。

 話雖如此,但是連從來沒施展過什麼魔法。

 該怎麼做才好呢?不知如何是好的連,想起了遊戲時代目睹的自然魔法。

 精靈施展過的那招,用樹根或藤蔓纏住對手的魔法。

 但是,看起來沒發動。連猜想可能有什麼發動條件,因此拿起木魔劍嘗試性地往小野豬背後一揮────

 『噗喔!』

 閃著綠光的粒子從木魔劍裡飛出,然後碰到地面。

 緊接著,地上冒出樹根,輕而易舉地纏住了試圖逃跑的小野豬。

 頸部被勒的小野豬無法呼吸,失去意識。

 「喔喔……好厲害……」

 連走上前去準備給小野豬最後一擊,卻發現它只剩一口氣。

 為了不讓小野豬痛苦,連高舉木魔劍,用力敲向小野豬的頭。

 ◇ ◇ ◇ ◇

 連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到家,出來迎接的米蕾優大吃一驚。

 「全、全部都是你打倒的嗎?」

 「對啊。這些傢伙意外地好戰,一直撲過來。」

 總共十二隻。

 多虧它們,魔劍召喚術和木魔劍都增加了與數量相等的熟練度。

 「就算是爸爸也難得獵到這麼多……對、對了!你是怎麼運回來的?」

 「一半用扛的,另外一半用在森林裡找到的藤蔓捆住後拖回來,一直拖到藤蔓斷掉為止,差不多是這種感覺。」

 「原、原來是這樣啊……」

 (……雖然藤蔓不是在森林裡找的。)

 其實藤蔓也是用木魔劍造出來的。

 連在嘗試能不能長出其他東西時,參考了遊戲時代的自然魔法,藤蔓就是實驗的成果。

 要做到這件事,其實不難。

 只要揮劍時心裡想著「樹根啊出來吧!藤蔓啊出來吧!」就行了。

 (雖然長不出其他東西,不過畢竟是自然魔法(小),這也算無可奈何吧。)

 不過理所當然地,只要木魔劍消失,藤蔓和樹根就會一起消失。

 (再來就是注意別用過頭。)

 自然魔法使用過度會出事,這點連很清楚。

 使用魔法時,有種和召喚木魔劍時一樣的感覺流竄全身,所以他知道會消耗一定程度的魔力。

 魔力也得繼續讓它成長才行。

 連重新確認了這點,而他面前的米蕾優,則在看見小野豬的狀況後驚叫出聲。

 「好棒!這些毛皮可以賣到比爸爸獵回來那些還要高的價格!」

 「咦,為什麼?」

 「因為沒什麼嚴重的損傷呀。爸爸是用劍,不管怎麼樣都會傷到毛皮。不過連你是用木劍,所以上面完全沒有傷口!」

 儘管應該還沒到懷疑的地步,米蕾優的眼裡依舊充滿困惑。

 連則是面露苦笑,同時暗自在心裡祈禱。

 (希望以後都能順利打倒魔物。)

 向主神艾爾芬祈求之後,他「嗯~」地伸了個懶腰。

 這一伸展,連才發現身體意外地疲憊。看來代替父親狩獵比自己想的還要累。

 (……明天也得好好加油。)

 連露出了充滿決心的堅定表情。

 ◇ ◇ ◇ ◇

 第二天獵到了和第一天同樣數目的小野豬。第三天獵到更多,之後連著幾天,進森林的戰果都比前一次多。

 連毫髮無傷地到了第七天,黃昏時分。

 『小少爺真厲害!』

 『不愧是少當家的繼承人!』

 『喔,今天也獵了不少呢!』

 村民們的說話聲,傳進從森林歸來的連耳裡。

 最近向連搭話的人,比之前單純散步時來得多。大家一開口就是稱讚,所以感覺還不壞。

 不過,這幾天連自己倒是過得戒慎恐懼,所以沒有得意忘形。

 (這麼一看,才發現確實獵了不少呢……)

 連回應完村民之後,掀起防具查看手環。

 •木魔劍(等級1:97/100)

 他沒看魔劍召喚術的熟練度。

 每打倒一隻小野豬,魔劍召喚術和木魔劍取得的熟練度只有「1」,所以他知道魔劍召喚術的下一級還很遠。

 路途漫長。

 不過,他很期待木魔劍的等級提升。

 這是因為……

 •鐵魔劍(解放條件:魔劍召喚術等級2、木魔劍等級2)

 鐵魔劍。

 一想到能解放新魔劍,就讓他願意花更多心力在每天的戰鬥上。

 目前就算去摸鐵魔劍那幾個字,也不會顯示說明。想來是設計成解放之後才能閱讀吧。

 (雖然無法想像鐵會有什麼特別的力量。)

 無論如何,令人期待。

 一想到明天會解放,就讓連興奮無比。

 他腳步輕快,感覺隨時都能來上一段舞。

 然而他此刻還用藤蔓捆起一堆小野豬拖著走,所以在村民眼裡顯得很詭異。

 不過,他的輕快步伐在靠近自家時停住了。

 「……怎麼回事啊?」

 連從窗戶看到有人匆匆從走廊上跑過。即使隔著一段距離他也認得出來,那毫無疑問是米蕾優和莉格婆婆。

 他直覺地認為出事了。

 連把運回來的小野豬隨便一丟,衝進家裡。

 慌張的米蕾優沒注意到連已經回家。覺得情況不對的連,跟著母親跑上樓梯。

 「媽媽!出了什麼事?」

 就在米蕾優要進羅伊房間之前,連壓住她握門把的手問道。

 「呃,連?對、對喔……已經到回家時間了嘛……!」

 舉止怎麼看都很可疑。

 她明明很疼愛兒子,此刻卻想把連甩開,自己進房間,目光也遊移不定。

 「那個────」

 連正想詢問,不知什麼時候來到附近的莉格婆婆先一步開口。

 「小少爺!麻煩讓開!」

 表情非常嚴肅的莉格婆婆把連推開,自己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她手裡提著木桶,桶中裝有熬過的藥草。

 「夫人也先待在外面!你們會礙事,不要進房間!」

 接著莉格婆婆就「磅!」一聲關上房門。

 被她丟下的連愣在原地。

 一旁的米蕾優伸出手,把跪倒在有些髒亂的地板上的連擁入懷中。

 ……她在發抖。

 「爸爸出了什麼事嗎?」

 米蕾優摟住連的力道變得更強,顫抖也更加明顯。

 「媽媽,有沒有什麼我能做的?」

 「……沒有。」

 「什麼都可以。只要我做得到────」

 「沒有。我做不到、莉格婆婆也做不到。」

 「────這話是什麼意思?」

 方才沒把話聽完就打斷連的米蕾優,看著自己的兒子。

 從她眼裡滑落的淚水,滴到了地上。

 「……傍晚,莉格婆婆過來看狀況,發現爸爸的傷勢急轉直下。」

 米蕾優打起精神為連說明。說是羅伊的傷勢突然惡化,現在是莉格婆婆把手邊所有貴重的藥草都拿出來用,才勉強保住羅伊一命。

 不過,那種藥草大概今天晚上就會用完。

 「夫人!去把我家的調合箱拿過來!只要問我老公就會知道,麻煩你了!」

 此時莉格婆婆探出頭來說道。

 「你在房間裡安靜地待著,不要打擾莉格婆婆。」

 神情悲痛的米蕾優,堅強地這麼說完後又抱了一下連,隨即衝出家門。

 莉格婆婆回房間之後,連也不客氣地跟了進去。

 儘管米蕾優應該是要連待在自己房間,但他實在不能不問清楚。

 「莉格婆婆!你需要的藥草,這附近有沒有長?」

 「這附近已經找不到自然生長的了!以前在劍巖底下還有長,不過好像已經在十多年前的寒冬裡全滅啦!」

 她回答的口氣和米蕾優不同,顯然是嫌煩。

 正忙著救羅伊時卻有人出聲打擾,會不高興也是難免的吧。

 (藥草的特徵是……)

 連看向莉格婆婆還沒調合的藥草。

 還好,那裡也擺了熬煮之前的藥草,所以看得出是哪一種。

 這種近似五芒星的葉子相當特別,容易辨識。

 (────藥草原來是指隆德草啊。)

 所謂的隆德草,在七英雄傳說裡是一種非常普遍的藥草。

 儘管這東西就算是鄉村出身的主角也能輕易買到,但是連所在的村子已經偏遠到不能說是鄉村,而是冒險者和商人都難得來一趟的邊境。

 雖然這個村子也有些儲備,但數量似乎不夠。

 (這東西我用過很多次,不可能看錯。)

 莉格婆婆說隆德草全滅,連在親眼確認之前都不會把這句話當真。

 所以,他沒空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不過,也有些令人擔憂的點。

 一來要在這種時間進森林,二來那隻魔物的威脅並未消失。

 在這種狀況下,要走到劍巖那裡……會怕也是理所當然的。

 (……現在是猶豫的時候嗎?)

 如果自己什麼都不做,父親就會死。

 連握緊拳頭,鼓起勇氣做出決定。

 他沒有再對莉格婆婆多說什麼,就這麼離開羅伊的房間。此時,他從窗外發現在田間道路上奔跑的母親。

 「……對不起,媽媽。」

 連對母親的背影道歉,然後看向森林。他點點頭,把目光投向森林更深處。

 接著他衝出家門,朝著應該就聳立在前方的劍巖奔去。

 ◇ ◇ ◇ ◇

 ────踏入森林後過了一會兒,蒼鬱茂密的樹木變少,路變得愈來愈寬敞。

 幸好,目前為止都沒碰上小野豬。連和平常不同,渾身散發殺氣,所以小野豬都被嚇跑了。

 連又往前走了數十分鐘。

 (總算到了。)

 穿過森林之後,抵達一片開闊的平地。

 前方有個小湖泊,宛如逆向冰柱的大岩石──劍巖就坐鎮於湖泊中央的陸地。儘管夜幕已經籠罩這一帶,但是在滿天星辰照耀之下,意外地看得很清楚。

 不過,該怎麼前往劍巖那邊呢?

 劍巖底部雖然有地方可站,但是被水圍住了。

 儘管湖沒有非常深,依舊超過了少年的身高。

 這種深度,就算是成年人一樣坐船會比較好。

 但是連想起了木魔劍的存在。他一劍揮下,樹根便構成一條通往劍巖的路。

 通過這條臨時鋪出來的路之後,他環顧四周確認地面有沒有隆德草。

 (果然沒有嗎……)

 他嘗試追求渺茫的希望,但是就像莉格婆婆說的一樣,完全沒找到。

 接著,連抬起頭打量幾乎呈直角的劍巖。他同樣揮下木魔劍,讓劍巖側面長出藤蔓。

 「喔喔……好方便。」

 順利往上爬的同時,他也讚歎起身體能力UP(小)的偉大。

 幸好,他不懼高也不擔心會滑。

 如果是前世,想來不可能徒手攀爬約有十幾層樓高的劍巖。

 對這點有自覺的連,途中停下來喘了口氣。

 他找到一個看起來剛好能坐的地方,於是在那裡停下來休息,擦掉額前的汗水後往上看。

 「那是────」

 他看向更上面接近岩石頂部的位置,有了發現。

 見到那些在星光下隨著夜風搖擺的葉子,連下意識地笑了。

 「似乎還沒全滅喔,莉格婆婆。」

 令人聯想到五芒星的葉子,在風中悠哉地晃動。

 連打起精神,手自然地伸向藤蔓。攀爬速度比剛才更快,往前的步伐也更長。

 儘管已經有些喘,但他並未停下腳步,繼續往上爬了數分鐘。

 「────不會錯!是隆德草!」

 隆德草還在,一叢叢依偎著劍巖頂部的平坦表面而生。

 連不知道需要多少,但是這裡的量絕對不算少。

 然而,他同時也發現了危險信號。

 疑似野獸的骨頭,散落在距離隆德草不遠處。

 連忍不住上前確認,發現那些都是小野豬的屍骨。散落的東西不止骨頭,星光也照亮了不少珠寶飾品。

 「…………」

 下意識緊握的拳頭冒出汗水。

 小野豬爬不上劍巖。而且,也沒聽說過這一帶有會飛的魔物。再加上散落在附近的許多珠寶飾品。

 ……連腦中閃過某個魔物的名字。

 (動作要快。)

 他有種非常糟糕的預感。

 於是連迅速採集隆德草,利用藤蔓爬下去。

 很快就回到底部的連,冷靜地環顧周圍,然後用樹根當踏腳處渡水。

 他勉強調勻不知不覺間亂掉的呼吸,走完樹根道路,這才擦了擦額前的汗。

 (必須快點離開森林……)

 著急的他,儘可能安靜地邁出步伐,就在此時。

 『哼!』

 『噗嚕……!』

 『嘎────!』

 三隻嚇壞的小野豬出現在連面前,往他衝過來。

 「在這種時候……!」

 害怕的小野豬直接撲向連,讓他有些困惑。小野豬帶來的聲響,則使他揮動木魔劍時相當焦躁。

 當然,談不上什麼苦戰。

 轉眼間就解決掉三隻魔物的連,看都不看屍體一眼就準備離開現場。可是……

 『────』

 夜風突然停了。

 一個巨大的影子,隔著他落在方才還隨風搖晃的草叢上。

 由於出現在背後,所以連只能看見月光照出的輪廓,但是已經認出之前都只用「那隻魔物」稱呼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原來如此。小野豬一副害怕的樣子,是因為要逃離你啊。」

 影子的頭部指向天際。影子上長出的四根尾巴不斷晃動,令人毛骨悚然。

 「人家說的魔物,原來就是你啊────竊狼。」

 連下定決心,轉過頭去。

 出現在眼前的,正是連所說的魔物。

 外觀看似有雪白毛皮的狼,四條尾巴、六個眼睛。身長相當於三個成年男性加在一起。

 這種魔物有兩個重要特徵,其一是速度快得不尋常。

 另一個是能靈活地運用風魔法,讓裹住身軀的風化為看不見的手,偷走對手的東西。當然,它也會用風魔法攻擊。

 出現機率在遊戲時代也很低,就算到破關都沒碰過也不足為奇。

 (……雖然在發現劍巖上面有珠寶飾品的時候,我就想搞不好會是它。)

 竊狼擁有D級中位到上位的實力。

 不過,它並非普通的D級,而是被稱為特殊個體的稀有存在。若能打倒它就會掉落稀有物品,所以很值得一試,不過……

 「該死……!」

 勝算太小了。連拼了命狂奔。

 他一心只想著要離開這個地方,回到自己生長的村子。

 『吼────────────!』

 (插圖008)

 刺耳的咆哮。

 ……剛剛的咆哮,和遊戲時代沒兩樣。

 竊狼威嚇獵物時,就是這個聲音。

 「呼……呼……!」

 連完全沒有回頭,拼了命地驅策雙腿奔跑,感覺肌肉都要繃斷了。

 然而,不過數十秒,強風就掃倒了兩側的樹木。

 裹著旋風的竊狼從側面撲來。

 「嗚────!」

 連千鈞一髮之際躲開,卻也因此跌坐在地。

 他正想起身時,看見竊狼停在前方的樹木旁,於是眯起眼睛說道:

 「對不起啦。我不會再靠近你的巢了。」

 前所未見的巨狼────竊狼。

 親眼目睹之後,才能體會到它有多大。

 白銀毛皮散發出來的莊嚴氣息、普通狼不可能有的四條尾巴,都帶來了強烈的壓迫感。

 六隻眼睛全都盯著連,讓他的心臟不悅地狂跳。

 「小野豬還在那邊吧?有它們就夠了嘛。」

 『…………』

 他拔出木魔劍,將力氣集中到持劍的手裡。

 儘管覺得應該沒什麼意義,連依舊為了讓自己平靜下來而繼續對竊狼說話。

 相對地,竊狼那六隻深紅眼睛則是滴溜溜地打轉。它靜靜踏出一步,背部微微拱起,張口露出利牙。

 「────讓開。」

 連以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始終沒離開的竊狼。

 他沒時間奉陪。

 和麵對強敵相比,他更怕來不及拿藥草給爸爸。

 『嘎嗚…………』

 但是竊狼沒有理會他,反而發出帶著誇張吐息的威嚇聲。

 於是,不規則的空氣流動圍住了連。

 (風魔法────)

 竊狼能夠利用風魔法,製造對手看不見的風臂。

 連一發現對方出招,立刻旋身後退,然而臉上還是感受到一陣刺痛。他用手指滑過傷處,看見指尖被鮮血染紅。

 他為竊狼的風魔法感到讚歎,更在瞬間明白自己的處境。

 (這不是我能應付的魔物────)

 雖然不需要勉強戰鬥,但就算只是逃跑也極為困難。這點連心知肚明。

 到頭來,還是非對付竊狼不可。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

 (……竊狼的腳受傷了?)

 連看見竊狼護住自己的前腳,注意到那隻腳上有一道很深的割傷。

 他很快就明白,那是出自羅伊之手。

 (爸爸有盡到身為騎士的責任。)

 所以羅伊才能從竊狼腳下逃生。

 竊狼沒立刻襲擊村子,看來也是因為受傷。

 連原本因為緊張而全身僵硬,現在感覺消退了一點點。

 (可是,它不會輕易放過我。)

 若是輕率地轉身逃跑,八成會送掉這條性命。

 換句話說,只能試著用自然魔法干擾竊狼,儘可能在保持距離的情況下往村子移動,不過這同樣難如登天。

 在這個離劍巖不遠的地方,恐怕很難像羅伊那樣逃出生天。

 (就算要戰鬥,我的武器也只有木魔劍……靠這個怎麼打啊────)

 可能是因為身陷絕境吧,連的腦袋遠比平常靈光。

 他想起在七英雄傳說一代交手過的精靈。

 那一戰的舞台也在森林裡。當初自己在玩的時候,不就因為環境和精靈的自然魔法干擾而陷入苦戰嗎?

 不過,連的是自然魔法(小),所以只能利用樹根和藤蔓。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放棄啊!」

 『咕嚕?』

 連用樹根和藤蔓短暫綁住竊狼的四肢,然後立刻衝上前去。他抓住唯一的機會舉起木魔劍,對準竊狼腦袋用力一敲。

 「嗚~未免太硬了吧?」

 竊狼的頭部比想像中還要硬,一陣強烈的衝擊竄過連的手。

 另一方面,腦袋捱了一記木魔劍的竊狼,痛得發出『嘰────!』的叫聲,六隻眼睛裡滿是殺意。

 然而連毫不畏懼,試圖追擊的他握緊了木魔劍……

 「什麼……!」

 結果木魔劍的劍身碎了,接著連劍柄也像霧一般消失無蹤。

 此外,周圍的樹根、藤蔓也幾乎都在同時消滅。

 (因為剛才那陣衝擊而碎掉了嗎……不過,碎掉只要重新召喚就好!)

 這是用技能召喚出來的劍,想必做得到。

 連像平常召喚那樣凝聚意識,輕而易舉地重新召喚出了木魔劍。

 然而,他的頭閃過一陣痛楚。

 (是因為……召喚損壞的魔劍嗎……)

 魔力消耗遠非平常召喚所能相比。

 而且,竊狼趁著木魔劍損壞的空隙試圖反擊,連想喘口氣都找不到機會。

 『咕喔────────!』

 幸好,剛剛敲在腦袋上那一下的影響還在。

 竊狼張開血盆大口,踩著稍稍不穩的腳步靠近連。它的動作顯得有些遲鈍。

 「嗚……」

 連死命往旁邊一跳。

 在地上這麼一滾的結果,嘴裡沾到了帶有溼氣的泥土,讓他感覺有點噁心。

 他往旁邊隨口一吐,站起身來,在調節呼吸的同時舉起木魔劍。

 (再用木魔劍往竊狼的腦袋敲一次────恐怕不怎麼實際。)

 製造樹根和藤蔓也要花費不少魔力,把木魔劍當成消耗品不是個好主意。

 就在連思考時,竊狼的風魔法逼近,他的結論依然是不行。

 『咕嚕────嘎啊啊啊啊!』

 遭到憤怒驅策的竊狼來到面前。

 當然,連用木魔劍擋下了好幾次。

 也不知持續了幾分鐘,已經耗費不少力氣的連,身體突然晃了一下。

 『咕喔────!』

 迅如疾風的竊狼,趁機往連毫無防備的側腹咬下去。

 「咕啊……啊……!」

 皮製防具完全不是對手,利牙輕鬆貫穿防護,咬在少年稚嫩的身軀上。

 儘管連倉促間轉身躲掉了被撕成碎片的命運,側腹依舊血花四濺。

 (該用藥草────不,不可以……!)

 雖然已經痛得冷汗直冒,但連並不曉得藥草的量是否充足,因此他決定以羅伊為優先。

 不過,要是連先倒下就完蛋了。

 必須找到可以運用的手段……如果有能夠突破局面的力量……就在連伸手打算要擦掉額前汗水時────

 他突然看見手環上的水晶。

 然後想起自己傍晚回家時才確認過。

 •木魔劍(等級1:97/100)

 不止這個。

 重要的是另一項。

 •鐵魔劍(解放條件•魔劍召喚術等級2、木魔劍等級2)

 只要再打倒三隻小野豬,並且讓手環吸收魔石的力量,就能解放鐵魔劍。

 所需的小野豬,十幾分鍾之前就解決掉了。

 只不過,當時沒空吸收魔石,所以連沒想到要實行這個念頭。

 『嘎啊──────!』

 令天空也為之搖晃的咆哮並沒有嚇倒連,他捂住發燙的側腹拼命奔跑。

 「呼……呼……給我停……!」

 連用大量藤蔓圍住腦袋還有些暈的竊狼,趁機往劍巖移動。

 途中,他一再用同樣的方式攔阻竊狼。

 魔力即將枯竭,嚴重出血令他視野模糊。

 即使如此,他依舊拼命地挪動雙腿,最後終於看到了劍巖……周圍的湖。

 確認到那三隻小野豬還在的連,擠出體內最後的力氣。

 然後……到了。

 連趕在被竊狼咬碎之前抵達小野豬所在地。

 他伸出戴著手環的那隻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吶喊。

 一顆、兩顆。手環吸完第三顆魔石的力量,嵌在上面的水晶發出微光。

 連看向手環,找到自己的目標文字。

 •鐵魔劍(等級1:0/1000)

 鋒利程度隨等級提升。

 沒看見特別的能力讓連十分焦躁,他只能祈禱鐵魔劍比尋常的劍更鋒利。

 『咕喔…………』

 連轉身擲出木魔劍。

 木魔劍在即將撞上竊狼的額頭時被躲掉,落在四條尾巴後面。

 『嘎啊────────────────!』

 兇猛的竊狼亮出利牙,撲向壓低身子的連。

 它舉起雙腳,星光照亮了腳上的爪子。

 幾條藤蔓從落在竊狼背後的木魔劍上冒出來,綁住竊狼的上半身。

 即使如此,那口利牙依舊充滿殺意。

 「這就是我────」

 連沒有示弱,而是用充滿鬥志的雙眼瞪回去。

 於是木魔劍消失,連身旁原本沒東西的空間裂開,從中出現一把從劍柄到劍尖都是黑鐵的魔劍。

 『!』

 藤蔓也跟著不見,原本上半身被綁住的竊狼,因為突然獲得自由而困惑。

 連抓住機會,握住鐵魔劍擺出下段架勢,劍尖朝上──

 「最後的力量────啊啊啊啊!」

 毫不畏懼地往利牙的後方刺過去。

 劍尖從內側貫穿竊狼堅固的頭蓋骨,鮮血在夜風中滴落。

 鐵魔劍通過之處,留下了些許藍白色劍光。

 『嘎……啊……啊……』

 白狼無力地呻吟。

 魔物的六隻眼睛失去了光彩,靜靜闔眼、倒地。

 同時,連感受到手環正在吸取魔石的力量。

 「成功了……」

 於是,連也跟著倒下。

 視野模糊。眼前一切逐漸染上不輸給夜幕的黑。

 儘管連想用鐵魔劍當柺杖撐起身子,但是倒下的身體不聽使喚。

 鐵魔劍失去蹤影,手環也跟著消失。

 趴倒在地的連,靜靜閉上眼睛。

 ────爸爸、媽媽,對不起。

 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他輕聲呢喃。

 ◇ ◇ ◇ ◇

 過不了幾分鐘,劍巖周圍便響起馬蹄聲。

 「剛才的咆哮是從這裡────隊、隊長!」

 「怎麼了!」

 「在那邊的湖畔!發現疑似目標的魔物和……少、少年……嗎……?」

 出現在此地的,是五名克勞賽爾男爵家的騎士。

 他們來到連和竊狼屍體旁邊之後,紛紛下馬。

 被稱為隊長的男子跪在地上,將連抱起來。

 「……太好了。他還活著。」

 然而,連還在流血。

 注意到這件事的隊長,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把瓶中液體倒在連的腹部上。液體發出淡淡的藍白光芒,攔住了溢出的鮮血。然而隊長大概是覺得還不夠,他拿劍割開連的衣服,用這些布條代替繃帶纏住連的腹部。

 另一邊,其他騎士驚叫出聲。

 「這不是竊狼嗎!」

 「隊、隊長!是竊狼!那隻神秘的魔物好像是竊狼!」

 聽到他們這麼說,隊長大吃一驚。

 「……怎麼可能?竊狼不是小孩子能夠單獨討伐的魔物耶!」

 然而他們也不能只是驚訝。認為必須儘快讓連接受治療的隊長,扛起了連準備將他放上馬。

 此時,藥草從連的懷裡滑落。一名騎士看見之後,猜到了答案。

 「隊長,該不會這名少年就是團長說的……」

 隊長也恍然大悟。

 「嗯,這孩子應該就是艾希頓家的獨生子。或許他父親發生什麼事,他才為了找隆德草一個人進森林吧。」

 「既然如此,我們提前趕來就值得了。」

 「看來是這樣────來個人幫忙搬竊狼的屍體!我們現在要帶這個孩子趕往艾希頓家!」

 馬蹄聲再度響起。

 聲響在向來安靜的村子裡迴盪。它慢慢地、慢慢地靠近艾希頓家。穿過森林、渡過吊橋、通過田間道路之後,就能看見那間屋子。

 一會兒後,載著連的馬停在屋前。

 「我們是來自克勞賽爾的騎士!有人在嗎!」

 隊長下馬之後,小心翼翼地把連抱下來,並且這麼喊道。

 聽到這個聲音,表情十分嚇人的米蕾優從屋裡走出來。

 「你們是────連!」

 「時間緊迫,容我省略問候!請帶我到這孩子的房間!」

 「呃,好……!往這邊走!」

 連被帶回自己房間後,騎士們便開始治療他。

 騎士們表示,他們有學過怎麼治療戰鬥所受的傷。米蕾優因為會礙事而被趕出房間,只能呆呆站在走廊上。

 此時隊長走來。

 「恕我失禮,請問艾希頓兄弟是否出了什麼事?」

 「……是的。我丈夫的傷勢突然惡化……」

 隊長心想,果然如此。

 他從懷裡拿出隆德草。

 「這些隆德草,他當時很寶貝地放在身上。」

 「……連,難道你……」

 聽到這句話,米蕾優明白了一切,淚如雨下。

 她幾乎當場就要跌坐在地,但是隊長一句話攔住了她。

 「夫人,請別白費令公子的心意。」

 米蕾優頓時驚醒。想到在房間裡接受治療的連,她咬緊嘴唇,轉身背對房門。

 「連……媽媽很快就回來。」

 留下這句話之後,她便前往需要隆德草的羅伊身邊。

六章 聖女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