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章 稀有技能

第一卷  二章 稀有技能 即使過了一天、過了一週,還是沒人能回答蓮的疑問。

 蓮發現自己已經能睜開眼睛,但就算能親眼確認,他也只知道身在一個會漏風的老舊房間,還有自己是個嬰兒。

 ────這樣的生活過了半年多。

 (不用懷疑了。我已經轉生到七英雄傳說一代的世界,成了連•艾希頓。)

 此外,最近他甚至覺得自己開始有了身為「連」而非「蓮」的自我意識。

 剛以「連」的身分誕生時,他還會想回歸原來的世界,但是這幾周已經不再有那種念頭。

 (和平地活下去吧。我可不要被皇帝下令討伐。)

 假如自己真的是那個連•艾希頓,也只要走和遊戲裡不一樣的路就好。

 一定要活得善良、正直,踏上坦蕩的人生路────就在他下定決心時,一名女性打開房門看向連。

 「唉呀呀,在等媽媽是嗎?」

 她的名字叫米蕾優,是連的母親。

 米蕾優五官端正,特色是那頭和連一樣接近黑色的茶色秀髮。

 根據連這半年來所得的情報,她應該剛滿二十一歲。

 「來,吃飯嘍~」

 說完,米蕾優抱起連,並且拉開自己的衣服。

 實際上,連在剛出生沒多久時還會排斥讓人家餵母乳。畢竟對方和過去的自己年紀相近,而且是人妻。

 (唉……反正到頭來也沒冒出什麼邪念就是了。)

 想來是出於本能吧。

 知道自己是這位叫米蕾優的女性所生,因此不會產生那種感情。

 所以連今天和平常一樣順從食慾,並在得到滿足後停下來休息。由於沒辦法將謝意說出口,因此他以滿面笑容對米蕾優表達感謝。

 於是,米蕾優對連回以微笑,然後離開房間。

 (好閒。)

 這麼一來,就有了很多空閒時間。

 嬰兒的身體頂多只能在床上稍微活動一下,沒辦法做什麼有意義的事。

 這段時間對於連來說十分痛苦。

 保有明確的意識,讓他倍感無聊。

 (有沒有什麼事能做……)

 連開始思索。

 他有了「今天又得無所事事地度過了吧────」的心理準備,然而就在十幾分鍾後。

 閃過腦海的「魔劍召喚」這幾個字,讓他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

 (先前一直覺得很危險所以沒試,差不多該試試看了吧。)

 連剛降生到這個世界時,就有想過要使用魔劍召喚。

 但是,如果召喚的魔劍出現在半空中,然後砸在自己腦袋上────一想到這裡就讓連覺得很危險,於是他決定等到身體稍微長大一點。

 儘管連還是嬰兒,但他現在已經能自己起身,爬行也輕而易舉。

 所以,他有了試試看的念頭。

 (────不過……)

 問題在於該怎麼召喚。

 玩七英雄傳說時,按下特定按鈕就能開啟選單畫面,可以在選單裡對團隊成員使用道具,也可以回覆魔力和體力,然而現實中根本沒有按鈕這種東西。

 就算腦袋裡想著「開啟狀態欄(Status Open)」之類的咒語,也沒有任何反應。

 「……啊吧~」

 小嬰兒連垂下頭,在心裡「魔劍召喚、魔劍召喚、魔劍召喚」地不斷呢喃。

 他持續默唸,既像禱告又像詛咒,不知不覺────

 「啊嗚!」

 一個手環從空中掉到連的腿上。

 它是個精美的銀製工藝品,上頭嵌著一顆不小的水晶球,尺寸對於還是嬰兒的連來說恰到好處。

 (這什麼玩意兒啊────?不、不對!水晶球映出來的是────)

 掉下來的不是魔劍讓連十分沮喪,然而他把手環拿起來打量之後,發現水晶球裡頭浮現文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水晶球裡浮現的文字,就類似所謂的狀態畫面。

 但是,和遊戲時代不一樣,不僅沒有自己的等級,也沒有體力、魔力、攻擊力等欄位。

 畢竟那些東西說穿了是要用簡單易懂的方式讓玩家明白自身強度,沒有數值化或許才是應該的。

 (魔劍召喚術……附屬於魔劍召喚的技能嗎?)

 七英雄傳說裡也有類似的東西。

 好比說,選擇叫做「護衛(Guardian)」的強力職業時,一開始就會劍術和白魔法。

 (……印象中,魔劍本來好像是用魔石提升熟練度。)

 另一方面,魔劍召喚術則是透過使用召喚的魔劍取得熟練度。

 等級後面的0/100應該就是熟練度吧。

 不過,魔劍召喚本身好像不會因為升級產生變化。

 (還有,如果達成特定條件,就能讓魔劍增加。)

 初期狀態能使用的魔劍只有木魔劍,能解放的也只有鐵魔劍。

 (插圖005)

 不過,寫在木魔劍上面的效果,吸引了連的目光。

 (我記得,自然魔法好像是可以製造植物協助戰鬥的技能。)

 連突然想到,七英雄傳說登場的敵人之中,就有自然魔法的使用者。

 那個敵人,是和主角群在森林裡交手的精靈。這名精靈戰鬥時除了倚靠自己的身體之外,還會用自然魔法制造植物困住主角群,甚至會用別的魔法驅策魔物,很難應付。

 (雖然那傢伙的自然魔法很強……但是我這邊的自然魔法加了個「小」,這點令人在意。)

 把魔劍效果當成比較弱的自然魔法應該會比較保險。

 (如果是這樣,我會想試試看。身在一個有魔物的世界,要是沒有戰鬥能力,根本沒辦法過和平日子。)

 連想到這裡,便在心中不斷默唸木魔劍……木魔劍……但是沒有任何異狀。

 垂頭喪氣的他突然想到某種可能,於是看向眼前的手環。

 魔劍召喚說不定必須戴上這個手環才能發動。連試著把右手靠過去,結果手環自己戴上去了。

 連在驚訝的同時,心裡默唸:「木魔劍……」於是半空中出現一道裂縫。

 一把木製的劍從裂縫中緩緩現身,彷佛被人從劍鞘裡拔出來一般。

 木魔劍「啵」一聲掉在簡陋的嬰兒床上。

 (好小……)

 原本喜出望外的連,笑容蒙上一層陰影。

 實際上也是理所當然,木魔劍號稱魔劍卻是木頭做的,而且它的長度要叫短劍都嫌不夠,看上去頂多和普通菜刀一樣長。

 (畢、畢竟還沒有升級……而且好歹能使用自然魔法……)

 連儘管有所不滿,依舊拿起了木魔劍。

 話又說回來,總覺得身體有點重、頭也有點痛,不過應該是錯覺……這麼想的連,把力量集中在手上,挪動手臂試圖揮劍────就在這時。

 (嗚啊……啊……)

 原本以為是錯覺的頭痛愈來愈嚴重。不斷來襲的痛楚,三兩下就讓還是嬰兒的連暈了過去。

 他戴著的手環,則在不知不覺間消失。

 ◇ ◇ ◇ ◇

 連因為頭痛而失去意識後,又過了數週。

 從床上往窗外望去,能看見種在外面的樹已經開始掉葉子了。

 連嘗試「魔劍召喚」是在出生後半年,現在該是出生後七個月到八個月。

 倒過來推算可知,他的生日應該是在四月左右。

 連日漸成長,就在某一天────

 (我明白了。)

 連拿著召喚出來的木魔劍,心滿意足地笑了。

 其實,打從他試過「魔劍召喚」之後,除了初次召喚的隔天,他每天都會召喚木魔劍。而那天之所以沒召喚,是因為害怕頭痛所以刻意迴避。

 無法徹底死心的連再度嘗試後,發現第二次召喚沒有第一次那麼難受。

 第三次、第四次這樣反覆下來,連發現頭痛和身體沉重的問題大為緩和,遠不如先前那麼嚴重。

 (第一次是因為魔力枯竭的關係嗎?)

 在七英雄傳說裡,角色一旦魔力枯竭,能力就會暫時降低。

 連認為自己當初是處於這種狀況。

 (想必這個世界和遊戲不一樣,人物能力沒有等級的概念。要不然無法解釋我的成長。)

 像是體力、攻擊力,都與等級無關。

 體力會隨著身體成長,只不過幅度因人而異,再不然就是像連這樣,把魔力消耗到極限讓它成長。應該不出這兩種。

 力氣之類的多半也一樣。換句話說就是要人好好努力。

 (不過,這麼一來計畫就出現破綻了。)

 如果這個世界和七英雄傳說完全一樣,連就能用高效率的方式升級。

 原本以為能用這種方式輕鬆地過和平日子,看來似乎不行。

 必須乖乖努力────就在連深深嘆了一口氣時。

 「連~?你醒了嗎~?」

 房間的門開了,一個體格壯碩的男子來到連身旁。

 連趕緊在手環和魔劍被看到之前默唸「消失」,讓它們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一招也是他最近才學會的。

 「喔,又在看外面啊?那麼,就讓爸爸幫你縮短一點距離吧!」

 一如這名男子所說的,他正是連的父親。

 他叫羅伊•艾希頓,和米蕾優同齡,還很年輕。

 羅伊的五官稜角分明,和米蕾優十分登對。

 被抱在懷裡的連,抬頭看向自己的父親,羅伊露出爽朗的笑容說道:

 「看看外面吧。我們這個無名村落,今天也有好好地邊境喔!」

 把邊境當動詞用的羅伊打開窗戶,帶有些許寒意的風掠過他的金色短髮。

 (嗯,今天也邊境。)

 連•艾希頓的故鄉是一個人口不滿百人的小村子,鄉下中的鄉下,七英雄傳說裡並未提到這點。

 一間間樸實無華的屋子,散落在窗外那片遼闊的田園之中。

 「看到了嗎?那邊是森林喔。」

 羅伊所指的方向,有一片蒼鬱茂密的森林。那片森林乍看之下平凡無奇,卻有一塊存在感強烈的岩石聳立其中。

 「喔?」

 看見連指向那塊岩石,羅伊開口解釋。

 「那塊岩石叫劍巖,和你看到的一樣,它尖尖的就像一把劍。進森林之後走上一個半小時就到嘍。」

 看起來有十幾層樓那麼高。

 連望著劍巖,一陣有點強的風撫過他的臉頰。

 「不過,你要記住。田地後面那片森林,絕對不可以去。這一帶的魔物很弱,但是一看見你就會撲上來喔。」

 羅伊這麼叮嚀完之後,便提到了某個讓連感興趣的詞。

 「不過嘛,也是因為它們弱,這個村子才撐得下去。畢竟打倒魔物就有肉吃,又可以把魔石之類的東西賣了換錢。所以只靠我一個人也還過得去。」

 (對喔!魔石!)

 除了反覆使用魔劍召喚讓魔力成長之外,也還有別的事能做嘛。

 沒錯,必須用魔石提升熟練度。

 (不曉得能不能看到魔石……)

 連才剛冒出這個念頭,羅伊就來了一句「我們到外面散步吧」,然後抱著連走出房間。

 連第一次見到自己房間以外的自家,看上去和他的房間差不多破。

 走廊地板用的深褐色木材處處褪色,顯得十分老舊。如果有點擺飾或許能讓人改觀,然而他沒見到任何傢俱。

 「唔唔……這間屋子也差不多該翻修了呢……」

 地板突然發出很大的聲響,羅伊苦笑著開口。

 「這間和騎士爵一起從老爸那裡繼承下來的屋子,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嗎?唉,翻修等村子有錢再考慮吧────連,這件事你也要好好記住喔。窮騎士沒有閒錢。」

 正如羅伊所說,艾希頓家是負責管理這個邊境村落的家族。連原本以為騎士爵僅限一代,但這個世界────不,這個國家似乎不一樣。

 (不過爸爸,這些話不該說給嬰兒聽啦。)

 一會兒後羅伊停下腳步,打開面前的門。

 「米蕾優,我帶連過來嘍!」

 門後是廚房。

 他們家是舊式廚房,一半以上是沒鋪地板的土間(注:可以穿室外鞋走動的區域),還有一道通往屋外的門。

 「親、親愛的?你突然把連帶過來做什麼啊?」

 米蕾優站在石造水槽和煤灰痕跡明顯的小爐灶旁邊。

 「沒有啦,因為連似乎想看魔石────」

 「哪有可能啊!真是的!」

 連在心裡說「是真的」。

 認定這是謊言的米蕾優嘆了口氣,然後用訝異的眼神看著走向自己的羅伊。

 「唉……畢竟你這人滿腦子都是劍,三天兩頭打魔物,又喜歡收集魔石,所以才會亂想啦。」

 「確、確認一下就知道我有沒有亂想啦!好啦!把我今天早上打獵得來的魔石拿過來!」

 「好好好,反正已經清理完畢了,隨你高興。」

 聽到這句話,羅伊把連交給米蕾優,走向廚房角落。

 那裡有堆還帶著泥土的毛皮,毛皮上面擺了塊半透明的石頭。

 (那是小野豬的毛皮嗎?)

 那是七英雄傳說裡主角最早碰上的魔物。外表與現實的野豬非常相似。

 「連,爸爸就是靠討伐魔物賺錢,獵到的肉則會和村裡的大家分享,所以媽媽也很尊敬爸爸喔……但是,連不可以當一個只顧劍和魔石的男孩子,懂嗎?」

 連無法承諾。

 於是他回以乾笑,但米蕾優看了還是很高興。

 此時羅伊得意洋洋地走回來,手裡拿著方才連看到的半透明石頭。

 「來吧,連,這就是魔石喔。」

 羅伊把魔石塞到連手裡。從近處仔細打量,可以發現魔石裡頭混了些許綠色,如果好好打磨應該會變得像寶石一樣漂亮。

 連看著捧在手裡的魔石,露出前所未見的燦爛笑容。

 剛剛還用「哪有可能」質疑羅伊的米蕾優,看見這一幕後相當驚訝,同時也輕輕嘆了口氣。

 「沒想到不止丈夫,連兒子也愛魔石。」

 米蕾優無奈地笑了。

 ◇ ◇ ◇ ◇

 ────不久之後,連被羅伊帶回房間。

 羅伊把剛剛那塊魔石塞給他當玩具。一想到終於能獲得熟練度,就讓連藏不住臉上的笑意。

 他開心地召喚手環。

 (……嗯?)

 然而,什麼事都沒發生。

 即使過了數十秒、數分鐘,狀況依舊沒有改變,連忍不住看向手環。

 上面浮現了「這顆魔石無法使用」這幾個字。

 (該不會……)

 要使用的魔石必須來自親手打倒的魔物,不然就是要特定魔石。他腦中浮現這兩種可能。

 不過,感覺後者應該是取得新魔劍的條件。儘管這也只是連的猜測,不過他認為熟練度取得條件應該是前者。

 (……原來如此啊。)

 要是任何魔石都行,等於可以花錢買熟練度。

 既然設計成不能這麼做,那就只能自己討伐魔物。

 (這個世界還真不肯讓人輕鬆啊……)

 發現這件事之後,連不高興地倒回床上。

 他仰望天花板,臉上充滿了前所未見的哀傷。

三章 初次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