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代短篇集

宮本卡洛斯事件簿

6代短篇集  宮本卡洛斯事件簿

午後的邁克·哈格像周圍很熱鬧。

開心地拍照的遊客、聽著音樂跑步的跑者、正在修行的格鬥家、打碎瓶子的研究生、牛和大象、悠閒地睡午覺的小混混,一切都是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

在這片景色中,有一個男人的身影,目不轉睛地仰望銅像,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

他身穿藍色西裝,背上揹著刀一樣的東西。因為墨鏡,看不見他的表情,只是視線投向哈格像是確定的。

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在這裡仰望哈格像,就是他——宮本卡洛斯的日常生活。

這是為了什麼?卡洛斯也忘記了他的目的。

邁克·哈格——拯救了這個曾經荒廢的城市的英雄。將瘋狂齒輪幫這個邪惡組織逼到毀滅邊緣的人物。

仰望著這座傳說中的英雄雕像,卡洛斯的內心不可思議地得到了滿足。

那是一種難以用憧憬這個詞來形容的感情。

至少,就像這座城市的大多數市民所感受到的那樣,對卡洛斯來說,邁克·哈格就是英雄。

“你今天也在這裡啊。”

一名警察對卡洛斯說。

她曾經在某個事件中遇到過卡洛斯,現在兩人就像這樣在工作間隙交談。

卡洛斯對她的話毫無反應,警察卻毫不在意地繼續說:“有件事我有點在意……你現在有時間嗎?”

“嗯……”卡洛斯一邊說一邊慢慢地把視線轉向警察。

但還是看不出他的表情。

“盜刀?”卡洛斯緩緩地重複著警官的話。

雖然冷靜,卻無法掩飾憤怒的情緒。

“只是報警的內容而已,實際上還沒有發生過那種事。”

“嗯……”卡洛斯含糊地回答,既不是肯定也不是疑問。

但警察毫不在意地繼續說下去:“實際上,既然沒有案子,我們也沒辦法詳細調查。不過,既然可能是惡作劇報警,也可以無視。”

警察瞥了卡洛斯一眼。

卡洛斯聽到這句話,轉身就走。

“啊,雖然是我告訴你的,但這可是秘密……算了,就算被問起,你也不會說吧?”

回過神來,卡洛斯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她突然抬頭看哈格像,被台座擋住,只能看到些許的側影。

“這像離得太近反而不好看。看來要監視這條街,就需要這麼大才行吧。”

說完,警察也離開了。剩下的只有公園內的喧囂。

鬧市區的小巷裡即使白天也很昏暗,因此成了小混混們的最佳容身之處。

卡洛斯的身影就出現在這個居民們避而遠之的地方。

“那麼……”

在一群用紙箱和電視蓋住臉的小混混中,卡洛斯的風采絲毫沒有被掩蓋,非常顯眼。

“喲,小哥,你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小混混們圍在卡洛斯身邊。

“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從這邊開始找省去了很多麻煩。”

這句話並不是對周圍的小混混說的。

“啊,你是在小看我們嗎?想走這條路的話,要交過路費啊!”

隨著口號,小混混們一齊撲了過來。

“話也說得快,真是幫了大忙。”卡洛斯邊說邊拿起背上的刀。

在那之後只是一瞬間。卡洛斯一揮刀,小混混們一個接一個倒下。

卡洛斯大氣不喘,面不改色,只是揮舞著劍,動彈不得的小混混壘得像小山一般。

“好,我有件事想問你。”

就在刀要打到最後一個人時,他停下了手。

對方已經沒有了戰意。

“盜刀嗎……說起來,最近黃巾族的人好像也說過這樣的話。”

卡洛斯按照那些小混混的話,來到了黃巾族的根據地唐人街。

在遊人如織的這個角落裡,披著黃色紙板箱的幫派被稱為黃巾族。

“不好意思,能聽我說幾句嗎?”卡洛斯向走在眼前的黃巾族打招呼。

“什、什麼?你這傢伙拿的是刀嗎?喂~!大家!敵人來襲!”

卡洛斯連插話的時間都沒有。黃巾族一喊,道路盡頭就聚集了一群看上去和他一模一樣的匪徒。

“這裡是我們的地盤!不會讓你為所欲為的!”

“哎呀呀~”卡洛斯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舉起了刀。

“放心吧,是刀背砍。”

“我不知道什麼盜刀啊……”

在卡洛斯的猛攻下,坐在地上的黃巾族虛弱地說。

“從我的角度來看,會盜刀的……就是你吧?我從來沒聽說過這種事。如果這條街上的幫派要做這種事的話,我想我應該會知道的。”

不可思議的是,黃巾族中沒有一個人聽說過盜刀的事。

“沒有盜刀的人……這是怎麼回事……”

卡洛斯看著互相治療傷口的黃巾族,感到了一種不穩定的氣氛。

在刀入鞘的時候,可以看到刀上映出自己的臉。

即使隔著墨鏡,也能看出他驚訝的表情。

“嗯~,也就是說,果然沒有盜刀。”

警察和他並肩坐在長椅上,一邊吃著手中的熱狗,一邊若無其事地回答。

“唔……不過,也有人說有。”

“哦~,那麼,果然還是有盜刀嗎?”

香腸差點從麵包的另一頭飛出來,警察一邊跟它苦戰著一邊吃飯。

她的興趣明顯不在案件上,但卡洛斯並不介意。

她連說著“好”,把快要流出來的香腸送進嘴裡,吃完了。

“那麼,不知道有沒有的盜刀調查就到此結束了嗎?”

“不。”卡洛斯說著站了起來,“無風就不起浪。”

說著,他抬頭看向哈格像。

“在這條街上,即使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我們也不能忽視。”

夜晚的梅特隆市呈現出與白天不同的面貌。

這絕不是什麼好的意思,各處的小混混和幫派們會變得更加活躍。

這些人活躍的時間段,連警方都束手無策。這種時候不僅是遊客,就連當地居民也不願進入后街小巷。

在這樣一個夜晚,卡洛斯站在唐人街的屋頂上。

真是個有效率的地方,卡洛斯想。

這棟建築面向梅特隆市的主幹道,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看得到整個梅特隆市。

如果盜刀者出現了的話,從這裡或許能找到的樣子。

而且,從這裡可以清楚地看到哈格像。

“今天也沒有收穫啊?”

和警察對話後又過了幾天。

這段時間雖然一直在這裡監視,但盜刀的調查毫無進展。

“只是杞人憂天嗎……”

他突然把目光轉向城市公園。

哈格像有大樓那麼高,從這個屋頂上看,正好可以看見哈格像的臉。

“哈格市長,你怎麼看?”

卡洛斯問哈格像。

因為視線的關係,會讓人產生意識溝通的錯覺。

“杞人憂天倒也罷了,但假如不是這樣的話……”

這個問題並不是對哈格像說的。

片刻的沉寂被打破了。

唐人街那邊,傳來了些許像吵架一樣的怒吼聲。

但是,唐人街的夜晚不會有問題。即使自己和警方不去,也有厲害的麻煩剋星君臨天下。

看著哈格像,卡洛斯想,他本以為自己是心無旁騖的,但腦子卻在飛快地轉動。

“嗯,像這樣坐在這裡等可不像我啊。”

卡洛斯站起身,向哈格像行了一禮。

“感謝您聽我說話,城市的和平就交給我吧。”

卡洛斯轉身離開了屋頂。

不知什麼時候,唐人街那邊的騷亂平息了。

那個問題似乎被先一步解決了。

被小混混包圍的卡洛斯,以及包圍他的小混混們。

幾天前似乎也見過這番情景。男人們站在鬧市區的小巷裡。

“那麼,你們有什麼話那麼想跟我說啊?”

“小哥,好久不見。盜刀的人找到了嗎?”

從紙箱上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從他的聲音裡不難聽出挑釁的意味。

“不,還沒有。”

“這樣啊,那我特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去問問瘋狂齒輪那幫傢伙吧。他們也是刀——”

“這個我已經聽說了。”

小混混還沒說完,就被卡洛斯打斷了。

小混混對這意外的回答無言以對,卡洛斯繼續說道:“我先去了瘋狂齒輪幫那裡。他們說他們不知道盜刀的事。”

“什麼?”

“然後我也同樣去拜訪了烏鴉幫,他們也回答說不知道。不過,雙方都沒有免費給我答覆。”

他一邊說著,一邊在小混混面前走來走去。

“我就此詢問了街上主要的匪徒,他們都回答說沒有聽說過盜刀。這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好像盜刀這種事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似的……那麼我想問你一件事,你從哪聽說了盜刀的消息,能再詳細地告訴我嗎?”

沒有人回答卡洛斯的問題。

這時,小混混們的後方有個人影一邊拍手一邊走了過來。

“是你……”

出現的那個男人,讓卡洛斯吃了一驚。他曾經是卡洛斯和警察抓到的小混混。

“好久不見啊,調查得真漂亮,真沒想到你會搶先一步。”

“唔,和不太想見面的人再會倒也罷了,怎麼語氣還是這麼衝啊?”

“哈!你還是個直覺遲鈍的男人!這是復仇啊!你這個笨蛋。我還以為只要一提起盜刀,你就會自找麻煩呢。”

“……”

不知道小混混是如何捕捉到卡洛斯的沉默的,他興高采烈地繼續說:“如果事情傳到你耳朵裡,很容易想象你會胡亂調查,然後胡亂找幫派幹架!最後只要把疲憊不堪的你一頓暴打,復仇就完成了!”

“……原來如此。你的意思是說,我只是在你的手掌上跳舞咯?”

“嗯,雖然預先就做了調查出乎意料,但結果是一樣的!行了,你們上吧!”

隨著小混混的號令,男人們襲向了卡洛斯。

卡洛斯輕輕調整了一下呼吸:“來吧……!”

“什麼?瞬殺?你是什麼體力啊?”

小混混的抓捕行動告一段落後,警察一臉驚訝地把買來的咖啡遞給卡洛斯。

“瘋狂齒輪那些傢伙都是爛透了的幫派,他們也察覺到我的目的了吧。並沒有很認真地跟我打。”

“那是什麼意思?他們不會襲擊你嗎?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不是,再爛也是幫派嘛。”

“哦~”

警察雖然並不服氣,但也意識到再繼續這樣對話就沒有意義了。

“即便如此。”警察喝起了自己那份咖啡,“對正義的夥伴來說,這座城市還真是不容易啊。”

“但也不能止步不前,即使連續幾十次、幾百次都要繼續,這裡就是這樣的城市。”

卡洛斯突然望向哈格像的方向。雖然從鬧市區的小巷看不見它,但在哪個方向還是一目瞭然的。

“可是身體只有一個啊。總不能每次都搜個遍吧……對了,找個搭檔怎麼樣?”

“搭檔嗎?”

“對對。我們也是搭檔工作。無論是調查還是戰鬥,兩個人總比一個人有效率吧?”

“原來如此,也許還不錯。”

卡洛斯抬頭望著天空。

“不過,看起來你的搭檔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

“唔……”

警察的笑聲響徹雲霄。

聲浪隨風飄向遠方,穿過市中心到了城市公園,還有矗立在那裡的邁克·哈格銅像。

迴響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哈格在笑一樣。

城市公園故事